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60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4/19 9:50:27)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4/19 10:00:58)
克木人
拼音:Kèmù rén(Kemu ren)
英文:Khmus
同义词条:Khmus,克木族
目录[ 隐藏 ]
克木族少女
克木族少女

  克木人(英文:Khmus)亚洲中南半岛的一个民族。主要分布在中国云南省老挝越南泰国。属蒙古人种南亚类型。使用克木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人口约44万(1978年)。“克木”意为“人”、“人民”,克木人有克木、克比之分。克木内部又分为“克木泐”(西双版纳土著)、克木老(老挝迁入)、克木交(越南迁入)三个群体。相传历史上也曾建立过王国,但最终被傣族征服而沦为奴隶。

简介


  亚洲中南半岛民族。主要分布在老挝、越南和泰国。信鬼神,祭供祖先,崇拜图腾。每个村寨都祭“官鬼”,一般是在大树下摆一块画有人像的石头,每年一、二月开发坡地之前,搭一棚子举行祭祀仪式。每个家庭供有祖先灵位,一般在夜间祭祖。祭祖时 ,人们要模仿本族图腾(如虎或鸟)的动作。婚姻是一夫一妻制,夫兄弟婚、妻姊妹婚相当普遍。保存母系氏族残余,招婿之风盛行,舅父在家中具有重要地位。个别地区还有群婚现象。属蒙古人种南亚类型。使用克木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多住山坡,村寨稀疏。长期过着游耕生活,以玉米、薯类和豆类为主食。

克木人
克木人
  在中国也有少量克木人,但是为未识别民族。

  克木人是中国一个人口较少的族体,分布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勐腊景洪两县,属于“百濮”群体之一。

  克木人无文字,有自己的语言,与布朗语佤语崩龙语以及柬埔寨高棉语关系密切,属孟高棉语族。 克木人主要从事旱地农业。过去耕作方法是刀耕火种。妇女已会用自己种的棉花纺织。男女衣饰穿戴和傣族相同;男子耳垂上留有大孔,可见原来戴过沉重的耳环。

  克木人实行氏族外婚制,即同氏族的人不能通婚,有从妻居的习俗。男子先要上门从妻居三、四年,若妻家人手少,可终身从妻居。

分布


克木人族群分布图
克木人族群分布图
  克木人是我国尚未确定族系的民族之一。分布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勐腊、景洪两县。其中勐腊县南部沿南腊河、南满河、南木亮河两岸有10个克木人村寨,(即曼迈、曼岗、回吉、回伞、曼种、蚌索、暖养、王士龙、东阳、南阳),有 人;景洪县附近山区的曼播两个克木人村寨。

  我国的克木人与老挝克穆族泰国克坶族越南高目族在语言、体质形态、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基本相同,至于族称不同的写法是翻译时汉文积阴德异写。中老两国的克木人(含“克敏”),长期以来在经济上、文化上互相交往,互相通婚,自由迁徙,从未间断,至今如此,是跨越而居的民族。据1962年苏联出版的《世界个民族的人口和分布》一书上说,老挝有克木人10万,泰国有克木人6万。越南、缅甸也有分布,人口不详。

  克木人与布朗、佤、德昂(原称崩龙)等民族一样具有南亚民族的体质特征,如眼眶略下陷,眉骨及面额骨突起,眼色深、鼻宽、嘴唇肥厚,有的还保持波形的头发,个子比氐羌诸族矮小,肤色比百越诸族较深黑。

历史


克木族村寨
克木族村寨
  克木人很早就生活在西双版纳以至老挝北部边境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是西双版纳边境最早的土着居民之一。据在勐腊县的调查,该县从今尚勇的辖区的到勐满一带,曾经是克木人早期的集中聚居区域,方园近百华里,建立过一百多个村寨,有类似部落联盟的大酋长,有兵员“决、闷贺先干”(即一万个矛兵、十万个弩箭手),当时,克木人在这一带辛勤开荒种地,在磨歇凿井熬盐。鼎盛时期,克木人生活富庶、安居乐业。同时,由于麻歇盐的品质优良,远销四方,当时的勐交(今越南)、勐老(今老挝)、景东(今缅甸景栋)、景先、景海(泰国今景迈府一带)的商人,纷纷前来贩运,一队队驮盐的马帮云集麻歇。麻歇曾一度成为远近有名的交易大集市。

