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421 次 历史版本 14个 创建者:lily (2011/7/18 12:58:21)  最新编辑:sxttkl (2017/9/12 12:37:29)
鲁谷峻
拼音:Lǔ Gǔjùn(Lu Gujun)
  鲁谷峻,男,汉族,1963年春出生于中国浙江绍兴,现供职于贵州某高校,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

人物简介

 
鲁谷峻
        鲁谷峻近照
  鲁谷峻,下肢残疾,曾以绍兴县高考文科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大学,因幼年患小儿麻痹后遗症未被录取,回乡务农后开始自学书法、文学,先后加入绍兴书协、作协。1988年来黔南打工,后在黔南州委、州政府关怀下被破格录用,现在贵州某高校工作。副教授职称。多年来他刻苦勤勉,笔耕不辍,其作品屡获佳绩。并因成绩突出,先后被中共黔南州委、州人民政府授予“自强先进个人”和“黔南州政府特殊津贴奖”。现为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谷峻自强不息的事迹先后被《中国报告文学》、《贵州日报》、贵州电视台、《绍兴日报》、《夜郎文学》、《黔南日报》等省内外多家媒体报道。

  1983年以来,在《人民文学》《光明日报》《文汇报》《羊城晚报》《东海》《中国青年》等发表文学作品100多万字、学术论文10余篇。获得包括“《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在内的全国性文学、书法比赛一、二、三等奖项40余个。

读鲁谷峻及散文《大爱无声》

——《大爱无声》获奖

               作者:刘世彬  (黔南民族师范学院教授)

  2005年,由青年作家鲁谷峻创作的散文《大爱无声》,在《人民文学》“爱与和平”全国征文大赛中,经著名作家韩作荣、李敬泽王涛倪林邓友梅蒋子龙等组成的评委会认真评选,在七千多件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优秀作品奖”,并被编入《人民文学》2005年10月“爱与和平”专刊。被授予“优秀作品奖”。日前,该作品已在《人民文学》发表。

  作为公认的中国文学顶尖刊物,《人民文学》以其无可争辩的权威性,被视为当代文学的“圣殿”!这次历时半年的“爱与和平”征文活动,是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袂举办的。鲁谷峻以其对文学的独特感悟和强劲实力,在海内外七千多名应征者中一路闯关,最终获此殊荣!他的获奖,在一定意义上标志着黔南作者散文水平的可喜飞跃。

  鲁谷峻的名字对不少读者,尤其是黔南文艺界来说并不陌生。作为黔南州文学创作的骨干作者之一,他曾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东海》、《浙江日报》、《羊城晚报》等报刊上发表过为数不少的作品,并多次获奖。这次他在《人民文学》获奖的散文作品《大爱无声》,着重写了鲁谷峻自己在为圆梦而与命运抗争的艰难日子里,得到人们帮助、关爱的那种如“沐浴在冬日暖阳下的感觉”,并以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搏拼的执着去回报“无声大爱”的历程。

爱的回报

  鲁谷峻命运多舛。

  1963年春,鲁谷峻出生在浙江绍兴县皋埠农村一户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一个男孩的降生给父母带来了无尽的希望。天有不测风云。他两岁时突如其来地得了一场急病,父母亲虽然省吃俭用、千辛万苦地抱着他四处求医,命虽保住了,双腿却变得柔若无骨。无法正常行走了。这对于将未来希望寄托于儿子身上的父母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娘流干了眼泪,父亲木呐地抚摸着他软绵绵的双腿,将更多的关爱默默地给了他,希望他“好好往书里钻,将来才能混口饭吃”。在爱和苦难中成长的鲁谷峻,1979年竟以文科总分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当全家人欣喜万分,乡亲们贺声连连,母亲疲惫、苦涩的笑容还未消失的时候,命运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他因“身体残疾”而名落孙山了。

