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357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lily (2011/8/5 10:50:40)  最新编辑:lily (2011/8/5 10:50:40)
藏医
拼音:Zàng Yī(Zang Yi)
同义词条:藏医学
  藏医兴起于松赞干布赤松德赞时期,是在藏族传统医学理论的基础上,吸收和借鉴汉医印度医学理论而形成的。

藏医的学说

 
神奇藏医
神奇藏医
  约自公元十五世纪开始在西藏的医学史上形成了北方派和南方派如同日月的两大学派。 这两大学派都坚持《四部医典》的总纲和理论,利用各自的智慧,予以校订,进行广泛的阐释。同时结合自己的具体特点,对独特的经验不断进行总结和整理。这些对西藏医学的理论和实践各方面都有所补充,极大地丰富了藏医药学

  北方派以讲,辩,著的方式结合西藏北方的地理、气候、生活方式等实际特征,对独具特点的医治方法进行经验总结,著述医书疏解,创制新药方,甚至辨别药物等,发扬了北方学派的特点。南方学派以药物味道、工用、药效本质、释名及其作用等方面制定论述,进行讲解,介绍药物等,以讲、辩、着的形式、发扬了南方派的特点。

  公元1509年出生于前代苏喀(南方派)家族的苏喀·洛追杰波,幼时听受祖先医疗传承,拜措麦堪钦的弟子朗普却吉等为师。另外,还拜萨迦门冲(萨迦药城)地方的昌迪·协俄等北方学派的同门师,听授所有医疗秘方后,着述了《药物味道、功用、药效表》,以北方学派《四部医典》组成的题解等许多大小论著。晚年,他来到娘麦(日喀则一个地名)寻找,终于在此地找到新云丹贡布的《四部医典》手抄本。后由人主旺杰扎巴创造条件,经过四年时间,凭着智慧新编医学根本续论述《祖先口述》两种和医学后续脉尿《祖先口述》共三种巨着。后来抵达西藏山南地区扎唐时,由于雅加巴作施主,他对《四部医典》原本进行校勘订正,刻制了医学史上第一次现在称这为《扎唐四部医典》的著名版本。这对西藏广大地区讲授《四部医典》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留下了无法估量的丰功伟绩。迪司桑杰嘉措(公元1653年生)从小拜五世达赖喇嘛阿旺咯桑嘉措,练习显密经典为主的所有文化知识,他对对大小五明、尤其是医学星算科学的一切理论,十分精通。最终成为五世达赖的心传弟子,并得到担任政教两方面摄政的命令。担任长达二十六年之久的摄政。

  塔木医学博士洛桑曲扎(公元1638年生),五世达赖给予他无比的关怀,迪司桑杰嘉繁荣昌盛也称赞他如同“药王”并给予高度的评价,授他为五世达赖的帮医。在五世达赖喇嘛和迪司桑杰措执政时期,曾倡导开展藏医药学的继承、发掘和整理工作。为了《扎唐四部医典》的校勘工作顺利进行,以塔木医学博士为主,召集各派名医,对先后刻印的版本,又进行细心地分析和校订,对词义等各方面做了从未有过的整理,重新进行刻版,使该书有广泛的传播。由此不久,在后藏(今指青海、四川、甘肃境内的藏族居住地区)塔尔寺和康区德格印经院等,陆续以拉萨的四部医典为准,再次进行了刻印。还集体校注《四部医内》,将原书中晦涩难懂的林文和古藏文尽量改写成通俗文字,并撰写了一千二百多页的注释,定名为,《四部医典蓝琉璃》。同时为了更好地解释这部医书的内容,使得贤愚人等都能顺利理解,迪司桑杰嘉措还召集哈藏最著名的书画家,整理、绘制了彩色《四部医典系列挂图》七十九幅。其中,不仅描述了《四部医典》的内容尸体解剖,穴位,药物和器械等,而且以讲述藏医理论为主的内容亦描绘在彩色挂图里。公元1696年在拉萨药王山创建了医学僧院,定名为药王山医学利众院,并安排塔木·洛桑曲扎医学博士和高僧洛桑阿旺两位主管任教,第司桑杰嘉措也亲身传授医学理论。

藏医理论体系

体系简介

  长期的生产、生活和医疗实践,以及独特的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使藏医学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其历史之悠久,内容之丰富、系统是仅次于汉族医学的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

  藏医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在三大因素,“龙”、“赤巴”、“培根”;七大物质基础,即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骨髓、精;三种排泄物,即小便、大便、汗。三大因素支配着七大物质基础及三种排泄物的运动变化。在正常生理条件下,上述三者互相依存、互相制约,保持着相互协调和平衡,当三者中的任何一个因素或几个因素由于某种原因而出现过于兴盛或衰微的情况时,则变成了病理性的东西,而出现隆病、赤巴病和培根病,治疗上就需要对三者进行调整,使其恢复到协调状态。

