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6871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5/4 20:37:33)  最新编辑:于归 (2011/9/1 17:05:12)
《东京梦华录》
拼音:DōngJīng Mèng Huá Lù (DongJing Meng Hua Lu)
同义词条:东京梦华录
目录[ 隐藏 ]
《东京梦华录》
《东京梦华录》
  《东京梦华录》(宋)孟元老著,是追述中国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貌的著作。元老号幽兰居士,原名孟钺,曾任开封府仪曹,生于北宋末年,在东京共生活了23年。晚年追忆昔日旧京的繁盛,写成《 东京梦华录》10 卷,书中分别记载东京城池、河道、宫阙、衙署、寺观、桥巷、瓦市、勾栏,以及朝廷典礼、岁时节令、风土习俗、物产时好、诸街夜市,反映出当时都城官、私手工业作坊、商业、文化、交通的发达情况和东京的风貌。作者还用大量的笔墨,记录了当时东京民间和宫廷的"百艺 ",在中国"百艺 "史上留下了可贵的记录。书中关于诸宫调的渊源,诸艺的名称,讲史、小说的分类等,也受到研究中国戏曲、小说和杂技史的学者的重视。该书所创立的体裁,为以后《都城纪胜》、《梦粱录》、《武林旧事》等书所沿用。

  《东京梦华录》十卷,约三万言,作者为孟元老,是一本追述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貌的著作。所记大多是宋徽宗崇宁到宣和(1102~1125)年间北宋都城东京开封的情况,为我们描绘了这一历史时期居住在东京的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内容。1956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曾出版了《东京梦华录》的标点本。

作者简介

 
  孟元老,生平事迹不见他书记载。现在仅能据其自撰的《东京梦华录》序,了解其生平大概。
 
  孟元老在序中说,自幼随父亲宦游南北。宋徽宗崇宁癸未(一一○三),来到京师,居住在城西的金梁桥西夹道之南。在京城中,孟元老逐渐长大成人。成年后,孟元老是否做过官,他在序中语焉不详,后人颇多猜测。如清代藏书家常茂徕以为孟元老可能就是为宋徽宗督造艮岳的孟揆。理由是:《梦华录》遍录东京之名胜佳景,而於艮岳却一字不提。艮岳是徽宗宣和时东京汴都的一大名胜,徽宗为造艮岳,专门徵发花石纲,穷奢极欲,劳民伤财,直接导致方腊起义。内忧刚平息,外患接踵而来,北宋灭亡,生灵涂炭,繁华之东京遂成华胥一梦。虽说孟揆只是艮岳的督造官,但也难逃罪责。故而在写此书时既不敢提及艮岳,也隐瞒了自己的真名。常茂徕的猜测并无确实的根据。但从本书的内容来看,作者十分熟悉东京的宫廷生活,其身分职务可想而知。尽管作者在书末的按语中说:“凡大礼与禁中节次,但尝见习按,又不知果为如何。”一般以为这只是通常的谦约之词,也可能是作者藉以隐蔽身分之言。或许孟元老曾任小京官,故熟悉皇宫内府的情况。笔者即取此说。当然,也有研究者据此作出不同的判断,认为若无事实依据,仅以猜测难下定论。
 
  北宋末年,金军大举南下,开封数次被围。靖康癸未(一一二六),徽宗、钦宗被金军虏去北方,史称“靖康之难”。第二年,孟元老离开东京开封南下,避地江左,遂终老此生。孟元老卒於宋高宗绍兴十七年(一一四七)以后,终年在六十岁上下,具体时间已不可考。
 
  靖康之难,中原人士大多随朝廷南下,避地两浙,故国故乡之思时刻萦绕心头。宋人周煇《清波别志》说“绍兴初,故老闲坐必谈京师风物”。孟元老避地江南的数十年间,寂寞失落中也时常暗想当年东京繁华,心中无限惆怅。孟元老在与年轻人谈及东京当时繁华,年轻人“往往妄生不然”。为了不使谈论东京风俗者失於事实,让后人开卷能睹东京当时之盛况,故而孟元老在怅然中提笔追忆东京当年繁华,编次成集,於南宋绍兴十七年撰成《东京梦华录》。
 
