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00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1/5/30 22:38:08)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1/5/30 22:38:08)
马宗晋
拼音:Mǎ Zōngjìn (Ma Zongjin)
目录[ 隐藏 ]
 
马宗晋院士
马宗晋院士
  马宗晋,地质学家,1933年1月4日生于吉林长春,籍贯吉林省吉林市。1955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普查系。1961年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生毕业。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2005年任国家减灾委员会下设专家委员会主任。从事地质构造、地震预报、地球动力学研究。1964年完成节理定性分期配套等小构造研究。提出长中短临渐近蕴震模式建立3个全球现今构造系统,论证了地球变动的韵律性和非对称性,提出以壳、幔、核细分层角差运动为基础的地球自转与热、重、流联合的动力模式构想,对全球构造动力模式进行了新的分析与综合,为灾害和矿产研究提供了部分基础。提出综合减灾系统工程设计,完成全国重大自然灾害调查与对策研究。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一等奖6次。

人物简介

  马宗晋,男,1933年1月生,汉族吉林省长春市人。1955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获学士学位,留校任教一年半。1957年考入中国科学院,受教于孙殿卿,1961年毕业于地质所获硕士学位。毕业留所任助研,为构造力学实验室组长。1967年调地震工作系统逐步进任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副主任,1988年4月调地震局地质研究所任所长, 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1995年11月至今任地质研究所名誉所长。2001年起被聘任为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学位委员会主任。2005年任国家减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
马宗晋院士
              马宗晋院士

     马宗晋主要从事地质构造、地震地质、减轻自然灾害、全球构造动力学研究,1964年完成节理定性分期配套等小构造研究,在全国构造地质教学中广为选用。提出长、中、短临渐近蕴震模式,成为中国预报强震的主要思想和工作程序。提出现今地球动力学,建立了3个全球的现今构造系统,论证了地球变动的韵律性和非对称性,从而提出以壳、幔、核细分层角差运动为基础的地球自转与热、重、流联合的动力模式构想,对全球构造动力模式进行了新的分析与综合,为灾害和矿产科研提供了部分基础。提出了综合减灾的减灾系统工程设计。发表论文二百余篇,专著五本,编著十八本。主持地震综合预报、国家重大自然灾害对策研究、中国地壳变动网络工程(一期、二期)、全球构造双重非对称性研究。

     马宗晋1978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1年获国家出版局优秀图书奖《1966-1976九大地震》、1982-2002年间获中国地震局科技进步一等奖六次(排名第一)。2002年"中国重大自然灾害对策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中国地壳变动网络工程项目"获200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马宗晋现担任《中国地震》、《地震地质》、(中国科学D)、(中国石油)等刊编委。

先进事迹

求学历程

  马宗晋诞生于吉林省长春市,一岁随父母迁居吉林市。他的父亲,曾是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部下,做过吉林省司令李杜的参谋长,后曾在黑龙江省的方正县作过一任县长。日寇占领东北后,谢绝仕途,在家赋闲。这是一个没落的家庭,有十几间房子,开了一间小百货店,再加上收点地租,还有过去的积蓄,以此度日。
马宗晋院士年轻时
      马宗晋院士年轻时

  1951年,马宗晋赶到北京参加大学考试。因为没有钱,十几个人就住在北京前门外打磨厂的一间小旅店里。马宗晋的前4个志愿填的都是地质,如果考不上,就去学航空。马宗晋和十几位年轻人,有8个人被录取了。

  1951年马宗晋进入了北京大学地质学系,1952年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他又进入了新成立的北京地质学院。他活跃在课堂上和野外实习中,不仅喜欢地质学,而且酷爱文学。他在一篇散文中,这样描写参加野外调查的感受:“当打开岩石寻找化石时,犹如护士打开裹在患处的纱布那般谨慎……”

  毕业后,马宗晋留校当助教。为了把海水质点原地做圆周运动而波浪式向前传播的现象向学生们讲明白,他用铁丝做了一个模拟教具,把这一现象模拟得活灵活现,当年的学生们现在回忆起来还津津乐道。在“向科学进军”的号召下,马宗晋决心报考研究生,他思来想去决定投奔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一则李四光是他心目中“忠心爱国,心怀远志”的学者偶像,二则他和李四光还有一点私人交往,1956年,他就自己对地质学的一点“认识”写信给李四光,没想到李四光很快就给他回了信。

