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000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linxi1986 (2011/9/20 12:23:40)  最新编辑:linxi1986 (2011/9/20 17:35:37)
沈德潜
拼音:Shěn Déqián (Shen Deqian )
同义词条:沈确士,归愚
 
沈德潜画像
沈德潜画像
 
  沈德潜(1673年-1769年),字确士,号归愚,江苏苏州人。中国清代诗人和诗论家。少年即以诗文闻名,但成年后屡试不中,辗转科场40余年才於乾隆三年(1738年)以66岁高龄中举,乾隆四年(1739年)考中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历任起居注官、内阁学士,官至礼部侍郎。他是乾隆前期一二十年中最受皇帝优宠的近臣、诗论家和诗人。乾隆十四年(1769年)卒,终年九十七岁。为叶燮门人,论诗主格调,提倡温柔敦厚之诗教。其诗多歌功颂德之作,少数篇章对民间疾苦有所反映。所著有《沈归愚诗文全集》。又选有《古诗源》、《唐诗别裁》、《明诗别裁》、《清诗别裁》等,流传颇广。
 
 
 
 

详细介绍

少年失意

  沈德潜是位神童,有说他5岁时便通晓四声,11岁时便代父授课,16岁前已通读《左传》、《韩非子》、《尉缭子》等书,早年便名闻乡里,但他的闻名不是文名而是诗名。沈德潜早年师从著名诗人叶燮学诗,曾自谓深得叶燮诗学大义,称“不止得皮、得骨,直已得髓”。 或是天妒英才,22岁时沈德潜便踏上了科举之路,谁知一试再试,竟屡试不中,四十岁时写诗道:“真觉光阴如过客,可堪四十竟无闻。”钱陈群为其作神道碑,说他“历岁科试凡三十余次,乡试十有七次”,均名落孙山。沈德潜早岁贫寒,只好继承父业,在家中设馆执教,一晃便是四十年。
 

大器晚成

  乾隆三年(1738),沈德潜终于迎来了人生第一次转机,中了举人,翌年与袁枚等人一同殿试,中“殿试二甲”,点“翰林庶吉士”,沈德潜时年已67岁。据史载,此时沈德潜的诗名已为乾隆所羡,殿试之日,口称其“系江南老名士,有诗名”。 沈德潜可谓是大器晚成,古稀之年却倍享隆恩。入了仕,沈德潜实际上并未真正涉足政界,乾隆而是把这位江南老名士留在身边,每日与其诗酒唱和。乾隆是著名的“诗人皇帝”,每逢诗性大发,必然把沈德潜召来,君臣二人倒也相处特洽,沈德潜的官职也是一路上扬,乾隆十一年,沈德潜74岁,升为内阁大学士,受到涵元殿赐座、设宴的恩遇,其祖上三代也一并得到诰封。就在这一年,沈德潜夫人俞氏去世,乾隆准其回乡,沈德潜举家迁入城中阔家头巷(《沈德潜年谱》)。乾隆十四年(1749)沈德潜乞休获准后,在苏州执教于紫阳书院。 自称与沈德潜“以诗始,以诗终”的乾隆皇帝仍然牵挂着这位江南老名士,乾隆下江南,沈德潜以耄耋之年4次接驾,并随同南巡,其间又有两次进京为皇太后祝寿。
 
  乾隆16年(1751),乾隆南下至苏,赐诗与他:“玉皇案吏今烟客,天子门生更故人”。次年,沈德潜出诗集《归愚集》呈上,乾隆帝还亲自写了序言,称赞他的诗和明代的高启和清初的王士祯不相上下。乾隆帝还指摘了其它一些谬误:该书把明降臣钱谦益的诗排列在最前。钱谦益是不忠不孝的名教罪人,他的诗不宜入选。遂命内廷翰林重为校定,乾隆为其作序,而乾隆所作诗文也是首选速递到苏州,君臣之间的友情深切如斯。直97岁卒于教忠堂,沈德潜一直沐浴在浩荡皇恩之中。乾隆三十四年(1769)病死。清廷赠以太子太师称号,祀贤良祠,谥为文悫。
 

