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686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hcl112233 (2011/5/24 17:39:28)  最新编辑:hcl112233 (2011/5/24 17:39:28)
谭延闿
拼音:Tán Yánkǎi (Tan Yankai)
同义词条:谭畏三,谭组安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1880~1930),民国时期响当当的人物,著名军事家、书法家。1880年生,字组安,号畏三,湖南茶陵人。1904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1909年被推为湖南咨议局长。1911年与汤化龙等发起成立宪友会辛亥革命时策动兵变,夺取湖南都督。1912年加入国民党,任湖南支部支部长。1922年投奔孙中山,任大元帅府大本营内政部长、建设部长和湖南省省长兼湖南讨贼军总司令、湘军总司令兼大本营秘书长。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长,参加北伐战争。1928年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后改任行政院长。1930年9月22日,谭延恺病逝于南京

  他是清末最后一科科举考试的会元,著名的立宪派首领。他积极推动保路运动立宪运动,俨然又成为清廷的对立面;1911年武昌起义后,登上湖南都督的宝座,开始了他的从政生涯。谭延闿通权达变,善测政治风向,从三次督湘到担任国民政府主席,到最后出任第一任行政院院长,构成了他整个民国时期名位鼎隆的煊赫篇章,从而成为群雄纷起的动荡时局中为数稀少的“政坛不倒翁”。不仅如此,他的书法名满天下,享有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的美誉;他不爱美人,却对美食情有独钟;虽为文人,却精通骑射。谭延闿一生最英明的一步棋就是在陈炯明叛变时,他坚决支持孙中山,这让他积累了足够的政治资本,得以在宁汉合流后一路扶摇直上,并在死后也备极哀荣,以国葬之仪长眠于中山陵侧的灵谷寺,蒋介石亲往送葬。

家庭出身


  1880年生于浙江杭州。其父谭钟麟为进士,曾任陕西巡抚和陕甘、闽浙、两广总督等职。

  谭延闿小时候总被人称为“小老三”,针对这一件事,他特意问过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说“因为我是你父亲的小老婆,你为庶出,所以大家才叫你‘小老三’。”懂事之后,谭延闿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父亲家里的丫鬟,后来被父亲纳为妾,生下了谭延闿,可待遇与尊严上并没有得到太大改善。全家吃饭时,大奶奶二奶奶舒服地坐在那里吃,她必须站立一旁服侍家主,等大奶奶二奶奶吃得肚皮鼓鼓去睡觉了,她才可以上桌。谭延闿知道自己因为是小妾的儿子而受到这样的待遇后,很是愤慨。所以即使他后来老婆死掉了,他也坚持不再娶。

  民国五年,他的妻子病逝,此时,谭延闿正值中年,最该有个女人的时候,可他坚持不续弦。民国九年,他最崇拜的孙中山先生亲自为之做媒,也被其婉言谢绝。谭延闿生母去世时,其住宅在谭家祠堂之后进,灵柩出门,须过祠堂大门,族中人谓非正室灵柩,不准从正门抬出去。谭延闿于是仰睡于灵柩之上,声称自己已死,令人将灵柩由大门抬出去,族人无法阻挠。这可以看做是为其母亲争了一口气。

人物生平


  1880年生于浙江杭州。他聪颖好学,5岁入私塾。其父规定三天要写一篇文章,五天要写一首诗,还要练写几页大、小楷毛笔字。11岁学制义文学,光绪帝的师傅翁同龢称之为“奇才”。
政坛不倒翁谭延闿
政坛不倒翁谭延闿


  1893年,谭延闿到长沙参加童子试,考中秀才,谭父当时年事已高,谭延闿在陪同家父安渡晚年的同时,继续跟从各地名师学习时文等。

  1904年,谭延闿参加清末最后一次科举考试,中试第一名贡士,即会元,4月参加殿试,列为二等第三十五名,赐进士出身,他原本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状元,只因他和谭嗣同同姓谭,又是湖南人,主考官们怕惹慈禧太后不满意,心想刚刚杀了一个湖南的谭嗣同,又来一个姓谭的,不成。同姓是一大忌讳。到手的状元送给了广东刘春霖,从此具备迈入政坛的资本。同时,这也填补了湖南在清代200余年无会元的空白,与陈三立谭嗣同并称当时“湖湘三公子”,授翰林编修。

