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29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4/12 14:31:18)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12 14:31:18)
琅邪王氏
同义词条:琅邪王家,琅琊王氏,琅琊王家
朱雀桥
朱雀桥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琅琊,郡名,亦作“琅邪”,王姓郡望之一。琅琊郡:秦朝置郡,初为春秋时期的齐国琅琊邑,在今中国山东省胶南市琅琊台西北。
 
 

中华第一望族→琅邪王氏

乌衣巷
乌衣巷

  之所以说琅邪王氏是中华第一望族,是因为其辉煌成度就连王侯贵族也无法相比。首先,应为琅邪王氏家族所出的宰相作一个确切地统计,由于其生活时代官僚制度变化不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汉时,官制基本沿袭秦代,设丞相一职,辅佐皇帝处理全国政务;又有太尉掌管全国军队,御史大夫掌监察,帮助丞相处理政务。三官都被后世认为是宰相,尤以丞相职位最高。由于其官名和职权明确,所以极便于区分和统计,但两汉以后,三官蜕变为重臣的加官,居宰相之位者不一定有宰相之名,甚至同时有任不同职务的多人分别拥有宰相的权力,因此都被称为宰相。如魏晋时,以中书监、国书令为宰相,而某些尚书令三公等也拥有宰相的权力;南北朝时,录尚书事、尚书令、尚书左右仆射、中书监、中书令、侍中等都是宰相。至隋朝尚书门下、内史三省长官都是宰相。唐代,无论何官,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平章事"者,就是宰相。如此,则又变得便于区别了。

  根据以上的官制变化,如果把各个时期琅邪王氏担任上述职务的人都算作宰相,则王家宰相共有九十二人。他们是:

  两汉二人:王骏王崇

  曹魏一人:王祥

  西晋三人:王戒王衍、王祥。

  东晋二十二人:王导王敦、王含、王、王舒、王彬、王邃、王列、王珉、王羲之王胡之王祯之王韶之、王荟、王混、王劭、王恬、王洽、王献之王彪之、王谧、王嘏。

  南朝宋十九人:王弘、王昙首、王华、王琨、王僧朗、王僧绰、王球、王敬弘、王景文、王僧达、王延之、王、王孺、王练、王蕴、王僧虔、王俭、王准之、王猷。

  齐十五人:王僧虔、王俭、王晏、王奂、王延之、王思远、王琨、王慈、王僧衍、王纶之、王志、王缋、王约、王莹、王亮。

  梁二十三人:王亮、王莹、王克、王褒、王骞、王 、王仿、王瞻、王规、王泰、王志、王琳、王训、王锡、王承、王稚、王琛、王质、王铨、王凝、王诵、王通、王 。

  陈十一人:王冲、王、王劢、王固、王克、王宽、王廓、王猛、王质、王瑜、王通。
 
朱雀桥
朱雀桥
  北魏四人:王肃、王诵、王诩、王衍

  唐四人:王方庆、王睿、王与、王抟。

  从上述宰辅名表中可以看出,琅邪王氏在汉唐间担任宰相者共有一百零四人次,除那些因任相两朝而重复者外,实际有宰相共九十二人。任相时间,以东晋南朝最为集中。当时,正是琅邪王氏家族作为侨姓诈族的时候。

  一个家族的,公宰相就出了九十余名,实际上是古今中外所仅有。因此,"公侯世及,宰辅相因",也就成为其家族特色。所以,南朝人沈约评价琅邪王氏说:"自开辟以来,未有爵位蝉联,如王氏之盛者也。"历史上郭、何、桓、张、袁、杨等姓也有鼎贵一时的家族,但与琅邪王氏相比,都远远不及。琅邪王氏千年历史上的蝉冕交映。公兖相袭,不仅南朝以前没有任何家族能比,即使有隋唐以后,也找不出第二个家族。 其次,除此之外在东晋时期居然有‘王与马共天下’之说,其权势之大可见一斑。据说东晋时期,王氏为官者居然占到全朝廷官员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可见一斑,不说自明。

家族渊源

东晋风流图
东晋风流图
  王吉,字子阳,琅邪皋虞人也。少好学明经,以郡吏举孝廉为郎,补若卢右丞,迁云阳令——《汉书》卷七二《王吉传》。王吉以“明经”入仕,这在当时属于仕进之正途。王吉在宣帝时应征为“博士谏议大夫”,其子王骏在成帝时一度官至卿史大夫,王骏子王崇亦“以父任为郎,历刺史、郡守,治有能名。建平三年(前4),以河南太守征为御史大夫数月”。后哀、平之际,王崇先后官历大司农、卫尉左将军、大司空等,封扶平侯。王崇仕于西汉末,时值王莽专权,少有业绩,但从其家族仕进的过程而言,其三代连续位居西汉中后期的显赫地位,这标志着其家族的士族化。西汉末哀帝策诏王崇“朕以君有累世之美,故逾列次”云云,显然将琅邪王氏视为儒学世族。《汉书·王吉传》又载:自吉至崇,世名清廉,然材器名称稍不能及父,而禄位弥隆。皆好车马衣服,其自奉养极为鲜明,而亡金银锦绣之物。及迁徙去处,所载不过囊衣,不畜积余财。去位家居,亦布衣疏食。天下服其廉而怪其奢,故俗传“王阳能作黄金”。

  据此可见,琅邪王氏在西汉中后期,其家族人物在官宦地位与生活习尚等方面已表现出士族化的特征。正如毛汉光先生所指出,“西汉琅邪王氏,显然是经过文化途径而演变为士族的”。因此,可以说,琅邪王氏是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文化政策推行之后成长起来的早期文化士族。

家族文化

好学明经

卧冰求鲤
卧冰求鲤
  琅邪王氏家族学术文化的底蕴主要是传统的经学。《汉书·王吉传》称其“少好明经”,他走的是“通经致仕”的道路。王吉在琅邪王氏家族发展史地位非同一般,他不仅是其最早参与政治的,而且是其家族学术文化的奠基者。《汉书·王吉传》载:“初,吉兼通《五经》,能为驺氏《春秋》,以《诗》、《论语》教授,好梁丘贺《易》,令子骏受焉。”从其家学的传统而言,王吉以经术授子王骏,标志着“王氏已有世世承袭的家学家风”。

