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661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七月 (2011/8/13 15:29:15)  最新编辑:七月 (2011/8/13 15:29:15)
菩提达摩
拼音:Pútí Dámó (Puti Damo)
同义词条:菩提多罗,达摩多罗,菩提达磨,二十八祖菩提达祖师,菩提达摩祖师,二十八祖菩提达摩

菩提达摩
菩提达摩
  



  菩提达摩,通称达摩,意译为觉法。他生于南印度婆罗门族,出家后倾心大乘佛法。其为中国禅宗的初祖,被尊为西天二十八祖之第二十八代祖师。




  

简介


  菩提达摩于梁大通元年(527年)从广州登陆,到中国传播佛教。达摩渡长江北魏境,他先游历了洛阳,后到少林寺,在五乳峰上一个石洞里面壁静修,时间长达九年。他依据大乘派教义,融汇中国精神,初创了以“静坐修身”为主要修行方法的学说,称为“壁观”,即大乘禅宗。达摩的禅宗,以《楞伽经》为传法经典,在众多求教者中,达摩选择将衣钵传给了慧可。之后离开嵩山,东魏天平三年(536年),达摩圆寂,葬于熊耳山,立塔于定林寺。相传,达摩精于武功,尤善坐禅功。唐代宗赠圆觉大师号。禅宗兴盛后,达摩被尊为中国禅宗初祖及佛教第二十八代祖师。  

达摩师承


  达摩的师承已无可考,后人为追溯传统遂有种种说法。《楞伽师资记》推求那跋陀罗为初祖,菩提达摩为二世,下以神秀为七世。神会坚持南宗为正统,肯定达摩为中国禅宗初祖,主张自达摩──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慧能六代是一脉相承的。吉迦夜、昙曜译《付法藏因缘传》等又有西天世系的说法。唐·智炬《宝林传》(成于801年)以印度自迦叶传至师子比丘为二十四世,继以婆舍斯多不如蜜多般若多罗至菩提达摩为二十八世。此说为五代南唐泉州静、筠二师所集《祖堂集》(成于952年)、永明延寿《宗镜录》(成于957年)所继承,又为宋·道原《景德传灯录》(成于1004年)和契嵩《传法正宗记》(成于1061年)所依用,后来即成为禅宗的正统说。 

达摩禅法


  达摩的禅法,据敦煌出土资料,古来作为达摩学说而传的许多著述之中,只有“二入四行说”似乎是达摩真正思想所在。唐·净觉《楞伽师资记》的〈达摩传〉中有“略辨大乘入道四行”,由达摩弟子昙林记录而传出。据昙林的序文说,他把达摩的言行集成一卷,名为《达摩论》;而达摩为坐禅众撰《释楞伽要义》一卷,亦名为《达摩论》。这两论文理圆净,当时流行很广。

  现在一般作为达摩学说的有《少室六门集》上下二卷,即:《心经颂》、《破相论》(一名《观心论》)、《二种入》、《安心法门》、《悟性论》、《血脉论》六种。还有敦煌出土的《达摩和尚绝观论》、《释菩提达摩无心论》、《南天竺菩提达摩禅师观门》(一名《大乘法论》)等,以及朝鲜梵鱼寺所刻《禅门摄要》上下二卷,日本·铃木大拙校刊《少室逸书》所收关于达摩诸论文。这些著述内容大致都差不多。

  达摩“二入四行”的禅法,是以“壁观”法门为中心。唐·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上之二载(大正48·403c):“达摩以壁观教人安心云,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岂不正是坐禅之法?”所谓二入是“理入”和“行入”,理入是属于教的理论思考,行入是属于实践,即禅法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义。

  理入和行入的名称,见于北凉所译《金刚三昧经》〈入实际品〉第五。但《金刚三昧经》说的理入是“觉观”,而“壁观”是达摩传出的独特禅法。道宣在《续高僧传》卷二十〈习禅篇〉末对达摩禅法的评价说(大正 50·596c):“大乘壁观,功业最高,在世学流,归仰如市。”

  壁观禅法的特点在于“藉教悟宗”,即启发信仰时不离圣教的标准,构成信仰以后教人“不随于文教”,即不再凭借言教的意思。二入之中以理入为主,行入为助。

  后世佛教以“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为达摩禅法的标志,因它直以究明佛心为参禅的最后目的,所以又称禅宗为“佛心宗”。又有人因达摩专以《楞伽经》授人以为参禅印证,因而称它为“楞伽宗”。 

达摩弟子


  达摩的弟子有慧可、道育、僧(一作“道”)副和昙林等。  

道育

  道育,一作慧育,他和慧可一同亲事达摩四、五年,是达摩最初及门弟子之一。他从达摩学了禅法,专重个人内心修持而少对人讲说。他的事迹已不明,只有《景德传灯录》卷三等记达摩临终时自许慧可得髓、道育得骨、尼总持得肉、道副(即僧副)得皮的传说,可以想见其禅学程度之一斑。

僧副

  僧副,俗姓王,太原祁县人,是达摩剃度的弟子。南齐·建武(494~497)年间住钟山(今南京)定林下寺。他忻慕岷岭峨眉的胜景,趁萧渊藻出镇蜀部(今四川)时随从入蜀,因而使禅法流行四川。后来又回金陵(今南京),普通五年(524)寂于金陵开善寺,年六十一岁。

昙林

  昙林自称是达摩的弟子,曾记录过达摩的“二入四行说”。〈慧可传〉中称他为林法师。北魏·永平元年至东魏·武定元年(508~543)之间,他在洛阳和邺都参与译经事业,在菩提流支、佛陀扇多、瞿昙般若流支、毗目智仙等译场任笔受,是当时参加译经的重要人物。他博学善讲,在邺都常讲《胜鬘经》。周武灭法期间,他与慧可共同护持经典,被砍掉一臂,人称“无臂林”。昙林早年虽曾亲近达摩,但他以禅法与义学并重,因此后世所传达摩临终对在侧弟子们分别印可得皮、肉、骨、髓的说法,没有提及昙林。昙林在传承达摩禅法上所记的《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观)》于中国禅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业绩。

达摩典故

慧可断臂求大法

  要讲达摩祖师的故事,却不能不讲点少林寺著名的故事,因为达摩祖师在少林寺面壁而坐,一坐就是九年。这一坐,影响了中国当时固有的文化。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文化的完成,是以宋代理学的建立为终极。而宋代理学,便受着佛教禅理的深切影响。在少林寺面壁九年的达摩祖师即是中国佛教禅宗的初祖。

