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215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七月 (2012/7/14 10:49:46)  最新编辑:sa (2012/7/14 18:21:27)
西藏前弘期佛教
拼音:Xīzàng Wiánhóngqī Fójiào
同义词条:前弘期佛教,前弘期,西藏佛教前弘期
  西藏前弘期佛教,是指西藏佛教发展的前一阶段,约从公元六四O年开始,至八四O年为止共二百余年。就在这个时期,佛教开始传入西藏,并建立寺庙,塑绘佛像、度人出家、建立僧伽制度、传译经典、讲习弘布,据西藏人所著的史籍,把这时期称为“西藏前弘期佛教”。  

概述


藏传佛教前弘期著名“师君三尊”图
藏传佛教前弘期著名“师君三尊”图
  前弘期间掌握政权的藏王,各书记载有所不同。《布敦佛教史》记有九人,“松赞干布(原名墀得松赞)、芒松芒赞、贡松贡赞、都松芒薄结、墀得祖敦、墀松得赞、牟尼赞薄、墀得赞、墀惹巴仅”。这和滚却伦主的佛教史和《青史》所记王名相同,唯贡松在前,芒松在后罢了。《青史》引庆喜金刚所记的则为“松赞、芒松、都松、墀得祖敦、墀松得赞、牟尼赞薄、举采赞薄、墀得松赞、墀惹巴仅”,也是九人。《藏王记》则为“松赞、贡日贡赞(亦作贡松贡赞)、芒松芒赞都松芒薄结赤德祖赞赤松德赞牟尼赞普牟底赞普赤德松赞敦墀惹巴仅”,共十一人。

  在时间上,诸记载的出入也很大。据布敦、伦主两书所记,松赞王生于六一七年(丁丑),墀茂巴仅被害于八四一年(辛酉),共二百二十八年。《青史》记,松赞王生于五六九年(己丑),墀惹巴仅被害于八三六年(丙辰),共有二百六十八年。《西藏历书引言》所说,松赞王生于六二九年(己丑,贞观三年的己丑),朗达玛灭法于九O一年(辛酉),害惹巴仅后即灭法,共有二百七十三年。《藏王纪》中所记,松赞王生于一七年(丁丑),惹巴仅被害于六六一年之辛酉,共有三百四十五年。以上诸书所记,约有一百二十年的出入。但依《唐书》所说考之,《青史》所记较为合理。例如松赞干布王(旧作弄赞甘普,音讹)的生年,布敦、伦主、福幢(造《藏王记》者)皆记为丁丑(六一七),皆记寿八十二岁,其卒年为戊戊(六九八,福幢说是庚戍误);但《唐书》记永徽元年,弄赞卒(《唐书》记松赞王,名“弃宗弄赞”,亦名弃苏农,亦号弗夜氏。有时简称“弄赞”)。若由永徽元年(六五O),逆推八十二年,则为陈宣帝太建元年已丑(五六九),适与《青史》所记生年相合。再一个例子,如历书引言记松赞王生于贞观三年己丑。果如所记,则贞观十五年文成公主出嫁时,藏王只有十三岁,但《唐书》记的是,贞观八年,藏王遣使求婚,帝上许;如历书引言所记为实,则那时藏王还只有六岁,如何会遣使求婚?如何会连战八年?这显然是错误的。总之,西藏古书的记年,只附记地支,如鼠年、牛年等,松赞王生于丑牛年,诸书相同,但究竟是丁丑或己丑,又是第几个己丑(依《青史》推算为五六九年的己丑,历书引言推算为六二九年的己丑)?难衷一是。依据《唐书》所记,文成公主于贞观十五年(六四一)出嫁藏王,于永隆元年(六八O)卒;松赞王于永徽元年卒(六五O);当无大的错误。最近根敦郡培(僧法增)所编的《西藏政治史册》中,关于松赞王生年,采取布敦所记六一切年之说;其卒年,则取《青史》所记(亦即《唐书》所说),六五O年之说,得三十四岁;即王于六一七年生,六二九年即位,六四一年娶文成公主,六五O年卒。但《唐书》说,永徽元年赞卒……弄赞子早死,其孙继位,复号赞普,时年幼,因事皆委禄东赞。若松赞只活三十四岁,其子又早死,而其孙继位,似亦不可能。

