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11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4/29 11:27:47)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4/29 11:27:47)
扬州瘦马
拼音:YángZhōu ShòuMǎ (YangZhou ShouMa)
目录[ 隐藏 ]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与马无关。从明朝开始,在扬州一带,出现了大量经过专门培训、预备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轻女子,而这些女子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因此被称为“扬州瘦马”。
 
 
 
  

所谓瘦马

 
  所谓“瘦马”,据清代学者赵翼所著《陔余丛考》卷三十八,有“养瘦马”条,说:扬州人养处女卖人作妾,俗谓之“养瘦马”,其义不详。但“瘦马”是指那些被人收养着准备充当妓女或妾的女孩子,却似乎是没有什么疑问的。
 
  清人章大来后甲集》说:扬州人多买贫家小女子,教以笔扎歌舞,长即卖为人婢妾,多至千金,名日“瘦马”。
 
  “瘦马”多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在七八岁之时,被人口贩子买去。之后,等待她们的就是漫长的集中营式的魔鬼训练期。“瘦马”的瘦,既有天生体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饿”出来的。依据先天条件,“瘦马”被分为三六九等。
 
  清代丁耀亢在《续金瓶梅》一书中对“瘦马”也有描述。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当然,所有的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  

历史发展

 
  阔人们要纳妾、买婢,这在过去的社会大抵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凡是繁华富庶的地方,不但有以经纪婢妾买卖为业的介绍所,而且有专为豪门大户培训“合格”婢妾的训练所--即所谓“养瘦马”者。当年扬州之于此,大概最负盛名。
 
  较早记载“扬州瘦马”的,约在明代后期。如万历进士王士性所著《广志绎》卷二有云:
 
  广陵蓄姬妾家,俗称“养瘦马”,多谓取他人子女而鞠育之,然不啻已生也。天下不少美妇人,而必于广陵者,其保姆教训,严闺门,习礼法,上者善琴棋歌咏,最上者书画,次者亦刺绣女工。至于趋侍嫡长,退让侪辈,极其进退浅深,不失常度,不致憨戆起争,费男子心神,故纳侍者类于广陵觅之。
 
  “瘦马”是取自“他人子女”,这是不必说的;但“不啻己生”却难以教人相信。女儿是父母的骨肉,如果不是出于万般无奈,谁肯把自己的女儿送与人做妾!“养瘦马”者对“瘦马”们施行的种种礼法、琴画、女工的教育,对于那些可怜的女孩子来说,决不是一种恩典!
 
  王士性的同时代人沈德符,在《野获编》卷二十三“广陵姬”一条中,更细致地记载了“瘦马”的情形:
 
  今人买妾,大抵广陵居多。或有嫌其为“瘦马”,余深非之。妇人以色为命,此李文饶至言。世间粉黛,那有阀阅!扬州殊色本少,但彼中以为恒业。即仕宦豪门,必蓄数人,以博厚糈,多者或至数十人。自幼演习进退坐立之节,即应对步趋亦有次第。且教以自安卑贱,曲事主母。以故,大家妒妇亦有严于他方,宽于扬产者。士人益安之。予久游其地,见鼓吹花舆而出邗关者,日夜不绝。更有贵显过客,寻觅母家眷属,悲喜诸状,时时有之。又见购妾者多以技艺见收,则大谬不然。如能琴者,不过〔颜回〕或〔梅花〕一段,能画者,不过兰竹数枝;能弈者,不过起局数着;能歌者,不过〔玉抱肚〕〔集贤宾〕一二调。面试之后,至再至三,即立窘矣!又能书者,更可哂。若仕客则写“吏部尚书大学士”,孝廉则书“第一甲第一名”,儒者则书“解元会元”等字,便相诧异,以为奇绝,亟纳聘不复他疑,到家使之操笔,则此数字之外,不辨波画。盖貌不甚扬,始令习他艺,以速售。……
 
  由此可见,以“养瘦马”为“恒业”的不仅有一般人家,更有“仕宦豪门”。他们有的“蓄数人”,有的“或至数十人”。约略教授一些琴棋书画之技,目的则完全为了“速售”,“以博厚糈”。
 
  “养瘦马”之风盛于明代,到了清代后期似乎还余风未泯。如徐珂在《清稗类钞》中说:
 
  扬州为鹾务所在,至同治初,虽富商巨贾迥异从前,而征歌选色,习为故常,猎粉渔脂,寝成风气。闾阎老妪,畜养女娃,束足布指,涂妆绾髻,节其食欲,以视其肥瘠,教之歌舞弦索之类,以昂其声价。贫家女投之,谓之“养瘦马”。
 
