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29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凡懿 (2011/4/12 11:56:06)  最新编辑:凡懿 (2012/3/14 10:46:03)
置行堀
拼音:Zhìhángkū(Zhihangku)
目录[ 隐藏 ]
置行堀
置行堀
 
  置行堀(おいてけぼり、おいてきぼり)是以日本江户时代的本所(东京墨田区)为舞台的怪谈本所七大不可思议之一。经常出现在落语中。是“置いてけぼり”(留下再离开)的来源。
 
 
 
 
 
 
 
 
 
 
 
 
 

简介

  “置行”两字,指的是“放下!走开!”,“堀”指的是护城河。所以这个妖怪被命名为“置行堀”。置行堀(おいてけぼり、おいてきぼり)日本二十六女鬼之置行堀人形妖怪,在大雾的环境才会出现,和烟夕罗不同通常以女人面貌出现,伤害生人。置行堀是“东京本所七不思议”之中最有名的故事。本所指的是今日的东京墨田区,由于经常被拿来作为落语(日本的单口相声)的段子,因此,这七个怪谈几乎是家喻户晓,知名的日本推理女作家宫部美幸也拿它当作题材写成了小说。

传说

置行堀
置行堀
  相传有人在东京某条护城河钓,也许是手气很好因此鱼篓中装满了鱼,欢天喜地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天色逐渐暗下来,河畔隐约传来声声呼唤:“放生吧…放生吧…” 奇怪,是谁在说话呀?心想该不会是自己的幻觉吧,不过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加快脚步回家之后,将满载的鱼篓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的鱼早已不翼而飞。这是发生在东京的锦系堀(堀是护城河的意思)的一桩怪事,而琦玉县川越市也发生过类似的怪事。据说如果不将捕到的鱼全数放生,就会一直听见这声音。大多数人认为这应该是川獭的把戏,不过,其中也有人说曾目睹女人的身影。类似的故事中,有的说捕鱼人听到声音,吓得扔下鱼篓逃走,后来和同伴回去原处察看,鱼篓已空空如也;另一则故事里,说是两人一同前往护城河捕鱼,听到声音后,其中一人立刻扔下鱼篓逃走,另一人抱着鱼篓正准备逃走时,被水中伸出来的手拉进护城河,就这样被妖怪杀害了。江户仔很喜欢新奇、刺激的玩意,对于这个怪谈相当引以自豪,除了把它画成“本所七不思议”的图画,还制作相关的纪念品陈列贩售。另外一提,日文里有一句古谚:“置いてけ堀を食う”意思是被同伴抛弃,即源出于此。人们把护城河边传来的声音加以拟人化,想像出名为“置行堀”的人形妖怪,并且绘声绘影描述,声音的主人是一名浑身湿透的女子,习惯在大雾中出现,伤害过往的路人。也许是护城河边曾有女子不慎落水,奋力游到河边被人瞧见,误以为是妖怪,经由众人口耳相传,穿凿附会之下,才会衍生出怪谈。
 
  江户时代的本所付近的水路中有很多鱼,引来大批居民钓鱼。某日,两个互为好友的农人在东京锦系堀里(堀有护城河的意思)垂钓,运气极其不错,钓了满笼的鱼。当夕阳西下他们正要回家时,突然从堀中传出“置いていけ”(留下再离开)的恐怖声音。二人非常恐惧的跑回家中,回到家里往鱼笼一看,钓的鱼全部消失了。
 
  其他版本还包括:
 
  “将鱼笼舍弃在现场逃回家,后来再来看,鱼笼里面一条鱼也没有了。”

  “自己将鱼笼弃于现场逃跑,友人抱着鱼笼逃跑,结果水里伸出手来将友人拖入水中淹死了。”

  “除了钓鱼人外,所有经过河边的正好提着鱼的人都被夺走了鱼。”

  “无视声音的人都会被鬼压身。”

  东京的堀切站附近有称为堀的池塘,有人钓鱼时有三条鱼逃掉,在其归途中,逃掉的鱼使用神怪,让垂钓者迷路。垂钓者只好返回池塘,将钓的鱼全部放生才得以回家。此为千住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在埼玉县的川越地方的“置いてけ堀”的钓鱼者中也流传如果钓了很多鱼,则会在归途中听到“置いてけ、置いてけ”的声音,必须将鱼返还的传说。

