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572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凡懿 (2011/4/29 15:23:27)  最新编辑:仙逆 (2012/7/27 13:52:39)
血族
拼音:Xuèzú(Xuezu)
英文:Strigoi
目录[ 隐藏 ]
  血族是依靠重生才能成为吸血鬼的人,大部分的血族,外表是深红色头发和靛蓝色眼睛、有两颗心脏。他们擅长迷惑人类,会在夜间释放出自己灵魂、女巫或其他血族聚合,届时吹响号角来鼓舞他们吸取人和动物的鲜血。

含义

血族
血族
  血族(英语:Strigoi)源自于罗马尼亚,又称斯特里高伊、死催戈 ,其意为凶兆预言者,用来指代魔鬼巫婆
 
  吸血鬼并不称呼自己为vampires,而通常自称为 Kindred(血族)。一个凡人要成为血族的一员,首先要经过“初拥”(The Embrace)的历程。也就是说,他必须先被一名血族成员吸尽身上的血,然后马上接受该血族反喂食身上的血(即使只有几滴),才可变成为新生的血族。初拥往往带来非常强烈的感受,夹杂著惊惧与狂喜的情绪,这经验会使该血族永难忘怀。
 
  在罗马尼亚的民间传说,人死后会变成两种邪灵,一种是魔罗伊(Moroi),另一种就是血族,会遵循传说中对付血族的仪式。
 
  是否变成血族关键是在前40天,在这段期间尸体可能成为血族,白天只能困在坟墓内,到晚上才能到外面活动,但还没有具体形态,必须靠活人的鲜血维生。40天后死血族可能转化成活死人。
 
  一旦成为血族的一员,便获得“不死之身”,或者说是一名“活死人”。血族是异于人类的生物,身体组织发生全然的变化。血族的牙齿可以任意抽长,虽然大部份的时候为了掩饰身份会隐藏起来。当血族吸血之后,只要舔噬牺牲者的伤口,就可令伤口愈合以掩盖痕迹。血族的心脏停止跳动,体内的血液以扩散的方式流动,由于微血管已不再饱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肤特别苍白。有时候,甚至会在哭泣时流出血泪。血族可利用体内的血来治愈自己,当受到伤害时,体内的血液会集中到伤处,伤口附近泛出紫红色,很快即能痊愈。
 
   血族不用进食,但需要不断吸取鲜血。当血族感到饥饿时,会对鲜血产生强烈的渴望,这种欲望的强烈程度,不是凡人能够领会的。虽然凡人也会有各种欲求,但和血族的饥渴比起来,那根本不算什么。血族对鲜血的饥渴欲望,凌驾于饮食、繁殖、野心等欲望之上,是一切欲望的总和。吸血会为血族带来美妙的感受,就像吸毒一样,血族通常会痛苦却又无法克制地上瘾。血族的体内宛如居住著一头野兽,当饥渴的欲望爆发,便可能无法自制地陷入狂暴。尚未完全沦入兽性的血族,常常因此而挣扎不已。许多新的血族成员试图在人性与兽性之间找到平衡点,有些血族甚至相信终有可以还原成人类的途径。然而血族之身已成事实,大部份的血族成员只能眼睁睁地看著自己逐渐堕落,终于成为丧心病狂的野兽。“身为怪物,却又拼命制止自己更像怪物”这正是多数新进血族内心深处的矛盾冲突。救赎的可能极其渺茫,但是却又似乎并非完全没有希望。

血族起源

  血族最早的起源据称是圣经中的该隐亚当(Adam)和夏娃(Eve)的长子,他是个农夫,和牧羊人弟弟亚伯共同生活。有次两人照例向上帝献祭,由于弟弟畜牧之便,奉上的是丰盛的肉食,该隐的小麦便招来上帝不满。该隐愤而谋杀了弟弟,翌日上帝问该隐他弟弟哪里去了,他辩称不知。上帝怒道:“狡赖!你弟弟的冤魂向我哭诉你的暴行,所以你得接受我的惩罚!”该隐于是向上帝求饶,但是上帝说:“不,我不会杀你,我知道你以后一定会被人唾弃,所以我给你一个记号,人人都会折磨你,但不杀你,让你永世受到诅咒!” 后来,该隐流落到红海附近,遇到了因不满上帝而跳红海的夜之魔女莉莉丝,她本是和亚当一同创造出来的,但因不满男上女下的体位,而离开伊甸园,同时也是撒旦的情人。在千年潜藏的吸血鬼传说中,该隐与莉莉丝谁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一直倍受争议。莉莉丝教会了他如何利用鲜血产生的力量来产生强大的力量供己使用。大多数人更相信上帝惩罚该隐是让他长生不死,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莉莉丝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
 
