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01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6/9 15:05:55)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6/9 15:05:55)
内蒙古集宁路古城遗址
拼音:Neiměnggǔ jínínglù gǔchéng yízhǐ (Neimenggu jininglu gucheng yizhi)
同义词条:集宁路古城遗址,元代集宁路古城遗址
目录[ 隐藏 ]
内蒙古集宁路古城遗址挖掘现场
内蒙古集宁路古城遗址挖掘现场

  元代集宁路古城遗址,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察右前旗巴音塔拉乡土城子村,北邻110国道,南靠黄旗海,西距乌兰察布盟行政公署所在地集宁市25公里。古城建于金章宗明昌三年(1192年),原系金代集宁县,为西京路大同府抚州属邑,是蒙古草原河北山西等地进行商贸交易的春市场。元代初年,升为集宁路,属中书省管辖,下辖集宁一县。城内曾有皇庆元年(1312年)所立《集宁文宣王庙学碑》。1988年6月,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城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940米,东西宽640 米。

结构规模


  古城东、北墙保存较好,宽 5~6米,残高0.5~2.5米。西、南墙破坏严重,已模糊不清。东、西墙各设一门,东门位于东城墙北段,外置方形瓮城;西门设在西城墙中段,外置马蹄形瓮城。南门情况不详。城内道路六纵七横,将古城分为三十一个单元,城内北部正中有一大型的建筑台基,台基南部为市肆遗址,城外西侧有一条南北向的道路直通西门瓮城。城内地层堆积东浅西深,文化层厚1.5~5米;遗迹丰富,有大量的房址、灰坑(窖穴)、水井、道路、墓葬、瓮棺葬、窑、窖藏等,遗迹间叠压打破关系较为复杂。古城内现辟为耕地,地表散见大量的陶瓷片、石柱础、石臼及砖瓦等建筑构件残块。 2002年4月至2003年11月,为了配合集—老高速公路建设,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内高速公路建设地带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22045平方米,共发现房址91组、灰坑(包括窖穴)822座、灰沟110余条、水井22眼、道路9条、窑址23座、墓葬11座、瓮棺葬4座、窖藏34座,出土了大量不同质地的各类器物。其中完整瓷器200余件、可复原瓷器7416件、陶器877件、金银器10件、铜器351件、铁器268件、骨器456件、铜钱36849枚、其他石器、木器等各类器物2000余件。

发掘意义


  集宁路古城遗址的发掘为研究元代的城市制度、经济文化生活等方面,提供了翔实可靠的实物资料。

历史考证


出土的尸骨
出土的尸骨
  集宁路古城面积大致为1平方公里左右,最早建于金代,后被元朝所利用,当时这里是金代同漠北进行贸易往来的重要地区。这个曾经是贸易集中地的古城毁灭的原因是什么?2004年,集宁路古城的考古挖掘工作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在前面的工作中,考古队挖到了不计其数的尸骨、铜钱和瓷器。

  公元1351年,直接针对元朝政府的农民战争——红巾军起义从集宁路横扫而过,他们是否因风闻集宁路的富庶而在这里实行劫掠,尚无从考证。然而,这场战事被元朝政府迅速平息,战争过后,居民陆续返回集宁路,他们收拾战场,掩埋尸体。

  有的人甚至悄悄挖掘别人在战前掩埋的财物。一切重新回到了轨道。10年之后,居民们又听到了战火的消息。曾经经历过战争的人们坚信,有朝一日还能回到这里重建家园,于是他们尽可能地掩埋那些无法带走的财物,等待战争过后再次取回。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见到这些东西了,因为,迫使他们再次离乡背井的,是一场改朝换代的战火,明朝的历史从此翻开。

  明朝政府和逃离北方的北元政府进行拉锯战期间,集宁路北方的元上都被明军作为军事防御基地镇守着,没有人知道集宁路的存在。

  二百多年以后,明朝开始采取以守为攻策略,把北边防守卫所全部撤到关内,集宁路从此成为明朝长城外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无论汉人还是北元的蒙古人,再也没有来到这里。

  曾居住在集宁路的人们,早已不知逃离到了何方,而经历战火遗留下来的一切,逐渐被野草覆盖,一座城池,从此消逝!

  历史的车轮缓缓向前迈进,人们也从未忘记对历史的追溯,2002年,内蒙古考古队在集宁市土城子村勘察地形,根据古代地图所示,这里就是一个名叫集宁路的古老城市。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古城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22045平方米,共发现房址91组、灰坑(包括窖穴)822座、灰沟110余条、水井22眼、道路9条、窑址23座、墓葬11座、瓮棺葬4座、窖藏34座,出土了大量不同质地的各类器物。其中完整瓷器200余件、可复原瓷器7416件、陶器877件、金银器10件、铜器351件、铁器268件、骨器456件、铜钱36849枚,其它石器、木器等各类器物2000余件。这些遗迹、遗物的出土,为研究元代的城市制度、经济文化生活提供了详实可靠的实物资料。