  不仅如此,王吉治经术,既精且博,在经学史上也有相当高的地位。关于其经术之“博”,苏绍兴先生有论云:“吉能五经兼通,睽诸当时风气,并不多见。武帝时夏侯始昌亦能通五经,《汉书》所载似亦仅二人。岂其时汉儒治学最重要专家故耶?”关于王吉经术之“精”,并未因其通《五经》而疏诞,而是有其精深的专家之学。王吉能为驺氏《春秋》,通梁丘贺之《易》,当在家族内授,特别是传承《韩诗》,史载甚明。《汉书》卷八八《儒林传》:“赵子,河内人也。事燕韩生,授同郡蔡谊。……谊授同郡食子公与王吉。吉为昌邑王中尉,自有传。……吉授淄川长孙顺。顺为博士,丰部刺史。由是《韩诗》有王、食、长孙之学。”王吉传《韩诗》,成一家之学,其地位不言自明。至于王吉以《论语》教授,也有不可忽视的地位,《汉书》卷三○《艺术志》叙述《论语》学术史云:“汉兴,有齐、鲁之说。传《齐论》者,昌邑中尉王吉、少府宋畸、御史大夫贡禹、尚书令五鹿充宗、胶东庸生,唯王阳名家。”王阳就是王吉,他能成为传授《齐论语》之名家,影响颇大。因此,王吉不仅开创了琅邪王氏经术传统,对于其家学影响深远,而且在汉代经学史上也有突出的地位。此后,历经两汉、曹魏,数百年间琅邪王氏以儒家经术为世业,如魏末王祥为三老,传道太学,“天子北面乞言,祥陈明王圣帝君臣政化之要以训之,闻者莫不砥砺”。王祥为帝王之师,发扬了王吉奠定的家学传统。

  两晋南朝时期,琅邪王氏子第多有经学修养。王导在国家动荡、玄风昌炽的背景下提出兴学之议,意在整顿、振兴儒学。针对当时“军旅不息,学校未修”的状况,王导上书要求恢复学校,指出“风化之本在于正人伦,人伦之正存乎设庠序”。太学之设,当然主要是教授儒家经典。王舒早年“不营当时名,恒处私门,潜心学植”,这也当是研读经籍。王廙在向晋元帝所上《中兴赋》中自述“臣少好文学,志在史籍”,可见他对经史之学的爱好。据《隋书·经籍志一》,王廙有《周易注》三卷,梁有十卷,其书已佚。

  南朝宋、齐之际琅邪王氏在学术领域出现了一个集大成式的人物王俭。王俭博通诸经,齐高帝曾命陆澄“诵《孝经》,自‘仲尼居’而起”,王俭以为“澄所谓博而寡要,臣请诵之”,乃诵“君子之事上”章,上曰:“善!张子布要觉非奇也。”永明间,王俭的学术地位更为突出。晋世以来中衰的儒学在王俭的影响下有所振兴,王俭也由此获得“儒宗”之称。李慈铭《越缦堂读书记》史部正史类《南史》部分有一则札云:六朝爱尚辞华,竟相标置,五字之美,袭誉终身。……若王仲宝者,少究《三礼》,尤善《春秋》,既宅台词,兴厉实学,至于抄何承天之《礼论》,存郑康成之《孝经》,固为一世表仪,诸儒之领袖矣。

  总论琅邪王氏于经学,《礼》《易》为主,《春秋》次之,其他经学如《论语》等亦次之。论朝代则齐最盛,晋、梁次之,宋、陈稍差。言人物,则以王俭为通学,《易》数王廙、王承,《礼》论彪之、逡之,旧仪则准之、王肃,《春秋》延之、王筠,《论语》王仧珉、王珣。此其大较也。

文才相继

  作为文化世族,琅琊王氏子弟几乎无人不能为文,无人没有文集。《梁书》卷三三《王筠传》载王筠为梁代杰出的文学之士,他“与诸儿书论家世集”云:史传称安平崔氏及汝南应氏,并累世有文才,所以范蔚宗云崔氏“世擅雕龙”。然不过父子两三世耳;非有七叶之中,名德重光,爵位相继,人人有集,如吾门世者也。沈少傅(沈约)约语人云:“吾少好百家之言,身为四代之史,自开辟已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者也。”汝等仰观堂构,思各努力。

高逸图
高逸图
  验之史实,王筠所称,沈约所叹,皆非虚言。检索《隋书》卷三五《经籍志四》,东晋南朝时期琅邪王氏代表人物多有文集,即便无集,但后人所辑录的文献依然有其文章传世,其家族在文学创作上的连续性之长久,参与文学创作人数之众多,在中古时代众家族中无出其右者。苏绍兴先生曾概括指出:“考琅邪王氏一族中有文集者三十五人,共四百七十五部;无文集而有文章流传于世者计三十四人。文士以羲之,韶之,融,俭,筠,规为最著。”无疑,琅邪王氏可谓中古时代之一流文学世族。

  东晋初执掌大权的王导、王敦二人都有文学才能,王敦学通《左氏》,对《左氏春秋》颇有研究,《隋书·经籍志四》著录《王敦集》十卷,《全晋文》卷一八辑王敦文十一篇;《隋书·经籍志四》载“《王导集》十一卷。梁十卷,录一卷”。《全晋文》卷一九集王导文二十一篇。与王导同辈中,其家族中文学艺术才能最高者当数王廙。《晋书·王廙传》载其“少能属文”,他是文学艺术方面的全能型的人物。《隋书·经籍志四》记载“《王廙传》十卷。梁三十四卷,录一卷”。《全晋文》卷二○辑其文十篇,其中有赋四篇。王导子孙多长于文学,其中王洽为“诸子中最知名”,王洽子王珣不仅有政治才能,而且文学水平也突出。《续晋阳秋》曰:“珣学涉通敏,文高当世。”孝武帝时,王珣官任左仆射,“时帝雅好典籍,珣与殷仲堪、徐邈、王恭、郗恢等并以才学文章见昵于帝”。王珣弟王珉也善文,《续晋阳秋》载其“风神秀发,才辞富瞻”。开始借鉴江南民歌——吴歌的风格,进行乐府创作。《乐府诗集》卷四五所录著名的《团扇郎歌》。此后王廞作《长史变歌》三首,正是接受江南民间文艺影响的乐府创作。

