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31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hcl112233 (2011/9/21 14:26:08)  最新编辑:hcl112233 (2011/9/21 14:26:08)
美塞尼亚战争
拼音:Měisàiníyà Zhànzhēng (Meisainiya Zhanzheng)
美塞尼亚战争
   美塞尼亚战争

  美塞尼亚战争是指伯罗奔尼撒半岛西南地区的美塞尼亚人反抗斯巴达侵略扩张和奴役的三次解放战争。前两次战争的结果是美塞尼亚人失败,斯巴达彻底征服美塞尼亚地区,确立了对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霸权。最后一次战争则以美塞尼亚人移居西西里岛而结束。  

  美塞尼亚战争是古希腊时期奴隶反抗奴隶主的压迫、求得自身解放的一次伟大的斗争。战争持续了3个世纪之久,表现出美塞尼亚人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战争背景


  在古代希腊斯巴达是一个著名的奴隶制城邦,斯巴达的公民是十足的寄生阶级,他们既不从事农业和手工业,也不经营商业,全靠剥削一种叫做黑劳士的奴隶来过活。据古代希腊学者说,当时各城邦的奴隶人数,以斯巴达的黑劳士为最多。黑劳士制度是斯巴达通过征服邻近地区特别是征服美塞尼亚而发展起来的。据说,当斯巴达人征服南方沿海的黑劳士(Helos)城的时候,他们开始把那里的被征服者变为奴隶。这种奴隶因地名而被称为黑劳士(Helos),而且斯巴达人把以后由征服得来的同类奴隶也照例称为黑劳士了。
斯巴达的士兵
   斯巴达的士兵

  斯巴达城邦是多利亚人建立的。据传说,当多利亚人侵入伯罗奔尼撒时,指挥他们的赫拉克利斯后裔三兄弟夺得东部和南部广大地区,并三分其地称王立国:长兄占领亚尔果斯,二弟的孪生子占领斯巴达,幼弟占领美塞尼亚。经过有名的“来喀古立法”,斯巴达确立了一套完整严密的奴隶制度,势力不断壮大。

  斯巴达城邦制度以户籍原则为基础,组成新部落和选区,由民众通过欢呼法组成氏族贵族会议议事会;根据议事会提名由民众选出5名监察官,保证斯巴达制度的执行,特别要组织落实青年人的体育锻炼制度(在举行城邦运动会时,监察官分别担任5个区的代表队领队)。正是体育锻炼制度成为斯巴达城邦制度的最大特色,它要求公民,特别是男性青年公民过军营般的集体生活。为保证所有公民皆以脱离生产的军事生活为首要任务,斯巴达确立了公民占有土地由国家奴隶“希洛人”耕种的特殊的奴隶制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可保证公民之间不产生分化,有利于社会内部的稳定和贵族的控制,保证致全力于军事训练。斯巴达的男性公民由于有世袭份地和希洛人供其剥削,完全脱离生产劳动而按国家要求过着严格的军事生活。其全民皆武、重武轻文的程度在世界历史上可谓空前绝后。每个斯巴达男性从小就接受严格的体育和军事训练,甚至婴儿出生时体质过弱即被拋弃,少年时要接受缺衣少食、日夜操练等艰苦生活的考验,成年后始终生活在军营,除了行军作战就是反复操练,精神上也要培养成绝对服从、不畏死难的军人气质,直到60岁才能解甲归田过平民生活。由于这种制度执行得非常彻底,斯巴达的公民社会确实有如军营,历史上流传着无数少年军训执法如山、斯巴达人视死如归的佳话。这种制度的本质和目的是通过强大的武力对内镇压希洛人、对外进行扩张战争,从而巩固寡头贵族的统治。

  美塞尼亚位于斯巴达西面,土地肥沃,堪称富庶之乡。它几乎和斯巴达同时建立了国家,但并未形成斯巴达那样严格彻底的军事制度。斯巴达人约在公元前8世纪统一了拉哥尼亚,同时开始建立起剥削黑劳士的制度。到公元前8世纪中叶,斯巴达国内急需要大量土地和奴隶以满足贵族统治的需要。于是,迅速崛起的斯巴达把目光盯上了兄弟之邦美塞尼亚。从而爆发了美塞尼亚战争。  