  1907年组织“湖南宪政公会”,积极推行立宪,成为立宪派首领。

  1909年10月任湖南咨议局议长。

  1911年武昌起义后,任湖南军政府参议院议长、民政部长。10月底立宪派杀害正副都督焦达峰陈作新后,被咨议局推举为湖南省都督。

  1912年7月被北京政府正式任命为湖南都督,9月兼湖南省民政长,加入国民党,任湖南支部支部长。

  1916年8月后任湖南省长兼督军、湖南参议院院长。二次革命中保持中立,被袁世凯免职。在护国战争中,为排斥外省军阀控制湖南,他提出了“湘事还之湘人”口号。袁死后,任湖南省长兼督军、省长。

  1920年11月被赵恒惕驱逐而赴上海。1922年投奔孙中山,再次加入中国国民党,6月任全湘讨贼军总司令。1923年后任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府大本营内政部长,建设部长、湖南省省长兼湘军总司令。

  1924年1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兼大本营秘书长。

  1925年7月任广州国民政府委员、常务委员兼军委会委员、常委,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长。9月署理广州国民政府军事部部长。

  1926年1月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3月代理广州国民政府主席,4月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7月又代理国民党中央党部主席。

  1927年3月后任国民党中常委、中政会主席团成员、军委会主席团成员、国民政府委员、常委、武汉国民政府战时经济委员会委员。9月宁汉沪三方在上海成立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任大会主席。

  1928年2月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至10月转任行政院院长,兼任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财政委员会委员、委员长,国民党中执委、中常委,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委员。

  1930年9月22日病逝于南京

书法家谭延闿

颜体大家

  谭延闿还是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民国书法家中曾有“真草篆隶”四大家之谓,他们是谭延闿的真,于右任的草,吴稚晖的篆和胡汉民的隶。素有“南谭北于”之誉。这四人均为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且也都是活跃于政坛的顶尖文人。
谭延闿书法
谭延闿书法


  谭延闿的字亦如其人,有种大权在握的气象,结体宽博,顾盼自雄。是清代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体的大家。颜真卿楷书自从被米南宫批判之后,一直不很被重视,宋、元、明三代不出一个善写颜体的大家。清初基本上是董其昌书法的天下。直到清中叶刘石庵以及后来钱沣何绍基翁同龢等出,颜书才始得到复兴。但清代书家多数还是写行草书,篆隶也颇有好手,只是规规矩矩的楷书尚不多见。钱沣是一时名家了,学颜字得其神趣,气象浑穆。但横平竖直处时显板硬,不若鲁公之灵妙。即使如此,同时代及后世,楷书领域内,钱沣也是罕有其匹的。楷书是能显示真功夫的,一点一画,稍有偏差,一望便知。

  从民国至今,写颜体的人没有出谭延闿右者。他尤以颜体楷书誉满天下。谭延闿可以说一生基本都在攻颜书。谭延闿善诗联,擘窠榜书、蝇头小楷均极精妙。书法作品兼有艺术和文物双重价值,国内民间所藏多集中于湖南中山陵半山腰碑亭内巨幅石碑上“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两行巨大金字,即为谭延闿手书。

书法风格

  谭延闿虽是词林出身,位居“宰相”,而所书绝无馆阁体柔媚的气息。年少时,即受翁同龢的赏识,翁在给谭的父亲的信中道:“三令郎,伟器也!笔力殆可扛鼎。”其书法几经变化,年轻时学赵松雪刘石庵,继而师法鲁公行楷尺牍,兼学东武(杨肇),松禅(翁同龢),30岁专习颜书,参以钱南园笔法,以《麻姑仙坛记》为日课,平生得220通。