  东晋中期琅邪王氏家族文化上的代表人物是王羲之,他致力于文学创作,成就颇大,受到历代文学史家的关注。王羲之的诗文创作数量不少,《隋书·经籍志四》载:“《王羲之集》九卷。梁十卷,录一卷。”其中流传至今者也很可观,《全晋文》卷二二至二六辑录其文五卷,《晋诗》卷一三辑其诗歌四首,其中《兰亭诗序》和《兰亭诗》历来受人称道,誉为名篇佳作。作为当时世族人士的代表之一,王羲之不仅自己从事诗文创作,而且还组织了当时规模最大、最著名的诗歌集会,即所谓“兰亭雅集”。《晋书·王羲之传》:“羲之雅好服食养性,不乐在京师,初渡浙江,便有终焉之志。会稽有佳山水,名士多居之,谢安未仕时亦居焉。孙绰、李充、许询、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并筑室东土,与羲之同好。尝与同志宴集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羲之自为之序以申其志……或以潘岳《金谷诗序》方其文,羲之比于石崇,闻而甚喜。”据载,当时参加这次雅集的文士多达41人,其中有26人赋诗,共41首。作为同题创作,这是有史以来数量最大的。“欲知东晋一代诗风,当自《兰亭诗集》中体味”。

  南朝齐、梁时期,琅邪王氏家族文风更盛,出现了众多杰出的文学之士,如显名于南齐的王融,《南齐书》卷四七《王融传》载其“少而神明警惠,博涉有文才”。著名的“竟陵八友”文学集团成员之一。《南齐书》本传载永明九年(491),齐武帝“幸芳林园禊宴朝臣,使融为《曲水诗序》,文藻富丽,当世称之”。不仅如此,其影响还传播到北魏。王融在文学史上的突出的贡献在于参与了“永明体”的创立,钟嵘《诗品》说“王元长创其首,谢脁、沈约扬其波”。王融长于音律,并用于诗文写作。清人王士祯《古诗选·凡例》中以为“齐有玄晖,独步一代。元长辅之。自兹以外,未见其人”。《南齐书》将王融谢脁合传,也可见当时人对其文学地位的充分肯定。

  《南齐书·文学传》将琅邪王氏人物王智深、王逡之、王珪之等列入其中。其实,这三人并非王氏一流文人,同时列入《文学传》,还是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其家族文风之盛。谈到齐代王氏文学,当然是王俭。齐初,臣僚如褚渊、王僧虔之流,虽精文学,然集其大成者,唯王俭。梁代琅邪王氏子弟以文学显名者甚多,如王籍,《梁书》卷五○《文学传》(下)载:“籍七岁能属文,及长好学,博涉有才气,乐安任昉见而称之。尝于沈约坐赋得《咏烛》,甚为约赏。……至若邪溪赋诗,其略云:“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当时以为文外独绝”。时人咸谓康乐之有王籍,如仲尼之有丘明,老聃之有严周。其实,王籍父亲王僧佑便才学非凡,以文学而言,齐武帝阅武,“僧佑献《讲武赋》,王俭借观不与”,王籍子碧“亦有文才”。当然,当时在文学方面最突出的还是王筠。《梁书》卷三三《王筠传》载:“筠幼警寤,七岁能属文。年十六,为《芍药赋》,甚美。及长,清静好学,与从兄泰齐。……”,王筠以诗文才能,深得“当世词宗”沈约及梁武帝、昭明太子等人的喜爱。王筠自己对文学创作也极重视,“自撰其文章,以一官为一集,自洗马、中书、中庶子、吏部、左佐、临海、太府各十卷,《尚书》三十卷,凡一百卷,行于世”。王筠创作量之大、之精,令人惊叹。

  在文学方面,促进南北文风交融的有王褒王肃。王褒,史载“七岁能属文”,《周书·王褒传》载“识量渊通,志怀沉静。美风仪,善谈笑,博览史传,尤工属文”。又善书法,以草、隶知名。王肃,《南齐书》卷五七《魏虏传》亦说:“佛狸已来,稍僭华典,胡风国俗杂相揉乱,(王)肃为虏制官品百司,皆如中国。”《洛阳伽蓝记》卷三“城南·正觉寺”条下记载:“时高祖新营洛邑,多所造制,(王)肃博识旧事,大有裨益,高祖甚重之,常呼王生。延贤里之名,因肃立之。”等等。

