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875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hcl112233 (2011/8/31 10:51:19)  最新编辑:风云11 (2012/6/17 20:23:33)
司隶校尉
拼音:Sīlì Xiàowèi (Sili Xiaowei)
  司隶校尉是西汉至魏晋时期监督京师和地方的监察官,秩为二千石,东汉时改为比二千石。因率领有由一千二百名中都官徒隶所组成的武装队伍,司隶校尉因此而得名。始置于汉武帝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是刘彻为了加强京城的治安而设置的,初置时能持节,表示受君令之托,有权劾奏公卿贵戚。成帝元延四年(公元前9年)曾省去,哀帝时复置,省去校尉而称司隶,东汉时复称司隶校尉,至东晋罢废。属官有从事、假佐等。

历史沿革


  汉武帝刘彻为了加强京城的治安而置司隶校尉。初置时能持节,表示受君令之托,有权劾奏公卿贵戚。元帝时诸葛丰曾案劾贵幸的外戚许章,成帝时王尊则劾奏丞相匡衡御史大夫张谭。司隶校尉除监督朝中百官外,还负责督察三辅(京兆、左冯翊、右扶风)和河东、河南河内、弘农七郡的京师地区,司隶校尉的职权范围与刺史相似,起到和刺史相同的作用,但是刺史是监督地方上的官员,而司隶校尉是监督中央的官员,因此在地位上比刺史要高。
宋拓司隶校尉鲁俊碑
宋拓司隶校尉鲁峻碑


  东汉初年,汉光武帝刘秀省去丞相司直,使司隶校尉获得更大的权势,朝会时和尚书令、御史中丞一起都有专席,当时有“三独坐”之称。东汉时司隶校尉常常劾奏三公等尊官,故为百僚所畏惮。司隶校尉对京师地区的督察也有所加强,京师七郡称为司隶部,成为十三州之一。

  汉灵帝时,改刺史州牧,州牧成为一级地方行政长官,职权在郡太守之上,掌握一州军政大权,同时司隶校尉也成为中央地区的警备司令和民政长官,影响力比以往更加显著,与朝内的尚书令、御史中丞等具有一样的地位。

  在外戚与宦官的斗争中,一方常借重司隶校尉的力量挫败对方,如宦官单超等谋诛梁冀,汉桓帝派司隶校尉张彪率兵围困梁冀住宅,将他杀死。汉末,外戚何进欲诛宦官,以袁绍为此职,并授予他较大权力,后来袁绍果然尽灭宦官。从此,司隶校尉成为政权中枢里举足轻重的角色,所以董卓称之为“雄职”。曹操在夺取大权后,也领司隶校尉以自重。

  司隶校尉在曹魏、西晋时职务与两汉基本相同,至东晋罢废。东晋则由于失去华北领土,因此废除了司隶校尉这个职位。 

司隶校尉设立背景


  西汉建立以后,从开国功臣到吕氏外戚,再到刘姓藩王,接连不断的发生政治动荡,到了汉武帝时期,一生致力于抗击匈奴刘彻,在其晚年又被逼上了政治斗争的绝路,发生“巫蛊案”。这件案子的关键就在于把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牵连了进去,并且皇后与太子在京城还策动了一场谋反,虽然叛乱没有影响汉武帝的统治,但是这件事对晚年的汉武帝触动非常大,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已经波及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这才使汉武帝看到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仅靠丞相司直和御史大夫远不能监察皇亲及百官,必须有一个特殊的监察组织控制国家政局,尤其是京师中央的政治军事稳定,所以建立了历史上最早而且规模庞大的“秘密警察”。这支“秘密警察”并没有具体的番号,组成人员以狱吏狱卒为主要成员,秘密警察的最高长官称之为“司隶校尉”,后人也习惯把司隶校尉称作这支“秘密警察”队伍的代名词。