  再谈一下墀松得赞(旧作乞嘌双提赞,音讹)生年。布敦为七一八年(戊午),伦主和历书引言为七三O年(庚午),《青史》为七四二年(壬午),福幢为七九O年(庚午);其间有七十三年的出入。但诸书皆记为午马年生,又共许为金城公主之子。考《唐书》记金城公主于睿宗景云元年(七一O)出嫁,(西藏记为睿宗三年,当系到藏之年,玄宗开元二十九年(七四一)死。墀松既是金城之子,则当生于金城末死前之午年。故布施之戊午、伦主等之庚午,较为合理;而《青史》之壬午、福幢之庚午,皆在金城去世之后,皆有乖误。

  墀惹巴仅(旧作徕巴瞻,音讹)的年代,布敦、伦主,记为八O六年(丙戍)生,八四一年(辛酉)被害。《青史》未记其生年,仅记甲午(八一四)即位,丙辰(八三六)被害;灭法在辛酉年,历书引言未记墀惹巴仅之事,但记朗达玛灭法为九O一年之辛酉;福幢则记为九二六年(丙戌)生,九六一年(辛酉)被害。布敦与福幢所记,相差有一百二十余年。考《唐书》的汉藏和盟碑,为长庆元年(八二O);西藏史书为长庆三年事;立拉萨盟碑者为墀惹巴仅,可知墀惹巴仅应生于长庆前,被害于长庆后。故布施、伦主、青史等所说较合理;历书引言错六十年,福幢藏王记错一百二十年。

  西藏史书对于这一段时间的记年,虽多有参差,但依《唐书》所记的文成公方进藏与卒年,金城公主进藏与卒年,并长庆和盟碑事,已可楷定西藏佛教前弘期,为贞观初年,至唐会昌元年,共有二百余年。  

历史发展


  西藏佛教前弘期,二百余年立九位藏王,其中最主要的,有三个时期:

松赞干布时期(初兴佛教)

  松赞干布以前的藏王,所统属的区域狭小,到松赞王扩张疆土,成为当时我国西南一强国。《新唐书》说:“其地东与松茂嶲接,南极婆罗门,西取四镇,北抵突劂,幅员万余里,汉魏诸戎所无也”。

  传说松赞以前,西藏无文字,人事往还但凭语言或信物。松赞既征服诸部落,建立规模,为与邻国往还,治理民众及颁布法令等,迫切地感觉至文字的需要,便派遣了屯弥三博札(旧作端美三菩提,音讹)往印度学习文字。屯弥先从南印度梨仅婆罗门,学习各种字书;又从天明狮子学习声明等论;乃仿梵文略事删补,造藏文四韵、三十字母,并制定前音、后音、添头、系足等结构法(见《藏王记》三十、三十一页,《青史》二十页,及《西藏王臣史》等)。也有说是:往迦湿弥罗国学书,仿迦湿弥罗的字形而造藏文(《布敦佛教史》一二四页、《伦主佛教史》十七页)。并着八部论,解释藏文的用法(《布敦史》及《西藏王臣史》)。

在佛教传入西藏以前,当地有固有的宗教,名为“苯教”。
在佛教传入西藏以前,当地有固有的宗教,名为“苯教”。
  西藏原有一种名苯教(苯,在古说中即是法字义)的神教,专作祈禳等法。到松赞王时,造成藏文后,才开始翻译佛经,提倡佛教。

  同样,西藏原没有一定的法律制度,对人民的善恶行为没有一定赏罚标准。松赞王时,乃依照佛所说的十善戒,制定为人民应当尊遵守的法律,即斗殴者处罚、杀人者抵偿,盗窃加八倍的罚款,奸淫者刖肢体而流放,欺妄者割舌(《藏王记》三十三页)。又制定十六种原则性的社会伦理法轨:一警信三宝、二修行正法、三孝敬父母、四恭敬有德、五敬重尊贵耋长、六对亲友有信义、七对国人作利益、八心性正直、九仰瞻贤哲、十善用资财、十一以德报恩、十二秤斗无欺、十三不相嫉妒、十四勿用妇言、十五婉和善语、十六心理宽宏(《西藏王臣史》十六页,《藏王纪》所说略异)。