  在《东京梦华录·自序》中说,他于崇宁二年(1103年)随父亲来到汴京(今开封),在京居住二十三年,靖康之变时南迁。当时许多人都迁到了两浙地区,思念故土之情油然而生。回忆往事,恍然如梦。《列子》中有一段故事,讲的是:黄帝白天睡觉,梦游“华氏之国”,那里人们没有爱憎,没有嗜欲,彼此之间没有冲突,得此一梦其乐无穷。作者借用这一典故,书名定为《东京梦华录》。  

内容介绍

 
东京梦华录
东京梦华录
  《东京梦华录》实际上是作者的回忆录,孟元老采用笔记的形式记述了自己在东京汴梁生活时的所见所闻,在体例的编排上各卷中心不突出,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作者首先介绍的是都城面貌,然后是人民的日常生活、风俗习惯等。《东京梦华录》作为一个城市的专门资料具有很明显的独特性,为我们了解汴梁城的情况提供了十分丰富的资料。
 
  《东京梦华录》所记的主要内容是城市面貌、岁时物产、风土习俗,也有关于宋代典章制度和讲唱文学的资料。全书共十卷,卷一有东都外城、旧京城、河道、大内、内诸司、外诸司。卷二有御街、朱雀门外街巷、州桥夜市、东角楼街巷、潘楼东街巷、酒楼和饮食果子等八条。卷三有马行街北诸医铺、街巷、相园寺内万姓交易和上清宫等十三条。卷四有军头司、皇太子纳妃、皇后出乘舆、肉行、饼店、鱼行等十二条。卷五有民俗、京瓦技艺、娶妇、育子等四条。卷六至卷十有元旦朝会、立春、元宵、十五日驾诣上清宫、收灯都人出城探春、清明节、驾幸宝津楼宴殿、驾诣射殿射弓、立秋、中秋、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太礼预教车象、车驾宿大殿、驾诣青诚斋宫、驾诣郊坛行礼、下赦、除夕等四十三条。共计八十六条,每条载一至二十余事,详于崇宁、宣和之际。
 
  《东京梦华录》共10卷﹐备记北宋都市生活及其风土民情﹐搜集了徽宗时期丰富的社会经济文化资料。其中第5卷“京瓦伎艺”条﹐写当时勾栏瓦肆说书和演杂剧的情形﹐第9卷“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条﹐写当时的歌舞伎艺﹐常为考证当时文艺者所引用。所描写的大多是宋徽宗崇宁到宣和年间(约当十二世纪初)当时的都城--开封的情况,内容丰富而广泛。包含了:京城的外城、内城和河道桥梁、皇宫内外官署衙门的分布和位置、城内的街巷坊市、店铺酒楼、朝廷朝会、郊祭大典,以及东京的民风习俗、时令节日,当时的饮食起居、歌舞百戏……等等,细腻的描绘了此一时期东京的日常生活情景,所描绘的对象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

阅读目录

   《东京梦华录》序
 
  《东京梦华录》卷第一 东都外城 旧京城 河道 大内 内诸司 外诸司
 
  《东京梦华录》卷第二 御街 宣德楼前省府宫宇 朱雀门外街巷 州桥夜市 东角楼街巷 潘楼东街巷 酒楼 饮食果子
 
  《东京梦华录》卷第三 马行街北诸医铺 大内西右掖门外街巷 大内前州桥东街巷 相国寺内万姓交易 寺东门街巷 上清宫 马行街铺席 般载杂卖 都市钱陌 雇觅人力 防火 天晓诸人人市 诸色杂卖
 
  《东京梦华录》卷第四 军头司 皇太子纳妃 公主出降 皇后出乘舆 杂赁 修整杂货及斋僧请道 筵会假赁 会仙酒楼 食店 肉行 饼店 鱼行
 
  《东京梦华录》卷第五 民俗 京瓦伎艺 娶妇 育子
 
  《东京梦华录》卷第六 正月 元旦朝会 立春 元宵 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 十五日驾诣上清官 十六日 收灯都人出城探春
 
  《东京梦华录》卷第七 清明节 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 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 驾幸琼林苑 驾幸宝津楼宴殿 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 驾幸射殿射弓 池苑内纵人关扑游戏 驾回仪卫
 