  “老天,我的希望在哪里啊!”他欲哭无泪。在父母、乡亲们的关照下,他只好拖着残疾的双腿跌跌蹱蹱、摇摇晃晃地在田里干农活,引来了几多同情的目光、无声的搀扶……

  后来,在一位“知青”姐姐的鼓励、帮助下,他开始了发愤的自学。他苦读了当时在农村里能够找到的各种书籍。他开始苦练书法,开始把自己的心声和感悟倾泻于笔端,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价值。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书法终于陆续展出、发表,他的诗作更一举摘取了绍兴市首届诗歌大赛“特等奖”的桂冠!然而,在他取得一定成绩之后,命运却又一次将他抛到了贵州、黔南、都匀市这个远离故乡的地方--黔南和都匀以大山的纯朴和高原的胸怀接纳了他!在领导和好心人的帮助下,他终于有了一分稳定的工作。他更加发奋图强。他通过高教自学考试得到了毕业文凭,他加入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他成了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他还被授予“黔南优秀科技人才”、“自强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并且有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鲁谷峻在文章中最后写道:“想想扶着自己一路走来的身后的人们,热泪,一下子模糊了我的双眼……”

  是啊,正是这些身后的“无声大爱”扶着他、撑着他、鼓舞着他、爱护他,才使他得以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一步步艰难地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今天。也正因为他知道如何去回报爱的滋润,所以他才更加满怀信心地憧憬着未来和希望,才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他的第二故乡!他以自己手中的笔,讴歌都匀,讴歌黔南,讴歌这块热土,深情地写下了《匀城印象》、《折耳根》、《在茅台的故乡》、《木叶--大山之魂》……

  鲁谷峻的散文质朴、流畅、真挚,娓娓道来却能牵着你的情感一路读下去,让读者的情感不知不觉地融入他的内心世界,和他同呼吸、共命运,或哀或乐,或悲或喜……

  “爱与和平”征文的组织者说:“爱与和平,是我们的需要,是人类的需要。”是的,有了爱就可以踏平坎坷,有了爱就可以驱除阴霾,有了爱就可以勇往直前,有了爱就能够得到更多的爱!

《大爱无声》

鲁谷峻相片
鲁谷峻相片
  二十多年了,今天在这里写下这个题目,我的心头仍有一种沐浴在冬日暖阳下的感觉……让我铭记感怀于心的,并非当年我无缘迈进大学校门,而是那段为圆梦而被爱感动和激励的日子。穿过时间的云烟,我想起了那些在苦难岁月里给我帮助和关爱的人们……!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1963年春天,我出生在浙江绍兴县皋埠农村一个叫“腰鼓山”的地方。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农村里对男孩子的出生自然都是很重视的。绍兴这地方文化厚重,民风古朴,在这一点上自然更不例外。当我呱呱坠地时,母亲按当地风俗给我吃的第一样东西并不是她的乳汁,而是黄连。据老辈人说,人间最苦之物莫过黄连。婴儿甫来世上既已吃过人间最苦的东西,那剩下来的日子自然就是甜甜美美的了。在乡亲们的祝福声中,没有多少文化的父母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孩子将来上好学念好书,尽量往高处读,哪怕自己最苦最累也心甘情愿!

  可也许我这人生来就命运多舛,黄连这传说中避邪驱秽的圣物,对我来说也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运气,就在我两岁那年的“端午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急病,竟让呀呀学语的我染上了当时在偏僻乡村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儿麻痹症”。那些年正是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后的困难时期,农村里的人们连吃饭都尚成问题,更遑论医疗卫生了。不通汽车的荒山僻地连个看病的地方都难找。连续几天几夜的高烧,把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娘和外婆又是请土医又是求菩萨,忙得团团转。直到有人提醒后急急忙忙送到城里医院,却为时已晚,我的命是救过来了,但一双小脚却柔若无骨,再也不会站立了。这一飞来横祸,对一个将未来希望寄托于儿子身上的父母来说,不啻晴天霹雳!为了给我治病,求医心切的父母常常半夜三更地从家里出发,轮流抱着我一次次从五六十里外的乡下跋山涉水往城里赶,企求在医院里能早一点在那里排队候医。有一次,母亲在背着我赶到绍兴城东门时,同行的父亲被从城里开出来的汽车灯光照射,一脚踩空摔下一丈多深的沟坎,当场摔得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在我得病后的几年时间里,我的父亲母亲就这样省吃俭用抱着我四处求医却终无起色,绝望中不得不接受了命运带给他们的残酷现实!娘流干了泪水却无济于事,无奈惟有将自己更多的关爱默默地给了她苦命的孩子。看着我软绵绵的双腿,憨厚木呐的父母常一边抚摸着我的脑袋一边垂泪叹息:“儿呀,你只有好好往书里钻,将来才能混口饭吃!”从母亲无言的泪花里,我掂量出了这话的份量。十五年以后的1979年,在一所偏远的农村中学读书的我,竟出人意料地以文科总分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大学,全家人欣喜万分,乡亲们贺声连连,满脸疲惫的娘终于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可那丝苦涩的笑容还未消失,无情的命运再一次跟她开了一个恶毒的玩笑--她的儿子因身体残疾的原因,竟被“理所当然”地拒于大学校门之外!全家人望穿秋水,盼来的竟是高等学府无情的“红灯”--十年寒窗,万般希冀,朝思暮想大学转瞬间就这样无情地背叛我而去!

