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72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磨十年刀 (2011/9/15 17:13:16)  最新编辑:磨十年刀 (2011/9/15 17:13:16)
李佩甫
拼音:Lǐ Pèifǔ(Li Peifu)
 
李佩甫
李佩甫
 

  李佩甫,男,汉族,河南许昌人。1953年10月出生,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国家一级作家。1984年毕业于河南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系。1979年参加工作,历任许昌市文化局创作员,《莽原》杂志编辑、第二编辑室主任,河南省文联、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莽原》杂志副主编,河南省作家协会第二届理事、河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作品有长篇《李氏家族》、《城市白皮书》;中篇《红蚂蚱、绿蚂蚱》、《无边无际的早晨》、《豌豆偷树》等。



人物简介


  李佩甫,生于1953年,河南许昌人。中共党员。1984年毕业于河南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71年参加工作,历任许昌市文化局创作员,《莽原》杂志社副主编,河南省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院长等。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河南省文联、作协副主席。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主要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李氏家族》、《城市白皮书》、《羊的门》、《城的灯》等,选集《中国当代作家选集·李佩甫卷》,中篇小说《无边无际的早晨》、《黑蜻蜓》,另有电视连续剧、电影剧本等共400余万字。曾获庄重文文学奖、飞天奖一等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文学优秀长篇奖、《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奖、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等。部分作品曾翻译到美国日本韩国等。

主要著作

《申凤梅》

   
李佩甫《申凤梅》
李佩甫《申凤梅》
这是一部震撼人心的长篇纪实小说。作者以感人的文字,催人泪下的语言,深刻描述了越调大师申凤梅曲折坎坷和辉煌的人生经历,展示了一代戏剧舞台巨星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作者描述的是戏剧艺术家的人生,展现的却是一个时代。戏剧舞台上的真善美与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在这部作品中达到了完美的统一。

《城市白皮书》

  与《羊的门》、《李氏家族》不同,著名作家李佩甫的这本《城市白皮书》是以城市为题材的,它是一部城市说。是一部灵魂说。也是一部感情解剖说。该作品采用一个小女孩的病态视角,采用悬挂心灵切片的方式,透视了城市精神生活的某些鲜为人知的一个个感情侧面。该作品语言犀利,以鲜活独特的意象和可感可触的声、光、色、味等,通过对城市生活内涵全方位的解剖,表达了作品对城市人灵魂失迷状态的独特感受和深刻认识。

《等等灵魂》

  
李佩甫《等等灵魂》
李佩甫《等等灵魂》
《等等灵魂》是李佩甫继《羊的门》、《城的灯》后的最新长篇。小说以大都市商战为背景,描写了转业军人任秋风在情场失意之际,接手一个濒临倒闭的国营商场。凭借着大胆的创意、过人的公关能力和卓越的商业才能,以及“商学院三枝花”的鼎力辅助,任秋风在商海中生死搏杀,令商场奇迹般崛起,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超市航母。

  随着事业抵达巅峰,各种利诱让他迷失了灵魂,在权力欲驱使下,盲目拓展,终令苦心经营的“第一商业帝国”全面崩塌,“商学院三枝花”亦分道扬镳……滚滚红尘,有人梦圆,有人梦碎。

  小说描写商场喋血,把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堆叠得云谲波诡,气势磅礴,充满现代感。作家通过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运,洞烛幽微地揭示了中国“商场”运作的秘密法则,具有强烈的批判力度。

《城的灯》

  
李佩甫《城的灯》
李佩甫《城的灯》
作家通过历史与现实的相互观照,透视在中国城市与乡村的二元结构中,农民“逃离”乡村,进入城市的艰难历程。农村青年冯家昌为了能够成为城里人,压抑人性,失去自我,在现实与情感的漩涡中挣扎,既表现出了农民的隐忍与机智,又从另一侧面批判了这种现状的不合理性,呼唤着时代变革的早日到来。支书女儿刘改香在情感的折磨中站立起来,则以自己的心点亮了“挺进”城市之灯。支书国豆这个形象,则是作家对乡村基层权力代表人物的集中概括,真实地刻划了乡村权力运作的过程。另一方面,作家还写出了“侯秘书”、“小佛脸”等谙熟权力场技巧的小人物。小说文字温婉,具有诗性的张力,抒情诗般的句式,音乐般的节奏,为人们营造了一个可感可触的艺术氛围。

