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04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hcl112233 (2011/6/2 14:50:22)  最新编辑:hcl112233 (2011/6/2 14:50:22)
九一三事件
拼音:Jiǔyīsān Shìjiàn
同义词条:“九一三”事件,九·一三事件,“九·一三”事件
九一三事变林彪飞机坠毁
九一三事变林彪飞机坠毁
    九一三事件亦称“林彪事件”、“林彪叛逃事件”,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策动武装政变阴谋败露后,于1971年9月13日乘飞机外逃叛国,途中机毁人亡的事件。自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引发毛泽东林彪关系恶化后,1971年9月13日凌晨2点30分左右,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及机组人员潘景寅等共九人所乘坐的253号飞机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事后,遵照中央的指示,中国驻蒙古许文益大使等人,到飞机坠毁现场察看,尸体就地掩埋,并携带现场拍摄的大量照片回国汇报。随后周恩来作出飞机自行坠毁的正确结论。

    九一三事件是“文化大革命”推翻党的一系列基本原则的结果,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

事件起因发展和结果


    1969年,中共九大通过的党章明文规定:林彪是副统帅,是毛泽东的接班人。

    1970年,林彪加紧进行“抢班夺权”的罪恶活动。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企图攫取国家主席的位子,最终失败。篡权失败后,林彪反革命集团开始策动武装政变。1970年10月,林立果组成了武装政变的秘密骨干力量,取名为“联合舰队”。
飞机残骸
        飞机残骸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林立果、周宇驰等人在上海制订了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纪要》指责毛泽东是“现代秦始皇”,是当代暴君;并阴谋策动武装政变。

    1971年3月31日,林立果召集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秘密开会,指定江腾蛟南京上海杭州进行联系、配合和协同作战的负责人。9月,林彪察觉其密谋夺权之事即将败露,决定谋杀毛泽东,发动武装政变。9月7日,林立果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的命令。8日,林彪下达了武装政变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9月8日至11日,林立果、周宇驰先后分别向江腾蛟、王飞以及“联合舰队”的其他骨干分子传达林彪手令,具体部署杀害毛泽东。他们企图乘毛泽东专列停留上海之际动手杀害毛泽东,后又密谋炸毁苏州附近的铁路桥谋害毛泽东,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林彪叶群同时还为南逃广州,另立中央作准备。正当林彪反革命集团紧张地策动武装政变的时候,毛泽东对阴谋有所警觉,突然改变行程,于9月12日安全回到北京。林彪慌忙中作出决定,13日带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南逃到广州,企图另立中央,分裂国家。9月12日,林立果、周宇驰分别布置南逃。胡萍等安排了南逃广州的飞机8架,于9月12日晚派256号专机送林立果去山海关,供在北戴河的林彪、叶群和林立果使用。9月12日深夜,林彪、叶群、林立果得知周恩来追查专机去山海关的情况后,十分惊慌,他们判断南逃广州另立中央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遂于13日零时左右不顾警卫部队的拦阻与刘沛丰等驾车由北戴河向山海关机场急驶。零时32分,飞机强行起飞,企图外逃。途中油料用尽,凌晨2时半,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东北的草原上机毁人亡。

    9月13日凌晨3点15分,周宇驰等劫持3685号直升飞机企图外逃。中央及时采取拦劫、迫降措施,6点多该机在京郊怀柔县境内降落后,周宇驰于新野开枪自杀,李伟信被活捉。从直升飞机上缴获了大量国家机密文件和策划武装政变的材料,包括林彪9月8日的手令。其后江腾蛟等“联合舰队”的其他成员也一一被捕。

    事后,遵照中央的指示,中国驻蒙古许文益大使等人,到飞机坠毁现场察看,尸体就地掩埋,并携带现场拍摄的大量照片回国汇报。随后周恩来作出飞机自行坠毁的正确结论。

    9月18日,中央及时将林彪叛逃事件向高级干部通报。9月29日发出通知:中央已命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离职反省,彻底交代。”10月3日,中央决定撤消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由叶剑英主持。同时,决定成立以周恩来为首的由10人组成的中央专案组,彻底审查林彪反革命集团问题。

涉案人物关系


    * 叶群林彪之妻,“林彪办公室”主任,中央政治局委员。
林彪(资料图)
     林彪(资料图)

    * 林立果:林彪夫妇之子,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

    * 林立衡:小名林豆豆,林彪夫妇之女。

    * 吴法宪: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 李作鹏: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兼政委兼副总参谋长,训练总监部陆军训练部部长,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

    * 黄永胜: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政治局委员。

    * 邱会作: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

    * 江腾蛟:解放军南京军区空军政委。

    * 刘沛丰:解放军空军党委办公室处长。

    * 于新野: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副处长,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

