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234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lily (2011/8/4 16:39:03)  最新编辑:lily (2011/8/4 16:39:03)
藏药
拼音:Zàng Yào(Zang Yao)
同义词条:藏药植物
  藏药是在广泛吸收、融合了中医药学印度医药学大食医药学等理论的基础上,通过长期实践所形成的独特的医药体系,迄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是中国较为完整、较有影响的民族药之一。

藏药资源概述

 
藏医药学
藏医药学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高大最年轻的高原,是中国藏族人民的聚居之地,也是藏药发生发展的摇篮。它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境内高山林立,湖泊、谷地星罗棋布,大面积的冰山,源远流长的江河,地型地貌极为复杂。

  由于青藏高原面积辽阔,地势复杂,各地海拔差异较大,青藏高原各地的气候状况是很不一致的。总的来说,东南部受海洋季风影响较大,西北部大陆性气候明显,由东南往西北气温逐渐降低,降雨量逐渐减少,气候状况从温暖湿润逐步变为寒冷干旱,形成有规律性的地区差异。

  青藏高原地域的辽阔和自然条件的复杂多变,决定了它丰富多彩的动植物资源。据统计,共有藏药植物191科682属2685种,常用的300余种;动物药57科111属159种,矿物药80余种。常用藏药中有三分之一用药与中药相同。藏区本地草药占常用藏药一半以上。

  如今,藏药正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开发和应用,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数百种珍贵药材,如虫草、西藏延龄草胡黄莲天麻雪莲红景天、高原灵芝等,这些生长在高寒缺氧地带的雪域药材,纯净无污染,药效特别好,是中国天然药物领域中一颗闪亮的明珠。

藏药植物资源

藏药资源分布

  藏药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高原上有世界著名的巨大山脉,源远流长的江河,众多的湖泊和大面积的冰川,发育有高山、高原湖盆谷地等各种地貌类型。复杂而独特的自然条件,形成了丰富多采的植物资源种类,从藏东南的热带季雨林到藏北茫茫无际的草原,依次分布着热带亚热带温带寒带的植物种类,居于全国第四位。有史以来,藏区就是中国药用植物的一大宝库,据初步统计,野生药用植物资源有千种以上,其中冬虫夏草、贝母、三七、天麻、灵芝等为畅销国内外的名贵药材;海南粗榧红豆杉鬼臼八角莲软紫草纤细雀梅藤野百合等为一类有开发潜力的抗癌药用植物。此外,还有传统中药砂仁、钩藤、秦艽、丹皮、木瓜、重楼、麻黄、桃仁、黄连、柴胡、当归、黄芪、龙胆、党参、乌头、大黄、三颗针、雪莲花、五味子等各类药材。

  藏药的植物虽然种类繁多,形状千姿百态,但各种植物都适应于不同生态环境,因而分布也不一样。从植被类型看,主要分布在高寒草甸、高山垫状、高山流石滩稀疏植被三种类型中,这些类型中的建群种、伴生种绝大部分是藏药,故亦可称为藏药植物的特征。

  高寒草甸植被具有面积大、垂直分布高的特点,在高原东南部其下限为针叶林和高寒灌丛林,上限为高山垫状植被,垂直分布高度在4200~4800米;在念青唐古拉山以北至昆仑山以南呈连续的大面积分布,海拔在3600~5300米;植物体矮小,呈半球形或坐垫状、匍匐状。

  高山垫状植被介于高寒草甸和高山流石滩植被之间。由于低温与干旱,植物形态特征主要表现在植株矮小,植株呈垫状或莲座状,体表被毛,植株根系发达且与地面呈水平状展开。生理特征表现在抗寒、抗旱性强,繁殖方式特殊,光合作用有效积累高。垫状植被既是高山严酷的水热条件、辐射和强风等对植物生长抑制的结果,同时又反映了植物经历高寒严酷生态环境长期自然选择演化的适应性。垫状植被分布地区的年平均温度在0℃左右,最暖的7月均温在4~5℃,夜间仍低于0℃,昼夜差可达20℃,年降水量在250~500毫米。

  高山流石滩稀疏植被,本类型分布在高山垫状植被之上,永久冰雪带之下,广布于喜马拉雅山横断山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巴颜喀拉山喀喇昆仑山祁连山等,具有显着的垂直地带性特征。其分布高度取决于各山峰的冰川和雪线的高低,自北而南逐渐抬升,祁连山在3800米以上,巴颜喀拉山在4700米以上,冈底斯山则在5800米以上。高山流石滩是由于强烈的寒冻与物理风化作用,岩石不断崩裂,岩块与碎石沿着陡峭山坡缓慢滑动所形成。在碎石间隙聚积了细质砂粒,为高山植物的生长发育创造了可能的条件。只有那些与严酷冰雪和强劲疾风作顽强斗争的植物才能获得特殊的生存条件而定居下来。这种植被是高原隆起的产物,种类虽然不多,但却是征服高山的先锋植物。这类植物几乎全部都是藏药。

  藏药种类丰富,不仅包括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而且在植物药中是寒、温、热带药兼俱,而以温带和北温带性质的药为主。据统计,中国藏药种类几占中国植物的十分之一。虽然藏区植物种类繁多,不少为青藏高原特有或喜马拉雅一横断山系特有,但因长期处于封闭未开发的自然状态,除部分药用植物资源外,绝大多数植物资源基本上未得到开发利用。藏药资源的开发利用,有着光明的前景。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在开发藏医药业时,必须牢固树立生态资源保护意识,否则便可能影响到藏医药事业的可持续发展,甚至引发藏区生态环境保护问题。

藏药发展现状

  根植于雪域高原的藏医藏药,在经历了2000多年的发展历史后,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也步入大发展阶段,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与活力,不仅成为中国传统医学宝库中一颗耀眼的明珠,而且远销国际市场。

  源远流长的藏医药学博大精深,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为了保护、发展藏医药,中国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都给予重视与支持。目前,在西藏、青海等主要藏族聚居地区都设有专门管理藏医药的卫生行政机构,在四川甘肃云南等地也有专门部门与人员分管藏医药工作。

