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222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凌一萌 (2011/5/18 21:49:49)  最新编辑:凌一萌 (2011/5/18 21:49:49)
因纽特人
拼音:yīn niǔ tè rén
英文:Inuit
同义词条:爱斯基摩人,Inuit,The Eskimo
拉布拉多半岛因纽特人
拉布拉多半岛因纽特人
 
  因纽特人(Inuit),亦称爱斯基摩人(The Eskimo),亚洲东北角和美洲北极地区的土著居民。约 9.7万人(1978),分布在前苏联(2千)、美国(3万)、加拿大(1.8万)和丹麦(4.7万,在格陵兰岛)。其分布地区西起白令海峡,东至格陵兰岛,绵亘约5000公里;最北伸入北纬82度,最南到达北纬55度。“爱斯基摩”一词,来源于“Eskimantik”,意即“吃生肉的人”。系加拿大拉布拉多半岛印第安人对他们的称呼,具有贬意。他们大多自称“因纽特”,其意为“人”。住在格陵兰的自称“卡拉利特人”或“格陵兰人”;住在阿拉斯加的自称“伊努皮克”或“尤皮克”;住在西伯利亚的自称“尤伊特”或“西雷尼克”。此外,各个分支均有各自的名称,多达数十种。

  因纽特人属蒙古人种北极类型。体质特征与北亚人相近,皮肤多为浅黄褐色,常有“蒙古斑”;头发粗黑,微呈波状;眼睛为褐色,有内眦褶痕迹;脸部宽平,颧骨突出;鼻梁平直,偏长而窄,或呈鹰钩状。相传其祖先约在四、五千年前自亚洲中北部迁至白令海峡两岸,尔后逐渐向东扩散。使用本民族语言,分为数十种方言。格陵兰的因纽特文字,系1721年创制,用拉丁字母拼写,并通用于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苏联的因纽特文字,乃1937年创制,用斯拉夫字母拼写。  

历史 

白人进入因纽特人领地

因纽特人:从吃生肉腐肉到穿西装
因纽特人:从吃生肉腐肉到穿西装
  公元1818年,英国人约翰·罗斯的探险队在格陵兰岛的雷津特王子湾与当地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相遇。当时,罗斯一行雇有一名名叫萨楚斯的爱斯基摩向导。这是一次有详细记录的欧洲人与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相遇经过。罗斯在日记中详细描述了整个接触过程。

  东格陵兰白人最早进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区,加拿大北极地区中部是白人最晚进入的地区。西方白人大规模进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生活区的时期,正是欧洲资本主义工业蒸蒸日上、高速发展的阶段。为了获取大量的工业原材料,这些国家派出许多人前往世界各处探险和寻找财宝,不断地扩张殖民地,搜刮当地资源。1600~1800年期间,来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区的白人一般是态度友善的。其中原因之一是他们如果想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就必须学习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生活方法,从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那里获得食物及其他工具。初期来到这里的白人想在这片土地上寻找黄金白银等贵重矿产,结果一无所获。对于一心想发大财的人来说,他们是不甘心空手而归的。后来,他们终于发现北极地区最实际的宝藏是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  

白人在北极涸泽而渔

爱斯基摩人----北极地区的土著民族
爱斯基摩人----北极地区的土著民族
  到1800年,为攫取暴利,白人几乎捕杀了北大西洋海域所有的鲸类。随后又扬帆破浪,驾船驶向北冰洋。捕鲸者使用当时最先进的船只,装备了现代化的捕鲸器具。由于有了捕鲸枪和炮,每年有成千头的鲸被捕杀。

  来到这里的捕鲸队经常雇佣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为他们猎取驯鹿和其他野生动物。由于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不了解白人社会的情况,而且他们也没有金钱意识,更不知捕鲸者会因此赚到多少利润,所以捕鲸者只需花费极少的费用,就能雇佣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为他们做向导和狩猎者。有时候捕鲸队一连几个星期不付给雇佣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任何东西,有时只是供给他们一些鲸肉,而且也是他们自己认为已经不够新鲜、准备扔掉的鲸肉。

  对外部世界一无所知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对此感到很满足。爱斯基摩对能从白人那里得到的东西感到很高兴,很快接受了这一切。用火柴取火当然比打火石取火容易得多,铁制炊具煮水做饭比石制炊具快得多。而更多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希望得到枪和子弹,他们深深体会到枪和子弹在狩猎时的威力――用矛和箭这些传统工具通常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才能杀死一只公麝牛,而用来复抢只需一瞬间就能解决问题。