    * 周宇驰刘世英: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

    * 潘景寅:三叉戟飞机驾驶员,解放军空军34师副政委。

肇事飞机


    机型:霍克薛利三叉戟型

    经营者: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注册编号:B-256

    起飞地:北戴河山海关机场

事件详细经过

9月13日前

    林彪所乘坐的三叉戟飞机是巴基斯坦作为还款的一部分交予中国的。1970年代初,巴基斯坦国内发生水灾,中国政府向巴基斯坦提供无息贷款,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将三架巴基斯坦购买自英国的三叉戟飞机作为实物还贷交给中国。
李作鹏、吴法宪、林彪、黄永胜、邱会作
李作鹏、吴法宪、林彪、黄永胜、邱会作

    1971年9月7日晚,林立衡对8341部队警卫科副科长刘吉纯说:叶群、林立果“在外面做了坏事被上边知道了。他们怕挨整,在北京待不住了,想挟持首长(林彪)到外地去。”当时商定,林立衡在里面,刘吉纯在外面观察动静。

    9月11日22时,林立果得知毛泽东已经离沪北上,私下几个人开会,林立果、周宇驰、于新野几个人目光滞呆,低头不语。林立果流着泪说,全完了,没完成首长(林彪)交给的重托,首长把生命交给了我,我拿什么去见首长?沉默了一阵,周宇驰抓起一个酒瓶子,狠命摔在地上,说难过也没用。还有一个办法,到国庆节那天,首长托病不去,老子他妈的驾直升机去撞天安门……我不得好死,他也别想好活!过一会儿周宇驰又说,还得去一个人伪装,代我撒传单,你们谁能跟我一块去?开始没人敢说话,在周宇驰催促下。于新野表示他去,接着李伟信和刘沛丰也表示愿意去,林立果说,我不允许这样做。大家也觉得这种想法不现实,于新野自言自语,就怕等不到“十一”啦。

    9月12日胡萍等安排了南逃广州的飞机8架,其中256号专机当晚被指派送林立果去山海关。晚上8点多,林立果和刘沛丰乘飞机在山海关降落。叶群为庆祝女儿林立衡订婚在96楼走廊放映香港电影《甜甜蜜蜜》。晚8点电影放了一半,“林办”宋德金秘书接到海军方面的电话,说一架飞机要在山海关降落,问是不是“林办”的飞机。姜作寿(8341部队二大队大队长)放下电话才三四分钟,李文普(林彪的警卫秘书)来电称老虎(林立果)回来了。叶群下令刘吉纯坐车去接。22时,叶宣布他们一家在明早7点乘机飞到南方城市广州。林彪这时已在另一个楼里的个人住处就寝并已服了安眠药。林立衡、刘吉纯得知出逃计划后按正规程序托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张宏报告中共中央。林立衡跑去大院的警卫处要求派士兵保护她的父亲。

    据毛泽东医生李志绥描述:“汪东兴接到从北戴河打来的电话时,我正在游泳池内整理我的器械装备。那是晚上十点多钟,这个电话是中央警卫副团长张宏由北戴河打来的,说林彪的女儿林立衡讲,叶群和林立果要绑架林彪外逃。”

    约23时,周恩来突然来电话问吴法宪“是不是调了飞机到山海关机场”,吴对此十分茫然,一无所知,吴询问空军34师师长时念堂,方知三叉戟专机被师副参谋长胡萍未经吴许可调到山海关,吴问胡,胡解释是飞机改装后试飞,吴令胡把飞机立即飞回,后复电周,周指示飞机飞回时不准带任何人到北京。

    23时30分。林立衡责问张宏:“两小时以前,我就对你说好了,你为什么还不调动部队,你快带部队,快上!……”张慢条斯理地对林立衡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

9月13日

    9月13日零时,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李文普等人乘红旗轿车急速由北戴河驶往山海关机场。据吴法宪描述,周恩来又打电话告诉吴说:“林彪已经和叶群、林立果乘车离开了北戴河,车正往山海关机场方向开去,临走的时候还开枪打伤了警卫人员。”
查看坠毁飞机残骸
   查看坠毁飞机残骸


    林彪他们抵达山海关机场跑道时没有时间安放登机舷梯,所以三叉戟驾驶员放下绳梯。林彪仍然软弱无力,于是司机用肩扛,叶群用手将林拉上机。

    零时32分林彪等人所乘三叉戟飞机强行起飞。有人在雷达前看到“飞机一开始向西飞,然后慢慢转弯向北飞去。”当飞机至有中方歼击机的赤峰附近,吴请示周恩来要不要把飞机拦截回来。周说:“这要请示毛主席。”过了一会儿,周答复:“毛主席不同意,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二时多以后,在三叉戟飞机快飞出过境后,周恩来电对吴法宪下令:“绝不准有任何飞机到北京来!如果有飞机到北京来,你我都要掉脑袋。”紧接着周下令全国飞机一律禁飞。