  松赞王时,又教民凿池疏沟,垦荒耕田、习学文字、改恶修善,使藏民的生命渐趋于文明。

  松赞王遣人往锡兰请来蛇心旃檀的十一面观音像,又往印度和尼泊尔交界处请来诃利旃檀的观音像(此像现尚供奉在布达拉宫),供奉供养。

  松赞王初娶尼泊尔公主,携有不动佛像、弥勒菩萨像、度母像等(不动佛像现供在惹摩伽寺、弥勒像等现供在大昭寺);后娶唐朝文成公主,携有释迦佛像(传为佛在世时所铸造,现供在大昭寺正殿中)。

  松赞王又使尼泊尔塑像匠人,依照松赞王的身量,塑一尊观音像(现供在昭寺北厢殿中)。

  又为供奉诸圣像,尼泊尔公主建筑大昭寺(传说建大昭寺处,原系一海眼,是拉萨的中心点),文成公主建惹摩伽寺;松赞王建迦刹等十二寺于拉萨四周供人民礼拜;各寺供奉的圣像甚多,如释迦、弥勒、观音、度母、颦蹙佛母、光明佛母、妙音天女、马头金刚、甘露王等。此外,又建筑了许多的专供修定的道场,传说因修定而得定发通的人也很多(《青史》二十页)。

  那时翻译经典的译师,有印度人孤萨惹论师、响迦惹婆罗门,有尼泊尔人尸罗曼殊论师,有汉人大天寿和尚;也有西藏人屯弥三博札、达摩廓霞、拉垄金刚详等(《伦主佛教史》一一七页)。

  这时翻译出的经典有:《宝云经》、观音六字明、阎曼德迦法、摩诃哥罗法、吉祥天女法(《青史》二十页)。又有:《集宝顶经》、《宝箧经》、《观音经续》二十一种,《百拜经》、《白莲华经》、《月灯经》;并有说这时曾译出过十万颂般若经(《藏王纪》三十一、七十二页)。

  总这,西藏开始弘扬佛教,建筑寺庙,创造文字,翻译经典,制定法律,教育民众,都从松赞王时开始,由于他的领导和臣民们的努力,使西藏的文明大大地推进了一步。因之西藏史书都称颂松赞王是观音菩萨,是特为饶益西藏民族而示现为国王身的

赤松德赞时期(建树佛教)

  继松赞王之后的有芒松芒赞(亦作芒垄芒赞,即松赞王之孙)和都松芒薄结两代,他们只是继承松赞王遗旨奉事佛教,对于佛教事业,没有新的建树,并迭经战祸,将释迦佛像封闭在大昭寺秘室中,松赞王所建的布达拉宫亦毁于兵火。墀得祖敦即位后,初原为其子绛刹拉闻请婚于唐朝,可是金城公主到藏时,他的独生子已死,墀得祖敦纳为己妻,生墀松得赞,后来大弘佛教。由于金城公主的人入藏,造成了汉藏的和平局面。金城公主把文成公主带到西藏所供奉的释迦佛像从暗室中请出,供在大昭寺正殿。将尼泊尔公主请来的不动佛像移到惹摩伽寺供奉。墀得想步武乃祖弘扬佛教的事业,曾派使臣往冈底斯山邀请佛密和佛静二大论师,未得圆满结果;他又遣使到唐朝及西域(新疆),请来了弘法大德及经典,并建拉萨喀札等寺以安置之。

尼泊尔赤尊公主入藏时迎来的现供奉于小昭寺释迦牟尼8岁等身觉悟不动金刚佛像
尼泊尔赤尊公主入藏时迎来的现供奉于小昭寺释迦牟尼8岁等身觉悟不动金刚佛像
  这时译经的译师,有赈迦牟拉廓霞、娘若那鸠摩罗;而从汉文译出了百业经、金光明经以及历书、医学等书籍(《布敦佛教史》二十五页)。到这时为止,还只有汉僧和西域(新疆)僧。西藏人民虽已信仰佛教,尚未有出家为僧者。