诗作品选

  关 山 篇
曲水流觞图
曲水流觞图

   王褒

   从军出陇坂,驱马度关山。

   关山恒掩蔼,高峰白云外。

   遥望秦川水,千里如长带。

   好勇自秦中,意气多豪雄。

   少年便习战,十四已从戎。

   辽水深难渡,榆关断未通。

   送别裴仪同

   王褒
王籍
王籍

   河桥望行旅。长宁送故人。

   沙飞似军幕。蓬卷若车轮。

   边衣苦霜雪。愁貌捐风尘。

   行路皆兄弟。千里念相亲。

   渡河北

   王褒

   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

   常山临代郡。庭障绕黄河。

   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

   薄暮临征马。失道北山阿。

   入若邪溪                       

   王籍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咏雪离合

   王韶之

   霰先集兮雪乃零,散辉素兮被檐庭。

   曲室寒兮朔风厉,州陆涸兮群籁鸣。

   咏池上梨花

   王融

   翻阶没细草,集水间疏萍。

   芳春照流雪,深夕映繁星。

   咏 梧 桐

   王融

   骞凤影层枝,轻虹镜展绿。

   岂斁龙门幽,直慕瑶池曲。

   拟古诗二首

   王融

   花蒂今何在,亦是林下生。

   何当垂双髻,团扇云间明。

   镜台今何在,寸身正相随。

   何当碎联玉,云上璧已亏。

   望 城 行

   王融

   金城十二重,云气出表裹。

   万户如不殊,千门反相似。

   车马若飞龙,长衢无极已。

   箫鼓相逢迎,信哉佳城市。

   春 二 首

   王俭

   兰生已匝苑,萍开欲尖池。

   轻风摇杂花,细雨乱业枝。

   风光承露照,雾色点兰晖。

   青荑结翠藻,黄鸟弄春飞。

   行路难

   王筠

   千门皆闭夜何央,百忧俱集断人肠。

   探揣箱中取刀尺,拂拭机上断流黄。

   情人逐情虽可恨,复畏边远乏衣裳。

   已缫一茧催衣缕,复捣百和裛衣香。

   犹忆去时腰大小,不知今日身短长。

   裲裆双心共一祩,衵复两边作八襊。

   襻带虽安不忍缝,开孔裁穿犹未达。

   胸前却月两相连,本照君心不照天。

   愿君分明得此意,勿复流荡不如先。

   含悲含怨判不死,封情忍思待明年。

   燕歌行

   王褒

   初春丽晃莺欲娇。桃花流水没河桥。

   蔷薇花开百重叶。杨柳拂地数千条。

   陇西将军号都护。楼兰校尉称嫖姚。

   自从昔别春燕分。经年一去不相闻。

   无复汉地关山月。唯有漠北蓟城云。

   淮南桂中明月影。流黄机上织成文。

   充国行军屡筑营。阳史讨虏陷平城。

   城下风多能却阵。沙中雪浅讵停兵。

   属国小妇犹年少。羽林轻骑数征行。

   遥闻陌头采桑曲。犹胜边地胡笳声。

   胡笳向暮使人泣。长望闺中空伫立。

   桃花落地杏花舒。桐生井底寒叶疏。

   试为来看上林雁。应有遥寄陇头书。

家族书法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马宗霍《书林藻鉴》卷六有论云:“书以晋人为最工,亦以晋人为最盛。晋之书,亦犹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尚也。”晋代书法,最具代表的人物与作品无不出自琅邪王氏家族。在所有艺术门类中,王氏最精擅书法,其书家之众,书艺之妙,皆空前绝后,无可比拟。

  赵翼《陔余丛考》卷四○有“世擅书名:”和“世擅文字”二条札记,详论琅邪王氏之世代精擅书法,文字。前一条述唐武则天时王方庆献其家族先辈28人之书法真迹,后一条进而论云:

  “江左之王可谓盛矣,然不特文也,书法亦然。自羲,献之外,先有丞相导,大司马敦,太保弘,太子詹事筠,荆州刺史广,丹阳尹僧虔,黄门侍郎涣之,会稽内史凝之,豫章太守操之,中书令恬,领军洽,散骑常侍徽之,东海太守慈,特进昙首,卫将军殉,中书令珉,皆以书名,合(王)方庆所上家藏真迹观之,可谓世其家学者矣。”

  琅邪王氏已形成了书法方面的“家传之学”。有自己的书法传统,为文学,书艺之世家。

盛衰史记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的这首怀古诗《乌衣巷》,大概人们在孩提时代就都耳熟能详。据说白居易曾为这首诗“掉头苦吟,叹赏良久”。这首诗妙就妙在它集中描写了“今日”乌衣巷的衰败,同时又巧妙地暗示了昔日乌衣巷的繁华,并通过这强烈的对比,表达了深沉的怀古伤今的哀绪。可以说,这乌衣巷是六朝豪族,尤其是王谢两家盛衰见证,甚至可以被看作是两晋南朝史海钩沉的历史见证。

  两晋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段最为缤纷错综、华彩纷呈的时代。宗白华先生在他的《美学散仧步》一书中指出:“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上极自仧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政治的混乱繁复和精神艺术的蓬勃发展,既是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各种行为的合力的结果,同时又塑造和影响了当时和以后很多代人。在魏晋南朝人当中,众多世家贵族子弟无疑是那个时代的主角,他们的政治活动和精神活动始终代表着那个时期的主流。在这些世家贵族当中,琅琊王氏无疑是最为举足轻重也最富戏剧性色彩的一个大家族。
王献之《中秋帖》
王献之《中秋帖》

  两晋南北朝是中国门阀士族制度最为鼎盛的时代,那个时期中国士族如林,可是,几乎没有哪个世家大族堪与琅琊王氏比肩。即使是曾有过“王谢”并称的辉煌历史的谢家也远远不如王家昌盛繁荣。生活在齐梁的文学家、史学家沈约曾说过:“吾少好百家之言,身为四代之史。自开辟以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也。”

  是的,在中国历史上,有些家族的谱系可能续的比王家还长,却没有王氏家族权位那样高;有些家族可能曾经在权势上胜过王家,却没有王氏蝉联的那么久。三百多年来,王氏家族能人辈出,仕宦显达,他们或引领一代之风尚,或执一朝之牛耳,从汉魏入两晋历南朝,一直是那么繁盛,那么荣耀。虽然琅琊王氏族系庞大,各个分支升降不一,时而此支显贵,时而彼支荣达,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却始终不离这条河,大加共饮一河水,齐话一家情。这种错综复杂而又绵远久长的家族盛况,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而王氏家族因为子息实在藩盛,以至于王姓名士星缀史册,甚至出了很多同名的,王戎、王肃、王衍等等名字就常现堂兄弟、祖孙同名。这又让人联想到了加西亚·马尔科斯的《百年孤独》中的何赛·阿卡迪奥和奥雷良诺家族。实际上,琅琊王氏家族政治生活的戏剧性、精神生活的浪漫多彩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中外两大家族,若此前真有那一代巨匠偶而援笔录下琅琊王氏家史,那这部书或许比之《红楼梦》或是《CienAnosdeSoledad》更为脍炙人口为后人所津津乐道也未可知吧?能在这方面堪与王家并称的,只有阳夏(音甲)谢家而已。这正是:千古浮华红楼梦,百年孤独王谢家

