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593 次 历史版本 11个 创建者:kikyo (2011/7/14 14:56:20)  最新编辑:sweet (2012/2/6 14:41:47)
三公经费
拼音:sāngōng jīngfèi (sangong jingfei)
“三公经费”漫画
“三公经费”漫画
 
  “三公经费”,是指用财政拨款开支的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按照国务院要求,2011年6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审查批准2010年中央决算后,98个中央部门要公开部门决算。中央各部门要公开本部门“三公经费”的2010年决算数和2011年预算数。
 
  经财政部汇总,2010年中央本级,包括中央行政单位(含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事业单位和其他单位用财政拨款开支的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以下简称“三公经费”)决算支出94.7亿元。其中,因公出国(境)经费17.73亿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61.69亿元,公务接待费15.28亿元。2011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94.28亿元。其中,因公出国(境)经费19.9亿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59.19亿元,公务接待费15.19亿元。与2010年决算数相比,2011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减少0.42亿元。
 
 
 

现状

政府网站大多“不提”三公支出

  一年公车消费多少、公费出国花了多少、公务接待费是多少?针对公众关心的“三公”支出,政协委员建议:应该建立机制公开上网,接受监督。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高强认为,为什么现在政府难以公开“三公”支出?这在于基础工作不到位。

  全国政协委员叶青在谈行政经费时提到了一个例子:有一部车一年的维修花了10万块钱,有一部车一年换了40个轮胎,“这个就说明一周多换一个轮胎!”

  那么,公车消费、公费出国、公务接待费等,一年到底花费几何?普通群众能否享有知情权?多位政协委员建议:应该公开,而且应该上网公开。

  在城市政府网站,鲜有有关“三公经费”的公开信息。有些网络政务做得较好的城市如南京,也只是“部分”披露。例如,2009年12月份,曾有网友在南京网络发言人论坛提出,财政预算是否可把公车消费、公款招待和出国考察费用作出定量规定。对此,市财政局网络发言人回复说,市级机关公车消费由市财政在每年预算中按车辆交通费定额予以安排,具体标准为:每年每车2.6万~2.85万元,包括燃油、维修、保险费等。招待费按市委、市政府相关要求在单位年初预算中按每人每年300元的定额安排。可是,每年的“三公经费”总额具体是多少,“三公经费”占每年财政支出的比例又是多少,该网络发言人并没有作出回答。相比之下,绝大多数城市的网络政务平台对此“绝口不提”。
 

观点

公布科目要细化 

  专家称“三公经费”公开信息应学习审计署,让百姓看得明白

  一直关注预算公开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认为,审计署公布的“三公经费”账单堪称一个样本。从出国费接待费精确到“人次”、公车经费精确到具体“车辆”,一定程度上执行了国务院“细化公开内容”、“公开得更详细”的要求,加上说明,纳税人可以看懂这个账单。比如,审计署对单车运行维护成本有所上升做出了三点解释,这是公众希望看到的。

  与审计署相比,目前已经公布的一些部门的“三公经费”数字,很难让公众判断出这些消费是否合规合理,支出项目也没有解释说明。李劲松认为,“三公经费”公开的信息就应像审计署这样,呈现更多翔实数据,让老百姓看得明白。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院长陈志勇教授查看了多个部门公布的“三公经费”账单,有的部门即使公布了财政拨款支出预算表,但在科目名称中找不到公务接待等三项经费,因此无法看出“三公经费”数据是怎么算出来的。

  预算账单如何才能让人看得懂?云南省财政厅厅长陈秋生认为,“三公经费”公开的关键,是所公布的科目要细化。我国预算科目设“类、款、项、目”四个级别,此前公布的预算报告多数公布到“类”和“款”,具体的各种行政开支从中看不出来,应当公开到“项”甚至“目”,并做出相应的解释说明,让公众一目了然。
 
  就近日多个部门陆续公布的三公经费情况来看,公布内容差别较大。有的部门公布的数据相对简单,仅仅有“三公经费”的总数和三项支出的各自金额,公众看起来依然是“雾里看花”。有的部门如审计署则公布的相对详细,比如每辆公车运营费用、公款出国(境)的人次等,都有具体说明。