  “巫蛊案”的煽动者江充是第一个被任命为司隶校尉的人。汉武帝为江充组建了一支接近两千人左右的武装部队,这是个大概数,当时的编制正史没有明确的解释,组成人员由低层的狱吏狱卒组成,也可能有军事上的武将参与。第一个任务就是执行镇压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的叛军。由于皇后和太子的叛军很大程度上是一支杂牌军,编制低劣粗糙,所以平乱部队很快取得胜利,尤其使这支临时狱卒部队本不是王牌部队,却在内战中白捡了个立功的大便宜。而这支部队的忠勇表现却得到了汉武帝的深度认可,所以这群“司隶”们成为了治办 “巫蛊案”的核心队伍,皇帝对他们的依赖程度远远超过了丞相司直和御史大夫。又能平平叛乱、打打内战,亦察亦战的作用很快得到了汉武帝刘彻的认可。由此司隶校尉权势大增。

  西汉“巫蛊案”使司隶校尉因此而得名,秩为二千石、持节;东汉时改为比二千石。 

司隶校尉职能


  司隶校尉是汉代国家监察官,身负中央监察治安和京畿地方监察治安的任务。司隶校尉在两汉时期的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的稳定作用,职能主要体现在督察吏治、维持京畿治安、维护天子安全等方面,而这些职能是与其监察权限息息相关的,但又远非其监察权限所能涵盖得了的,这也正是汉武帝刘彻当初最为看重的一点,为维护统治者的权益,可以随意跨越任何一个界限,替封建君主摆平障碍,只不过没有什么涉外的特殊任务。但司隶校尉的维护稳定工作客观上还是促进了当时的社会生活,这是值得肯定的。  

司隶校尉下属官


  司隶校尉下属官有从事、假佐等。从事分为从事掾、从事史,秩百石。假佐地位较低,属斗食之类。

  《后汉书·百官志》记载:

  从事史十二人。

  本注曰:都官从事,主察举百官犯法者。功曹从事,主州选署及众事。别驾从事,校尉行部则奉引,录众事。簿曹从事,主财谷簿书。其有军事,则置兵曹从事,主兵事。其余部郡国从事,每郡国各一人,主督促文书,察举非法,皆州自辟除,故通为百石云。

  假佐二十五人。

  本注曰:主簿录阁下事,省文书。门亭长主州正。门功曹书佐主选用。《孝经》师主监试经。《月令》师主时节祠祀。律令师主平法律。簿曹书佐主簿书。其余都官书佐及每郡国,各有典郡书佐一人,各主一郡文书,以郡吏补,岁满一更。

司隶校尉的编制官员


  “司隶”部队的编制正式定为一千二百名,组成人员为中都官徒隶所组成的武装队伍,司隶校尉的编制官员为:

  都官从事:主要监察朝中百官犯法者。

  功曹从事:主管京师周边几个州的选署和一些司法之事。

  别驾从事:主要负责一些文字工作

  簿曹从事:主管财务、衣食的后勤工作

  兵曹从事:不用问,说小了就是抓捕行动,说大了是参与内战。

  郡国从事:督促文书,检举揭发地方上的非法行为。说起来这个职务最狠,表面上是管些鞭长莫及管不着的事,实际上瞒着丞相司直和御史大夫独立检举办案,弄不好就可能查出些牵连丞相、御史的大案。

司隶校尉的监管范围


  司隶校尉监管的范围并没有像政府的丞相司直一样监察所有行政机构,也不如御史大夫那样执法覆盖全国,其主要任务还是监督朝中百官,也就是皇上身边的京官,京城的官吏包括皇帝,一旦出事必然危及皇位,所以需要司隶校尉来监察。除此之外,还负责督察京师周边七个郡和一个州的司法治安。七郡包括三辅之地:即京兆伊﹑左冯翊﹑右扶风;三河之地河东﹑河南﹑河内;再加上弘农。并领一州司州(不知道是太守、还是刺史)。

  但监管七郡的范围,历史观点也有不一,有的认为是汉武帝刘彻晚年时期就监察七郡了,也有的认为是东汉时期开始监管七郡又加一州,不管哪种观点正确,司隶校尉掌握京畿地区的司法治安大权已经是名副其实。