  另据传说,南来的交人( 勐交)过去曾经派攻打过勐腊克木人的中心区——“拱补法”( 即天峰山)。在抗击交人入中,克木人居高临下,用擂石和弩箭阻击交人。交人屡攻不下,企图用火攻,他们用壮羊三千只,羊角上绑上蜡烛,入夜时点燃羊角上的蜡烛以后,再驱赶羊群狂奔开路,向天峰山发起勐攻。见此情况,机智勇敢于的克木人沉着应战,他们及时将擂石分成两层,用第一层阻击羊群。当带火的羊群被第一层擂石砸死、交人蜂拥而上时,克木人的第二层擂石顿时倾泻而下,加之弩箭发齐,交人死伤惨重,幸存者落荒而逃。克木人取得了胜利,保卫了家园。

  后来,克木人被傣族土司征服而沦落为奴隶。他们每年要定期轮流下山为傣族土司服各种劳役,如搭晒台养象、割马草、舂米、扫马厩等等,一直延续到解放前夕。在这漫长的受压迫、受奴役的岁月里,克木人无力抗争,纷纷背井离乡,到老挝等地寻找谋生的道路。其中有的生来又迁回故土,有的长期在外定居,以致造成人口锐减。据调查,现今克木人的村寨,也并不是往日村寨的直线延续,而是历尽沧桑,在多次辗转迁徙中分分合合,在从妻居的婚姻制下,有进有出所以每个村寨的成员,他们的血统都具有多元性。比如,景洪县曼播寨的克木人就说他们的祖先是勐宋(今越南)土司赔嫁公主的四对男女青年的后裔,以及后来外民族成员迁到这里与克木人融合,发展为现在的500多人。勐腊县曼种寨的克木人也自称他们的祖先来自老挝。据当地克木人作为赔偿,给勐捧土司养象,后来因死亡、逃跑以及迁徙,只剩下现在的二十户人家。

  当然,这些都不足于作为史实来论证克木人的先民。但从克木人的颁现状看,大多是跨境而居。另外,西双版纳的克木人与老挝、泰国境内的克姆族以及越南北部的高目族(克木、克姆、高目都是汉文翻译时的异写)在语言、休质形态、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方面都相似。再加上中老边境的克木(或克姆)人长期在经济上互相依存,文化上互相交流、以及互相通婚、自由迁徙,多方面的历史渊源,形成了今日的跨境面居的状况。

  据汉文史籍记载,早期颁在西双版纳以至老挝北部边境地区的克木人,属于“百濮”群体之一。譬如,有关创世纪和人类起源问题的传说故事,就有许多与汉族和其他民族的传说相似。其中有这样一段。

克木人居住环境
克木人居住环境
  克木人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自己的文字,讲话时的发音经常出现明显的弹舌音。它与布朗语、佤族、德昂族以及柬埔寨的高棉语关系密切,在语音、语法特点等方面基本一致,都属于孟高棉语族。据勐腊县人民政府的同志和勐腊一带的克木人反映,他们在观看西哈努克访问我国的纪录片时,能听懂西哈努克的讲话。还有的克木人喜欢收听柬埔寨的广播。另据反映,克木人语中原来有自己的数词,有从1~10的基数词不达意,但后来由于长期受傣语影响,数词不达意全部改用傣语。解放后,在克木人居住的村寨使用汉字和傣文,并用这两种文字进行教学。现在,克木人中有部分人已经初步掌握了傣文和汉文。

