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39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8/3 14:38:57)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8/3 14:38:57)
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
拼音:Lántián běisòng lǚshì jiāzú mùyuán (Lantian beisong lvshi jiazu muyuan)
同义词条:北宋吕氏家族墓园,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
目录[ 隐藏 ]
北宋吕氏家族墓
北宋吕氏家族墓


  北宋吕氏家族墓园位于陕西省蓝田县五里头村,系北宋文坛名士及金石学家吕大临与其兄弟大忠、大防、大钧等家族成员墓莹,也是迄今已发掘的最完整的古代家族墓园。陕西蓝田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是近年来发掘的重要的北宋时期的高等级士大夫家族墓地之一。


考古挖掘


  2005年年底,陕西蓝田五里头村村北果园中一座古墓葬被盗,出土大批精美宋代瓷器。经现场调查与被盗文物综合考查后初步认为,被盗墓葬主人应为北宋吕氏家族成员之一,此地可能是北宋文坛名士及金石学家吕大临与其兄弟大忠、大防、大钧等家族成员墓茔。

  文献记载,吕大临生于1044年,卒于1091年,字与叔,今陕西蓝田县人,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金石学家,也是中国考古学的先驱。其长兄大忠、三兄大钧皆在碑石学研究领域造诣深厚,是西安碑林博物馆的奠基人。二兄吕大防曾官居宰相之职。蓝田吕氏一族在北宋时期确为名门望族。

  其家族墓地位居灞河北岸黄土台源之上,与白鹿塬隔河相望。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组队对该墓地了进行抢救性发掘。

墓葬规模

蓝田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
蓝田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
  考古发掘工作开始于2008年6月,至今,共清理完毕吕氏家族墓葬23座,均为竖井墓道、土洞墓室,深度8.5~15.5米不等,其中成人墓葬 16座,婴幼儿墓葬7座﹙皆附着于长辈墓穴之上的土层内,深2~4米﹚。已探明尚未清理的墓葬4座。其中五座墓带有1~2个纵向罗列的空穴,该形制在国内已发掘的宋代墓葬中尚属首见。以M2为例:此墓葬由竖井墓道及上、中、下三层纵向墓室组成,墓向203度。墓道位于墓室南端,平面呈梯形,开口长3米,南宽1.1米,北宽1.3米,底长2.8米,南宽1米,北宽1.3米,深13.3米。墓道南部东、西两壁各设纵向对称脚踏窝一排22个。墓道底平坦,南、东、西面皆有火烧痕迹并堆积较多木炭。墓道内填土松软、色杂,内含少量木炭、朽木、红色漆皮等。墓室1入口开于墓道北壁下深3.6-5.6米处,拱形门洞 现已塌毁,未见封门遗迹。墓室平面呈长方形,长2米、宽1.6米,拱顶坍塌,原距底面约2.1米;室内充满塌土,未见任何葬具、骨骼与随葬品,应属空穴。顶后部东北方有盗洞,编号D1;开口于扰土层下,为不规则椭圆形,直径0.65米左右,墓室内填土已经扰动。墓室2开于墓道北壁下深10.7-12.3米处,门洞尚存,高1.6米、宽1.1米,无封门。墓室平面呈梯形,南宽1,1米、北宽1.3米,长2.55米,高1.6米,墓室底为北高南低坡状,高差 0.1米。北壁设龛,底与墓室底等平,宽0.8米,高0.7米,进深0.5米,室内无葬具、骨骼与随葬物品。仍属空穴无疑。室内淤土中包含少量石块、朽木、木炭等。前室位于墓道以北,底面低于墓道2.4米,平面呈梯形,南宽2.9米,北宽3.5米,高5米,墓室东、西两侧均留有高2.6米之生土二层台,东壁二层台宽0.5~0.7米,西壁二层台宽0.5~0.6米,底面为方砖并列平铺而成,砖长0.32米,宽0. 31米,厚0.05米。两棺南北向并排置于前室正中,棺木已朽但遗迹清晰,两棺外围设木椁,椁壁紧贴前室土圹壁面, 椁顶板架于墓室东、西两侧生土二层台上,木棺高度现已不详。葬式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状况极差,似经扰动,残留碎块零乱。前室西壁二层台上有圆形盗洞通入西隔壁M1前室中,编号D2;该盗洞仅见出口不见入口,推测应自M2东北角邻M4墓道扰坑进入,穿过两墓间生土隔墙下至M2东后室并将其与前室一并盗扰。东后室位于前室后东北方,前、后室间有宽0.7米、厚0.1米、高1.2米的生土墙相隔,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3.6米,东西宽2.5米。底面高于前室底面0.3米。东壁下设高1.5米宽0.6米的生土二层台一道,一棺一椁置室内正中,现已朽。骨骼保存状况极差。西后室位于前室后西北方,与前室间有高1米、宽0.8米、厚0.1米生土垣为界,两后室间隔生土壁面,墓室平面呈梯形,南北长 2.8米,南宽1.7米,北宽2米。底面高于前室0.2米,方砖铺地,木棺位居室中,骨架为侧身曲肢式,保存状况略好于其它。墓室顶部已坍塌,从现存遗迹推断,原顶为拱形,覆盖整个墓葬前后三室,墓顶距底面约4. 7~5米。随葬品原置于棺椁间,后因盗掘、淤土填充、顶部坍塌而破碎挪移。经初步研究认定,实用墓室之上所叠压的若干空穴均做防盗之用。墓门设土坯封门亦有同种功效。