三大因素

  龙:是维持人体生理活动的动力,其性质近似于汉族中医的风或气,但含义比中医的风或气更为广泛。

  赤巴:译成汉语是胆或火,具有中医“火”行的性质。主要功能是产生热能,维持体温,增强的功能,长气色,壮胆量,生智慧等。

  培根:译成汉语是涎或水和土,它相当于中医的津、涎,但含义较为广泛,与人体内津液、粘液及其他水液的物质和机能保持密切的关系。

  关于疾病发生的机理,藏医认为归根到底是由于、赤巴、培根三者之间失去平衡和协调,使身体的元气受到伤害,而危及健康。因此,治疗目的,就是调整这三大因素的偏盛偏衰,达到重新协调的目的。

七大物质基础

  藏医由于民族风俗,对人体的构造有较具体和深入的了解,在各种传统医学体系中,可以说是最先进的一种。

  藏医认为,七大物质中,以饮食精微最重要,其它物质均由它转化而来。血能维持生命;肉似围墙,保护身体;骨为支架,构成躯体;骨髓生精;精能生殖繁衍;脂肪荣润肤色。

  人体内的器官,藏医认为也有五脏六腑。五脏指心脏、肝脏、脾脏、肺脏和肾脏,六腑指大肠、小肠、胃、膀胱、胆和三姆休。对于各脏器的生理功能,古代藏医用生活中的各种活动和所需的用品来作比喻。如:心脏---国王,端坐在宝座上,居人体胸腔的正中;肺脏---犹如大臣和太子,围绕着君王;肝脏和脾脏---似君王的大、小后、妃,远处在君王下端,介关系又很密切;肾脏---像一座房屋的脊梁,没有它,身体就不能成一栋大厦。它又如一国中的外戚;三姆休---相当于中医的三焦。但藏医认为,它在男性指精囊,在女性指卵巢,犹如一国中的珍宝库;胃---等于一个家庭中的炒锅,是用来盛装食物的,且负责把食物煮熟;小肠、大肠---在一个国家中,它的位置相当于王后的奴仆;胆---是一个风皮袋,内可盛装重要的东西;膀胱---在一个家庭中,好比一个储水罐,用来盛装水。

  藏医认为,人身有360块骨头,其中脊椎骨28块,胁骨24块,牙齿32颗,四肢大关节有12个,小关节有210处,韧带16处,头有21000根,汗毛孔有1100万。

  古代藏医民经叙述了人体内一些管线系统,即脉管,脉管有多种,可分为黑白两种脉。其中白脉十分重要,事实上相当于我们所说的神经。白脉起自脑部,《四部医典》中这样描述:“从脑部脉的海洋里,像树根一样向下延伸,司管传导的脉有19条。”如受伤或患病,则可引起肢体的运动失调。关于黑脉,则相当于血管,认为它象树枝一样,有的与脏腑相连,有的与皮肤肌肉相连,更有微细的脉道遍布全身。

  作为一种传统医学,藏医在当时还缺乏实验手段,尤其是没有精巧的仪器,难于有今天这样精密而科学的认识,但从上面的叙述可以看出,古代藏医已对人体粗略而笼统的认识,而且也是较为科学的。

胚胎学

胚胎
胚胎
  值得一提的是,藏医学中的胚胎学,藏医在这方面有着辉煌的历史,也有很多成就。

  藏医认为,胎儿是由父亲的精与母亲的血二者结合而成的,不论是父精,或是母血,只要一方有病,如隆、赤巴、培根有病,就无法受孕,如精或血的外观粗糙,颜色、粘稠度异常,气味不正等,都不会受孕怀胎。在没有显微镜足以观察到细如精子卵子的结构时,这种描述不仅是自然可取的,而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在旧社会,总是把不孕的责任全归咎于妇女,而藏医却明确提出男女双方有着同样责任,这是完全符合科学道理的。

  藏医还指出,胎儿的形成,还需要正常的“五源”条件。所谓“五源”,是指土、水、火、风、空。无独有偶,汉族中医也认为,胎儿形成后,逐渐发育,“四月而水受之,五月而火受之,六月而金受之,七月而木受之,八月而土受之”,二者不谋而合,只是藏医的“五源”与中医的“五行”稍有不同,中医的土,是发育的土地,而藏医的“空”,是胎儿发育的空间,意义上都相差不远,也都认为,这五种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而且五者应互相协调,胎儿才能正常发育。

  中国有句古话,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中医对胎儿发育的认识,也都以十个月为准,逐月叙述胎儿发育的情况,如南北朝时期的《逐月养胎方》就有“妊娠一月始胚,二月始膏,三月始胞,四月形体成,五月能动,六月筋骨立,七月毛发生,八月腑腑具,九月谷气入胃,十月诸神备,日满即产矣”的记述,用以观察描述胎儿的发育。对此,藏医的认识则更为细致而深入,它是以周日的时间为单位来认识和观察人体胎儿发育过程的,胎儿从形成到成熟分娩,需要38周的时间。

  藏医对胚胎学的认识,在古代各国医学中,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从历史的观点看,更有其先进性。