  据考察,克木人和各民族一样,在古代曾经历过从原始游群过渡到氏族公社的阶段,至还仍然保留着母系制社会以及由母系制向父系制社会过渡的氏族制遗迹。比如,在氏族制下,人们开始过着以血缘为基础的集体的社会生活,各血缘集团(即氏族)之间为了通婚、交往等需要,为了彼此有所区别,就分别以他们经常接触到的植物和他们熟悉的动物,以及其他自然物,作为自己氏族的标记。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氏族图腾,西双版纳的克木人,就其他自然物,作为自己氏族的标记。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氏族图腾,西双版纳的克木人,就其氏族图腾来看,至今还保留着它原始朴素的遗迹。勐腊、景洪两县的克木人,每个氏族都是以某种动物或植物作为崇拜对象。主要有虎氏、水鸟氏、小瓦雀氏、牛屎雀、野猫氏、白头翁氏、水獭氏、八哥(鸟)氏、犀鸟氏、破脸狗氏、孔雀氏、水葫芦(鸟)氏、秧鸡氏、树蕨氏、细白花氏等等,共 20余种。再一个明显特点是,克木人的每个村寨都有若干氏族,克木语叫作“达”,即祖先的意思。既有男性氏族,也有女性氏族。以勐腊县暖养寨为例:全寨共 22户人家,按男、女户主的姓氏(图腾)划分,有水鸟氏14人,虎氏14人,长尾鸟氏4人,野猫氏3人,小瓦雀2人、孔雀氏、水葫芦(鸟)氏1人。具体讲,就是在克木人的每个家庭里,夫妻之间是分别属于不同的氏族,所生的子女也按性别属于不同的氏族,男孩归属父亲的氏族,女孩归属母亲的氏族。这样,在一个家庭中,同时存在父系氏族和母系氏族。据有关学者考证指出,这种情况生动说明:克木人曾经经过纯粹的母系制社会,然后又从母系制社会向低度系制社会过渡。

传说


克木人竹编
克木人竹编
  克木人在生产和生活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

  相传西双版纳领主召片领娶了一个越南公主,公主的父亲十分疼爱她,出嫁时不仅让很多的侍卫、丫环随从,还把精致的象牙印章分成四份,其中的一份送给了公主,并承诺以后如有不测或想回娘家,凭那四分之一印章便可分给她一些财产。温柔善良的公主嫁到西双版纳后,得到了召片领的宠爱,并允许她的随从住进傣王宫,一起用餐,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后来,公主的随从不断发展,人口越来越多,王宫里已容纳不下,召片领还是一如继往地关心他们,允许他们去王宫以外的地方建立村寨,让他们选择住在坝子或是山区,还分给田地。当时,他们选择了居住在三达山(傣王宫旧址,今勐泐文化园景区对面,傣语叫“峦洋”),因为山区耕地多,粮食丰裕,衣食无忧。另外是距离傣王宫较近,平常狩猎有好吃的,可随时送到公主那里,与公主经常相见。随从们搬出傣王宫时,召片领对他们说:希望你们像白蚂蚁(傣语叫“播”)一样繁荣发展,年年风调雨顺,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公主还把父亲赐给的印章送给了随从。景洪克木人村寨“曼播”,也由此而得名。

  随从们建寨后,个个勤劳勇敢,生活富足,安居乐业,但一场无情的大火,使他们美好的生活化为灰烬。后来,他们决定搬迁至今天的热作所(花卉园旁边,傣语叫“藤堰”),又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团结一心,个个辛勤劳动,生活照样过得安康和富裕。

  后来,据说村寨发生了瘟疫,很多人死去。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再搬迁。这次搬迁大家的意见不统一,部分迁往曼播南嘎(也就是现在的曼播一、二组);另外一部份迁老寨,距曼罗金村大约有1公里的山头上。在那里生活过得很苦,靠种山谷、打草排卖钱维持生计。

  到了1985年的一天,村里引起了一场大火。当时有一位村民在家中做饭,往锅内滚烫的油中倒水时,油锅突然着火,火焰往草屋迅速延伸,整个房屋燃起了大火,当时正是夏天最热的季节,所以火势凶猛。由于许多村民在山上干活,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无法灭火,火越烧越大,以至蔓延到整个村庄,景洪农场三队听见喊叫声,都跑上来帮忙救火,但是火势实在是太大无法扑灭,村寨一半房屋都被烧毁。大火过后,就分成了今天的曼播老寨、曼播中寨、曼播新寨3个小寨,也就是现在的曼罗金、曼香班、曼回龙这几个克木人村寨。

  如今,景洪市的克木人聚集在嘎洒镇曼达、曼迈、曼典村委会的曼播一组、曼播二组、曼回龙、曼香班、曼罗金、曼咪、曼吕村民小组。

  公主送的印章历来都是由克木人最有威信的长者(头人)掌管,但是由于多次搬迁而失踪,据说是被火烧了,也有人说,印章不管留在哪一家,就会躲过灾难而非常富有。但是,非常遗憾,印章在1980年以前就失传了。