  《东京梦华录》卷第八 四月八日 端午 六月六日崔府君生日二十四日神保观神生日 是月巷陌杂卖 七夕 中元节 立秋 秋社 中秋 重阳
 
  《东京梦华录》卷第九 十月一日 天宁节 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 立冬
 
  《东京梦华录》卷第十 冬至 大礼预教车象 车驾宿大庆殿 驾行仪卫 驾宿太庙奉神主出室 驾诣青城斋宫 驾诣郊坛行礼 郊毕驾回 下赦 驾还择日诣诸宫行谢 十二月 除夕
 
  附录:《东京梦华录》序跋 

《东京梦华录》版本发微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长期以来,学术界是比较尊崇《东京梦华录》的,这主要如日本静嘉堂文库景印元刊《东京梦华录》本解题所说的那样,它“是学术研究 上很有用处的一部书”,社会科学研究 者,甚至包括建筑、交通、造船、兵器、气象等诸多自然科学领域的学者也将它视为必查必备必用之书。
 
  正因如此,《东京梦华录》版本历代均有刊刻,以至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之中,绵延不绝,繁衍为庞大系统,最为常见的主要是十卷本系统,即《秘册汇函》本、《津逮秘书》本、《学津讨源》本、《四库全书》本、《三怡堂丛书》本、《丛书集成初编》本等。此外尚有《说郛》、《唐宋丛书?别史》的一卷本。
 
  众所周知,《东京梦华录》问世于南宋淳熙丁未(1187)。据赵师侠为之所作的《跋》云:“锓木以广其传”,可知淳熙丁未前《东京梦华录》尚无刻本。孟元老自序说他靖康丙午之明年即1127年起寓东京二十四年,直到六十二年后,《东京梦华录》始有刊本。如像邓之诚所说那样,孟元老“其人盖已百岁,必不及见其书之行世,其书亦未必手定,故多讹误”。
 
  这一见解极为明确,等于告诫我们,传世《东京梦华录》不是孟元老手订之本,也就是说此刻本问世,距孟元老手写的稿本完成又历四十七年之久,在这近半个世纪 的时间中,《东京梦华录》因其传抄,其错误与缺失是难以避免的。以我们目前使用最多、最为常见的元刻《东京梦华录》本而言即是如此。
 
  所谓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实际是元至正年间刻、明初印行的《东京梦华录》本,也就是由清代著名藏书家黄丕烈所废藏的元刻明国子监纸印刷而成的《东京梦华录》本。应该说它是所有流传于世的《东京梦华录》中最早最好的。所谓最早,是因为南宋《东京梦华录》刊本早已失传;所谓最好,不是说它没有问题,而是较之其他诸本而言,比如从外观着眼,此本字大醒目,结构方正,纸张洁白,笔画朴厚,颇具宋本之风,以至一度几乎蒙蔽了以目光犀利而著称于版本目录学界的黄丕烈,黄将“精美无比”之誉冠以此本。
 
  此书后为日本静嘉堂文库收藏。1934年,静嘉堂文库为研究者便,将此书影印刊行,由于印刷精良,遂为行家推崇,成为通行的《东京梦华录》本中的标准本。1958年古典文学出版社亦据此元刊本校点出书,1962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复又以此本重印,并用秀水金氏影印古阁景元钞本,《秘册汇函》本、《学津讨原》本和《说郛》本加以校勘,并加以断句标点,较为认真严谨,故印行后,甚至外国的汉学家都为之遵从。如日本京都大学 以入矢义高为班长的《东京梦华录》共同研究班,就是以此本为定本而开展翻译注释的。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个本子,却存有着相当多的问题。明代胡震亨《秘册汇函?东京梦华录》本,就曾校正过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中的多处错误。如卷四《军头司》的“司”,元刻误为“目”,《秘册汇函》本校正为“司”,卷一《河道》中“遗火舟船”,《秘册汇函》本校正为“遗失舟船”。又如卷二《宣德楼前省府宫宇》条“百钟圆药铺”,清代张海鹏《学津讨原?东京梦华录》本校正为“百种圆药铺”,卷三《相国寺内万姓交易》条中“诸路罢任官员”,《学津讨原?东京梦华录》本校正为“诸路散任官员”。
 
