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37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sweet (2011/9/16 15:41:46)  最新编辑:sweet (2011/9/16 15:41:46)
司马元显
拼音:Sīmǎ Yuánxiǎn (Sima Yuanxian)
目录[ 隐藏 ]
  司马元显(382~402),中国东晋皇族。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司马道子之子。16岁即为侍中。隆安二年(398),兖州刺史王恭举兵讨伐道子心腹谯王司马尚之殷仲堪庾楷桓玄杨佺期等举兵响应。他被举为征讨都督,率王珣谢琰等剿灭王恭,遣将坚守京师建康(今江苏南京),迫殷仲堪、桓玄西奔,解京师之困。加散骑常侍、中书令,领中领军。劝安帝解除道子司徒及扬州刺史之职,自任扬州刺史,累官至尚书、太傅。以张法顺为谋主,培植势力。次年,征调江南诸郡已免除奴隶身份的佃客移置京师,以充兵役,称为“乐属”,激起孙恩起义。他聚敛财产,富过帝室。元兴元年(402)拜为征讨大都督, 以刘牢之为前锋讨伐桓玄,牢之倒戈,他为桓玄擒杀。
 

生平简介

对抗王恭

司马元显
               司马元显
  隆安元年(397年),青兖二州刺史王恭以讨伐王国宝之名起兵,成功逼使司马道子赐死王国宝并处死王绪。当时司马元显十六岁,担任侍中,因为厌恶王恭,所以劝司马道子准备讨伐他。司马道子于是以司马元显为征虏将军,并以司马道子以前纳入了骠骑将军府的原卫将军府和徐州刺史府属僚拨给司马元显。

  隆安二年(398年),王恭再度举兵,更联同了荆州刺史殷仲堪、广州刺史桓玄、豫州刺史庾楷。面对如此情形,司马元显力主司马道子讨伐,但司马道子没有对策,不知所为,只得终日喝酒,将讨伐之事都交托给司马元显。司马元显虽然年轻,但聪明且多所涉猎,果断敏锐,以社稷安危为已任,连与他一起开会讨论的人都称他有晋明帝神武之风。司马元显于是受命为征讨都督、假节,统率王珣、谢琰等对抗王恭,司马道子心腹兼王恭这次的讨伐目标司马尚之亦参战。

  起初司马尚之击败了庾楷,但荆州来赴的桓玄及后却大败司马尚之等人,并且进军石头城。司马元显于是从竹里撤还建康,并率王恺、桓放之、温详等守戍石头城抵抗桓玄等,又以王珣和谢琰分戍北郊及宣阳门守备。另一方面,司马元显知道王恭手下北府军将领刘牢之对王恭轻视他甚为忿恨,于是派了庐江太守高素去劝告他反叛王恭,并许诺事成后以刘牢之接任王恭之位。刘牢之最终都归降朝廷,并倒戈进攻王恭,令王恭兵败被擒,及后被朝廷处死。

  王恭死后,殷仲堪等荆州军团退守寻阳,拒绝接受朝廷任命。由于朝廷不知荆州军团的虚实,于是司马元显仍以严兵相拒,情势紧张,内外忧惧。司马道子命司马元显领甲杖百人入殿防卫。不久,加司马元显散骑常侍、中书令,兼领中领军,持节、都督如故。同年殷仲堪终接受朝廷安抚,各还其州,危机才得以解决。
 

夺权执政

  隆安三年(399年),司马道子患病,同时亦沉溺饮酒,每天都在酒醉中。司马元显知道父亲的声望已不再,于是暗示朝廷解除其司徒及扬州刺史职务,并自任扬州刺史。司马道子知道后大怒但不能作什么。司马元显自以年轻,不想短时间内接受父亲两项重要职位,于是以琅邪王司马德文为司徒。同时司马元显信任庐江太守张法顺,以其为谋主,又树立自己的党羽,桓谦以下的门阀权贵子弟都与其交往。司马元显当时为增加兵源,于是下令三吴各公卿以下,原为官奴而被门阀转为荫客的人移置建康,号称为“乐属”,但惹来当地门第士族的不满。
 

败坏朝政

  孙恩就正值当时三吴民心不稳,于是自海岛进攻上虞,及后更攻陷会稽,三吴八郡皆响应孙恩。面对如此局面,朝廷内外戒严,司马元显以中军将军讨伐孙恩,并命谢琰率兵讨伐。不久谢琰与刘牢之暂时击退孙恩,八郡稍为安定,加司马元显录尚书事。当时司马道子父子皆录尚书事,但司马道子已经将朝政都交了给司马元显处理,于是住西府的司马元显被称“西录”,每天拜访的人众多,门庭若市;而称“东录”的司马道子所住东府则门可罗雀。但司马元显并无良师益友,亲信都好阿谀奉承的奸佞小人,都称他为一时英杰、风流名士。司马元显于是渐渐变得骄傲豪侈,更暗示礼官建立礼仪,以自己德高望重且总掌国事,应该受最大的恭敬。放是公卿以下见司马元显都下拜,其生母刘氏更获加号会稽王夫人,赐金章紫绶。而当时因为战事频生,国库虚耗枯竭,但司马元显聚敛钱财,比皇室还富有。