  在孤独的驱使下,该隐创造了第二代的吸血鬼,而它们产生了该隐的十三个孙子。这第三代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它们建立了十三个大氏族(clan),后来叛变并灭了第二代吸血鬼。古代的第三代号称拥有能与神相媲美的力量。而数千年后的今日,血族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三至第十五代了。

对血族的认知

血族
血族
  历史上,人类对于吸血鬼种族的首次认识始于1484年。当时整个欧洲处于吸血鬼的战争之下。吸血鬼族群在夜间出动,大范围与人类初拥 。很多一部分人无法接受初拥而导致神经紊乱。因为接受初拥的人类症状与瘟疫相仿,所以当时的人类社会认为这又是一次大范围的瘟疫。

  许多人类在未完全死亡的时候,或者在初拥的作用未回复之前就被他们的同类埋入地下的墓穴,几天以后,由于某种原因,人们打开坟墓,发现这些尸体已经变了姿势,还沾有血迹,那是人类初次接触到的吸血鬼。从此,吸血鬼的传说就在东普鲁士,西里西亚,波希米亚等地流传。

  1484年,多明我会的两个修士Jakob Sprenger和Heinrich Kramer编写的《巫术之密》被教皇英诺森特八世(InnocentVIII)批准出版,这是人类历史上,基督教会第一次承认神怪力量的存在。

  1710年,吸血鬼的战斗再次展开,战争发生的地点是东普鲁士一带,被初拥的人群又一次弥漫了大地,城市和村庄被笼罩在死亡的气息里。古老的传说再次流传在惊恐的人群中。东普鲁士当局为了制止被初拥的吸血鬼复活,大范围的挖掘死尸的坟墓,把每一具未腐烂的尸体身上都钉上大量的木钉。同时,宗教裁判所动员大量的骑士对吸血鬼进行战斗,每场战斗都无比惨烈。但是这些战斗通常都只有贵族 知晓,而大多数的民众对此一无所知。

  事实上,除非大战或者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否则吸血鬼族群一般是不会主动大范围的进攻人类的,因为这个神秘的族群深知暴露会给他们带来何种后果。但是,仍然有一部分吸血鬼,因为某种原因胡乱吸食人类的血液。

  1725年,一个名叫Pierre Plogowitz的农民在被初拥之后变成了吸血鬼,他在一个名为kilova的村庄里令8人死亡。另一个吸血鬼的名字叫Arnold Paole,他令一个叫Medwegya的村庄的大量人口丧生。

  人类社会对这两起事件极其重视,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查。但最后他们对公众隐瞒了调查的真相。第一起案件的报告现在存放在维也纳档案馆。其中有一个词--“Vampire”第一次出现。这就是吸血鬼名称的由来。人类当局在1731年对第二个案例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一位军医,Fluckinger把整个的调查过程和结果都做了详细的笔录,交由Heiduques连队的几位军官和医生签名后以《见闻与发现》为题呈送贝尔格莱德法庭并于1732年正式发表印行。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要求黎赛留公爵(Richelieu)把案件的正式结果写成详细的报告呈给他。这份报道在人类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1832年3月3日,《拾穗者》的报导中出现了“vampire”这个词,这是法语中首次出现吸血鬼这个词汇。

  整个人类社会对吸血鬼族群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很多人开始研究这一现象,但是由于吸血鬼密党要求吸血鬼族群严守六大戒条,所以这些研究的结果大多荒诞可笑。Philip Rohr在于1679年出版于莱比锡的《死者咀嚼现象之历史与哲学》中把在坟墓中咀嚼的现象解释为魔鬼 附身,这一观点在当时得到许多人支持,1728年,莱恩夫特也在莱比锡出版了一本《随意在坟墓里咀嚼的尸体》对Rohr大加驳斥。