  到了20世纪初期,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区的捕鲸活动已告结束。但是,随后而来的皮毛商立即填补了捕鲸者的空缺,而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好东西,所以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又纷纷用珍贵毛皮去向他们换取这些东西。皮毛商们最钟爱的是北极熊、海豹和北极狐的皮。有了现代化的武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采用来复枪射杀北极熊和海豹得心应手,收获颇丰。但北极狐目标太小,而且冬季浑身雪白,不易捕获,因此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利用设置捕兽夹的方法来捕捉北极狐。以往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用石头或冰块做夹子,这样的夹子既不好用也不牢固,天热时冰块还会融化,远不如皮毛商提供的铁夹子好用。冬季是捕猎北极狐的最好时机,这时的狐皮又厚又软,能卖出很好的价钱。于是越来越多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捕猎目标转向北极狐。他们尽可能在冬季猎获更多的北极狐,用来换取铁夹子、子弹、枪和其他用品。 

西方基督教的传入

  随着白人商人的到来,欧洲各国和美国的各种基督教组织也派传教士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区传经布道,鼓励和劝说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成为基督教徒。在强大的物质文明面前,巫师们很快屈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由信仰原始宗教迅速转变为信奉基督教。大量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成为基督徒,每天虔诚地做祈祷,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但他们在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放弃自己古老的信仰,在和传教士一起祈祷的同时,他们也把自己熟悉的各种神灵放在与上帝同等的位置上。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本来没有自己的文字,现在的爱斯基摩文字是后来的外来人根据爱斯基摩语的发音用拉丁字母创造的。传教士们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读、写爱斯基摩语,使得一部分人能够读懂《圣经》和其他翻译成爱斯基摩文的书。在翻译的过程中,传教士根据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习惯和认识,有时会将《圣经》中的内容稍加改动,以便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能够更好地理解其中的意思。例如将《圣经》中的“面包”一词译成“我们每天所需要的肉”等。  

现代文明的冲击

   20世纪20年代中期,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领地分属丹麦、苏联、美国、加拿大几个国家。起初,各国政府对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漠不关心,根本没有考虑向他们提供食品、住房、医疗设备等。当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原始生活方式受到现代文明的猛烈冲击时,反而使他们饿死、病死的更多 。

因纽特人使用一种木架皮舟捕猎鲸鱼,这种舟只能载一个人。
因纽特人使用一种木架皮舟捕猎鲸鱼,这种舟只能载一个人。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生活秩序被外来的白人破坏了,白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家园带来的灾害。白人和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一起用枪弹杀尽了几乎所有的可猎动物。 为换取子弹等其他物品,许多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放弃眼前的狩猎季节,而去捕捉商人需要的猎物。 皮毛商人离开了北极地区,留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是无法挽回的悲剧。

  伊哈密特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是一支居住在哈德孙湾西部平原的加拿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他们生存的食物几乎全靠驯鹿。当时来到这里的皮毛商人让他们去捕获北极狐,用狐皮换取食物和其他生活用品。猎人奥哈托说:“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冬天,商人告诉我们他们需要很多狐皮。他们看上去是如此迫不及待,我们就放弃秋季猎捕驯鹿的计划,倾力捕捉北极狐,相信以此能和白人交换到冬季所需的食物。但是,当隆冬时节我们带着狐皮跋涉到南方白人居住地时,才发现他们的冰屋木门开着,白人已经离开这里。屋里留下空空的箱子,既没有食物也没有子弹,我们无法进行打猎。我希望自己能够忘掉这段往事,但是我的第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都饿死在那个冬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却这场噩梦。不仅是我一个人在饥饿和孤独中度过冬天,为死去的亲人伤心,村里的其他人也和我一样,全村只有1/5的人活到第二年春天。”

  白人还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带来了疾病。白人到来以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多是死于狩猎意外事故、饥饿、打仗和食物中毒,他们很少死于疾病。后来,白人带来的各种疾病成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生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对此没有任何抵抗力,又没有起码的医疗设施。 加拿大北极地区有一个岛屿。这里居住的萨勒密特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于1902~1903年间全部死亡。疾病不仅造成死亡,还使更多的人变成残疾而丧失了劳动力。 

现代文明带来的变化

现在的因纽特人
现在的因纽特人
  20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是各国政府和其他白人控制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及其领地的时期,同时也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开始进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完全接受外来文明的转变时期。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越来越依赖外界,逐渐完全脱离了传统的游猎生活。

  20世纪70年代之前,有7/10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己经住在固定的村庄中。但他们的总体生活水平基本上只能维持温饱,很难有自己的发展。