三种排泄物

  三种排泄物,即小便、大便、汗。则是人体正常生理活动的产物。

藏医的原理

基础理论

  藏医有自己系统而完整的理论体系,在这些理论中,三要素学说是它的核心内容之一。 藏医学认为,“隆、赤巴、培根”(藏语的译言)这三种要素是构成人体并进行生命活动的物质及其能量的基础,同时也是产生一切疾病的根本因素。因此,对于人体的生理功能和病理机制,莫不以此三者的生成变化为理论根据和说理工具。其中“隆”是主导人体全身各部位的一种动力、聚在脑髓、心肺和骨骼里,主管呼吸、循环、感觉、运动,具有“气”的性质。“赤巴”是主导人体各内脏机能活动的热能,分散在肝脏和血液中,促进消化、吸收及热能和智慧的产生。具有“火”和“热”的性质“培根”具有人体必不可少的运化食物与调节水液等重要作用,存在于脾、胃、膀胱内,可以调节消化及水分代谢,影响人的体重和性情,具有“水”和“土”的性质。在正常的生理状态下,三者虽然各有特点,自具职能。但是它们之间并非孤立存在,而是有着不可分割的相互依赖和相互大跃进,相互影响和相辅相成的紧密关系,共同负担人体的正常生理机能活动,因而是生理性的。

  每当三要素及它们的内部细目分类在各种致病因素的影响下,“隆、赤巴、培根”硬或十五种内部细目分类,七种基础物质,三种排泄物出现偏盛偏衰,大过不及等反常状态,而失去相对平衡时,人就产生了疾病,则它们又变成了病理性的。因此,治疗一切疾病的过程中就需要利用食物、生活起居、药物和外治等到的办法来进行调整,使用权其恢复到原来的协调状态,达到健康的水平。

  (一)“隆、赤巴、培根”三者各自五种的内部细目分类和它们的功能作用:
 
  “隆”分五种,即维命、上行、遍行、等火、下泄。

  1、维命:存在于百会,运行于咽喉及胸部。它的作用是吞咽饮食、司理呼吸、排出唾液、打喷嚏、作嗳气、能使用权感觉器官清明、记忆增强、维持精神正常。

  2、上行:主要存在于胸部,运行于鼻、舌、喉三处,它的作用是发声音、润色泽、充满活力;能使精神振奋,思考明确。

  3、遍行:主要存在于心脏、遍行于全身。它的作用是,操纵四肢举止、行走屈伸运动、口眼的启闭开合、以及管理语言和思维活动。

  4、等火:主要存在于胃脘,运行于各个内脏。它的作用是消化食物、分解精华与糟粕、促使血液等的生化和“成熟”。

  5、下泄:存在于肛门,运行于大肠、膀胱、阴部及大腿内侧等处。它的作用是管理精液,月经和二便的排泄与控制以及产妇的分娩等。

  “赤巴”分五种:即能消、变色、能作、能视、明色。

  1、能消:存在于食物将消化与尚未消化之间。它的作用是辅助对饮食的精华与糟粕之分解、增生热泪盈眶力,协助其他四赤发挥效用。

  2、变色:存在于心脏,它的作用是使精华等的色素转变成为血液、胆汁、肉骨和二便等物的各种颜色。

  3、能作:存在于心脏,它的作用是支配意识,主心意真正、壮胆量、生谋略、长骄傲、滋欲望等。

  4、能视:存在于目,它的作用是主视觉,明辨外界的一切色相。
 
  5、 明色:存在于皮肤。它的作用是使皮肤的色泽鲜明而润滑。

  “培根”分五种,即能依、能化、能味、能足能合。

  1、能依:存在于胸中,为五培之首,协助其余四培保持和发挥作用,尤其是在机体缺乏水分的状况下有担负提供和调节水液的功能。

  2、能化:存在于胃上部之食物未消化处,它的作用是使入胃的食物经磨碎而腐熟。

  3、能味:存在于舌,它的作用是司味觉。

  4、能足:存在于头部,它的作用是主要眼睛等感受官的发达,使人产生满意和知足感。

  5、能合:存在于一切关节,它的作用是能使骨与骨之间相互结合,保持联系,并使用权之活动和屈伸。藏医学认为能化培根,能消赤巴,等火降三者共同负担饮食的消化分解。

  (二)藏医学对三要素分二十种不同的特性:
 
  隆:具有粗、轻、寒、微、硬、动六种性质。
 
  “粗”的特点是性情急躁、舌苔、皮肤粗糙等。

  “轻”指身轻动作敏捷,性情易变。
 
  “寒”指指喜欢就火向阳、避寒就温、食物喜热、喜饮温水热水。

  “微”指随处可到,无孔不入之意。

  “硬”则坚硬成形、肚腹坚硬而欠柔软,不易发生泄泻。

  “动”是情志易激动、到处流动,也与微、轻等密切相关。

  赤巴:具有腻、锐、热、轻、臭、泻湿七种性质。
 
  “腻”指面部油腻较多,皮肤油腻分泌较多。

  “锐”指发病多急,性情也较暴躁,患肿块时一般较易化脓。

  “热”指发病多为热性,喜凉食冷饮。

  “轻”是指得病较易治、轻松。

  “臭”指身体常有汗臭味,小便多有味而浓臭。

  “泻”指食不宜之品易发生腹泻。

  “湿”指常有水湿痰液、易泻泄、易出现肿湿的病症。

  培根:具有腻、凉、重、钝、柔、稳、粘七种性质。

  “腻”指粘腻而带有油性,如知苔腻滑、排泄物也多粘腻而有油质之感。

  “凉”为身常凉,因而喜温食热饮。

  “重”指身体重浊、行动懒慢、不喜活动,患寒性病病情一般较重。

  “钝”指病情一般较慢,不易转成他病。
 
  “柔”指舌苔较薄、皮肤润而嫩柔、疼痛一般也较轻微。

  “稳”指病情不易产生突变。

  “粘”指排泄物一般多有粘腻润滑之感。
  
  (三)人的类型区分:

  藏医学把“隆、赤巴培根”既被用来解释人的生理活动,还被用于区分人的类型。根据身材、肤色、性格特点,被区分为隆型、赤巴型、培根型和各种混合型。

  隆型的人,身材瘦小、驼背、肤色灰暗、话多、易失眠、财运差、喜好唱歌、喜笑、受吵、好斗性欲旺盛、酷爱武器、玩耍、性格兼有乌鸦狐狸的特点。

  赤巴型的人,身材中等、多汗、易怒、易饿、易渴、聪明、骄傲自大、皮毛微黄、病情多热性,性格兼有的特点。

  培根型的人,体格魁梧、肤色白润、性情温和、不爱活动、嗜睡、长寿、多财、性格举止稳重胸有成竹,好比狮子黄牛的特点。

生理和解剖

人体构造
人体构造
  藏医对人体的构造有较具体和深入的了解,在世界各种传统医学体系中,可以说是最先进的一种。

  藏医认为,人体有七种基础物质和三种排泄物。

  这七种物质,为食物精微、血液肌肉、脂肪、骨骼、骨髓和精液。它们均可在赤巴产生的热能作用下,渐变成“精华”,散布全身,使人发育、成长、保持健康。 三种排泄物则是指粪便、尿液和汗液等,可以通过它们将体内的废物排出体外。

  关于人体内的器官《四部医典》中记载得比较详细。对于脏腑,心、肝、脾、肺、肾认为为五脏;胃、大肠、小肠、胆、膀胱、精腑,认为是六腑。肌肉脉络图中,将血管称做黑脉,指出黑脉有会搏动如“玛脉”和不搏动的“江玛脉”两种,明确区分了动脉和静脉。

  在人体器官的生理和解剖中,对五脏六腑的位置《四部医典系列挂图》里采用形象比喻手法生动说明。如用国王比喻心脏,用王后比喻肝脏,用大臣比喻肺脏,指出“大臣丧命会导致国王驾崩”,意喻“呼吸终止会导致心脏停搏”,它还用饭锅比喻胃脏,用水缺罐比喻膀胱。这与中医的“心为君王之宫,肺为相搏之宫”等说法颇为类似。 关于人体骨骼数目的描述很细,认为人体全身有骨骼三百六十块、肋骨二十四根、牙齿三十二颗、四肢大关节十二个等等。关于神经为血管方面,藏医学认为人体内有各种脉络,其中有些是相互连接的,叫联结脉。联结脉分白脉络(即神经)和黑脉(即血管)两种,脑为白脉之海,自脑向背髓内伸出一支较粗的命脉,再发出若干分支,分布于五脏装腑及四肢,可感觉和运动。如白脉受伤,便丧失运动和知觉的功能。黑脉又分跳动的(即动脉)和不跳动的脉(即静脉)黑脉与心脏相连接。

  总之脉络是气血的通道,是维持人体生命的根本。早在公元八世纪藏医对神经和血管的功能就有这样深刻的认识,对中国医学也是一大贡献。

藏药学理论及用药原则

  藏医学理论认为药物与五行有关,其性、味、效亦源于五行。五行(土、水、火、气、空)中土为生物生长之本源;水为生长之汁液;火为生长之热源;气为生长运行之动力;空为生物生长之空间。五行缺一,生物则不能生长。这就阐明了药物生长与自然环境的统一关系。同时又指出;土水偏盛的药物味甘;火土偏盛的药物味酸;水火偏盛的药物味咸;水气偏盛的药物味苦;火气偏盛的药物味辛;土气偏盛的药物味涩。 藏医在临床上用药是根据药物的六味、八性、十七效辩证主方。

  六味即甘、酸、咸、苦、辛、涩。药物的六种味对于治疗疾病贩作用也就各不相同。总的来说,甘、酸、咸、辛能治隆病;苦、甘、涩味能治赤巴病;辛酸、咸味能治培根病。 还详细指出了每一味各自的作用和过量的过失。例如:甘味具有增强体力、补气固本,荣润肤色,延年益寿,开窍舒胸,生肌愈疮,治隆赤病的功效。用量过度,滋生培根病及脂肪,降低阳气等过失。甘味能治隆赤病,但是除了甘味陈青稞及干燥地区之畜肉外,多数甘味易于滋生培根病,惟有野牛肉、、羊肉、蜂蜜却对治病培根病有益等。

  药味经过消化后之变化:药物入胃,通过胃的消化分解,能使用权原有之味发生变化。如甘咸两种药物,经过初步培根消化后,则化为甘味。酸味在中期赤巴消化后,仍然化为酸味。苦、辛、涩三味在后期等火风消化后,转化为苦味。经过消化后的药味作用是,甘味能治隆与赤巴病;酸味能治培根与隆病;苦味能治培根与赫巴病