传说来源

  对本所的置行堀的妖怪的正体存在河童说和狸猫说。
 
  河童说认为在东京都附近的隅田川、源森桥、锦糸堀、仙台堀流传的河童传说是置行堀的根源。 更根据实际的传说,在墨田区江东桥的锦糸堀公园树立了河童像。
 
  狸猫说则认为墨田区向岛的隅田川七福神庙中的多闻寺有狸冢存在,置行堀即为狸猫作怪。置行堀以外的本所七大不可思议中的狸囃子,灯无荞麦,足洗邸都被认为是狸猫作怪。置行堀的狸猫怪也被认为和足洗邸中变幻成巨足作怪的狸猫是同一只。(足洗邸类话を参照)。
 
  以“鱼博士”闻名的水产学者末広恭雄对置行堀进行了科学的解释,认为其其实是淡水鱼义蜂体表鲮片摩擦产生的声音,当时的居民听到这样的声音大为不解故而十分吃惊,而产生了置行堀的怪异,而将鱼拿走的可能是路过的野猫等动物。
 
  此外还有水獭作怪的说法。也有钓鱼人实际是被打劫的说法。

《东瀛百鬼》第十五夜 之 置行堀

  东京都内所设立的特别区域里,包括了墨田区,便是江户时代所说的“本所”。

  本所是东京的繁华地段,政府曾几度投入大量财力进行建设,并宣称,墨田将来会取代新加坡的位置,成为世界第一的观光都市。这究竟是即将到来的事实,还是日本人的妄想,暂且不论,只是,单看今日墨田区的繁华,不能不为之赞叹。

  然而,这光彩夺目的墨田区的背后,有着的它不堪回首的悲惨历史。

  1923年,日本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关东大地震”,致使本所区域遭受了日本历史上范围最广,持续最长的火灾,被害极其严重,数万人葬身火海。一时间,本所绝大部城区化为废墟,当时日本最为繁华的地带被烧为一片狼藉。

  但,即使本所蒙受到了如此惨痛的灾害,却竟然在短短是十数年内再次发展起来。

  1935年,根据当时日本政府的国势调查表明,本所区域内的住民已经达到了46万人之多,成为了当时日本人口最集中的区域。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之后,二战爆发,人民被政府军国主义的苦果所害,一时之间民不聊生。

  1944年起,美军的“东京大轰炸计划”开始,在百余次的导弹及燃烧弹轰炸过后,本所区域几乎夷为平地,使得本所近二十年的发展付之一炬。

  战后,1947年,本所区与向岛区合并为墨田区。之后,日本经济复苏开始,墨田区也再次逐渐繁华起来,起初,区内大规模兴建工厂,作为工业区域,墨田区内的常住人口曾一度飙升,而后中日建交,特别是1997年,东京墨田区与北京石景山区缔结为友好地区以来,墨田区的工厂纷纷转向中国,从而完成了墨田区由“工业区”向“公寓区”的转化。此后,公寓林立,终于成为了今天的墨田区。

  也许看到这里,有人不禁要问:这曾数次被破坏的本所区域,何以屡次得天独厚,在短时间内奇迹般的再兴呢?

  也许,这只是巧合。也许,这是城市发展的必然定理,无需大惊小怪。但也许,这本所的土地之下,有着什么莫名的力量,在守护着本所……

  虽然今天,高度城市化的墨田区已经看不到当年“江户本所”的影子,但古来流传于本所内的各种千奇百怪的诡异传说,却使得“本所”二字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谁又知道,在这高楼林立之间,在汽笛马达轰鸣之间,仍有些“东西”,隐隐的,在向人们证明着它的存在。

  也许,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盘踞在本所百年之久的“置行堀”,再度出现了。

  隅田川从荒川分流而出,缓缓向南流动,穿越过墨田区,流进了东京湾。

  尽管政府早已发布了禁渔令,不许在隅田川水系中非法捕鱼,但仍有些不法者,沉着夜晚偷偷来到江畔,用渔网打捞河水中的鲤鱼,然后卖给小餐馆或者鱼店。

  家住北海道的松原俊介和大冢浩次是一对很好的朋友。两人今年春天在东京都内的某所私立大学毕业,为金融危机所累,并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又不好意思回北海道继续依靠父母生活,两人只好留在东京,住在老式的公寓里,又在一家旅店里找了一份短工维生。但微薄的收入显然无法承担东京的生活开销,除去昂贵的房租和日常必需品,几乎所剩无几。