战争过程  

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

  美塞尼亚战争共有三次。第一次发生于公元前740—前720年间(一说前743—前724年间)。

  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起因

  相传,这次战争是由这样一些事件引起的。两国边境上有一处神庙,逢时过节,双方的人们都来祭献。有一次双方的人发生流血冲突,斯巴达的一个国王也在冲突中死去。斯巴达人说,美塞尼亚人要污辱斯巴达的妇女,斯巴达王在阻止的过程中被杀。美塞尼亚人说,斯巴达人派出一些没有胡子的青年,男扮女装,身藏利刃,阴谋伤害美塞尼亚的一些上层人物,所以美塞尼亚人的行动是出于自卫。此外,一个斯巴达人骗取了一个美塞尼亚人的畜群,还杀了美塞尼亚人派来讨债的儿子。这个美塞尼亚人向斯巴达申诉无效,就决定一有机会就杀斯巴达人,以作为报复。斯巴达派使者要求美塞尼亚交出凶手。美塞尼亚方面表示和国人商议后再回答。在商量中,美塞尼亚内部两派人发生了流血的冲突,最后不向斯巴达屈服的一派胜利。他们遣使回答斯巴达人,要求把两国间的纠纷交托中间人来仲裁。斯巴达人表面不作答复,实际已秘密准备战斗,并发誓不论经过任何艰难曲折最终也要夺取美塞尼亚的土地。所以,这次战争的真正原因是,美塞尼亚有着比拉哥尼亚肥美得多的土地,刚刚征服拉哥尼亚并开始建立黑劳士制度的斯巴达人,对邻邦的土地起了贪心,企图把邻邦的人民变成黑劳士来奴役。
油画:美塞尼亚战争
 油画:美塞尼亚战争

  第一次美塞尼亚战战争经过

  战争从斯巴达人突然袭取美塞尼亚边境上的一个小城镇开始。美塞尼亚人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才开会商量对策,整军经武,准备抵抗。斯巴达人进攻美塞尼亚的城镇,因对方防守严密,不能得手。他们经过农村,赶走牲畜,掠取庄稼,但是不毁坏树木、房屋。他们心中已经认定,这些将来都是他们的财产。美塞尼亚人基本处于守势,但也伺机扰掠拉哥尼亚沿海地区和西部农田,作为报复。

  三年以后,美塞尼亚人认为准备基本就绪,开始反攻。斯巴达人从所占领的边境城镇出来迎击。美塞尼亚人选择地形崎岖之处作为战场,使斯巴达人的精良的步兵无所发挥其优势。斯巴达人不能取胜。美塞尼亚人又步步为营,使斯巴达人无法以突击取胜。于是斯巴达人被迫退回本国。

  一年以后,斯巴达人再度侵入美塞尼亚,美塞尼亚奋起迎敌。开战之前,斯巴达王勉励部下毋忘决心征服美塞尼亚的誓言。美塞尼亚王则对部下说,这一战不仅为了保护土地和财产,而且如果战败,妻子儿女将被虏为奴,成年男子将受辱而死,神庙将遭抢劫,祖宅将被焚毁,所以宁可死战,也不能受此灾祸。接着双方展开激战。斯巴达人在军事训练和兵员人数上都占优势,美塞尼亚人则不惜牺牲,作了最英勇的奋战。鏖战到夜幕降临,双方胜负难分,只好暂停,次日双方虽然未继续开战,但是美塞尼亚方面情况开始逐渐恶化。财政发生困难,奴隶向斯巴达方面逃亡,疾病也发生了。于是美塞尼亚人被迫放弃内地城镇,退而据守伊托麦山

