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36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lanwei87 (2012/10/12 16:13:45)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2/10/12 16:42:03)
蔡廷锴
拼音:Cài Tíngkǎi (Cai Tingkai)
目录[ 隐藏 ]
蔡廷锴
蔡廷锴
 

     蔡廷锴(1892年4月15日-1968年4月25日),广东省罗定人,字贤初。中国政治家、军事家。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1932年任国民党十九路军军长兼副总指挥。1932年,日军制造“一·二八事变”,进犯上海。1933年11月,蔡廷锴与十九路军其他爱国将领联合国民党内李济深等一部分势力,公开宣布与蒋介石决裂,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逐步地转向与共产党合作的立场。1946年,在广州与李济深等共组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政协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第三、四届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著有《蔡廷锴自传》。





  

蔡廷锴大事年表


  1927年参加南昌暴动,随即率部脱离。
  1930年参与了进攻中共苏区的战斗。1932年一二八事变,率领十九路军在上海英勇对日抗战。
  对于蒋介石的反共政策抱有疑虑。随后被蒋介石调往福建和红军作战,1933年率领十九路军参加闽变,失败后逃亡海外。
  1935年回国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16集团军总司令,参加抗日战争。抗战结束后,积极倡导和平。
  1946年在广州与李济深等共组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
  1947年赴香港组织了行中国国民党民主派第一次代表会议。
  1948年1月,蔡廷锴与李济深等人在香港发起组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中央常务委员兼财政部部长。 5月5日,蔡廷锴代表民促,与其他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联名致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号召”,拥护召开新政协会议。
  1949年后,先后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后又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家体委副主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及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
  朝鲜战争爆发后,担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委员会常务委员。1951年,蔡廷锴被推为慰问团总团的副团长赴朝鲜。
  1939年与罗西欧结婚。文革期间作为被保护的民主人士之一,未受到大的冲击。
  1968年4月25日在北京逝世。

蔡廷锴生平


  蔡廷锴(1892-1968),字贤初,广东省罗定县人。
蔡廷锴故居
蔡廷锴故居

  1892年4月15日,蔡廷锴诞生在离罗定县城70里的一个山村里。廷锴的故乡山青水秀,风光如画。蔡廷锴从幼勤劳。7岁帮助家中割草看牛,还做些其它农活。9岁入塾读书,11岁丧母,12岁辍学。1908年,廷锴16岁。他瞒着家入往罗镜圩招兵处投了军。父亲知道后,痛哭欲绝,派人在半途南江口把廷锴从兵站拉了回来。

  1910年,蔡廷锴第二次投军,当了几个月清兵,后离开军队,返回故里。

  1911年,蔡廷锴的父亲去世。10月,武昌辛亥革命爆发,广州独立。蔡廷锴参加了当地革命军,在连长区祝三处当兵。1913年,蔡廷锴剿匪有功升为班长。翌年,因家境贫困至极,廷锴被迫再次离开部队,返回家乡养鸭,还做些小生意。

  1915年,蔡廷锴第四次投军,与挚友陈顺同行抵新会,投奔行营主任何乃益,在卫队连当了上等兵。

  1917年,蔡廷锴与陈顺等密谋,企图反抗掌握粤省大权的龙济光,支持国民党革命派。由于有人告密,策反失败后回到家乡。这年10月,蔡廷锴长途跋涉,到宝安县参加游击队,当了班长。第二年,改任大鹏城警长,不久又辞差归家。

  1919年,罗定群众组织商团防备匪患。由于蔡廷锴多年从军,很有胆识和智谋,遂被推举为商团副队长。后来,商团改编为正式军队,蔡廷锴任排长。第二年,所部改编为护国第二军陆军游击第四十三营。9月,蔡廷锴被选送入广州陆军讲武堂,接受正规军事训练。1921年10月提前毕业,在粤军第六军第一纵队(纵队司令为陈铭枢)司令部任上尉副官。1922年,该部改编为粤军第一师第四团,团长陈铭枢,蔡廷锴改充中尉旗官。后调任排长,再升连长。这年5月,孙中山先生在韶关督师北伐,北伐军分三路进攻江西。在攻占信丰战役中,蔡廷锴带领全连突进袭击,击溃敌军,遂占领信丰城。在进攻赣州战役中,蔡廷锴被选为敢死队队长,作战十分英勇。是年,蔡廷锴加入国民党