  谭延闿的书法师鲁公,其楷书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竖画多用悬针法,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使人感到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一洗清初书坛姿媚之态,所不足者,少自家面目。其行书功深厚,变化灵巧,笔笔中锋,笔锋于纸能藏锋力透,有大气磅礴之势。于右任先生每论时人书法时必曰:“谭祖安是有真本领的。”马宗霍评其书云:“祖安早岁仿刘石庵,中年专意钱南园、翁松禅两家,晚参米南宫,骨力雄厚,可谓健笔。”他的行书是将刘石庵与钱南园相互熔于一炉。其点画之丰满圆润、挥洒从容乃似石庵,而浑健苍劲,体势阔疏朗,气势夺人处又似南园。谭延闿是进士出身,入翰林院,有很高的学养。能巧妙地从前人书中吸收营养,从而形成了自己宽博温厚、含蕴性灵、雄健开阔的韵致。此谓百学不能至也。

书法作品

  谭延闿先生曾有《讱庵诗稿》、《组庵诗集》、《非翁诗稿》、《慈卫室诗草》,都是手稿影印。有《中国历代书风系列·谭延闿书风》印行,堪称大家。

爱好美食


  精擅美食是谭延闿的一大雅好。谭延闿曾说:“吃喝嫖赌,人生四大嗜好,嫖赌与我无缘,吃喝在所不辞。”有一次胡汉民请客,谭延闿前往,胡汉民明明知道谭延闿每天如果没有鱼翅就睡不好,却大谈鱼翅没什么吃头,味同嚼蜡。谭延闿虽然十分想吃,但一听胡汉民这样讲,也就不好意思点了。菜上齐后,真还没有鱼翅,吃来吃去,谭延闿终于忍受不住了,就对胡汉民说:“给我来一盘嚼蜡如何?”胡汉民听后大笑,说是逗他玩的。说完就命人把已经准备好的鱼翅端了上来,谭延闿这才高兴起来。

  当时有位名厨曹荩臣,因排行第四,人称曹四,原本在清朝衙门里当官厨,谭延闿一向以美食家自居,为了不出屋就能吃到好东西,他专门聘请曹荩臣做自己的私人厨师。谭家名菜有红烧鱼翅、蟹黄鱼翅、豆腐、笋泥、鱼生,等等。曹所做鱼翅最为谭延闿所赞赏,且花样不断翻新,极尽筹划,而谭延闿只求味美,花费从不吝惜。谭延闿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叫“神仙鱼”,这道菜先不用吃,只说做法就让人惊叹:先用砂锅炖土鸡汤,然后在鸡汤上悬挂一条鲫鱼,用锡纸把砂锅和鲫鱼密封好,用文火炖四小时,让鸡汤的蒸汽把鱼肉全部蒸熟,并且一点点掉入鸡汤中,直到鲫鱼变成了一副空骨架。这样的鱼羹无刺,入口即化,味道异常鲜美。

三任湘督


  1920年6月谭延闿重新杀回湖南,第三次再掌湘政。三年前,国务总理段祺瑞为了实现其武力统一全国的美梦,免除了谭延闿湖南督军的职务,让其内弟傅良佐取而代之。谭延闿微服前往上海,等待时机。
谭延闿聘书
  谭延闿聘书

  次年春,皖系军阀张敬尧攻入湖南,并被北京政府任命为新的湖南督军。张敬尧在湖南期间可以说是坏事干尽,据当时的《民国日报》记载,大兵过处“大半烧残,十室九空,不忍目睹”。他的部队也因此被人们称为“披着军衣的活强盗”。当上湘督以后,他又大肆搜刮民财。张敬尧的倒行逆施激起湖南各界的强烈愤慨。1919年冬,在“五四运动”的感召下,湖南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驱逐军阀张敬尧的活动。