  战争持续地进行着。到战争的第十三年,斯巴达人又大举进攻。美塞尼亚王埃夫法埃身先士卒,负了重伤。他虽不久因伤重致死,其行为却鼓励了美塞尼亚人的抵抗精神。随后,美塞尼亚人选举亚里斯托德摩斯为王。亚里斯托德摩斯照顾人民,尊重贵族,并与阿尔卡迪亚、阿尔哥斯、西居昂保持友好的关系。他采用小股作战的方法不断困扰斯巴达人。到亚里斯托德摩斯当政的第五年,双方都为长期战争的消耗感到焦急,于是又发生了一次大战。斯巴达人不仅倾全国之力,而且请了盟邦科林斯的军队。美塞尼亚方面则请了阿尔卡迪亚、阿尔哥斯和西居昂的援军。在战斗中,美塞尼亚方面的不同兵种配合得很好。结果斯巴达人战败。但是他们征服美塞尼亚之心不死,仍然伺机行动。到战争的第二十年,美塞尼亚方面力量消耗殆尽,亚里斯托德摩斯绝望,自杀殉国。这一年年底,美塞尼亚人为饥馑、匮乏所迫,撤离伊托麦山,退往邻国。不过,这只是美塞尼亚人中的不多的一部分。大多数美塞尼亚平民还散居在各自原来的居住地。斯巴达人夷平伊托麦山的堡塞,占领美塞尼亚,给公民们分配了被征服的美塞尼亚土地,迫使被征服的美塞尼亚人将田地收成的一半交给斯巴达人。由于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的胜利,斯巴达的刚在拉哥尼亚发生的黑劳士制度在广阔的美塞尼亚地区扩展起来。

  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的失败使美塞尼亚人不甘屈服,60年后又举行反抗斯巴达奴役的武装起义,遂演变成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 

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

  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发生于公元前660——前645年间(一说前685—前668年间)。

  当时,美塞尼亚人民不甘忍受斯巴达人的奴役,尤其是青年人,虽然没有经历以前的战争,却常怀着宁死也不能忍受奴役的气概。在美塞尼亚的青年中出现了一位杰出的领袖,名叫亚里斯托麦涅斯。他秘密地组织群众,准备起义,并且和阿尔卡迪亚阿尔哥斯取得联系,争取他们的支持。不久起义爆发,史称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关于这次战争的年代,古代希腊史家即有不同说法。比较可靠的说法是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的参与者是第二次战争参加者的祖父一代。所以这次战争约在公元前7世纪后期。
战争武器
    战争武器

  起义开始的第一年,双方在美塞尼亚的德拉伊地方打了一次大仗,结果难分胜负。亚里斯托麦涅斯在战斗中的超乎寻常的勇敢善战,博得了起义者的尊重。人们要推举他为美塞尼亚国王。他谢绝了,人们就拥戴他作为全权的大将军。他也成了斯巴达人的所忌惮的一个带有传奇性的人物。据说,他曾乘夜潜入斯巴达城,在那里的雅典娜神庙上高悬一面盾牌,上面大书:“亚里斯托麦涅斯获自斯巴达人,谨以奉献女神。”

  第二年,双方都请到了盟军,在名叫豕冢的地方举行会战。支持美塞尼亚人的有埃利斯人、阿尔卡迪亚人、阿尔哥斯人、西居昂人等,站在斯巴达人一边的有科林斯人等。在双方激战的过程中,亚里斯托麦涅斯率领一支由八十名最精悍的美塞尼亚青年组成的突击队,首先冲向斯巴达国王亲率的军队,经过奋战击败了敌人。当斯巴达王领兵脱逃时,他就让其他部队承担追击任务,自己又领兵往战斗艰苦的地方去打击敌人。亚里斯托麦涅斯率先冲锋陷阵,击败斯巴达方面一支又一支队伍,最终使敌方全线溃败。斯巴达人伤亡惨重,士气沮丧,企图结束战争。据说由于一个名叫提尔塔伊奥斯的跛足诗人的鼓励,斯巴达人才坚持战斗下去。亚里斯托麦涅斯率领起义军在豕冢的大胜,使美塞尼亚人欣喜若狂。当他凯旋原驻地时,妇女们向他抛撒彩带、鲜花,为他高唱凯歌,热烈欢迎起义的英雄。这一战役以后,亚里斯托麦涅斯又一再向斯巴达人进行了奇袭和伏击。