  2002年夏季,考古发掘工作正在进行,考古队员们发现一个深埋于地下、盛满了东西的大陶瓮,在集宁路古城遗址,这还是头一次发现如此完整的窖藏。“有铜镜,有龙泉窑的高足碗,还有一些铁器,以及零星的瓷器。这也是我们在偶然的发掘过程中发现的第一座比较完整的器物窖藏。这座窖藏的发现,对于现场的考古工作人员来讲,对于我个人来讲,无疑是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们感觉到,集宁路古城城内应该还分布有很多类似的窖藏。”集宁路古城考古队队长,内蒙古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陈永志兴奋地说。

  在集宁路古城遗址里,陆续出土了大量碎瓷片,这里竟包含了中原七大窑系的瓷器,而青花瓷的出现无异于在青花瓷的历史上又增添了一个亮点。

  “如果这些瓷器发现于中原地区,或者是发现于瓷器的产地,可能我们会不以为然,但是它恰恰发现于农牧结合带的内蒙古草原地区。在这个农牧结合带发现中原七大窑系的瓷器,而且发现量非常之大,种类非常之丰富,这种情况在我们考古学史上还是前所未有的。”陈永志说。

  青花瓷的创烧在学术界通常认为是在元朝延礻右年间,即14世纪初,而在集宁路古城出土的青花瓷却颠覆了这一传统认识。陈永志说:“集宁路古城遗址出土的青花瓷器,从器形、釉色、胎釉装饰及画面构思等诸多方面看,其烧造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至正十一年(1351年),元朝爆发了红巾军起义之后,全国各地其他农民起义风起云涌。1352年,生产青花瓷器的江西景德镇也覆巢无完卵,到至正十四年,元朝在江西的各地方政权次第垮台。没有政府强有力的管理和稳定的社会秩序、生产秩序,不可能烧制出质量上乘的青花瓷器,特别是烧制高质量青花瓷器所需的钴料必须从国外输入,战乱必然会给原料供应带来难题。另外,当时南北交通因各地农民起义而被阻断,这批珍贵且娇贵的青花瓷器很难在战火纷飞中运至北方草原地区。”

  陈永志进一步推断说,从景德镇到位于漠北草原的集宁路,距离数千公里,人畜辗转运输,一路坎坷,保守估算,路上所用时间至少三五年,再结合集宁路古城遗址出土的纪年瓷器,最晚的年号为后至元。由此推断,这批工艺成熟的元青花瓷器为至正年初之前,上溯至延礻右年间的产品。以此为基础,结合考虑瓷器烧造技术有一个产生、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从而推断元青花瓷器极有可能创烧于延礻右之前的至元年间,深厚的草原文化底蕴不禁让世人为之惊叹。

集宁路古城


 
在内蒙集宁路古城遗址的考古队员
在内蒙集宁路古城遗址的考古队员
 2003年,集老高速公路的路基赫然横亘在黄旗海平原腹地,昔日的宁静被打破,许多年来一直无人问津的集宁路古城,骤然进入人们视线。这座房址、作坊、市肆、道路清晰,瓷砾、瓮皿、骨石器、灶炕、骸骨遍布,早已显露喧嚣端倪,充满迷离莫测,却不为人所尽知的古城又一次促动人们去揭密考证挖掘。1958年、1984年,内蒙古及乌盟的文物考古部门对古城遗址进行调查清理和小面积试掘,对古城的基本情况作了考证,确定了元代集宁路遗址。然而,没有大量实物的出土,对这个只在古地图上可寻,史书中仅有极少记载,遗址又狼藉难解的元代集宁路的兴灭渊源和隐沉其中的历史内涵,始终是谜。1920年,平绥铁路通到集宁,现代集宁成为一个热闹的商业集散地,时称平地泉。1922年北洋政府设治时,古城遗址处发现一块元代“集宁文宣王庙学碑”,故名集宁设治局,后改集宁县。从此现代集宁面世,集宁大名流传于世。这块孔庙碑翔实全面地反映了元代集宁路完善的政治文化面貌,确立了元代集宁路及总管府的所在。1988年集宁路古城遗址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为配合修高速公路,内蒙古文物考古部门开始大规模抢救性考古发掘,连续四年,发现丰厚,令全国瞩目的消息频传,集宁路古城遗址因此入选“200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于,昔日元代蒙古草原上一个重要的路级名城,神秘的历史容颜浮现在世人面前。

  古城建于金章宗明昌三年(1192年),金代时设集宁县,为西京路大同府抚州属邑,是蒙古草原与中原内地进行商贸交易的市场。元朝统一全国后,实行行省制,下设路,府,州,县,全国按地区分为十二行省,阴山以北漠北瀚海地区设为岭北行省。集宁路地处岭北与中原地区往来的交通枢纽,构成沟通南北商贸的区位优势,又具有前朝形成的商贸辐射,故元朝政府升其为路,由中央政府中书省直辖,下辖唯集宁一县。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地处塞北孤居漠南的集宁路使命非同一般,体现出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价值。