部分成员

王导
王导

  太保睢陵元公        王祥: 字休徵

  丞相始兴文献公      王导: 字茂弘

  骠骑将军武陵康侯    王暠: 字世将

  车骑大将军彭泽穆侯 王舒: 字处明

  中军将军即丘宪公     王恬: 字敬豫

  尚书简公            王劭: 字敬伦

  司徒穆侯            王珣: 字元琳

  录尚文恭公          王谧: 字稚远

  尚书肃侯            王彬: 字世儒

  番禺忠侯            王允之:字深猷

  尚书简公            王彪之:字叔武

  太保文昭公          王弘: 字休元

  尚书康侯            王瞻: 字思范

  司空元简公          王冲: 字长深

  侍中文侯            王昙首

  侍中懿公            王慈: 字伯宝

  太尉文宪公          王俭:   字仲宝

  中书安侯            王骞: 字思寂

  尚书文侯            王规: 字戚明

  尚书靖公            王暕: 字思晦

  博士章公            王承: 字安期

  司空简穆公          王僧虔:字简穆

  尚书安侯            王志:   字次道

  永成恭公            王偃: 字子游

  尚书静恭公          王莹: 字奉光

  新建宣侯             王华: 字子陵

  尚书懿侯            王彧: 字景文

  尚书文贞公          王裕之:字敬弘

  大都督成公          王猛: 字世雄

  侍中匡公            王肃: 字恭懿

  骠骑大将军司空文宣公 王诵: 字国章

  骠骑大将军司徒文献公 王衍: 字文舒

汉琅邪王氏家族研究

琅琊郡
琅琊郡
  王汝涛先生在《魏晋琅邪王氏家族研究》一文中说:“琅邪王氏家族……何时成为大的家族,亦不可考。……从公元3世纪初到10世纪中叶,一个大的家族延续了700年,家族中成员对当时的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有或大或小影响,对于这个家族作整体研究,应该是中国古代史或中国文化研究的一个方面。”王师所言,道出了对王氏家族研究的学术价值。

  对于琅邪王氏家族研究,王师汝涛先生曾在《临沂师专学报》发表了系列文章,对王羲之的研究已出版四部专著,是当今学界研究琅邪王氏家族成果最多的学者之一。但是汉代的琅邪王氏家族尚未引起学界足够的重视。笔者不揣学识浅薄,将根据《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新唐书·宰相世系表》等材料研究的意见陈述如下。

  一、琅邪王氏族源问题

  关于姓氏的起源问题,《左传·隐公八年》说:“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士而命之氏,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官有世功,邑以如之。”凡研究姓氏的人,往往引《左传》的这句话为尺度,但此一标准早在汉代的司马迁氏就已分不清了。我们研究的王氏,自是后来姓氏不分的一个“姓”的概念。也就是王姓家族,这自然要涉及王氏得姓之根源。根据“因生以赐姓”的标准,我们可以根据琅邪王氏的血缘关系去找他的族源。

  关于琅邪王氏的族源问题,可依据的资料不少。《潜夫论·志氏姓》中说:“周灵王太子晋,……传称王子乔仙。仙之后,其嗣避国难于晋,家于平阳,因氏王氏”。出土的唐至六朝的王氏碑铭中也这样认为。官修的《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以下简称新唐《表》)和《元和姓纂》也认为源于太子晋。新唐《表》说:

  王氏出自姬姓。周灵王太子晋以直谏废为庶人,其子宗敬为司徒,时人号曰“王家”,因以为氏。八世错为魏将军。生贲,为中大夫。贲生谕,为上将军。渝生息,为司寇。息生恢,封伊信君。生元,元生颐,皆以中大夫召,不就。生翦,秦大将军。生贲,字典,武陵侯。生离,字明,武城侯。二子:元、威。元避秦乱,迁于琅邪,后徙临沂。四世孙吉,字子阳,汉谏大夫,始家皋虞,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生骏,字伟山,御史大夫。二子:崇、游。崇,字德礼,大司空、扶平侯。生遵,字伯业,后汉中大夫、义乡侯。生二子:峕、音。音,字少玄,大将军掾。四子:谊、睿、典、融。融、字巨伟。二子:祥、览。

  以上是新唐《表》记录的魏晋以前的王氏谱牒。这个谱牒有三个问题:一是从王宗敬至王错,中间有六世失载。二是从王遵至王融中间只隔一代,王遵子:王峕、王音(仁)。王遵是西汉末、东汉初期人,王融是东汉末期人,即使是加上王祥(生于公元184年)也仅是在东汉190余年里只传四代是说不过去的。西汉230年时间传了七代,这是正常的。东汉只传了四代就不正常了。陈寅恪先生就认识到这一点,他说:“《唐书·表》所载世系,其见于《汉书·王吉传》者,自属可信,其后诸世当有脱误,然为王吉之后,要无可疑。”①这一问题王师汝涛先生也曾质疑。三是新唐《表》中多有单传现象,这也可以说是有一些疑窦的。这些疑窦可作两方面的思考。一方面新唐《表》是按《王氏谱》写的,这个谱的修撰人对王祥以前的世系资料是来自历史书,《汉书》和《后汉书》中没有的人物,也就续不上了。只得把王音(仁)说成是王遵的儿子。只反映的是王导和王羲之世系的人物。它是王导和羲之家世政治文化强盛的反映。另一方面也应考虑有附会的因素。洪迈在《容斋随笔》卷六说:“新唐宰相世系表,皆承逐家谱,谱故多谬误。”但是,这些疑窦对于新唐《表》来说,都是细节问题,他并不防碍今人对琅邪王氏族源问题的整体认可。琅邪王氏的姓源是周灵王太子晋的政治身份是不容怀疑的,他符合“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的标准,即因生于王家而得姓。