《黑蜻蜓》

  本书辑人的十几部中篇小说,都是作者的代表作品,它以奇妙的构思、生动的语言,丰富的人生画面,展示出异彩纷呈的社会生活。充分体现了作者在中篇小说创作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其中,《红蚂蚌绿蚂炸》、《黑蜻蜒》、《无边无际的早晨》《田园》等曾获全国性大奖。
李佩服《李氏家族》
李佩服《李氏家族》

《李氏家族》

  这是一部引起读者关注的长篇小说。它全景式、多侧面地描绘了一个家族繁衍发展的兴衰史。  在李氏家族的发展历史上,有闯皇城、告御状的男子汉;有心黑手辣、精明干练的少奶奶;有苦读三载、一举成名的新科状元;有万贯家财、可号动九州十三县的亏帮头子……生活在改革大潮的李氏后人中,有飞黄腾达的市长,为富不任的经理、醉生梦死的情人、离婚不归的媳妇……  历史和现实的强大反差,祖先和后代的不同人物命运,构成了一幅幅丰富多彩的人生画卷。

《羊的门》

  本书以历史与现实的交汇为基本结构框架,塑造了呼家堡“四十年不倒”的当家人呼天成的形象。他无疑是中原大地上的智者和行动家。他在村中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优越感是基于他对“土地”与“人民”原初而真切的认识,基于他对“父老乡亲”有计划的“修理”,他成功地把村人控制在掌股之间的胆识,与他以远大的眼光经营“人场”紧密相连;他用四十年的时间,营建了一个从乡到县、从省城到首都的巨大的关系网,这确保了他呼风唤雨、左右逢源的神力和“只有成功没有失败”的辉煌。作者在呼天成身上寄聚了中国社会近四十年的风云。而作者通过县长呼国庆在当今仕途官场上的沉浮、挣扎,更是把现实的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本真与异化、情感与利益等等,汁液淋漓地呈奉在读者面前。作品通过人物在官场、情场上没有硝烟的搏杀,以现实主义的冷峻,洞透了这块古老大地的精神内核,具有极强的现实冲击力。它的深刻的批判力度,足令世人震惊。

人物访谈


  
李佩甫
李佩甫
被视为描写中国官场运作最深刻、最有力度的作家李佩甫,借近日花城出版社推出其新作《等等灵魂》,实现了从“官场”到“商场”的成功转型。小说描写商场喋血,把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堆叠得云谲波诡,充满现代感,幽微地揭示了中国商场运作的秘密法则,具有强烈的批判力度。该书书名来源于印第安人的俗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究竟是什么促使他产生“等等灵魂”的呼唤,这里面蕴藏着怎样的丰富内涵……为此,本报对李佩甫进行了专访。

  周报:你所塑造的“第一商业帝国”金色阳光,它的兴衰史贯穿于整部作品,可以说是当下商业化时代的一个缩影。你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才这样动笔的?

  李佩甫:颜色。大街上流淌着很多的颜色,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或者说,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风尚。我在城市的、不断变幻中的颜色里泡了五十年,就想说一说这个时代的“颜色”。这颜色是很染人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它几乎是一种催化剂。它有着物质的外表,却透视着、影响着人的精神走向……所谓的“商业”也仅仅是我的一个“切口”,一种叙述的方法。我曾多次与那些在“一个时间段里”是千万或亿万富豪的人士们交谈,有时候,人已经疯了,可他自己并不知道……于是,在斑驳的时代大潮中,我想给自己,也给这个时代提一个醒儿:等等灵魂。

  周报:主人公任秋风经过商界的打拼与淘洗,从转业军人的纯朴坚毅,蜕变为脱离灵魂的躯壳,在灯红酒绿之中迷失了方向。还有苗青青、江雪等人,也不断颠覆着原始的善良本性,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你是否要透过这些标志性人物对当下的人性进行批判?