  此时的谭延闿已经在桂系军阀陆荣廷的支持下回到湖南一年多了,只是湘军旧部并不是很买他的账,特别是程潜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1919年6月,谭延闿设计赶走了程潜,重新成为湘军的总司令,并挂起了督军兼省长的招牌。但他的这些头衔尚无法坐实,因为北京政府认的还是张敬尧,而不是谭延闿;而且,他当时的势力仅限于湘南,顶多还包括一部分湘西。因此,当湖南人民的驱张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以后,他马上和当时尚盘踞于湖南的吴佩孚联系,找陆荣廷借了60万元的撤军费给吴佩孚,送走了吴佩孚。接着,步步为营,收复失地。1920年6月11日晚,张敬尧一把火烧了军火库,仓皇逃出长沙城。

  6月17日谭延闿进入长沙,但第三次坐上“湘督”宝座的谭延闿日子并不好过,在任湘督的半年里,不说是如坐针毡,也可以说是“内忧外患”。

  所谓“内忧”,说的是由于分赃不均而引发的他和赵恒惕之间的矛盾。赵恒惕原是谭延闿第一次湘督时截调回湘的,湖南反袁独立失败后,赵恒惕被汤芗铭五花大绑押送到北京治罪,经过谭延闿托黎元洪熊希龄袁世凯说情,免于处死,改判三等有期徒刑。这期间,谭延闿对赵恒惕在湖南的家属常常给予物质上的接济,谭对赵家犹如再生父母,赵恒惕的父亲临终时,曾拉着赵恒惕的手,对他说:“谭都督的恩德千万不可忘记。”因此赵恒惕对谭延闿特别恭顺。此次回任湘督,赵恒惕更是功不可没。因为谭延闿毕竟是一个书生,对军事并不在行,打仗他主要依赖赵恒惕。因此,在蜗居湘南之时,谭延闿曾承诺:“将来打完仗,军事交赵(恒惕)负责,民事交林(支宇)负责,本人决不贪图权位”。在进入长沙城的庆功宴上,他还信誓旦旦:“那是赵总指挥躬冒矢石之功,是诸将士奋勇杀敌之功。”

  但是,谭延闿回到长沙后却大权独揽,身兼督军、省长和湘军总司令三职。身处于军阀混战漩涡之中的谭延闿深知军权的重要,不论是被逐外乡,改换门庭,或是高居政坛,都没有忘记控制军队,即使后来离开军职而从政,仍没有放松对军队的影响,他时常笼络军界要人,为己所用。毛泽东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谭延闿是一个聪明的官僚,他在湖南几起几覆,从来不做寡头省长,要做督军兼省长。他后来做了广东和武汉的国民政府主席还是兼了第二军的军长。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军阀,他们都懂得中国的特点。”
谭延闿墓前的汉白玉石碑
谭延闿墓前的汉白玉石碑


  不仅自己一身三职,而且谭延闿“马嘶团”的那群幕僚,也以护驾有功,得到了肥缺美差。所谓的“马嘶团”是因衡阳的马嘶巷而得名,当年蜗居湘南时,吴佩孚招待湖南代表住在这个巷子里,而充当代表的都是谭的一些心腹。“马嘶团”又有“马头”、“马身”、“马肾”、“马尾”、“马蹄”等称号,包括有督军署秘书长吕苾筹、政务厅厅长刘岳峙、矿务局局长萧仲祁、榷运局局长唐支厦等,被称为“马头”的就是谭的幕僚长吕苾筹。

  而跟随赵恒惕出生入死的军人,自恃在湘南饱尝过枪林弹雨的洗礼,忍受过失败的屈辱,一朝获得抬头的机会,自然也想身居高位,享受美差。但是,这些美差肥缺都被谭派文人占据,他们因此深感怨愤。况且,谭延闿有言在先,他们希望谭延闿实践诺言,让赵恒惕上升一级,大家也可以“水涨船高”。赵恒惕对此更是甚为不快,多次请求谭延闿解除其有名无实的湘军总指挥兼职,谭、赵矛盾已露端倪。