出土文物

  迄今为止,共出土器物六百余件(组),包括陶、瓷、石、铜、铁、锡、银、金、漆、骨、珠贝类,皆为实用器。陶器数量较少,以灰色陶罐、灰色铲形陶砚为代表;瓷器均属餐饮具,以陕西铜川耀州窑青釉瓷为主,其中五曲刻花碗、盘;缠枝牡丹纹梅瓶;牡丹纹渣斗;兽扭深刻花盖碗;素面套装酒壶与温酒樽;素面套盖瓷盒做工精到、造型别致、釉色晶莹细腻。特别是套装酒具的出土,印证了原耀州窑生产的花口樽还有与酒壶配套使用的功能。套盖瓷盒共设内外双重盖,内盖又分为两件组合而成,根据需要既可全部打开又能只提揭中心小盖扭取物,更好地起到封闭作用。属景德镇湖田窑青白釉瓷的器物虽然不多,但品相好、造型佳,如瓜棱腹执壶;圆唇、高领、鼓腹、平底,执手与短流对生肩上,盖扭作蹲兽状,盖沿与执手端各有小贯耳以穿绳连接,其构思缜密周到,执手与流设计得当、使用方便顺手,加之浑然墩厚的外观造型、剔透细腻似自然天成的青白釉色,使其在众多出土瓷器中独占鳌头。另一件素面香熏亦是众中之宝,精致的做工附以巧妙的构思,更显出影青瓷具的玲珑晶莹。福建龙窑的黑釉茶具以其庄重华美的釉色在宋代上流社会中非常流行,价格不菲。此次出土的兔毫茶盏、油滴釉荣盏皆为建窑代表产品,所谓兔毫釉,即指在晶亮的黑色底釉上装饰放射式金色细线,纤细如兔毫。油滴釉是在黑色底釉上点缀浅灰色斑点,形若油滴,故名。河北定窑产品以餐具碗、碟、瓷盒居多,其中出于M2东后室的印泥盒中尚保留半盒红色印泥。