司隶校尉诸葛丰


  汉元帝时,宠臣许章骄奢淫逸,作恶多端,司隶校尉诸葛丰刚正不阿,通过秘密监察,弹劾了许章数宗大罪,可惜汉元帝没有主持正义,反将诸葛丰贬官。
司隶校尉诸葛丰
  司隶校尉诸葛丰


  诸葛丰,字少季,西汉琅琊县人,诸葛丰精通明经,文学出众,为人秉直,刚正不阿。诸葛丰虽好文学,但是不是科举考出身,汉元帝的御史大夫贡禹也是琅玡人士,与诸葛丰同乡,便召诸葛丰担当御史台的小吏,又被贡禹举荐为侍御史,所以诸葛丰一出仕途就从事监察工作。由于诸葛丰执法严明,为人正直,所以当时的京城便流传着:“间何阔,逢诸葛。”的谚语。这句谚语的意思是说诸葛丰执法严明,刚正严厉,害人者遂久阔远离,而不敢相见。汉元帝把诸葛丰提拔为司隶校尉之后,诸葛丰的执法作风依旧不便,史曰:“刺举无所避”,为了嘉奖诸葛丰正直的风度气节,又加封了诸葛丰光禄大夫的头衔。然而,诸葛丰这位青天大老爷也碰上了最不该碰得钉子,就是侍中许章。

  《汉书》记载:时,侍中许章以外属贵幸,奢淫不奉法度,宾客犯事,与章相连。丰案劾章,欲奉其事,适逢许侍中私出,丰驻车举节诏章曰:“下!”欲收之。章迫窘,驰车去,丰追之。许侍中因得入宫门,自归上。丰亦上奏,于是收丰节。司隶去节自丰始。

  许章是汉元帝最为宠信的大臣之一,官居侍中,骄奢淫逸,做了很多不守法规的事情,许章办事出格,其属下惹的事更是全都牵连到了许章的身上。在大量的违法犯罪事实面前,诸葛丰一一呈表奏章弹劾,可是就在准备到皇帝那里上奏的时候,适逢许章私出,与诸葛丰两人撞见了,诸葛丰便举起司隶校尉的符节命令许章下车,准备就地逮捕许章。而许章不但不下车,掉头逃回宫门,先面见天子,反咬诸葛丰一口。

  恶人先告状,汉元帝竟然听信了许章的一面之词,没收了司隶校尉的符节。这件事让诸葛丰十分气恼,悲愤之余,诸葛丰上章请辞,汉元帝也会和稀泥,既不听诸葛丰的义正言辞,也不许诸葛丰辞职。但是,诸葛丰的两难境地最终还是被朝中的权贵小人中伤,在墙倒众人推的状况下,汉元帝最重贬诸葛丰为城门校尉,又因其他事情贬为庶人,终于家。

  对于诸葛丰来说,人生虎头蛇尾,哀其不幸,但是对于司隶校尉这个角色来说,却是在人们的心目之中有了很大转变,看法有了改观,虽然司隶校尉从此不准在持节,但是像诸葛丰这样刚正不阿,不屈权贵的忠正之臣,还是不愧于司隶校尉这一头衔的。

司隶校尉部


  司隶校尉部是司隶校尉的管辖地,始设于汉朝,西汉时监管区域约当现在的陕西中部、甘肃东部、山西西部的地区。到东汉时,司隶校尉部成为正式行政区,治所在首都洛阳,管辖范围更大,包括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河南尹、弘农郡、河内郡、河东郡,相当于现在的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山西南部和陕西渭河平原,并列为东汉十三州之一,故也称司州。西晋沿用,仍治都城洛阳。五胡乱华后,晋室南迁,北方既失,因而废除。 

史料记载原文


  《通典》曰:司隶,周官也。掌五隶之法。辨其物而掌其政令,(五隶,谓罪隶、蛮隶、闽隶、夷隶貉隶也。物谓衣服、兵器之属。)帅其民而捕其盗贼。

  《汉书》曰:诸葛丰为司隶校尉,无所回避,京师为之语曰:“间何阔,逢诸葛。”言间者何久阔不相见,以逢诸葛故也。侍中许章以外属贵幸,宾客犯法,与章相连。丰欲劾奏,适逢章出,丰驻车举节招章曰:“下!”欲收之。章驰去,丰奔车逐之。章突入殿得免,由此成帝遂收丰节也。