  1923年底,蔡廷锴离开四团,转入孙中山大本营补充团邓世增营任连长。第二年,邓世增升为团长,蔡廷锴因作战有功,升为营长。
1932年,蔡廷锴访问岭南大学
1932年,蔡廷锴访问岭南大学


  1925年初,蔡廷锴营随军出征广西,讨伐旧桂系余孽沈鸿英。8月,国民革命军正式成立,粤军改编为第四军,军长李济深,蔡廷锴营所属的团改编为第十师第二十八团,师长陈铭枢。10月,盘踞粤南的军阀邓本殷部,乘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之机,倾全力出阳江,向四邑进犯。国民政府命李济深组织南征军。二十八团蔡廷锴部在开平县单水口与邓本殷军作战,激战三昼夜,击败邓部,缴获敌枪千余支。

  1926年,蔡廷锴升任二十八团团长。7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第十师是进攻武汉的先锋部队之一。在平江战役中,蔡廷锴团向中洞岭之敌发动攻击。蔡左手受伤,仍指挥战斗,迅速击溃守敌。在围攻武昌城的战斗中,蔡团攻武胜门,曾组织三次爬城冲锋。后蔡团攻入武昌城,与敌人进行激烈巷战,获得大胜。武汉三镇攻克后,国民革命军进行改编,陈铭枢任第十一军军长,下辖第十师、新二十四师,分别由蒋光鼐、戴戟任师长,蔡廷锴升任新二十四师副师长。

  1927年初,由于武汉和南昌的国民党首领内部争斗,陈铭枢蒋光鼐戴戟相继离任,张发奎收编军队,兼任第十一军军长,调蔡廷锴为第十师师长。4月下旬,武汉国民政府命唐生智为前敌总指挥,继续北伐征讨奉军。蔡廷锴师在河南上蔡与奉军激战,击溃奉军后向西华、扶沟、朱仙镇前进,继而与冯王祥统帅的国民军会师开封。6月,因武汉国民政府内部危机严重,北伐军奉命回师武昌。7月,汪精卫在武汉召开了"分共"会议,公开了反共面目,宁汉开始合流。这时,汪精卫派以张发奎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率军由武汉东下,企图抢夺江西和两广地盘,与南京蒋介石讨价还价,争权夺利。

  第二方面军东下时,以十一军副军长叶挺率二十四师为前锋,先占领九江湖口,掩护大军集中。蔡廷锴第十师归叶挺指挥,随后跟进到达九江后,叶挺又率第十师和贺龙的二十军占领南昌。这时,蒋介石汪精卫已先后叛变革命,到处抓捕屠杀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共产党为了拯救革命,在周恩来、朱德、叶挺、贸龙刘伯承等同志领导下,于8月1日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当时在南昌的蔡廷锴率领的第十师,被迫参加起义。起义后,蔡廷锴被革命委员会委派为军事委员会委员、第十-军副军长兼第十师师长(叶挺为第十一军军长),担任右翼总指挥,率师南下。蔡廷锴表面上接受中共革命委员会的指挥,内心却另有异图。当蔡师退出南昌进抵贤县后,即清除十师内的共产党员,通电脱离共产党,然后率领第十师一部分开往河口(铅山)集中,等持时局的演变。这时前十一军副军长蒋光鼐由上海回到部队,协同蔡廷锴整编军队,将第十一师分出一部分,重建第二十四师,并成立第十一军司令部,率军进入福建。随后电请陈铭枢由日本回国,复任第十一军军长。11月,陈、蒋、蔡三人蒋部队带回到李济深控制下的广东,接受李济深的统帅。此后几年,蔡廷锴率部参加了新军阀混战与红军的“围剿”。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坚持不抵抗的政策,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慨,要求停止内战,共同对外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宁粤两方官僚军阀,过去因蒋介石扣留胡汉民而造成两广与南京国民政府分裂对峙的局面,这时也不得不暂时妥协而搞所谓"宁粤合作"。粤方提出调十九路军警卫沪宁铁路沿线,以保障粤方人员来南京开会安全。南京政府被迫接受。1931年10月下旬,十九路军开始陆续调赴沪宁线驻防:十九路军总部和第六十师驻南京镇江,第六十一师驻苏州无锡,第七十八师驻淞沪、南翔等地。
蔡廷锴戎装
蔡廷锴戎装