  目前,在西藏地区,以拉萨为中心的藏医服务网络已形成,其服务可覆盖全区大部分地区,在各级藏医院中,平均门诊量已超过同级医院的平均门诊量。在青海省,全省藏医院的年平均门诊量已达30多万人次。为了扶植藏医院发展,青海省还出专款及配套资金,先后配置了X光机、心电图机、超声诊断仪、胃镜等现代化诊疗仪器及各类藏药加工设备,使许多传统的藏医诊疗技术得到发扬光大。

  在发展藏医药的同时,各级政府主管部门十分重视藏医药的挖掘整理、科学研究工作。在西藏自治区,近几年来编著、付梓的藏医药书刊、文献、专著达32部,省级以上科研立项21项,其中12项获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他们还广泛开展横向学术交流,在国内外有关杂志发表学术论文34篇。西藏自治区目前已在自治区藏医院内设立了一所藏医药研究机构。青海省将藏医药科研列为本省科研重点之一,先后整理、出版了《四部医典》、《晶珠本草》、《藏医药选编》等10余部藏医药经典著作,其中“《帝玛·丹增彭措医着选集》整理研究”还被评为国家级基础研究二等奖。四川省、甘肃省也为弘扬藏医药做了大量工作。四川成都中医药大学副主任医师贡秋仁青编著的《藏医药发展史》,著名老藏医旦科撰写的《藏医验方集》先后出版;甘肃甘南州藏药研究所承担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下达的“藏医药治疗消化道溃疡的临床研究”、“藏医药治疗胆石症的疗效观察”等4项科研课题,并在“藏药加味帕珠散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的开发利用研究”、“藏医药治疗乙型肝炎的疗效观察”等科研项目中取得成果。

  为了弘扬藏医药,中国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还大力发展藏医药教育,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省、自治区都已建立了培养藏医药人才的医学院或医学系,一些县还设有藏医学校,培养大学生、中专生等不同层次的藏医药专门人才。

  据有关人士介绍,为了保护、支持藏医发展,各级政府还对藏药的发展给予关注。到目前为止,全国已有30多种藏药被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一批藏药新品种目前已在全国各大中城市的300多家医院进入临床使用。传统藏药经过藏医药研究人员的精心研究,现已找到了将传统炮制加工与现代高新技术手段相结合的新制药方法,千百年来一直依靠手工的藏药现已开始在自动化流水线上生产,一批高技术含量的名优藏药陆续问世,其中新型藏药诺迪康胶囊、西藏奇正藏药集团的系列产品已远销美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开发利用现状

藏药
藏药
  藏药主要流传和使用于中国的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新疆等藏族聚居的地区。藏药的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

  ①本民族特有;

  ②吸收中药;

  ③进口(印度、尼伯尔等)药材。

  藏医药具有独立而完整的理论体系,其医药的使用颇具民族特色。藏医学最早的著作为《月王药珍》,代表著作还有《四部医典》、《晶珠本草》、《无畏的武器》等。藏医药的形成、发展及研究由于受汉族中医药的较大影响,在用药方面出现了中藏药交叉现象,有些药物既是中药,又是藏药,但因各自医药理论的不同,对药物的用法和认识也相异。如藏药的间色打吾,藏医认为性温,为滋补药,而中医则认为性凉、有毒;又如诃子,中医并不常用。而在藏药中是最常用的一味药,有众药之王的称号。

  藏药的药性研究把药物分为八性、六味、十七种效能。主要有治疗热性病药、赤巴病药、瘟疫病药、解毒药、肺病药、热性培根病药、隆病药、寒性培根病药、黄水病药、虫病药、腹泻药、尿病药、催吐药、下泻药等等。

  藏药的药物研究记载的藏药约2400余种。其中植物药2170余种,动物药210余种,矿物药50余种。植物药中多以菊科植物入药,约200余种,占藏药总数的10%,其次是豆科、蔷薇科、毛茛科、百合科、唇形科、玄参科、龙胆科、伞形科等。常用的藏药品种主要有:诃子毛诃子余甘子(以上3种在藏药中常称“三大果”,使用频率很高)、雪莲花大托叶云实等。

  在藏药植物资源开发利用研究方面,虽然用于临床的新药不多,且起步较晚,但在植化、药理研究上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在莨菪类藏药植物的开发利用方面,肖培根等以三分三(Anisodus acutangulus C.Y.Wu et C.Chen)、铃铛子(A.luridus Link.et Otto)、山茛菪(A.tanguticus(Maxim.)Pascher)、矮茛菪(Przewalskia tangutica Maxim.)、赛茛菪(Scopolia carniolicoides C.Y.Wu et C.Chen)、西藏泡囊草(Physochlaina praealta(Decne.)Miers)、茄参(Mandragora caulescens C.B.clarke)、青海茄参(M.chinghaiensis Kuang et A.M.Lu)、等植物的根及根茎、种子为原料,经分析山莨菪主要含茛菪碱(hyoscyamine)、东茛菪碱(scopolamine)、山茛菪(anisodamine)、樟柳碱(anisodine)、红古豆碱(cuscohygrine)、托品碱(tropine)。矮茛菪含茛菪碱、东茛菪碱、山茛菪碱。其余各种均含全部或部分茛菪生物碱。经药理、临床研究樟柳碱可治脑脓肿、肺脓肿、白喉;红古豆碱可治癫狂症。山茛菪碱可用于神经阻滞,具有扩张微小动脉,改善微循环,用于治疗急性微循环障碍性疾病,如中毒性休克急性阑尾炎、急性肾炎合并心力衰竭、高血压脑病、肺部疾病、美尼尔氏综合征胰腺炎视网膜脉络炎等均有良好疗效。目前,已利用山莨菪碱为原料生产出莨菪类生物碱的制剂20 余种。