  有一些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离开自己居住的村庄,到其他能挣钱的地方工作,如制材厂、矿山、鱼产品加工厂等。

  起初许多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感到很难适应城市生活。经济状况决定他们只能住在廉价的房子或拥挤的棚户区中。这使他们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

  现在只有极少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沿袭古老的生活方式,依靠打猎、捕鱼维持生活,但他们已不再使用古老的器具,也不是跟随猎物一年四季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他们住在固定的村庄,不再使用传统的交通工具。机动船代替了以往的皮划艇,人们骑着雪地摩托四处寻找借物。猎人对外界的需要越来越多,从而越来越依赖外界,他们卖掉猎物获取子弹、食品、烟草、汽油和机器备用件。

  但是各国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日常生活仍然保持着自己的一部分传统习惯。他们既讲本民族的语言,也讲所属国家的语言;在现代化公寓的窗子上,挂着海豹肉,在寒冷的空气中保鲜;第一代移居城市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还愿意吃生鱼和生肉,而他们的子女及后代却更喜欢吃烹饪过的食物。 

社会

社会与家庭生活

“吃生肉的人”
“吃生肉的人”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人口总数一直很少,进人现代社会后,这种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数量开始稳步增长。

  传统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过着近乎原始的生活,他们四处打猎,靠天吃饭,生产力水平非常低,每天为食物而奔波。他们的社会结构比较简单,不存在阶级等级观念。甚至连一般村落也没有首领,最多称为带头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村庄非常小,人数一般为10~50人,房屋也只是1~6个,只有很少的村庄人数能达到800人。

  虽然他们的社会生活简单,但是家庭生活却很复杂。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婚姻通常是一夫一妻制,但有的地区是一夫多妻制(2~3个妻子),这就要求丈夫有很强的狩猎能力,以保证供给妻子们足够的食物。在妇女较少的地区也会出现一妻多夫的家庭。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结婚较早,男子16岁就要成家,女子一般在十三四岁就要出嫁。婚姻由父母包办,或从小订婚。一般家庭有2~3个孩子,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希望孩子越多越好。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家族非常庞大,有时一个村子里的人都是亲戚关系。一个大家族常由成年的兄弟姐妹、堂兄妹或表兄妹及其配偶、各自的孩子或父母组成。大家生活在一起,堂兄妹之间像亲生兄弟姐妹一样,叔叔、婶子对待侄子、侄女如同自己亲生的孩子。

  家庭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社会生活的重要基本单元,也是个人生存的重要依靠。一个人想脱离家庭,生活在环境恶劣的北极地区便意味着死亡。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家庭规模一般固定在20几人到30几人的范围。

  虽然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社会结构中没有等级制度,但是在家庭内部却是等级森严的。如果有带头人,全家的行动一定要听从带头人的指挥。而在夫妻之间,妇女绝对服从男人,男人决定家中的大事。此外,年纪轻的听从年老的,孩子则须绝对服从父母。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家庭中,男人和妇女之间有严格的分工。男人负责主要的打猎活动,保护家庭免遭危险。妇女则负责处理猎物,加工食物,缝制全家老小的衣物,寻找和采集树叶、浆果等,有时也捕猎小猎物。 

社会成员的关系

500年前的死婴
500年前的死婴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社会成员的关系可大致分为三种:第一种就是通过联姻形成的亲戚关系,第二种是同姓名人之间因为姓名相同而形成的特殊关系,虽然这些人没有血统关系,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同姓名的人之间必然存在着奇异的联系。除了亚洲海岸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不认为同姓名的人存在着某种联系,对其他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来说,同姓名是连接不同家庭成为一个大的社会群体的重要纽带,第三种社会成员关系是伙伴关系,是双方自愿结成的关系。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伙伴就要共同分享食物和赠送礼物给对方,通常以跳舞或在宗教仪式上分享美味的海豹鳍等方式,来表达伙伴间的亲密关系。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很善于维持相互间的和谐关系,虽然他们居住分散,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疏远。为了寻找食物人们不得不分开,但只要有可能,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就互相拜访,互赠礼物,唱歌,跳舞,讲故事,举行宗教活动等。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常常共同劳动,共同娱乐,甚至连吃饭睡觉也在一起。文明社会中的个人私生活这个概念,在爱斯基摩社会中是根本不存在的。孩子不论走到谁家,随便吃喝,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情感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以殷勤、友善著称。他们的房子一般都乐于招待别人去住,想往多久就可以往多久。如有客人来,即使是过路的陌生人,大家也会一拥而上,招待客人。当某一猎人满载而归时,他便会走遍全村,大声邀请所有人:“请到我屋里来!”于是人们成群而来,非常愉快地吃喝、唱歌、跳舞、讲故事。如主人的东西吃光了,会有另一个猎人邀请所有人 到他家去。