  1732年Christian Stock的《论吸血的尸体》和1732年Johann Heinrich Zopf的《论塞尔维亚的吸血鬼》在欧洲出版。同期,身为Senones修道院院长的Dom Augustin Calmet神父写了一本驳斥这些小册子的书,名字极其冗长:《论匈牙利、摩尔达维亚等地的附体鬼魂、被开除教籍的人、吸血鬼或活尸》,这位神甫收集了很多吸血鬼行动的踪迹,一一列举在这本书里。意大利佛罗伦萨主教Davanzati所写的《论吸血鬼》以及教皇Benoit XIV(本笃十四)在他的着作《天主赐福和圣人列福》中在第四卷中也谈到了吸血鬼。但是很可惜,吸血鬼氏族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严密和恐怖得多。

  随着科学的发展,愚蠢的人们自认为掌握了一切道理,他们开始屏弃他们的信仰,肆意涂抹着自己的灵魂。象征荣耀的家徽上落满了灰尘,吸血鬼的传说令很多人认为荒诞不经。人类似乎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足以轻视吸血鬼的存在。然而,与这种愚蠢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吸血鬼的族群却一如既往的,在黑暗的角落里啜饮着红色的鲜血。
 
  血族的正统历史(绝对的梵蒂冈教团资料)哥特庞克(Gothic-Punk)风格,正是现代黑暗世界物特性的最佳描述。各种风格与势力互相冲突、扞格而产生不协调的混合,种族、社会阶级与次文化并列造成的紧张,激发了整个世界的活力,尽管其中也潜伏不少危险。

  最近几年内有种静默的恐惧逐渐蔓延,在血族心中盘旋不去。在血族之间流传着圣战的耳语,那是一场永恒之战--或游戏?--据说夺去了许多远古血族的不死之身。这场斗争从有时间之初便已开始,许多吸血鬼惧怕由于新旧千禧交替的时期,对于不死生命的诅咒力量会减弱,一场谕示中的最终战争即将到来。各种记载于预言书《挪得之书》(Book of Nod)中的征象与预言已然显现,所有氏族的吸血鬼因而忧心忡忡,即使是公开声称毫不相信的血族亦然。魔宴同盟的巫会(coven)与秘隐同盟的沙龙内都在私下谈论着?brvbar;方的暴乱、无氏族的暴民大军、那些血缘稀薄而无法吮拥的吸血鬼、那些力量强大到难以辨识身分的神秘长者、以及阴暗阒黑的新月与鲜红似血的满月。信者俱言这些都是“终夜”降临的前兆,一切终将归于虚无。

血族的职位

血族
血族
  各个党派和氏族都有所不同。但他们的领导阶级大致是相同的,以领主为首,下设元老员,有12位长老共同议事,其下还有数量不定的议员。领主和长老必须有亲王等级,长老是选举产生,议院是领主和3位长老共同认定的。而领主一般是在前任领主退位后指定继承人或是领主决斗的胜利者担任。由于血族的寿命为无限,而领主的工作有很复杂,一位领主在一定时间的任期后通常都会选择退位。亲王(infante):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他们拥有众多强大的能力,血族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少有100人子嗣或仆人,掌握了相当权力。长老(presbyte):与Elder不同,这个长老是管理氏族内部的长老,并非是整个血族最高卡玛利拉会议的长老。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比亲王高一些等级。领主(suzerain):是赐予卡玛利拉会议领地的血族,suzerain原意是宗主国,也就是说他就是一片领地最高主人。通常一世纪一任,不得连任。

