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5054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linxi1986 (2011/9/1 15:04:45)  最新编辑:linxi1986 (2011/9/9 14:16:47)
笔记小说
拼音:bǐjì xiǎoshuō (biji xiaoshuo )
英文:Sketchbooks
笔记小说大观
  笔记小说大观
  笔记小说(Sketchbooks)是一种极短篇式小说的创作形式,它的特点即是篇幅短小、内容繁杂几乎无所不包,连饮食起居、治身理家之谈都可以写。而其中较接近今之小说者,学界一般均依鲁迅的观点概分为“志人”和“志怪”两种主要类型。

  这类小说基本上受到史书体例的影响,多标榜其记事之确实,以史家的态度书写笔记,所以并非有意识的小说创作。而在艺术表现上,其故事情节多为直线发展的笔记体,缺乏人物形貌与心理的描写,也没有特别铺张情节的发展。其价值在于治史者可以利用它增补辨证正史的阙失,治文者可以从中考察某一时代的文坛风气、文学作品的源流嬗变,治专门史者可以从中挖掘资料,文艺创作者可以从中寻找素材。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截至清末,大约不下于3000种,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是一笔巨大的文化遗产。
  
    在中国古典小说发展史上,有文言白话两个系统,笔记小说是文言小说的一大门类。与其他各体文学一样,中国笔记小说的创作从萌芽到成熟、发展、繁荣,其间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历程。其发展规律和创作经验,仍可资当今的散文杂文小小说报告文学等创作者借鉴。同时,由于笔记小说内容丰富,形式活泼,因而仍有其认识和欣赏价值。

笔记小说的来源


  
《学斋占毕》
《学斋占毕》
在中国古典小说发展史上,有文言与白话两个系统,笔记小说是文言小说的一大门类。今见首先提出笔记小说概念的是北宋史绳祖的《学斋占毕》。但它不曾作出解释,而在其实际运用中,所指则为一般笔记。其卷二《蔆蓤二物》条曰:“前辈笔记小说固有字误或刊本之误,因而后生末学不稽考本出处,承袭谬误甚多。”讲的是知识考证,而非人物故事,故不曾产生什么影响。

   笔记之称,始于六朝。《南齐书·丘巨源传》说:“笔记贱伎,非杀活所待;开劝小说,非否判所寄。”所称“笔记”、“小说”,均非文体。“笔记”指执笔记录,掌文书之事;“小说”则指非庄重、正式的言谈。王僧孺《任府君传》中“辞赋极其清深,笔记尤尽典实”,《文心雕龙·才略》中“温太真之笔记,循理而清通”,所说的“笔记”,则指所记录的文字。《释名》曰:“笔,述也,述事而书之也。”六朝时,论文者往往以“文”“笔”对称。“文”指注重词藻、讲求声韵对偶的文章,“笔”指随意记录的散行文字。《文心雕龙·总术》称:“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后来便把信手拈来,随笔记录,不拘体例的杂记见闻、心得体会等统称为笔记。宋代的宋祁著《笔记》一书,分释俗、考订、杂说三卷,开始以“笔记”作为书名。笔记小说称“笔记”者,则有题名苏轼的《仇池笔记》、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等。与之相类的称呼,则有随笔、笔谈、笔录、笔丛、谈丛、丛说、漫录等。在传统目录学中,并没有“笔记”一体,各类笔记多归于小说家或杂家。

发展历程

 
   笔记小说是中国古典小说的最初形式,后来虽也有发展变化,但总的来说,仍保持了笔记的特点。它也注重艺术技巧,讲究布局谋篇,推敲斟酌文字,但不像传奇那样铺排渲染,“施以藻绘,扩其波澜”,描写细腻,情节曲折,文辞华美,而往往是粗陈梗概,所以篇幅一般都比较短,大体在数百字左右,故有“丛残小语”之讥。

  与其他各体文学一样,中国笔记小说的创作从萌芽到成熟、发展、繁荣,其间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历程:

孕育萌生期——先秦

  先秦时代虽然在诸子散文、历史散文、神话传说故事等作品中已经产生了不少类似后代笔记小说的篇什,如《孟子》“齐人有一妻一妾”、《韩非子》“守株待兔”、《吕氏春秋“刻舟求剑”等寓言故事,如果我们将它们抽出来独立来看,确可以说是很典型的笔记小说的篇什。但是,事实上这些寓言故事只是其全文的一部分,是作者为了论证、阐述某一问题或论点时临时杜撰出来而作为论据的部分,它们本身不是独立的篇什,自然我们不能认为它们即是笔记小说。又如《战国策》中的“荆轲刺秦王”、“鲁仲连义不帝秦”,《晏子春秋》中的“二桃杀三士”、“晏子使楚”等篇什,虽然所记内容颇是生动,类于后世笔记小说中的历史轶事类作品。但是,从文体特点、创作旨意、文笔特征来看,还是与笔记小说随笔杂录、每为点染的作风异趣,故此类作品仍然应该划入历史散文的范畴。另有《山海经》中的“精卫填海”、“夸父追日”,《穆天子传》中的“天子宾于西王母”、“盛姬之死”等篇什,虽然内容特点上颇类后来的《搜神记》等志怪作品,但文体与记叙方法则与之相距甚远,且是明显的神话传说作品,也不能纳入笔记小说之列。因此,先秦时代的神话传说作品、诸子散文与历史散文虽然对中国笔记小说的产生与发展有巨大的促进与影响作用,为后代志怪、轶事等类型的笔记小说在叙写模式与题材选择上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打好了坚实的基础;但是,无可讳言,先秦时代中国笔记小说并没有真正地产生,而只是处于萌芽于孕育的时期。 
 

发展成熟期——两汉

  
汉魏六朝笔记小说
汉魏六朝笔记小说
两汉时期由于大一统封建王朝的建立,统治者于思想文化领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局面一去不返,为论战服务的诸子寓言失去土壤。而当权者“不问苍生问鬼神”,追求长生,则刺激了神仙方术的发展。小说逐渐摆脱了对子史的依附,发展成为独立的问题。其突出标志是桓谭《新论》和班固汉书·艺文志》。班固评述:“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班固在这段论述及所著录的十五家小说的附注中,都明显地表露了他对刚产生的小说的鄙薄贬斥。但他肯定作为文体的小说的存在,并写入正史,说明小说已正式产生,并得到承认。“小说家”的提法首见于东汉初年桓谭的《新论》:“若其小说家,合丛残小语,近取譬论,以作短书,治身理家,有可观之辞。”张衡的《西京赋》也提到小说:“匪惟玩好,乃有秘书。小说九百,本自虞初。从容之求,实俟实储。”薛综注《西京赋》谓:“小说,医巫厌祝之术,凡有九百四十三篇,言九百,举大数也。”或记奇闻异事,或记功力灵验的实例,笔记小说出现雏形。虽然现存汉人的笔记小说作品不多,但从《神异经》、《十洲记》、《汉武故事》、《西京杂记》、《韩诗外传》、《说苑》、《新序》等作品来看,汉代的笔记小说无论是记神仙奇异内容,还是叙人物轶事,皆已初步具备了笔记小说的特点与规模,这在《韩诗外传》、《说苑》、《新序》等历史轶事类作品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故此这一时期可以说是中国笔记小说创作的起步阶段,在中国笔记小说史上具有开创风气的作用,对魏晋南北朝以及历代的笔记小说创作皆有很大的影响。 
 