  就在我呆若木鸡而又神情恍惚的时候,我们村小学里的一位老师跟我说,你给有关领导写信求助,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这位好心人的点拨让我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开始发狂似地给县省有关部门领导写信,像祥林嫂般一遍遍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可信一封封寄出,母亲几个月从鸡屁股里积攒下来的那点可怜的盐巴钱都被我化作了邮资,那些信件却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就在我黯然灰心之际,邮递员终于给我送来了一个印有红字的牛皮信封。我强按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默默地祈求着它能给我带来喜讯。拆开一看,里面印着几行短短的铅字:“鲁谷峻同志,你好!你的来信收悉,我们对你的境遇深表同情。你的情况不是个别的,我们将向有关部门反映。相信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是不会埋没有真才实学的人的……”信的下面盖着一个“省高校招生委员会”的公章--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回信,以后也陆续收到过几封。虽然大都寥寥数语,而且对我而言也并无多少实质性的帮助,但失望之余,我的心头依然涌起一丝暖意。是啊,那么多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都在关心着自己,自己并不是一个被社会所遗弃的人。这对困境中的我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啊!现在想来也难怪,那时候既没有“残联”,更没有“残疾人保障法”,像我这样的遭遇,也应是意料中的事了……在乡村漆黑的夜晚,我常常一遍又一遍地翻出那些信来,在灯光下默默地读着上面的那些文字,它们就象一颗颗希望的火种,埋在了我的心底。

  然而,农村生活对一个残疾人来说,除了沉重,毕竟没有多少浪漫可言。无可奈何中,我终于别无选择地继承了父母的“事业”,和我无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父老乡亲一样,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绍兴农村田土里种的大都是水稻,连着一丘丘稻田间的田塍圆溜溜的,仅一尺来宽,种田时节被水打湿,既光又滑,健全人走在上面时都还要勾紧脚趾小心翼翼地,对双腿残疾的我来说,那更无异于空中走钢丝了。几回回,摇摇晃晃的我从田塍上连人带锄一头栽进泥土里,是乡亲们连带拽将我扶起来。看着母亲哭肿眼睛,摸着身上的污泥浊水,想想自己今后的日子,我欲哭无泪,只在心底一遍遍呼喊着:“老天,我的希望在哪里啊?!……”
 
