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434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lanwei87 (2012/10/11 15:29:51)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2/10/11 15:29:51)
李仙洲
拼音:Lǐ Xiānzhōu (Li Xianzhou)
同义词条:李守瀛
目录[ 隐藏 ]
李仙洲
李仙洲



  李仙洲(1894年-1988年10月22日),原名李守瀛,字仙洲。山东长清县大马头村(今属齐河县)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国民党陆军中将。在山东对日军作战,莱芜战役时,李仙洲所率七个师6.5万余人全部损失,李仙洲本人被俘,1960年1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1988年10月22日在济南逝世,终年94岁。








李仙洲生平简介


  早年曾在济南武术传习所学习,后任小学教员。1924年4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11月毕业后,任国民革命军教导第一团排长。
  1925年参加东征,升任七连连长。1926年7月,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四团一营营长。
  1928年4月参加第二期北伐,任第一集团军第一军教导团团长,担任蒋介石的警卫工作。北伐完成后,任第一师第一旅副旅长。
  1930年5月,参加中原大战,任第三师第九旅十三团团长,1931年任三师九旅旅长,参加进攻中共。后调任第二十一师副师长。
  1934年,升任二十一师师长。1935年率部进入山西。1936年2月,率部参加阻截中国工农红军东征。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李仙洲奉命开赴华北,增援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先后参加南口、忻口战役。在忻口战役中他被日军子弹击中,随后很快失去知觉,后医生称穿胸伤一般当时就没命,但是他的子弹应是在呼气时心脏和肺收缩时打穿的因而只是皮肉伤,实属奇迹.
  1937年8月以李仙洲第21师和高桂滋第84师合编为第17军,1938年升任第九十二军中将军长兼21师师长。
  1939年秋,率部由湘北移防鄂西北的襄阳、随县等地。1941年春,移防皖北阜阳,在涡阳、蒙城、太和一线同日军作战。同时,所部还与皖北新四军彭雪枫部发生武装摩擦。
  1942年2月,升任二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并兼任九十二军军长和鲁西挺进总指挥。
  1943年4月,率部进军山东,在鲁西、鲁南地区对日军作战。在李仙洲部队同日军作战时,鲁西及鲁南地区的八路军部队与李仙洲部队发生冲突。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调至济南任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长官。1947年2月指挥整编四十六师和七十三军从明水、淄川进攻莱芜、新泰,准备南北夹击华东野战军。华东野战军发起莱芜战役,被共产党间谍韩练成陷害,李仙洲所率七个师6.5万余人全部损失,李仙洲本人被俘。此后作为战犯被关押改造教育,于1960年1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
  此后,历任山东省政协秘书处专员,省政协委员、常务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等职。1978年2月起任五、六、七届全国政协特邀委员。1983年12月,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会顾问;后又被选为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常务委员。1984年6月,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后,被推选为理事,任南京黄埔军校同学会名誉会长。1988年10月22日在济南逝世,终年94岁。
  