  爱斯基摩表达情感有自己的方式,同样是多种多样的。对于恐惧和忧虑的心情,妇女们可以表现出来,而男人如果有所表示,就是件羞耻的事情。人们都要淡然接受痛苦,不能表现出来。男人、女人都可以公开地表达悲伤,放声大哭也不为过。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通常用讽刺表演的形式表达生气愤怒的情感,用来鞭策贪心、偷窃、受挫后灰心丧气的人。用平时人们忌讳使用的名称称呼一个人,而这个人并不生气,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传统的表达双方亲密关系的形式。

  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表达强烈情感的各种方式中,有些行为让外界人难以理解。如一个老猎手觉得自己年老体弱,无法再打猎了,他就会认为自己对社群已经没有用,因而也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这种情况下,他会很平静地选择自杀。村里的人和他的家人很高兴地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另一种行为是体罚,主要是表达悲愤的心情,一个人赤身裸体地在雪地里跑,直到冻得失去知觉。当然,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也不完全排除使用暴力来表达非常强烈的愤怒情绪。

  一般情况下,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高兴时会嘿嘿地笑。他们睁大眼睛,眉毛向上抬起,用以表示高兴或同意或肯定某件事情;若眯起双眼,皱起眉头和鼻子,且噘起嘴,则表示不高兴或否定某件事。东部和西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表达情感的方式并不完全相同。西部地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家庭中的头人或村里的带头人,为维护尊严,喜怒哀乐常深藏不露,不动声色。年轻的爱斯基摩妇女要保持甜美的微笑,说话轻声细语,谦虚稳重;年老的妇女可随意放声大笑,高声交谈。有些地方,女婿不能和岳母对视,不能直接交谈 。 

文化

语言

因纽特人——北极圈上的黄种人
因纽特人——北极圈上的黄种人
  通常,西方人把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分为东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和西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西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指阿留申群岛、阿拉斯加西北部和加拿大西北部麦肯齐三角洲地区讲因纽特语的居民。这些地区的爱斯基摩文化深受亚洲和美国印第安人文化的影响。

  东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指北美北极地区的中部和东部讲因纽特语的居民。在西方人的眼光中,他们是典型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东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分布面积占整个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范围的3/4而人口却只占1/3。由于东部地区的自然资源没有西部的丰富,所以今天西部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都要比东部地区的高一些。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的分散,地区差异很大,所以文化差异也很大。 这些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实际上说着不同的语言。当然,这些语言属于同一个语系,即现在所说的爱斯克兰特语。

  根据语言学家的研究,爱斯克兰特语系于4000年前分为两支――阿留申语和爱斯基摩语。这两种分支语言相差很大,以至于有些人干脆把他们看成是两个民族。爱斯基摩语又进一步分为尤皮克语因纽特语两个分支。在18世纪中期时,大约有24000人讲尤皮克语,他们分布在阿拉斯加中南部和西南部、亚洲海岸及白令海圣劳伦斯岛一带。

  尤皮克语又演化为五种方言,它们是:阿拉斯加南部的太平洋尤皮克方言,阿拉斯加中部尤皮克方言,白令海工洲海岸和白令海峡的诺堪奇方言、察普林斯奇方言和西瑞尼克斯奇方言。 

名字

因纽特人的传统食谱全是肉类:海洋里的鱼类、海豹、海象以及鲸类,陆地上的驯鹿、麝牛、北极熊以及一些小动物。
因纽特人的传统食谱全是肉类:海洋里的鱼类、海豹、海象以及鲸类,陆地上的驯鹿、麝牛、北极熊以及一些小动物。
  名字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观念中不仅仅是标记,且神圣。婴儿有名字后才能成为人,给新生儿起名字是非常紧迫而重大的事情。新生儿被看作是死去的人的再现。当一个孩子出生后,人们竭力观察他像哪个最近死去的人,并以这个人的名字命名新生儿,以示死者的再生。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并没有固定的起名方法,大多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生前会有好几个名字,一个名字也可同时给几个人。人口减少时,已有的名字就会超出活着的人的需要。而当人口增长时,就要创造新名字来满足需要,这时,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通常向巫师祈求新名字。