作家鲁谷峻
作家鲁谷峻
  高考落榜后,我的事在远近传开,许多人都很同情我的遭遇。这些带着泥土味的乡亲们不会说什么动听的话语,但走到哪儿,他们总对我笑脸相迎。生产队里劳动时,叔叔婶婶和小伙伴们更常把轻松点的活儿留给我做,这让我从内心里倍感温暖。有一次,我们村里的一位“知青”来家里看我,她问了我的近况后就跟我说:“你的事我都听人说了……人在这种时候有点灰心也是正常的,但不应这样长期下去……,你的基础不错,你可以自学,也应该自学!”这位好心的知青姐姐中肯地帮我分析了我的强项和不足之处,末了她对我说:“你字写得好,文字功底也不错,可以试着学文学练书法,也可以参加自学考试……”临走时,她将自己随身带来的一本珍藏多年的书送给了我。这本薄薄的书虽已破旧泛黄,连封面封底都脱落了,但牛皮纸糊的封皮上依然端端正正地写着《老人与海》四个娟秀的钢笔字。捧着这本虽不算厚但却沉甸甸的书,我的心被深深感动了--为海明威,为圣地亚哥,更为那善良的知青姐姐!从此,这本普普通通的书,便成了我苦难岁月里的精神支柱和良师益友。白天,我依旧摇摇晃晃地跟着乡亲们去耘田挖地;夜晚,我则常常伴着昏黄的油灯静读到深夜--“疼痛对一条汉子来说,算不上什么”,乡村如豆的灯光下,海明威借圣地亚哥之口跟我彻夜长谈着:“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他说,“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读到这里,我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我仿佛看到了浊浪滔天加勒比海上,一位浑身血污的老人正跟嗜血的恶进行着殊死搏斗的悲壮场面……是啊,人虽可以暂时战败,但人的精神和意志是永远也打不垮的!我虽因残腿未能上大学,却还有健康的眼睛和双手,还有健全的头脑,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呢?“是的,我不能再这样消磨下去,”我暗暗对自己说,“我一定要重新站起来!”书中老渔民圣地亚哥的英雄行为让我羞愧,给我启迪,更使我振奋。我决心从头做起,向厄运挑战!没有教材和复习资料,我就四处托人,向村里的老师、同学和朋友们借;白天没有时间,我就挤晚上睡觉的时间学。夏夜暑热逼人,黑蚊成群。我扎紧裤管,把双脚泡在水盆里,避免蚊叮;严冬朔风怒号,寒气砭骨,人们早都钻进了温暖的被窝,我揉着冰冷的残腿,秉灯苦读。屈原杜甫鲁迅高尔基雨果巴尔扎克……如饥饿的人扑倒在面包上,只要找得到的书,我都如饥似渴地找来阅读。70年代末的农村里,借书和买书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那些自学考试的书和参考资料,总是十借九空,跑到镇上的书店里也常常不一定能买到……村里老师和知青们的书借完了,我就一次次颠簸着往乡文化站里跑;文化站里的书看得也差不多了,我就拜托常溜回城去的知青们回村时给我搜些旧书来看或者请他们代买。感谢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多少年里没有添过一件像样的衣衫,却一直从牙缝里默默地省下一分分钱来给他的儿子买书,每念及此,都让我心怀愧疚而又感激终生!沉浸在书的世界里,明澈的心海超越年代超越时空,心灵与主人公促膝交谈,一个个名人在谆谆教导着我。他们让我感悟到生命的禅机,感悟到从历史深处发出的对生命的讴歌和呐喊,更让我看到了另一方绚丽多彩的天地……一本好书,常使我与书中的人物同喜同悲中陷入思索,常能让我感悟到生命的坚韧,感悟到从生命源头淌出的喜悦和悲愤,也使我读懂了身边心怀大爱的父母和我纯朴的父老乡亲!有时候,我真想把人们给予我的理解和我对生命的理解记录下来,真想讴歌或者呐喊几声,这就是我最初摸索着走上文学道路的动因。在读书中我渐渐懂得:身处逆境,方能体味生活的艰辛,也才能真正锤炼生命的韧力;只要不悲观气馁,用毅力去寻找人生的支点,定能独辟蹊径,领略到常人难以领略的风光!

