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704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柚子 (2011/7/27 9:52:44)  最新编辑:柚子 (2011/12/11 17:54:01)
赵朝龙
拼音:Zhào Cháolong (Zhao Chaolong)
同义词条:贵州作家赵朝龙,铜仁作家赵朝龙,阳春,村夫
 
赵朝龙
    赵朝龙
 
  
 
  赵朝龙,苗族,1960年9月22日出生于中国贵州思南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铜仁地区作家协会理事。现供任中共铜仁地委宣传部宣传科科长。
 
 
 
 
 

简介


  赵朝龙别名阳春、村夫。1981年毕业于铜仁师专中文系。历任中学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务主任,报社记者、编辑,思南县文联副主席、秘书长、《乌江文学》主编,中共铜仁地委新闻科副科长,宣传科科长,地区思想政治研究会秘书长。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赵朝龙长期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先后参与组织举办了“爱我铜仁”诗歌朗诵大赛、“南长城”杯全区民族文艺汇演,“梵净山”杯歌唱大赛和“多彩贵州”歌唱大赛及舞蹈大赛铜仁地区选拨赛,全区民族文化论坛等。  

主要著作


  赵朝龙组织编辑出版了文集《闪光的足迹》、《黔东警魂》、《黔东民族文化论文集》等。迄今已在《北京文学》、《民族文学》、《中国作家》等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乌江系列小说、乌江系列散文、乌江系列诗歌及报告文学、电视剧本、广播剧200余篇(首),出版有短篇小说集《蓝色乌江》、中篇小说集《乌江上的太阳》、长篇小说《而立之年》,长篇报告文学《梦圆黔东》,创作歌曲《乌江听浪》、《蓝色乌江》、《土家姑娘》、《走在乌江纤道上》被评为全省推荐歌曲。共约300余万字,成为活跃于贵州文坛的“乌江作家”。小说集《蓝色乌江》获2002年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贵州省政府文艺奖,广播剧《蓝色乌江》获2003年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2004年贵州省政府文艺奖,中篇小说《蓝色乌江》获2004年第三届中华宝石文学奖。2007年《土家姑娘》获贵州省歌词征集评选二等奖。2006年《乌江上的太阳》获第一届贵州省“乌江文学奖”。  

相关著作简介


  《蓝色乌江》(四川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是赵朝龙从发表的数十篇小说中筛选出版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乌江是铜仁的母亲河,她孕育了铜仁的文化、文学、艺术和教育。她是一个蕴藏和产生文学艺术的宝地,更是赵朝龙小说创作的更本母题。

  《乌江上的太阳》(成都时代出版社2003年版)是赵朝龙的一本中篇小说集。这本小说集由《山地》、《乌江上的太阳》、《掌溪村没有故事》、《梧桐》、《石头镇》五个中篇组成,这些小说从各个不同的生活侧面,勾画出高原穷苦老百姓精神世界的一幅幅沧桑画卷。赵朝龙没有去粉饰生活,而是凭着一位作家的良知,以蘸满同情的笔调,把他们在那种苦寒环境中的人性光华,表现得淋漓尽致。

  长篇小说《而立之年》(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版)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为原型,以改革开放中的海珠市和乌江市为背景,以中国东部和西部观念的碰撞为焦点,塑造了陈芸芸、白水、梦华等一群当代知识分子的鲜活形象,通过他们恋爱、婚姻、家庭、事业的描写,再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爱情、婚姻、家庭、事业的人生状态和他们的生存状态,从而揭示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以及人与人、人与家庭、人与社会的真谛。  

文学评论


  20世纪80年代赵朝龙等率先提出了“乌江文学”的口号,经过近二十年的辛勤耕耘,赵朝龙与他的同伴们终于在乌江两岸聚集起自己的文学群体,并且拥有相当的创作实力和潜力。赵朝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乌江作家,他的小说总是取材于乌江,写乌江人,写乌江两岸的风物山川,写那些绞滩人、信号工、走江汉子、农夫农妇……写他们生活中的欢乐与痛苦,忧伤与喜悦,追求与无奈。他的作品,立足点高,思想性强,富于时代感;人物描写生动,故事情节新奇而有趣,乡土气息浓厚,可读性很强。著名评论家王干说:“赵朝龙把一个文学乌江推向了全国,就像沈从文得边城,赵朝龙让我们在中国文学地图上找到了乌江……他的小说语言很有特色,与沈从文王曾祺的小说语言比较接近。乌江成就了赵朝龙,赵朝龙又成就了乌江,赵朝龙是人在乌江,笔在乌江,心在全国,心在世界,这就是赵朝龙的小说创作。”军旅著名作家陈怀国也说赵朝龙的小说:“具有丰富的地域文化蕴涵和高雅的审美追求。他的小说既有深沉的忧患意识,又有浓郁的诗情画意,具有独特的阐释方式和独到的艺术品位。”  

相关报道  

我(贵州)省作家赵朝龙的长篇小说《沧桑》入选2006年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篇目

  金黔在线讯中国作协2006年重点作品扶持篇目近日揭晓,贵州省作协推荐的赵朝龙的长篇小说《沧桑》入选(贵州省唯一入选作品),赵朝龙将获得中国作协提供创作经费资助。《沧桑》分四卷,是一部反映乌江百年沧桑巨变的长篇巨著。  

