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471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lanwei87 (2012/7/25 16:49:27)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2/7/25 17:01:41)
《经济学》 (萨缪尔森)
拼音:《jīngjì xué 》 (sà miù ěr sēn )
英文:Economis
  《经济学》 (萨缪尔森)(Economis):世界上最为实用和畅销的经济学教科书,小型的经济学百科全书。 

基本信息


  作者:保罗·萨缪尔森(Paul A.Samuelson):当代凯恩斯主义的集大成者,经济学的最后一个通才
  首次出版:1948年由麦格劳—希尔出版公司出版
  全书名:《经济学》
  被誉为:
  世界上最为实用和畅销的经济学教科书
  小型的经济学百科全书
  所有经济学教科书的“鼻祖”
  第三本最流行的经济学教科书
  经济学中的权威

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简介


  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在20世纪的后50年中,一共出了16个版次,总销量达数千万册,并有40 多个语种的译本,成为空前的一本经久不衰的经济学教科书, 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科书由麦格劳—希尔出版公司推出后,在20世纪的后50年中,大约每三年更新一次,迄今已经有了17个版本。总销量达数千万册,半个世纪以来,这部世界上最为实用和畅销的经济学教科书,早已被译成了法文、德文、中文、俄文等40余种文字。萨缪尔森本人不无自豪地宣称“已经站到了时代的潮头和经济学的锋刃之上”。
  

出版背景


  20世纪40年代末,一个天气阴霾的日子,美国麦格劳—希尔公司的一位销售代表到麻省理工学院作院校拜访。整整一个下午,他一无所获。正当他灰心丧气之 时,一个年轻的助教对他说:我刚刚写完一本经济学教科书,不知贵公司是否有意出版。这位销售代表想,拿到一部书稿总比空手而归好,于是答应把书稿转交编辑 部门审阅——一本影响了全球几代人的经济学教科书就这样诞生了!这位年轻的助教就是保罗·萨缪尔森,而这位销售代表也因此成为麦格劳—希尔公司全球销售代表的楷模!
  

基本观点


  萨缪尔森在一开始就写道:“经济学研究人和社会如何作出最终选择,在使用货币的情况下,使用可以有其他用途的稀缺的生产性资源在现在或在将来生产商品, 并把商品分配给社会的各个成员或集团以供消费之用。它分析改善资源配置形式所需的代价和可能得到的利益。”从这里出发他把不同社会制度的经济问题归结为三个方面:生产什么商品和生产多少;如何进行生产;应该为谁来生产。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上,萨缪尔森避开了社会制度,认为“在一个所谓‘自由企业经济’ 中,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和为谁生产物品和劳务的问题,主要是由一种价格制度(市场制度、盈利和亏损制度)来决定的”。

  该书对经济学中的三大部分——政治经济学部门经济学技术经济学都有专门的论述,读过这本书的人都看到他从宏观经济学到微观经济学,从生产到消费,从经济思想史到经济制度都比前人有新的创见。这部著作在内容、形式的安排上也可谓匠心独具,他在每一章的开头加上历代名人的警句,言简意赅地概括全章的主题,使读者不像是在啃枯燥的理论书,而是在读一部有文学色彩的史书。这一巨著的出版,为普及、推广其理论创立了良好的条件。
  

萨缪尔森《经济学》的贡献

    从1948年第一版问世至今,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仍然是经济学教科书的常青树。有这样长的生命力,其原因何在呢?