  我不再把自己的痛苦看得太重,也不再囿于个人得失的方寸之地,我看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残疾人活着的价值。是爱,让我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是爱,让我在迷惘中看到了希望;更是爱,让我重新拿起笔勇敢地面对生活!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圆梦的日子。那日子,我独自面对时空,在无奈和悲愤中学会了思索,没有在消沉中迷失自己;那日子,我独自面对时空,内心充溢着一种反抗人生缺憾的英雄情怀,重新捧起了书和笔;那日子,我独自面对时空,懂得了在与厄运的搏斗中如何走出自我,坦然笑对人生。我感谢我的父母和亲人们默默地为我做的一切;我感谢我的父老乡亲们每一句纯朴而真诚的问候,我更感谢那位“知青”姐姐,在我最艰难的日子里,她真诚的指点,奠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悟到了做人的规矩:在人生道路上,逆境和挫折难免,要想活得无怨无悔,就得自强不息!当我踏着父辈的脚印默默地将青春交付于脚下的土地;当我手上的血泡磨成一个个老茧;当我的皮肤被烈日一层层剥离又由白变黑泛光的时候,我渐渐感到,那充塞在胸中沉甸甸的迷茫正被一种新的希望所代替。心里的阴翳原来只有用自己的汗血去洗涤。我的书法拙作终于陆续参展和发表,我的诗歌和散文习作也开始发表或获奖……经历了春的浪漫、夏的热烈,我终于明白,青涩的自己真的在岁月的磨砺中、在爱的滋润下渐渐长大、渐渐成熟了。

  春去秋来,花落花开。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逶迤在我的身后,我先后加入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贵州省作家协会,并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毕业证书,还被授予地区“优秀科技人才”、“自强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这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啊!摸着那红彤彤的毕业文凭和一本本烫金的会员证书、获奖证书,再想想扶着自己一路走来的身后的人们,热泪,一下子模糊了我的双眼……

相关报导

鲁谷峻:强者,在苦难中崛起

--鲁谷峻与命运的战斗

  (时间:2008年11月 作者:邹亚平)

  当我感到悲哀,信念暗淡下去,为不幸被剥夺而痛苦时,我对自己的心说,依仗安宁,虔诚!努力升华自己,超越自己的痛苦……

  --题记

  说起残疾,这实在不能说是一个轻松的话题!翻开人类历史,你便会发现,残疾人与健全人相伴相生。然而,在人类这个大家庭里,有的人看似完美但却欠缺;有的人虽然欠缺但却完美--古今中外,一些人往往因为残疾和苦难而使自己变得坚强乃至伟大--司马迁高士其吴运铎华罗庚海伦.凯勒罗斯福霍金……是的,也许你会觉得他们太崇高,太遥不可及,但在今天,2008年11月16日,我的身边就坐着这样一位与命运搏斗的战士。他46年的人生经历,犹如一部阐述生命的百科全书;他自强不息的故事,更让我的内心震撼不已!

  鲁谷峻,男,1963年春出生于浙江绍兴县皋埠镇腰鼓山村。汉族。1979年曾以浙江绍兴县高考文科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大学,因幼时患小儿麻痹后遗症致残未被录取,回乡务农后开始自学。先习书法,继研文学,先后加入绍兴书协、作协。1987年9月,只身远赴贵州都匀市打工。1990年5月被破格录用。先后被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授予“优秀科技人才”、“自强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1983年以来,业余在《人民文学》、《光明日报》、《文汇报》、《东海》等各级报刊发表数十万字作品。获全国性文学、书法比赛一、二、三等奖项三十余个。现在贵州省黔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为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该同志自强不息的事迹曾先后被《贵州日报》、贵州电视台、《绍兴日报》、《黔南日报》、黔南电视台等省内外多家媒体宣传报道。

  我难以估计在我们身边究竟有多少这样为生存与命运战斗的人,但是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鲁谷峻-- 一位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自学成才的残疾人作家、书法家!说起他,我们中的许多人,尤其是黔南文艺、新闻界的朋友们对他并不陌生。在此之前,我虽曾多次听说过这个名字,也在网上拜读过鲁老师的美文,但和鲁老师真正见面却还是第一次。我不免好奇而又忐忑。

  早上九点半,鲁老师应邀来到了热线。见到他的那一刻,除了震惊,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面容清癯的鲁谷峻老师正步履蹒跚,左右摇晃着向我走来,让我几次欲伸出手想扶他……面对记者的采访,鲁老师始终面带微笑--是的,鲁老师习惯了以微笑面对人生。可谁又知道,在这份从容淡定的背后,他的人生之路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坎坷艰辛呢?
 