  又曰:鲍宣,字子都。明经,为司隶。丞相孔光行园陵,官属行驰道中,宣使钩止丞相掾史,没入其车马,以摧辱宰相。事下御史中丞,官欲捕从事,闭门不内。宣坐闭拒使者,大不敬,下狱。博士弟子王咸举幡太学下,曰:“欲救鲍司隶者,会此下。”诸生会者千馀人。朝日,遮丞相孔光自言,丞相车不得行。宣罪减死一等。

  又曰:盖宽饶,字次公。为司隶校尉,子常步行。好直言犯上,无所回避。

  又曰:王骏为司隶校尉,奏免丞相匡衡。

  《东观汉记》曰:鲍永为司隶校尉。时赵王良从上送中郎将来歙丧还,入夏城门中,与五官将车相逢,道迫,良怒,召门候岑遵,叩头马前。永劾奏良曰:“今月二十七日,车驾临故中郎将来歙丧还,车驾过,须臾赵王良从后到,与右中郎将张邯相逢城门中,道迫狭,叱邯旋车,又召门候岑遵诘责,使前走数十步。按良诸侯藩臣,蒙恩入侍,知遵帝城门候吏六百石,而肆意加怒,令叩头都道,走马头前。无藩臣之礼,大不敬也。”

  《后汉书》曰:鲍昱为隶,在职奉法守正,有父风。永平五年,坐救火迟,免。

  又曰:鲍永为司隶,鲍恢为都官从事,并不避强御。诏策曰:“贵戚且当敛手,以避二鲍。”其见惮如此。永子昱,复为司隶,初拜使封胡降檄。世祖遣问昱曰:“有所怪否?”对曰:“臣闻故事,通官文书不著姓名。又当司徒露布,怪使司隶下书而著姓也。”上曰:“吾故欲令天下知忠臣之子复为司隶。”

  又曰:李膺,字元礼,拜司隶校尉。时张让弟朔为野王令,贪残无道,畏膺而逃,藏让舍柱中。膺率将吏破柱取朔,付狱杀之。让?冤於帝,帝诏诘膺,膺曰:“昔仲尼为鲁司寇,七日而诛少正卯。今臣到官已积旬,惧以淹留为愆,不意获速疾之罪。乞留五日,克殄元恶。”帝谓让曰:“汝弟之罪也。”自是宦官屏气,休沐不敢复出。帝问其故,并叩头泣曰:“畏李司隶也。”

  又曰:司隶校尉下邳赵兴,亦不恤讳忌,(恤,忧也。)每入官舍,辄更缮修馆宇,移穿改筑,故犯妖禁,而家人爵禄益用丰炽,官至颍川太守。子峻太傅,以才器称。孙安代鲁相,三叶皆为司隶,时称其盛。

  又曰:江冯上言,宜令司隶校尉督察三公;陈元议以为不宜使有司省察公辅,乃止。

  《续汉书》曰:阳球,字方正,渔阳人也。少有勇气,尚书令中常侍王甫、曹节等秉权势,球常唾手拊髀曰:“阳球作司隶,此曹子何得尔耶!”寻为司隶,明日诣阙谢恩。甫时休下在舍,球报甫罪,收至洛阳诏狱,自临拷之。甫子萌亦见收。

  又曰:牟融拜司隶校尉,典司京都,执宪持平,多所举正。百僚莫不敬惮。

  又曰:《百官志》曰:“司隶校尉一人,比千石。孝武持节,常察举百僚以下及京师近都犯法者。”