  上面是就理学的文化方面说,再就武学的文化方面说,从技击术上讲,少林派的拳术便是诞生于少林寺。

  梁武帝大通元年(公元527),达摩祖师从印度到了建业(南京)朝见粱武帝。可惜话不投机,他立即走到长江江边,折了一枝芦苇渡过长江,向西北而行来到了少林寺,他面壁而坐,一坐便是9年。

  当他坐到第六年时,也就是梁武帝的中大通四年(公元532),禅宗的二祖慧可大师来到少林寺,与初祖达摩相遇。有了这样的因缘,禅宗的衣钵便有了传承。

  相传这年的早春,寺外大雪纷飞,有一位住在洛阳的神光法师,他得知有位印度高僧在少林寺面壁坐禅,南朝的梁武帝以及北魏的几个皇帝,都曾下诏恭请,却都不曾请动他。后来,神光得到菩萨的指示,说这个面壁而坐的梵僧,便是他的宗师,于是他来到了少林寺。

  当神光法师向达摩祖师顶礼的时候,达摩竟好像没有看到一般,顶礼过后也不理睬他。 神光便站立在阶墀之下,虔诚的候着。那时天正下着大雪,阶墀下的积雪慢慢的堆积起来,掩埋了神光的脚掌,达摩祖师还是如同没有看见似的,神光便一直站在那儿屹然不动。雪下得更大了,雪花由他的踝骨起一直往上堆,竟然堆没了膝头。此时达摩祖师才恻然心动,向神光瞧了一眼而慈悲的问道:“你站在雪里这么久,其寒彻骨,你究竟要向我求些什么?”

  神光回答说:“唯愿大慈大悲,大开甘露之门,广度众生!”

  “你的愿心太大了,这又岂是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所能求取的!”达摩说,他又加重浯气说:“这样的去求取圣道,不过是一种徒劳的勤苦而已!”

  神光听后,为表示自己的心迹不是“轻心慢心”,立即拿着一把利刃,把自己的左臂砍去,鲜血淋漓的放在达摩的面前。

  于是,达摩祖师便说:“佛法妙道,旷劫难逢。像你这样重法忘身,断臂吾前,可以求得了!”

  神光说:“承祖许可,我从今后,便要改名慧可了!”之后又问到:“诸佛法印,究竟怎样?师傅可以开示吗?”

  “诸佛法印,并不是从他人而获致的,那完全是自己从心而得。”达摩祖师说。

  “那么,我的心,就不曾安宁过!请师傅先为我安心,“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呵!”

  “呵!你的心不安吗?好,你把心儿拿出来,我来为你安顿!”

  由神光而更名的慧可说:“哎哟!心呢?我的心在哪儿呢?我何以拿不着,见不到呢!”

  这个时候,达摩祖师现着很严肃的神情喝到:“好了!我已经为你把心儿安顿好了!”

  慧可就在这一喝之下,顿然觉得心神宁静、四体舒畅;少林寺的寺里寺外竟如琉璃世界、明澈如镜;自己和寺宇都恍惚是处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开悟了。 

师徒畅谈祖系

  自从梁武帝中大通四年(公元533),慧可在少林寺求师,经达摩接收之后,道副、道育,还有一位名叫总持的的比丘尼,都陆续皈依了达摩祖师,而同处在这个少林寺里。

  有一天,寺外的月色如昼,须眉可辨;树叶扶疏,月透树梢,而影印地上,仿佛是一幅偌大的锦绣地毯铺在少林寺的寺外。达摩祖师在他一天面壁的功课完毕以后欣赏这美丽的月色,他在寺外席地而坐。慧可随侍在师傅的身旁。不久,道育和道副和比丘尼总持也来了,大家一同欣赏这晶莹皎洁的月色。

  首先比丘尼总持说:“师傅,您老终日危坐,当这月白风清之夕,欣赏月色,领略清风,自然又会别有一番感悟了吧?”

  “呵!我已经心如止水,到了境不随缘的境界,任它月儿如何的白,风儿如何的清,我是毫无动于衷的。”达摩祖师答复总持尼师。后来禅门的北渐派主张要行“住心观静”和“长坐不卧”的修持,便是师取达摩祖师这次的开示。

  慧可也想要在这个师徒赏月的机会中,得到-个问题的解答。而且乘着几位同学都在一起,更可以把问题的解答记录下来,留作后世的史料。慧可提出的问题是达摩祖师在印度的祖传统系,因为他们这一宗是“不立文字”的教外别传,所以便必须由师傅口授。

  慧可问道:“师傅,我们这一宗讲禅理,不立文字,而以心印心,师师相授。因此,我们很想知道祖系传统,以期不忘宗功。”

  达摩听后说:“很好,这问题我早想和你们说明,今天乘着这样好的月色,倒是个很好的机会。达摩祖师便溯源追叙,简而不繁,一代接着一代慢慢的讲述着。他说:“当佛还住世的时候,在灵山(灵鹫峰)说法。那次的法会,是人天百万聚在那儿,忽然在人天众里发出呼喊声说:

  “释尊!我要把这些金色波罗花,奉献给你。而且我愿意舍去我这副躯体去作你的座垫,以便你好为大家讲说上乘佛法!”

  释迦牟尼佛听到这样的呼声,把眼睛顺着声浪的来源仔仔细细的一看,原来说话者正是梵王天的天子。释尊便说:

  “好的,金色波罗花你可以送上来,至于舍身作垫,那倒可以不必!”

  梵王天子便抱着那束金色波罗花,必恭必敬的走到释尊座前将花献上,又必恭必敬的退了下来。

  献花之后,大家肃穆庄严正待佛陀说法。可是不闻话声,却只看到佛陀手拈花枝向众摇摆。百万人天,大家莫明其妙,面面相觑,不知佛陀是什么意思。那时,只见会众当中的迦叶头陀站了起来,对着佛陀的拈花,破颜笑着。 迦叶头陀破颜一笑之后,佛陀居然说话了。

  他说:“我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嘱咐摩诃大迦叶。”

  这时,大家只见迦叶头陀把头点了几下,意思是表接受了佛陀的嘱咐。这么一来,弄得与会的人天大众,更进莫知所以,如坠五里雾里。接着,佛陀便解释说:“这是微妙法门,以心传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摩诃大迦叶是传受了。”

  这就是佛教禅宗法门的开始,由迦叶头陀接受佛陀的开示而成为禅宗在印度时候的第一代祖师。”

  达摩祖师说到这里,慧可、道副、道育教说:“本宗的始祖,弟子们明白了。”

  慧可又问:“但请问师傅在印度的时候,是为第几代?”