  亚洲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在孩子出生前总是寻找谁的灵魂将再现,并通过分析梦和梦里所发生的事情,寻找线索。如果孩子已出生,人们还不能确定是哪个死者再生,人们就从新生儿的身体特征上寻找。如果孩子命名后不久就死了,人们就认为是起错了名字。如果孩子命名后生了病,人们便认为需要给孩子起更多的名字,便一直不断地给孩子增加名字,直到病愈。格陵兰岛东部,小孩会有几个名字:有的是死者的名字,其他是来自生活中事物的名称,如油灯、某种石头等。如一个人的名字是根据生活中的事物命名的,他死后人们便不能再对这个事物使用这个名字,必须给这件东西重新起个名字,直到另一个新生儿出世,并用这个事物命名,人们才能再使用以前的称呼。这种风俗使得该地区语言总是处于变化中。

  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看来,名字将成为孩子性格和个性发展的动力,且是与他人联系的重要环节。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非常溺爱孩子。有责任心的父亲并不想宠坏孩子,但一想到自己母亲的灵魂附在儿子身上,惩罚儿子就等于惩罚自己的母亲,所以也就无可奈何,任凭儿子为所欲为。孩子的父母和叔婶辈的亲戚叫孩子“妈妈”或“祖父”,因为孩子的名字是以“妈妈”、“祖父”这个称谓命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对死的理解就是停止呼吸,灵魂跑掉,名字也随之消逝,尸体将会腐烂消失。但死去的人会再生,他们的灵魂将会被赋予在一个新生命上。人的灵魂和名字通过身体的转换永远轮回不停。  

艺术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通过歌舞表达自己的情感,以及对生活、自然界的感受。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生活中处处充满歌声,他们劳动、玩游戏、安抚吵闹的孩子、举行宗教仪式和跳舞、讲故事时都可以唱歌。他们的歌声带有很重的鼻音。每个人、每个家庭和每个村落都有属于自己的歌。

  爱斯基摩舞蹈有独舞和集体舞两种形式。东部地区多见独舞的形式。通常一个男子在屋中间表演,他既是舞者也是鼓手。舞者膝盖着地,身体向前,稍微弓着背,随着鼓乐的节奏身体上下起伏,臀部带动身体左右摇摆。舞者一般在舞蹈开始时和结束时唱歌,舞蹈时则由围观者伴唱。舞者闭着眼,边跳边击鼓,一副完全陶醉其中的样子,直累得精疲力尽才肯罢休,将鼓传给下一个舞者。

  西部地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常跳集体舞,舞蹈形式多样。而东部地区只在节日期间群歌群舞,尽欢乐。阿拉斯加西北地区既有传统的舞蹈,也有自由式舞,有专门坐着跳的舞,也有专门跪着跳的舞。传统定式舞蹈一般由巫师设计动作,或由公认的优秀舞者编舞,然后教给其他人。 多数情况下的舞蹈都是讲述一段故事或传奇。

  节日庆典的舞蹈可以说代表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舞蹈的最高水平。在阿拉斯加地区,最具代表性的舞蹈是狼舞,它由几个传奇故事组成。庆典的表演一般长达5个小时左右。 

手工艺品

宗教工艺品
宗教工艺品
  制作面具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传统工艺,这项劳动充满浓郁的民族特色。他们用兽皮或者木头,做成各种动物或想象中事物的面貌。他们也用一些矿物、泥、果汁、草浆和血作为染料涂脸谱,用动物的牙齿、羽毛或木片等作为面具的装饰物,这些饰物同时有各自的象征意义或魔力。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雕刻艺术非常古老,其技术在各个部落间流传了几千年。皂石是一种质地细软、便于雕刻的原料,且在北极地区产量很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很善于用它雕出逼真生动的动物造型。石雕艺人喜欢把帐篷支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独自用石头雕刻出自己的梦。一个石雕艺人说:“你首先要感受到石头的精神,它能告诉你如何去雕刻,这样,你与石头的友谊就建立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雕刻品一般小巧玲珑,可置于掌上。他们有时也用花岗石、海象牙和兽骨作为雕刻材料。