  墀得祖敦的臣属中,信佛的固然很多,但也有不信仰佛教的,其中有掌握重权左右一切朝政的,如舅氏仲巴结及达惹陆贡等,但慑于墀得的权威,没有明目张胆的反对罢了。

  墀得去世后,仲巴结等便借口过去几代藏王的短寿,和国家的兵连祸结,都归罪在弘扬佛法上。

  并把释迦佛像说成为引祸的根源,将释迦佛像埋在地下,后又改移至芒宇;进而改大昭寺为屠宰场,毁墀得所新建的喀迦寺和真桑寺;驱逐那些修行佛法的信众,把各国的僧人也都遣回其原籍。这时墀松得赞王年幼,只好听凭权臣的摆布;在初期尚未长成的佛教就遇到了这样一场的挫折。

  西藏民间,原盛行苯教。松赞王虽曾制定法令,教人民信敬三宝,学习佛经,并禁止那时苯教徒阴改佛经为笨经的行动。可是部份臣下及民间仍有信奉苯教,反对佛教的。经过芒松芒赞、都松芒薄结、墀得祖敦三代,似都未加禁止,其权臣中反对佛教的似即为苯教信徒。

  在墀得王时,曾派臣下桑布等到内地学佛法。等到桑希学成要回藏时,墀得已死,反对佛教势力抬头,桑希得到一位圣者的指示,授以金刚经、十地经(有作十善经)、稻秆经等三部经,嘱经等待时机,并迎请印度萨贺国的馨达惹只达到西藏弘法等预言。桑希等携有汉文经书千余卷,至藏时正遇着法难,只得将经书隐藏在钦朴的石窟后而回到拉萨。

  后来墀松得赞王年龄渐长,阅前代诸王史籍,知道先代曾致力于弘扬佛教,建立制度,于是引起对佛教的信仰,与一部分臣属讨论复兴佛法的事宜。桑希认为时机已至,遂将隐藏在钦朴的汉文佛经取出,进呈藏王,略述大义。藏王听了很欢喜,遂教桑希同汉人梅摩果、迦湿弥罗阿难陀共同翻译。这事为舅氏仲马结所反对,并怪桑希多事,贬桑希于芒宇。史书并记下:诸信仰佛法者,为保护桑希故,把他送往芒宇以避难。

  另有一个大臣名萨曩,信仰佛教,藏王派他为芒宇守。他在那里建立了两座佛寺。萨曩去过印度朝礼大菩提寺、那烂陀等胜迹,他在尼泊尔遇见静命(有译为寂护的)论师,邀请静命赴藏弘法而得到许可。于是萨曩先返拉萨见藏王,陈述静命论师的智慧,劝藏王请他来藏弘法。藏王遂诏诸信仰佛法的大臣,如漾娘桑,廓墀桑等密议,结果是:除去舅氏仲巴结、达惹陆贡等反对佛教的权臣,颁布敕谕,令一切臣民皆须奉行正法(佛教)。把释迦佛像从芒宇请回拉萨,仍供在大昭寺正殿,派人到尼泊尔迎接静命论师。对于民间有信苯教反对佛教者,命阿难陀等和苯教徒展开辩论,战胜了苯教徒。对苯教的处理是:除部分有关礼灾法外,将苯教书籍废毁,禁止流传。

  静命论师到藏后,在龙粗宫中,安居四月,为藏王和他的重要大臣讲说十善业、十八界、十二因缘等法门。时雷击玛波日、洪漂庞塘宫,这些地区瘟疫流行,不信佛教的藉口说是弘扬佛教之过,引起了民间喧扰。藏王又询问静命大师:静命说是西藏山神等所为,须请莲华生大师来方能降伏,他自己暂回尼泊尔。藏王又遣曩等往迎莲华生大师。传说莲华生大师到前藏时,沿途降伏了许多鬼神;没有多久又接静命论师回藏。