  首先,它是内容不断更新、深浅适度的一本入门教科书。萨缪尔森在该书第一版序言开头的一句话指出,该书主要是为那些把经济学作为综合教育一部分的读者写的。萨缪尔森虽然是一位著名的数理经济学家,但为了使未接触过经济学的读者易于理解吸收这本教科书的内容,该书不使用数学模型,至于当时流行的几何图式,是在数学例证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这本书十分适合大学有关系科本科学生及其他初学者学习之用。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该书突破传统框架,对内容与结构进行开创性的革新。在1948年之前,经济学教科书大都墨守成规,局限于说明价值与分配理论。 萨缪尔森是在其经济学教科书中首先以凯恩斯的就业理论与财政政策为重点,配合以传统 的价值与分配理论,而取得成功的第一人。这种编写结构,即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相结合的结构,曾被称为“新古典综合”,现在被称之为主流经济学,已成为各家编写经济学教科书的标准模式。

  第三个原因是萨缪尔森将一些重要理论概念率先有机地结合到他的《经济学》教科书中。

  20世纪下半叶,几乎整个经济学领域都受到了萨缪尔森的影响,他的《经济学》教科书一版再版,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出现以来,第三本最流行的经济学教科书。  

评萨缪尔森《经济学》:最后的经济学全才


  书评人:张军

  九十四岁的保罗·萨缪尔森(PaulSamuelson)12月13日晚在美国麻省的家中逝世。网络上出现大量纪念他的文章,让人目不暇接。我之前以 “保罗,经济学史上的科学巨匠”为题在第一时间发表了评价他的学术贡献的短文,但中国的媒体似乎更关注他的经济学说对中国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对于这个问题,我无法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应该能够给出足够的统计证据来验证马克思的学说在中国的影响力,但萨缪尔森的经济理论如何影响了中国,的确不容易量化。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科书从1979年被翻译成中文以来,卖出的拷贝不会超过百万,但蒋学模的《政治经济学》教程印数累计超过了一千八百万册。

  即使这样,对于像我这样在改革开放之后进入大学的同辈人而言,萨缪尔森毫无疑问是一个最响亮的西方经济学家的名字。因为他的《经济学》教科书在1979年被公开在大陆出版发行,迅速风靡校园。当时的这本《经济学》是中国人民大学的高鸿业先生依照1976年的英文第十版翻译过来的,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的大学校园,读政治经济学的学生书包里装着的除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和《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之外,手上拿着的一定是萨氏的《经济学》。在十年前,我为《中国图书商报》的“千年阅读”特刊撰写“经济学”的评论文章时曾说“八十年代初,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和萨氏的这本《经济学》将我带入经济学的”,丝毫没有夸张。

  三十年后的今天,经济学的初学者可以不再阅读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尽管已经在全球发行超过千万册,但是今天它的替代品多如牛毛。而且,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今天的模样已经不同于它的早期版本,在内容、结构和风格上,它更像他人的作品而不是萨缪尔森的,这并不奇怪,因为耶鲁大学的诺德豪斯教授是今天的《经济学》的主要执笔人。十年前,我在复旦大学主持诺德豪斯教授的演讲时就曾对《经济学》的演变做过类似的评论。坦率地说,我是更喜欢萨缪尔森《经济学》的早期版本的。

  我记得当1983年我第一次阅读《经济学》中文版(即英文第十版,1976年)时,发现《经济学》里并没有“微观经济学”的内容,仅有一章简单地介绍了 “供给和需求”。这与诺德豪斯接手修订《经济学》后的情形完全不同。在诺德豪斯的修订版中,《经济学》开始用“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作为篇名出现了,而在萨缪尔森的早期版本里,《经济学》通篇都是属于“宏观经济学”的内容,难怪萨缪尔森自己在《经济学》第一版的序言里开宗明义地说,“国民收入”是贯穿《经济学》的主线。

  就在诺德豪斯在复旦大学那次演讲会之后不久,麦格劳-希尔出版公司中国代表处的一个朋友将萨缪尔森的《经济学》 1948年第一版的纪念珍藏本赠给了我,使我第一次看到了萨缪尔森《经济学》第一版的原貌。我发现,在这个最早版本里,萨缪尔森在第三篇以“国民产出的构成与定价”为题用了四章篇幅简述了属于“微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但是到了我能看到的第十版,这些内容几乎不复存在。这使我感到诧异无比。既然萨缪尔森早期的理论贡献属于典型的“微观经济学”范畴(如消费者选择、福利经济学和一般均衡理论),可为什么在《经济学》教科书里却加以回避呢?