  八性,即重、润、寒、钝 、轻、糙、热、锐。药性“生、润、寒、钝”者可治隆病、赤巴病;药性“轻、糙、热、锐”者可治培根病。

  十七效,即药物具有柔、生、温、润、稳、寒、钝、凉、软、稀、干、燥、热、轻、锐、糙、动等十七种效能。 每种药物都具有固定的性味、效。必须根据十七效的对治配伍主方。

  所谓对治,就是两两相对,其性相反,一为药性,一为病性。如寒与热,寒性病用热性药治之,热性病用寒性药治之。

藏医疾病分类


  藏医学虽没有明细的分科,但临床上也将疾病分为二十一大类进行诊治:

龙病

  过食味苦、性轻而粗粝的食物,空腹劳动或过度劳累、心情压抑,长期缺乏营养等都易诱发龙病。龙病脉象空如皮囊,小便清如水,搅动后稀而不粘,乏力、耳鸣、头晕目眩、口干舌燥、游走性疼痛。“龙”侵入肌肤时,皮肤粗糙,周身疼痛,有时出现痘疮。侵入脂肪后,身体肿胀,出现脂肪疣。侵入脉道时,脉象虚而粗,肿胀隆起。侵入血液时,嗜睡,血色暗淡。侵入筋络时,肢体僵硬,腿酸脚跛。侵入骨时,剧痛,消瘦乏力。侵入关节时,空虚肿胀,易转为伛偻病。“龙”侵入髓时,失眠不安。侵入精液时,身体干瘦,遗精。侵入心脏时,胸部胀满,喘气不舒。侵入肝脏时,身体一侧疼痛,易肌。侵入脾脏时,身体肿胀,肠鸣,上半身疼痛。侵入肾脏时腰痛、耳聋。侵入饮食,进食后胃部疼痛。侵入未消化的部分,则打呃、呕吐、食欲不振。侵入饮食已消化部分,则肠鸣、腹痛、大便秘结、小便闭塞。侵入胆时,腹痛,消化不良,眼睛呈黄色。侵入肛门时,大便干燥。侵入尿道时,腹胀,尿闭或尿频。侵入子宫时,宫体变硬,宫血闭塞或崩漏。侵入头部时,头部眩晕,神志不清。侵入鼻腔时,鼻腔阻塞,流涕。侵入眼睛时,眼有下坠感,畏风。侵入耳部时,耳鸣,刺痛。侵入牙齿时,齿龈酸麻,疼痛肿胀。

  概括起来,分为头龙、心龙、肺龙、肝龙、肾龙、肠龙、胃龙七种。

赤巴病

  由于饮食不当,偏咸偏酸,饮食不洁,消化不良,易怒,神附鬼扰等原因,影响胆腑及全身,可产生多种赤巴病。赤巴病侵入皮肤,皮肤奇痒。侵入肌肉,症状是生疮、生疖并发痒,搔破则出现黄水和鲜血。侵入脉道,四肢关节发痒,皮肤和眼睛都呈黄色。着于骨骼,所有关节疼痛,身体分片作痛,干瘦,关节肿大。侵入肺脏,鼻涕和痰液皆呈黄色。侵入肝脏,肌肉颜色发青,肝区疼痛。侵入脾脏,舌苔斑剥,便血,左脚肿胀,关节疼痛。赤巴病侵入肾脏时,腰背疼痛,足重而麻木,耳壳背面的皮肤呈黄色。侵入胃时,症状是吐泻胆汁。侵入肠时,泻下胆汁而上部无恙。侵扰膀胱时,小便闭塞或淋漓。侵入子宫时,胆汁下泻或淤积。窜入头部时,囱门与头顶疼痛。侵入眼睛时,眼呈黄色,发热,多泪。侵入耳部时,耳内发热、剧痛,漏出黄水。潜入鼻腔时,鼻腔阻塞,鼻涕呈黄色。侵入舌部时,舌色发黄,诸味皆苦。

培根病

  过量进食味苦或甜、质重性凉多油腻的饮食后,活动少、居住潮湿,或进食了不洁食物、形成食积,这些都可以是培根病的形成原因。培根病是一种寒性疾病。诊脉沉而弱,口臭,舌苔和牙龈灰白,眼睑浮肿,鼻涕与口涎多,头晕,全身沉重;胃有淤积感觉,胃部胀满、呃逆,肿硬疼痛,消化力衰弱,食欲不振,上吐下泄,针刺放血时血色淡红而粘性大如粥样;尿液发白,味臭及蒸气小;身体肿胀,颈生瘿瘤;健忘、嗜睡;关节肿大,屈伸困难,小腿发酸,皮肤角化,肢节难以舒展。

木布病

  培根、血液、赤巴、龙等四种疾病至发时的综合症,称为木布病。木布病患部位有本系部位和旁系部位两种。本系部位有胃、肝、大肠、小肠四处。在胃发病时,症状犹如培根病。在肝发病时,症状似血病,在小肠发病时,症状如赤巴病的症状。在大肠发病时,症状和龙病相似。木布患病在旁系者,有内外两种。外部的,传入肌肉,扩散至皮肤时,似地祗作祟;传于脉道时,似毒症;散于关节时,似痛风。木布病传入内部,则侵犯命脉、肝脏、血液。木布向上侵入头部则头痛,侵入肺则是肺病,淤积心脏则成心风病,侵入脾脏为脾病,侵入肾脏为肾病。