  1932年1月28日深夜11时7分,日本海军陆战队在北四川路底、通天庵车站一带集合。至11时30分,日寇干余人在装甲车的掩护下,突然向十九路军七十八师第六团第一营袭击;与此同时,另一股600余人的日军,向第六团第二营袭击,并纵火焚烧商店。中国驻军依照总部23日下达的密令,当即给予还击,发生了激烈的巷战。战士们用手榴弹击毁日寇裴甲车4辆,各路口遗下日军尸体百余具。“一·二八”淞沪抗战由此爆发。

  总部接到报告后,蒋光鼐、蔡廷锴、戴戟三人星夜步行,经北新径到达真茹车站,在那设立了临时指挥部。指挥部依照原定计划,电令后方部队迅速向上海推进。29日天亮,日本飞机出动助战,在闸北、南市一带狂轰滥炸,但在我军坚强抵抗下,敌寇各路进攻均被击退。中午,蔡军长亲往闸北等处巡视,并向官后讲话,鼓舞士气。

  这天,十九路军向全国各界发出通电如下:

  暴日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族垂亡!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而炮舰纷来,陆战队全数登岸,竟于28日夜11时30分公然在上海闸北侵我防线,业已接火。光鼐等分属军人,惟知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种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此志此心,可质天日而昭世界。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式凭之!

  十九路军总指挥 蒋光鼐
  军长  蔡廷锴
  淞沪警备司令 戴戟叩艳
  1月29日

  这份通电,表达了十九路军全体官兵为了拯救中华民族的生存、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决心。

  日军因进攻没有得手,29日晚上8点,通过英、法、美各国领事,向中国军队提出停战要求。十九路军明知这是日寇的缓兵之计,但考虑到十九路军也要加强部署,便接受了这个要求,命令前线停止战斗,严密戒备。指挥部同时即将原驻镇江以东的第六十师调到南翔、真茹一带,并将第六十一师调运来上海,原在上海的第七十八师全部投入前线,加强防御,随时准备消灭敌人。

  1月30日,日本3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2艘航空母舰及陆战队5000人到沪。敌军增援后,对他们自己提出的停战要求无耻抵赖,在这天23时,再次向十九路军闸北防地猛攻。十九路军奋起抵抗,击退了日本侵略者的进攻。开战的第一个星期,战争始终是在闸北范围内进行,日军丝毫没有进展。2月14日,日军开始第一次总攻,战火蔓延到江湾、吴淞一带,各线均展开了猛烈战斗。结果,在闸北方面向我青云路进攻的日军被击退,吴淞屹然无恙,江湾一个联队(即一团)的日军被我包围歼灭。我军乘胜反攻,各线激战达9小时之久,完全粉碎了敌军这次的总攻。日军司令盐泽幸一,也因失败而被免职调回本国。

  接替盐泽幸一而到上海的,是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野村。野村到沪后,敌军陆续增援,海陆空军已增加到万余人。2月11日下午,日寇一面出动飞机在闸北投下了大量烧夷弹,同时用大炮轰击;一面向蕴藻浜、曹家桥一带进攻,并不断增援部队。十九路军猛烈抗击侵略军,最后展开了肉搏战,毙敌数百人。其战况的激烈,是战事爆发以来所仅见的。至晚7时,十九路军将进犯蕴藻浜之敌全部击退。