  王生新、吕义长等对黄花杜鹃(Rhododendron anthopogonoides maxim.)、头花杜鹃(R.capitatum maxim.)、大坂山杜鹃(R.dabanshanense Fang et S.XWang)、千里香杜鹃(R.thymifolium Maxim.)等同属10种杜鹃的叶所含挥发油及其水溶物进行了分析,在挥发油中含有烯烃和含氧化合物,此二大类中共分离出近60种成分,其中d-柠檬烯、杜鹃烯、牛苗酮、苄基丙酮具有镇咳作用,γ-芹子烯、k-芹子烯、桧脑、dl-β-蒎烯、香叶烯、d-α-杜松烯、α-草烯具有祛痰作用。其挥发油与樟柳碱和镰形棘豆(Oxytropis falcata Bge)所含总黄酮甙元组成治疗慢性支气管炎药物。

  藏药制剂研究主面,对油脂疗法药、泻药、催吐药、滴鼻药等有较多研究和应用。复方樟柳碱片,在临床上有较好疗效。丁经业等对龙胆科植物湿生扁蓄(Gentianopsis paludosa(Munro)Ma)、花锚(Halenia elliptica D.Don)、抱茎獐牙菜(Swertia franchetiana H.Smith)、川西獐牙菜(S.mussotii Franch.)等植物中分离得有生理活性成分十余种,其中黄酮类化合物、齐墩果酸、芒果素、苦味质有保肝抗腹泻的作用,现已用花锚,獐牙菜为原料生产乙肝灵、肝炎注射液等多种制剂;用扁蓄为原料生产小儿腹泻冲剂。郭继明等从独一味(Lamiophlomis rotata (Benth.)Kudo(Phlomis rotata Benth.)分离出黄酮皂甙等10余种成分,已用其全草为原料生产独一味片剂,治疗出血、止痛效果显着。肖培根、方起成等对紫堇属(Corydalis)乌头属(Aconitum)、小檗属(Berberis)的多种植物研究表明:紫堇类植物含有多种苄基异喹啉生物碱,对寻找防治心血管及神经系统方面的药物有苗头;乌头类植物在清热解毒止痛方面很有希望。

  目前已开发利用的藏药植物种类并不多,但已充分显示前景广阔。尚待深入研究的紫宛类有76种,乌头类有57种,具有清热利胆保肝作用的虎耳草(Saxifraga spp.)有37种,具有清热、消炎、止痛的兔耳草(Lagotis spp.)有19种,翠雀属(Delphinium)有35种,龙胆科獐牙菜属、花锚属、龙胆属、侧蕊属等属有40余种。此外尚有雪莲(Saussurea spp.)、红景天(Rhodiola spp.),绿绒蒿(Meconopsis spp.)、马先蒿(Pedicularis spp.),以及青藏高原主产或特有种属,且为藏医专用的珍贵药物。凡此都值得深入研究。

藏药的分类

 
  自8世纪藏医名著《四部医典》至17世纪藏药名著《晶珠本草》的千余年中,藏医药著作百余部,在药物分类上均沿于《四部医典》的分类体系,只是繁简不一,诸家各有不同。

《协据》分类法

  《协据》中分为珍宝类、土类、石类、树类、汁液精华类、湿生草类、旱生草类、动物类等8类。盐碱类药物包含在土类药物之中。没有分作物类、水类、火类药物。各类药物又分成小类。珍宝类、土类、石类药物逐种论述。树类药物分根、茎、干、枝、髓、皮、树脂、叶、花、果等10类。汁液类药物来自草、木、动物药物。湿生草类分为根、蒂、叶、花、果5类。旱生草类药物未分小类,论述时合在一起论述。动物药分为角、骨、肉、肝、胆、脂、脑、皮、爪、毛、粪、尿、昆虫、卵蛋等13类。

《宝堆》分类法

  《宝堆》中分为树类、旱生草类、土石类、珍宝类、水类、火类、果实类、动物类等8类。每类又分成小类。树类药物分为果、花、叶、花丝、皮、根、干、树脂等8类。旱生草类药物分为根、茎、叶、花、果5类。土石类药物分为色、味、炮制等6类。珍宝药物分为23种,归并为君药5种、臣药5种、佐药5种、珍宝8种。珍宝药自身无分类,根据配伍来分。水类药物分为15种,有时令水、地域水、泥塘水、泉水、井水、河水、疾病水、雨水、碱水、气味水、臭水、药水、草木水、荫遮水、开水等。火类药物分为11种,有时令火、地域火、年龄火、威义火、药火、食火、运行火、佐火、疾病火、自然火、养育火等。作物种子类药物和加工类药物,即作物种子精华和糟粕类药物,分为自然和加工炮制两类。动物药物分为16类,有毛、角、牙、舌、骨、血、肉、脂、髓、脑、胆、脾、尿、粪、皮、翎等。

《药性广论》分类法

  让钧多吉《药性广论》中将药物分为珍宝、石、水、火、树、汁液精华、草、动物的肉等8类。各类没有分出小类。这类分法很多。

《晶珠本草》分类法

《晶珠本草》
《晶珠本草》
  《晶珠本草》中分为13类,即珍宝类、石类、土粪、汁液精华类、树类、敦布(湿生草)类、俄(旱生草)类、盐碱类、动物类、作物类、水类、火类、膏汁类。

  珍宝类药物分为上品珍宝和普通珍宝。上品珍宝是永恒的大业福波所成的药物。普通珍宝是暂时益身延寿的药物,分不熔、可熔两类。不熔性珍宝在火中烧也不熔化,如玉、珊瑚等。可熔性珍宝在火中烧时就熔化,如金、银等。

  石类药物也分为不熔和可熔两类。可熔性百类药物如矿石、矿石。不熔性石类药物如赭石、赤石脂等。

  土类药物分为自然和加工炮制两类。自然土类药物如红土和禹粮土。加工炮制的土类药物如加工干净的硫磺等。

  汁液精华药物,在《协据》中和让钧多吉的著述中,除了一般论述外没有详细分类。在《宝堆》中,关于树、旱生草、土石、珍宝、水、火、作物果实、动物等精华歌诀很多,但这里只论述来自树、旱生草、动物、石四者的精华类药物。树、汁液精华药物,只论述了白檀、紫檀的树干;诃子等果实;木棉花蔷薇花;秦皮和桂皮,黑白安息香树脂。枝是没有高大干的枝条,如吉娘察、小米辣、木通等。《续》中虽然谈到了根,但在实践中,百种配方里只说到了檗根。湿生草类,是根部肥大、茎叶每年生长如树,而冬天除根外茎叶枯死,每年轮换的草类,如木香大黄等。《协据》中说:“湿生草类药物主药为獐牙菜、哇夏嘎、旱生草类是根细小的草类。采集时有的要根、叶、花、果四样分别采集,有的则一起采集,有的只采茎、花、果,有的则采全草。