  实际上,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原始艺术观念中,艺术与宗教、实用性与装饰性之间并没有明的区别。许多生活用品非常精致,富于特色,远远超出实际应用的需要。妇女戴的象牙发卡,一端为雕刻的海豹或海象,简洁雅致,另一端可能是线条复杂的雕刻;木制的口袋提手,往往被雕成北极熊的形状;鱼钩、口袋、针盒、玩具、护身符、梳子、木偶、刀、套索钉、鱼叉的头部等用具都带有艺术的品味。在人群中,一件精美的手工艺品,会引起众人的注意和羡慕,但不会有人将此与艺术展示联系在一起。传统的爱斯基摩艺术纯粹是自然天性的流露。由于白人到来后很喜欢买这些富有传奇色彩的雕刻品,为了交易,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创作动机才逐渐改变了。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喜欢身上饰有花纹,耳朵、鼻子、头发、嘴唇亦各有饰物,而且各地区装饰风格不同。各种装饰中以动物造型最为广泛,这些饰物同时具有护身符的作用。阿拉斯加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还擅长草编,用草编出的篮子非常精巧。可以说每个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都称得上为艺术家,他们用海象牙兽骨驯鹿角、木头、各种动物的皮毛制作各种物品和用具。它们古朴简洁,充分表现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对自然界的感受和理解。  

娱乐活动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拥有多种多样的游戏。这些游戏中有小孩玩的,也有适合各种年龄的人玩的。阿拉斯加西南地区还有非常近似于冰球和棍球的游戏。但禁忌繁多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玩游戏时也要受到限制,有些人、有的游戏在某个特定时间是不能玩的,否则会被认为触怒神灵,引起灾难。

  阿拉斯加最有特色的运动是“跳毯子”,这种游戏多在夏季玩。一个人站在一张由几张海象皮缝制的大毯子上面,当毯子猛地被绷紧时,站在上面的人便飞入空中。通常跳毯子高手都是年轻妇女,能腾空10米多,并且在空中连翻几个筋斗和做其他花样动作。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娱乐活动也有室内、室外之分。拉手指、上肢角力、下肢角力和拉耳朵的运动,可以在很小的空间展开。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玩的室内腾跳游戏,非常有趣,难度也相当大。游戏者必须双脚起跳,在空中用脚踢触挂在高处的东西,然后双脚着地落下。早先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录,1970年的男子最高纪录为离地面近3米,女子纪录为2米多一点。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还有一种独特的娱乐方式――交换伴侣,这种娱乐主要盛行于东部地区,西部则较少。 爱斯基摩男人不会把自己的妻子借给陌生人,但是好朋友之间有时交换妻子,特别是在漫长黑暗的冬季或长时间的暴风雪天气中。格陵兰岛东部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将这种游戏称为“吹灯”。   

宗教文化 

因纽特人信奉的神

许多面具代表动物的灵魂
许多面具代表动物的灵魂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信奉的众神中,最有名的是空气之神。空气之神无处不在,大气本身就是它的形体。通过风和天气,空气之神的威力影响着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

  耐茨里克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空气之神喜怒无常,而且变化多端,其变化的形式之一就是风暴神,称为诺特苏克。传说风暴神原来是一个巨人之子,它的父亲和母亲先后被敌人杀害,谋杀者把他们的孩子留在其父母被杀的地方,让他听凭命运的安排。这反而促成孩子成为神灵,他飞入天空,成了掌管天气变化的神。

  风暴神总是穿着一件驯鹿皮上衣,下摆又宽又长,就像爱斯基摩小孩通常穿的衣服一样。只要他摇动下摆,天空就开始刮风。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普遍信仰的另一个神是海神,海神被认为是掌管生活在海洋中的一切生物的灵魂。依靠海洋哺乳动物为生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信奉海神是非常自然的。

  月亮神也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信奉的神灵,但他们崇拜的不是月亮本身。月亮神控制着大地上的各种动物,这对于以驯鹿为主要食物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精神世界里,空气之神、海神、月亮神等掌管着世界上的各种事物,它们通过天气的好坏变化、猎物是否丰富等直接显示自己的威力。  