  “三公经费”到底应该如何公布?此前国务院也一再督促,各部门应该公布的更详细一些。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表示,以目前公布的部门为例,审计署公布的数据,已经从惯常的功能分类,细化到了经济分类。从信息公开的角度上说,这是非常大的进步。

  王锡锌表示,财政公开,账目应具体详细,有每一笔开支的具体情况,这是无法避免的趋势。目前部分部门迟迟不公开或公开不详细,这样的情况未来应该会得到改善。同时,各部门要有公开总体数据的勇气,更要有公布这些数据得来过程的勇气。只有这样,“三公经费”公开的道路才能走得更加顺畅。就“三公经费”而言,应该越详细越好。
 
  私家车运行费少于公车

  审计署公布的每辆公车每年运行维护费用5.4万元,这个额度到底高不高?王锡锌表示,从财政部关于政府收支分类科目看,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包括租用费燃料费维修费过桥过路费保险费安全奖励费用等支出。一般来说,私家车的运行维护费用要少于公车,因为使用率要低很多。对于公车的运行维护费用,也要看具体的使用情况。此前全国人大代表叶青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一名副局级官员的公车,其保险、车辆维护以及油费等,一年的支出大约在8万元左右。

  针对审计署公布“三公”消费的详细预算情况,叶青也予以赞赏,他表示“非常满意”。叶青认为,未公布的部门如果再想蒙混过关,该如何面对公众。

  截至2011年7月13日,教育部国家文物局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审计署文化部民政部等不到10个部门已公开。
 

温总理谈“三公消费”

  
  2010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国政府网新华网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时,在回答手机尾号8128提问“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等现象为什么管不住?治理三公消费真的那么难吗?”的问题时,温总理态度坚决地说,应该管得住,必须管得住。其实,我们能够做到,最根本的是两条,第一条就是公开透明,就要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而且公开让群众知道,接受群众监督;第二条就是民主监督。我曾经引过在建国前毛泽东主席和黄炎培先生说过的一段话解决“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问题,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会出现人亡政息。

  在2个多小时的在线交流中,温家宝总理曾经两次提到反腐败问题,一次是在在回答网友关于物价的提问时,温总理说,从我几十年的政治生涯我懂得,两个问题可以危及到社会的稳定以致政权的巩固,一个是贪污腐败问题,一个是物价问题。一次就是在回答“三公消费”问题时,温家宝指出,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其实也关系到整个反腐败。从这两次提及反腐败问题来看,腐败不但是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更是国家领导人心头忧虑。

  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这“三公消费”,从表面上似乎不如贪污受贿、贪赃枉法那么危害深重,但是,“三公消费”却更普遍,无论是对干部,还是对社会、对人民所造成的影响都很坏,败坏党风政风民风,必须下大力气治理。

  纵观官场,一些党员干部错误地认为,只要不偷不拿,吃吃喝喝没什么,更有甚者,不吃不白吃,吃了也白吃;当官就得配车,而且还要配好车、用豪华车,并且把公车当作自己家的一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出国考察学习,那也是公务,当然不能花自己的钱,至于是真考察还是假考察、真学习还是假学习,只有天知道。凡此种种,一切花公家的、一切用公家的,似乎在某些党员干部那儿成了天经地义的。其实,官员、干部,是公家人,没错。但是,这是指的官员、干部必须心系国家、心系人民,必须为公家尽责、为人民服务,并不是躺在“公家”的名义下胡作非为。

  应该说,从中央到地方,都对“三公消费”有着严格的禁令、明确的约束。日前公布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也对“三公消费”提出了明令禁止,各地也有诸如严禁工作日中午饮酒、严禁公车私用、严禁公费出国(境)等方面的措施和规范,可谓禁令不少、准则很严,但是,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仍然沉醉在酒杯中、安乐于屁股下、陶醉在游玩里,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现象相当严重地存在着、蔓延着。