  隆安四年(400年),孙恩再度从海岛进攻,驻守会稽的徐州刺史谢琰战死,司马元显于是求领徐州刺史,加侍中、后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扬豫徐兖青幽冀并荆江司雍梁益交广十六州诸军事。同年十二月戊寅日(401年1月2日),有彗星出现在天津,司马元显以此解录尚书事,但又加授尚书令。当时吏部尚书车胤不满司马元显骄傲放纵,于是去见司马道子,请他禁抑司马元显。司马元显知道后就去问司马道子究竟和车胤说了什么,但司马道子不答。司马元显一直追问,司马道子于是怒道:“你想幽禁我,不让我和朝士见面!”司马元显认为车胤离间其父子,于是暗中派人谴责车胤,车胤吓得自杀。
 

讨伐桓玄

  隆安五年(401年),孙恩再度进攻,被刘牢之击退后沿海北上,进逼京口,司马元显以栅阻断孙恩水军过石头城,又率兵拒战,但屡战不利,建康危急,只因北府军将领刘裕击败孙恩,最终令孙恩北走江北才解决危机。不过同时,荆州刺史桓玄借孙恩威胁京师的机会,声言率兵讨伐。司马元显在孙恩军退后就下诏书阻止桓玄,桓玄唯有罢兵。不过司马元显对桓玄十分畏惧,张法顺亦劝司马元显出兵消灭桓玄。司马元颢于是派张法顺到京口联结刘牢之,但刘牢之迟疑。张法顺回去后就认为刘牢之有貮心,建议司马元显杀了他。司马元显拒绝。

  元兴元年(402年)正月,司马元显升骠骑大将军、征讨大都督,都督十八州诸军事,加侍中、黄钺、班剑二十人,并下诏讨伐桓玄,命刘牢之为前锋都督。当时张法顺建议司马元显逼刘牢之杀桓谦以示其忠心,亦可除了桓谦这个桓玄耳目,但司马元显认为没有刘牢之就不可能打败桓玄,而且若刘牢之不肯,战前诛杀大将不利人心,认为不可取,于是拒绝。不过当时司马元显有意尽诛诸桓,只因桓脩舅王诞劝阻司马元显才没成事。司马元显亦决定以桓谦代桓玄为荆州刺史,以其父桓冲在荆州的名望博取荆州人支持。

  大军将出发时,骠骑长史桓石生派使者告诉桓玄,桓玄决定顺江抵抗,更传檄京师,列举司马元显罪状。二月丙午日(3月26日),晋安帝在西池为司马元显饯行,及后司马元显就登船准备出发,但却迟迟未发。桓玄到寻阳时仍未见朝廷军队,于是十分高兴,士气上升。而原先答应当内应的庾楷被桓玄发现图谋,被囚禁,而朝廷亦派了齐王司马柔之以驺虞幡命桓玄罢军,但被桓玄前锋所杀。二月丁卯日(4月16日),桓玄至姑孰,派军击败并俘虏司马尚之,司马休之弃城逃走。前锋都督刘牢之却怕击败桓玄后会不容于司马元显,竟想借桓玄除去司马元显后再伺机消灭桓玄,所以一直不肯出军。而刘牢之亦因司马元显日夜酒醉而未得见,安帝饯行时亦未见司马元显对其礼待重视,所以于三月就投降了桓玄。
 

兵败被杀

  时桓玄逼近建康,司马元显才打算出发,但听到桓玄已到新亭后弃船,退屯于国子学堂。三月辛未日(4月20日)在宣阳门外列阵,但军中有言桓玄已到,司马元显于是打算领兵回宫城,但桓玄军队中有人拔刀从后大叫:“放仗!”司马元显军队自溃,司马元显僚属皆已散走,唯张法顺伴随。司马元显入相府向司马道子问计,但司马道子只能对其哭泣。桓玄随后派毛泰收捕司马元显,并缚他于舫前数落他,司马元显只得说:“是被王诞、张法顺误了。”