  十年前,为了寻找答案,我查阅了很多文献,甚至去阅读了著名经济学家斯坦利·费希尔(也是麻省理工出身,前IMF副总裁)为《新包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撰写的“萨缪尔森”条目。我得到的唯一信息是,萨缪尔森并不真正相信自由市场制度。

  有意思的是,你只要查看萨缪尔森的简历就知道,他是在芝加哥大学读本科的。1931年,他从芝加哥海德公园的高级中学升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但这个时候经济学还只是大白话的经济学,数学还很少被作为工具来使用。他后来回忆说,大学时代读到的自亚当·斯密1776年开创以来的经济学处处充斥陈腐谬论,很难指望科学的新株能从这片土壤中孕育出来。但事实上,经济学的芝加哥革命正在酝酿之中,很快就到来了。假如萨缪尔森大学毕业后没有离开芝加哥大学,没有选择去哈佛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话,很有可能他将成为《价格理论》的说教者而不是凯恩斯经济学的传人和《经济学》的作者:是他改变了历史,抑或是历史改变了他。

  在萨缪尔森就读芝加哥大学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注定是经济学要发生革命的所谓“大时代”。在英国,这个时期发生了所谓的“凯恩斯革命”,罗宾逊夫人的垄断竞争理论也兴起了。而在同一时期的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经济系正在形成以奈特(F.Knight)和维恩那(J.Viner)为首的反对英国的凯恩斯《通论》和垄断竞争理论的“风格”。芝加哥的经济学家们希望坚持凯恩斯之前的马歇尔的“新古典经济学”(据说是芝加哥大学的凡勃伦教授在1900年最先发明了这个词来描述马歇尔的“剑桥学派”的),真诚信奉自由市场制度和价格原理,后经西蒙斯(H.Simons)和德累克特(A.Director)等一代经济学家的努力,逐步形成了现代经济学的“芝加哥学派”。

  据说,甄别“芝加哥学派”的最好方式是看看它的教授们对培养经济学博士的苛刻要求。在那里,博士候选人必须通过关于“价格理论”(微观经济学)的淘汰率很高的考试。掌握应用价格理论的能力是每个念经济学的学生必须树立的明确目标。那里没有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也不承认宏观经济学的存在,只有自由市场经济和价格理论。这个所谓的“教义帝国主义”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不过,尽管如此,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奈特捍卫新古典经济学的方式还是与维恩那保持着迥然不同的风格。奈特比较反对经济学中的数理分析,而维恩那却更欣赏经验(计量)式的研究。有意思的是,一批芝加哥的学生,特别是弗里德曼、施蒂格勒(G.Stigler)和瓦里斯(W.Wallis)等,虽然更忠实于奈特,但他们却是十足的经验实证主义者,对在经济研究中采用计量经济方法十分推崇和偏爱。

  虽然在西蒙斯1946年去世后,芝加哥大学请来了年轻的奥斯卡·兰格(O.Lange)来讲授凯恩斯的经济学,但据说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校方试图让芝加哥在 “宏观经济学”方面也有一些声音。而这一做法并没有受到欢迎。而兰格是一位杰出的数理经济学家,与芝加哥的亨利·舒尔茨事实上成为芝加哥的数理经济学家。到了五十年代,信奉自由市场经济和价格理论的经济学使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确维护和承传了三十年代形成的自由传统。