兴盛繁荣期——魏晋南北朝

  在中国小说史上,魏晋南北朝是笔记小说独领风骚的时代。社会的动乱促成佛教、道教思想广泛流传,使与上古神话一脉相承的志怪小说出现了新的内容;清谈之风和士人独特个性影响了小说的风格。这一时期的小说所以值得注意,在于它成就显赫,有着鲜明的特点。第一,作家作品激增。作者既有曹丕刘义庆、萧子良、萧绎这样声势显赫的帝王贵族,以及如张华、郭璞、干宝陶潜等卓有成就的文人学者,也有如葛洪、陶弘景等借小说“辅教”的佛道教徒,涉及诸多阶层,阵容整齐,队伍庞大。四百年来,作品层出不穷,今存和可考者约有七八十种之多。至此,笔记小说的各种形式均已完备,并涌现出如《搜神记》《世说新语》等杰出代表作。第二,内容丰富多彩。笔记小说的创作,基于作者“耳目所受”的闻见。干宝作《搜神记》便是“考先志于载籍,收遗逸于当时”,既“承于前载”,又“采访近世之事”的。时事现实、民间传说、神仙道教、鬼混地狱等诸多内容,题材领域大为拓宽。第三,艺术发展提高。鲁迅以“粗陈梗概”来形容这时期的小说,萧琦《拾遗记序》:“记事存朴,爱广向奇”。他们同时也注意“文存靡丽。” 另一方面,他们也开始注意到小说供“游心寓目”的娱乐性。这个时期是笔记小说一统天下的时期,因而笔记小说的形式、特点得以确立。以《搜神记》为代表的志怪派与以《世说新语》为代表的轶事派两大创作流派,对以后各代笔记小说的创作在题材选择、叙写风格等方面起着重大的影响。志怪小说中除影响重大的《列异传》《搜神记》《幽明录》《冤魂志》外,还有佚名《异说》、王浮《神异记》、陆氏《异林》、孔氏《志怪》、曹毗《志怪》、祖台之《志怪》、谢敷《观世音应验记》、荀氏《灵鬼志》、戴祚《甄异传》、佚名《怪异志》等,诸书今均亡佚,仅存个别佚文。志人小说也形式多样,轶事类以葛洪《西京杂记》为代表,琐言类以刘义庆《世说新语》为代表,笑话类以《笑林》为代表,皆各具特色。 
 

成熟分化期——隋唐五代

  就小说发展而言,隋王朝时间短暂,并未形成特色,只能说是南北朝小说到唐人小说的过渡,五代小说则是晚唐小说的延续,故隋唐五代统为一个时期,以唐代为主。

  唐代小说超过了以前一千多年来全部小说的总和,艺术水平也大大提高,出现了传奇体。该时期是小说摆脱对子、史的依附后第一次分化,即包括志怪和志人的笔记小说因传奇体小说的大批涌现而失去一统天下,从此在文言小说的范畴内便出现两种形式:笔记体和传奇体。

  从唐代笔记小说的创作实践出发,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隋与初盛唐时期,以代宗大历年间(766-779)为界。这一时期的志人小说很少,仅有侯白的《启颜录》、张鷟的《朝野佥载》、刘餗的《隋唐嘉话》、崔令钦的《教坊记》等数种。志怪小说稍多,但如萧瑀的《般若经灵验》、唐临的《冥报记》、赵自勤的《定命录》等,大体都是延续齐梁志怪,未脱“释氏辅教之书”的范畴。第二阶段:自德宗建中年间至僖宗乾符末年(780-879)。这一时期为传奇小说创作的高潮,单篇与合集的作品先后大批涌现,笔记小说的创作也较前活跃。志人小说或如李德裕《次柳氏旧闻》、郑处诲《明皇杂录》、李肇《国史补》,附历史传,记载特定时期朝野轶事;或如范摅《云溪友议》侧重记载某一题材的故事。志怪小说的成就优于志人小说,出现了段成式《酉阳杂俎》、张读《宣室志》等较有代表性的作品。第三阶段:为唐末五代时期(880-960)。这一时期传奇小说创作开始走下坡路,而笔记小说势头不减,无论是志怪小说还是志人小说,在数量上超过前两时期。志人小说有两个鲜明的倾向,一是在晚唐五代朝政日非的情况下,一些人往往借追怀盛唐遗事,曲折表现对现实的态度;一是专一题材的作品增多,如王定保《唐摭言》、孟棨的《本事诗》、孙棨的《北里志》等,或侧重科举题材,或专注于诗歌故事、文人轶事,或集中些妓女命运。志怪小说的优秀作品则以皇甫枚的《三水小牍》为代表。