  吴淞方面,当闸北战事重起肘,日寇曾分一部分海空军向吴淞炮台和吴淞镇进犯,另有一股进袭吴淞附近的张华浜。原吴淞要塞司令邓振铨潜逃,十九路军即派第七十八师副师长谭启秀接任司令,并令该师一五六旅旅长翁照垣率兵3个营加强吴淞要塞的战斗。2月14日,日军集结大小战舰二十余艘,飞机数十架,对准我吴淞炮台轮番轰击,至2月7日,炮台全部被毁,但我步兵仍坚守阵地,浴血阻击,使敌无法登陆。在蕴藻浜南端淞沪铁路桥梁旁的日军,也被我七十八师守军击溃。2月13日,我驻守蕴藻浜北端纪家桥的第六十一师出击部队,也奋起击退了强敌"六留米师团的主力。敌原来企图从几面包抄我吴淞守军的计划,完全被十九路军粉碎。

  2月中旬,野村被正规军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接任。随植田开来上海的陆军达万余人。这时,敌全部兵力已有二三万人,野炮六七十门,并有陆战队分布次要战线,日舰数十艘集中于吴淞口,飞机增加列60余架。

  2月16日,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合编为第五军,由军长张治中率领,归十九路军蒋光鼐指挥,由江湾北端经庙行、蕴藻浜南岸至吴淞西端防守,协同作战。

  2月20日晨,日寇又一次发动总攻。先以大炮向我江湾、庙行等地猛轰,继以坦克为掩护,分头向张华浜、杨树浦进犯,来势甚凶。我军隐伏战壕,待敌军接近时即用手榴弹还击,日寇死伤枕藉。向我炮台湾进犯的日军,被迫后撤。闸北敌军千余人和坦克10余辆,因触地雷,损失惨重,残余兵士向沈家湾溃逃。

  江湾、庙行间的战斗也异常激烈。21日起,日军在酋技田督率下,以步兵配以飞机、大炮,向我冲击,敌我伤亡均重。23日晨,日军从江弯车站包抄江湾,我军对敌多次冲锋,弹雨血花,杀声震天,敌不支溃退。我生俘日军营长1名及士兵数百人,缴获步、机枪数百支,江湾阵地始终由我固守。庙行方面,日寇从20日起,向我竹围墩间的麦家宅阵地进攻,发炮数千发,飞机轰炸终日不停。我八十八师两个旅奋力抵抗,正在危急时六十一师一个旅从右翼增援,八十七师一个旅从左翼向敌包抄,庙行阵地终于转危为安。此役日寇遭受重创。

  此后一连几天,日方继续用飞机大炮向我阵地轰击。2月25日,日军向庙行前线八十七师、六十一师发起攻击,炮火集中在金家码头一带,十几分钟内落弹数百发,坚守阵地的古鼎华团几乎支持不下,经六十一师的预备队增援,七十八师一个旅又从广肇山庄和何家宅一带向日军猛攻,至晚又会同一二二旅五团向小场庙之敌反攻,最后展开肉搏,阵地终于收复。至此,植田所布置的"中央突破"计划宣告破产。

  此时,日旗舰“出云号”被我敢死队潜水炸伤,日本国内震动,且因劳师动众,战事无速决,引起反战浪潮。为了挽救败局,日军改派前田中内阁陆军大臣白川大将接替植田,并加派菱刘隆为副司令,增调3个师兵力和飞机两百多架来华,兵力达六七万人。而我军防守的战线绵延百余里,战斗一个月,人员、武器消耗极多,且补给又无望,处境极为困难。

  2月29日,日军在白川部署下,再次发动总攻,在闸北八字桥、天通庵等地展开激战。天通庵附近,我六十师不断派出敢死队跃出战壕,与敌血战,相持8小时,方迫使日军退却。八字桥之役形成拉锯战,阵地失而复得,双方伤亡颇大,敌联队长(团长)林崛大佐被击毙。