  骊山石器是每座墓葬中必出的极具地域特点的物品。骊山石产于骊山北麓,色青灰、质疏松,以此石为茶具和储物器,不但制做便宜,且具有透气保质功能。各类石砚是随葬器物中的又一亮点,其中豆绿色俏红边贺兰石砚以其巧夺天工、自然俏色而称瑁世间孤品;黛色歙砚的细腻质地、润泽成色、浑然厚重器形都充分显示了做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的超凡脱俗。

出土的精美宋代瓷器
出土的精美宋代瓷器
  铜器不多,主指镜类,可分方、圆两种,素面居多,置于棺、椁盖上,起照妖镇邪作用。

  铁器主要有三类,即:剪刀、犁头与棺环。剪刀、犁头取其斜音为剪断尘缘、离别人世之意,故置于墓道入口处。特殊者为M2东后室所出镇压于木椁四角的卧牛,体量沉重、造型逼真、勇武有力,其用意尚不能确知。推测仍为震慑避祟之物。

  金、银器很少,有素面金簪一枚,造形简捷质朴,当为男子束发所用;錾花妆盒一件,圆形,大如胡桃,精巧玲垅,应属女子随身携带之物。盖面錾刻大朵牡丹、下衬鱼子纹,盒内存留暗红色物质,经科技大学实验中心鉴定,为女子使用胭脂。

  锡属较活泼金属,所以大部分锡器均损毁严重,从器形看,主要用做茶具、餐具;漆器在北方很难保留,该批墓葬中虽然不甚多见,但有出土,只是保存状况极差无法提取,现硕果仅存一件碗状器皿,器胎已朽,仅剩内红外黑漆皮两层。

  截止目前,共出土砖、石墓志铭二十三盒,这是当代人撰写的历史,是难得一见的珍贵文字资料,比起丰富多彩的随葬物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更重要和珍贵。石墓志多为一盒,盝顶式志盖上篆刻墓主职官或封号;志石为近方形,阴刻楷书志文。墓志尺寸差异较大,与墓主身份、家族荣衰有关。砖墓志皆为铺地方砖制成,面上刻划楷书,内容简单,主要用于家族中未成年人。

围沟与家庙遗址

  围沟环绕于墓地东、西、北面,形同“门”字,南北长321米、东西宽274米,将整个墓地包含于正中偏北处。通过对东、西两沟的探方解剖知,现存沟深0.45~0.7米,宽8~12米,沟壁因被水常年冲刷而坍塌外侈严重,沟内淤土较纯净,底部有细沙。围沟除护卫墓地外,还有输导坡地自然水流,杜绝墓地水患的双重功能。

  家庙遗址位于墓地中轴线南500米,为北宋时期吕氏家族所建,名曰“吕氏庄云阁寺”。金代毁于战乱,明朝蓝田县政府为纪念吕氏四杰,拨专款在其废墟上建立吕氏祠堂。该建筑经调查、钻探后可确定为南北向三进院式砖木结构,门顶为拱形,现有宽2米青石门条为证。前院正中建五开间式正房,现遗留房屋残址。中院仍居中设五开间正房,现房屋基址轮廓及柱础仍模糊可见;后院呈四合院格局,应属祠堂看护者、往来祭拜人住宿歇息之处。清代文人牛兆廉,当地人称之牛才子,是白鹿塬上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祖上与吕大临等兄弟渊源颇深,曾受其教诲。他本人亦致力于朱熹礼学的研究与传播,有生之年在吕氏祠堂中办学授教,故该处自清代以来又是学堂所在。解放后五里头村民办小学顺理成章建于此地。1980年代中期,原旧房已破败不堪,为确保小学生人身安全,校方将其拆毁,并于中、后院间盖成两层砖混教学楼,将中院后部、后院前部遗迹破坏殆尽。只有那些零散躲在角落草丛中的石条、柱础、碑座和残砖碎瓦,还有那受尽岁月苍桑磨难,傲然挺立的两株古柏,默默的向世人陈述着这片古老宅院中的故事与往日的辉煌。