所获证书
所获证书
  1964年,鲁谷峻出生在浙江绍兴县乡下一个叫腰鼓山的小村。他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好一阵喜庆。在农村,穷苦人家常把儿子看成未来的希望。然而不到两岁,这个可怜的孩子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全家也随之跌入深渊。15岁时,父亲脊椎骨折。当这个极“不正常”的小伙子从别人同情的目光中回到徒有四壁的家时,病床上的父亲和满眼泪光的母亲让这个一向坚强的男子汉默默流泪了。然而,困难并没有击垮“软腿”的鲁谷峻,在父母的支持下,他参加了当年全国高考并一举夺得了文科总分绍兴市第一名、语文单科浙江省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正当全家人乃至全村人都在为他金榜题名啧啧称赞并引以为荣时,命运却跟鲁谷峻开了第一次恶毒的玩笑--因为残疾,他没有被任何一所高校录取!

  “生活以事实告诉了我--理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却常常是残酷的”.他说,“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父母想让我以读书求生路,可现实却将这条路生生掐断了。我觉得自己突然变得虚无起来……在灵魂的挣扎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我周围的父老乡亲。尽管他们不能给我什么,但所有人对我总是笑脸相迎……!”鲁老师显得有些激动,空气也似乎受了感染。虽然我不能完全领会他当时所受的痛苦,但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个普通人的无奈,一个普通的残疾人为了生存拼搏的勇气!就在那次“生不逢时”的高考过后,鲁谷峻重又回到了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为挣一口饭吃,连走路都迈不稳步子的他不得不扛起锄头在生产队干起了农活,他一次次栽倒在田地里。“乡亲们把我拉起来,身上都是淤青,可是除了同情,谁又能帮得了我?”

  “以你的身体,农活显然是无法做的……后来你做什么呢?”我问。

  “农活我也做了三四年。太阳将我的皮一层层晒脱。一个人站在烈日下,我常常这样想:我的希望在哪里啊?……”顿了顿,他又说:“但是我又不甘心!难道我的人生就将在这样的煎熬中悄然湮灭吗?想想在苦难中还有那么多人在支持着我,我想我不能这么消沉啊。当时最朴素的想法,就是要对得起那些关心我的人。我决不能让他们失望!”

  “听说你在家做农活的那几年里都在晚上苦学书法,有这么回事吗?”

  “是的。因为白天还要干农活,只有挤晚上睡觉的时间学……我落榜的事在城乡传开,有个知青知道后专门到我家看我。她帮我分析,说我的字不错,可以先学学书法。当时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什么,别人的鼓励就是方向。”就是在这位好心的知青的启发下,鲁谷峻找到一本颜真卿的字帖,开始拼命的学习书法,从此走上了他漫长的而艰难的自学之路。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单调而枯燥,生活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鲁谷峻白天干完农活,从晚上六点钟开始,他在15瓦昏暗的灯光下一直坚持练书法到12点。闷热的夏夜,别人都去纳凉了,他却在小屋里挥汗如雨;白雪皑皑的冬夜,人们早已进入温暖的梦乡,刺骨的寒风让他的残腿痛得象猫咬一样。就这样,无论严寒酷暑,他天天苦练不辍,几年如一日!他的字远近出了名,过年时节,结婚人家和写对联的来请他的人络绎不绝。当然了,这期间他也听到有人说些风凉话,说他考上文科状元国家都不要他,在农村字写得最好又怎样?1983年,《绍兴日报》刊登了鲁谷峻的书法处女作,随后,他的数十件作品又在省市及全国性比赛中获奖,他加入了绍兴书法协会并被评为“浙江省青年读书活动积极分子”,他的书法作品被绍兴外国语学院等多家高校收藏……是的,在困厄重压下的鲁谷峻终于又坚强地站了起来!

  但对于再次站起来的鲁谷峻来说,他与命运的战斗不过才刚刚开始。1985年,在乡政府一位领导的关照下,靠着一笔过硬书法和自己的刻苦勤奋,鲁谷峻在镇政府(当时叫“公社”)做了“出纳”.何曾料到,正当他潜心于工作时,一位新来的书记竟以“有碍观瞻”为由把他辞掉,可怜的鲁谷峻再一次被无情打击,不得不拖着残腿离开绍兴到外地打工……那一刻,他是多么无奈,多么无助啊!