  藏王和臣民们共议决定建桑耶寺,由莲华生大师加持地基,根据静命论师仿照印度飞行寺规模图样来建筑。寺的构图规模是:中分须弥峰、十二洲、日月二轮、外有垣墙围绕;四角建四舍利塔,四门立四碑。藏王三妃,各添建一殿。从壬寅年奠基,至丙午年建成(王臣传等如上说,布敦则说是西卯年奠基,已卯年建成),并请静命论师、莲华生大师等开光,君民举行广大庆祝法会。

保青寺朗达玛灭佛前的佛像
保青寺朗达玛灭佛前的佛像
  丁未年,迎请印度一切有部的十二部持律比丘到藏,以静命论师亲教师,开始度西藏人出家受戒。第一次受戒的有七人:为宝护、智王护、宝王护、善逝护、遍照护、龙王护、天王护(七人之名多诸异说)被称为七觉士。稍后,复有官民子弟三百余人,出家受戒;并从中选拔优秀的学习梵文,目的是为造就翻译经典的人才。又在耶巴、钦朴等处,设立专修道场,得成就的很多。

  在这个时期翻译经典的:印度人有静命、无垢友、佛密、静藏、清净狮子等诸大论师;西藏人除初出家的七人外,有法明、虚空、宝军、无分别、释迦光等诸大译师,协同从事广译三藏教典。在这同一时期中,又请密宗大德法称论师,传授瑜伽部金刚界大曼荼罗等灌顶;请迦湿弥罗国的胜友、施戒等大德,传授戒法;并请汉僧传授参禅修定。在这个时期,可以说对于整个佛教尽量吸收,不论大小、显密、禅教、讲修,兼修并容,盛极一时。

  这时所翻译出的典籍,依据辰年在登迦宫所编的目录(《布敦佛教史》说这目录是墀松王时所编)中所记载的,密教方面除无上瑜伽部,显教方面除阿含经类及一部分中观、因明论外,其余的显密经论,大体粗备。但考现在旧派所弘扬的一部分无上瑜伽部的经论,也是由无垢友等所传来;或因当时对于无上部教法,只是秘密传授,故未编入目录之内。

  这时所传的戒律,是根本说一切有部。为防止部派的纷争,藏王曾命令制定,不许翻译他派的律典。这时大乘教典中的唯识宗,已相当完备。因弘法的主要人物,多是中观宗的大德,如静命、莲华戒就是中观顺瑜伽行派(世俗中不许有离心外境,胜义中许一切法皆无自性)的创始人;莲华生、无垢友、佛密等也都是中观宗人;加上墀松得赞末年在息灭顿渐之争端后,曾明令宣布:只许学静命所传龙树的中观见与修十法行和六度行,不准学顿门的见行。因之,唯识宗以及其他宗义,缺乏了活动的余地。

  总之,西藏佛教在墀松王时,始有西藏人出家受戒,建立僧伽制度,广译经论讲学修行。佛教的规模这时才算建立起来。后来阿底峡尊者赞颂这个时期说:尔时佛法兴盛,虽印度似亦未有。

墀惹巴仅时期簿(发扬佛教)

  墀松逝世后,牟尼赞普牟底赞普先后继位,绍承父业,弘扬佛法。尤其是在牟底赞薄时,他建立金刚界寺,请无垢友等论师、遍照护等译师,将父兄两代未译完的经论,尽理翻译(据伦主的佛教史记此时无垢友、莲华戒论师和龙王护、宝胜等译师尚住世弘法),因之,三藏教典,得以大备。

  历墀松、牟尼、牟底诸王时期,他们一面虽尽力弘扬佛法,一面亦常以武力威胁邻国引起战争,尤其历与唐朝,时而和好,时而战争。到了墀惹巴仅时,由诸佛教大德从中调停,在唐穆宗长庆元年,汉藏和好,建立和盟碑,才平息了战争。