痞块病

  人体的风、胆、涎、血等失调,虫疾、黄水症可诱发痞块病。症状为脉象弱而濡,尿液呈现出鱼目样点滴,何处患痞块,该处就积有污垢。饮食不消化,因寒而致呃逆、呕吐,呕吐物如腐肉、酥油和酸水。大便干燥秘结,有时可出现腹泻。身体消瘦,体力衰弱,受寒则腹痛。用力过多时,易使疾病发作。

浮肿病

  由于饮食起居失调,未消化的饮食精微在肝脏未被转化成精华,病血和黄水偏盛,被体内的风驱使遍布全身而发病。症状为面部与眼睑、脚背肿胀颤动,活动时疼痛,气喘心悸,食欲不振,消化不良,舌、唇、牙齿皆无光泽,体力衰弱,脉象沉细。尿色黄,身体极度困乏。肺肿病,多咳嗽,痰液多泡,带血色;肝肿病,腹胀、多虱,舌、唇呈灰白色,尿黄,周身发痒;龙型浮肿病,则睡眠少,肿胀现象变化多端。

水肿病

  水肿病可由龙病、赤巴病、血液病、培根病、中毒等病因诱发。症状是脉象急速,发热,身体及四肢倦怠,食欲不振,消化不良,周身浮肿,肌肉皮肤之间充盈黄水,特别是脚背、胸、腹、尿道口等部位。龙型水肿病,身体颤抖,肌肉紧缩、肿胀,皮肤粗糙,白天水肿甚于夜间;赤巴型水肿病人,眼睛与皮肤皆呈黄色,温暖时病情加重;血水肿病,脉管疼痛,眼泪赤色;培根型水肿病,身体发冷,白天肿甚;受伤形成的水肿病受伤处发热,色红;中毒水肿病,身体内部水肿,有中毒征状。

肺痨病

  肺痨病起病则伤风打喷嚏,体温下降,食欲不振,进食时大汗出,心悸,呕吐,脚背、脸部浮肿,指甲容易长,常作恶梦。肺痨病中期主要病变部位在上半身,症状是伤风多痰,呼吸不畅,肩部与头部疼痛,声音嘶哑,胃口呆滞。末期病患于下半身时,病及大肠、小肠、胃,上吐下泻,大便干燥。

热症

  可分为以下六种:

  1、未成型的热症。由于人体的龙和培根失调而致病,症状为脉象细而数,尿色赤黄、浑稠而浊,舌苔苍白,红色风疹密密生出,体温不稳,黄昏时发热,呵欠多,懒散,口苦,头痛,小腿肚与关节疼痛,恶寒喜暖,心烦多梦,不思饮食。

  2、扩散热症。由于人体赤巴过量所致,高热,脉象洪而有力、实而紧速,尿色赤黄、味浓、蒸气大,痰多,色赤黄如烟汁,气短,刺痛,口干,齿锈厚,身体沉重,食欲不振,剧渴,喜凉。

  3、虚热症。由人体的“龙”紊乱失调而致病。发热,脉象虚而数,尿色黄赤、多泡沫,呼吸短促、气壅塞,视物模糊,舌苔红而干燥,痛无定处,烦渴,睡眠轻,有恐惧感,汗毛直立,按压风窍感觉疼痛。

  4、伏热症。心伏热则指甲发白,夜间常失眠,白昼贪恋荫凉处,前胸后背及面部不断生疮疹;胃伏热症,症状是寒热两者皆有害,特别是过热时,刺痛剧烈,不宜进食新鲜肉类,多食性温之品;肾伏热症,淋尿转为血尿病,行走或饮酒之后双脚沉重难移步,肾脉延伸到哪里,哪里就疼痛。

  5、陈旧热症。由于热疾施治不及时而致病,脉细而紧,尿色赤而蒸气长盘旋,面生油腻,口粘,颚后干燥且硬,眼有红丝且有斑点,常流泪,肌肉呈现青色,身体干瘦,动则心悸,上半身疼痛,四肢与上半身疼痛且发木。

  6、浊热症。本病是热邪与黄水病的二合病,尿色红如茜草根汁,脉象细而疾数,深处游走,面目黄肿,动则气喘,体力衰弱,浑身汗津津,口干舌燥,嗜睡,多咳嗽,眼皮与脚背皆颤动。

瘟疫症

  劳损、忿怒、恐惧、愁苦等折磨或饮食失而变生疫疠,由此诱发了赤巴之热,降于汗腺,又诱发了“龙”与“赤巴”,或被气味击中,疫疠逐渐传染开来,就形成了瘟疫,有时疫、痘疹、肠痧、喉蛾毒、流感五种。症状为长期寒栗,身体沉重,懒惰,头痛,口渴,食欲不振,脉象细数而浮,尿色浑浊不清,体表高热等。

不消化症

  病因是人体的涎分失调紊乱,或进食了生硬、油腻、未熟的食物等致病。症状是大便秘结或不时解便,肠鸣、腹鸣,懒惰,不思饮食,进食时头痛,呃逆。初期脉象实而粗,久病身体乏力、脉象细,饮食不消化,尿略臭味。