  桓玄入京执掌朝政,并斩司马元显和他六个儿子,司马尚之、庾楷、张法顺、毛泰等皆被处死。刘裕举义兵击败桓玄,大将军武陵王司马遵承制追赠司马元显太尉,赐谥号为忠。
 

《晋书》记载


  道子世子元显,时年十六,为侍中,心恶恭,请道子讨之。乃拜元显为征虏 将军,其先卫府及徐州文武悉配之。属道子妃薨,帝下诏曰:“会稽王妃尊贤莫 二,朕义同所亲。今葬加殊礼,一依琅邪穆太妃故事。元显夙令光懋,乃心所寄, 诚孝性蒸蒸,至痛难夺。然不以家事辞王事,《阳秋》之明义;不以私限违公制, 中代之变礼。故闵子腰绖,山王逼屈。良以至戚由中,轨容著外,有礼无时,贤 哲斯顺。须妃葬毕,可居职如故。”

  于时王恭威振内外,道子甚惧,复引谯王尚之以为腹心。尚之说道子曰: “藩伯强盛,宰相权轻,宜密树置,以自藩卫。”道子深以为然,乃以其司马王 愉为江州刺史以备恭,与尚之等日夜谋议,以伺四方之隙。王恭知之,复举兵,以讨尚之为名。荆州刺史殷仲堪、豫州刺史庾楷、广州刺史桓玄并应之。道子使人说楷曰:“本情相与,可谓断金。往年帐中之饮,结带之言,宁可忘邪!卿今弃旧交,结新援,忘王恭畴昔陵侮之耻乎,若乃欲委体而臣之。若恭得志,以卿为反覆之人,必不相信,何富贵可保,祸败亦旋及矣!”楷怒曰:“王恭昔赴山陵,相王忧惧无计,我知事急,即勒兵而至。去年之事,亦俟命而奋。我事相王,

  无相负者。既不能距恭,反杀国宝。自尔已来,谁复敢攘袂于君之事乎!庾楷实不能以百口助人屠灭,当与天下同举,诛鉏奸臣,何忧府不开,爵不至乎!”时楷已应恭檄,正征士马。信反,朝廷忧惧,于是内外戒严。元显攘袂慷慨谓道子曰:“去年不讨王恭,致有今役。今若复从其欲,则太宰之祸至矣。”道子日饮

  醇酒,而委事于元显。元显虽年少,而聪明多涉,志气果锐,以安危为己任。尚之为之羽翼。时相傅会者,皆谓元显有明帝神武之风。于是以为征讨都督、假节,统前将军王珣、左将军谢琰及将军桓之才、毛泰、高素等伐恭,灭之。既而杨佺期、桓玄、殷仲堪等复至石头,元显于竹里驰还京师,遣丹阳尹王恺、鄱阳太守桓放之、新蔡内史何嗣、颍川太守温详、新安太守孙泰等,发京邑士庶数万人,据石头以距之。道子将出顿中堂,忽有惊马蹂藉军中,因而扰乱,赴江而死者甚众。仲堪既知王恭败死,狼狈西走,与桓玄屯于寻阳。朝廷严兵相距,内外骚然。诏元显甲杖百人入殿,寻加散骑常侍、中书令,又领中领军,持

  节、都督如故。

  会道子有疾,加以昏醉,元显知朝望去之,谋夺其权,讽天子解道子扬州、司徒,而道子不之觉元显自以少年顿居权重,虑有讥议,于是以琅邪王领司徒,元显自为扬州刺史。既而道子酒醒,方知去职,于是大怒,而无如之何。庐江太守会稽张法顺以刀笔之才,为元显谋主,交结朋援,多树亲党,自桓谦以下,诸

  贵游皆敛衽请交。元显性苛刻,生杀自己,法顺屡谏,不纳。又发东土诸郡免奴为客者,号曰“乐属”,移置京师,以充兵役,东土嚣然,人不堪命,天下苦之矣。既而孙恩乘衅作乱,加道子黄钺,元显为中军以讨之。又加元显录尚书事。

  然道子更为长夜之饮,政无大小,一委元显。时谓道子为东录,元显为西录。西 府车骑填凑,东第门下可设雀罗矣。元显无良师友,正言弗闻,谄誉日至,或以为一时英杰,或谓为风流名士,由是自谓无敌天下,故骄侈日增。帝又以元显有翼亮之功,加其所生母刘氏为会稽王夫人,金章紫绶。会洛阳覆没,道子以山陵幽辱,上疏送章绶,请归藩,不许。及太皇太后崩,诏道子乘舆入殿。元显因讽礼官下议,称己德隆望重,既录百揆,内外群僚皆应尽敬。于是公卿皆拜。于时军旅荐兴,国用虚竭,自司徒已下,日廪七升,而元显聚敛不已,富过帝室。及谢琰为孙恩所害,元显求领徐州刺史,加侍中、后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十六州诸军事,封其子彦璋为东海王。寻以星变,元显解录,复加尚书令。