  所谓“外患”,说得是南北政府,均对湖南虎视眈眈。湘军驱张之后,虽然一时拥有全湘,却并无足够力量保全湘境,假如北军卷土重来,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一次张敬尧败走后,北京政府徐世昌一派虽然乐意将湖南问题解释为仅仅针对张敬尧个人的问题,皖系则将其看作又一次南北战争,一定要下令讨伐湘军,将湖南的“失地”夺回来。更令人不安的是,皖系与南方国民党已有合作的迹象,张敬尧上年已加入国民党,且曾有与程潜联合倒谭的意图,而湘军素来倚重的桂系已自身难保。因此,谭延闿此时既不愿回到日益解体的南方阵营;也不便改变方向投奔北方宿敌;更何况无论附南附北,湘军都将为人驱使,要么成为南方北伐之先锋,要么成为北方南侵之堡垒。

  正是在这种内忧外患之中,谭延闿想起了“联省自治”这招险棋。

联省自治的始作俑者


  联省自治的想法并非始于谭延闿,但联省自治的实践确实是在他的推动下展开的。

  李剑农先生是当年联省自治运动的倡导者之一,他在1941年出版的《戊戌以后三十年中国政治史》中就指出,联省自治运动源于联邦制的构想。当年“袁世凯大权独揽,各省大概皆为北洋系的将军、巡按所宰制,国民党被摧毁,进步党也失去了活动的机会”,于是进步党人“主张扩大各省的自治权”,“想假联邦自治之说,一方面挑动各省反袁的情威,一方面为新派人士谋活动的机会”。袁死后,南北混战,而南北两方又都没有一种可以统一全国的力量,因此,一般士人寄希望于联省自治,以期“脱去军阀割据的混沌状态”,实现统一。
民国英雄谭延闿
民国英雄谭延闿


  所谓的联省自治运动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是容许各省自治,由各省自己制定一种省宪(或名省自治根本法),依照省宪自组省政府,统治本省;在省宪范围以内,非但可以免去中央的干涉,便是省与省之间,也可免去互并的纠纷;甚么大云南主义、大广西主义,都应该收拾起来。第二,是由各省选派代表,组织联省会议,制定一种联省宪法,以完成国家的统一--就是确定中国全部的组织为联邦制的组织;如此既可以解决南北护法的争议,又可以将国家事权划清界限,借此把军事权收归中央,免去军阀割据之弊”。

  直皖战争爆发、南方军政府瓦解后,一些名流学者(如熊希龄蔡元培)看到继护法运动而起的纷乱以及全国政治、军事更加四分五裂的局面,对武力中心主义和中央集权制失去信心,纷纷主张起联邦制来。当时各省团体力争自治的通电和各省代表请愿实施自治的新闻,充满了报纸篇幅。各省自治团体还在北京上海天津成立了“各省区自治联合会”、“自治运动同志会”、“旅沪各省区自治联合会”、“自治运动联合办事处”等机构。至于湖南省内,各种各样的自治团体更是层出不穷。在此形势下,谭延闿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他很清楚地看到南北两个政府都是徒拥虚名,于是作出了一个大胆举动--通电全国,宣布湖南实行自治。

  1920年7月22日,谭延闿以湘军总司令兼湖南督军名义发表了关于湘省自治的“祃电”,称“当以各省人民确立地方政府,方为民治切实办法”,具体办法就是“本湘人救湘、湘人治湘之精神,拟即采行民选省长制,以维湘局”。最后,他还呼吁“望我护法各省,一致争先,实行此举,则一切纠纷可息,永久和平可期”。这个祃电被称为各省自治运动的嚆矢,也就是后来湖南制定省宪法的“经典文件”。
谭延闿墓
        谭延闿墓

  此电一发,西南各省军阀为之喝彩,投机政客更把它作为时髦的政治口号。与此同时,它也引发了普通知识青年广泛的参与热情。一群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借自治的名目,要求实行民主,主张人民自治。他们还借着自治的东风,又是大游行,又是办报纸,又是办学会,又是办书社,把湖南弄得天翻地覆。

  可以说,刚刚经过了“驱张运动”洗礼的湖南知识界觉悟了,他们并未将希望寄托于这批新来的武人,而是寄望于民众的力量和社会的自救。

  这年9月,谭延闿担心呼声日高的自治运动发展下去后,会控制不住局势,决定召集官绅会议来主导湖南的自治运动。13日,他邀集在省官绅30多人,召开自治会议,决定由省政府委派委员10人,省议会派议员11人组成“湖南省制起草委员会”或“湖南省自治法起草委员会”,共同起草《湖南自治法》。