  独特的区位优势和历史继承使集宁路独呈商贸之都的繁兴。历次考古大量出土的古钱币、坩埚、铜渣、料珠、箭镞、铁刀、铁钉、犁耙锄,以及骨器具、皮革加工器具、牛马用具、首饰器物,都诠释着这座城市与岭北蒙古各部繁忙的贸易往来,是岭北行省通往中原内地的物质集散地或中转处或加工场。在这里农与牧交流,蒙、汉、女真、契丹多元交融。尤使人触目的是富户们大批完整的窖藏瓷器,均来自中原内地,有钧窑磁州窑耀州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等七大窑系,囊括全国名窑;窑系之广,数量之丰,品相之精,釉彩之全令世人惊叹。据考证,元朝一统天下,塞外集宁路与全国各地贸易频繁,丰富的商品在这里源源不断输入输出,商贾云集,货源充足,交易活跃,市肆发达,富人在这里享受着全国各地运来的珍贵物品,集宁路成为草原上一处不可或缺的商贸中心。不仅于此,为适应繁忙的商贸流通,城内大量私铸钱币,大量流通宋、金、唐、汉等古钱币。

  商贸之优和地理之优使集宁路富名遐迩,成为政治、军事的附庸。考古发掘出铠甲、箭镞、刀斧以及累累乱葬坑、战骸等战争遗迹,都述说着这座富甲一方的塞外商都,历经过血雨腥风的屠戮。元朝疆域广阔,集宁路虽地处塞外草原却属元朝京畿腹里,在一个时期里,并无战事相扰,然而元末却进入了一个动荡的年代。据考古器物上墨书所记年代和史料考证,1351年红巾军长驱大漠直捣集宁路北面的元上都,集宁路难避战火袭扰,居民纷纷窖藏大量的财物外出逃难,而城内外就展开了一场场的劫掠,屋毁人亡。集宁路历经此劫元气大伤。十年后,明朝北伐大军云涌而至,战争之惨烈,毁灭之巨大,令人难以预料,战火中集宁路毁于一旦。此后明军据守元上都防御北元,拉锯不断,战事频繁,而位于元上都南面的集宁路已不具备防御价值,尽被遗弃。而后明军又把防御卫所收归关里,关外的集宁路从此被无声无息荒埋地底,湮灭消逝。今天人们依然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发掘出宝藏,才开始了惊喜与认识。

  商业的兴旺促进、培育和伴随集宁路的发展与成熟。历经金、元两朝一百五十余年的长期建设集宁路颇具规模,长940米,宽640米,分内外城,内城属官衙、孔庙,外城分民居、商贸、工场、作坊各归所属;城内功能完备,格局规整,区域合理,交通畅达,市肆发达,一派中心城市的景象。所建设施结构完善,生活条件与功能优越。房舍分厅、卧、贮藏区,排水及炕暖设施巧妙实用,饭馆、药铺、煎饼铺等馆舍星罗棋布。数百年前草原上有如此成熟的城池使人叹为观止。使人充满好奇与幻想的是,位居市中心主干道两侧,长数百米,宽八米的十字街市肆。各种商铺门当户对顺齐排列,均为前店后居模式,遗址现场街道、房屋、水井、窖穴清晰,房内火炕、地灶、瓮、磨、器皿原样出现,昔日集宁路不尽的喧嚣与繁华都在那曾经洒满古人吆喝与爽笑的城址上呈现的淋漓尽致。集宁路用完备的城市体系与北方市井中古朴的忙碌与喧哗承载起草原丝绸之路和内地商贸及文化交流的舞台,给古老的蒙古草原平添了许多繁荣。

  集宁路还是重要的民族与文化的交融之地。曾使集宁之名六百多年后复扬于世的,伫立于内城孔庙院中的“集宁文宣王庙学碑”,用汉字楷书清楚地镌刻集宁路总管府达鲁花赤(蒙古官名)、总管、集宁县达鲁花赤、县尹、教授等公人名,蒙、汉、女真、契丹等族俱见。集宁路附近众多古墓碑文,文化内涵丰富。可见,在这个被游牧民族包围的草原城市,各族人们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取所需,形成着多民族融合的大趋势,集宁路的兴旺就是这种融合发展的见证和结果。在这个多民族的城市中,文化繁兴,信仰有别,寺庙庵院及儒学并行,尤倡导孔孟儒学,出现了各族文才学士。“集宁文宣王庙学碑”明确记载了蒙汉管员文人学士,在学术思想上“尊儒重道”,推崇孔孟;而各级要官的均有署名,足以说明忽必烈统一全国后在全国提倡孔孟、汉族文化,已在集宁路形成浓郁的学术气氛,集宁路担当着塞外文化中心之一的角色。

  集宁路古城在距今650年前传奇般隐去了,历史是无情的,历史的进程把集宁路湮灭在漫漫云烟中,一度无人问津,但历史在相似地演变。今天,与集宁路相距25公里具有同等区位特点的现代集宁城,历经八十余年的风雨洗礼,已昂首挺立塞北草原。

    4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