李仙洲历任职务


  李仙洲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步兵科、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二期毕业。
  1924年11月军校毕业后派任教导第1团(团长何应钦)第2营(营长陈继承)第7连(连长郭俊)第2排少尉排长。
  1925年5月升任教导第1团(团长刘峙)第2营第7连上尉连长。8月所部改称国民革命军第1师(师长(师长何应钦)第1团(团长刘峙)第2营第7连,仍任上尉连长。
  1926年2月调升第2师(师长刘峙)第4团(团长陈继承)第1营少校营长。
  1927年5月升任第2师补充团中校团长。9月调升第1军(军长刘峙)教导团上校团长。
  1928年7月调任第1师(师长刘峙)第1旅(旅长徐庭瑶)上校副旅长。11月调任第3师(师长钱大钧)第7旅(旅长韩德勤)第13团上校团长。
  1932年5月升任第3师(师长李玉堂)第9旅(辖两团)少将旅长。
  1933年7月21日调升第21师(代师长梁立柱)少将副师长。
  1934年12月15日升任第21师(辖两旅)中将师长。
  1936年2月1日叙任陆军少将。
  1938年2月12日升任第92军(辖第21师、第95师)中将军长兼第21师师长。3月1日晋任陆军中将。6月8日辞去师长兼职。
  1941年5月6日升任第15集团军(总司令何柱国)中将副总司令兼第92军军长。
  1943年1月6日辞去军长兼职。2月24日调升第28集团军(辖第92军、暂编第15军)中将总司令。
  1944年7月31日获颁四等云麾勋章。
  1945年2月入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二期学习。6月陆大毕业后仍任原职。10月10日获颁忠勤勋章。
  1946年3月2日获颁青天白日勋章。同月调任第2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中将副司令官。5月5日获颁胜利勋章。
  1947年2月23日在山东莱芜兵败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后关押于抚顺战犯管理所。3月14日获颁三等云麾勋章。
  1960年11月28日特赦释放。
  1962年8月派任政协山东省(主席谭启龙)秘书处专员。
  1977年12月当选政协山东省(主席白如冰)常务委员。
  1978年2月当选全国政协(兼主席邓小平)委员。
  1980年5月当选民革山东省(主委范予遂)常务委员。
  1983年12月当选民革中央(主席王昆仑)监察委员。
  1984年6月当选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徐向前)理事。
  1988年6月当选民革山东省(主委王世墉)常务委员会顾问。

李仙洲被蒋骂:无用


  “李仙洲无用,在莱芜葬送了两个军零一个师,损失了这样多的轻重武器,实在太不像话。”
  (《民国高级将领列传》(4),第234页)

  1947年1月,蒋介石发动了鲁南会战,集中30余万兵力,分南、北两路进攻在鲁南地区的华东人民解放军。李仙洲指挥北路的霍守义第十二军(16日换成王耀武的精锐部队——韩浚第七十三军)、韩练成整编第四十六师,自明水、淄川、博山南下策应,企图南北对进。夹击鲁中、鲁南解放区,迫使解放军在临沂地区决战。华东解放军不计一城一地得失,毅然放弃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隐蔽北上,求歼李仙洲集团。1月底,李率其前方指挥所人员,自济南到达博山督师南进。于2月9日进驻莱芜东南的颜庄,将第七十三军、第四十六师分别部署于颜庄、新泰一带。16日,王耀武发觉华东解放军自临沂北移,且在莱芜附近发现番号不明的解放军部队,即电令李仙洲收缩部队,以免被各个击破。陈诚由空军侦察发现解放军运河架桥,且有部队自费县向西北方向运动,因而断定解放军主力要渡黄河北上,与晋冀豫野战军汇合,于是严令王耀武转伤李仙洲集团南伸。李不得不遵令将已缩回颜庄的整四十六师再南进新泰。到19日通过种种迹象已基本判明了华东解放军聚歼李集团的意图后,李仙洲又按王耀武指示,将第七十三军撤到莱芜城,整四十六师撤到颜庄,并命各部队在指定地区构筑工事加强防守。留在博山的第七十三军七十七师奉命赶赴莱芜归还建制。20日,该师行抵和庄,被华东野战军第八、九两纵队包围,李仙洲的援兵尚未及派出,该师已遭全歼,师长田君健被击毙。同日晚,莱芜城外围据点被华野部队攻占,李部军粮囤积地——吐丝口亦被攻占三分之二。21日,李仙洲令整四十六师撤驻莱芜附近,接替第七十三军城南、城东的守备,并加强了莱芜城特别是西门的防守,同时要求王耀武接济粮弹,他准备坚守莱芜,等待南路军到达,对华东解放军实行内外夹击。但王耀武决心收缩,令李北撤明水一带。李认为在共军重兵重围之下,突围不利,因而不同意撤退。李部两个军长及身边幕僚则主张遵命后撤,他们认为如不撤退,败难辞咎,胜亦无功,况且城内粮食仅能维持三天,若不撤,从外面接济粮弹殊非易事。李仙洲便说:“既然诸位主张遵令撤退,我无异议。但是既要撤退,宜早不宜迟,应立即开始行动。”第七十三军军长韩浚主张于22日晨开始,整四十六师师长韩炼成则说该部驻城外,收拢部队需要时间,力主推迟一天,最后决定在23日撤离莱芜。