心脏病

  由于心情抑郁、烦乱,饮食失调,失眠,易怒等原因造成。包括心悸、心绞痛、心热、心脏积水、心闷、心脏虫病、心怒症等七种疾病。

肝病

  进食酸辣食物、过度劳累均可致病。症状为肝脏、肋间疼痛,身体和囟门沉重,食欲不振,饮食不消化,进食时疼痛,肌肉呈现黄色,腰部不适等。

疝气

  饮食起居不当,吐塞龙紊乱返逆时进入外肾而引起肿胀。症状为阴囊突然肿大疼痛,或小肠坠入阴囊,刺痛,肠鸣等。

白脉病

  由于剧烈活动,瘟疫和热毒等侵入脉道,遭遇外伤,“龙”紊乱侵入脉道等原因而致病。症状为口眼歪斜,头昏,记忆力减退,不能端坐,失眠,呕吐,身体麻木肿胀,大小便失禁或尿闭,便秘,发热如火焚或发冷似寒石,身体弯曲如弓或强直如角。

黄水病

  由于食入无营养的饮食,血液中的废物积聚于胆,胆汁的精华变为黄水,扩散至肌肉、骨骼与脏腑内外,多见于皮下和关节腔内。症状为皮肤发痒,出现斑块;或浑身肿胀,肌肉呈青色、粗糙,出现疱疹。触及谷芒、麦糠皮等异物时,便引起发痒。

虫病

  饮食起居不当而引起。分内外两种。外部寄生虫病有虱病与虮病,内部则包括寄生在胃、牙、眼、肠道、肛门、生殖器、血液等处的寄生虫。虫病的共同症状为肤白,味觉甘,腹胀,阵痛,情绪急燥,寒冷。

小儿疾病

  小儿疾病包括聋、哑、瞎、免唇等先天性疾病及后天性的缓、急、寒、热等各种疾病。总症状为经常哭闹,手按痛处时更为厉害,眼睛不睁,面色呈黑色,食欲不振,呼吸困难,声音低微,指甲尖削下陷等。

妇科疾病

  多由饮食不洁、起居失常等所引起。由于妇女具有男子所没有的乳房子宫月经等器官和生理功能,也就有了一系列的妇科杂病。包括五种子宫疾病,十六种血脉病,九种痞块病,两种虫病。

产科常见疾病

  妇女从怀孕到临产,一般常患难的疾病有八种,即妊娠反应、难产、胎位不正、胎盘不下、子宫脱垂、产后失血、产后瘀血阵痛、产后毒攻。

创伤

  是指突然遭受意外打击,致使机体的任何部分造成的各种伤害。症状为肿胀、疼痛、肠鸣、小便禁闭等。

藏医的特色疗法

藏医的特色疗法简介  

藏医诊疗
藏医诊疗
  藏族人民早在远古时代时就开始用开水治疗消化不良等医疗实践活动,据敦煌吐蕃医学文献记载:“患蛾喉头痛者用牛角、岩羊角、山羊角、马蹄等调外合剂”,这是古代藏族人民发现动植物的药用价值的有力证明。此外,藏族人民对外伤的处理由开始用“泥土、酥油、酒糟来外敷伤口”,逐渐地总结出一些敷治外伤的方法。由于发现使用烧热的石块和砂土贴附于身体的某些部位有止痛的功效,于是便产生了热敷和火灸。可以说藏族医学发源于藏区各族人民的医疗实践。公元前5、6世纪出现了一位杰出的藏医学家协普赤西。据笨教史记载:“协普赤西是笨教师祖辛挠的长子”,曾任王室侍医。他收集民间的医疗经验着成《医学九法》、《疗法月光》等,总结了藏医学的实践经验。此后涌现了许多藏医学家。但是由于当时的人们不可能完全理解各种自然现象,相信超自然力是疾病的原因,因此便出现了笨教巫术和藏医学并存的局面。然而,如果由此认为藏医产生于笨教,则是完全违背历史事实的。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进藏,加强了藏汉民族间的特殊关系,促进了吐蕃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繁荣。据《西藏王统记》记载,文成公主进藏时带来了“医方百种,诊法五种,医械六种,论著四本”,可以推断这些医书对藏医药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只要我们对藏医经典著作《四部医典》的内容加以详细的分析研究 ,便可发现这种传播留下的痕迹,如在《四部医典》后读本的诊脉章中的“视位腕上第一皱纹起,下量一寸突骨之内侧,寸关尺脉莫竖放平稳”、寸关尺的切切法和“寸脉之下心与小肠主,关脉之下脾与胃脏求,尺脉之下肾与‘散木赛’诊”以及观四季脉中“现讲五行相生与相敌,木火金水等为相生,水火土木金等为相敌”等内容,显然吸收了中医学的观点。可以说中医对整个藏医学的发展具有 一定的影响。

  古印度吠陀医学的传入,可追溯到公元5世纪末拉妥妥日时代。但松赞干布以前,它只是一种医学派别。尤其是8世纪中叶,古印度吠陀医学著作《八支精要》被翻译为藏文,对藏医理论体系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藏医界吸收和照搬了大量的吠陀医学的内容。因此 形成了藏医学与吠陀医学相似的现象,藏医绝非源于印度