  该时期的笔记小说有以下特点:第一、题材内容扩大。除神佛仙境、虚幻怪事外,更多的则是寻求新意,讲述新鲜的故事。第二、题材形式更加多样化。先前的志怪小说和志人小说已经出现相互融合的现象,传奇小说与笔记小说也相互错杂。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按类编述,既有《诺皋记》《支诺皋》等志怪,又有《志忠》《诡习》等志人。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唐之传奇集与杂俎”将“杂俎”与传奇并称。第三、艺术水平有所提高。传奇体与笔记体相互影响,不少笔记小说借鉴了传奇小说的写法,有意识地进行虚构,篇幅逐渐加长,描写渐趋细腻。总体说来,笔记小说其成就虽不能与传奇相比,但仍发展提高,成为唐人小说重要的组成部分。 
 

第二次高峰期——宋元

  唐人笔记小说在传奇的影响刺激下,有尚奇、尚虚、尚韵等特点。在文言小说领域,宋代与唐代并称,仍然保持旺盛势头,却出现尚平实、少文采,多议论的不同之处。

  宋金的笔记小说,总成就不如唐代,但亦保持着繁荣的势头。作家和作品众多,类型齐备,如志怪小说出现《夷坚志》这样的鸿篇巨制。志人中琐言、俳谐诸体也较唐代为盛。这一时期笔记小说的特点,除前面提到的多议论,多说教,重纪实,尚平易,少文采外,在题材内容方面,部分追记唐五代,更多的则是取材当代现实与传说。如《夷坚志》,作者也说:“若予是书,远不过一甲子,耳目相接,皆表表有据依者。”除传统主题外,有许多新鲜内容,最突出的有两方面,一是写及下层民众,一是由于民族矛盾的尖锐,不少作品揭露卖国求荣的内奸,声讨异民族入侵中原给百姓生命财产带来的巨大灾难,歌颂爱国将领和军民坚持抗战,宁死不屈,表现了强烈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随着理学日益成为统治思想,也出现了一些揭露礼教虚伪与残酷的作品。

  宋金志怪小说数量并不少,以记载科技史料为主的《梦溪笔谈》也设有“神奇”、“异事”等门类;着重志人的《铁围山丛谈》也掺杂志怪之作。但总成就不甚高,亡佚亦多。就现存宋人志怪作品看,只不过是《稽神录》、《江淮异人录》、《乘异记》、《括异志》、《祖异志》、《洛中纪异》、《幕府燕闲录》、《睽车志》、《夷坚志》等10余部而已,最负盛名的是洪迈的《夷坚志》。

  宋金志人小说在数量上超过同期志怪小说,而且逸事、琐言与俳谐诸类齐备,许多笔记小说还充斥真大量考证名物的部分。士大夫多喜撰辑历史与现实中的传闻轶事,也因此造成志人小说对史的依附,文学性削弱,纪实性增强。桃源居士《五朝小说序》指出:“所述皆生平父兄师友相与谈说,或履历见闻,疑误考证,故一语一笑,想见先辈风流,其事可补正史之亡,裨掌故之阙。”笔记小说中,有《洛阳缙绅旧闻记》《归田录》《涑水见闻》《老学庵笔记》《齐东野语》为代表的朝野轶事类;有《续世说》《唐语林》《南北史续世说》等琐言类小说,其体例模仿《世说新语》;有《艾子杂说》《调谑编》《轩渠录》《善谑集》《谈谐》《谐史》《群居解颐》《漫笑录》等俳谐类,诙谐幽默有针砭时弊,富于哲理,具有较强的思想意义。