  墀惹巴仅藏王,深信三宝,护持十善制。因见前代译师所译者出的经典中,有许多西藏不通行的名词;加之从汉地、西域(新疆)、萨货(印度)等处所译来的名词多不一致;感到在学习上极为困难。于是特请当时的印度大德,如胜友、天王菩提、戒王菩提、施戒、菩提友等,和西藏的宝护、法性戒、智军、胜护、妙吉祥铠、宝王护诸译师,依据大小乘教义及声明诸论,重新整理译典,务令道理无所乖违、名词统一、便利于修学;并将大小乘教各种名词详加审定,汇成专册,对从事译经者使有所遵循;并指出倘必需立新名词的,也须将该名词的训诂及定名的理由,详细注明,呈报译经院、讲经院,转呈藏王批准后,才得编入目录以便通行。关于密部典籍,尤其无上瑜伽部,未能藏王批准,不许随意翻译。制定关于所译三藏教典,每部在礼敬文上要加以区别,即凡属律藏者,为“敬礼一切智”,凡属经藏者,为“敬礼一切诸佛菩萨”;凡属论藏者,为“敬礼曼殊室外利童子”。这样:以便读者一睹敬礼文,即知为某藏所摄。对于戒律,仍是只准弘一切有部,不准弘译余部,以免争端。

朗达玛灭佛
   朗达玛灭佛
  这个时期对于翻译方法,也制了一定的规则。若遇到梵名(即印度的名词)不可训译的,则应以声为主,直译其音(如人名、地名、草木名等);至于有义可译的,则应以译义为主,依义立名。若依梵文次序而译,文义相适合的,照原文次序而译;若必须改动次序,方能了解其义理的,在颂文中可把四名或六句,合为一段,随文便利,而改动其次序。在散文中,以便利易解为准则,随在一段何处,即可改动。若梵文一语可译多名者(如诃利,可译狮子、劫夺等),则统观全书中前后诸名,随宜而译。若梵评一语,能诠多义(如瞿字含多义),仅翻一名而不能全收的,则存原音。若藏文有类似之名能通多义的,亦可翻之。若一名词,通于国、人花、物等者(如邬陀延,人名、村名等),则可增一国、人等字,以示区别,庶免滥误。若一名只表一义不与余义相混淆者,则不可增加字。又关于数字的,例如在梵文“十二百半比丘”,应译为“千二百五十比丘”,这要看文句虽异而义理无差者,应依藏语之便来译。又如形容词、连续词,照文译出义可通用者,即当直译(如跋日译遍、三译正、邬波译近等)。若一法的异名,不在一处者,则可随通用者译之。若诸异则译通常的名词(如佛眼名懂,常眼名弥等)。

  由于墀惹巴仅藏王深信佛法,每一僧人规定七户庶民赡养,使僧人能安心行道,不事旁务。每逢斋僧法会的时候,王把自己的头巾敷地请僧众在上走过,然后顶戴。并把大小朝政,也都请决于高僧;行政制度都以经律所说为准则;下至国家通用的度量衡等,也都依照印度的而改制。前代所建的寺院,都善加修葺;并新建札喜格培寺。以恭敬三宝,奉行十善,教育人民;对侮慢三宝者,刑罚特重,即凡垢詈僧人者割舌,恶心指僧人者截指,怒视僧人者剜眼,这对于三宝表达出非常恭敬,但以刑法强迫臣民的政策,不免要引起一部分的嫉忌和反感;后来朗达玛的灭法,不能说不是这政策结果之一。  

弘扬佛教教典文献


  从松赞王时创制文字、翻译佛经;至墀惹巴仅王时整理译典,广事讲修;这阶段藏史称之为西藏佛教前弘时期。在这约二百年间,所弘扬的佛教,译出的教典文献,包括了大小、性相、显密,大体都已完备。今依登迦目录(德格版论藏字函),略列如下:

  一、关于大乘经典的分六类:

  (一)般若经类,有《般若十万颂》等大小七种。

  (二)大方广类,《佛方广经》等大小七种。

  (三)《大宝积经》,四十八品。

  (四)各种大乘经、《贤劫经》等大小一百六十七种。

  (五)大经类,《大集经》等九种。

  (六)从汉文转译者,《大般涅盘经》等大小二十四种。

  二、小乘经,《正法念住经》等大小三十九种,又有《集法句经》等,属于论著著的七种。

  三、密咒续,《不空羂索经》等,并有四部注疏,共十八种。其中只有事部行部,缺瑜伽部和无上瑜伽部。

  四、各种陀罗尼,一百零一种。

  五、名号,佛及八大菩萨百八名经等九种。

  六、赞颂,不可思议赞等十八种。

  七、愿文,回向愿王等十二种。

  八、吉祥颂,大吉祥颂等七种。

  九、律藏,根本说一切有部十七事、毗奈耶等,并诸注释,大小三十一种。

  十、大乘经的注释,《般若十万颂大疏》等五十二种。内有《般若经》,《深密经》,《三摩地王经》、《宝积级》、《十地经》等的注释。又有从汉文译的,《解深密经大疏》等八种。

  十一、中观宗论,《中论》等三十三种。

  十二、禅修论,《修次第论》等八种。

  十三、唯识宗论,《瑜伽本地分》等四十一种。

  十四、各种大乘论,《集菩萨学处论》等三十一种。

  十五、小乘论,《俱舍论》等九种。

  十六、因明类,《观业果论》等二十五种。

  十七、藏王等撰述,《圣教正量论》等七种。

  十八、已译而未校正者,《般若四千颂》、《念住经》二种。

  十九、未译完全者,《中观经研论》及释等九种。

  统观此目录所载,从一类至八类,属于经藏;第九类属于律藏,第十以后属于论藏。又第三第四两种,属于密教,余者皆属显教。小乘经律论,大小乘共学。所余经论,概属大乘。唯识宗的经论,已相当完备;中观宗的经论,除月称之论疏外,多已具足。此目录所载密部典籍虽只有事行两部,但在墀松王时,特请印度密宗大德法称大师传授了瑜伽部灌顶。又有无垢友、施戒、遍照护、吉祥积等,已翻译集密意经、幻变密藏,黑茹迦格薄等上瑜伽部密法多种。故在密教方面,也可说是粗备了。  

见修行证


  西藏前弘期佛教表达在见修行证的是:从印度请来的译经大德,多系中观宗的,在见解上是中观正见,即说一切诸法皆无自性的见解。诸法既无自性,则诸法存在而有的理由,必属于依赖条件而生灭的缘起。就是说有一定的条件,诸法方得生起,若条件不具备,即不能生。以这样来说明、来观察宇宙万有,世出世间一切困果,乃至证解脱,成菩提,重点都是依赖一定的条件一缘起而有的。这就是缘起性空的中观见。深信这是构成世出世间的因果道理,从而所修的行,也就是合于这道理的而严持净戒,依戒修定,由定发慧的三增上学。依着中观正见和戒定慧三学所引起的身语行为,也就是正语业命的十法行及六度等正行。由此见修行证所得的果高下,是根据发小乘心者证四沙门果,发大乘心者,经过三阿僧只劫,圆满福德智慧二种资粮,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这是就显教说的。在密教方面,如佛密论师所传的事部行部,法称论师所传的瑜伽部密法,也都是依着中观正见,在发大菩提心的基础上,传授灌顶,严守各部的三昧耶戒。进修有相瑜伽的增上定学,和无相瑜伽的增上慧学,由此而得世出世间的各种悉地。如无垢友论师所传的无上瑜伽部密法,现在所流行的旧派佛教,判佛法为九乘:一声闻乘、二独觉乘、三菩萨乘。说这三乘教法属于显教,名共三乘,是化身佛所说。四事部、五行部、六瑜伽部,说这三部名密教外三乘,是报身佛所说。七大瑜伽部、八阿耨瑜伽部、九阿底瑜伽部,说这三部名无上内三乘,是法身佛所说。此派说自己所传的即是后三乘的密法;其中尤偏重于阿底瑜伽,即现在流行的大圆满教授,力主一切众生现前离垢的明空觉了,即大圆满。意谓生死涅盘一切法,皆本具于此明空觉了之中;由了知此心性本来无生无灭,具足一切功用,安住在这种见解上,远离一切善恶分别,渐次消灭一切无明错觉,最后证得永离一切戏论的究竟法界;即是修此教授所证得的果德。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