  盐碱类药物是由天然土、石、水形成的。分水生和石生两类。在使用上又分天然品、配伍品、加工炮制品三类。

  动物药根据入药部位分28类。即角、眼、喉头、舌、齿、心、肺、肝、胆、脾、胃、肠、生殖器、骨、骨髓、脑、脂、血、肉、皮、毛、翎、爪、胃中食糜、粪、小便、乳、昆虫等。  树类药分果实、花、叶、皮、根、树干、树枝、树脂8类。

  湿生草类分根、叶、花、果和全草。

  旱生草类分根、茎、叶、花、果和全草。

  作物类分芒类(稻、谷、麦、青稞)、豆类、蔬菜和加工品(酒、酒曲、油渣)。

  水类药物分饮用水、药用水、矿泉水3类。

  火类药物分火成药和火灸等11种。

  炮制类药物分热制与凉制两类共56种。

用药部位分类法

  药用植物按其藏药用药部位分,有根及根茎、叶、花、果实、种子、皮、茎、地上部分或全草。

  根及根茎类有马尿泡、山莨菪、大戟、大黄、酸模、红景天、喜马拉雅茉莉、藏菖蒲、角盘兰、羌活、当归、甘草、藏木香等。茎类的药材有止泻木、宽筋藤、锦鸡儿、油松节、铁线莲、悬钩木、儿茶、鼠李、文冠木、檀香、沉香等。

  叶类药材有山矾叶、杜鹃叶、圆柏叶。

  花类药材有绿绒蒿马先蒿垂头菊紫菀金莲花银莲花、木棉花、杜鹃花报春花秦艽花等。

  果实和种子类药材有黄葵子、沙棘果、香旱芹、相思豆、松果、波棱瓜子、黑种草子、木蝴蝶、柏树果、蔷薇果、葫芦巴、槟榔、藏木瓜藏茴香、忍冬果、角蒿子、葶苈子、鬼臼果、莨菪子、决明子等130余种。

  皮类药材有柳树皮、榆树皮、小蘖皮、桂皮等。

  地上部分或全草类药物,这类药材占全部藏药植物的70%大部分生长在高海拔地区。常用的有绿绒蒿、藏黄连、雪莲花、獐牙菜、独一味、绵毛参、翼首花、扭连钱、风毛菊、绡毛菊、紫堇、高山辣根菜、虎耳草等。

临床功效分类法

  按临床功效分有40余类,常见的有以下10类:

  清热解毒,用于感冒、流感疾病的有:粉枝莓、毛翠雀花、红花桂竹香、迭裂黄堇、块根紫菀、翼首草、铁棒锤、乌奴龙胆等70余种。

  清肝热、胆热、肺热的有:椭叶花锚、虎耳草、獐牙菜、唐古特乌头、唐古特青兰、金腰子、尼泊尔垂头菊、矮风毛菊、沙生风毛菊等70余种。

  用于气管炎的药物有:青藏龙胆、高山龙胆、杜鹃叶、牛尾蒿、大籽蒿以及小龙胆组的多种植物。

  祛风除湿,用于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有:川藏沙参、黄花木、野豌豆、圆柏果、独行菜、群虎草等40余种。

  用于肺结核、肺脓疡的药物有:黑虎耳草、高山辣根菜、五脉叶绿绒蒿、红景天、纪氏红景天、拉萨桂竹香、草莓、瑞香、宽果丛菔等。

  降压药物有:红花绿绒蒿、全缘叶绿绒蒿、短管兔耳草、盘花波罗花、盘花垂头菊、蚤缀等20余种。

  活血散瘀,用于跌打损伤、骨折等的药物有:独一味、迟熟萝蒂、刺绿绒蒿、总状绿绒蒿、星状风毛菊、川西小黄菊、川西锦鸡等30余种。

  调经活血,用于妇科病的药物有:棉毛风毛菊、水母雪莲花、羽叶点地梅、长叶无尾果、鬼臼根及花、荆豆角柱花等40余种。

藏药方剂


  藏药剂型有散剂、丸剂、膏剂、汤剂、浸膏剂、药油剂、药酒剂、煅制剂等。

散剂

各种藏药
各种藏药
  分为内服散、外敷散、煮散和汤散。常用散剂举例如下:

  以冰片为主的七味散:冰片、牛黄、白檀香、红花、藏黄连、藏茵陈、竹黄,以白糖水冲服。治紊乱热症、背痛。

  冰片九味散:冰片、檀香、竹黄、红花、熊胆、藏茵陈、大株红景天、藏黄连(免耳草)、紫草茸。以白糖水冲服。治经脉传导性热症、紊乱热症、胸痛、痰液带红黄色或烟汁色。

  檀香八味散:白檀香、红花、竹黄、小豆蔻、大株红景天、岩白菜、葡萄、甘草。白糖水冲服。主治肺热脓痈。

  诃子十味散:诃子、小豆蔻、藏茵陈、岩精、山矾叶、白刀豆、茜草、侧柏叶、紫草茸、红花。主治外伤引起的肾病,尿闭,腰痛不能伸直,肾腑热症。

  熊胆七味散:熊胆、波棱瓜子、止泻木子、穆坪马兜铃、香附子、川乌、矮紫堇。白糖水冲服。主治外伤引起的肠道瘀血,胆热症。

  石榴八味散:石榴子、香旱芹、藏菖蒲、铁线莲、小米辣、硇砂、芒硝、光明盐。主治消化不良,胃火衰败所致的腹胀腹痛、呃逆、胃痞瘤、上吐下泻、寒性尿闭。以上各方中药物均为等量。

丸剂

  有水丸、糊泛丸、浸膏丸、酥油丸、药油丸等种类。现举例如下:

  大鹏五味丸:乌头、麝香、广木香、藏菖蒲、诃子。以童便制丸至梧桐子大,睡前服,第一日服五粒,第二日七粒,自第三日起每日服九粒。主治胃痛、虫病、咽喉疾病、疫疠,尤其对黄水病、麻风病效果尤佳。

  大鹏六味丸:上方加安息香,制法同。主治喉蛾、疫疠、炭疽病。

  木通七味丸:藏木通、小豆蔻、螃蟹、干姜、荜茇、胡椒、硇砂各等量,以红糖炼丸。主治胃寒、肾寒、肾虚腰痛、尿道刺痛。

膏剂

  药物细粉加上不同的粘合剂配制成糊状,服用时以温开水化服。或制成软膏,以不粘手为度,服用时搓成小丸吞服。如:

  黄葵八味膏:黄葵、诃子、竹黄、红花、小豆蔻、甘草、芦狄、铁粉各适量。以白糖和鲜酥油配制。主治肝热、肺热、肝肺陈旧热。

  藏茵陈六味膏:藏茵陈、波棱瓜子、青木香、川乌、荜茇、马兜铃,以蜂蜜配制。主治赤巴型肺病、酒醉、呕吐胆汁、头痛。

  石榴十味膏:石榴子、秦皮、小豆蔻、干姜、荜茇、胡椒、红硇砂、广木香、小米辣、蒺藜。以红糖配制。主治浮肿、严重龙病、寒性肾病、寒性肠道疾病。

  诃子十味膏:诃子、紫草茸、藏紫草、茜草、竹黄、红花、小豆蔻、芦狄、甘草、大株红景天。以白糖、鲜酥油配制。主治肺脓肿、肺空洞,痰液粘稠腐臭、咳喘。

浸膏剂

  药材用适当的溶剂浸出有效成分,蒸去部分或全部溶剂,浓缩至规定的标准。每一克相当于生药2-5克。可单味服用,也可和其它药配伍使用以及作为丸剂、膏剂的配伍粘合剂。如独一味膏、黄精膏、沙棘果浸膏、翼首草浸膏、矮紫堇浸膏等。

药油剂

  系指以酥油、植物油、动物油经炼制后再加入其它药物细粉制丸、制膏或单味服用。

名贵藏药简介

雪莲花

  为菊科风毛菊属植物水母雪莲花Saussurea medusa Maxim及本属绵毛组多种植物,以全草入药。株高15-20cm,茎中空,被绵状绒毛,茎顶开花,花微紫红,状如秃鹰蹲在岩石上。生长在青藏高原海拔4150-6000m的高山积雪流石滩,分布于西藏、新疆、青海、四川等地。

  具有温肾壮阳、温经散寒、祛寒化痰、祛风除湿之功效,用于预防和治疗阳萎、月经不调、小腹痛、胎衣不下、肺寒咳嗽及风湿性关节炎等症。外敷止血消肿。《晶珠本草》记载本品”治头疮、炭疽、风湿“;《自然之底》记载:“雪莲花治癫痫”。

  内含黄酮类、内脂、挥发油、B-谷留醇、葡萄甙等。

藏红花

  今藏医以鸽尔更为藏红花,即鸢尾科植物番红花Crocus sativus L.的干燥柱头。味甘、微苦,性凉。本品原产欧洲南部,西藏不产,故价格昂贵不易得,常以藏产的红花代。西藏园种红花,“叶茎有刺”其实指的是菊科红花。李时珍谓:“番红花出西番回回地面及天方国,既彼地红蓝花也,元时以入食馔用”。《植物名实图考》也误将西红花认为菊科的红花。

  具有调经、活血、祛瘀、止痛的功效,用于清肝热、血瘀血滞、月经不调、产后恶露不尽、跌打损伤、内外出血、肺炎、身体衰弱、培元健身,是肝病良药。

  含藏红花素约2%,另含藏红花酸二甲酯、藏红花苦素、挥发油(主要为藏红花醛)。藏红花醛系藏红花苦素水解生成。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B2。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
  麦角菌科植物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 (Berk.)Sace.的子座及其寄主蝙蝠蛾科昆虫蝙蝠蛾等的尸体的复舍体。生长于海拔3600-4000m的高山雪线草间和灌木丛林地。产于青海、西藏、甘南等地。

  功效滋肺、补肾,平衡阴阳、延缓衰老、对防癌抗癌、贫血虚弱、乙肝、提高人体的免疫力起固本作用。用于肺痨、老年慢性支气炎、咯血、阳萎遗精、肾虚腰痛、食欲不振、老年体弱气血亏损及中医之寒症。始载于《月王药诊》。《图鉴》记载本品“清肺热,治肺病、培根病”,《金汁甘露宝瓶札记》载:“冬虫夏草味甘性温。滋补肾阴,润肺,治肺病、培根病。”

  内含粗蛋白25-32%,8种氨基酸及多种活性成分,含脂肪8.4%,其中饱和脂肪酸13%,不饱和脂肪酸82.2%,D-甘露醇(虫草酸)和虫草菌素。其中虫草酸虫草菌素是虫草的主要活性成分。

红景天

  临床用药均系景天科红景天属植物,在世界上有90余种,多分布在北半球的高寒地带,大多数生长在海拔3500-5000米左右的高山流石或灌木丛。中国有73种,其中青藏高原约55种。

  具有抗疲劳,耐缺氧,调节免疫,提高脑力,增强体力等特殊功效。性凉、味涩,《晶珠本草》载其养肺、消热、滋补元气、去口臭。近年来,西藏人民称之为“高原人参”,广泛用于抗衰老、抗缺氧和提高脑力及体力机能等方面,如治疗高原缺氧和高原心脏病等。西藏民间常用红景天来治疗咳血、咯血、肺炎、咳嗽和妇女白带等症。