语言文字


克木妇女在劳作
克木妇女在劳作
  克木人有自己的语言,它与布朗语、佤语、德昂语以及缅甸的孟语、柬埔寨的高棉语关系密切,在语音、词汇和语法特点方面基本一致,都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

  克木人的语音特征接近高棉语,从称谓上作比较,高棉人的自称、古称或他称语音相似,有时与古称和他称合用(即克木克敏)为自称,这绝非偶然,这得进一步研究。人类学、民族学和语言学家把克木人成为山地孟——高棉的代表,广泛地引起各国研究者的关注,北欧的瑞典隆德大学还设有研究克木人的专门机构。

  克木人讲话时发出弹舌音,听起非常优雅悦耳。克木语没有声调,元音则有长短之分,克木语有丰富的前缀,其中一些前缀起区分词类作用。其词嵌的形式语高棉语相似,只是没有高棉语那么丰富。克木语元音交替有区别人称代词的双数与多数的作用。修饰关系是定语在中心词后面,状语部分在前,部分在后。语序一般是主语 ——谓语——宾语。

  克木人虽有自己独立的语言,但无文字(没有文字的传说略—— 编者注)。解放前,克木人部分使用傣文,解放后,在克木人村寨的小学使用傣、汉两种文字进行双语教学。因此,高小以上文化的克木人已初步掌握傣文和汉文。勐腊克木人不信佛教,景洪的克木人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佛经均是傣文,因此,凡当过和尚的男子,不进学校已识傣文。克木人的成年男女都能讲流利的傣语,科目人的数词只有1——3,从4起,直到百、千、万等数词均借用傣语。

  克木人虽无本民族文字,却有以物表意传情代替书信的传统,如赠送烟叶,表示友好;赠送槟榔,表示爱情;送绿叶、树皮(绿叶树皮均为克木人嚼槟榔的代用品,非一般的绿25 叶及树皮)和烟草,是祭祀氏族祖先的通知;绿叶、树皮、草烟加干槟榔一串,这是结婚的请柬;绿叶、树皮、草烟加辣子、棍子一节,是病危通知书;绿叶、树皮、草烟加鸡毛,表示人已死,催去送葬;绿叶、树皮、草烟加鸡毛、辣子、木炭,通知战事即将临.对方接到信物,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应该准备什么物品去赴约或采取什么应及措施。

氏族图腾


克木人的崇拜信仰
克木人的崇拜信仰
  克木人的每个氏族图腾的来源,都有一段生动有趣的传说。诸如:关于虎氏族的由来传说:从前一有妇女,非常怕虎。她深怕被虎所害,终日忧心忡忡,以致不敢下地劳动。一次,寨里有一个猎获取得一只老虎,抬回寨子时,那个怕虎的妇女也兴高采列地跑去观看。她一边看,一边用足踢死老虎,并说:“你(对老虎尸)不是要吃我吗?,今天我可不怕你了!不料,她在踢虎尸时,足被虎牙划破,不久即死去,从此,她的后代就属于虎氏族。

  牛屎雀氏族说:从前,一座山上有一树洞,牛屎雀在洞内做窝生蛋。一天,有一个骑牛人路过树洞口,他伸手入洞掏雀蛋。突然,那件狂奔乱跳,骑牛人从牛背上摔下来,手腕被折断而死,从此,他的子孙就属于牛犀雀氏族。

  树蕨氏族传说:从前一个人从山上归来,路过一条大河,河水湍急,无法渡过,正寻思间,忽见一棵蕨横在河两岸,并见许多蚂蚁沿树蕨而过。他想,众多蚂蚁都能过去,难道独我一人能过吗?于是,他踩着树蕨过河。当他刚走到河中间时,树蕨就断了,这人落水而死。从此他的后代就属于树蕨氏族。