  在宋代笔记小说发展史上,除了众多的笔记小说创作问世、繁荣文坛外,还有宋初官修《太平广记》与这宗是王谠自纂《唐语林》首开了中国笔记小说总集编纂之风。它对促进中国笔记小说的发展繁荣与笔记小说作品的保存与流传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消沉式微期——元明

  元明笔记小说介于唐宋和清代两个高峰之间,处政治高压和文化专制之下,无著名作家和特别值得称道的作品,总的说来成就不大。元代笔记小说数量不多,其前期作家多系由金或南宋入元的,创作上大体是延续宋金。明代笔记小说的成就不如文言传奇小说,就笔记小说而言,则前期不如后期,志怪不如志人。志怪小说以杂记类居多,主要有《志怪录》《语怪四编》《西樵野记》《高坡异纂》《异林》《涉异志》等,另有《耳谈》《耳新》均记市井传闻。还出现一小批拟人寓言类小说,《香奁四友传》《十处士传》《谐史》等,上承韩愈《毛颖传》采取拟人的方式,为无生命的器物或动植物立传,大体上是“以文为戏”,有的亦寄托一定寓意。博物类笔记小说有《博物志补》《广博物志》《元壶杂俎》等。

  明代志人小说数量庞大,逸事、琐言和俳谐诸类都有大批作品涌现,明初由于文化专制主义的钳制,志人小说数量不多,且多歌功颂德。后期受城市经济资本主义萌芽、启蒙思潮和通俗小说的影响,志人小说创作才趋于活跃,在数量上与成就上均超过市民小说。朝野轶事题材类有《菽园杂记》《琅琊漫钞》《翦胜野闻》《万历野获编》《草木子》《真珠船》《医闾漫记》《泾林续记》及侧重记人物轶事的《先进遗风》《云林遗事》等;市井传闻类取材于市井传闻,写下层人民的故事,这在明代笔记小说中较为突出,代表作品有祝允明《野记》、陆粲《说听》、王同轨《耳谈》张应俞《杜骗新书》等;琐言类有《何氏语林》《明世说新语》《舌华录》《南北朝新语》《玉堂丛话》《儿世说》等,这类作品不仅数量多而且取材广泛,除史乘杂著外,兼取各种文集碑铭与里巷传闻,继承“世说体”又有发展变化;明代笑话集总数远超前代总和,成就突出,《广滑稽》《古今谭概》等集大成作品俨然为“笑史”,内容丰富,具有时代特色。
  

最后高峰期——清代

 
清代笔记小说——萤窗异草
清代笔记小说——萤窗异草
 有清一代涌现出来的各种笔记、野史无以计量;所记内容之五花八门亦令人为之目眩。但是其中属于笔记小说一类的众多作品,在内容叙写的脉络上却十分鲜明:这便是以清初表面“张皇鬼神,称道灵异”而寓意却在批判现实的《聊斋志异》为代表的志怪派与以中叶谈神说鬼、语因果以劝惩、记轶事杂考辨的《阅微草堂笔记》为代表的杂俎派笔记小说创作的两大流派的形成,泾渭分明地呈现了有清一代笔记小说创作的两大特点与主潮流向。至于《今世说》、《明语林》、《汉世说》之类的轶事派作品,《板桥杂记》、《秦淮画舫录》等类于唐人《北里志》的事类派作品,《郎潜纪闻》、《燕下乡脞录》等专记清代朝野琐闻轶事的国史派作品,虽间有所作,然数量极少,可谓是清代笔记小说创作潮流中的支流之支流。