  为什么如此,说到底,还是没有将温家宝总理所提出的“公开透明”、“民主监督”真正落到实处。

  俗话说,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是最佳的消毒液。一些党员干部,之所以对“三公消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中央和上级有关禁令不以为然,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公开不够、透明不足,没有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并公开让群众知道,接受群众监督,反正别人不知道、管不着,又何乐而不为、何必要害怕呢。一旦将一切置于阳光下,将会曝出问题、晒出破绽。所以,推行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遏制“三公消费”等腐败行为的一把达摩利剑。

  一些官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还有一个助推器和隐形土壤。那就是,缺乏民主作风、缺少民主监督。失去民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权力欲的膨胀。而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问题,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会出现人亡政息。独裁、大权独揽,最终必将失去公心、失去民心,而导致社会不稳和政权危机。因此,必须花大力气、下硬功夫,不断完善和充分发扬党内外民主,自觉接受来自方方面面的监督,尤其是社会监督和人民监督。

  当然,“三公消费”难治,归根结底,是官员头脑中的官本位意识、特权思想没有得到有效根除。权力向来是把双刃剑。用得好,能够更多更好地为人民服务、造福,用得不好,将沦为以权谋私的工具。可是,一些官员并不能正确认识和把握手中的权力,任凭手中的权力恣意疯狂,信奉“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信条,今朝有酒今朝醉,浑浑噩噩,在“温水”中慢慢腐化堕落、慢慢“死去”。因而,根除官员头脑的官本位意识、特权思想,就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三公消费”事关党和政府的形象,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事关党的事业前途命运,必须管住。温家宝总理为我们治理“三公消费”出了妙招,因此也应该管得住,关键是要切实将之落到实处,才能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新成效,服务于民、回馈于民、取信于民。
 

公开标准应尽快明确

  
  公众想看到“三公消费”,并不是想看一个枯燥的数据,而是要据此监督相关部门“花得合不合理”。制定“更详细”的公开标准,应尽快提上议事日程,保证公开“三公经费”有章可循。

  尽管既有国务院的三令五申,又有民众的翘首期待,中央部门公布“三公经费”仍然好像如“挤牙膏”一般,一是公布的部门还很有限,二是已公开的信息还不够详细。

  “三公经费”应当尽快公开,这已不需要再讨价还价,在一些部门已经陆续公开的情况下,现在更值得探讨的应是“怎样公开”。

  对于那些拖后公开的部门,公众无疑会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因为越是靠后公开的部门,就越有时间去汲取其他部门的经验和教训,用更详细的数据和细节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科技部率先公布“三公经费”时,只有短短几十个字,而最近公布的中科院,已经是以《“三公经费”情况说明》的形式予以公布。中科院说明了下属的预算单位数量、人数,还有各项费用的大致用途等。公众可以据此推算出,以在职人员62278名计算的话,中科院人均“三公经费”支出约为4610元。

  这些数据和解释说明的提供,有助于公众判断该部门“三公消费”合理与否。因为“情况说明”里还特别解释,其拥有近千个野外观测台站,有的分布在人迹罕至之地,野外考察用车支出就较多,所以针对超过千万的公车消费,网友并没有一边倒地指责,而是对这样的支出到底多不多展开了一些争论。

  公众想看到“三公消费”,并不是想看一个枯燥的数据,而是要据此监督相关部门“花得合不合理”。如果没有详细“说明”,单纯的数据就有可能被舆论持续“围观”。

  国家文物局此前公布的2011年公务接待费预算比2010年增加两倍多,就遭到了舆论的强烈质疑。现在国家文物局解释:2010年公务接待费预算本来是152.87万元,决算为48.32万元。数据差异较大的原因是,有7个与我国签署文化交流协议的国家,未能如期派出政府代表团访华,造成支出相应减少。

  国家文物局能够及时回应质疑,“弥补”信息公开的不足,这种对民意的积极态度值得肯定。这样的理由公众是能够理解和接受的。可以倒推的是,如此重要的信息,如果当初能在公布的时候就做到细致,那么“三公经费”公开才能真正获得它的意义。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