  战争的第三年,双方又在名叫大壕的地方展开一场大战。阿尔卡迪亚地区各城都出兵支援美塞尼亚人。但是斯巴达人已经暗中用金钱收买了阿尔卡迪亚人的君主和统帅亚里斯托克拉特斯。战斗尚未开始,亚里斯托克拉特斯就对部下阿尔卡迪亚人说,现在处境不妙,如果一旦战败,退路都成问题。他命令每一个阿尔卡迪亚人注意他发的信号,一见信号大家就立即逃跑。战斗刚刚开始,亚里斯托克拉特斯就命令阿尔卡迪亚人撤退,造成美塞尼亚人阵线方面的左翼和中翼空虚。而且他命令阿尔卡迪亚人逃跑时经过美塞尼亚人所坚持的右翼,以扰乱他们的阵脚,影响他们的士气。在这样情况下,斯巴达人毫无困难地对美塞尼亚人合了围。亚里斯托麦涅斯率众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形势无法扭转。这一役美塞尼亚方面伤亡惨重。以后亚里斯托麦涅斯纠合余众,带领大家放弃平原,退守埃伊拉山。斯巴达人满以为不久即可消灭这支起义军,结果起义又坚持了十多年。

  亚里斯托麦涅斯知道已经没有力量组织大军同斯巴达人进行大战,就组织了一支三百人的精兵,不时袭击美塞尼亚和拉哥尼亚的斯巴达人,夺取谷物、牲畜和各种财物作为起义军的给养。他们的这种斗争策略使得斯巴达人深感头痛,据说竟然在战争结束以前一直不敢在美塞尼亚和与之毗邻的拉哥尼亚地带从事种植。这种说法虽然不免太夸大了,但也说明埃伊拉山起义军的存在总使斯巴达人不能在美塞尼亚安稳地建立起黑劳士制度。亚里斯托麦涅斯对斯巴达人的神出鬼没的袭击,有一些在古代就成了流传民间的传奇故事。据说有一次他在袭击斯巴达人的时候负伤被俘,斯巴达人把他和他的同伴投入一个四面绝壁的深谷。同伴都摔死了,他竟然独能不死。当他在谷底坐以待毙的时候,看到一只狐狸从死者尸体上爬过。他捉住狐狸尾巴,跟着它找到出谷的孔道,把这个孔道扩大开来,他也就又逃回了埃伊拉山。这类故事不论其真实程度如何,总反映出美塞尼亚人民对自己的起义领袖和民族英雄的热爱之情。

  斯巴达人攻取埃伊拉山的行动不止一次失败了。在战争的最后一年(据说也就是埃伊拉山被围的第十一年),斯巴达人乘天下大雨美塞尼亚人难防的机会,突然进攻埃伊拉山。美塞尼亚人奋不顾身地进行抵抗,连妇女都起而助战。战斗十分激烈。斯巴达军人多,就分批轮番作战。美塞尼亚人连续战斗了两天两夜,不能休息,也得不到饮食,到第三天已经精疲力竭。亚里斯托麦涅斯不得不组织撤退。他亲自率先突围,让自己的儿子和一些人断后。他们将残部撤退到了阿尔卡迪亚。

  亚里斯托麦涅斯在阿尔卡迪亚又选出五百名美塞尼亚战士,准备乘斯巴达军还在埃伊拉未回之际,直接袭取斯巴达城。有三百名阿尔卡迪亚人也准备参加。事情因阿尔卡迪亚王亚里斯托克拉特斯将秘密透露给斯巴达王而未成,不过亚里斯托克拉特斯也因叛卖事泄而为国人所杀。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又以斯巴达胜利而告终。

  当斯巴达最终镇压了起义并结束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之后,所有美塞尼亚国土都被当作斯巴达土地而由其“平等人”公民占有,所有美塞尼亚人则被作为希洛人遭受奴役。  