  所以,隅田川里新鲜的鲤鱼成了两人的目标。

  这一晚,两人又把鲤鱼装了一桶,然后,沿着漆黑的河边悄声的走。

  这是两人第二次开工。

  “今天应该不会有警察在河畔巡视吧。”大冢小心扫视河堤之上,虽然静悄悄的看不见人影,但大冢的声音还是压得很低。

  “怕什么。”松平骂到,虽然声调比大冢高了那么一些,但终究还是不敢过于声张。“胆小鬼,警察都在繁华区一带巡逻,这漆黑的河边,到这里来做什么。”

  虽说如此,松平依然潜意识地向河堤看了一眼,然后盯着大冢,只见大冢东张西望神色慌张。松平暗想好在附近没有别人,否则无论任谁看到大冢的表情,都能看出他动机不良。

  “喂,你呀!”松平不满道:“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摆出那一脸神经质的表情,被警察看到的话,肯定会被请到警察署喝茶的。”

  “哦。”大冢点了点头,克制了自己紧张的脸,却显得更不自然了。

  松平暗自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家伙根本不适合做坏事。

  “你有没有听说过,本所不思议的故事?”

  突然,大冢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松平一愣,回头看去,只见大冢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站着,侧着脑袋看着夜幕下乌黑的江水。

  “你说什么鬼话,赶快走!”松平大声道。

  “你没听说过吗?”松平兀自喃喃道:“这里就是古来的本所啊,刚刚你向前迈进的那一步,已经踏进了本所……”

  松平心中一凛,看了看脚下,却是坚硬的水泥地面,哪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喂,浩次,你没关系吧,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了。”松平问道,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

  大冢仍旧没有理会松平,看着江水说道:“古时候,有一天夜里,路过这一代的渔夫,提着装满了鱼的鱼篓。突然,黑暗中,他听到有个女人的声音幽幽的说:放了它们……放了它们……”

  松平不满到:“住嘴,赶快走,你不怕警察了?”

  但,松平还是没有打断大冢的话。只听大冢继续缓缓的说:“那个渔夫害怕了,于是快步回到了家里,他打开了鱼篓,发现——里面空空入也,刚才满满的一篓鱼,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松平说到这里,停下了,缓缓的动着脖子,转回脸,眼睛直勾勾的盯松平手里的水桶,嘴里又念着最后那句话:“鱼,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你、你说什么疯话……”松平故作镇静,但抱着水桶的双手却有些哆嗦起来。

  松平低下头,手中的水桶盖着盖子,是不透明的塑料桶,松平无法看到里面,这桶里,松平分明放进了六条鲤鱼和半桶江水。但现在,松平却听不到鲤鱼游动的声音。

  松平的心里害怕起来,他抬头看了大冢一眼,大冢仍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水桶。

  于是,松平轻轻的把桶放在了地上,俯下身子,伸出手,去掀桶的盖子。

  他的手有些发抖,他怕,怕持续了一个世纪的诅咒真的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他怕,怕掀开了桶盖之后,里面却只剩下半桶江水,鱼,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终于,颤抖的手掀开了水桶的盖子。松平舔了舔嘴唇,缓缓地伸出脖子,看向桶里。

  鲤鱼,安静的漂浮在水中,没有一丝动静。

  松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啪”的一声扣上了桶盖,抬起头骂到:“混蛋,鱼都好好的在……”

  松平愣住了,刚刚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冢,消失了。

  松平吸了一口冷气,江边的腥气随着冷风吸进了肺里。

  “浩次!”松平大呼了一声大冢的名字,一回身,却发现大冢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缓缓地向前走着。

  “喂!”松平心下恼怒,喊道:“浩次,你说完鬼话吓我,自己就一走了之吗?”说完,抱起水桶,快步赶了上去。心里却不禁疑惑:他是什么时候走到前边去的,怎么连脚步声都没有?

  松平小跑着赶到大冢身后,怒道:“混蛋,走这么快干嘛?”

  大冢没有答话。

  松平想了想,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他了,以至于他生了气?