  马宗晋考取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导师是伴随李四光先生一直从事地质力学研究的孙殿卿教授。入学后不久,有一天,导师高兴地对他说:“李老师在杭州想见见你。”马宗晋听了一时不免有些忐忑不安,唯恐这位大名鼎鼎的地质学家考他问题答不出来。当时,李四光已年近7旬,但精神矍铄,见面时他问马宗晋是哪里人?在北京的学生生活过得如何?在这位和蔼可亲的长者面前,马宗晋不再局促不安了。稍后,李四光笑吟吟地拿出来一块弯曲了近90°的石头,问道:“这块石头挺硬的,为什么会变形?”马宗晋思索片刻,回答说:“大概是因为岩石长时间的受力作用,造成塑性变形吧?……”就这样一问一答,两小时难忘的会见结束了。最后,李四光对马宗晋说:“我给你一个任务,你从南高峰到北高峰,再到黄龙洞,做个地质剖面图,做好了剖面图再来找我。”接受了李四光布置的任务以后,马宗晋早出晚归,用10天时间在5—6公里的范围内,做完了地质剖面图并送给李四光看了很满意对马宗晋说:“地质工作比较直观,但也容易流于浮泛与浅薄。从中深思熟虑,发现新的东西并不容易,要搞清其中的道理就更难了。你应该花力气去补学数学和物理,我建议你到北京大学再学一年,希望你把经典地质学再向前推进一步。”

  最后,李四光给周培源写了一封信,让马宗晋带回北京,嘱托周培源安排马宗晋在北京大学学习。作为中国地质力学的第一个研究生,马宗晋进入北京大学深造。他和国内一些数学和力学的高等学校老师在一起参加进修班,科学的思维习性受到了熏陶。后来,他自责说:“可惜我的底子太差,数理推导的能力没有多大长进,辜负了李先生的期望。”在研究生期间,他通读了李四光先生的一些关键性着述,逐步理解到李四光先生为什么那么注意小构造的基础意义,也理会到了由小构造到区域构造,进而全球构造的知识扩展途径。李先生的一个提问——“一个小构造现象,一个区域构造现象为什么会在地球的那个地方、在那个时间、以那种方式出现?”给了他地学思维求理的启发和深刻影响。这些读书心得激发了他对地学思维的思考。他和马文朴、傅家谟等研究生同学还组织了一个“地质思辩学”不定期讨论班,这对他后来的研究工作,在思维方法和从现象如何求理的抽象思维方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研究生毕业以后,马宗晋留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从事构造力学的研究。从1961年开始主要从事小构造研究,主要是岩石的节理,按孙殿卿先生的教导,这是为了打基础。他在京西、湖北、贵州、浙江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观察,为了认识节理的力学性质和分期、配套关系,他曾在三峡的一个露头观察了好几天;为了验证节理定性结论的普遍性,他几乎跑遍了北京近郊出露较好的岩石露头。他不仅到野外观察,在市区、室内、飞机场、地铁车站百货商店、公园的假山,甚至在研究所的厕所,他都时时刻刻地注意各种裂缝。有时还砸玻璃、砸硬塑料板来进行裂缝实验。那段时间里,地质所的们叫他是“裂缝迷”。不久(1956年)他的一篇题为《节理定性、分期、配套》的论文发表了,论文中的观点受到当时地质界的普遍重视,其观点在国内的高等学校地质构造教材中被广泛引用。他在“裂缝”方面的研究也被应用到实践中,曾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与石油部联合组建的“裂缝型油气藏联合研究队”队长,奉命入川,去探讨川中和川南缝洞型油气藏的分布规律。

地震研究

  1966年3月,河北邢台地震,前后共死亡八千余人,地震牵动了上至中南海党中央,下至华北人民乃至中国人民,人们迫切希望了解地震的成因及其预防措施。一大批地学工作者奔赴灾区,开始他们本不熟悉的地震预报工作。作为一个地质构造研究人员,马宗晋深深地感到:必须把地质学知识与地球物理知识结合起来才能开拓地震预报科学。他和同事们开始了地震构造研究,注意到了地震与活动构造的密切关系,注意到了地震活动十几年的分幕性,增强了研究的信心。不久,他被调到京津地区地震办公室(国家地震局前身)担任分析预报组组长。
马宗晋学术讲座
    马宗晋学术讲座

  1968年,江苏沭阳地区出现了罕见的地裂缝,当地群众惶惶不安。马宗晋被派到现场调查连夜进行了调查,经过调查发现,当地地面出现裂缝和地震没有关系,而是由于长期抽水造成的地下深层失水干裂现象。他们向群众讲清原因后,地裂缝的风波很快就平息了

  1969年,渤海又发生了7.4级地震。当天下午,马宗晋跟随李四光到国务院向周总理作了汇报。周总理详细地询问了华北地区的地震形势及山东的灾情。次日,周总理又在国务院召集会议,了解渤海地震以后海上航运的情况,询问会不会发生海啸?是否需要停航?汇报一直持续到午夜,周总理请大家吃面条。在听汇报过程中,周总理询问马宗晋的年龄以及工作经历等,并鼓励他努力地探索地震的成因,探索地震预报的可能性。