  二、汉琅邪王氏成员的政治活动
琅琊郡
琅琊郡

  汉琅邪王氏家族的始祖王元,为避秦乱,由咸阳迁居琅邪郡的皋虞,政丅治活丅动不详。王元的四世孙王吉便是临沂王氏的始迁祖,《汉书》有传。关于王吉,新《唐表》说他“字子阳,汉谏大夫,始家皋虞,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汉书·王吉传》记“王吉,字子阳,琅邪皋虞人也。少好学明经,以郡吏举孝廉为郎,补若卢右丞,迁云阳令,举贤良为昌邑中尉”(中尉,比二千石)。

  王吉,世称王阳。在昌邑王府任中尉期间,对昌邑王刘贺的放任恣肆多有劝谏。昭帝崩后无嗣,迎昌邑王为嗣。昌邑王刘贺不听群臣规劝,放任恣肆恶习不改,即帝位仅27天被废除。作为昌邑王臣的王吉也因“不举奏王罪过,令汉朝不闻知,又不能辅道,陷王大恶”②而差点被处死。多亏王吉龚遂二人曾对昌邑王多有劝谏被甄别而免于一死。其余群臣200余人皆被诛。后“起家复为益州刺史,病去官,复征为博士、谏大夫。”③王吉一生以直谏显于世。在昌邑王府中,其直谏虽不被采纳,却尽到了一位臣子的职责。昌邑王也曾因此给予酒肉之赏。宣帝亲政之后,以改昭帝的施政原则,放弃礼制,而行法制,宫室车服也盛于昭帝之时。在用人制度上任人唯亲,推行任子制度,对于外戚不以才德而以亲情加官封爵。这在崇尚儒学的王吉看王骏有子王崇,以父任为郎,历刺史、郡守、御史大夫、大司农、卫尉、左将军(《百官公卿表》为右将军)、大司空,封扶平侯,就国岁余,为傅婢所毒而薨,时为元始四年(公元4年)前后。

  王崇历职多变,有时仅几个月就调职。如: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四月丁酉,以河南太守调任御史大夫,任职仅九个月就因介入了皇亲间的矛盾而贬为大司农,大司农任职两年后迁为卫尉。任卫尉两个月,就迁为右将军(本传说是左将军),三个月后改任大司空(时在元寿二年八月)。孝平元始二年(公元2年)四月,为避王莽称病辞职,其封侯时间当在元始二年。因为本传说:“封扶平侯。岁余,崇复谢病乞骸骨。”这与《百官公卿表》(元始二年)“二月癸酉,大司空(为)病免”是一致的。

  尽管王崇职务多变,每一职务的任职时间大多短暂,但社会对他的政绩、能力均有一个好的评价。本传说他“治有能名”,“世名清廉”。

  按照新唐《表》的记载,王崇生一子,名遵,“字伯业,后汉中大夫,义乡侯。”王遵的政治活丅动,《后汉书》没有为之立传,但是从其封侯来看,其政绩肯定也很突出,其祖王骏位居副丞相尚未封侯,王遵得以封侯当是政绩不亚于祖。

  新唐《表》说,王遵“生二子:峕、音。音,字少玄,大将军掾。”《晋书·王祥传》记作王仁。“音”“仁”字音相同,是书写的问题,正如《汉书》中的蔡义,本传和《百官公卿表》记为“蔡义”,而《儒林传·赵子传》中记为“蔡谊”一样。

  王音(仁)的政治职务文献记载不一致,新唐《表》记为“大将军掾”,《晋书·王祥传》记为“青州刺史”。虽然其政治活丅动文献没有记载,但从其职务看,也是二千石的官。王音(仁)生四子,新唐《表》记为:“谊、睿、典、融”。王音(仁)的四个儿子除王睿和王融外,其他二人均不见有记载。王睿,《后汉书》没有为之立传。《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和《刘表传》中提到他,说他是荆州刺史。“素遇坚无礼,坚过杀之”。其卒年大约在灵帝中平六年。裴松之注引《王氏谱》曰:

  睿,字通耀,晋太保祥伯父也。

  又引《吴录》曰:
琅邪王氏
琅邪王氏

  睿先与坚共击零、桂贼,以坚武官,言颇轻之。及睿奉兵欲讨卓,素与武陵太守曹寅不相能,扬言当先杀寅,寅惧,诈作案使者光禄大夫温毅檄,移坚,说睿罪过,令收行刑讫,以状上。坚即承檄勒兵袭睿。睿闻兵至,登楼望之,遣问欲何为,坚前部答曰:‘兵久战劳苦,所得赏,不足以为衣服,诣使君更乞资直耳。’睿曰:‘刺史岂有所吝?’便开库藏,使自入视之,知有所遗不。兵进及楼下,睿见坚,惊曰:‘兵自求赏,孙府君何以在其中?’坚曰:‘被使者檄诛君。’睿曰:‘我何罪?’坚曰:‘坐无所知。’睿穷迫,刮金饮之而死。

  这条史料很重要,一是说明《晋书·王祥传》说王仁为青州刺史,不会是虚言,二是王融未仕,责在个人,不在官府,“公府辟不就”,当是事实。其三,说明王睿是一位很大方的官员,开库藏任士兵自取财物,正如他自己所说:“刺史岂有所吝”?其四,说明王睿死于内部同僚孙坚之手。其五,王睿曾镇丅压过零陵和桂陵的农民起义军。还是一位演习经学、忠于刘氏汉室的文官。其六,王仁与王睿父子两代均仕至刺史职,说明琅邪王氏在东汉一朝并未沉寂,学界认为琅邪王氏在东汉朝不显是不合事实的。王融的情况是“公府辟不就,”自然谈不上有什么建树。王祥虽生于东汉时期,但时值汉未,出仕时已是曹魏时期了。