  达摩回答说:“我的师傅,就是你们的师公,般若多罗尊者是二十七代祖,我是第二十八代。”
菩提达摩画像
菩提达摩画像


  “那么,这二十八代以前的祖师,师傅可以一代一代的数给我们听吗?”比丘尼总持问道。

  “当然可以!”达摩回答之后,如数家珍似的数着自己的祖先二十七代。

  达摩祖师说:

  第一代祖摩诃迦叶尊者。    第二代祖阿难尊者

  第三代祖商那修和尊者。    第四代祖优波毱多尊者

  第五代祖提多迦尊者。     第六代祖弥遮迦尊者

  第七代祖婆须密尊者。     第八代祖佛陀难提尊者

  第九代祖伏驮密多尊者。    第十代祖胁尊者

  第十一代祖富那夜舍尊者。  第十二代祖马鸣大士。

  第十三代祖迦毗摩罗大士。  第十四代祖龙树大士。

  第十五代祖迦罗那提婆大士。第十六代祖罗睺罗多大士。

  第十七代祖僧迦难提大士。  第十八代祖伽耶舍多大土。

  第十九代祖鸠摩罗多大士。  第二十代祖阇夜多大土。

  第二十一代祖婆修盘头大士。第二十二代祖摩拿罗大士。

  第二十三代祖鹤勒那大士。  第二十四代祖师子尊者

  第二十五代祖婆舍斯多尊者。第二十六代祖不如密多尊者。

  达摩祖师数到这第二十六代祖师不如密多尊者便戛然而止。停了一会,他又说:“不如密多尊者,是我的师祖,我师傅般若多罗尊者,便是接受他的衣钵传授而做第二十七代祖的。”

  达摩祖师说完,好像在思索。一会儿,他便又说:“以上二十六代祖的衣钵传授,差不多每一位祖师都有特殊表现的事实。”

  道副听着,他便插上一句:“那就是所谓佛门掌故了,师傅可不可以略说几件,让我们广见闻、开智慧呢?”

  “可以的,我略说三件事迹好了。”达摩祖师答应了道副的要求,便接着说道:

  “释迦牟尼佛在灵山会上拈着金色波罗花,举示大众的时候,只有迦叶尊者破颜而笑,便接受了心法。所以,禅宗的开始传法,是微妙的,以后的微妙更多。例如第三代祖师商那修和尊者传法给四祖优婆毱多尊者,便是在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三祖问道:“你今年几岁?”

  四祖回答:“我今年十七岁了。”

  三祖又问:“你是身十七?还是性十七呢?”

  四祖并不答复问题而反问着说:“师傅头发白了,是发白呢?还是心白呢?”

  三祖说:“我只是发白而已,心并没有白。”

  于是四祖说:“我也只是年岁十七,而性情并不是十七!”

  三祖和四祖的传授,便在这最初见面时候的简单问答中奠定以后衣钵和心法传授的基础。

  又如第十代祖师胁尊者,他的修持方法也是很奇特的。他若干年来不眠不寝,他的胁膊从没有沾过床席,所以世人才称他为胁尊者。

  还有第二十四代祖师子光,他的事迹更怪了。他为外道所陷害,国王要杀他,他本来可以逃避,可他还是保持着他那宗教家“视死如归”的精神。

  国王手拿利剑逼问他:“你得了无相吗?”

  “是的,得到了,国王!”师子光答复说。

  国王说:“既然得了无相之法,那么,对于生死的问题是不会顾虑、不会害怕了?”

  “已经离了生死,还有什么生死好怕呢!”

  “哼!你既然不怕死,就可以把头颅施舍给我!”

  师子光尊者便说:“全身都不是我所有的,那又何况一个头颅!”

  这句话刚一说完,国王便挥着利剑把他的头砍下了,一股很大很白的像乳沫一样的液体,从师子光尊的颈上冲了出来,竟有一丈多高。”

  达摩祖师的话停止了,夜已深了。他仍旧面壁而坐,慧可、道副、道育和比丘尼总持,都各自回到自己的竂房中去休息了。  

出家与去国

  达摩祖师在他还没有出家为僧以前,本是南天竺(印度)国王香至王的第三子,姓刹帝利,最初名叫菩提多罗,后来才改名达摩多罗,他曾是生长在贵族家庭的王子。他的父王香至王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有一天,香至王诏请般若多罗尊者在宫殿之上大开讲筵,这位般若多罗尊者便是印度佛教禅宗的第二十七代祖,这天他来到香至王的宫廷里,受到盛大的欢迎和恭敬。香至王为了要向般若多罗表示敬意,以及为他自己培育福德,便将大量的珠宝布施给般若多罗尊者,般若多罗接受这些珠宝以后将它放在几案上。香至王将三个儿子叫来,要他们向般若多罗敬礼,他们便拜过般若多罗,站在一旁。

  般若多罗一看这三个王子,相貌都长得很好,但不知各人的才智如何。于是,便出问题来测验他们。般若多罗尊者指着几案上的珠宝问道:“世间还有什么物品,比这些珠宝更好呢?”

  香至王的大儿子名叫净多罗,当即回答说:“尊者!没有了!这些珠宝是最好的了!世界上任何物品都不如它。而且,若不是我们王者之家,又谁能获致这样多而且珍贵的珠宝呢!”

  第二个儿子功德多罗的答案,与长子月净多罗大同小异。只见第三个儿子菩提多罗,却从从容容的站了出来,回答说:“不!般若多罗尊者!这些珠宝并不是世间最好的物品,在各色名样的宝物当中,只有法宝才是最上上的。”

  这真是语惊四座的话,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而他却接着说:“因为这些珠宝的光明只是世光,应以智光为上;只是世明,应以心明为上。而且,这些珠宝的光明不能自照,必须要假借智光的明辨,才能够知道这是明珠,知道这是明珠以后,才知道这是可宝贵的东西。”

  菩提多罗又说:“如是说来,我们称它为宝,它自己并不知道是宝;我们称它作珠,它自己也并不知道是珠;这就叫做不明自性了。珠宝的本身,既然不知道它自己的珠宝,而必须假借人的智珠,才能分辨这是世珠;这么说,也就必须假借智宝,来明辨法宝了。”

  菩提多罗说到这里,他忽然提高了语气,对般若多罗尊者说:“般若多罗尊者!然则我师有道,其宝即现;众生有道,心宝也就是一样了!”