  五十年代以后,芝加哥在经济学的理论创新方面有了更辉煌的成就。我在《新包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里查到的“芝加哥学派”的条目对此作了介绍。本条目的撰稿人里德写道:“在五十年代的中期和后期,芝加哥经济学的研究范围扩展到了传统的教义之外。刘易斯(H.G.Lewis)应用价格理论解决‘供需结合’问题(刘易斯,1959年)和加里·贝克尔(G.Becker)关于种族歧视的论述(贝克尔,1957年)是早期的两个例子。”(《新包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第一卷,第454页)贝克尔由于将价格理论成功地应用于家庭、教育、犯罪和婚姻等社会问题的分析而获得了1992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 

马光远:萨缪尔森虽逝《经济学》不朽


  马光远(博客)   (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

  2009年12月13日,现代经济学殿堂里最具影响力的大师萨缪尔森离开了人世,享年94岁。他离去的时候,尽管经济学派别林立,但几乎不会有任何一个经济学家否认,自己是萨缪尔森的信徒。

  萨缪尔森曾经有一句名言:“我不在乎谁为一个国家制定法律,谁为它起草条约——只要由我来写经济学教科书就行。”的确,萨缪尔森之所以享有世界性的声誉,除了其革命性地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和传统的微观经济学捏合在一起,弥合了经济学在宏观和微观上的割裂状态,创立了新古典综合派之外,可能就是其1948年首次出版的《经济学》了。这本书迄今已出了19版,在全球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销量超过1000万册。它经历了世界经济及经济学界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和平与战争,繁荣与萧条,通胀与紧缩,共和党及民主党及一系列新的经济理论,是一部真正的经济学百科全书。而在中国,这本教科书一度成为最权威的西方经济学的经典之作,没有一个中国经济学家能够摆脱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的影响。

  萨缪尔森涉猎领域广泛,他自称为“经济学的最后一个通才”。用贝克尔教授的话来说:“萨缪尔森在提高经济分析水平方面的贡献,已超过当代任何一位其他的经济学家。他事实上重写了经济学理论的许多领域。”而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奖颁给他的理由之一就是:他研究涉及经济学全部领域。萨缪尔森的这种通才,为其创立新古典综合学派提供了可能。萨缪尔森第一次试图为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提供一个微观分析的框架,事实上,在萨缪尔森之前,即使“宏观经济学”这个名称,甚至都不曾出现在西方经济学的词典中。而在微观经济学领域,萨缪尔森所采用的一整套市场分析方法,如供给曲线、需求曲线和成本曲线等,也已成为经济学界的共识和典范。

  与萨缪尔森的天才齐名的是他的自负。他从不掩饰对自己才能的感叹,以至于在获诺奖后将自己和牛顿相比。对于自己的学术成果,他自夸道:“我对我写下的每一章、每一篇论文、每一个注释都非常满意。”当然,他的确拥有自负的资本,这位26岁就获得博士学位的天才,几乎得到了经济学家所能得到的所有荣誉,包括在美国被认为是通往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必备前提:克拉克奖。有人曾经问萨缪尔森学习经济学的最大遗憾,他说:“最大的遗憾是不能获得诺贝尔奖”,而当时,诺贝尔还未设立经济学奖。好在1970年,这位大师终于一偿夙愿,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

  不应讳言,萨缪尔森的整个经济学逻辑体系并非完美无缺,随着岁月的流逝,对其《经济学》批判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凯恩斯主义者批评其过于为自由放任的市场制度辩护,而斯密的追随者则又批评其过于追随凯恩斯。他曾经的信徒斯蒂格利茨更是毫不客气地指出,现代经济学被人为分割为“宏观”和“微观”是患了精神分裂症,并试图推翻萨缪尔森建立的现代经济学的理论体系,重新为“宏观经济”寻找微观基础。他还写了一本被称为第四代经济学教科书的《经济学原理》来挑战萨缪尔森《经济学》的权威地位。但现在来看,这种挑战还没有显示出胜利的迹象。

  凯恩斯曾说,“从长期来看,我们都要死去。”萨缪尔森虽逝,但其非凡的成就以及那本不朽的著作必将永久地教导一代一代学人,并继续影响着这个世界。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anwei87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