  谭延闿这种通过官绅包办湖南自治的做法,引起了湖南广大群众的不满,10月10日,长沙万余市民举行国庆纪念,并冒雨游行示威,要求谭延闿迅速召开湖南人民宪法会议,反对省议会和少数人包办制宪。12日,谭延闿邀集长沙各校校长、各报馆经理、各界人士及请愿代表在省府开会,表示愿由各公团推举代表,共同起草宪法会议组织法。自是,湖南社会由上而下充满了自治的空气;而民治主义的声浪,也由知识阶层开始,很快播散到广阔的市民阶层,成为一股强大而不可逆转的民意。

让宋美龄给蒋介石


  1927年12月,蒋介石宋美龄结婚,而两人能够结婚,谭延闿是主要功臣。这其中还有个故事。
谭延闿书法
  谭延闿书法

  谭延闿曾在孙中山落难之际全力扶救,使孙大为感激,孙谭关系也更加密切。谭延闿早年丧偶,孙中山先生曾想当热心人,为美国留学归来的小姨子宋美龄当红娘,向老谭提亲。因为孙中山自己与庆龄的婚事未得宋家许可,曾闹得很不愉快,而老谭不光年纪大出美龄一大截,又是个二婚,所以孙这回不敢造次,事先正式征求了岳母娘的意见。宋太夫人听说介绍的是谭延闿,很是高兴,一口就答应了,问过美龄自己,也同意这桩婚事,孙才向老谭开了口。不料这么一桩美事,竟然被老谭谢绝,原因则是他与亡妻感情极深,因此立誓不愿再娶。

  强扭的瓜不甜,这婚事自然也就泡了汤。据说宋家主动向人提亲,这是唯一的一次。而经过此事,宋美龄与谭延闿反而成了至交,认成了干兄妹。

  孙中山去世后,谭延闿和蒋介石的关系日渐密切,1927年12月,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谭延闿为介绍人。此事遭宋太夫人坚决反对后,也是老谭登门为小蒋说情,宋太夫人才点头。所以没有老谭。小蒋还当不了宋家的女婿。时人提及此事,遂称之为“谭延闿让妻”。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重新上台后,蒋任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任行政院长,两人在工作上和私下里经常有交往,谭延闿的小女儿谭祥有时便随父亲会蒋家。谭祥字曼怡,上海女子学校毕业,是宋美龄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当过南京陆军子弟学校教员。谭详品貌端庄、聪颖出众,又辈份小嘴甜,所以甚得蒋介石夫妇喜爱,谭延闿“经常到蒋官邸漫谈,每来必须携曼怡同行”。

  1930年9月,谭延闿患脑溢血,病中嘱托蒋氏夫妇在青年军官中为谭祥择夫,并嘱蒋在他死后替他照看第二军将士。后来谭延闿的女儿谭祥嫁给了国民党人陈诚

世人评价


  对谭延闿,世人褒贬不一。孙中山称他为“一时人望”;蒋介石称颂他“文武兼资”、“党国英奇”;胡汉民赞赏他“休休有容,庸庸有度”、“和气中正”,誉以“药中甘草”;于右任称他为“民国一完人”。青年毛泽东曾称之为“乡邦英俊”,几十年后,毛泽东仍评价他是“一个聪明的官僚”。这与其幕僚谢奄对他的评价非常吻合:“谭祖庵出身科第,而无科第骄人之习;身为贵公子,而无裘马轻肥之狂;是名士而无白眼看人之习;是六朝人而无稽元之疏放;有谢安救世之怀,而不狎东山之妓;有曾左匡济之心,而不学其硬干。然则祖庵果为何等人乎?则答之曰:祖庵为一个诗书涵养之雅人,为一个审时度势之政治家。总而言之,可以称之为一个绝顶聪明人。”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