  各个氏族图腾的来源传说,虽然内容有一差异但氏族图腾往往与其祖先的死因相联系,都是说明其祖先死于某种动物或植物,因而以某种动物或植物作为氏族的标志,或者引伸出图腾就是自己氏族的祖先。同时,克木人的各氏族成员对于代表其氏族祖先的动物或植物图腾,都怀着十分敬畏的感情。例如,虎氏族的成员,就不能去观看、触摸别人猎获的老虎,更不能吃虎肉。水鸟氏族的成员不能捕猎水鸟,也更不能吃水鸟肉。在他们看来,捕食氏族图腾的标志,就等于捕食自己的祖先,是最大的罪过。至于非本氏族的图腾,就不在禁忌之列,这真切地反映出在氏族社会里,全体氏族成员对其祖先的崇敬感情。

  克木人居住在热带亚热带雨林,属北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当地四季不太分明,但旱季和雨季明显,每年11月至来年的4月为旱季,5月至10月为雨季。全年最高气温为摄氏38.40℃平均气温在摄氏的20.9 ℃,年平均降雨日为166天。当地雨量充沛,土地肥沃,适宜各种亚热带作物生长。农作物以陆稻为主,其次是玉米黄豆红薯芋头花生棉花芝麻南瓜冬瓜白菜辣椒等作物。克木人居住区有茂密的森林,珍贵树种有龙脑香木莲柚木红椿楠木紫檀木等;各贵药材有萝木美登木七叶一枝花琥珀等。山区不生长着品种繁多的藤条,是制作各式藤制家具的资源。茂密的森林中,还栖息着野象野牛羚羊猩猩长臂猿飞貉灵猫水獭灰马鹿梅花鹿麂子孔雀犀鸟蟒蛇等珍禽异兽和两栖爬行类动物。

生产生活


克木人的生活
克木人的生活
  克木人以从事农业生产为主。陆稻生产采用”刀耕炎种“、”轮歇抛荒“等原始耕作方法。到了每年的傣历三、四月间(相当于阳历一、二月间),由若干户人家相邀上山,互相帮助砍伐树木,妇女用刀砍小树,男子用斧子砍大树,砍倒以后摆放在地上曝晒。六月开始烧山,到时候,全寨男子一起出动,并对邻寨相告、七、八月间开始点种。种植时,男子手持一根一丈多长的竹竿(竹竿一端用刀削尖或者套一上个铁质圆锥),边戳洞边的后退,男青年们还特别在竹竿内装置一小截木头,戳洞时就发生悦耳的、有节奏的咚咚声。妇女二人尾随在后面丢种子(线个洞内下种十余粒,)但不施肥。9-11月的三个月内,用小铁锄薅草2-3 次。12月间 (即阳历10月),当陆稻成熟时,男女一起用手勒下谷粒装进布袋中,经过凉晒以后,又用竹扇扬净运回寨内存入小仓库。由于耕作粗放,陆稻产量比较低。上等地的产量为子种的20倍,中等地的产量为子种的1.5倍,下等地的产量为子种的确良10倍。所以,克木人在解放前一每年要缺4-5个月的口粮。

  狩猎地克木人的一项经常性活动。四季都进行。大动物用炎药枪或者设陷坑捕杀,小动物用弩剪射击。过去,克木人凡是猎获到野鸡,鸟雀等,要先拨下一撮毛沾血贴在猎枪或弩机上,以预兆来日猎运享通。

  解放前,西双版纳的克本人由傣族土司统治。克木人的居住地区为土司的土地;土地的管理,由傣族土司委任的克木人村寨人去管理。各个村寨头人的多少不一,有土地管理,有的只有一个,有的村寨有三、四个,如”容拱、“”先“、”道混“等,当头人的也要出钱给土司。克木人中的百姓则要向当地土司服各种劳役,平时猎获的野兽,必须给土地司送一上条腿。他们耕种的土地,由克木头人划分到各户,各户对自己他到的土地有不定期的占有使用权,要是搬迁出村寨,则由各自由选择耕地,凡是被抛荒弃耕的土地,其他少见地户也可作用。寨内寨外的土地都没有发生买卖关系,但村寨之间有对方头人的同意,否则将被罚款。这反映了放解前克木人的社会形态还处于农村公社阶段,土地属于村社集体,使用权在各户。