  当下也闭了口,默默跟在大冢身后。看着大冢的后脑,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当晚,两人去了熟识的鱼店,松平一番砍价还价,算是卖了个好价钱。

  夜已经深了,两人便分了钱,各自回公寓去了。

  分别时,松平忘了一眼大冢的背影,只见大冢的脚步变得轻飘飘的。

  三天后,周末。

  松平给大冢打了电话,说今晚再开一工。

  大冢只说了一个字:好。

  然后,如恐怖小说中的描写一般:电话里留下了一串不祥的忙音……

  本所,冷风,河堤。

  两个人又见面了。

  松平看了大冢一眼,突然瞪着眼睛指着大冢:“你……”

  今晚的大冢的脸,有些异样。他的脸是浮肿的,眼睛凸出的,嘴唇鼓着,腮部似乎也鼓了出来。

  好像是鲤鱼的脸。

  “我睡了一整天,脸上有点浮肿。”大冢圆圆的眼睛盯着松平,说道。

  松平不再说什么,不敢看大冢的脸,打开背包取出工具准备开始捕鱼。

  整个捕鱼的过程中,大冢没再说一句话,与前两次开工时的大冢完全不同。

  之前,每次捕鱼时,大冢都是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不时的嘀咕:“不会有警察吧……不会有路人吧……这附近似乎有夜里遛狗的人……”

  然而这一次,大冢却完全一言不发。

  大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沉默了……松平一边整理渔网,一边回忆——那天晚上,自己抱着桶走在前面,大冢在自己的身后,大冢突然间提到了本所怪谈的事情,那之后大冢开始奇怪起来。难道……

  松平想象着一幅恐怖的情景:那天晚上,走在前面的自己,浑然不觉身后的大冢已经不是真正的大冢了,也许……河里突然扑上一只妖怪,他瞬间把大冢拖进了江水里,然后,变化成大冢的模样,继续走在自己身后……

  松平想到这里,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大冢。只见大冢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江水,眼睛圆圆的,鼓鼓的……突然,松平又发现,大冢的腮部突然微微的抖了抖,仿佛正在呼吸的鲤鱼……

  松平感觉江风突然冷得彻骨。

  松平只捕了三条鱼,便收了网,说天气冷,今天就到这里。大冢什么也没说,静静的站立着。

  松平整理好了工具,抱起了水桶,却迟疑地迈着步子,他不想走在前面,不想让奇怪的大冢跟在自己身后,用他那圆圆鼓鼓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身后,但是,大冢始终一动不动的站着,似乎正等着松平先走,然后自己跟在他的后边。

  松平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走在前面,大冢迈着无声的脚步跟在他的身后。他想找些话题跟大冢说,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两人之间有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比如游戏、电影、音乐、女生……可今天,这个大冢已经不是大冢了……

  不知走了多久。身后的大冢,又再次开口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本所不思议的故事?”

  与那天的话一模一样!

  松平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瞬间树立了起来!他不敢停下脚步了,心跳加速起来,不敢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大冢似乎停下了脚步,没再跟着他,松平只听见身后大冢还在说与那天同样的话,江风吹来,传进松平耳朵里的话断断续续的,越来越轻:“这里就是古来的本所啊,刚刚迈进的那一步,已经踏进了本所…………古时候,有一天夜里,路过这一代的渔夫…………突然,黑暗中…………放了它们……放了它们……那个渔夫害怕了,于是…………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刚刚满满的一篓鱼…………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大冢的声音停住了。

  他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鱼,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大冢的头皮一阵发麻,只想赶快走过这长长的江堤,走上街道,但今天这江堤仿佛特别的长,无论如何也走不到那登往街道上的台阶。

  松平突然停住了脚步,身不由己的回头看去。果然,大冢不见了,河边没有他的身影。

  松平缓缓回过身,低下头看了看水桶。

  水桶是红色的,不吉。

  松平蹲下身,把水桶放在地上,呼吸沉重。缓缓的,他伸出了手。缓缓的,掀开了桶的盖子。缓缓的,探过头去……

  然后,眼睛垂直的向桶中望去。

  他看见了桶中的景象。

  松平的眼睛,瞬时间瞪圆了。

  他张大了嘴,在空旷的河边留下一声凄惨的吼叫……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凡懿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