  如此之类,时或有之,20世纪30年代邓之诚先生以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作注时,也做了大量这样的校正工作。日本京都大学的汉学家们在译注《东京梦华录》过程中亦如此,校正了元刻《东京梦华录》本的许多错误。邓之诚与京都大学两个校注本,仅在异体字、错别字一项上就纠误为数不少。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这种校正工作仍在继续,如孔宪易先生为《东京梦华录》的纠误也是以元刻本进行的。
 
  所有这些,究其原因,是因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为当时极为流行的坊间本所致。这一点从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内证中就可以得到证实。一个重要之点就是:刻书用简体字,南宋已始,元代则更甚。当时的坊间因求速成以取高利,故力求简易,习以成风。《东京梦华录》就是这样一个较为典型的例子。
 
  更为重要的是,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充斥着文理不通、叙述混乱、误错遗漏的毛病,有的甚至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如本书第四卷“肉行”条一句:“凡买物不上数钱得者是数”,即令中外汉学家莫衷一是,至今尚未有公认的确解。其因源于元代书坊所刻之书,完全面向市场,图快赢利,因此拼凑嫁接、窜乱臆改,疏于校勘则厕身于坊刻本之中。元刻《东京梦华录》当然不能免俗而例外。现略举一二,以管中窥豹。如元刻《东京梦华录》卷八《七夕》:如门神之像,盖自来风流,不知其从,谓之“果食将军”。  

历史价值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插图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插图
  《东京梦华录》可说是一本“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重要历史文献,若你对於民俗学、风俗学、历史学有兴趣的话,这一本注译本绝对是你最佳的选择。与同时代的画家张择端所作的《清明上河图》一样,为我们描绘了这一历史时期居住在东京的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
 
  作者还用大量的笔墨,记录了当时东京民间和宫廷的“百艺”,并辟《京瓦伎艺》一目,详述了勾栏诸棚的盛况,及各艺人的专长。该书对宫廷教坊、军籍、男女乐工、骑手、球队也作了描绘,特别是春日宫廷女子马球队在宝津楼下的献艺,还有火药应用於“神鬼”、“哑杂剧”中增加效果等,给中国“百艺”史上留下了可贵的记录。书中关於诸宫调的渊源,诸艺的名称,讲史、小说的分类等,也受到研究中国戏曲、小说和杂技史的学者的重视。
 
  《东京梦华录》所创立的体裁,为以后《都城纪胜》、《梦粱录》、《武林旧事》、《如梦录》、《续东京梦华录》等书所沿用。  

评价

 
宋孟元老撰 《东京梦华录》十卷
宋孟元老撰 《东京梦华录》十卷
  《东京梦华录》为我们研究宋代城市经济的发展及人民物质与文化生活提供了重要资料。如卷四《鱼行》记有“或循街出卖”鲜鱼,经营品种多样,甚至还有货车。卷二《州桥夜市》说夜市直到三更,说明当时坊市制已被打破,商业活动中时间、空间限制不复存在。卷二、三、四所述汴梁各街巷多种多样的商店、货摊、名目繁多的食品以及酒楼、夜市,说明当时汴京城十分繁华,商品经济十分发达,这些都有助于我们了解当时的社会面貌。他有关民俗、文艺的记载,很值得重视。如卷五“娶妇”所述由起草帖到婚后新婿到女家拜门的过程;“育子”所讲的孕妇临产的一月由娘家送衣物催生,到来年小孩生日做“周醉”的种种礼节,可据以考证古今风俗的演变。卷五“京佤技艺”记述了当时说唱文学和杂技的项目、演员人名、演出地点及时间等,是研究我国文学史的重要资料。书中所叙皇帝出行的仪制、郊仪、行礼仪,如卷十“东驾宿大庆殿”、“驾宿太庙奉神主出室”及“驾诣青诚斋宫”等的记载很详,可以补《宋史·礼志》的缺略,是十分宝贵的资料。
 
  《东京梦华录》疏略之处也不在少数,如其所载殿阁楼观,仅为实际的十分之一。此书第一次刊印时,作者已百岁,他并未及见此书行世,也未必亲自校订,加之作者所述之事并非都亲眼所见,不免有谬误之处。   

    6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