  菩提多罗王子说完,所有在场的王公大僚,群臣百官个个叫绝,人人道好。香至王固然满心欢喜,就连般若多罗尊者,也不能不许为法器。于是他问道:“菩提多罗王子!诸物之中,何物无相?”

  菩提多罗很快答道:“于诸物之中,不起无相。”

  “诸物之中,何物最高?”般若多罗尊者又问。

  “于诸物之中,人我最高。”

  “诸物之中,何物为大?”

  “于诸物之中,法性最大。”

  般若多罗和菩提多罗这一连珠式的问答,竟然引起大殿上的掌声雷动。自此,般若多罗尊者对于菩提达摩的印象非常深刻,心心相映。

  香至王死了,菩提达摩便随般若多罗尊者出家了。菩提达摩出家若干年后,南天竺国里出了一个和尚,名佛大胜,他把佛教分为六个宗派,就是所(一)有相宗(二)无相宗(三)定慧宗(四)戒行宗(五)无得宗(六)寂静宗。各宗都拥有很多的徒众。

  达摩觉得:这些宗派的分歧,徒然分散了整个佛国的力量、而无补于教义的弘扬,所成者小,而所失者大。达摩这样考虑过后,便采取了行动使南天竺的佛国趋于一致。

  不过,问题却又出在他俗家刹帝利族的王室里。因为香至王早已逝世,并且香至王的长子,就是达摩的大哥月净多罗也死了,王位便传授给异见。这个异见王,便是达摩在俗的侄儿,是一个无道的昏君

  异见王常想:我的祖先总是迷信佛法,我绝不这样作。他便开始对国内的佛教团体大加排除,这场教难几乎等于中国历史上的“三武教难”(北魏太武帝周武帝唐武宗皆毁佛法,称三武之难)一般。 南天竺国原是一个佛教国家,国王是这样横行霸道,国内广大的佛教信众便都感觉惶惶不安。

  达摩以为:异见王损我佛法,而坏中国法,这还了得。于是,他便派遣徒众,到京都去制伏异见王的乱行。有一位八十岁的老者,名叫宗腾,自告奋勇,要去说服国王。达摩觉得宗胜虽然辩论敏捷,但还不能扭转异见王的偏见,本想要另一个叫波罗提的门徒去,可是宗胜缺不愿意,径自到京都觐见异见王,他与异见王反复辩论了很久,始终无法说服异见王。 幸好达摩遣随后派波罗提也去觐见,正当国王和宗胜激烈争辩之时,波罗提乘云而至飞落殿前,异见王很惊慌的站了起来说:“腾云驾雾,凌空而至,究竟是邪还是正呢?”

  波罗提回答说:“我非邪正,而来正邪,王心若正,我便没有什么邪正。” 如此,异见王便无话可说。可是,他却心里窝火地下诏:“把那个失败了的宗胜比丘,推到后山里去!” 波罗提随即答:“你既是有道之君,为何要排斥沙门!我虽然所知不多,倒由你随便发问!”

  
菩提达摩
菩提达摩
异见王便厉声问道:“什么是佛?”

  波罗多随即回答说:“见性是佛。”

  异见王又说:“师见性耶?”

  “我见佛性。”波罗提说。

  “性在何处?”

  “性在作用。”

  “是何作用,我今不见?”异见王把手一摊说。

  “今现在用,王自不见!”波罗提说。

  “于我有否?”

  “王若作用,无有不是;王若不用,体亦难觅!”

  “若当用时,几处出现?”    。

  “若现于世,当有其八。”

  异见王追问说:“其八出现,当为我说!”

  波罗提便说出了一些偈语式的话:“在胎为身;处世为人;在眼曰见;在鼻辨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沙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

  异见王听了这些偈语,便恍然大悟,而皈依了波罗提,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异见王十分钦佩地问道:“师傅!您这样高明,那您的师承,肯定也是很高明的!”

  波罗提说:“我的师傅,就是你的三叔达摩大师!”

  异见王听到达摩两字好像晴天霹雳,惊骇着说:“我三叔还在世吗?唉!我真是罪孽深重,妄想摧残圣教,以致累及我的三叔!”他立刻下了诏书,将菩提达摩迎来京都供养宫中。达摩对异见王匡之扶之,傅之翼之,而致国运大昌。

  从达摩出家整整的60年之际,正是般若多罗尊者所预言的:东方震旦(中华)机缘已熟的时候,达摩准备要离去天竺而来中国。

  有一天,达摩觐见异见王说:“我于震旦的机缘已经成熟了,我要即日东去,您好好治理国家,好好保养身体。”

  异见王听到叔叔要离去故国,心里非常难过,他流着眼泪道:“叔叔,您老已是高龄,旅途迢迢万里,山海重阻,太辛苦了!可不可以不去呢?”

  “不可以!这是宿缘,也是天命,逆缘违命,罪戾滋甚!我是非去不可!”

  异见王知道不能强留,又听到这是天命,他便呼天抢地的说:“天啊!你为什么不佑中国?而使我叔叔离去,使我失去怙恃!”

  最后,异见王也知道挽留不住了,便为达摩祖师准备行装,造了一艘大海船,载着达摩祖师从南印度而来,驶抵中国。  

不契梁武帝之问

  达摩自梁武帝普通八年(是年三月改元大通,即公元527年9月21日),从印度航海到中国广州

  广州刺史萧昂打听到航海而来的印度和尚,是印度异见王的叔父,同时又是印度佛教禅宗二十七代祖师般若多罗的继承人,便热情接待达摩祖师,并飞报朝廷,请示意旨。

  梁武帝极其尊崇佛教,国内的高僧大德,他都唯恐罗致不及。现在印度高僧航海远道而来,他便更为欢迎。梁武帝立即下了一道诏书给广州刺史萧昂说:“着妥善护送法驾来京,朕当于正殿晤对。” 广州刺史萧昂奉梁武帝诏书,恭谨的侍候达摩入京。

  十一月初一日,达摩到达了建业(南京),在行馆里休息不久,梁武帝便派遣法驾接入宫中。梁武帝迎候达摩祖师于大殿的丹墀上,寒喧一番过后,梁武帝和达摩祖师开始了那十分著名的一席问答。

  梁武帝认真的问道:“请问大师!我曾经建造了许多寺庙,也抄写了许多佛经,更剃度了许多比丘和比丘尼,有些什么功德?”