  谢承《后汉书》曰:华松擢为司隶校尉。是时贵戚专势,有司软弱,莫敢纠罚。松下车闭阁,不通私书,不与豪右相见,奸慝犯者辄死,奏马氏三侯,群豪敛手。

  应劭《汉官仪》曰:司隶校尉,纠皇太子、三公以下,及旁州郡国无不统。陛坐见诸卿皆独席。

  《魏志》曰:徐宣迁司隶校尉,转散骑常侍,从至广陵。大军乘舟,风浪暴起,帝船回到,宣船在后,凌波而前,群寮无先至者。帝壮之。

  又曰:锺会为司隶校尉。虽在外司,时政损益,当世与夺,无不毕综。

  《晋书》曰:傅玄转司隶校尉。献皇后崩於弘训宫,设丧位。旧制,司隶於端门外坐,在诸卿上,绝席。而入殿按本品秩,在诸卿下。以次坐,不绝席。而谒者以弘训宫为殿内,制玄位在卿下。玄恚怒,厉声色而责谒者。谒者妄称尚书所处,玄对百寮而骂尚书以下。御史中丞庾纯奏玄不敬,玄又自表不以实,坐免官。然玄天性峻急,不能有所容;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简,整簪带,竦踊不寐,坐而待旦。於是贵游慑伏,台阁生风。

  臧荣绪《晋书》曰:傅咸以议郎长兼司隶校尉。咸前后固辞,辞旨恳切。上不听,切敕使者逼就拜授。咸悲鲠伤咽,以身无兄弟,职无假,到官之日丧祭无主,重自陈乞,遂不见听。乃於官舍设灵坐,朔望奉祭。咸卧病治职。时朝廷宽弛,豪右放恣,郡县容纵,寇盗充仞,攻篡囚徒,掠夺市道。公私情托,朝野溷淆。咸於是奏免河南尹,京都肃然,贵戚惮之。数月之间,三奏免选官。奏按謇谔,终无曲挠,虽不见从,有司肃然。

  《晋志》曰:汉武帝初置十三州刺史各一人,又置司隶校尉,察三辅、三河、弘农七郡。

  《晋诸公赞》曰:刘毅,字仲雄。为司隶,奏太尉何曾、尚书刘实父子及羊琇、张他等,所犯狼藉。司部守令事相连及,睹风投印绶者甚众,皆以为毅能继诸葛丰、盖宽饶也。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秦录》曰:王猛望燕师之众,恶之,谓邓羌曰:“今日之事非将军莫可以捷也,成败之机在斯一举,将军其勉之!”羌曰:“若以司隶见与者,公无以为忧。”

  《唐书·官品志》曰:司隶台大夫一人,正四品,掌诸巡察。其所掌六条:一察品官以上理政能不;二察官人贪残害政;三察豪强奸猾侵害下人及田宅逾制官司不能禁止者;四察水旱虫灾不以实言,枉征赋役及无灾妄蠲免者;五察部内贼盗不能穷逐,隐而不申者;六察德行、孝悌、茂才、异行隐而不贡者。每年二月乘轺巡郡县,十月入奏。

  《英雄记》曰:董卓谓王允曰:“欲得一快司隶校尉,谁可作者?”允曰:“惟有盖勋元、周京兆耳。”卓曰:“此明智有馀,不可假以雄职。”

  《列异传》曰:故司隶尉上党鲍子都,少时为上计掾,於道中遇一书生独行。时无伴,卒得心痛。子都下车为按摩,奄忽而亡,不知姓名。有素书一卷,银十饼。即卖一饼以殡,其馀银及素书着腹上,咒之曰:“若子魂灵有知,当令子家知子在此。今使命不获久留。”遂辞而去。至京师,有骢马随之,人莫能得近,惟子都得近。子都归行失道,遇一关内侯家。日暮往宿,见主人呼奴,通刺。奴出见马,入白侯曰:“外客盗骑昔所失骢马。”侯曰:“鲍子都上党高士,必应有语。”侯曰:“若此,乃吾马,昔年无故失之。”子都曰:“昔年上计遇一书生,卒死道中……”具述其事,侯乃惊愕曰:“此吾儿也。”侯迎丧开椁,视银书如言。侯乃举家诣阙上荐子都,声名遂显。至子永、孙昱,并为司隶。及其为公,皆乘骢马,故京师歌曰:“鲍氏骢,三入司隶再入公;马虽疲,行步转工。”  

  《傅咸集·叙》曰:司隶校尉,旧号卧虎,诚以举纲而万目理,提领而众毛顺。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