赵朝龙:在中国文学地图上标注乌江

  赵朝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管专家、省“四个一批”人才、地管专家,迄今已在《中国作家》、《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奔流》、《春风》、《广西文学》、《北方文艺》、《鸭绿江》、《山花》、《花溪》、《贵州作家》、等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乌江系列小说、乌江系列散文、乌江系列诗歌、乌江系列歌曲及报告文学,着有小说集《蓝色乌江》、《乌江上的太阳》、《赵朝龙小说选》,长篇小说《而立之年》,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合着),诗集《梵天净土》, 歌曲《蓝色乌江》等。其作品曾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全国宝石文学奖,省“五个一工程”奖,省政府文艺奖,“多彩贵州”歌唱大赛歌曲创作奖等十多项重大奖项。

  文学乌江的缘起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三个踏浪乌江的汉子在思南县文化馆的那座古老而别致的木楼上喝酒,酒酣之时,三个汉子便商议如何给思南的文学创作找一个地域品牌,三个人不约而同地说:乌江。最后,三个人便异口同声:就把我们的文学创作定名为乌江文学。于是,乌江文学就这样诞生了。赵朝龙便是这三个踏浪乌江汉子嗓门最高的一个。这些年来,他怀着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饱满的创作激情,坚守住文学创作的寂寞,以顽强的毅力不懈进取,献身于乌江文学。

  赵朝龙在思南的家十分古老,条石的高台上立着一幢木房子,很有些苍桑的韵味,他常坐于此,看乌江涨落,听涛声入梦。从这里望去,乌江从两山夹峙的腾龙大峡谷奔涌而来,穿过思南山城,淌过白鹭洲,向着潮底奔涌而去。江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就如同古时的星学家仰望日月星辰,对时间、空间、生命、本原等生出的无尽追问。其间的不同是,赵朝龙的追问没有形式上的涂解,而是一位作家对这一流域,这方水土上的人民的生存状况的追问,是对这一特殊地域人的心理、宗教习俗、文化本底的追问。于是,他决定走访乌江。

  赵朝龙第一次走访乌江是在1989年,历时60多天。走访之后,他便对乌江文学“铁”了心,《江岸有片高地》、《豹子沟》、《丛林》、《石头镇》、《家人三题》《送夫石》、《乌江之恋》、《乌江女人》等几十篇中短篇小说和几十首诗歌便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赵朝龙第二次走访乌江是在1995年,历时5个多月。如果说第一次走访乌江是他对乌江文学“铁”了心,那么这一次走访则是他对乌江文学的升华。《蓝色乌江》、《乌江上的太阳》、《山地》、《船》等几十部中短篇小说,则是第二次走访之后诞生的作品。

  赵朝龙第三次走访乌江是在2004年,为了表达对母亲河深沉的爱,赵朝龙决定创作乌江系列歌曲,历时半个多月,从思南出发,徒步走访了乌江中下游的思南、沿河、酉阳和黔江等地。途中,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赵朝龙静静地坐在龚滩古老的码头上,在月光下听了整整一夜的涛声。于是,乌江的系列歌曲就在赵朝龙的脑海中萌芽了。《蓝色乌江》《走在乌江纤道上》、《土家姑娘》、《乌江听浪》、《我是贵州人》等歌曲就是第三次走访后创作的。

  赵朝龙对乌江流域人民群众的生活非常熟悉,这种熟悉得力于他对生活深层次的理解和对文学乌江的苦恋,他的每一次创作,都是对乌江人的发现和邂逅,一次次的发现与邂逅,就是赵朝龙与“乌江文学”的苦恋和长相厮守。

  今年,赵朝龙将创作出版两部诗集:《家园深处》和《季节边缘》和一部中篇小说集《百姓歌谣》。这三部作品集皆以乌江为背景,写乌江的山川、历史、人文和家乡巨变,写乌江人的人生、爱情与追求。赵朝龙计划于夏、秋再去乌江采风,“再次体验那片生我养我的故土,听听高亢雄浑的船号”,赵朝龙说。

  赵朝龙是一位直面人生、直面现实的作家,在他的创作中,无论是小说还是诗歌,无论是反映一个民族或社会群体的生活现实,还是描写芸芸众生的世俗生活相,都有一个极佳的角度,就像一面最清晰最保真的镜子,这面镜子能够客观真实准确地映现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或社会群体的生存状态、文化心态和现实命运,并折射出丰厚的社会历史内涵和文化内涵。

  乌江文学离不开赵朝龙,赵朝龙的创作离不开乌江。在乌江流域,原始的自然还有很大的空间,保留在神话或民间传说中的人与原始自然的相生相融,是赵朝龙文学创作的绝妙原型和素材。他说:“今生不可能与乌江文学分离。”

  从乌江的浪涛声中,赵朝龙找到了自己文学创作的色彩线条和命运的交响,捕捉到了文学乌江之魂。

  由于赵朝龙的“固执”和对乌江文学的守护,使他成为“乌江文学”最坚强的守者。同时也由于他对文学乌江的深层次理解,充分显现了他文学创作的特点:地域、民族。我们常说,越是地域的,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正是由于赵朝龙对乌江文学的固执和守护,成就了乌江和他自己,使我们在中国文学地图上看到了一条活生生的风情万种的乌江。用全国著名评论家王干对他的文学创作给予了如此评价:“赵朝龙把文学乌江推向了全国,就像沈从文的边城,他让我们在中国文学的地图上找到了乌江。乌江成就了赵朝龙,赵朝龙又成就了乌江。”  