  看来“养瘦马”者乃是一种特殊的“教育家”。他们教瘦马“严闺门,习礼法”,使之从精神上成为未来主人的自觉奴隶,是为他们的“德育”;他们“教之歌舞弦索之类”,使之从技术上成为未来主人的得力帮闲,是为他们的“智育”;而“节其食欲,以视其肥瘠”,使瘦马从体魄上成为未来主人的理想玩物,则是他们的“体育”了。
 
  更令人怵目惊心的还是“瘦马”们面临“毕业分配”时的情形。扬州专门吃“瘦马”饭的所谓“媒人”“牙婆”之流,不但数量众多,而且她们考试、挑选合意“瘦马”的方法、步骤,也是极为细致和周密的,其严格的程度决不亚于现在招收一个芭蕾舞演员。朱自清先生提到的《陶庵梦忆·扬州瘦马》一节,对于买卖“瘦马”的过程叙述得十分详尽:  

挑选方法

 
  扬州人日饮食于瘦马之身者,数十百人。娶妾者切勿露意,稍透消息,牙婆驵侩,咸集于门,撩扑不去,黎明即促之出门。媒人先到者,先挟之去,其余尾其后,接踵伺之。至瘦马家,坐定,进茶。牙婆扶瘦马出,曰:“姑娘拜客!”--下拜。曰:“姑娘往上走走!”曰:“姑娘转身!”--转身向明立,面出。曰:“姑娘借手!”--尽褫其袂,手出、臂出、肤亦出。曰:“姑娘相公!”--转眼偷觑,眼出。曰:“姑娘几岁了?”--曰几岁,声出。曰:“姑娘再走走!”--以手拉其裙,趾出。然看趾有法:凡出门裙幅先响者,必大;高系其裙,人未出而趾先出者,必小。曰:“姑娘请回!”一人进,一人又出。看一家必五六人,咸如之。看中者,用簪或钗插其鬓,曰“插带”。看不中,出钱数百文,赏牙婆,或赏其家侍婢,又去看。牙婆倦,又有数牙婆踵伺之。一日,二日,至四五日不倦,亦不尽。……
 
  为了做成一桩“瘦马”买卖,须把“瘦马”的面、手、臂、肤、眼、声、趾等都一一加以考察,等到“插带”了,交易才算基本谈成。“插带后,本家出一红单,上写采缎若干、金花若干、财礼若干、布匹若干,用笔蘸墨,送客点阅。客批财礼及缎匹如其意,则肃客归。”最后的拍板成交,还须看买主和卖主讨价还价的结果。这怎能不教人想到牲口市场上,人们买卖骡马的情景!
 
  “瘦马”一词出于何典?或曰出于白居易的诗:
 
  莫养瘦马驹,莫教小妓女。又云:马肥快行走,伎长能歌舞。
 
  这里不但把马与妓女并提,而且明言“养瘦马”三字,看来以此作为出典是无可非议的。不过在旧时的中国,把女性比作马原是普遍现象。《清稗类钞》“跳槽”条说:跳槽头,原指妓女而言,谓其琵琶别抱也;譬以马之就饮食,移就别槽耳。
 
  在民间也一向流传着这样的俗语:“讨来的老婆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现在的扬州方言,仍把娶妻说成“娶马马”。在封建社会,女子确实就象是凭人驱使的马!马而冠以“瘦”字,也许正体现了封建后期的明清时代,人们对于女性的病态的审美要求。  

瘦马命运

 
  并不是所有的“瘦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不得不被送入烟花柳巷。在秦淮河畔,“扬邦”歌妓大多是“瘦马”出身。而那些“有幸”被官宦富商、贵公子纳为小妾的“瘦马”,也并不见得从此就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是那些“养瘦马”的人口贩子,却是赚得盆满钵满。据《续金瓶梅》所记载,一位一等“瘦马”能卖得一千五百两以上的银子。“春风十里扬州路”,笙歌燕舞,脂浓粉溢;夜色深处,多少“瘦马”,无人记得。
 
  “扬州瘦马”往往能安于卑贱,遵守封建道德,保证了家庭的安定,于是,扬州瘦马也就成了纳妾者竞相聘娶的理想人选。“要娶小,扬州找”,这在当时是大江南北尽人皆知的,据《陶庵梦忆》记载,扬州城里每天靠介绍“瘦马”为生的达到了100多人。  