    接到苏联安德罗波夫的指令,全权负责林案现场调查的第一当事人,后来的苏联情报九局局长给出了专机飞出国境后的的飞行路线:飞机飞抵苏、蒙边境,距苏联赤塔50公里处,几乎是180度向南折回。它的油料不仅足够飞到赤塔,而且飞抵伊尔库茨克和乌兰巴托都没有问题。雷达从飞机一起飞,就捕捉到目标,而且全程跟踪。

    凌晨3时,飞机于坠毁于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首府温都尔汗(东经111°15′、北纬47°42′)附近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10公里(苏布拉嘎盆地)处,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及机组人员共九名机上人员全部身亡。

    3时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议召开,通报了林彪乘飞机出走的情况,周恩来指出:“犯路线错误的头子没有一个好下场。”并提醒到会者:“飞机消失了,可能是真的坠毁了,也可能是耍阴谋,要注意他万一得逞后,在国外发表声明之类的东西。”随后周恩来亲自给各大军区和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负责人打电话说:“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叛国逃跑了!部队立即进入一级战备,以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

9月13日后

    1972年5月,中央专案组邀请有关方面专家对飞机坠毁原因作了系统分析研究,得出结论是飞机是有操纵地进行野外降落没有成功而破碎烧毁,机上并未发生搏斗。北京政府只将苏联拣剩下殉难者尸体就地掩埋,而最重要的黑匣子至今没有向苏联(今俄罗斯)索取。

    据记者彼德·汉纳姆采访前苏联克格勃特工描述,特工从温都尔汗取回疑为林彪的头骨,结合林之前在苏联的病历,从枪伤、牙齿和肺上的钙化点印证死者就是林彪。

    1980年11月20日至次年1月15日,中共中央组织特别法庭并案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判定林彪为“反革命集团”的首犯,判定林彪等人有企图谋杀毛泽东等“反革命”罪行,对当时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在世成员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判刑。

事件消息传播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坠机死于蒙古。“九一三”事件震惊了全世界。事件发生后,尽管国外传媒就中国飞机坠毁于蒙古境内及中国领空禁飞等事议论纷纷,进行了种种猜测,但我国的报刊、广播等传媒,在党中央指示下,未对此事作任何反映。

    “小道消息”扩散到全国

    关于“九一三”事件的传达,中央采取了“内外有别、有步骤”的逐级传达方式:先党内后党外;先高干后一般干部;先干部后群众。 从9月14日开始,首先向政治局委员,中央机关、国务院各部委主要负责人,军队系统主要负责人通报林彪叛逃坠机死于蒙古的消息,随后逐级传达,一直到1972年1月13日,才将此事件传达、扩大到党外。

    尽管如此,当时还没有得知事件消息的有心人,仍然能够发现一些不正常的现象——首先是中央取消了每年国庆节必有的游行检阅;国庆节当天的报纸没有刊载毛泽东、林彪合影的图片;林彪、叶群及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等人在各种报道中全部销声匿迹;在所有报刊、广播的报道中,都不再出现“林副主席” 及“亲密战友”等词句。

    很明显,当时被宣传为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伟大领袖亲自选定的、党章规定的接班人林彪,竟然要“谋害伟大领袖”、“叛国投修”,这个特大新闻,像原子弹爆炸一般,震惊了全国。也正因为如此,在中央文件层层传达过程中,尽管消息封锁严密,但这个惊人的信息,仍然飞快地以各种方式传播开来。

    消息令人难以置信地在中央文件传达的时候,对毛泽东、林彪都十分虔诚的广大干部、群众,无不受到极大的震动。有些人开始时甚至难以接受。10月11日,中央文件传达到位于河南省潢川县的团中央五七干校。在干校当猪倌的何金铭讲述说“一开始便使人震惊,甚至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天下来,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关于林彪的种种罪行,也装满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种种谜语,许多问题是一锅糨糊,搞不清楚了”。当时在山西临汾五七干校劳动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兹全,回忆中央文件传达时的情景:“听到‘林彪’、‘飞机’、‘摔死’,大家都惊醒了,耳朵竖起来。真如晴天霹雳。” 北京电视台播音员吕大渝回忆:“1971年9月下旬,一群领导突然成群结队地到各处‘检查卫生’。这是前所未有的举动,而且以‘为了突出毛主席,以后一律不再悬挂其他领导人的画像’为由,要求大家取下林彪的画像,气氛神秘兮兮。我预感出了大事,但却没有一句质疑。”当晚,吕大渝赶到自己的中学好友家打探消息,得知是林彪出了事。