  3月1日,日军再向闸北冲击未逞。江湾方面,敌向杨家楼方向猛扑。在大炮飞机掩护下日寇步兵乘势进袭,敌我白刃相接,血肉横飞,杀得天昏地暗。七十八师一五五旅扼守广肇山庄附近几经恶战,仅营连长即死伤12人之多,士兵死伤过半。庙行方面,我军奋力抵御,杀伤日寇甚多。我又调浏河一团增援,终将一度失去的阵地夺回。但由于浏河守军大部调到正面增援,敌趁此机会强行登陆,致使浏河沦于敌手。浏河失陷后,我军侧面、后方均受严重威胁,被迫于3月1日晚全军退守第二道防线,即嘉定、黄渡之线。我军苦战月余,官兵日夜坚守阵地,后援不继,休整无暇,但士气始终旺盛。当退守时,无不义愤填膺,声泪俱下,决心要雪耻此次深仇大恨!

  3月2日,十九路军在向各界发出的退守待授的电文中指出:"我军抵抗暴日,苦战月余,以敌军械之犀利,运输之敏捷,赖我民众援助,士兵忠勇,肉搏奋战,伤亡枕藉,犹能屡挫敌顽。日寇猝增两帅,而我以后援不继。自2月11日起,我军日有重大伤亡,以致力于正面战线,而日寇以数师之众,自浏河方面登陆,我无兵增援,侧面后方,均受危险,不得已于3月1日夜将全军撤退至第二道防线,从事抵御。本军决本弹尽卒尽之旨,不与暴日共戴一天。”

  3月3日,国际联盟开会决定,要中日双方停止战争。5月5日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

  淞沪抗战,十九路军陈亡军官115名,士兵4300余人,受伤人数约7000余人。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蒋介石立即将十九路军调驻福建。

  1933年,李济深、蔡廷锴等成立福建人民政府。11月20日,中国人民临时代表会议在福州南校场召开,到会代表各省都有。大会通过了《中国人民临时代表大会人民权利宣言》,取消国民党政府国旗,而把上红下蓝二黄条中镶五角黄星的新国旗升上旗杆。当晚,大会主席团在福州绥靖公署开会,推选李济深、陈铭枢、陈友仁、冯玉样(余心清代)、蒋光鼐、蔡廷锴、戴戟、黄琪翔、徐谦、李章达、萨镇冰、何公敢等十二人为人民革命政府委员,李济深为主席。11月22日宣誓就职,福建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全称是: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会后,十九路军全体将士通电声明一律退出国民党;同时,组成人民革命军第-方面军,蔡廷锴任总司令。十九路军为人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蔡廷锴兼任总司令,下辖五个军十个师。福建人民政府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方面尽管受到"左"倾教条主义者的反对,还是派了潘汉年、张云逸为代表驻福州;十九路军也派尹时中为代表进驻苏区瑞金,担任联络。

  福建人民政府的成立,国内外都受到震动。这时蒋介石在南昌,听到十九路军和红军停战合作,结成抗日反蒋同盟,十分惊慌。于是决定立即调派大军进攻福建。

  开战以后,原归十九路军指挥的杂牌军纷纷投蒋。和十九路军共同起兵反蒋或作军事响应的各方,由于种种原因,不敢轻举,甚至有的被蒋介石收买,反戈相击。江西红军团受王明"左"颇关门主义的影响,也未能在军事上配合行动。这样十九路军不仅政治上陷入孤立,而且在军事上也是孤军作战。两个月之后,福建人民政府失败。

  福建事变失败后,蔡廷锴到南洋等地继续从事抗日反蒋活动。此后,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日趋密切。1935年在香港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大同盟,为最高负责人之一。

  抗日战争时期,蔡廷锴曾一度任国民党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在两广指挥作战。后期对蒋介石的独裁和内战政策表示不满,积极参加民主和平运动。1946年 4月在广州与李济深等共同组织“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这一团体后并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48年成立),为中央负责人之一。1948年9月, 蔡廷锴由香港到达东北解放区。1949年2月赴北平,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职。1968年 4月25日在北京逝世。著有《蔡廷锴自传》。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anwei87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