  主要有效成份有红景天甙及酪醇,此外含有淀粉蛋白质、脂肪、黄酮类化合物、酚类化合物及微量挥发油,还具有生物活性的微量元素等。

独一味

独一味
独一味
  独一味[Lamiophlomis Rotata (Benth.)Kudo]是藏、蒙、纳西等民族民间草药,具有止血、镇痛、活血化瘀、抗菌消炎、增强免疫力等作用。 在中国一千多年前的藏医学名着《四部医典》和《晶珠本草》中就已有记载。 独一味生长于海拔2700━4500m的高山草甸、河滩等处。主产于西藏、青海、云南、四川、甘肃等省区,藏医将其用于骨髓炎、关节黄水病、骨折、跌伤、枪伤等。近年来,随着对民族药开发的不断深入,研制了独一味的胶囊、片剂等剂型,临床使用越来越广泛。该药在止血镇痛消炎等方面的独到疗效,受到了广大患者和医务人员的欢迎。目前独一味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功效已得到证实和应用:

  一、止血、镇痛和抗菌消炎。用于多种外科手术后的刀口疼痛出血,外伤骨折,筋骨扭伤,风湿痹痛以及崩漏、痛经、牙龈肿痛、出血等。国内数家大医院、上千例病患者的使用证明,独一味片剂和胶囊对手术后疼痛,炎性疼痛及损伤性疼痛都有较好的镇痛作用,止痛总有效率93.35%,对妇科、耳鼻喉科、口腔科的出血性疾病止血总有效率87.9%,而未发现任何毒副作用。药理实验证实其有显着的抑菌作用,但较常用抗菌素弱。临床观察亦表明,使用独一味的患者无一例发生感染和任何不良反应,说明该药有一定的抗菌能力,使用安全。用于镇痛的药用植物主要是罂粟类、莨菪类、毛茛类原药,其中罂粟类具有较强的成瘾性,而莨菪类与毛茛类又具有明显的毒副作用。独一味属于唇形科植物,唇形科植物的毒副作用一般较小,且兼有止血、镇痛和抗感染作用,这在所有天然药物中都是难能可贵的。关于独一味的止血和止痛机理,目前研究认为,由于该药内的有效成分如黄酮甙元、皂甙、环烯甙等有活血化瘀作用,并能促进巨核细胞增生、提升外周血血小板数和提高人体痛觉阈值有关。

  二、提高特异性和非特异性免疫。免疫功能的实验表明,独一味能显著提高巨噬细胞吞噬率、巨噬细胞吞噬指数、E-花环形成率及酯酶染色阳性率,表明独一味有显着提高非特异性免疫和特异性细胞免疫的作用。临床用此药单味治疗带状疱疹疗效确切,有效率高。另外,也试用于肿瘤和血液病患者,发现有扶正固本和提高免疫功能的好苗头,有待进一步深入。

  在基础和临床研究方面,独一味是具有特色的治疗性药品,今后在其它方面的研究以及组方制剂方面的研究仍有较大空间。独一味符合临床用药安全、疗效确切的原则,价格低廉,符合国家医改用药的标准,值得在全国临床工作中推广应用。它的进一步开发和应用对民族药的深层次开发有重要意义。

藏药理论体系

 
  藏药理论认为,药物的生长、性、味、效与五源即水、土、火、风、空有密切关系,而药物的性、味、效是临床用药的理论基础。

  药物的生长来源于五源。其中,土为药物生长之本源,水为药物生长汁液,火为药物生长热源,气为药物生长动力,空为药物生长之空间。五源缺一,药物则无生机。这一理论阐明了药物生长与自然环境的辩证关系,即生态环境对植物生长的特殊性。同时,它认为药物的性、味、效亦源于五源,土与水结合生出甘味,火与土生成酸味,水与火的成分大时则生出咸味,水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苦味,火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辛味,土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涩味。这就产生了药物的六味。

  藏药药物具有八种性能,即重、润、凉、热、轻、糙、锐、钝八性。重、钝两者能医治龙病和赤巴病;轻、糙、热、锐能医治培根病;重、润、凉、钝四者能诱发培根病。同时也将药物和疾病归为寒、热两大类,临床依据对治原则,热性病以寒性药物治之,寒性病以热性药物治之,寒热并存之病则寒热药兼用。寒与热,轻与重,锐与钝,润与糙是相互对立而又相互制约的矛盾统一体。

  土性药其性重、稳、钝、柔、润、干,能使身体坚实,主要医治龙病;水性药其性稀、凉、重、润、柔、软,能滋润身体,主要能医治赤巴病;火性药其性辛、锐、干、糙、轻、润、动,能生火热,主要医治培根病;风性药物性轻、动、寒、糙、燥、干,能使身体坚实,精气通行,主要医治培根病和赤巴病;空性药物统帅其它四种药物,遍行全身,主要治疗综合性疾病。火性药和风性药是上行药,土性药和水性药是下行药物。

  舌对药物的感觉就是味。药味有甘、酸、咸、苦、辛、涩六种。酸味药能生胃火,增长消化能力,使油脂糜烂稀释,还能顺气;咸味药能使身体坚实,有疏通作用,能治闭塞梗阻症,用以罨熨时则产生胃火,有健胃作用;苦味药能开胃、驱虫、止渴、解毒,能医治麻风、眩晕、瘟疫、赤巴病等疾病,有收敛作用,能使溃烂、大小便干燥,使心智敏锐,能治乳房炎症、声音嘶哑等病;辛味药物能医治血病、赤巴病、脂肪增多症,祛腐生肌、愈合伤口,使皮肤滋润光泽。

  藏医认为,药物服用后,与胃火相遇,这时培根和赤巴被龙消化,甘味、咸味被消化后变为甘味;酸味处于中间阶段,消化后仍为酸味;苦、辛、涩味消化后变为苦味。消化后的每一种药味能医治两种疾病,即藏医的”三化味“理论。

  藏药在临床应用复方甚多,单味药很少。藏医组方讲究君、臣、佐、使的配伍,君药是方中主药,臣药方中主药之臂,佐、使则是根据主导药的味、性、效配伍。另外,藏医强调,用药时必须根据病的属性决定其药的味、性、效来组方。味是主导,性、效是对治关系即因果关系。病有其性,药亦有其性,同性治之(寒性病用寒性药)必遭其祸,对性治之(寒性病用热性药治之)必得其愈。在藏医理论中,异性对治是首要原则。同理,温与凉,润与糙,稳与动,轻与重等均为互为对治。因此,配方制剂时,要把药味起作用的药物加在一起,全面考虑,把功效起作用的药味加在一起,消化后变化作用的药物加在一起。