    在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的知青们,在中央文件到达前,不少人已从各种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

    “九一三”事件在百姓中的流传,越来越广,也越来越变形。

    由于中央文件分层次与分类传达产生的“时间差”,在有些单位还一度出现这样的现象:在“早请示,晚汇报”的时候,一些不知情的革委会非党员干部或非党员 “造反派”头头还继续虔诚地高声领呼“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一些地方“九一三”事件的泄密者,其散布“谣言”的行为受到尚不知情的地方公安机关的追查。

林彪死后的各方反应


    陈毅应该是在9月13日当天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奉命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关于“九一三”事件的会议。会议完毕,他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立即赶到三0一医院,将这个绝密信息,向陈毅报告。

    9月14日,包括朱德在内的数十名高级将领第一次听到了林彪摔死的消息。沉寂片刻之后,人群中爆发出欢腾的场面,大家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喊大叫;有位老将军激动得晕了过去,更多的人则满含热泪,含泪大笑。朱德激动地说:“老天爷有眼!老天爷有眼!”

    驻法大使黄镇巴黎举杯庆贺:“为‘死有余辜’干杯!”黄镇回国看望陈毅时,陈毅在病床上高举茅台酒说道:“伟大的胜利!”

    病中的邓子恢是在病房听中央来人传达的,他立即兴奋异常,病情也似乎减轻了许多。

    张云逸欣喜若狂,喝了个一醉方休,把手杖也扔了:“拨乱反正,百废待兴,我还要出一把力!”

    王平感到,“尽管这是一个迟到的消息,但仍然使我高兴地激动不已,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秦基伟觉得,“心上又好像掉了一块石头,有些疑虑也好像找到了答案。原来林彪是野心家,想篡党夺权,难怪他把那么多的将帅整得那么惨”。

    9月16日,北京市委书记刘仁的妻子甘英独自一人在单位劳动时,忽然听见有人在她的背后喊了一声:“林彪摔死了!”当她回头看时,却不见了人影。

    在南昌郊区被“监护”并在当地工厂“劳动锻炼”的邓小平夫妇,是在1971年11月3日,在工厂听传达中央文件时才知道的。中午回家,因监视人在场,他们什么也没说。卓琳把女儿邓榕拉到厨房,用手指在她的手心中写了“林彪死了”四个字。午饭时,卓琳特意给邓小平倒了一小杯酒,邓朴方也吵着要,父子俩仰脖痛饮。邓小平当时很兴奋,只说了一句话:“林彪不死,天理难容!”

    盼望新的变化在开展了“批林整风”运动以后,广大干部、群众对林彪表现出极大的愤慨。但是在暗地里,人们对“九一三”事件产生了深层次的思考,许多人开始冷静地对待“文革”。

    被战备疏散到广东省肇庆张闻天意识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将失败。他开始秘密写作,论述社会主义,总结经验教训。后来,这些论文被称作《肇庆文稿》。他写道:“党最容易犯的错误,错误中最危险的和致命的错误,是脱离群众。”

    邓小平于当年11月8日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表示:“在听到林彪集团那些罪该万死的罪恶行动时,感到十分的震惊和愤慨!……如果他们的阴谋得逞,正如中央通知所说,即使他们最终也得被革命人民所埋葬,但不知会有多少人头落地,我们社会主义祖国会遭到多少曲折和灾难。”“我个人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有一天还能为党做几年工作再退休……使我有机会能在努力工作中补过于万一。”秦基伟预感到:“随着林彪的自我爆炸,中国的政治形势将会有大的变化,说不定不久我们这些人就会‘解放’,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事件影响


    “九一三”事件的直接后果:

    一是部分干部、群众开始觉醒,轰轰烈烈的“文革”群众运动走入下坡路;

    二是中央激烈的阶级斗争政策向缓和方面作了重大改变,许多被关押在监狱、“牛棚”或被监督劳动的干部以及知识分子被解除监禁、管制,并被陆续启用;

    三是使毛泽东周恩来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没过几年,两位巨人便先后辞世。

    林彪叛国出逃的“九一三事件”,给毛泽东以很大的刺激,使他半个月中衰老了很多,像是变了一个人。从1971年9月到1972年2月,他两次重病发作,而第二次更为危急。这样糟糕的病状,过去毛泽东从未有过。从第二场重病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再也没有得到恢复,行走困难,整日半躺在床上,靠吸氧输液维持。事实上,毛泽东这次的重病,既是肌体上的,也是精神上的。毕竟,如何向全党全国交代林彪的问题,已成为一块巨石压在了毛泽东的心头。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