  克木人的商品生产极少,手工业也未与农业分离。他们生产的棉花,大多用于向傣族换取旧的衣裙;生产中所需要的锄头、镰刀等铁质农具,主要是用农产品或猎获物向傣族、瑶傣交换来的;家中饲养的猪、鸡、主要是自食和用于祭鬼。克木妇女虽然在解放前就开始学会用自己种植的棉花进行纺织,但由于工艺低,在劳动时间隙或农闲时进行,发展非常缓慢,她们织出的粗布,一般是用于自己缝制布袋、头巾和小孩的背带。她们使用的纺纱机,象傣族的手摇纺车。织布机是一种坐式腰机,织机上分纱简、穿纱竹针、木档板等问题螽的附件。织布时,用6尺左右的竹简拴在柱子上,纺线分成两半套尽。

  克木人的成年男子都会编制竹背萝、竹藤、竹桌、篾等竹制品,他们编制的圆形和椭圆形小竹盒,精致美观,是较好的手工艺品,但这些制品全都是自用,概不出售。克木人中也有为数极少的铁匠,但都不脱离农业生产,加工设备简陋,没有生产农具的原料,凡是需要加工简单农具的人,均需自带材料。匠人不收加工费,而是需要来料加工者在事后以加工农具耗费的同等时间帮助匠人种地,这实际上是一种换工到助的性质。

  据考察,克木人社会内部还没有形成阶级。解放前,只有富裕户和贫困户之分,剥削关系虽已有萌芽,但占主导地位的仍然是平等互相的关系。如借贷,就一般情况而言,已经出现了今年借谷一挑,来年还谷两挑;今年借款十元,明年还款二十元的情况这开疑已存在着利息剥削。但是,如果是因缺口粮而借款粮食品店,则是今年的借一挑,来年仍然还一挑;借钱解放实施困难的,则不加利息。要是借贷双方中兄弟间或是亲戚关系,到时有本还本,实在没有的,也就作罢了事。又如雇短工的情况。但是,短工每人每天除由主人供给吃外,还另给谷子25市斤,或给钱(银币)一枚,这类情况是家家如此,平等相待。另外,一些无子女的克木人家庭,可以招养子,并象亲生儿女一样看待,养女照例可以招女婿上门。克木称养子为”管格“,”管格“称养低度为”勇两“(即爹),称养线为”骂两“ (即妈)。

习俗及信仰


  在克木人社会中,人们用一种高尚的原始社会道德观念,指导着相互之间的行为,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譬如,对困难者不幸者,人人有义务给予帮助。无论那一家因病残或者缺劳力不能按节令耕种土地时,只要向村寨人说明,头人就会安排寨内的其他人自带食物前往帮助耕种,事后也不要任何报酬。遇有异乡的乞客来到克木人居住地区,他们也必须给周济,供给饭食。垸骈,木克人中没有偷盗、抢劫、强奸等犯罪行为。这些,都是克木人高尚的原始道德观念的体现,是原始的社会经济制度的反映。

  克木人男女的衣饰穿戴,与傣族相同。男子耳垂上留有大孔,这说明他们原来也戴沉重的耳环。

婚俗

  克木人实行氏族外婚制就是同氏族的人不能能婚。根据子随父姓(氏族)、女随母姓的氏族制,堂兄弟与堂姐妹都是近亲,犹如兄弟姐妹关系,概不能通婚。如果有人违反这个规矩,硬要在近亲中能婚,就被看作是猪、狗,必须举行一种叫作”同槽吃食“的仪式,以表示向雪神爷认错,以免二人今后遭寺神劈打。接着,再由一个妇女提一桶水向受罚的二人泼去,以表不向龙王爷认罚,请龙五爷今后不要咬他二人。近年来,这种俗习已逐渐有所改变,出现了同氏族间男女青年通婚的情况。

  克木人还盛行从妻居的习俗。婚后,男子先要到女方家里从妻居住三、四年,这是一般的规矩。要是妻子家里人手少,可以终身从妻居;如果男方家里人手少,也可以提前期限把妻子接到夫家。热量妻回夫家时,要是长子,就与父母一起生活;如果说是次子,就与父母分居另立小家庭。