  “从那时起,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拯救你自己!”鲁谷峻一字一顿地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颠沛流离的人生使鲁谷峻备受生活的磨难,但上天也在无意中馈赠给了他一份无比珍贵而独特的精神财富。有人钦佩,有人白眼;有人赞叹,有人嘲讽……他很想把这一切记录下来或者呐喊出来,可书法没有这一功能,于是,他就自然而然地找到了文学,找到了最能宣泄他的感情的诗歌!仍旧是在一个个不眠的夜里,没有人指导,他就独自琢磨着学。为了寻觅他心中的那盏阿拉丁神灯,他就像一个不倦的行者,将一切置之度外,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苦苦追寻跋涉,从理想中的自然王国向必然王国,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从书法再进入文学领域,你得到了什么?”我问。

  “我第一次文学获奖是在绍兴市首届青年诗歌大奖赛,获得了特等奖。那是1987年的事。你知道绍兴是个文学之都,人才荟萃,特等奖竟被一个乡下旮旯的无名之辈拿走,天之娇子们心里怎会服气?直到我摇摇晃晃上台领奖并代表获奖作者发言时,大家才梦醒般发觉我竟是一个残疾人!全场鸦雀无声,随之掌声雷动--许多人视之为“奇迹”!当时省市电视台、报社都来采访报道,一些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朋友知道我的处境后,都吁请有关部门为我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还有一些老同志让我给当地的主要领导写信,但直到我离开绍兴,都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音。”

  “在前程未卜的情况下,你一直在与自己的命运战斗,是什么东西支持着你?”

  “我觉得一个人不能混混耗耗地活着,而必须有一种精神或信仰--这也是人跟动物的基本区别之一。象我这个样子,如果没有一种精神力量的支撑,相信我一定早就垮了……这种精神力量一直支持我走到现在。”

  “后来怎么想到来贵州的?”

  “也许是命里注定的吧?或者说绍兴虽是我的故乡,但我却和绍兴缺少某种缘分。的确,没有人会去怨恨生养自己的地方……但就像我离开绍兴后朋友们给我来信里写的:浙江如此大,绍兴经济如此发达,却容不下一个小小的你-- 一个小小的不屈的你!我告诉他说没关系,好男儿志在四方!……绍兴有我的父老乡亲,他们纯朴善良,但无权无势,无法改变什么……几次我回老家,乡亲们闻讯都围拢来,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还有些青年打听到我要回家,提前就把婚事定在我探亲的时候,为的是请我给他们写喜联……我非常怀念他们!”

  “您对贵州、黔南的印象如何?”

  “贵州虽欠发达,但这里的人很好,淳朴,至少我碰到过的普通百姓和大部分领导都如此。我在黔南呆了20年,早已成了其中的一分子。去年我回绍兴探亲,绍兴作协主席蒋鑫富对我这样说:”你生在绍兴,但却属于黔南--你的名字便是最好的注释!“(笔者注:“鲁谷峻”是鲁老师在绍兴第一次发表诗歌时用的笔名,一直沿用至今)在我的青春和生命中,黔南给了我永不磨灭的记忆!坦率的讲,和绍兴相比,我更热爱黔南这片热土,因为这里有关心我的领导,有关注我的师长和朋友,有我的事业,更有爱我的和被我爱着的妻儿。遗憾的是,黔南给了我很多,而我为她做得事太少太少!”

  1987年8月,在绍兴举步维艰的鲁谷峻只身来到贵州都匀投奔亲戚,在亲戚的热心帮助下,他到一所技校代书法课。谁知好景不长,这所学校后来不开书法课了,鲁谷峻无奈之下只有背着一大摞作品和获奖证书,气喘吁吁地在一幢幢办公大楼间爬上爬下找工作。1988年10月,在财校一位热心老师的帮助和财校领导的关怀下,他终于来到黔南州财校干临时工。1989年“五四”前夕,黔南州财政学校为他举办了“鲁谷峻同志自学成绩展览”,号召全体师生向他学习!这是财校历史上唯一一次专门为个人举办的展览。鲁谷峻以他的实际行动和自强不息感动了“上帝”,感动了财校师生。当时的省州电台、电视台等都作了报道。事隔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还能从发黄的留言本里那些滚烫的语句中,再一次深深感受到鲁谷峻带给人们的那种强烈的心灵震撼:

  残疾虽能夺走一个人的腿,却夺不去强者的意志!      --韦教师

  鲁老师:你用自己的心血创造的业绩,感人肺腑,催人奋进,它给我们这些体魄健全的青年狠狠敲了一鞭,使我们从昏睡中醒来,不再盲目抱怨人生,抱怨上帝的不公,而是以你作为我们前进中的航标灯……      --聂教师

  是你-- / 把自己带血的脚印 / 放在所有彷徨者生命的坐标上 / 于是,他们找到了方向; 是你-- /把自己带血的脚印 /放在所有“健壮的”苟活者生命的坐标上 / 于是,他们都失去了重量……          --罗学生

  身残志坚,毅力移山;翰海文苑,奇葩争艳。         --陈教师

  生理的残缺并不等于心灵的缺陷。我坚信,你一定会用那双扭曲的脚,在社会的土壤里留下深深的脚印;我坚信,历史将永远承认你生命的价值和存在!                         --肖学生

                                                            --以上摘自《鲁谷峻同志自学成绩展览留言本》

  ……我要说,鲁谷峻走过的路程,让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坚如磐石的坚强境界。……鲁谷峻作为一个残疾人,他给我们昭示的是一种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他的感人之处,不仅仅是他能让生命存在下去,而是他带来了一种对生命的重新诠释和对生活的热爱!……                                     --(读者)令狐一郎     以上摘自《黔南日报》

  1990年春天,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和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鲁谷峻被破格录用为国家干部。十几年来,他书文双栖,笔耕不辍,先后加入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贵州省作家协会等,被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授予“优秀科技人才”、“自强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并以文学创作成绩,成为黔南州文艺界至今为数不多的享受“黔南州人民政府特殊津贴”的作家之一。前不久,他又光荣地被中国散文学会吸收为会员。

  “人们常说,一位伟大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位伟大的女人,不介意的话,可以说说你的家人吗?”

  “我能走到现在,绝不能忘记在苦难岁月里给我支持帮助的那些善良人们,这其中无疑包括我的妻子--她为我吃了许多苦。当初她大学毕业后,就是为了方便照顾我而舍弃了工作;在我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她顶着压力跟我结了婚,后来还跟我一起打了多年的临工;有一段时间她甚至独自在都匀小围寨山上开荒种地……你想想,这需要多少的勇气?!她是瓮安的女儿,黔南的女儿--没有他们,我不会有今天!现在我们的孩子都15岁了,在读初三。”

  “作为残疾人中的一员,我很想知道,您又是如何看待残疾人的?

  “残疾人作为一个特殊和弱势群体,他们绝大部分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甚至不少人还挣扎在生存线上。残疾不是残疾人的过错。他们是人类大家庭中最不幸、最需要关爱帮助的人群!近些年,随着党和政府对残疾人事业的重视,残疾人的境况较过去明显改善,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残疾学生可以上大学……但就残疾人自身而言,残疾不能成为自己接受别人廉价同情的理由和资本。残疾人应该自尊、自信、自强、自立!你不一定要成名成家,但一定要扎扎实实学一门能够养活自己的真本事!……希望残疾同胞的生活会一天比一天好。我在此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合上采访本,我的心头久久不能平静……读着鲁谷峻,我的心灵像是经历了一次神圣的洗礼!好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原先那些模糊深奥的哲学命题,比如拼搏,比如追求,比如生命,比如人生……,此刻也在我的眼前变得清晰可触!是啊,人生苦短,才显生命之美。在这个世界上,对每个真实的生命个体来说,诚如鲁老师所言,你只有不断奋斗,不断挑战,才有属于你的未来和明天……我想,虽然每个人走路的起点、方式、距离各不相同,但每个人的前方,总是放射着希望之光--鲁谷峻蹒跚却坚定的脚步,不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了吗?!

  深深的祝福你--鲁老师!

    1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