  从血启元年后,血族始祖用的内脏与自己的鲜血造出了5个后裔(二代),他们一起去寻找父母(亚当,夏娃)的后裔们,但是永恒的诅咒让他们被排斥,始祖心灰意冷,据一些传说,在血族密录里始祖去了一个叫圣域的地方,去创造他们自己的黑色伊甸园。5个后代一共又创造了13个后裔。这13个后裔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发现自己吸食血能的增长。为了获得与神一样的力量,他们疯狂地吸食世间的血脉。5个长辈3个被吸食,剩下2个下落不明。正因为彼此想获得能量,取得血脉的统一,13个血宿分别建立自己的势力,并发动了针对彼此的战争,都想吸食另外12个的血以此达到血脉最终的一统。他们称这是圣战的开启。由于连年征战,不仅血族伤亡惨重,也严重波及到的人类和其它动物。神对他们的作为感到愤怒,为了净化被污染的世界,神降下洪水。13血宿虽然得以幸免于大洪水中,但力量受到很大的伤害。他们想自己的氏族为自己统一血族,但是后裔们更愿意保持和平相处。无奈中血宿们陷入沉睡,对于后裔们的叛逆他们愤怒地说:“当我们苏醒时,大地将因我们的愤怒而燃烧,天空将永堕黑暗,那些叛逆们,你们将承受我们永世的血火煎熬。”当火焚末日来临之时,血族为灰,人类为尘,时间只剩下永恒的血火和黑暗。对于火焚末日,大多数血族都坚信不疑,但是他们一日比一日害怕它的到来。对外都否认这一天,但是无时不刻都在做着准备。有一小部分血脉被玷污,他们的血只剩下毒污与诅咒,不能再赐予人类永生,只会使他们变成毫无意识的僵尸。他们遭到血族的放逐,连魔党也排斥他们,称呼他们为“魔族”。魔族们认为自己只有从血宿的火焚末日中才能迎来自己的新生,他们千方百计地利用各种手段来显示他们的血之恐怖,并认为只有血祭才能迎来血宿提前苏醒,使火焚末日来临。而血族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同时也是防止血宿的苏醒,开始了与魔族的对抗,千年圣战延续。但是圣战中各族的态度不同,又有了卡玛利拉(密党)与魔宴的分歧。在血族看来,圣战无处不在,哪怕世间一个凡人的思想斗争也是这千年圣战延续的一部分。

辈分阶级

血族
血族
  在血族的世界中,辈份便代表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当然,由于血族不会衰老,所以实际活过的年纪和看起来的年纪没有关系。

  上古者、第三代吸血鬼(Antediluvian)他们是最古早的吸血鬼,并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一般传说他们是该隐的孙子(第叁代吸血鬼),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只是传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而且介入了当代血族的事务,那么他们一定不会让事情善罢甘休。因为自古以来,便传说这些古老吸血鬼之间一直进行着千年圣战(Jehad),所有的后代血族在他们眼中都只是傀儡。他们只要说一个字,就可能造成整个血族间天翻地覆。在卡玛利拉习俗中,“Antediluvian”甚至是一个禁制的字眼。

  长寿者、玛土撒拉(Methuselah):这是传说中的血族,他们活了一两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据说他们的身体在长年的岁月中,产生很大的变化。然而很少人确定他们是否存在,毕竟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是不死之躯,也可能因为疯狂或厌世而毁灭。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问世事,不会加入任何组织。而且,无庸置疑地,他们绝对拥有十分强大的异能。

  长老(Elder):长老们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他们拥有强大的能力,多半已在血族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了相当权力。

  仆人(Ancilla):新进成员经过五十至一百年后,只要奉守诫律传统,便可能受到长老们的关注。他们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已经具有相当的能力。这是进阶至长老的中间阶段。

  不受管束者、叛徒(Anarch):有些叛逆性极强的新进成员会成为叛乱之徒。他们会因为叛乱的作为,而受到长老们的注意。但是他们不可能进入正式政治运作之中。

  贵公子(Neonate)是刚被引介给亲王的新进血族成员,但还未在血族社会中闯出名号。他们是最年轻的血族,当代的Neonate通常是第十叁代之后。

  婴儿(Childe)是还未被介绍给亲王认可的吸血鬼,他们也未被自己的尊长(Sire)所释放。通常Childe是被当作儿童般被尊长照顾带养。

血族的死亡

  “最终的死亡”也许是另一条出路。血族还是会死,生命的原始来源——太阳——能使血族彻底毁灭,死亡的血族会在瞬间化为飞灰。面对阳光的恐惧,常也会使血族无法自制地狂暴走避。简而言之,成为血族之身,不只是身理上被转变,心理上、精神上都将同时遭到扭转,随之而来的是永恒的挣扎,这不是血族自己能控制的变化。换言之,成为血族,即是悲剧的开始。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