第三次美塞尼亚战争

  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后,斯巴达进一步强大起来。由于拥有当时号称无敌的陆军,他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已成霸主。原来可以和他分庭抗礼的大邦只有亚尔果斯,但亚尔果斯已降为二流城邦,虽和斯巴达有仇却无力挑战,科林斯和西夕温等城邦也先后落入斯巴达的控制之中。到公元前6世纪后半期,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各个城邦,除亚尔果斯和西北部的阿卡西地区外,都被斯巴达纳入了由他组成的“伯罗奔尼撒同盟”之中。
斯巴达城邦制度
  斯巴达城邦制度

  与此同时,为了巩固对美塞尼亚的占领和对希洛人的镇压,斯巴达的寡头贵族专政的奴隶制度得到进一步强化,斯巴达人同希洛人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化。他们迫使希洛人身穿标志卑贱的衣服,不许他们有任何独立人格的表现。不论有错无错,希洛人每年都要按时挨打,为的是让他们牢记自己的奴隶身分。斯巴达政府还常把青年公民组成小队,到希洛人村庄侦察,白天探查寻找希洛人中壮实勇敢或有反叛之心的人,夜晚就以突然袭击方式把这些无辜者处死。每年新当选的监察官上任,首先要举行对希洛人的“宣战”仪式,既经宣战,希洛人便是敌人,可以任意屠杀,也不必担心任何宗教忌讳。斯巴达对希洛人的残酷镇压和迫害,终于迫使遭受奴役的美塞尼亚人揭竿而起,从而爆发了第三次美塞尼亚战争。

  第三次美塞尼亚战争发生在公元前464—前453年间(一说前464—前455年间),它是古希腊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奴隶起义。当时斯巴达发生强烈地震,希洛人即利用震后混乱时机揭竿而起,声势浩大,迅速席卷斯巴达全境。斯巴达奴隶主和那些自称为平等人的武装到牙齿的斯巴达公民,面对如此规模的起义束手无策,急忙向伯罗奔尼撒同盟各邦甚至向宿敌雅典求援。迅速集结的起义大军把矛头直指斯巴达城、斯巴达人付出惨重代价才保住了自己的首府。起义军在希腊各邦奴隶主的联合镇压下退守伊托木山,在那里构筑要塞,建立根据地,并坚守10年,终于迫使顽固的斯巴达奴隶主求和,让起义军(斯巴达人称之为美塞尼亚人)离开伯罗奔尼撤半岛。他们渡海西进,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北端落脚,建起自己的城邦赞克洛伊,此城后改称墨萨拿,即今日的墨西拿。第三次美塞尼亚战争以起义军的胜利而告结束。  

战争影响和意义


  美塞尼亚战争是古希腊时期奴隶反抗奴隶主的压迫、求得自身解放的一次伟大的斗争。它持续了3个世纪之久,表现出美塞尼亚人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在每次战争中,他们都能同斯巴达奴隶主及其同盟军对抗多年,给敌人以重创,充分显示了奴隶们伟大的军事才干和斗争艺术。虽然第一次战争以美塞尼亚人失败、斯巴达扩张成功而告终,但第二、第三次大起义沉重打击了斯巴达的奴隶制度,使其受到多次军事上的失败,甚至险些打垮强大而不可一世的斯巴达。在奴隶们坚持武装割据十多年之后,斯巴达统治者被迫让步,同意美塞尼亚人移居他乡。美塞尼亚战争终以美塞尼亚人获得有限胜利而告终。

  当然,美塞尼亚战争是对斯巴达城邦制度的一次严峻考验,它在打击、削弱奴隶主统治的同时,也使斯巴达统治阶级吸取了教训,使其独特的奴隶制度增强了“免疫能力”。渡过这史无前例的危机之后,斯巴达迎来了自己的鼎盛时期。  