藏药的特点

现代藏药的特点

  传统藏药多是丸、散、膏、丹,制丸是生药入药,将生药研成粉末,直接制药。过去用原始的方法,用大箩摇丸,现代用机器摇丸,弊病多,药品粉碎目数低,一般在80至120目,不容易被人体吸收,它制成丸后药物崩解度不好,有的药物的崩解度还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标准。崩解度是指药物在胃肠内多长时间要崩解,我们的药物一项重要的检测指标就是崩解度,如果没有崩解,怎么吃进入就怎么拉出来,这是它剂型古老的弊病。再有就是在游牧生活中求医不方便,一药治多病,药方大,好几十味,现代医学发展了,就是能不能不用这么多味,有疗效真正治病时起作用的就是几味,过多了对人体不好,是药三分毒。一药治多病,大处方是它的另一个弊病。另外,金银铜铁水银的使用,很难被现代医学和内地及国外的医药学界所认可,未搞清楚。如果你在医院里和医生说要吃藏药,医生也会说要注意,重金属含量超标,大夫都懂,而常人不明白这一点。

  现代藏药就是用现代工业的制药技术用水、醇(即酒精)提取,药物中有些物质融于水有些物质融于酒精,将这些提取物提取出来以后,我们经过三效,二效浓缩成稠膏,再将稠膏经真空喷雾干燥制成药粉,经过分离过滤等方法去除杂质,将其制成药粉再制成胶囊,片剂、滴丸、口服液、软胶囊等,一改过去的传统剂型,完全符合国家提出的“量小、效宏、安全、可控”。将一瓶药酒的药液浓缩成一粒胶囊,这是根据我们的工艺,经过测算的。就是这样的药量会不会太大呢?不会,这些药物是经过中科院青海省药物研究所8年努力,长毒急毒的研究,没有任何毒副反应,是将其中的杂质去除,完全符合国家提出的“量小、效宏、安全、可控”。这些都完全记住后,无论咨询什么问题,回答都得心应手。

藏药的用药特点

  藏药的使用和藏医的理论体系是紧密结合的。藏医将“龙”、“赤巴”、“培根”三因素所引起的疾病都归结为“寒症”、 “热症”两大类型,藏药方剂亦按其性质将药区分为“热性”、 “寒性”两大性能。藏医在治疗“寒症”时用“热性”药,治疗“热症”时用“寒性”药。

  藏药按性、味、效分类,按八性、六味、十七效来分细类。八性将藏药分为轻、重、润、糙、锐、钝、凉、热八种性质;六味将藏药分为甘、酸、苦、辛、咸、涩六种味道。他们认为,甘可滋补,酸助消化,苦可降火利胆,辛能除湿去寒流,咸能温胃去虚,涩可调合诸味;十七效将藏药归纳出柔、重、温、润、稳、寒、钝、凉、软、稀、干、干枯、热、轻、锐、糙、动等十七种效能。如“”病中有一种病的性质属“轻”,表现为心神不定,神情恍惚,藏医则采用“重”效能的药物去治疗。余此类推。

  藏药治病多采用数药合成,很少使有单方。许多药方配药都在25种以上,有的甚至高达七八十种、一百多种。如“骂奴稀汤”多达130味”,然纳桑培“配方多达70味。每个方剂的名称大都是主药加方药总味数合成。如“然纳桑培”中“然纳”是珍珠,“桑培”是70,译成汉语即“珍珠七十”。

  藏药在使用上大都有副品或代替品。为了解决珍贵药源不足的问题,藏药除本名正药外,特规定了与此药性质、类别相同、相近的副品或代用品。正品用“却”注明,代替品用“慢恩巴”注明。

  藏医用药讲究调伏增效、适当配制,即各类药物适配对治。根对治骨骼病,枝对治脉络病,茎对治肌肉病,叶对治六腑病,叶液对治骨髓病,芽对治骨血精液病,花对治眼病,果实对治内脏病,尖对治头部病,外皮即树干下部之皮对治皮肤病,韧皮治筋病,树脂对治四肢病。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药物的性、味、效,才能更好地治疗疾病。

  藏医非常重视藏药的加工与炮制。《协据》记载,藏药的采集加工应做到“适地采集,适时采集,干燥拣选,分清陈旧,炮制去毒,调伏增效,适当配制”等工序。药物分别生长在雪山、高山、凉爽、温暖、具有日月光华之力的地方,要采集色鲜味艳、没有被虫蛀咬,没有被火烧焦,没有被大自然损伤,没有被阳光、阴影、水所害,适时稳固生长,根大而深,向阳生长的药物。关于采集时节,藏医认为,花蕾、茎枝在旺盛时采,根、种子在秋季挖,叶子在夏季采,花在初夏采,果实在秋天收,树皮在冬春秋采集,树脂在春秋采集。采集后的药物通过炮制,不但能消除或降低毒性,而且可适当改变某些药物的性能,借以提高药物的疗效。 主要炮制的方法有三种:火制法、水制法和水火合制法。藏医治病的剂型主要有散剂、水丸剂和汤剂、膏剂、脂剂五种。他们把制好的药物按病人症状分别配制成散剂、丸剂、膏剂、脂剂,让病人服用,非常方便。

藏药组方配方特点

藏药配制
藏药配制
  对很多人来说,西藏和藏医药都充满了神秘。因为她太遥远,几乎使人可望而不可及;还因为她太陌生,以致在脑海里很难找到太多关于她的记忆。然而,正因为这样,西藏和藏药才富有魅力,使人渴望走入她的世界……

  藏药在医理和组方方面都带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如:藏族同胞游牧的特点,加以上牛羊肉、酥油等油腻难消化之物为主食,故使得藏区肝胆、肠胃疾病较为常见多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藏医才能在《四部医典》的理论基础上创制出流传千古的藏药名方验方。