“文字狱”横祸

  乾隆再次南巡,听闻沈德潜生前便在整理诗稿,便命其子孙进呈其遗稿。其中《咏黑牡丹》诗中一句“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惹恼了乾隆:“若在圣祖之世,允宜族诛。即朕早知胸襟不正,亦应明正典刑,乃竟为所欺数十年之久,若非令子孙呈其原稿,则终古漏网,岂天理所容! ”(《南巡秘记补编》
 
  乾隆四十三年(1778),江苏东台举人徐述夔被指控为诗中有悖逆之词,遂酿成大狱,一时株连甚众。后经查明,徐述夔著的《一柱楼集》中,有沈德潜为徐述夔写的传,称赞他的品行文章是当世榜样。乾隆帝因此将沈德潜生前的官衔免去,并撤出贤良祠,削去谥号,把墓碑毁掉。
 

文学理论

 
  沈德潜是当时著名的诗人。早年曾向吴江诗人叶燮学诗,他的诗论在一定程度上受叶燮的影响。他写的古体诗继承汉魏的风格,近体诗则宗法盛唐。他论诗的宗旨,主要见于所著《说诗晬语》和他所编的《古诗源》、《唐诗别裁集》、《明诗别裁集》、《国朝诗别裁集》(后名《清诗别裁集》)等书的序和凡例。他强调诗要讲求格调。他的主张和王士祯的强调神韵,赵执信的强调声调,袁枚的强调性灵,同为当时诗歌创作的四个主要流派。他在东南的诗坛中颇有名气,门生很多,较著名的有王鸣盛、王昶钱大昕、曹仁虎、黄文莲、赵文哲、吴泰来,人称“吴中七子”。沈德潜强调诗为封建政治服务,《说诗晬语》开头就说:“诗之为道,可以理性情,善伦物,感鬼神,设教邦国,应对诸侯,用如此其重也。”同时提倡“温柔敦厚,斯为极则”(《说诗晬语》卷上),鼓吹儒家传统“诗教”。

  在艺术风格上,他讲究“格调”,所以他的诗论一般称为“格调说”。所谓“格调”,本意是指诗歌的格律、声调,同时也指由此表现出的高华雄壮、富于变化的美感。其说本于明代七子,故沈氏于明诗推崇七子而排斥公安竟陵,论诗歌体格则宗唐而黜宋。 他的所谓“格”,是“不能竟越三唐之格”(《说诗晬语》卷上),“诗至有唐,菁华极盛,体制大备”,而“宋元流于卑靡”(《唐诗别裁集·凡例》)实质上与明代前、后七子一样主张扬唐而抑宋。所谓“调”,即强调音律的重要性,他说:“诗以声为用者也,其微妙在抑扬抗坠之间。读者静气按节,密咏恬吟,觉前人声中难写、响外别传之妙,一齐俱出。朱子云:‘讽咏以昌之,涵濡以体之。’真得读诗趣味。” 但沈氏诗论的意义和明七子之说实际是不同的。因为他论诗有一个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前提,就是要求有益于统治秩序、合于“温柔敦厚”的“诗教”。其《说诗晬语》第一节就说:“诗之为道,可以理性情,善伦物,感鬼神,设教邦国,应对诸侯,用如此其重也。”这首先是从有益于封建政治来确定诗的价值。他也讲“其言有物”和“原本性情”,却提出必须是“关乎人伦日用及古今成败兴坏之故者,方为可存”,如果“动作温柔乡语”,则“最足害人心术,一概不存”(见《国朝诗别裁集·凡例》)。所以,按“诗教”的标准衡量,唐诗已经不行了。在宗唐和讲求格调的同时,还须“仰溯风雅,诗道始尊”(《说诗晬语》)。因而沈氏的论调,和桐城派古文家虽推重唐宋八家之文,同时却认为他们的思想仍不够纯正,还须追溯到儒家经典的态度非常相似。在诗歌的风格上,沈德潜把“温柔敦厚”的原则和“蕴藉”的艺术表现混为一谈,主张中正平和、委婉含蓄而反对发露。 又说:“乐府之妙,全在繁音促节,其来于于,其去徐徐,往往于回翔屈折处感人,是即依永和声之遗意也。”
 