  达摩祖师很严肃的回答说:“任何功德都没有!”

  梁武帝听到这样不如己意的回答,便用不愉快的语气追问道:“何至于全无一点功德呢?”

  达摩说:“这一些行为,都不过是人天小果,还是有漏之因;这就好像影子随着实体,影子的形相虽有,但是影子的本身,却是没有实体的。”

  梁武帝又问:“要怎样才是真功德呢?”

  达摩问答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达摩祖师的答话是对的。所谓功德,一定要自己净其智虑,空其实体,不着功德之想,然后才可以定功德,所谓“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否则便是贪图功德。如《左传》所谓“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不亦诬乎!”凡事而至于贪,便一切都完了,还有什么功德之可说。

  可是,梁武帝竟不能了悟妙义,便提出了第二个无意义,他说:“如何才是圣谛第一义?”

  达摩简切的回答他:“廓然无圣!”

  梁武帝有点懊恼了,他提高语调干脆的问着:“对朕者谁?”

  “不认识!”达摩也只有简单的答了这三个字。

  这一席对话,据所有禅宗的典籍,都是同样的记载说:“帝不悟,即罢去,尊者知其机缘不契,潜以十九日去梁渡江,二十三日北趋魏境,寻至洛邑,实当北魏孝明帝正光之元年也”(此年为公元520年,与来时不符,待考正)

  这段记载,拿现代语意来解释,便是达摩和梁武帝的晤谈,算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达摩便只有离去梁地,渡过长江,而北走拓跋氏的魏国了。

  十一月十九日,达摩祖师来到长江边,想北渡长江,可是江边并无渡船。他只好折了一支枯萎的芦叶,置于江中,乘着渡过北岸。在佛教掌故中的典故“一苇渡江”,便是指达摩祖师这次北渡。二十三日达摩祖师进入到北魏境地,他上嵩山进入少林寺。拜过了佛,便一声不响的面对着少林寺的寺壁放下蒲团,很安闲的结伽趺坐下来,一坐便坐了九年。  

少林寺面壁九年

  正是残冬岁除,腊鼓频催。风声挟着冰雪的撞击声、阵阵的由远而近聚集,又渐渐的由近而远散开。少林寺里面却有一个印度和尚,寂静得犹如木人一般,兀兀的面向墙壁趺伽坐着,已经是若干时日了。他这一面壁兀坐,在当时确是兀兀的、寂静的、木人一般的,以后世来看;他这一坐,竟是不动的大动,面壁的不面壁。

  当他坐到第二年上,正是北魏孝庄帝永安二年,也就是梁武帝中大通元年(公元529)正月初,时逢少林寺附近的许多老百姓都来进香。这班香客们焚香祷祝事毕随喜游览时,在一间偏殿里发现这位去年面壁兀坐的印度和尚,今年还是照样的面壁兀坐,任你每个人如何的跪拜顶礼叩询,就是得不到他一言半语的回答。

  从次以后,许多人发现达摩祖师面壁兀坐整整一年,此事立即成为一则新闻传遍各处。之后便有许多人士跑到少林寺来察看事实的究竟,有的是敬道,有的却是好奇。他们的来时,总是或多或少带点供养品交给少林寺的常住。之后,来看达摩祖师的人们多了,人们议论纷纷,说长说短,说好说歹,纷纷不已。

  有一天,一些人在少林寺内聚谈着。有一个中年男子说:“这位壁观婆罗门,这样默默的坐,究竟要坐到何年何月?”

  另外-个人却说:“他是在坐待机缘,机缘来了,他自然就会不坐了。”

  “……”谈论似乎没有终止的时候。

  这时,有一位年长的老居士说:“这是-种修行工夫,所谓:“壁观四行”,便是这样修持的,这是佛教中最重要的禅功!”

  当达摩祖师坐到第六年的时候,二祖慧可便是听到这些传闻而赶到的。结果他接受了达摩衣钵的传授,为禅宗承先启后。  

视诏命若弁髦

  达摩祖师在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到了第三年以后,北魏皇帝曾经几次下诏邀请他,而梁武帝也有诏书,要迎他南回。可是达摩就始终在少林寺里面壁如故。几个大皇帝的诏书在他的眼睛底下,他竟熟视无睹,如同废纸一般。“有守而后能有为”,真不啻为达摩而说。

  起初达摩祖师在少林寺面壁不久,时值梁武帝大通二年,也就是魏孝庄帝的永安二年(公元528),孝庄皇帝认为印度高僧和南朝梁武帝语言未合而北来自己国境,是一件大瑞大祥的事情。他便急忙下诏说:

  “恭闻法雨西来,折苇渡江,进抵敝邑,幸何如之!国之祥瑞,应尊于朝,谨备香幢,以迎有道,……”

  魏孝庄皇帝以为他这一道诏书,一定可以将达摩祖师迎至京师。可是虽然这诏书到了少林寺,但是达摩祖师面壁如故。当时的魏帝钦差大臣,竟也无可奈何。不过,此事却轰动了北魏朝野,也震惊了南朝的梁武帝。

  于是梁武帝便问着志公和尚说:“西来的达摩,自从与我言语不合以后,他竟折苇渡江北趋魏境,住在嵩山少林寺里终日面壁危坐。然而魏人却注意了,派遣专使去迎接他,他又不为所动,还可以迎他回来吗?”

  志公和尚反问道:“陛下还识此人否?”

  梁武帝回答说:“不识。”

  “呵!那就难怪了!此人原是观音大士,传佛心印的。”

  “哎呀!我竟得罪了观音大士,罪过罪过!那应该怎样去忏悔才好!还是再派人去迎请他回来,向他悔罪!”

  志公和尚便说:“莫说陛下派人去迎请他,他不会回来;就是全国的人民去请他,他也不会回来了!”