收获与探索


北宋吕氏家族墓园出土瓷器
北宋吕氏家族墓园出土瓷器
  通过对吕氏家族墓地的一系列田野考古工作及对出土文物、墓志铭文等资料的初步清理规整,现有以下几点收获:

  1.通过考古发掘,较完整的揭示了北宋吕氏家族墓地全貌,该墓地是由27座墓葬、“门”字形围沟、家庙遗址三大部分配套组成的整体结构。

  2.出土的众多墓志铭文确定了大部分墓葬主人的名讳身份,以此为依据,可排列出家族墓葬的分布次序:墓葬布局呈马蹄状,最南为高祖吕通墓,身后为祖吕英、吕蕡墓,其后为一字排开的父辈7座墓葬,包括吕大临等兄弟。再后属“山”字辈子嗣墓葬。重孙辈仅葬一人,因年青夭折而袝于祖父坟茔之侧。故此,蓝田吕氏家族墓地中共埋葬五代人,使用时间在北宋中、晚期的四十余年之中。

  3.出土墓志内容丰富,为研究北宋官制、科考制度以及河南汲郡吕氏家族起源、分支、迁徙和定居陕西蓝田后的家族发展谱系、延续脉络、家族成员在墓地中墓穴的排列制度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研究资料。

  4.大部分纪年墓中都有陶器出土,从而为北宋时期考古学的分期断代提供了最确实可靠的实物标准器。清理的大量耀州青瓷器、景德镇湖田窑青白瓷器、建窑茶具、定窑瓷器都制作精美、形制完整,不但为研究宋代制瓷工艺提供了更多更完整的标本,而且在鉴赏审美方面也不失为一批难得一见的优秀艺术作品。出土的骊山石茶具用品独树一帜,其他地区宋墓出土器中基本不见。

  总之,本次考古工作最大的收获是:首次发现了结构基本完整的北宋家族墓园,而园区内墓葬排列的一定规律对研究宋代丧葬礼制具有重要价值。

专家解读


  朱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陕西蓝田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从2005年底发现之后,持续进行考古工作,至2009年共清理完毕吕氏家族墓葬23座。面对数量众多的墓葬,考古发掘工作思路清晰,有条不紊。通过对墓地的一系列田野考古工作,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

  首先对出土文物、墓志铭文等资料初步清理之后,较完整地揭示了北宋吕大临家族墓地全貌。通过排比发现,该墓地是由27座墓葬、“门”字形围沟、家庙遗址三大部分组成的整体结构。发掘的墓葬均由竖井墓道、土洞墓室构成,其中5座墓还带有1-2个纵向叠加的空穴,这是国内宋代墓葬考古中罕见的实例。目前已清理出砖、石墓志铭23盒,墓志尺寸、质地均与墓主身份等级密切相关。

  其次,通过墓志铭确定墓葬主人后,即可排列出家族墓葬的分布次序:墓葬布局呈马蹄状,最南端为高祖吕通墓。蓝田吕氏家族墓地中共埋葬五代人,使用时间在北宋中、晚期的四十余年之中。考古工作在在墓园地面发现了环绕于墓地东、西、北面的围沟,形同“门”字。北宋时期吕氏家族所建家庙遗址,位于墓地中轴线南500米。结构如此完整、排列有序的北宋家族墓园,对研究宋代丧礼具有重要价值。

  此外,墓葬出土600余件(组)各类质地的实用器作为随葬品,因大多纪年明确,从而为宋代考古学编年研究提供了最为可靠的标准器物。因此吕氏家族墓地是一项十分重要的考古发现。

考古研究


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
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
  吕氏家庙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孤立存在,为此于发掘后期对遗址周边区域再一次做了踏查与详探,最终发现墓园西兆沟向东南方斜下将家庙遗址包含其中,但东兆沟已完全叠压在村落之下,无法勘探与发掘,只能按照中国建筑以中轴线为准左右对称的布局原则推测出东兆沟大致方位与走向,由此得出墓园兆域与结构之整体布局图。