《说诗晬语》

说诗晬语
《说诗晬语》
  《说诗晬语》是沈德潜宣扬格调说的主要著作。原有《清照堂丛书》本,《诗法萃编》本,又收在近人丁福保《清诗话》中。上卷有122则诗话,下卷有95则诗话。该书“自序”称:“每种残灯炧候,有触即书。或准古贤,或抽心绪,时日集积,纸墨遂多命曰‘晬语’,拟之试儿晬盘,遇物杂陈,略无诠次也。”在“准古贤,抽心绪”时,他常有评判唐诗之举。
 
  此书宣扬诗以服务人伦政教为旨归,诗以温柔敦厚、蕴藉含蓄为极致。以雄健昂扬为主调,诗以探本溯源为诗道,诗以主性情,涵养情性,不事浮华为上,主张以意运法,提倡法在每个诗作之中的变法,反对死法和剽窃模拟等等主张为目的。
 
  《说诗晬语》以宣扬格调派诗论为目的,以评判唐诗为实证,表里相应,相得益彰。归愚在谈诗的旨归、极致和诗源时,常引唐诗并加以评判。对唐代各个时期唐诗,他肯定初唐四杰的诗,尊盛唐诸公特别是李白杜甫的诗;对中唐刘禹锡白居易韩愈柳宗元孟郊等人的诗也从不同角度,评价其特点;对晚唐诗较多地指出其流弊。神、气、势、格、调、韵是我国古代诗学范畴的概念,归愚也经常用这些概念去评价唐诗艺术特征,指出唐诗中的章法、句法、字法以及格律、韵脚的特点的内在根据,这是比起宋元的周伯弼、方回和明代七子从形式到形式的分析的形式主义的浮浅偏颇,似乎更富有艺术和形式的分析功力,这是很值得肯定的。归愚运用宋人诗话、明人诗话以及清王夫之、叶燮的诗话对于唐代诗体的渊源流变、正本清流以及艺术风格和特征的研究成果,对诗体在唐代的历史发展,有着明晰的看法;对各种诗体以及运用不同诗体的唐诗,在艺术风格和艺术特点作出的评判,特别具有眼力,说明他是十分精于诗艺的。
 
  “王维李颀崔曙、张谓、高适岑参诸人,品格既高,复饶远韵,故为正声。老杜以宏才卓识,盛气大力胜之。读《秋兴》八首、《咏怀古迹》五首、《诸将》五首,不废议论,不弃藻缋,笼盖宇宙,铿戛韶钧,而纵横出没中,复含蕴藉微远之致。目为‘大成’,非虚语也。”历代诗评家指出的上述几位盛唐,名家的风格是迥异的,而归愚却以“品格既高,复饶远韵,故为正声”。这里既指出格调之高,又指出韵致之远。归愚已把从元杨士弘、明高棅以及前后七子提倡的格调与王士祯提倡的神韵统一起来,正声是杨、高二人认定的诗的上品。
 
  归愚有时固守陈腐的儒家壁垒,有时却超越这个壁垒,立足于艺术殿堂,审视艺术的奥秘,这时他就能脱掉有色眼镜,有着真知灼见。反过来,他有时由恪守格律派的信条,大谈诗的章法、句法、用字、用韵。
 
  《说诗晬语》不是纯粹格律派的著作,这部书存在着许多复杂性,但又是统一的。清中期是学术的总结时期,也是诗学的总结时期,格律派与神韵派以及后来的性灵派、机理派,既对立又统一,体现了那个时代的特点。
 

创作成就

 
 
古诗源
    《古诗源》
  沈德潜的诗现存2300多首,有很多是为统治者歌功颂德之作。《制府来》、《晓经平江路》、《后凿冰行》等反映了一些社会现实。但又常带有封建统治阶级的说教内容,如《观刈稻了有述》,一方面反映天灾为患,民生涂炭的情景:“今夏江北旱,千里成焦土。荑稗不结实,村落虚烟火。天都遭大水,裂土腾长蛟。井邑半湮没,云何应征徭?”另方面却又劝百姓要安贫乐道:“吾生营衣食,而要贵知足。苟免馁与寒,过此奚所欲。”因此多缺乏鲜明生动的气息。近体诗中有一些作品如《吴山怀古》、《月夜渡江》、《夏日述感》等,尚清新可诵,有一定功力。