  清代笔记小说继承并发展了笔记小说的传统,呈现出新的特色。第一,承续明代,于内容和形式都体现一定通俗化的倾向。内容多取民间传说,较多写下层民众,兼顾市民审美趣味;形式上则注意汲取口语入作品,为笔记小说已不满足于先前的记见闻,供谈笑,作为“著书者之笔”,除了增多议论考证等非小说的成分外,亦多寓托,带有一定哲理性,或强化褒贬,笔端常带感情。第三,形式更加多样。传统的笔记小说类型,清代差不多都有作品出现。在向通俗化发展的同时,亦有一些作品,如屠绅的《六合内外琐言》,转而追求古奥;冒襄的《影梅庵忆语》、沈复的《浮生六记》,则体现散文化的倾向。

  在清代的志怪小说中,《聊斋志异》和《阅微草堂笔记》分别称为传奇体和志怪体的代表,各有一批追随仿效者。《阅微草堂笔记》作于乾嘉年间,是笔记体志怪的高峰。在此前的顺治康熙年间,笔记体志怪较少,仅有佟世恩的《耳书》、陆圻的《冥报录》、东轩主人的《述异记》等,成就均不高。倒是被纪昀贬为“一书兼二体”的《聊斋志异》,成为清初笔记体志怪的最高成就。王士祯的《池北偶谈》、钮琇《觚剩》两部笔记小说集,以志人为主,也有一些较优秀的志怪之作。道光以后的志怪,则多追步《阅微草堂笔记》,如许仲元《三异笔谈》、许秋坨《闻见异词》、李庆辰《醉茶志怪》、百一居室《壶天录》以及俞樾《右台仙馆笔记》、许奉恩《里乘》等,“以《阅微》为法,而不袭《聊斋》笔意”(俞樾)。

  清代志人小说的成就不如志怪小说,但亦不容低估。清代志人小说的各种类型,无论是杂记轶事、世说琐言,还是俳谐笑话,都有所发展,出现一批优秀或较为优秀的作品,直接间接地反映了时代风貌和不同类型的文人心态。如《西清散记》《浮生六记》等,以散文的笔触历叙经历见闻、生活琐事,与一般传奇和笔记小说均有不同。以《稗说》《香祖笔记》《板桥杂记》为代表的杂记轶事类,将明末清初文人抵触、怨恨、怀念故国,等心态淋漓展现,有的则同情下层人民;《影梅庵忆语》《西清散记》《浮生六书》三书有故事、有情节、有人物,具有小说韵味,但并不注重情节的曲折,与传奇小说不同,它们又非笔记小说的短制,在文言小说中别具一格。这些作品以散文笔触,杂记日常琐事,以第一人称出现,具有浓厚的抒情色彩,是笔记小说的创新发展,有研究者称之为散记体。

  《世说新语》所确立的琐言类一脉,一直延续到清代,先后有《玉剑尊闻》《南吴旧话录》《明语林》《汉世说》《女世说》等,辛亥革命之后,还出现了易宗夔的《新世说》。这些作品都模仿《世说新语》的体例,分门别类以片言只语突现人物风貌,但多摘引他书,加工程度不一,真正属于创作的仅为取自传闻的部分。

  清代俳谐类小说出现了不少笑话集,如《笑倒》《笑得好》《笑笑录》《嘻谈录》《笑史》《笑典》等,其他志怪与志人小说集中,也有一些零散的笑话。这些笑话,有点采自民间或前任笑话集,有的则出于作者自己的创作。许多笑话长期以来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其中尤以《笑林广记》影响最大。

  作为笔记小说载体的文言文,随着社会的急剧变化、随着封建王朝的寿终正寝,特别是五四运动明确提出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的口号,文言文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笔记小说的创作也告终结。但是,笔记小说的价值并没有随之消亡,除了供学者们研究,总结其发展规律外,其创作经验,仍可资当今的散文、杂文、小小说、报告文学等创作者借鉴。同时,由于笔记小说内容丰富,形式活泼,因而仍有其认识和欣赏价值。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四库全书总目·子部小说家类[M].北京:中华书局,1962
  • 2.刘叶秋.历代笔记概述[M].北京:中华书局,1980
  • 3.历代笔记小说大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8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