  三、琅邪王氏的家学与家风

  汉代之琅邪地区是郡国中辖县最多的一个地区。西汉时辖51县,郡治东武。东汉属琅邪国,治开阳。其中西汉的城阳国仅辖三县,被琅邪郡所环抱,亦应划在这一范围内。

  (一)琅邪地区的学术氛围

  汉之琅邪郡,地处东南沿海,秦未兵乱中原,琅邪地区因远离秦之政治中心而相对安宁。此时名家大儒多避乱至此。因而此一地区成为终汉一代的重要文化学术中心。从《汉书·儒林传》看,不仅琅邪本地出了许多经学世家,而且一些外籍名儒也到这一带设馆授徒。

  在《易》学方面,周丑子家授琅邪东武孙虞子乘,子乘又授田何子装,子装由齐田徙杜陵,授琅邪东武王同子中,王同还著《易传》二篇大行于世。《易》学的大师还有莒县衡胡、承宫。琅邪鲁伯、邴丹、曼容,琅邪诸县人梁丘贺之《易》学师从于京房。京房是当时名儒淄川杨何的弟子。汉代的《易》学有专门的京氏之学,为一个学派。琅邪王璜平中亦精习《易》学,名显当世。

  《尚书》学方面,由今文《尚书》的传人秦博士伏生的玄孙伏儒直接传入。伏孺曾移家琅邪,专讲学于东武。伏孺家传《尚书》学至曾孙伏理时,又曾兼习《诗》于匡衡,并形成“匡、伏”学派。伏理之子伏湛家承父业,授徒数百人,并以学识渊博拜为大司徒,封阳都侯。专习欧阳《尚书》学的琅邪殷崇也因明经而拜为博士。

  《诗》学方面,习《毛诗》的有琅邪人王璜。王璜精于《易》学和《毛诗》。习《鲁诗》的琅邪人有浮丘伯和王扶。王扶因此官至泗水中尉。习《齐诗》者有辕固、师丹、皮容、匡衡、伏理,当时的《齐诗》形成翼、匡、师、伏之学。这些习《齐诗》者“皆至大官”。习《韩诗》的有琅邪王吉。王吉师从蔡谊,蔡谊师从赵子,赵子师从韩婴。蔡谊弟子尚有食子公,王吉为昌邑王中尉,食生为博士。王吉又传弟子淄川长孙顺,长孙顺被拜为博士。“由是《韩诗》有王、食、长孙之学。……徒众尤盛。”⑤

  习《春秋》经方面继胡母生之后的琅邪人中有王中。王中又授同郡公孙文、东门云。疏广授琅邪人管路,泠丰授弟子琅邪人左咸。左咸“徒众尤盛”。琅邪人贡禹曾从师于赢公,这些琅邪人皆习《公羊春秋》。与胡母生同业的董仲舒晚年也“归教于齐,齐言《春秋》者宗事之”。习《谷梁春秋》者有琅邪不其人房风,在《谷梁春秋》学中专有“房氏之学。”

  在《礼》学方面,琅邪地区的徐良直接师从戴德延君,并以此拜为“博士、州牧、郡守,家世传业。”⑥所以琅邪地区多习大戴《礼》学,史称有“大戴徐氏学。”

  汉代的琅邪王氏家族就处在这样的一个学术氛围中。同时,琅邪王氏成员又是这一氛围的直接营造者。

  (二)汉琅邪王氏的家学

  《汉书·王吉传》载;王吉“少好学明经……兼通《五经》,能驺氏《春秋》,以《诗》、《论语》教授,好梁丘贺说《易》,令子骏受焉”,并被拜为五经博士。《汉书·艺文志》说:“传《齐论(语)》者,昌邑中尉王吉,少府宋畸、御史大夫贡禹、尚书令五鹿充宗、胶东庸王,唯王阳名家。”张禹曾在长安师事于王吉,后为名家。王吉习《韩诗》自成一派,当时有王氏之《诗》学。王吉通《五经》,其《易》学尤其喜京氏《易》学。京氏《易》学的特点是善预测“兵谋”,“以筮有应”著称,颇受朝廷喜欢。王吉习的《春秋》经,为驺氏学。

  汉代的学风特点是以家学见长,多为子传父业。王吉子王骏亦“经明行修,宜显以励俗。”⑦王骏除了事父学经外,其父王吉因特喜梁丘贺的《易》学,特遣子骏从贺子临学《易》。

  王骏子王崇,官至御史大夫。汉代官至御史大夫者至少精通一部经书。王崇子王遵官至后汉中大夫,封义乡侯,王遵子王仁,青州刺史,王仁子王睿为荆州刺史,这些职务非经学家莫能任。

  (三)琅邪王氏的家风

  汉代的琅邪王氏,其秦代祖上本是武人出身,但至汉代却是以习经入仕,首先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和儒学世家的大家风范。王氏子弟也以明经而著称当世。他们的家风表现出经世致用的特点。王吉祖孙三代,每上书皇帝,言必称《诗》《书》《礼》《乐》,往往以《春秋》故事谏劝皇帝。表现了对国家对皇帝的忠心,力尽臣子之职。每任一职皆有能名。虽在政治上几经沉浮,终不改其风,为完善王氏家族的道德和从政清廉的儒家礼制观念打下了基础,表现出了土大夫良好的社会责任感和政治品德,但也有消极的时候。当王吉侍昌邑王一片忠心不得采纳,反被朝廷污为不尽臣子之职时,曾“戒子孙毋为王国吏。”当王崇不慎介入皇室矛盾中而被左迁时,称病乞骸骨欲归故里。

  其二,为政清廉。王吉父子均起家举孝廉为郎,即为孝子廉吏。《汉书·王吉传》说:“自吉至崇,世名清廉。”“迁徙去处,所载不过囊衣,不畜积余财。去位家居,亦布衣疏食。”身为秩比二千石的官员廉洁到如此程度,堪称当世楷模。王睿开库藏任士兵自取财物,说明他也是一位不私敛财的官员,至于死于非命,那也许是文人瞧不起武人的结果。