因纽特人的护身符

人形石堆--爱斯基摩文化遗迹
人形石堆--爱斯基摩文化遗迹
  为预防意外和不幸,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通常使用护身符来保佑自己平安无事。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护身符可帮助猎人取得成功,并保佑猎人不受恶神的伤害。每种护身符拥有不同的神力,为随时都能得到保护,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总是尽力收集更多的护身符。可做护身符的东西种类很多,如雷鸟的爪子、海豹皮、一节植物的根等等。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护身符都带在身上,或者挂在腰带上,或者缝在衣服上 。也有人将吉祥物刻在武器或工具的把手上。每个爱斯基摩家庭也有保护神,根据保护神的作用,把它放在屋里或屋外。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如何选择一种东西作为护身符呢?通常主巫师确定某件东西具有神力,由他出卖或赠送给村民;或者当一个人梦中梦到某种东西,醒来后便以此作为护身符;有时是经大家同意后用某种特殊的东西作为护身符。 此外,如果一个猎人出乎意料打到一只海豹,回家时碰巧在船底发现一根海鸥的羽毛,他马上联想到是这根羽毛给他带来了好运,就把这根羽毛留在船上,小心收藏保护。如果很快他再次交上好运,这根羽毛就成了猎人的护身符。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护身符祖辈相传。随时间流逝,人们认为有的护身符的神力已经消失,便弃之不要,所以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护身符时多时少。护身符可用来驱邪避灾,但在与恶魔的斗争中,只凭护身符就显得不够用了。于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企图通过念咒语获得魔力、平息灾难。他们念咒语希望借助神力让受伤的鲸快些死去,或平息恶劣的风暴天气等等。咒语的专利属于巫师,众人只是随着巫师附和。有时,当一个猎人打猎时听到神的话语,而后在梦中他又学会了如何使用这些话作为咒语,于是他就将这些咒语卖给别人或传给后代。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只有咒语传给了合适的人,咒语才能显灵。咒语的拥有者除了告诉买者或传人,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因为咒语念多了,神力会减弱,即使咒语的主人也从不轻易使用咒语。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认为具有非凡神力的咒语,一生中只能用一两次。在祈祷外出已久的猎队能够死里逃生,或全村落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刻,才使用这些咒语。 

世界主要因纽特人

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

  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受自然条件的限制,过去散居在东西海岸地区。公元870~930年期间,丹麦和挪威的斯堪的纳维亚人来到冰岛定居, 人口迅速增长,人们开始寻找新的陆地。公元986年,几百个冰岛人移居到格陵兰岛的西南地区,他们是第一批来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居住地的外来人。以后又有越来越多的冰岛人、丹麦人和挪威人来到这里。在格陵兰岛生活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多是混血人种,所以他们被特别称为“格陵兰人”。

  1700年,丹麦政府派人寻找居住在格陵兰岛的丹麦人后裔,结果来到这里后发现有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于是丹麦政府决定帮助这些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政府派专员处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事务,并派牧师向他们传授基督教,格陵兰岛就这样成了丹麦殖民地。丹麦政府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该岛,即使是丹麦公民也不能在格陵兰岛定居。目的是防止不诚实的白人伤害纯朴的、对外界社会状况一无所知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并让他们缓慢有序地转入现代生活方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是幸运的。与此相反,位于现在加拿大东部拉布拉多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却遭受了外来侵略者的屠杀。

  丹麦是最早帮助本国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政府。丹麦政府帮助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开始从事现代化渔业。到了20世纪50年代,政府完全控制了这里的捕鱼业。政府还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提供许多就业机会。格陵兰走上了现代殖民地的道路。1983年,有1/4的格陵兰人仍以从事渔业生产为生。

  由于丹麦人在政府机构担任要职或从事管理工作,无论在政治、经济上待遇都优于当地居民,格陵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成为二等公民。这种情况下,格陵兰人开始寻求政治途径,力图真正结束两个半世纪的殖民统治。1979年,《格陵兰自治法》宣布实施,格陵兰人取得政治上的胜利。1984年,格陵兰退出欧洲共同体。今天格陵兰人有3个属于自己的政治党派,虽然他们的政治主张不同,但目的都是促使格陵兰摆脱殖民统治,使格陵兰在不久的将来完全脱离丹麦政府。  

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

  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主要生活在阿拉斯加西海岸和西北部地区,其中阿拉斯加北坡自治区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集中居住区。
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
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

  20世纪30年代,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中有一半依靠饲养驯鹿为生,但是到40年代就没有人饲养驯鹿了。这一时期,美国政府开始向当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提供他们非常需要的基本医疗设施。有的村子里建立了小学校,孩子们开始学习英语和简单的算术。美国政府还在一些爱斯基摩村庄帮助当地人建立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其中最普遍的是综合商店,卖一些食品、衣服、烟草和其他日常需要的东西。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很长一段时间仍然保持以货易货的交易方式,他们拿着皮货等猎物去贸易站换取日常所需。

  二战期间和在此之后,阿拉斯加变化非常快。美国在这里建立了许多军事基地,很多美国白人随之而来,交通运输需求变大。这些白人中的一部分战后定居在北极地区,使阿拉斯加的人口增加了两倍。 迅速增长的人口发展意味着新城市和新工业的发展,现代化工业带来了许多就业机会。

  60年代,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只有很少的人有固定工作,大多数人靠打短工维持生活,时而去打猎、捕鱼。也有一些人靠领取政府救济金或其他补助生活。

  从6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觉醒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开始致力于改变外来人单方面控制他们家园的不平等局面。