斯巴达的黑劳士制度


  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以后,凡是在埃伊拉山和美塞尼亚其他地区被俘的美塞尼亚人都被斯巴达人当作为黑劳士。至此,斯巴达人在美塞尼亚比较广泛和巩固地建立起黑劳士制度,黑劳士制度也成了影响到斯巴达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一个根本因素。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黑劳士制度成为斯巴达国家的最根本的剥削制度。在美塞尼亚战争结束以前,斯巴达的公民也有私有奴隶,并用这些奴隶放牧或从事家内劳动。美塞尼亚被征服后,黑劳士人数空前增多,而且他们随同分与斯巴达公民的各块份地而受份地持有者剥削。大量的黑劳士的存在抑制或排斥了其他类型奴隶的存在。在公元前6至5世纪斯巴达奴隶制的盛世,我们很少看到其他类型的奴隶,当然也难说这些奴隶在斯巴达社会经济生活中起了多大作用了。

  第二,斯巴达人完全成为依靠剥削黑劳士劳动生活的寄生阶级。在美塞尼亚征服以前,斯巴达人也还不是完全不事生产的寄生者。征服美塞尼亚以后,每户斯巴达公民都分得了份地,份地上的黑劳士每年必须向他们缴纳八十二麦斗大麦以及一定数量的油和酒。这样就使他们有了过寄生生活的可能性。斯巴达人完全脱离生产劳动大概是从两度长期的美塞尼亚战争中开始的。那时候,他们长期在外当兵作战,自然地脱离了生产劳动。等到征服美塞尼亚以后,他们不仅有了足够剥削的黑劳士而可以脱离生产劳动,而且斯巴达国家面对这样多的反抗性很强的黑劳士,也不允许公民们再经营任何生产了。斯巴达国家要求斯巴达人从小就受严格的体育和军事的训练,成年后始终生活在军营中,除了行军作战就是准备作战,直到六十岁为止。斯巴达人的经济生活依赖在黑劳士制度上了,他们的社会生活也被束缚在这种制度上了。

  第三,斯巴达人和黑劳士之间的尖锐矛盾成为最根本的社会阶级矛盾。斯巴达国家的早期,平民和贵族的斗争曾经相当尖锐和严重。就是在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以后和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期间,斯巴达人内部也还发生过关于重分土地的纷争或要求。征服美塞尼亚大片肥美土地以后,斯巴达公民普遍得到份地,于是内部的矛盾缓解了。同时,共同对付大量的黑劳士成了他们的共同的要求。黑劳士的人数远远超过斯巴达人的人数,而且他们散居在农村里,周边左右都是有共同经历和处境的苦难的伙伴,不像其他类型的奴隶来自不同的地方或民族,分散在奴隶主的家庭或作坊里,直接受到奴隶主或其监工的监督。斯巴达人知道自己的脚下是一个随时可以爆发的火山,于是使出一切可能使的残暴手段来进行控制和镇压。他们迫使黑劳士穿着标志卑贱的衣服,不许黑劳士有任何独立人格的表现。据说,不论黑劳士有错无错,每年都要挨一次鞭打,为的是让他们记住自己的奴隶身份。斯巴达经常把青年组成小队,派到农村中去,让他们在白天看到哪些黑劳士是杰出的或可疑的,到晚上就用突然袭击的手段把这些无辜者杀死。斯巴达国家甚至有这样的制度:每年新当选的监察官上任,首先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举行向黑劳士“宣战”的仪式。当时的人们认为,在战争状态中杀人流血,在宗教上是没有过失的。所以,这种宣战就是作好随时屠杀黑劳士的准备。因此,这种看来像是“仪式”的行为,倒是鲜明而又如实地反映了斯巴达人与黑劳士之间的阶级的战争状态。这种战争状态也可以说是美塞尼亚战争在平时的继续。

  当然,这种紧张的阶级关系犹如一座高压的汽油库,只要遇到任何一点偶然的火星都会爆发出熊熊的战争火焰来的。

  还有个别古代希腊史家说到第四次美塞尼亚战争,但是没有记载具体内容,也不知具体所指。不过我们知道,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就曾有美塞尼亚的黑劳士乘机起来反对斯巴达人。所以,如果把小规模的反抗斗争也算进来,那末美塞尼亚战争的确是不止三次的。

  从公元前4世纪初开始,斯巴达城邦逐渐由盛而衰。公元前369年,美塞尼亚在忒拜人的支持下获得独立。黑劳士制度由此也日趋衰落。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