  藏医在7世纪中叶藏王赤德祖丹时期开始发展成为独具风格的理论体系,在此以前,藏医理论体系不太完善,仍处在感性认识与经验积累的阶段。早期藏医学理论著作《月王药诊》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藏医学经典著作之一,此书大约成书于赤德祖赞时期,它以藏族劳动人民长期的医疗实践为基础并吸取了其他民族的医学知识而著成。此书以医药兼论的形式阐述了藏医解剖、生理、病理 、药理等方面的基本理论,书中共载有780味药物,并详细地叙述了各味药的性味功效及有关方剂相配方法规等。

  《月王药诊》的产生,标志着藏医学的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它比较完整地叙述了藏医的理论基础,在人体解剖方面确立了以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骨髓、精液七大物质要素为人体结构基础。在生理及病理方面确立了以“隆”(气),“赤巴”(胆)、“培根”(粘液)三因素学说为核心的理论体系。藏医的“三因”“七基”学说与古希腊医学的“三种活力”“七种基本要素”的观点相一致,对此现象值得研究和重视。该书的另一重大成就是吸收了其他民族的医学尤其是中医学的知识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独具风格的藏医脉诊和。《月王药诊》一书的产生不仅为藏医完整的理论体系的创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极大地指导了当时的临床实践。继《月王药诊》之后,8世纪中叶,著名的藏医学家宇妥·元丹贡布在研究和总结早期医学经典的同时,学习和吸取了邻近民族的先进医学知识,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编著成了藏医名著《四部医典》。《四部医典》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是藏族劳动人民长期医疗实践及吸收其他民族医学知识的必然结果。该书后记中明确指出“此书是参考了大量其它医书后著成”。只要我们把《月王药诊》和《四部医典》的内容进行比较,就不难看出两者间的渊源关系。那种认为《四部医典》是古梵文本《寿命吠陀》的藏文遗本的观点是违背客观事实的。《四部医典》的内容非常丰富,它全面地论述了人体解剖、生理、病理、诊断、治疗、药物、方剂、保健等许多学科的内容。它确立了藏医学的理论体系,为藏族人民的繁衍和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诊断方法

  藏医的诊断方法,主要包括望、触、问三诊。望诊是察看病人的体型、肤色等外在的体征,其中尿与舌是重点观察对象;触诊是触摸全身的寒热,皮肤的润燥、凸起等,切脉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问诊即询问病因、患病的时间、患病部位、症状等。一般来说,对一种疾病的诊断,必须综合运用各种诊断方法,全面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藏医的特色疗法种类

  放血疗法,艾灸疗法,金针疗法,擦涂疗法,药浴疗法,熨敷疗法,利尿疗法,灌肠疗法,滴鼻疗法,催吐疗法,泻下疗法,油脂疗法。

藏医的分支与发展


  随着医疗实践的发展,十五世纪以后,藏医逐渐形成了北方和南方两大派。北方派稍早于南方派,以强巴.南杰查桑为代表,南方派则以舒卡.年姆尼多吉为代表,他们分别总结了北部高寒地区和南部河谷地带的多发病及其治疗的经验,各有特点。

  十八世纪以后,著名医学家第玛.旦增平措广泛收集药物标本,编著了《晶珠本草》,收载藏区药名两千余种,对药物的形态、性味及功能等均讲述得十分详细。

  公元一九一六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创办了“门孜康”(医算局),广招门徒,教授医药理论,对藏医藏药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藏医的医德

 
玉妥.云登贡布
玉妥.云登贡布
  藏医学除了具有悠久的历史之外,还有着十分高尚的医学道德。大致有以下几点,如:

  1、对病人要一视同仁。《玉妥.云登贡布传》中说:“把六方俗世的众生,视为自己的父母”“爱护他人胜于爱护自己,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不加敌视”。

  2、医生要有高尚的品质。应该对贵贱使药无别,扶贫济困,不论男女,美丑,不贪女色,不得谋取私利,要舍弃自私和贪婪、狡诈。

  3、对病人的病情要保守机密。《玉妥。云登贡布传》中说:“医生不应在没有进行适当的诊断时,就猜测是什么病,只有在诊断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才向病人透露疾病的情况,应该告诉病人他是否能复之。”

  4、医生在技术上要精益求精。云登贡布曾经指出:当还不甚了解病情时,就想试掌握病人的生命而去进行操作,是可鄙的;缺少知识而又没有有关的经验,却对病人提出许多劝告和解释的人,也不是好医生。用治寒的药去治疗热病,或者相反的人,都是江湖医生。老玉妥常说,作为一个好医生,如果你轻易伤害一个病人,你的罪过和杀死一个人是一样大的。

  5、医者之间要互相尊重。《臧医学.誓约》指出:“正在接受医药训练的人,对自己的老师应当给予极大的关心,把他当成一个神来看待。与同学必须保持良好的关系,互相友爱、互相尊重、互相关心。”

    6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ily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1.246.*在 2020/3/23 3:17:55 发表
  • 簧色网站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簧色网站 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