献给走江人的诗——读赵朝龙诗集《梵天净土》

  欧阳黔森 (2010年4月14日)

  乌江,是一条流淌着蓝色的大河。这条大河从高原西部的乌蒙山,越苗岭过大娄山脉,几乎横穿贵州一泻千里,说她是贵州的母亲河,我想是没有理由反对的。

  著名作家伍略曾说过:“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一群踏浪的乌江汉子,上蹿下跳,鼓唇弄舌,摇旗呐喊,鼓捣着乌江文学。”赵朝龙是这个群体最积极嗓门最高的一个。

  后来,朝龙与北京的周明主编一套“中国乌江作家丛书”,以此来检验乌江作家群的创作成果。这套丛书里收集了老中青三代作家的文学作品,集中展示乌江作家群的创作实力,他们都是活跃于贵州文坛的作家,不敢说他们的作品都是精品力作,但至少代表着这一时期作家们创作的优秀之作。

  在一次文学采风活动中,大家谈到这套丛书,问朝龙,丛书中怎么没有自己的作品集。朝龙说,我作为乌江作家一分子,理应该有自己的集子,而且不久,也将有自己的集子进入。实话说,朝龙不仅是乌江文学的开创者,也是乌江作家群中创作成绩较为突出的作家之一,同时,他还是贵州中青年重点骨干作家,也是全国苗族著名作家,这套丛书应该有他的作品集。之前,朝龙曾出版了三部中短篇小说集和一部长篇小说。前不久,朝龙寄一本书稿叫我为他作序,我以为他选入这套丛书的仍然是小说集,没想到他给我作序的却是一部诗歌集《梵天净土》,一看书名,我就知道,朝龙诗歌创作追求的是一种纯美的境界。“梵天净土”是佛家追求的至高境界,朝龙用“梵天净土”作为诗集名,我想,他一是阐释自己的诗歌创作观点,二是凝练这块地域的文化特色,由此可见他的用心良苦。朝龙的文学创作生涯是从写诗开始的,他曾在各类刊物上发表了不少诗歌,他的诗歌创作,主要表现在以乌江人为题材的作品,他把自己描写和抒发乌江人生活的诗篇献给了贵州的母亲河--乌江。后来笔锋一转,写乌江系列小说了,现在又重操旧业,回归诗歌创作,用他的话说,诗歌寓他是一种需要,就像鱼与水,有了一条河流,生命自然更加流淌,轻松、舒展。异常亲切的感觉让他超越时空,让他灵魂出窍,让他耳聪目明,就在这异常可贵的瞬间,字字珠玑便成就了《梵天净土》。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朝龙的诗歌竟是如此的厚重。
赵朝龙
赵朝龙

  乌江流域既有险峻的地质、地貌,又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民族文化,生活在这块神秘土地上的作家,在这独特的地理环境中,很容易找到特殊的感应对象,面对这些感应对象,往往能发出一种壮美的豪情、旷达的意志和坚韧深沉的力量。同时,随着新时期乌江流域雄伟壮丽的建设事业迅猛发展,描写和抒发乌江人的进取精神和理想,便成了朝龙诗歌创作的一个重要主题。他热爱乌江,对乌江、梵净山麓、锦江的自然风光、历史文化、民族风俗、佛教文化、走江人的生活,有着深刻的了解,充满了神奇的向往和眷恋之情。所以,在他的《梵天净土》中,驰骋着奇诡的想像,荡漾着激越的情思,呼唤着江河山川的春色,讴歌走江人的生活,展现甜美的爱情和壮丽的人生。既没有悲凉凄怆的叹息,也没有苦涩愁怨的呻吟,总是以昂扬奋进的精神,抒发走江人的理想和坚定信念,描写走江人的进取精神,发掘走江人的心灵之美,具有较为强烈的历史感和时代感。

  就艺术风格而言,朝龙的诗歌呈现出一种质朴之美。质朴,就是直率、朴素,它较好地反映了生活的真实面目,传达了作家的真情实感。同时,又呈现出一种粗犷、雄浑之美。在他的诗歌中,审美意象都具有粗犷的美学特征,境界阔大,笔法粗豪,他常常把激情与思索寄寓在一幅壮丽的图画之中,给读者留下较大的想像空间。

  朝龙对生活,善于观察,精于描写,他把自己的触角深深扎入乌江和故乡。一个作家,有了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积累,才会产生新的感觉,新的情绪,新的灵感,新的意象,使诗思如泉,永不枯竭,才有可能发现生活中本质的、闪光的东西。朝龙的诗歌创作,正是源于他厚实的生活底蕴和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艺术观察、以及对生活内在本质的发掘,把握住了时代生活的特点,唱出了动听的乌江走江人之歌。朝龙始终以自己的声音在真诚地歌唱,以自己微笑的眼睛在观察生活。我深信他会唱出时代的新音,乌江的歌吟。   