  其三,孝悌传家。以孝为本,是汉王朝选官任职的标准,理由很简单,这就是凡知父母恩者,往往感皇恩。因而食君禄者,必报皇恩。所以汉朝的考官制度中有举孝廉一科。而琅邪王氏以孝著称于世,虽首推王祥,但王吉父子也是当世称之者。《汉书·王尊传》中就有“王阳为孝子,王尊为忠臣”的赞语。王吉、王骏父子皆举孝廉入仕。王祥更是以孝闻名于世,被封建社会定为孝的楷模,王祥卧冰求鱼事继母的故事家谕户晓。

  其四,完美的政治人格和家族道德规范。王吉与汉宣帝刘询在治国大政方针上有分歧,毫不保留地直言相谏。昌邑王放任恣肆有失王子风范,王吉不是阿谀奉承,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直言劝谏。光禄勋匡衡对王骏有举荐之恩。当匡衡为丞相时有悖相位之行,王骏以司隶校尉职照样检举揭发,奏免匡衡丞相职,表现了秉公办事,不以私情枉法的政治人格。王吉向宣帝建言不被重视,反污为“迂阔”之后,称病归于乡里十七八年。去位家居,安心守正,布衣疏食,这与被宣帝诛杀的杨恽免官家居则常讥刺朝廷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吉青年时期携眷属居长安时,其妇偶食邻里之枣而被王吉休之,可见其家族有着完美的道德规范。

  王骏为少府时,妻死,不再复娶,有人不解,问之,王骏答曰:“德非曾参,子非毕、元,亦何敢娶。”⑧这在封建官僚中真可谓凤毛麟角了。难怪左曹孙咸举荐王骏时说:“骏贤父子,径明行修,宜显以励俗。”可见王氏家风是有目共睹的。

  王莽专权于朝,其篡位之心日益明显之时,王崇无力回天,为保持名节,欲称病乞骸骨归于乡里。后汉王祥虽仕魏晋两朝,但却长于汉未,避乱到庐江,因把握不准政治方向,隐居30余年,不应州郡之命⑨,都是为了保持士人之节。可见王氏家族完美的政治人格已成为家风。

  王崇称病乞骸骨归乡里未成,在王莽的指示下就国而被傅婢毒死,这里面有没有王莽的心机,给后人留下了一个迷。汉灵帝时“董卓擅朝政,横恣京城,诸州郡并兴义兵,欲以讨卓,”时为荆州刺史的王睿亦参与其中,“孙坚亦举兵”,被孙坚“过杀”。其职务由刘表代理,可见其是汉室的一位忠臣。笔者认为,这两事可能影响了后世王氏在政权变更中的态度问题,以至于后世王祥留下的遗训中只言“信、德、孝、悌、让”五德,不言一个“忠”字。王祥长于汉末,仕于魏晋两朝,是王氏家族中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因而王氏家风中至王祥发生很大的变化,至魏晋南北朝,已没有了汉代的忠直之风。在权臣当政之时不再有鲜明的政治态度,只注意保家卫族而已。

  四、结论

  首先,琅邪王氏应以王元为第一代始祖,作为一个家族是从始迁祖开始的。虽然从王吉才迁至临沂,但临沂、皋虞均在琅邪,因而,称琅邪王氏应涵皋虞,称临沂王氏不涵皋虞。。毛汉光在《中古大氏族个案研究——琅邪王氏》一书中把达到士族的标准定为连续三代中有两代五品以上者。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篇《政治革命与党派分野》中说:“所谓士族者,其初并不专用其先代之高官厚禄为其唯一之表征,而实以家学及礼法等标异于其他诸姓。”官宦加文化,是成为士族的必备条件。若以此标准衡量琅邪王氏,而汉琅邪王氏中从王吉至王遵已是连续四代五品以上者,而且皆有两千石官,当然已是高门士族了。虽然其祖上在秦代为武官,而汉代却是经学世家,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学派,无论是政治人格,还是学术声望,在西汉中后期已是名闻遐尔,朝野皆知的名门了。他们是以名臣兼经学世家立于当世的。王骏为京兆尹时,政绩突出,世人赞曰:“前有赵、张、后有三王,”“皆有能名”。王骏为御史大夫时卒于官,未及封侯,众人为未封侯而很是不平。班固把王吉比作周朝的伯夷、叔齐,汉代的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郑子真、严君平等。班固说:“自园公、绮里季、夏黄公、里先生、郑子真、严君平皆未尝出仕,然其风声足以激贪励俗,近古之逸民也。若王吉、贡禹、两龚之属,皆以礼让进退云。”⑩王崇为御史大夫时,因替“坐祝诅下狱”的成帝舅安成恭侯夫人放辨言,被哀帝以不忠诚而左迁大司农,哀帝在谪迁的诏策中仍提及了王崇有“累世之美,故逾列次”的话。这个“累世之美”的赞语,说明琅邪王氏的完美人格和儒家伦 理风范,已是几代人积淀的结果,是朝野公认的事实了。

  对于汉琅邪王氏的家族道德风范和刚直不阿、不避私情及权势而为政清廉之政治人格,早在当时就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汉代是用以“激贪励俗”的典型对待的。后世把王祥推为“孝”的典型,也是有着“累世之美”做基础的。这说明琅邪王氏的士家大族地位早在西汉中后期就已形成了。

  其次,东汉一朝的琅邪王氏并没有像有些学者说的处于沉寂,而是仍显于世。从王遵至王睿(仅以史料、除去怀疑的脱误的世系)又是三世连续二千石的官,如果按《新唐·表》看,则是从西汉东汉连续六世二千石的官,这说明从形成至汉末,一直未衰,只是没有像东晋那样“马与王共天下”罢了。(本段作者:朱文民 )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15.59.98.*在 2013/10/23 9:28:01 发表
  • 羲献父子书法名标千古,后人对之顶礼膜拜。是琅琊王氏的骄傲。我是河南南阳人,在研究二王,特别是王献之,最近刚刚出版了我编著的《王献之书法评论集》,此集是一部王献之书法评论史,填补了王献之书法研究的一项空白。浙江在线给予了报道。编著者郭永生qq:1299436129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