  佛教教义,本是教人智慧的,但不是本不智慧,而自以为智慧;佛教教人守中道,如非真非假,便是第一义谛;梁武帝便不懂这“第一义谛”的义理,他首先着了功德相,再又偏于圣道,而失却那“非善非恶”的意境。 他以为他是一个皇帝,是皇帝便一切都智慧。可是他并不知道佛教是讲自然律而又讲偶然律的,“因果轮回”是自然律,“善不受报”便又属偶然律了。  

衣钵传授与慧可

  佛家对于传道授业极其重视。魏孝庄帝的天平三年(公元536),也就是梁武帝的大同二年。一天,达摩祖师忽然对门徒们说:

  “我不久就要西归了,你们各人把自己的造诣说说,看看你们究竟也有很么心得。”

  达摩祖师开示门徒。于是,道副便首先说道:“我觉得我在师傅这里所学的是:不要执着于文字,也不要离去于文字,一切都应该为道所用而已。”

  道副说完,达摩祖师便说:“道副,你所得到的太浅少了,你不过只学得我的一点皮毛罢了。”

  达摩祖师对于道副所说的作过评语以后,比丘尼总持站了出来说道:“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

  达摩听到她的话便说:“总持比丘尼,你所体会到的较之道副又多一点点了,世事原是虚幻的。但却只算是得到我的血肉而已。”

  道育接着便说:“师傅!我觉得你的道法是:四大皆空五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言语道断,心行处灭。”

  祖师听到这样的话,很高兴地说:“道育的成就又大些!可算得到了我的骨骼!”

  该轮到慧可说了,可是慧可并不说话,只是很敏捷的跑到师傅面前,一语不发。他拜了几拜,便又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还是一语不发。达摩祖师当时的表情既是愉快,又是严肃。他语气极其沉重的说:

  “慧可!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可以算是得到我的神髓了!”

  达摩祖师说完停了一会,他又继续对慧可说:

  “佛祖如来,早年以大法眼藏嘱咐摩诃迦叶,展转相传而至于我,我现在便将大法嘱咐于你,你好好的传下去罢!不要使它断绝了!”

  达摩祖师说过这话以后,便取出一件袈裟和一个钵子,郑重的授予慧可说:
菩提达摩面壁图
菩提达摩面壁图


  “现在,这件袭袈裟和这个钵子,一并交给你,以为信守!”

  慧可当时就必恭必敬,郑重其事的接过袈裟和钵子,依然默默无语地退到原来的位置。

  于是,达摩祖师又说:“我因为恐怕后世以我为异域人,而不相信你的师承,所以便传了这衣钵,让你拿作证验,而定其宗趣!”

  达摩祖师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只见他屈着手指头在那儿好像计算数目一般。片刻,他又提高语气说:

  “慧可!我告诉你:当我逝世两百年以后,衣钵便须止而不传(按六祖慧能入寂传法时,为唐玄宗开元元年(公元713),不传衣钵,正此后二百年事),因为那个时候法已大盛,不需要传授衣钵,人们也会相信无疑。”

  说到这里,达摩祖师又似乎有些感慨了,他说:“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是知“道”的人多,而行“道”的人少;说“理”的人多,而悟“理”的人少,但潜通密证,千万有余,所以你应勉力为之,切不可轻视那些执迷不悟的人们啊!”

  达摩祖师这样的叮咛嘱咐几番以后,他忽然大声说:

  “慧可!你听我的偈语吧!”他随即说出偈语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说完这道偈语,他拿着一部《楞伽经》授予慧可。

  “慧可,这是四卷《楞伽经》,是佛祖如来的最高法要,可以拿去开悟世人。现在,一并交给你。”

  达摩祖师娓娓的嘱咐着,慧可、道副、道育、尼总持等便静静的听着,这次课徒传道的讲授是中国文化史上灿烂的一幕。  

携只履而西去

  达摩祖师传授衣钵过后,没有多久,便偕着他的门徒到了禹门(即龙门,在山西省河津与陕西省韩城之间,为大禹所凿)的千圣寺。他们这次到千圣寺与地方主管官员--杨炫之太守有过一段故事。这是达摩祖师在临灭之前,收的一位居士门徒。

  面壁九年的达摩尊者传授衣钵之后,来到杨太守辖区的千圣寺。杨太守原本就是一位佛教徒,得知几个大皇帝都请不动的达摩祖师前来,又怎能不去见一见呢。

  杨炫之便赶到千圣寺,当时达摩祖师正坐在大殿的蒲团上双目紧闭,似乎已经入定。杨炫之上了大殿,先礼过了佛,然后再向达摩顶礼说:“弟子杨炫之,向祖师顶礼。”

  达摩双目微启,并没有作声。杨炫之又问:“西土五天竺,代代相传,这道法究竟是怎样的?”

  达摩回答他说:“这代代相传的,都不过是明佛心宗,确是绝无差误的传授。”

  他又解释道:“学佛的道理,不过是信、解、行、证四个阶段。由解而信,由信而行,然后师徒之间,以心印心,那便是证了。这与儒家的“相尚以道”、“同声相应”的道理是一致的。”

  杨炫之听了这样的回答,他又进一步问:“就只这一个义理,还再有别的吧?”

  达摩祖师说:“不贤不愚,无迷无悟,假若能够做到这种境界,便可以作祖了。”

  杨炫之再问:“弟子业在俗世间,很少遇见善知识,而自己又复愚昧太甚,更为俗尘所蒙蔽,未能见道,乞祖师开示,使弟子能遵守某项道果,能以某种心得,而接近佛道。”

  达摩祖师便说:“杨居士!你听我的偈语吧!”

  之后,他便说着偈语说:

  亦不睹恶而生嫌,亦不观善而勤措,

  亦不舍愚而近贤,亦不抛迷而就悟;

  达大道兮过量,通佛心兮出度;

  不与凡圣同躔,超然名之曰祖。

  杨炫之听完了偈语,很高兴的向达摩顶礼说:“祖师的说法,实在为众生造福不少,希望增年增寿,长为世造福。”

  “末法之世,坏人实在太多了!我就是长住世间,不特于世于人于己,毫无好处,恐怕还会因我而致患难,以增加他人的罪过!”