乌江人情的呈写与乌江魂灵的雕琢

       ——乌江作家赵朝龙小说创作研究

  作家的创作总是与一定时代的民族地域生活密切联系的,因为从很大程度上说,作品的一些主要特色都反映着时代与民族的主要特色。对于土生土长的乌江人赵朝龙来说, 他所熟悉的乌江及其周边地区少数民族地域的生活,便是他文学创作的主要母体。赵朝龙独具慧眼,将乌江景、乌江人、乌江事、乌江情、乌江魂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叙事艺术独特且富有韵味。

  一、浓厚的乌江创作情结及其渊源探析

  乌江流域地区历史悠久,文化深厚。乌江可谓是一座画廊:江石、山峦、绝壁、岩洞、奇树、砾滩,随意组合在一起即是一幅行云流水般的画卷。神奇的土地上,滩峡绵连,峰奇峦秀,各族人民艰苦奋斗……这些无不能催生灵感,激发诗情,启人画意。乌江的每一寸土地都有着自己的韵味。在乌江的哺育下,一批又一批的作家学者诞生。他们洋溢着内心的激动,倾吐着心中的热情,赵朝龙便是其中之一。他为乌江涛涛的江水、渺渺的江风所感动,挥舞着手中的笔,记录着乌江儿女的故事。

  赵朝龙,中国作协会员,著名苗族作家,贵州省管专家,四个一批人才,1960年出生于思南。思南位于贵州省铜仁地区西南部,地处武陵山腹地,乌江流域的中心地带,东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梵净山,西倚历史文化名城遵义,南靠泉都石阡,北顺乌江经沿河直通重庆。乌江干流纵贯思南县境内,把武陵山脉与大娄山脉分割开来,形成一道天然迷人的风景线。思南不仅山川秀丽,风景优美,而且文化氛围也很浓厚。思南的傩坛戏、花灯、龙灯等都是旅游观光的优美景点,其中思南傩坛戏被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居住在这座风景秀美、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里,赵朝龙的文学灵感滋生,创作了大量作品。

  赵朝龙在思南的家十分古老,他经常坐在家门口看乌江、吹江风、听江涛。雄浑秀丽的乌江给了赵朝龙无尽的想象,不竭的素材和持久的创作动力。怀着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饱满的创作激情,作家坚守住文学创作的寂寞,以顽强的毅力、不懈进取,献身于乌江文学,创作出了众多有特色的乌江作品。

  作为一个本土作家,赵朝龙挥洒手中之笔,对乌江流域上人民的生活、心理、文化、宗教风俗等进行思考、呈现,关注乌江、展现乌江、赞颂乌江。

  为了能创作出更有深度的作品,赵朝龙先后两次走访了乌江。第一次走访乌江,历时两个多月。走访之后回到思南,赵朝龙便对乌江文学“铁”了心。连绵起伏的高山、无数的险滩使得乌江流域成为中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山区之一。《江岸有片高地》、《豹子沟》、《丛林》、《石头镇》、《家人三题》等中短篇小说就是赵朝龙对乌江人贫困的物质生活、特异的精神世界的思考与呈现。赵朝龙第二次走访乌江是在1995至1996年,前后历时5个多月。这次的走访使赵朝龙对乌江有了更深的理解,乌江对于他来说已是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分子,于是诞生了《蓝色乌江》、《乌江上的太阳》、《山地》、《船》等几十部以乌江工人和乌江水上人形象为核心的中短篇小说。

  赵朝龙曾说,打造乌江文化品牌,开掘乌江文学艺术宝库是他这个乌江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本着这样的信念与激情,他坚持自己的创作道路,创作出一部又一部优秀的作品。赵朝龙深知他的创作道路永远与乌江联系着,他的成绩都是“乌江母亲”给予的,他要用心来歌唱乌江。赵朝龙的每一篇小说、每一个故事里的人物,几乎都发生在乌江边上,其命运的跌宕都与乌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由于他的执着和对乌江文学的守护,使他成为“乌江文学”最坚强的守护者。著名作家伍略曾说过:“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一群踏浪的乌江汉子,上窜下跳,鼓唇弄舌,摇旗呐喊,鼓捣着乌江文学。”赵朝龙是这个群体最积极嗓门最高的一个。赵朝龙犹如乌江中一个耀眼的金子,散发着无限的光辉。

  二、创作上鲜明的乌江特色

  乌江是贵州的第一大河,也是贵州的母亲河,她不仅代表铜仁,还应代表贵州。她从两山夹峙的腾龙大峡谷奔涌而来,穿过思南山城,淌过白鹭洲,向着下游三大险滩的潮底奔涌而去。赵朝龙从小生活在乌江边,乌江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他与乌江结下了不解之缘。

  痴迷的赵朝龙似乎从乌江的浪涛声中找到了小说创作的色彩线条、音符节奏,捕捉到了乌江文学之魂,酝酿、构画出了一幅幅乌江人事水墨山水画,拟设、谱写了一首首乌江人物命运的交响曲。他的目光始终面向乌江流域那片封闭而狂野的多山多水的土地,将自己的创作立足于乌江,在作品中雕画出了自己心目中的“乌江”形象。