  目前资料整理虽未开始,但四年的考古工作实践使我们对整个家族墓园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与初步的研究,可概括如下:

  1.吕氏家族太尉塬墓园是迄今已发掘的最完整的家族墓园,它的三大组成部分应代表了北宋家族墓园的基本构成因素。

  2.墓葬群以墓园中轴线为准,纵向排列关系,为 “长子长孙”系列,体现和强调了“长房”为大、“长房”为家族主脉络的主导思想;同辈人的横向排列关系仍以中轴线上“长房”为中心突出体现年长者尚左的观念意识。著名的吕氏四兄弟均为理学家,以研究《周礼》见长。所以吕氏家族墓葬排列制度应体现了北宋理学大家们对《周礼》的分析体会、研究推敲,是其心得的结晶与成果。

  3.对比中轴线上三座墓葬纵剖图可归纳其特点如下:从早到晚墓葬深度递增;从早到晚墓葬形制趋向复杂。所以吕氏家族墓葬形制的发展演变是考古类型学的清晰范例。三座墓葬中随葬器物组合规律为:随葬品均为实用器物;从早到晚酒瓶、肉罐、饭碗作为随葬物主题一直被沿用;从早到晚随葬品数量、种类越加丰富多样,第二代墓增加了粮罐、文具、古玩,第三代墓又增加了茶具、妆具、水具,餐具细化、加入碟、箸、勺;从早到晚随葬器皿质地、做工明显提高。

  4.通过对出土墓志的研究,明确了大部分墓主名讳,为家族墓地排列提供了珍贵而确凿的证据;同时也为研究其家族渊源、延续、发展脉络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志文中还涉及北宋吏制、科举、文坛名士等诸多方面,是研究北宋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社会生活的重要依据,是难得一见的宋代人撰写的文字资料。

  5.出土的大量随葬器物均为墓主生前用具或珍爱物品,就其用途大致可分为餐具、茶具、酒具、香具、文具、妆具、储具、礼器等,从多个方面、不同角度较完整的反映了北宋贵族士大夫阶层的精致富足而不奢华的日常生活。

  6.吕氏太尉塬墓园东2.5公里处为吕氏家族世代居住地,现名桥村,村内二百多户吕氏村民皆属北宋蓝田吕氏后人,早年曾有家谱流传,至今岁末年初尚有祭祀活动。这种千年来居住点与墓地距离近、关系明确,亲情延续不断的家族在国内亦极为罕见。

  7.吕氏家庙遗址的多重叠压、多次拓建表明,北宋之后历代统治者尊崇儒学,以此为思想领域的统治纲领,对吕氏家庙的每一次重建扩展都是政府行为,都是当权者倡导儒家学说的行为表现。对研究古代思想史具有一定价值。

  8.吕氏四杰中大临生卒年岁不详,文献记载说法不一,《吕氏遗注集校》615页有范青为吕大临撰写墓表铭一篇,其后载祭文一篇,开头是“呜呼!吾十有四年而子始生。”文末提及“嗣子省山实为丧祭之主,……”大忠乃蕡长子,卒于元符三年(1100年),享年七十六岁,生年当在天圣二年(1024年),是兄弟排行中最年长者。四第大受与其相差十三岁,六第大观较之相差十九岁,均与十四的年龄差距不附,唯五弟大临可具备该条件;而省山乃呂大雅子,元祐八年初过继于大临,此条大雅墓志中记载清楚,故证实祭文乃大忠为大临而作,如此推算,大临生于宝元元年(1038年),卒于元祐八年(1093年)。其墓中随葬石墩腹部铭文中“元祐八年”的记录亦可用为佐证。从而明确考知大临生、卒年月及五十五岁之享年,补校文献记载缺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西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张蕴  王久刚  卫峰  刘思哲)(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1年2月11日4版)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