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92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7/19 9:30:40)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7/19 9:30:40)
长沙走马搂三国吴纪年简牍
拼音:Chángshā zǒumǎlǒu sānguó wújìnián jiǎndú(Changsha zoumalou sanguo wujinian jiandu)
同义词条:湖南长沙走马搂三国吴纪年简牍,马楼三国吴简
目录[ 隐藏 ]
大木简
大木简



  马楼三国吴简是1996年10月在长沙市中心的走马楼建设工地中一口古井中发掘出来的。这批埋藏了1700多年的三国时期孙吴纪年简牍,包括竹简木简木牍封检等,共计14万余枚,超过中国历年出土简牍数量的总和。这是中国上世纪继殷墟甲骨卜辞、敦煌文书之后,在古文献资料方面的又一重大考古成果。 出土简牍呈灰棕色或黄褐色,长短宽窄各异,字体工整有序,隶中带楷。每片字数多少不等,木牍每枚80至120字,竹简每枚30至40字。


早期探讨


三国吴简
三国吴简
  走马楼三国吴简被发现后,新闻媒体最早报道其事,是1996年12月15日的《长沙晚报》。之后,国内外报刊、电台、电视台竞相采访、报导,成为岁末年初的一个热点。而作为专家介绍,国内则始于胡平生、宋少华联名撰写的《新发现的长沙走马楼简牍的重大意义》,日本则始于市来弘志撰写的《湖南省长沙市走马楼出土三国吴简牍について》。前文首次披露了1枚木牍(即《录事掾潘琬白为考实吏许迪割用余米事》)和5枚木简(均属“嘉禾吏民田家莂”)的图版,还披露了“长沙安平史陈沫再拜”等简牍的释文;后文根据国内的报导和介绍,对这些新材料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分析和评述。国内外学术界得以管窥吴简面目,可以说以此为滥觞。不久,胡平生、宋少华又在本文的基础上,增加一些简牍的释文,撰写了《长沙走马楼简牍概述》,在大陆、台湾日本同时发表,使吴简更加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其间,胡平生还用自问自答的形式,个人撰写《细说长沙走马楼简牍》一文,对国内外学术界关心的这批简牍的出土、数量、意义及保护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由于胡平生的研究领域是文献而非历史,研究断代是先秦两汉而非魏晋南北朝,也埋下了日后争鸣的种子。

  在此之后,吴简的内容通过不同渠道继续得到披露。其中,李长林的《长沙孙吴简牍考古大发现》,宋少华、何旭红的《嘉禾一井传千古》,以及宋少华个人的《大音希声》、《本世纪末的惊人发现》,还有刘正成的《钟繇与长沙吴简说》,分别从介绍发掘经过和介绍书法价值的角度,披露了很多极为重要的简牍的图版和释文,促进了吴简研究的开展。虽然,作为专家研究,方北辰的《孙吴“旱丘男子”木简文献价值补说》、陈先枢的《长沙走马楼吴简的文献价值》,已经开了先声。但作为直接参与吴简整理的专家研究,则仍始于胡平生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孙吴简牍三文书考证》,以及与之意见相左的王素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孙吴简牍三文书新探》。前文对吴简中的三枚木牍进行了考证及解说,分别定名为《考实文书》、《举荐版》、《案查文书》;后文则对这三枚木牍进行了新的探讨,分别重新定名为《录事掾潘琬白为考实吏许迪割用余米事》、《右郎中窦通举谢达为私学文书》、《劝农掾番琬白为吏陈晶举番倚为私学事》。此后,胡平生又撰写了《读长沙走马楼简牍札记》三篇进行答辩,王素也回应了三篇文章对“札记”涉及的问题进行了申说。这场争鸣是当时学术界的一大热点,不仅受到各方关注,也进一步扩大了吴简的影响。

价值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纪年简牍。湖南省长沙市文物工作队于1996年9月至11月对长沙市走马楼西侧的古文化遗址进行发掘时,在第22号古井内发现三国孙吴纪年简牍数十万枚。经初步研究,断定为孙吴嘉禾元年至六年(232—238)长沙郡的部分档案。按内容可分为券书、司法文书、长沙郡所属人名民簿、名刺和官刺、帐簿等,涉及了孙吴时期长沙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租税、户籍、司法、职官等各方面,真实而详细地记录了当时人们的现实生活、社会交往和经济关系等。在三国文献史料存世匮乏的今天,这对复原这段时期的社会面貌具有珍贵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