  (一)乌江水

  可以窥见,在赵朝龙的心中,有一种乌江情结。他笔下的乌江,汹涌暴戾,狂躁奔突,挟持风雷,穿峡凿壁,开山辟岭,带有男性的雄浑。赵朝龙用汹涌澎湃的乌江水来预示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如《乌江上的太阳》开首对乌江水的描写,“我到航道处的时间是七月,一场大雨下了七天七夜……乌江爆发了五十年罕见的大洪水……那一抹民房全都淹没在江水里……把乌江市映衬得渺小而又昏暗。”翻山倒海、浩浩荡荡的乌江洪水与小说中乌江航道工命运的荆棘和坎坷似乎存在着一种验证,同时这样的开头构设也易给读者留下印象,达到一种悬念的阅读期待与引人入胜的阅读效果。

  《蓝色乌江》开首的乌江水景,“一年四季乌江河难得有几天清澈,时值盛夏,乌江水便格外的浑浊,让人觉得满江满河全是黄泥。”这满河混沌的乌江水正是航道工人孝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生命运的写照和征示,两者之间不是无意的巧合,应是作者有意的安排、设置。

  再看《蓝色乌江》中对乌江的整体呈现,“一进峡,江面就窄了许多。狭窄的江道,江水奔涌、咆哮,一团一团向前挤着,形成无数的漩涡。船颠簸着,小心翼翼地向前,一步也不敢大意。峡的两岸,奇峰屹立,峭壁狰狞,峭壁和遮天蔽日的古松古柏,全都斜着硕壮的身子俯瞰着江面,像一个个恐惧的惊叹号……咆哮的江,幽深的峡,奇秀的峰,苍凉的岩和那些苍翠的古柏刺藤荆棘,全都在向一切到此的活物展示它的瑰丽和兆示前途的险恶。汽笛冲向岩壁,惊起几只乌鸦,哇哇怪叫着向直刺云天的峰峦飞去。那些排不上名次的小鸟则成群结队地在峡里漫无目的瞎飞乱闯。被惊醒的野猪、野狼和岩豹则发出长声、短声的嚎叫,似乎是和汽笛声遥相呼应。这呼应在两岸的崖壁上产生了很大的效应,使整个峡谷都发出一种巨大的声浪,让人惊悸,让人震撼”。宽阔的乌江,悠长的乌江,险峻的乌江,乌江就是这样的让人震撼,让人向往。所以主人公“孝”最终选择留在了“古董般”的乌江绞滩站。在赵朝龙笔下,环境与人物命运联系是如此紧密,无一处闲笔。此种笔触与先辈乡土文学大师沈从文《湘行散记》、《湘西》的描摹遥相呼应。新中国成立后展露头角的乌江流域几代少数民族作家奉沈从文的创作为圭臬,受其潜移默化,受益匪浅。

  (二)乌江人、乌江事

  地域性是赵朝龙小说的鲜明特点。他的作品取材于乌江,不仅写乌江两岸的风物山川,更呈写乌江儿女风貌,反映乌江人事风情。他写乌江人、乌江事、乌江魂。写普通乌江人的生活、爱情,写他们的欢乐,也写他们的痛苦。赵朝龙将这些乌江儿女谱写成一幅幅生动活泼的乌江画卷,刻画出乌江人本真、自然、粗朴的人性风貌,及勇敢刚毅、豪爽干脆、热情洋溢、永不言败的精神气质。赵朝龙通过反映或表现乌江人的不同精神样态及乌江生活的丰富多彩,来洞悉乌江人的本质,展示人生、人性的深度和广度。

  1、乌江工人及粗犷优美的航道工生活

  呈显乌江航道工人形象,描绘他们富有力度美的生活,是赵朝龙乌江系列小说的重点之一。乌江画廊的绘制与乌江宏景的实现,离不开乌江工人的辛勤奉献。赵朝龙对这些乌江航道工人充满敬佩,他们成为了跳跃于作家笔尖间的鲜活生命具象,他们的人生故事成为了作家关注的焦点。我们可把乌江流域土家族、苗族、侗族、仫佬族等多个少数民族淳朴强力、坚韧刚健、任劳任怨的民族精神统称为乌江精神。那么,赵朝龙笔下的绞滩人、信号工、炸滩汉等一个个充盈饱满的艺术形象就是乌江精神和一往无前、永不退缩的乌江魂灵的代表。