  沈德潜的著作,除上述各选本外,有《沈归愚诗文全集》(乾隆刻本),包括自订《年谱》 1卷、《归愚诗钞》14卷、《归愚诗钞馀集》 6卷、《竹啸轩诗钞》18卷、《矢音集》4卷、《黄山游草》1卷、《归愚文钞》12卷、《归愚文续》12卷、《说诗晬语 》2卷、《浙江省通志图说》1卷、《南巡诗》1卷等。并选辑了唐明清三朝诗《别载》和《古诗源》。其中,《古诗源》十四卷,收录了上古至隋代的古诗、歌谣七百余首。每篇都有注释和评语,是一部比较完善的古诗选集,为世人所推重。
 

人物传记

《清史稿·列传九十二》

  沈德潜,字确士,江南长洲人。乾隆元年,举博学鸿词,试未入选。四年,成进士,改庶吉士,年六十七矣。七年,散馆,日晡,高宗莅视,问孰为德潜者,称以“江南老名士”,授编修。出御制诗令赓和,称旨。八年,即擢中允,五迁内阁学士。乞假还葬,命不必开缺。德潜入辞,乞封父母,上命予三代封典,赋诗饯之。十二年,命在上书房行走,迁礼部侍郎。是岁,上谕诸臣曰:“沈德潜诚实谨厚,且怜其晚遇,是以稠叠加恩,以励老成积学之士,初不因进诗而优擢也。”
 
  十三年,德潜以齿衰病噎乞休,命以原衔食俸,仍在上书房行走。十四年,复乞归,命原品休致,仍令校御制诗集毕乃行。谕曰:“朕於德潜,以诗始,以诗终。”且令有所著作,许寄京呈览。赐以人葠,赋诗宠其行。德潜归,进所著归愚集,上亲为制序,称其诗伯仲高、王,高、王者谓高启、王士祯也。十六年,上南巡,命在籍食俸。是冬,德潜诣京师祝皇太后六十万寿。十七年正月,上召赐曲宴,赋雪狮与联句。又以德潜年八十,赐额曰“鹤性松身”,并赉藏佛、冠服。德潜归,复进西湖志纂,上题三绝句代序。二十二年,复南巡,加礼部尚书衔。二十六年,复诣京师祝皇太后七十万寿,进历代圣母图册。入朝赐杖,上命集文武大臣七十以上者为九老,凡三班,德潜为致仕九老首。命游香山,图形内府。
 
  德潜进所编国朝诗别裁集请序,上览其书以钱谦益为冠,因谕:“谦益诸人为明朝达官,而复事本朝,草昧缔构,一时权宜。要其人不得为忠孝,其诗自在,听之可也。选以冠本朝诸人则不可。钱名世者,皇考所谓‘名教罪人’,更不宜入选。慎郡王,朕之叔父也,朕尚不忍名之。德潜岂宜直书其名?至世次前后倒置,益不可枚举。”命内廷翰林重为校定。二十七年,南巡,德潜及钱陈群迎驾常州,上赐诗,并称为“大老”。三十年,复南巡,仍迎驾常州,加太子太傅,赐其孙维熙举人。三十四年,卒,年九十七。赠太子太师,祀贤良祠,谥文悫。御制诗为挽。是时上命毁钱谦益诗集,下两江总督高晋令察德潜家如有谦益诗文集,遵旨缴出。会德潜卒,高晋奏德潜家并未藏谦益诗文集,事乃已。四十三年,东台县民讦举人徐述夔一柱楼集有悖逆语,上览集前有德潜所为传,称其品行文章皆可为法,上不怿。下大学士九卿议,夺德潜赠官,罢祠削谥,仆其墓碑。四十四年,御制怀旧诗,仍列德潜五词臣末。
 
  德潜少受诗法於吴江叶燮,自盛唐上追汉、魏,论次唐以后列朝诗为别裁集,以规矩示人。承学者效之,自成宗派。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清代唐诗学
  • 2.《说诗晬语》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