  马宗晋潜心研究唐山地震的余震发展规律,他代表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天天到人民大会堂向国家领导人汇报余震会商意见,以供指导抗震救灾参考。最后,根据国家地震局专家们总的意见,在国务院秘书长的领导下,由他和高旭起草的报告,经中央批准,决定撤销中国东部地区的地震警报。

  “一个地震前兆一个图像,一个观测井一个脾气”,一位科技人员曾这样形容地震前兆的复杂性。要掌握这样复杂多变的震兆,不仅需要大量占有观测资料,综合分析,还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致的工作。为了探索前兆多变的地震预报难题,马宗晋他们开始探索对地震作综合预报,这需要多学科专家的合作。经过几年的努力,1972年马宗晋和他的同事们正式提出长期、中期、短期、临震的渐进式预报思想,他们还制定了年度会商、月会商和周会商的地震预报工作程序,对地震活动规律进行了研究,提出“千年级地震活跃世、二三百年级地震活跃期和一二十年地震活跃幕的多级韵律性震史分析”。在这之后,他还对以中国大陆区为代表的大陆地震构造进行了多方面的力学分析,提出中地壳是大陆区的“易震层”、主要蓄积能量的“能干层”的概念。通过对地震群发和地震线交织成网络现象的研究,提出“多应力集中点场”的假说,形成了包括全球构造系统、大区域构造系统及局域场点应力系统3个层次的地震蕴育空间。在这些基础上,为了把地震预报发展成为一门综合性学科,他又提出“震因学”、“震史学”,“震兆学”。他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地震预报理论见解,贯穿在他和他的同伴们集体完成的《1966—1976年中国九大地震》这本专着中,赢得了各国同行专家们的刮目相看。在多地震的日本列岛,科学家们称“长、中、短、临预报是中国式的地震预报模式”。

踏出国门

  1977年8月,在罗马尼亚佛朗卡发生了7.6级地震,《美国之音》广播说还有更大的地震发生,人们惊慌不安,当地的居民纷纷离家逃生。罗马尼亚政府邀请了中国、前苏联、日本、西德4个国家的地震专家赴罗,中国派出了由卫一清副局长带队,马宗晋、许绍燮等4人组成的专家组,同时也带去了中国自行研制的DD1型地震仪。
马宗晋做客腾讯
    马宗晋院士做客腾讯

  到达罗马尼亚后,马宗晋立即用地震震中点染法勾画了深部的构造图像及地表地质构造,编了喀尔巴阡山及其东南端的地震构造图,还做了该构造与意大利西西里岛地质构造的对比和构造机理的讨论,又做了地震活动的时间分布图。许绍燮等布置了地震现场监测网,作了地震序列的精细分析。工作20天之后,他们提出震情判断意见:这次7.6级地震以后,近些年该地不会再有破坏性大震发生。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

  罗马尼亚的科学家们在与中国专家们共事讨论时,他们赞叹说:“马宗晋教授对欧洲板块的地震活动非常熟悉,他的工作结果说明他在欧洲至少工作了10年。”实际上,马宗晋这一次赴罗马尼亚是他第一次离开中国的国土。

  1978年,马宗晋随顾功叙教授、丁国瑜教授一起赴巴黎参加了第一届国际地震预报讨论会,会议期间召开了一次专家小组工作会议。被邀的专家共有20余位,中国就占了3位(马宗晋在内),日本被邀请两名。从这个数字,很能看出中国的地震科学及中国的地震专家在国际上的地位。

  1978年,马宗晋被评聘为副研究员,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0年,马宗晋随马杏垣团长一行6人赴南美参加阿根廷的地震会议,会后参观考察了秘鲁委内瑞拉阿根廷智利等4个国家。从这次国外访问和板块边缘带的实地考察开始,他进入了全球构造的研究境地。多次访问美国使他惊讶地发现美国本土的地震构造与中蒙的地震构造竟是那样地相似,进而从访问法国意大利罗马尼亚土耳其等国之中再度明确了中蒙构造区与南欧山原地区和中亚的山原地区也具有很好的可对比性。由此形成了沿北半球20°—50°之间在全球尺度存在一个纬向的大陆构造系统的观点。这个构造系统,包括4个很相似的构造区,即中蒙、中亚、北地中海和美国本土,它们均是以一条南北向的中轴构造为界,西部是高原山地,东部是低原丘陵山地,构造活动西强东弱,恰呈反对称格局,使他惊喜的是这4个相似构造区连成一排,而又是孪生的关系。

  80年代的前几年,马宗晋通读大量文献和精图,陆续引伸,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