丧葬

  克木人的丧葬习俗,也反映了相信各种鬼魂的存在。人死之后,死者的亲戚、邻居都有前来吊丧,死者的家属要杀一只小鸡放在死人手上,杀一只大鸡或一只猪宴请众人。杀猪时,不能用刀杀,而先由死者的儿子用木捧在猪头上猛击三下,再由其他人把猪活活打死。死者若是男性家长,还得自家楼上的四壁都拆掉。吊丧时,众人都来痛哭一场。富裕的人家用木棺入殓,一般都用竹篾裹尸,还要放些饭、菜、猪肝、鸡肉在死者的嘴边。入殓完毕,众人送丧到本寨的公共墓地上,挖坑下下葬时以土锅、木刀、碗、勺等作赔葬品。入坑以后,垒土为坟,并把猪头、猪肝、猪尾拴挂在纹堆的棚架上。在埋葬后的三天内,死者的家属每天要送饭菜到坟头上祭奠,一天送两次。第三天,死者的家属要宴请抬丧的众人,同时,请老人们给他们一一拴线,以祝愿平安无恙。克木人村寨都有公共墓地,但只有正常死亡的人才能葬入公共墓地。凡是属于凶死者,都要就地掩埋,必须远离公共墓地。克木人认为,坟山上鬼太多,是危险的地方,不能随便去并规定坟山上不准砍树,不准挖土,否则就会引起寨内的人多病。

居住

  近年来,克木人的生产发展,生活明显改善,过去那种住茅屋、用树皮当铺盖、葫芦瓜当碗、松明点灯、买破旧衣裙穿的贫困日子,已一去不复返。现在,克木人建起傣式竹楼,许多家庭都有几床棉被和垫褥,有的人家还了了缝纫机、自行车、收录机。部分村寨点上了电灯,用电力碾米。随着他路建设的发展,修通了勐腊县城到尚勇、勐满、勐捧,以及从景洪县城到曼播山下的公路。同时,党和人民政府还在克木人村寨办起了小学,培养了一批初识汉文和傣文的克木人。如今,克木人有了自己的会计、技术工人、中学生的经过等专业学校培养的医生,有的克木人还成为区,乡干部。

宗教信仰

  克木人的宗教信仰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祖先崇拜。他们认为,人世间的生死病痛、吉凶福祸都是由鬼魂所主宰。并认为人死之后,鬼魂仍然存在,与生前一样要吃要穿插住,活着的人必须随时敬献鬼魂。为了消灾得福,也必须敬祭鬼魂,祈求保佑。比如,在农事生活中,他们十分重视祭鬼活动。具体做法是:无论那一家种植陆稻,都有请众人来帮忙。当人们垭到地里时,主人先用准备好的饭、酒、肉祭地鬼(克木人叫”灵披海“)。祭祀完毕以后,主人在自己的地上先种几窝,然后来帮忙的人才开始种植。要是遇到自然灾害,全寨人要集体请巫师(克木人叫”陆滚“)来祭鬼,一般祭两天。祭祀时,人们在陆稻禾苗枯黄,即顺手采一把禾苗带到铁匠的火炉上烧掉,以表示鬼已被烧死。在集体祭祀的两天之内,人们不能下地劳动。第三天,全寨人一起到陆稻地高声喊叫:”啊哟,旱谷(即陆稻) 好起来了,好起来了!“克木人在修建盖房屋和每年的秋收之后,也都要举行祭祀活动。

重要节日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境内的克木人非常敬重水牛,无论在水井上,还是在屋檐下,都要制作一些水牛头图案,供人们敬奉。每当栽完秧后,克木人为了感谢水牛一年为人们耕作的辛劳,还要过一次水牛节。

  栽完秧后,克木人要选一个吉日,给水牛过节。过节这天,主人要把牛拴在自家的竹楼下,在两只牛角上吊上红花,然后,又在两只牛角上各点上一只蜡烛。主人边抚摸着水牛,边说些感谢牛为人们耕作辛劳的话,还要在水牛前杀一只公鸡,并将一点鸡血涂在牛角上。鸡杀好煮熟后,主人要包一团糯米饭、两只鸡翅膀、一些盐巴和栽完秧留下的一把稻秧给牛吃。主人边喂牛边撒酒合掌,祝愿牛无灾无病,来年更好地为人们耕作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