  “是的。”杨炫之说,“听说有人要毒害师傅,不知此人是谁?请即见告,当依法惩处。”

  “我若是说明了,一定会有损于人,我宁愿西去,也不愿害及他人,而求自己一时的快意。”

  杨炫之便说:“纵然师傅说出人来,我也不一定要加害于他,不过,我总想知道这个人而已。”

  于是,达摩又留下一道偈语说:

  江搓分玉浪,管炬开金锁,

  五口相共行,九十无彼我。

  杨炫之听到这样的偈语,还是不明究竟,不得要领,他只好顶礼辞别而去。

  这之后,他们住在千圣寺的时间并不算很久,达摩祖师便奄然物化了。他的门徒们便用棺材将他的尸体葬在熊耳山上,魏帝还为他造了一所定林寺。

  自从达摩住进少林寺,为时九年,北魏便总是一片混乱。第一年是梁武帝大通元年(公元527),这年即北魏孝明帝的最后一年(孝昌三年),第二年孝庄帝继位,做了两年皇帝便驾崩了。东海王、安定王,又各只一年,接着就是孝武帝,只有三年,便是东魏的孝静帝。

  据说达摩圆寂之年,为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这年正是东魏孝静帝的天平三年。

  孝静帝将达摩祖师在禹门千圣寺圆寂的消息报丧到南梁。于是,梁武帝即诏命宗子和王公大臣,祭之以礼,并由梁昭明太子撰著文告,其大略为:

  “洪惟圣胄大师,荷十方之智力,乘六通而泛海,运悲智于梵方,拯颠危于华土……。”

  本来,故事写到这里,算是完结了,可是,并没有完结,而要转出一段神话来。

  就是东魏的使者宋云从西域回来,正在葱岭的山道上,见到达摩祖师手上提着一只鞋子,踽踽独行,阖然西去。于是宋云便问:“大师一个人到哪儿去?”

  “呵!我要回西天去了!”达摩祖师回答说。

  “为什么一人独行呢?”

  “你回去就知道了了!”达摩祖师答了这一句。

  及至宋云回抵国境,才知道达摩竟已经圆寂。他便将这离奇的事件报告了魏帝,魏帝派人揩着达摩祖师的门徒到熊耳山上将坟墓掘开,只见一具空棺,空棺里面留下一只鞋子而已。  

史料记载  

附一: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十九章(摘录)

  魏世禅师以菩提达摩为有深智慧,而其影响亦最大。达摩称为中国禅宗之初祖。唐代时晚出禅宗史记,所叙达摩平生,不可尽信。兹姑不详辨。惟今日所存最可据之菩提达摩史记有二。一为杨炫之《洛阳伽蓝记》所载。一为道宣《续僧传》之〈菩提达摩传〉。杨炫之约与达摩同时,道宣去之亦不远。而达摩之学说,则有昙琳所记之〈入道四行〉。此文为道宣引用。知其在唐初以前即有之,应非伪造。兹据此诸书,略述菩提达摩之平生及学说如下。

  菩提达摩者,南天竺人,或云波斯人。神慧疏朗,闻皆晓悟。志存大乘,冥心虚寂,通微彻数,定学高之。其来中国初达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魏。

  在洛见永宁寺之壮丽,自云年百五十岁,历涉诸国,靡不周遍。而此寺精丽,遍阎浮所无也。极佛境界,亦未有此。口唱南无,合掌连日。又尝见洛阳修梵寺金刚,亦称为得其真相。达摩先游嵩洛。或曾至邺。随其所止,诲以禅教。常以四卷《楞伽》授学者,以天平年(534~537)前灭化洛滨。或云,遇毒卒。(中略)

  菩提达摩以四卷《楞伽》授慧可曰:“我观汉地,惟有此经。仁者依行,自得度世。”可禅师每依此经说法,那、满等师,常赍四卷《楞伽》以为法要。可师后裔,盛习此经。达摩一派,因称为楞伽师。按《续僧传》〈法冲传〉云,冲先于三论师慧暠听《大品》、三论、《楞伽》。又以《楞伽》奥典,沉沦日久,所在追访。

  “又遇可师亲传授者,依“南天竺一乘宗”讲之。(中略)其经本是宋代求那跋陀罗三藏翻,慧观法师笔受。故其文理克谐,行质相贯。专唯念慧,不在话言。于后达摩禅师传之南北,忘言忘念,无得正观为宗。后行中原,慧可禅师,创得纲纽,魏境文学,多不齿之。领宗得意者,时能启悟。”

  据此达摩一脉,宗奉宋译《楞伽》。其学颇与时人不同。因遭讥议。慧可后裔亦自知其法颇与世异。其讲《楞伽》,谓依“南天竺一乘宗”,则知当世讲者,或有不依此宗者。又〈法冲传〉叙《楞伽》师承,谓有迁禅师出《疏》四卷,尚德律师出《入楞伽疏》十卷,均“不承可师,自依《摄论》。”则“依《摄论》”者“不承慧可”,亦即非“依南天竺一乘宗”也。故此“南天竺一乘宗”者,自有其玄旨,与迁禅师等之依《摄论》者不同。而其玄旨何在,大为可注意之事。

  “南天竺一乘宗”即上承《般若》法性之义。何以言之。南天竺者,乃龙树空王发祥之域。佛法自大众部之小空,以至《般若》之大空,均源出南印度。达摩据《续传》本南天竺人,故受地方学风之影响。龙树之学,出于《般若》。扫尽封执,直证实相。此大乘之极诣。不但与小乘执有者异趣,且与大乘言有者亦殊途。《续僧传》〈习禅篇〉论僧稠与达摩两宗之禅法曰:“然而观彼两宗,即乘之二轨也,稠怀念处,清范可崇。摩法虚宗,玄旨幽赜。可崇则情事易显。幽赜则理性难通。”《续传》言僧稠习《涅盘》圣行,四念处法。此谓稠师依《涅盘经》〈圣行品〉所载四念处法以修心。《涅盘》虽为大经,而四念处法则原为小乘最胜之方便。僧稠特重四念处法,故与达摩取法于大乘虚宗者不同。故曰,即乘之二轨也。四念处法,观身、观受、观心、观法,其阶藉所由,步骤井然。故情事甚显,而易于遵行。大乘虚宗,以无分别智,无所得心,悟入实相。依此正观,立证菩提。故其旨玄妙幽赜。由常人视之,其理难通,必领宗得意,乃能启悟也。