  “守台,绞滩,疏航,炸滩,改造乌江,还有荒无人烟的野外作业”,“帐篷里热得发闷,麦麦虫、蚊子肆意横行,没法睡觉”(《蓝色乌江》);“信号台生活苦,也很单调”,“在霸王滩的工人们每天吃的是盐水泡饭、包谷面煮芍叶或野菜。那里离集镇一百多里,无处买菜、买油,更谈不上肉了”(《乌江上的太阳》)。航道工人工作环境异常艰苦,生活极其单调枯燥,可无论是在绞滩站、信号台,还是在工程队,工人们俱义无反顾投入到乌江的守护和改造之中,信号工段良在信号台“一待就是将近一年”,炸滩工人“在炸滩进行一个月之后,全队人的衣服被荆棘、水尸丫、倒钩藤、石块扯得破烂不堪,尤其是人们穿得最多的裤子撕破的形状相当一致,条条缕缕,呈裙状散开……散开的布条已成为了炸礁、搬运石块的羁绊”,纯朴的航道工人们为了能如期完成工作,他们顾不上无衣避体的尴尬,赤裸着酮体无声地工作,那双臂抡着打炮眼的铁锤浑圆有力,“一道道弧线从手臂中划出,划出的弧线优美绝伦”,“明亮之极的阳光毫无保留地照射在他们的黄色的肌肤上,于是太阳便显得更加光辉灿烂,更加生气勃勃。乌江和两岸的山峦也因此而生动”(《乌江上的太阳》)。这就是粗朴有力、雄浑健美的航道工人生活图景,任劳任怨、默默奉献的航道工人的形象写照。他们淳朴、坚强,生活在乌江,工作在乌江。为了乌江航道的疏通,为了行走船只的安全,他们安于寂寞,“饿了便下河抓鱼”,累了便下河洗“农民澡”;奉献青春、汗水和热血,乔和孝将人生最好的时光留在了绞滩站,赵大山们将自己的一辈子给了乌江;甚至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刘兵、田琼、萍将生命永久地留在了乌江(《蓝色乌江》、《乌江上的太阳》)。他们用力改造了乌江河道的弯曲,用情融化了乌江河水的凶猛。这就是乌江汉子,这就是坚韧无私的乌江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创造了乌江流域的繁荣。作家凭深度的人物开掘功力和高度的生活积淀,塑造了一批舍生忘死、憨厚纯朴的乌江工人群像,呈显了一幅有苦有乐、有情有致的乌江航道工人生活工作画卷。

  在赵朝龙的“乌江工人”文学世界里,人物形象个性鲜明,人生故事深刻感人。《乌江上的太阳》中的主人公赵大山,乌江赵家坝的一名绞滩汉,25岁就成为了工区长。他有理想有魄力,一心想治理好乌江航道,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突击炸滩、疏通航道,建信号台、立绞滩站,乌江航道上发生的大事几乎都有他的身影。住院不忘工作,为了工作舍弃了爱情,为了工作牺牲了亲人。赵大山是真正的乌江男子汉,是乌江的骄傲,是乌江的英雄。

  乔是《蓝色乌江》的主人公,是赵朝龙小说中的又一个圆形人物,他是一个真正的乌江汉子。勇敢、果断、善良、粗犷但不低俗。为了不影响绞滩站的工作,他将自己的妻儿安排在环境恶劣的工棚居住;为了修好站上的机器,他宁愿在冰雪中等待;为了能为站上留下一个有文化的人,他敢扣留孝的女朋友给他写的情信,但没人能想到他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痛苦和不安。这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当、有情有义的乌江绞滩工的写照,乌江汉子的写照。

  赵朝龙笔下,乌江儿女都是好样的,男子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女子也用自己的方式谱写着生命的赞歌。小说中的萍是大学生,她与孝相恋在校园的柏树下。为了爱情她舍弃了大都市来到乌江边,为了航道工作她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萍不是土生土长的乌江人,但同样具有乌江人对爱情的炽热忠心,对事业的赤诚执着。

  2、乌江边的普通众生、普通人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乌江流域经济极不发达,为中国最贫困的山区之一。世代生活在乌江边的人们吃山吃水,因此他们的人生故事自然也是作家的涉猎范围。《豹子沟》呈现了原始而惨烈的亲人相仇。龙云娘依山里人的正义与公平判断,枪杀了“不遵照守山人规矩”的丈夫;龙云为报父仇,不明就里射杀了血缘上的父亲猎人正元;龙云娘为保护儿子死在了正元的枪口下。何等血腥的故事!作者并不在宣扬暴力,而是征显山里人生活的艰辛,山里人性格的淳朴与耿直暴烈。《祭江》表现的是荡气回肠的祭江人生活。祭江的好把式五爹为使水妹能给她病重的爹弄副板材,仗义带水妹入由纯爷们组成的祭江汉队伍,并处处维护着水妹的利益。可祭江是下苦力、很危险的活路,一不小心就会摔死山崖或葬身鱼腹。这支有男有女的祭江人队伍硬是虎口拔牙,从茫茫森林盗得林木。这些山里人、水边人能吃苦、不怕死,而且勇敢刚毅、善良质纯。在盗伐林木遇森林起火,众人想趁机逃脱守林人的枪口时,五爹的一声平地吼,“走?那一个走我老五就卸开那一个!”“见火不救,还算是个乌江的汉子?”就表现出一个乌江普通人坦率豪爽、质朴刚正的性格特征,表现出乌江人特有的生活方式和处世价值标准。

  除了猎人等山里客和祭江汉等水上人之外,赵朝龙将更多的关注点对准乌江边的普通众生,演绎他们平凡又传奇的人生。《掌溪村没有故事》写调解主任赵国瑞医生的调解俗事,彰显人性的复杂与人生的冷暖;长篇小说《而立之年》写乌江儿女改革开放后闯世界的人生经历,提炼传统生活理念、价值标准在乌江年轻儿女身上的传承和变异;《石头人》写拐子老爹等一批贪婪无知、迷信愚昧的石板滩村民荒唐可笑的拜怪鱼为祖宗的闹剧;《坟》写落后野蛮的乌江旧习俗对一对姐弟的戕害;《野鹰岩》、《家人三题》写带神秘色彩的乌江儿女传奇人生。