  会孙恩至京口,元显栅断石头,率兵距战,频不利。道子无他谋略,唯日祷蒋侯庙为厌胜之术。既而孙恩遁于北海,桓玄复据上流,致笺于道子曰:“贼造近郊,以风不得进,以雨不致火,食尽故去耳,非力屈也。昔国宝卒后,王恭不乘此威入统朝政,足见其心非侮于明公也,而谓之非忠。今之贵要腹心,有时流

  清望者谁乎?岂可云无佳胜,直是不能信之耳。用理之人,然后可以信义相期;求利之徒,岂有所惜而更委信邪?尔来一朝一夕,遂成今日之祸矣。阿衡之重,言何容易,求福则立至,干忤或致祸。在朝君子,岂不有怀,但惧害及身耳。玄忝任在远,是以披写事实。”元显览而大惧。张法顺谓之曰:“桓玄承籍门资,

  素有豪气,既并殷、杨,专有荆楚。然桓氏世在西藩,人或为用,而第下之所控引,止三吴耳。孙恩为乱,东土涂地,编户饥馑,公私不赡,玄必乘此纵其奸凶,窃用忧之。”元显曰:“为之奈何?”法顺曰:“玄始据荆州,人情未辑,方就绥抚,未遑他计。及其如此,发兵诛之,使刘牢之为前锋,而第下以大军继进,

  桓玄之首必悬于麾下矣。”元显以为然,遣法顺至京口,谋于牢之,而牢之有疑色。法顺还,说元显曰:“观牢之颜色,必贰于我,未若召入杀之。不尔,败人大事。”元显不从。

  道子寻拜侍中、太傅,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四人,崇异之仪,备尽盛典。其骠骑将军僚佐文武,即配太傅府。加元显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征讨大都督、十八州诸军事、仪同三司,加黄钺,班剑二十人,以伐桓玄,竟以牢之为前锋。法顺又言于元显曰:“自举大事,未有威断,桓谦兄弟每为上流耳目,斩之,以孤荆楚之望。且事之济不,继在前军,而牢之反覆,万一有变,则祸败立至。可令牢之杀谦兄弟,以示不贰。若不受命,当逆为其所。”元显曰:“非牢之无以当桓玄。且始事而诛大将,人情必动,二三不可。”于时扬土饥虚,运漕不继,玄断江路,商旅遂绝。于是公私匮乏,士卒唯给粰橡。

  大军将发,玄从兄骠骑长史石生驰使告玄。玄进次寻阳,传檄京师,罪状元显。俄而玄至西阳,帝戎服饯元显于西池,始登舟而玄至新亭。元显弃船退屯国子学堂。明日,列阵于宣阳门外,元显佐吏多散走。或言玄已至大桁,刘牢之遂降于玄。元显回入宣阳门,牢之参军张畅之率众遂之,众溃。元显奔入相府,唯

  张法顺随之。问计于道子,道子对之泣。玄遣太傅从事中郎毛泰收元显送于新亭,缚于舫前而数之。元显答曰:“为王诞、张法顺所误。”于是送付廷尉,并其六子皆害之。玄又奏:“道子酣纵不孝,当弃市。”诏徒安成郡,使御史杜竹林防卫,竟承玄旨酖杀之,时年三十九。帝三日哭于西堂。

  及玄败,大将军、武陵王遵承旨下令曰:“故太傅公阿衡二世,契阔皇家,亲贤之重,地无与二。骠骑大将军内总朝维,外宣威略,志荡世难,以宁国祚。天未静乱,祸酷备钟,悲动区宇,痛贯人鬼,感惟永往,心情崩陨。今皇祚反正,幽显式叙,宜崇明国体,以述旧典。便可追崇太傅为丞相,加殊礼,一依安平献王故事。追赠骠骑为太尉,加羽葆鼓吹。丞相填茔翳然,飘薄非所,须南道清通,便奉迎神柩。太尉宜便迁改。可下太史祥吉日,定宅兆。”于是遣通直常侍司马珣之迎道子柩于安成。时寇贼未平,丧不时达。义熙元年,合葬于王妃陵。追谥元显曰忠。以临川王宝子修之为道子嗣,尊妃王氏为太妃。义熙中,有称元显子秀熙避难蛮中而至者,太妃请以为嗣,于是修之归于别第。刘裕意其诈而案验之,果散骑郎滕羡奴勺药也,竟坐弃市。太妃不悟,哭之甚恸。修之复为嗣。薨,谥悼王,无子,国除。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swee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