  《楞伽经》者,所明在无相之虚宗。虽亦为法相有宗之典籍。但其说法,处处着眼在破除妄想,显示实相。妄想者如诸执障,有无等戏论。实相者体用一如,即真如法身,亦即涅盘。菩提达摩主行禅观法,证知真如。因须契合无相之真如,故观行在乎遣荡一切诸相。必罪福并舍,空有兼忘。必心无所得,必忘言绝虑。故道宣论又有曰:

  “属有菩提达摩者,神化居宗,阐导江洛。大乘壁观,功业最高。(中略)审其所慕,则遣荡之志存焉。观其立言,罪福之宗两舍。详夫真俗双翼,空有二轮,帝网之所不拘,爱见莫之能引。静虑筹此,故绝言乎。”

  达摩所修大乘禅法,名曰壁观。达摩所证,则真俗不二之中道。壁观者喻如墙壁,中直不移,心无执着,遣荡一切执见。中道所诠,即无相之实相。以无着之心,契彼真实之理。达摩禅法,旨在于此。

  然所谓契者,相应之谓。不二则相应。彼无着之心,与夫真实之理,本无内外。故达摩又拈出心性一义。心性者,即实相,即真如,即涅盘,并非二也。密宗曰,达摩但说心。心性一义,乃达摩说法之特点。而与后来禅宗有最要之关系。(中略)

  菩提达摩以四卷《楞伽》授学者。大鉴慧能则偏重《金刚般若》。由此似若古今禅学之别在法相与法性。然而不然。达摩玄旨,本为《般若》法性宗义。在史实上,此有六证。(1)摄山慧布,三论名师,并重禅法。于邺遇慧可,便以言悟其意。可曰,法师所述,可谓破我除见,莫过此也。(2)三论师兴皇法朗教人宗旨,在于无得。达摩所教《楞伽》,亦以“忘言忘念无得正观为宗”。(3)道信教人念《般若》。(4)法融禅师,受学于三论元匠茅山大明法师。而禅宗人认融为牛头宗初祖。此虽不确,然《三论》与禅之契合可知。(5)慧命禅师,曾着《大品义章》。其所作〈详玄赋〉载于《广弘明集》中。而禅宗之《楞伽师资记》,误以为僧璨所作。可见宗《般若经》之慧命,与楞伽师之僧璨,义理上原少异致。(6)法冲,楞伽师也。然初学于三论宗安州慧暠,后学慧可之《楞伽经》义。

  据上六事,可知北方禅宗与摄山三论有默契处。二者均法性宗义,并崇禅法。达摩禅法得广播南方,未始非已有三论之流行为之先容也。且般若经典由于摄山诸师,而盛行于南方。禅宗在弘忍之后,转崇《金刚般若》,亦因其受南方风气之影响也。再者达摩原以《楞伽经》能显示无相之虚宗,故以授学者。其后此宗禅师亦皆依此典说法。然世人能得意者少,滞文者多。是以此宗后裔每失无相之本义,而复于心上着相。至四世之后,此经遂亦变成名相。于是哲人之慧一变而为经师之学,因而去达摩之宗愈远。《金刚般若》者言简意深。意深者谓其赅括虚宗之妙旨。言简者则解释自由而可不拘于文字。故大鉴禅师舍《楞伽》而取《金刚》,亦是学问演进之自然趋势。由此言之,则六祖谓为革命,亦可称为中兴。革命者只在其指斥北宗经师名相之学。而中兴者上追达摩,力求“领宗得意”,而发扬“南天竺一乘宗”本来之精神也。  

附二:印顺《中国禅宗史》第一章第一节(摘录)

  菩提达摩,简称达摩。在后代禅者的传说中,也有不同的名字。神会(762卒)的《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此下简称《南宗定是非论》),也是称为菩提达摩的。神会引〈禅经序〉来证明菩提达摩的传承,如《神会和尚遗集》(此下简称《神会集》,依民国五十七年新印本)所说,神会是以〈禅经序〉的达摩多罗为菩提达摩的。因为这样,在传说中,或称为菩提达摩,或称为达摩多罗。774年顷作的《历代法宝记》,就综合而称为菩提达摩多罗。这是传说中的混乱糅合,并非到中国来传禅的菩提达摩,有这些不
达摩祖师
达摩祖师
同的名字。菩提达摩与达摩多罗,被传说为同一人。达摩多罗或译为达磨多罗,菩提达摩也就被写为菩提达磨了。 Dharma,古来音译为达摩(或昙摩)。译为达磨,是始于宋·元嘉(430前后)年间译出的《杂阿毗昙心论》。《杂阿毗昙心论》是达磨(即昙摩)多罗──法救论师造的。昙磨多罗论师与达摩多罗禅师,也有被误作同一人的。如梁·僧佑(518 卒)《出三藏记集》卷十二〈萨婆多部记目录序〉,所载(北方)长安齐公寺所传,仍作昙摩多罗(禅师),而僧佑(南方)《旧记》所传五十三人中,就写作达磨多罗了(大正55·89a)。神会(在北方)还写作达摩多罗与菩提达摩,而神会下别系,与东方有关的(781撰)《曹溪别传》,就写作达磨多罗。洪州(马大师)门下(801)所撰,与江东有关的《双峰山曹侯溪宝林传》(此下简称《宝林传》),就写为菩提达磨了。从此,菩提达摩被改写为菩提达磨,成为后代禅门的定论。达摩而改写为达磨,可说是以新译来改正旧译。然从传写的变化来看,表示了南方禅的兴盛,胜过了北方,南方传说的成为禅门定论。(中略)达摩传《楞伽》的如来(藏)禅,而引用《般若》与《维摩诘经》,可能与达摩的曾在江南留住有关。

  《楞伽师资记》说:还有一部十二三纸的《释楞伽要义》,现已佚失。从前传入日本的,有《大乘楞伽正宗决》一卷,也许就是这一部。当时,还有被认为伪造的三卷本《达摩论》,内容不明。现在,被传说为达摩造而流传下来的,也还不少。其中,如〈破相论〉一名《观心论》、《绝观论》、《信心铭》,这都可证明为别人造的。现存的《悟性论》、《血脉论》等,为后代禅者所造。没有标明造论者的名字,这才被误传为达摩论了。达摩在中国的名望越大,附会为达摩造的越多。道藏有《达摩大师住世留形内心妙用诀》一卷,达摩被传说为长生不死的仙人了。世俗流传有《达磨易筋经》、《达磨一掌金》,达摩竟被传说为武侠占卜之流了!这真是盛名之累。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七月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