  李佩甫:变量。这是一个急速变化中的时代,社会生活多元了,丰富了,也复杂了。我觉得,我写的是人在社会转型时期的精神迷失状态。我所写的这些人物应该都算是生活中的“勇敢者”,或者叫作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然而,他(她)们的灵魂里是有“病灶”的,也许是童年,也许是在某一个时间段里,他们的灵魂曾经受到过某种戕害,以至于在适当的气候中发作了……据此,我以为,一个人的精神贫困对人的戕害是大于物质贫困的。

  周报:在你早期以乡土生活为题材的作品里,表现出的是擅长剖析当代农民的精神与心理,对中国的民性、民心、尤其是出生社会底层的天才和野心家,刻画得尤为透彻。而这部《等等灵魂》被喻为“中国商界病相报告”,也深层次展示了现实中商界存在的不良风气。那么与此同时,你是否考虑过充当一名“医生”,为这些问题的解决开出一剂对症的药方?

  李佩甫:沙盘。文学是“沙盘”,不是“药方”。没有任何人敢于或者说可以给这个世界开药方。就是开了药方,也是不管用的。过程是不可超越的。我期望的,仅仅是引起人们的警惕和注意。况且,这些“病相”不是一次性的,它几乎是伴随人类终生的。 (文汇读书周报 罗铮)

外界评论

揭示变革社会的“病相报告”

  继《羊的门》《城的灯》后,著名作家李佩甫日前又精心打造了最新长篇《等等灵魂》。该书出版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如果说李佩甫擅长的是对乡村农民精神的剖析、对官场人物心灵和命运的揭露,他的新作《等等灵魂》却以商场为主人公活动的舞台,被称为“变革社会的病相报告”。《等等灵魂》究竟揭示了一部怎样的“病相报告”,作者李佩甫日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转型之作并非“商场小说”

  说起创作初衷,李佩甫说,我们身处的时代是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社会生活多元了、丰富了,也更复杂了,而《等等灵魂》写的正是人在当下社会转型时期的精神迷失状态。《等等灵魂》这个书名,是借用印第安人的一句话“别走太快,等一等灵魂”而定的。

  
李佩甫发言
李佩甫发言
《等等灵魂》描写的是转业军人任秋风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商店建成全国首屈一指的连锁商场,继而又金钱烧身、盲目拓展,最终令苦心经营的“第一商业帝国”全面崩塌的故事。“‘商业’仅仅是我的一个‘切口’,一种叙述的方法。”李佩甫并不认为自己写的就是“商场小说”,而是借着金钱的壳,仍然继续说着“灵魂”的事,“为什么活、怎样活?一直是人类最重要的命题。我以为,在一个时期里,更多的城市人正在摆脱物质匮乏年代对人的束缚,也因此,人们面临着精神疾病的高发期。”

  为了创作这篇小说,李佩甫在很多年里,长时间地逛过很多商场,研究很多商界人士从成功走向失败或从失败走向成功的案例,并多次与那些仅仅只是“一个时间段里”的千万富翁们交谈。

文学作品不是“药方”

  《等等灵魂》面世后,被喻为“中国商界病相报告”。但李佩甫认为自己的作品只是对社会的记录,而不是给社会开出的“药方”。

  “近20年时间里,我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固定地住在同一个城市,过的是一种半书斋式的生活,见识过许多知识分子生活及人格的变化。”李佩甫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改革”和“开放”已进入到生活的每一个毛孔,全国人民都很“急”,但是在精神领域,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

  李佩甫认为,没有任何人可以给这个世界开药方。“我期望的,仅仅是引起人们的警惕和注意。我们必须告诫自己,什么是美好,什么是高尚,什么是可耻……”

5年内给“平原三部曲”画句号

  首次转型写商场,李佩甫对新作的意义十分肯定,他表示,“这部作品对于我来说,是对自己创作题材的一次新的拓展,并没考虑迎合市场或其他。但文字一旦落在纸上,就只有任人评说了。”

  创作完“平原三部曲”之《羊的门》《城的灯》,李佩甫下一步还准备给自己的“平原”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对于我的‘平原’,我当然看重。这是我耕耘了几十年的‘土地’,我的‘家’!要给”平原三部曲“画一句号,当然不能等闲视之。”李佩甫表示,他准备花5年时间来完成“平原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新闻晨报 徐颖)

    词条分类[我来完善]

  • 按学科分类: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3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