  22日入夜,李部受到解放军猛烈攻击。他亲自登上南城墙指挥,命令城南守军撤至莱芜城外的汶河北岸及城东高地,引诱解放军追击;当解放军渡河追击时,又命令城上城下部队合力反击。天亮前,解放军暂时退回河南山地。在此期间,李仙洲得到报告:“城外西北角最高山头已被共军攻占。”这个制高点的丢失不但使城内顿感威胁,而且将严重影响第二天的全军撤退。李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务要夺回该山头,经反复猛烈的争夺,拂晓前始将这个制高点重新占领。

  23日晨6时,整编第四十六师师长韩炼成神秘地失踪了(原来韩炼成在中共联络人员帮助下,脱离该师,隐身于莱芜城内)。李仙洲感到事情有些蹊跷,即赶到部队集合场地,问该师军官:“你们师长哪里去了?”众答:“不知道。”于是立即派人到处去找,踪影全无。至8时许,第七十三军军长韩浚前来问李为什么还不出发。这时已经延误了两个小时,几万人马不能再等,李仙洲这才满腹狐疑地下令各部开始行动。李仙洲部分两路向北齐头并进。10时许,先头部队在城北十余华里的芹村、高家洼一带,遇到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的进攻。他对韩浚和整四十六师参谋长杨赞谟说:“当面共军约有五六个师,我军尚有六师之众,人数相当,而共军武器装备远逊于我,且我军士气未衰,尚可一战。我应该乘北撤之机,将来犯共军全部歼灭,至少也要歼其大半。”韩、杨均表同意。李的具体计划是,令莱芜城北高地的后卫部队和吐丝口镇的新编第三十六师固守原阵地,东、西两路军增强左、右侧后卫兵力,向前来围攻的华东野战军施行全力反击,冲出重围后,再从东、西两面对华野部队实施反包围,同时令城北高地和吐丝口镇的部队分别从南、北两端出击,形成四面围歼的形势。李仙洲认为,这着“妙棋”如果实现,即使不能全歼解放军,也可“给以沉重打击”。

  当李仙洲以第七十三军一个师猛攻华野第一纵队高家阵地时,其密集队形遭解放军炮火轰击,伤亡严重,锐气顿挫。11时半,李部后尾部队脱离了莱芜城,后卫一个团也自动撤离矿山(地名),该两地立即被华野第四纵队抢占,李仙洲退路被切断。东、西两路军随即遭到华野第一、二、七和第四、八、九纵队的猛烈攻击。解放军将李部拦头截尾,两翼夹击,穿插分割,猛打猛冲。李仙洲六个师被压缩在东西四公里、南北五公里的狭小区域。各部之间,上下之间,官兵之间各不相顾,乱成了一锅粥。国民党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李仙洲黄埔军校一期同学、同乡),亲自率领几十架轰炸机、战斗机,飞临战场上空助战。李仙洲眼见战局急转直下,一面组织部队抵抗,一面通过无线电话请求王叔铭“全力向共军轰炸、扫射,务期与地面部队协同作战”。尽管王下令向解放军倾泻了成百上千吨炸弹,仍然无济于事。王叔铭无可奈何地说:“我指挥飞机轰炸,一直没有中断,可是敌人不怕死,阻止不住他们前进,我有什么办法!”

  当日下午5时,战斗全部结束。李仙洲以下两名中将,十七名少将军级军官在战场上获得了新生。

  同一天下午,蒋介石乘专机亲临济南,对王耀武大加训斥,指责其选派将领不当,说:“李仙洲的指挥能力差,你不知道吗?撤退时他连后卫也不派,这是什么部署?嗯?你为什么派他去指挥?如果派个能力好的人去指挥,也不致如此。”又说:“李仙洲已被敌人捉去,你们要知道,高级人员被捉去,早晚会被共产党杀掉的”。第二天,蒋还喋喋不休地骂:“李仙洲无用,在莱芜葬送了两个军零一个师,损失了这样多的轻重武器,实在太不像话!”陈诚也骂李仙洲“不中用”,说什么“带了五六万人,就是让共党捉鸭子也捉几天嘛!”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anwei87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