扬州盐商与扬州瘦马

 
  “瘦马”的风行,与扬州的经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在明清时期,扬州出现了一批富得流油的盐商。扬州城内,繁华骚动,歌舞升平。富人们总是喜欢一些怪异变态的消费和审美,在他们对“丰乳肥臀”审美疲劳之后,“瘦马”就运应而生。
 
  事情发生在扬州历史上又一个鼎盛时期的清初康熙年间。这是一个物质极度富足的时代,这又是一个人性严重扭曲和变态的社会。扬州瘦马,即后来广为天下熟知的扬州美女便在此时诞生了。可有谁知道扬州美女的艳名之后,隐没着的是扬州女性怎样一种非人的痛苦和屈辱?!扬州城中竟出现了一种叫做养瘦马的人家。这些养出来的瘦马,便是用来满足盐商巨贾们畸形变态心里需要的。
 
  扬州这地方处江淮要冲,水道发达,交通便利。古运河,长江在此交叉而过,形成了扬州独有的水土温软的特点。明清之际,扬州盐业是朝廷的主要经济命脉,扬州盐商,富可敌国。大把大把的银子堆在家里,已经想不出用什么法子来花掉了。衣食住行样样精致,任凭怎样变化,已无新意。于是有人想出了一个洒金箔的法儿来花银子,对饱食终日的盐商而言,煞是刺激,有趣。(清)李斗《扬州画舫录》里有段记载:
 
  扬州盐务,竞尚奢丽……有欲以万金一时费去者,门下客以金尽 买金箔,载至金山塔上,向风扬之,顷刻而散沿江草树之间,不可收复。
 
  富有的扬州盐商们养成了追芳逐艳的风尚,为了适应这种风尚,扬州的一些生意人别出心裁地发明了“养瘦马”的行业,他们从各地穷人家里买来一些漂亮的女孩子,从小教给她们琴棋书画等各种技能,训练她们待人接物的礼节,和说话行动的分寸,让她们懂得在富家大户中充当姬妾的各种规矩,从而能安心于小妾的身份,这些女子也就被人们称为“扬州瘦马”。
 
  除用洒金箔的法子取乐之外,扬州盐商们对于美女娇娃,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兴趣。手中有大把的银子,什么样的美人不能据为已有!盐商们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家奴偏偏又不谙事理,尽管找来的女子一个个眉清目秀,艳美无比,但她们丰乳肥臀,身体强壮,盐商们对此早已有了厌倦,他们再也提不起兴致了。他们的审美观念发生了急剧变化。他们迫切需要一种瘦小柔弱的女子来慰藉自已肥硕的躯体,来证明自已生理上日益衰退的某种功能。于是扬州城里渐渐刮起了一股以瘦为美的怪风。瘦,作为美的一种表现形式,并无过错。只是一些平常无人问津的瘦小女子,顷刻间竟然奇货可居,倒是让人大出意外。不管怎样,养瘦女子能赚大钱,这已成为事实。
 
  扬州人娶媳妇,口头语是:娶马,或娶马马。娶马二字,即由清初扬州流传的瘦马一词演化而来。这是一个对扬州女性带有侮辱性的词语,意为可以对女性任意摧残和蹂躏,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瘦马的出现,完全是盐商们变态的心里需要。于是,扬州出现了专门养瘦马的地方。扬州城里和周边农村那些衣食无着的贫寒人家,不得不卖掉自已生养的本来就瘦弱的女儿,去充当瘦马,来度过那些窘困无助的日子。
 
  买了五六个女子回来,就开始养瘦马。养者,即调教。光有形体瘦弱,这还不够。瘦马的举止投足,一颦一笑,都必须严格符合盐商的审美趣味。譬如走路,要轻,不可发出响声;譬如眼神,要学会含情脉脉地偷看,等等。这样养出来的瘦马,卖得快,价钱也好。当时扬州城里,竟有数百人如同牲口贩子一样,做着瘦马买卖。这些人中,有牙婆,即媒婆一类卖嘴牵线的人,这倒罢了,居然还有驵侩。这真是扬州女性的奇耻大辱。驵侩,是专门说合牲口交易的中间商。他们做牲口赚不了钱,就来做瘦马生意,而且这种瘦马买卖,行情看好,利润颇丰。如果哪位商贾要买瘦马的消息一经传出,这些牙婆,驵侩便会盯上买主,如同苍蝇附膻,撩扑不去。买主在这些牙婆和驵侩的如簧巧舌鼓动之后,便同意去看看,此为选瘦马。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