加拿大因纽特人

加拿大因纽特人
加拿大因纽特人
  在加拿大西北边界有18000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6000人居住在魁北克的北部,大约3500人生活在拉布拉多地区。加拿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进入新生活的经历和美国的情况大体相同,只是变化的时间推迟了10年,有的地方达20年。

  事实上,直到20世纪50年代加拿大政府才认识到应该帮助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加拿大政府在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村庄建立了几个小学,想上初中、高中的孩子则必须到南方的寄宿学校。政府给爱斯基摩村庄派来了医生和护士,建立了几座医院。但是患重病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仍需到南方去治疗。因为当地医院没有治疗条件。大多数患病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得的是肺结核和其他肺病。一段时间内,有1/7的加拿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都患了肺结核。得病的原因主要是室内空气混浊――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男、女无节制地吸烟,加上室内油灯燃放的油烟吸入肺中,造成肺病普遍蔓延。

  加拿大北极地区自然条件更为恶劣,就业机会极少。曾经有一段时间,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受雇建设军事基地和雷达站。工程结束后,没有技术特长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便失去了生活来源。50年代末期,50%的加拿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无力维持自己的生活,只能依靠政府救济。到60代,情况有所好转,越来越多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能够找到工作养活自己。

前苏联的因纽特人

前苏联的因纽特人
前苏联的因纽特人
  多数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生活在亚洲东海岸白令海一带,现仅属俄罗斯。像丹麦政府一样,前苏联政府也于20年代开始帮助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前苏联政府希望提高和控制该国家所有民族的生活水平。政府希望西伯利亚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能够永久定居在一个村子里,以便管理。官方向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提供住房、学校、医院,并建立贸易站。

  西伯利亚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被允许继续以打猎为生,政府鼓励一些人成为驯鹿饲养者,发展畜牧业,就像附近的土著居民楚克齐人一样饲养驯鹿,并且让楚克奇人教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养鹿。当时西伯利亚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总共只有1000人,所以,前苏联政府很快就控制了他们。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被教育成为诚实的公民。政府鼓励他们继续保持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身分,并出版爱斯基摩语的书。学校里,老师教爱斯基摩孩子用爱斯基摩语读写,同时也向他们教授俄语。

  随着生活进入现代化,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中的有识之士日益认识到他们是同一个民族,却被划分到4个国家,这种局面需要改变。各地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不同方言,源于同一种文化,有着相同的生存方式,同样面临着来自外界的压力。外界觊觎着他们家园里的石油、矿产等其他资源,却忽视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权力和需要。世界上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有必要联合起来,共同努力解决面临的问题。1977年7月13日举行了第一届北极地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大会。但是由于政治原因,西伯利亚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直到苏联解体后的1992年,才得以参加,以后的每届大会都针对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面临的不同问题,讨论寻求解决的办法。

  亚伯拉罕·奥克匹克是世界上第一个成为政府官员的加拿大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他曾说“这个世界只有很少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成为一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是非常奇妙的,他们就像北极地区的雪雁。如果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忘掉自己的语言习惯,他将丧失一切,只能成为一只蚊子了。”事实的确如此,如果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传统文化从地球上消失,那么不仅对本民族,而且对世界文化都将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因纽特人对人类的贡献


  和其他北极地区土著居民一样,处于新石器时代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向人们展示了生动的人类早期活动的图景,尤其是打猎民族的生活画卷,对于人文学术研究有很大的意义。他们能够在北极地区延续生存,充分证明了人类具有很强的适应生活环境的能力。

  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生活方式为人类在艰苦环境下,尤其是在缺少植物食物的情况下生存提供了最好的借鉴。他们缝制的衣服又轻又暖,是最好的御寒服装。早期北极探险者和商人必须学习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的饮食起居习惯才能生存下来。当他们求助于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时,纯朴、热情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总会慷慨相助,提供食物,并乐于充当最称职的向导。

  1909年4月1日,美国人皮尔里首次踏上北极点。同行的6人中,就有4人是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而在皮尔里出发时带有17个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133只橇狗。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还为皮尔里出征北极点做雪橇,缝制毛皮外衣,打猎队事先前往皮尔里将经过的哥伦比亚基地运送贮存食品。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担任雪橇驾手和猎手。在皮尔里北极探险的18年间,他依靠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这些忠实的异乡朋友”,依靠他们在严寒环境的生活技术和经验,以及他们非凡的忍耐力,终于穿越格陵兰岛北部从未踏勘过的冰天雪地,最终踏上北极点。

    16
    7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