  赵朝龙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每一则故事都反映特定的生活侧面。细细品味,我们为小说中的人物所感动,为乌江儿女所震撼,为乌江魂所迷恋。

  (三)乌江情

  赵朝龙的创作总是离不开乌江。他的作品取材乌江,写乌江人,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写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他的作品对乌江儿女间的亲情、友情、爱情进行了全面观照。

  中国乃最为讲究亲情的国度。亲情,为世间最为自然的至情。赵朝龙以细节描写、生活场景刻画亲情。“‘赵军他……’赵大山拔掉吊针站了起来,他拔吊针的样子和拔炸药包上的导火线非常相似,站起来的动作也极像堵枪口,‘你……你滚!’声音惊天动地。赵大山说完那句话便滚倒在地上…… 赵大山倒下后整整昏了三天三夜”(《乌江上的太阳》)。以语言和动作的白描手法,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累不死、压不倒、斗不垮的铮铮铁汉在遭遇丧子之伤时的极端悲痛之情表露无遗。又如,“一个女人疯了似的扑过来……双方枪里的子弹都已出了膛,那女人横挡在龙云跟前……倒在了雪地上……龙云认出那女人是自己的娘……他抱住娘,顿时不知所措”(《豹子沟》)。这是一种凄烈的、可震日月的护犊亲情。还有《坟》中父母对死去女儿的愧疚、哀悼之情,也令人神伤。作家对乌江人事观察入微,体悟较深,笔下的亲情描写自然本真,让人印象深刻。

  友情,也是人世间不可缺失的一种真情。赵朝龙作品对友情着墨不多,“乔进山猎山羊回来,从床下拿出一瓶乌江酒……他俩在火炉边坐下来,一边喝酒便闲侃,说他的命是孝救的,将来一定要报答孝。问孝恢复得怎样……”(《蓝色乌江》)。“赵大山没有料到那块岩石竟会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直朝他的头顶砸来……如果不是刘兵推了他一把,死的人可能是赵大山。当他愣过神来时,刘兵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乌江上的太阳》)。寥寥数笔的交代,就征显了一种同生死共患难可昭日月的人间友情,凸现了至纯至朴至义的乌江人友情观。

  赵朝龙小说的爱情描写有自己的特色。《蓝色乌江》中萍对孝的爱情至死不渝,结尾意无穷,“伫立在萍的坟前……痛哭已无法表达他的忏悔和哀痛……望着那墓碑,望着那长明灯,望着那奔腾不息的乌江,孝心里烧起一股无名火,他想找个人来发泄自己心中的火,但又不知道该找谁。”  爱情线索本为文本的旁支,而小说最后以孝内心的无限痛惜之情作结,渺渺心火不知所寄,引人深思。

  长篇小说《而立之年》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为原型,以改革开放中的海珠市乌江市为背景,以中国东部和西部观念的碰撞为焦点,塑造了陈芸芸、肖生、梦华等一群当代知识分子的鲜活形象,通过对他们人生的描写,再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爱情、婚姻、家庭、事业观和他们的生存状态,从而揭示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及人生的真谛。小说以感情描写为重点,淋漓尽致地刻画出人物之间纠葛、错综的感情状态,寄寓着对乌江流域少数民族爱情生态变化的深思。

  《坟》中的暗恋,《豹子沟》中的错恋,《乌江上的太阳》中特殊年代、特定地域的恋爱分配,作家呈显了乌江儿女各式各态的爱恋形态。

  赵朝龙是一位直面人生、直面现实的作家。在他的小说创作中,无论是短篇、中篇抑或是长篇,无论是描写芸芸众生的世俗生活相,还是反映一个群体或民族的生活现实,都有一个极佳的角度,就像一面最清晰最保真的镜子,这面镜子能够客观真实准确地反映出一个家庭或社会群体、一个民族的现实命运、文化心态及生存状态,并折射出丰厚的社会历史内涵和文化内涵。他的作品,使读者感到亲切,能引起内心的共鸣,这便是作家的艺术功力所在。

  三、对小说艺术特色的探索与追求

  (一)心理描写的外化与物化

  中国文学有将抽象的心理活动物化、具体化的传统,如写愁,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使抽象的愁有长度、有重量,看得见、摸得着。赵朝龙深谙此道,他的作品以人物具体可感的外部动作来表现人物的内在心理,使心理表现更为有力。《乌江上的太阳》中的刘兵,乌江养河段唯一的工程师,凭自己的专业知识,想力劝、力阻赵大山在狮子滩建站而不能时,其痛苦而无奈的心理就不直接呈现,而是通过拨弄甲虫的动作来间接暗显,“在这一时间刘兵一直用小木棍拨弄一个甲虫,甲虫呈灰色,和他中山装的颜色一模一样。他拨弄甲虫是想改变甲虫行走的路线,可这甲虫在棍的拨弄下翻过去掉过来仍直直地朝前走。这使刘兵缺少了兴趣和耐心,缺少了兴趣和耐心的手使小棍变得焦躁。焦躁的小棍很容易将甲虫的头碰碎。在甲虫的头被碰碎的那一时刻,刘兵突然呼吸急促心口憋闷,昏沉的脑袋似空气中的云彩被江风吹得团团打转上下翻腾,除此之外,眼前一片无际的静止的空白。”刘兵列举的狮子岩建站弊端报告无人重视、无人理睬,他无权也无力改变,他紧张、彷徨、无助,心焦心燥,受到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煎熬。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用文字直接呈显是无力苍白的,作家另辟蹊径,以一个拨甲虫动作过程就巧妙、恰当、逼真地进行了传达,而且预征了后来狮子滩绞关站的垮站、断航、死人,达到了一石二鸟之效果。