  藏药在用药方面也带有浓厚的地域色彩。在海拔2500米--5000米一带的高山、裸岩、灌木丛地带生产着数百种珍贵药材,如虫草、西藏延龄草胡黄莲、天麻雪莲、红景天、高原灵芝等。这些生长在高寒缺氧地带的雪域药材,不仅纯净无污染,而且药效特别好。

  藏药独特的炮制方法赋予了药物奇特的疗效和意想不到的威力。藏药的炮制方法就有热制、冷制、猛制、精制等多种。不严格遵循传统炮制工艺,药品的疗效往往就会大打折扣。由此,你不难理解为何同一产品由不同厂家生产其疗效往往也不尽相同。

藏药与中药、蒙药的区别

  中药、蒙药和藏药都是中华民族医学宝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理论上讲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中医是二元论,药理是四元五味,而蒙医基本原理是经络学,三元论,药理是五元六味,而藏医与中医、蒙医有很大的区别,所以藏药也较有独特性。

  藏医的理论主要讲究药物的生长、性、味、效与五源(水、土、火、风、空),另外,讲性、味、效是临床用药的理论基础。藏药的药味有六种:甘、酸、咸、苦、辛、涩等,其中以苦味为药物效果最佳。如蒂达藏药的独特,一般是全草入药(整个草药入药),而且是阴干,所以它的高效的药物成份没有被破坏。另外由于藏药一般生长在海拔3800多米的雪峰上,所以药物没有被污染,药物的有效成份没有受到其它物质的干扰和破坏,所以它的药效比中药、蒙药还要见效快。另外,藏药治病的最大特点是直入病灶,直接抑制病毒,从机体根本上去治疗。

  藏药的采集与中药蒙药也不同。中药、蒙药、是跟着季节去采集,而藏药是在药材有效成份含量最高时采集。全草类一般应在植物生长最旺盛时采集,所以在入药时发挥的药效也最高,因此在治疗疾病上有极佳效果。

藏药的炮制加工

 
  藏医历来就非常重视藏药的原材选料,在藏药药材的炮制中,对矿物药材的炮制最为神奇。通过特殊的炮制方法,铁屑在植物药水中浸泡3-5天,就会变成黄泥一样的物质。黄金经过炮制后,也能变成黑色的金,成为珍宝类药物中不可缺少的成分。各种名贵藏药的炮制炼术的工序十分严谨,是一项高难度技术。特别是制造甘露精华之王“坐台”的炼丹工艺技术。

  已有两千多年的炼丹历史来看,能炼出“坐台”的人物,只有少数最有历史影响的名医。西藏和平解放前,在拉萨藏医院和药王山的极少数名医才能炼出“坐台”,其余全藏区都已失传。西藏和平解放后,由于党和政府极为重视少数民族的医药卫生事业,长期给予人力、物力、财力和政策等多方面的支持,使藏医药医疗设施条件和生产加工条件有了很大发展。

  全藏区的藏医工作者的积极性提高起来,面临失传的这项绝技很快就得救,并在全藏区逐步建立藏医医疗机构的同时,各种制药工艺技术通过培训、进修、师带徒、邀请交流等各种手段继承下来。藏药材加工炮制是根据临床治疗,配制的需求,对药物进行各种加工炮制,炮制的目的是去除杂质和非药物部分,消除或减低药物的毒性,改变或缓和药物的药性和药效,提高临床治疗效果,便于配制制剂,贮存等。 常用炮制方法有:

  1、火制法;火制法包括煅、烫、炙熬五种方法。

  (1) 煅,例如:海螺直接置于火上煅烧或将大蒜放入罐好,口封好,放在明火上间接煅烧。

  (2) 烫,如羚羊角砍成细条,埋入沙中并烧火加热,待药角产生微黄并变软时取出备用。

  (3) 炒,如自然碱直接放入铁锅中拌炒或将刀豆,放入铁锅中,加细沙拌炒。

  (4) 炙,如热炼过的寒水石加等量的藏北方块自然拌炒后,再倒入青稞酒加盖盖好闷泡过夜后,取出晒干备用。

  (5) 熬,如甘草等植物药切碎,放入锅中煎熬,提取三次汁后,再过滤药液放回锅中,不时搅拌,熬至药液粘性为止。

  2、水制法:水制法有洗、淘、泡三法。

  (1) 洗,即洗净药物所含的杂质。

  (2) 淘,即将药物放入清水中反复淘洗,待药沉淀后,倒去上面浮水,取了下面的沉药备用或将入清水中反复淘洗,将水面上浮上来的杂质除去后的药物,跟水一起流下来,沉淀在下面的石子倒掉,药物再清洗后晒干备用,这种办法多用于各种种子的先料。
 
  (3) 泡,如将等物质泡于诃子一起,泡拌一定时间待其溶化后,晒干备用。

  3、水火合制法:水火合制法有淬、煮、蒸三法。

  (1) 淬,如将寒水石块放在高温中烧药,然后立即放入牛奶中淬火后完全溶化的白色药泥,晒干后备用。

  (2) 煮,如将“马钱子”去毛后放入牛奶中煮后洗净晒干备用。

  (3) 蒸,如将不用去毒处理的肉类药物蒸熟后凉干备用。

藏药研究的意义

 
藏药研究
藏药文化
  现阶段藏药研究的首要目标在于研究藏药资源开发的药学基础,在此之上结合临床实际研制符合现代需要的藏药新药。整个过程之中,我们应认识到开发和研究的关键在于:

  1、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来研究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积极开发藏医药,使之尽快成为拉动经济的动力,形成经济新的生长点。

  2、在结合藏医临床宝贵实践的基础上,开展对藏药有效成分的化学药理研究。体现出藏医药临床疗效,化学与药理等紧密配合的研究特色,将对藏药的开发应用,建立药材及其藏药复方的质量控制,保证提高临床疗效,为藏族地区藏药产业化发展开辟新的生长点,将起到重要得作用。

  可以看到目前藏族地区藏药产业开发化,已列入各级领导和大学科研院所迫切关注的重大问题。而藏药的研究必将为藏药新药的开发应用提供科学依据,为藏族地区藏药产业化发展开辟新的生长点,为藏区经济的振兴与繁荣提供有力的保证。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ily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