  (二)叙述的迷魅、魔幻色彩
  
赵朝龙
赵朝龙
  受巴楚文化影响,武陵山地区巫魅气息浓厚。赵朝龙受本土文化的浸染,又受拉美魔幻文化的熏陶,叙述上有较重的迷魅倾向。《乌江上的太阳》表征尤为明显。赵大山的坐骑“雪青马”通人情、人性,能预感到悲剧的来临;猫头鹰充满邪性,能带来祸患;硕大的公鸡能站在连麻雀都托不住的树枝上啼鸣;老枫树有灵性,能佑护赵大山;刘冰和田琼梦中的蚀浪、垮岩预兆;赵大山灵前那本自动开合的记述着主人公生平的泛黄书籍,能绘制成火红如血图案的烛油,幽灵般的脚步声和笑声。还有贯穿全篇的一种带幽灵色彩的叙事,及“桃花源记”式的结尾,都为文本蒙上了厚厚的神秘、魔幻色彩。这是作家有意学习西方叙事艺术的一个明证。

  《家人三题》的迷魅色彩也相当浓厚。赵家坝的风水神树老枫树,三代相传的褔烟杆;“我爷爷”神秘的造船使命,及奇异的死亡;铁嘴等瞎子们的算命生涯,及“我父亲”铁嘴富于传奇色彩的一生,无不酝酿出文本的神秘氛围。

  《掌溪村没有故事》中与赵国瑞命运息息相关的神奇老花猫;《石头人》中被供作祖先的怪鱼;《坟》中恐怖神秘的坟地。此类诸篇一以贯之地体现著作家迷魅的创作取向。这种叙事倾向体现著作家的审美追求,也契合苗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的文化底蕴。

  (三)语言上的粗鄙通俗特色

  用富有地域特色的语言来刻画人物、叙述事件,是几乎所有乌江作家在语言运用上的共性,赵朝龙也不例外,如:“乔从一礁石边冒出来,头发贴在‘提兜堡’似的脑袋上,油光水亮,像钻出的水怪。”地道的比喻就凸显了一个精通业务的水下精灵形象。但作家的小说语言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调用粗鄙通俗的地方话语来展开叙述,表现人物性格。如:《蓝色乌江》中“娘的!人玩不过猪?都去都去,拔根卵毛吊花杆上头!”“日他娘!女人最会拖后腿,头发长见识短。”这是不拘小节、性格豪爽、刚强好胜的乔的形象写真,一个终日“嘴里像六月的烘坑冒气泡,成串的脏话”乌江汉的专用话语。这些语言看似不雅,难登文学的殿堂,但此时此地的征用却正好吻合人物的身份与叙事的情境。另如《乌江上的太阳》: “赵大山这龟儿子是个实实在在的人种。”看似一句骂人的粗鄙话语,却含着对赵大山的赞许,赞许他的雄浑阳刚,赞许他的魄力果伐,赞许他的舍命无私。千情万义就包含在这么一句简单的骂人话语里,看似粗野不当,实则点睛绝伦。又如《祭江》中“哎呀!五爹,你管天管地管嘴巴,还管到我二狗的鸡巴上……”一句对话将一个了无文化、粗野蛮横、靠祭江这种危险行当谋活口的乡下人性格表现得出神入化、耐人寻味。这些语言粗俗至极、不堪入目,细细品读,却富有人情味、乌江味,非其他语言所能代替。

  刻画人物不是非得用骂人的话,有时一句言简意赅的点睛语就可达到摹形传神的效果,如《祭江》,“见火不救,还算是乌江的汉子?!”五爹这个铤而走险又沉稳厚重、急公好义,有大局观、正义感的老乌江就活现在读者面前。一句话足矣。简单而有韵味,言有尽而意无穷。

  赵朝龙热爱乌江,作为乌江流域的一员,他是如此的自豪。他的作品将乌江毫无保留地显现在读者面前:乌江优美的自然风光;乌江人的坚强、纯朴与拼搏、进取;乌江地域的迷魅神秘与乌江语言的鲜活多彩;乌江特定的人文景象及乌江人生存方式和价值理念的展示与思考。赵朝龙的乌江系列小说人物描写生动,故事新奇有趣,乡土气息浓厚,思想性、社会性极强,富于时代感,文化品位高蹈。乌江成就了赵朝龙,赵朝龙也成就了乌江。《中华文学选刊》总编、著名评论家王干说:“赵朝龙把一个文学乌江推向全国,就像沈从文的《边城》让我们知道湘西一样,他让我们在文学的地图上找到了乌江。”

  肖太云  蒋雪梅(本文作者系贵州日报社记者)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