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47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4/11 14:19:42)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11 14:19:42)
安德公主
拼音:Andé Gōngzhǔ(Ande Gongzhu)
目录[ 隐藏 ]
安德公主
安德公主
 
  南北朝北魏孝武帝元修外室安德公主,其父元怿是孝文帝的第四子,后被封为清河王。因其博涉经史,有文才。宣武帝初,被封为侍中、尚书仆射。为胡太后(灵太后)所宠信,后被元叉杀死。安德公主起先与元修姘居,后因玩腻而被抛弃。
 
 
 

相关阅读


  月影公主:水清鱼嚼月——北魏安德公主之谜(一)夜影迷离

  那是天保六年,一个无星无月的晚上。

  一幕恶心、凄惨、声不忍闻的场景正在北齐皇宫发生着。

  “(文宣皇帝高洋)以葛为瑴,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北齐书 ?? 文襄敬皇后传》)

  业已完成强国大业、正在加速其个人魔化进度的高洋,走下寡嫂的床榻,又在安德公主身上发明了后世于明代时常发生的犯(空格)淫(空格)妇女“骑驴游(空格)街”刑罚之雏形。是的,安德公主确实是“好教材”。——看吧,这是一个淫(空格)妇,一个和堂兄弟出帝犯(空格)奸的女人。污辱她不犯罪的。——掩卷沉思,仿佛还能听见施暴者们面对“荡(空格)妇”那兴奋、淫(空格)亵而残酷的笑声。

  安德公主是谁?出帝是谁?

  安德公主是清河王元怿的女儿,孝文帝拓跋宏的亲孙女。陇西名士李神俊的墓志曾说到他的第三任妻子:元季聪,但从元怿给女儿起名的规则看来,“季聪”应为季葱。元怿次子常山文恭王元邵的墓志上,则记载着他这三个同父姊妹的芳名:元孟蕤、元仲蒨、元季葱。清河王元怿的妻子,是“(太)妃南阳张氏(阳邑中都二县令张道始的女儿)”,墓志行文没有提及其他姬妾(莫非灵太后肃清闺门,不许元怿琵琶别抱?)似乎三女二男都是张妃嫡出的,但是也无法证实了。

  三姊妹中哪一位是安德公主呢?

  《常山文恭王元邵墓志铭》说:“姊胡氏(意指“嫁给了胡家”),字孟蕤,长安长公主;妹司马氏,字仲蒨;妹卢氏,字季葱。”元邵(506年-528年)作为诸多命运悲惨的皇族男子之一死于尔朱荣之手,享年二十三岁,同年落葬——当时孝庄帝即位改元,因此墓志称为“建义元年七月”。当时他三个姊妹都是有夫之妇,和后文提到的“(出帝元修)从妹不嫁者三”似乎有冲突,但安德公主只是当时没有丈夫,并不等于以前未嫁或者后来没有再嫁。元怿长女元孟蕤的封邑为长安,并非安德,且她的进爵公主非孝武帝所为乃是灵太后的手笔(见第二部分)。从年龄上看,元孟蕤是元邵的姐姐肯定大于510年生人的元修。那么安德公主究竟是元仲蒨?或是元季葱?

  元季葱的第一任丈夫卢某去世较早,第二任丈夫李神俊是东魏兴和三年(公元541年,《北史》误为兴和二年)六月十七日去世,享年六十四岁,没有子女。墓志没有提到元季葱有甚公主身份,惟说她是“太傅清河文献王第三女”。

  元仲蒨嫁的司马家,从大环境分析只可能是投奔北魏的晋室疏族司马家,但是具体是司马家的哪一个却很难说。还有一个问题,元修窜死之后,继承他的东魏孝静皇帝是元怿的亲孙子(灵太后的堂侄女胡智“为清河王亶妃,生孝静皇帝”),三姊妹即是皇帝的姑母,自应有公主身份;即使不再册封,已经有封爵的也无必要再撤消。

  李神俊在当时是个颇有好评的人物,尔朱荣在黄河边逼迫书写“禅文”(逼迫魏室禅让皇位的诏书)时候的宁死不从成全了他的一世声名,才干上也是“风韵秀举,博学多闻,朝廷旧章及人伦氏族多所谙记。笃学好文雅,老而不辍”,又有魏、梁穰城之战中“循抚兵民,戮力固守”的功劳和“城外多有露骸……教令收葬之”的善举。不过这位有骨气的学者也犯文化人常有的毛病——“不能方重”,在丧了两个妻子后和卢元明争娶郑家某姑娘(郑严祖的妹妹、李神俊自己的远房外甥女,辈分有点问题),两方各带家丁在郑家大门口群殴了一场,胜负分明:“郑卒(终于)归元明,神俊惆怅不已,时人以神俊为凤德之衰。”虽说郑家门风向来就是男的鱼肉乡里、女的“放荡并快乐着”,但在追求美女的中年作家眼里这些根本不值得一理。总之,李作家肯定不会长期沉沦,后来就娶了比他自己年轻二十几岁、青春美丽的元季葱。那么这起婚姻是什么时候呢?

  李神俊的墓志记录了他前两任妻子的情形:元配名叫刘幼妃,是书法家刘芳的女儿,“未期而亡”,似是订亲后还没正式圆房就去世了。继室是丞相江阳王元继的女儿元阿妙,随他同去前线“薨于穰城”,那就容易计算,盖穰城之战正是北魏孝昌二年(526年)。李神俊去和卢元明争娶郑家姑娘,自是在妻丧以后、河阴之变以前这段短暂并安乐的时间里。之后李神俊拒绝阿附尔朱家,虽然捡得性命,却不得不丢了官职然后“逃窜民间”,过起“垢面羸衣,更不足异”的日子,直至出帝初(532年)尔朱家告一覆灭才得以衣锦还朝。可见李神俊和元季葱的婚事,必定是在532年以后,时元季葱的丈夫卢某已经去世(很可能死于兵乱),两人遂结成二婚夫妻。会不会是在534年出帝元修窜死后尚安德公主呢?以李作家风流不羁的性格,怕是不至于在鳏居八年、拨云见日后还等上三年才续弦的。而且,元修死后东魏一边没有举行国丧,不再承认他是皇帝,却要求后宫吃斋守丧。很难想象他仅剩的情妇会这么快、这么容易地再嫁。

  总之,安德公主真身最大的可能是元仲蒨,而非元孟蕤或元季葱。三姊妹中也只有这位女子名下的记录最少,趋近默默无闻。她的背后,究竟藏着怎么样的故事呢?

  安德公主的父亲清河王元怿,表字宣仁,在孝文帝拓拔宏的七个儿子中排行第五,母为夫人(北魏次于左右昭仪的高级妃嫔)罗氏。清河王元怿是何等人物?《魏书 · 清河王怿传》为证:“幼而敏慧,美姿貌,孝文爱之,彭城王勰(拓拔宏的弟弟元勰)甚器异之,并曰:‘此儿风神外伟,黄中内润,若天假之年,继二南矣!’博涉经史,兼综群言,有文才,善谈理,宽仁容裕,喜怒不形于色,……才长从政,明于断决,剖判众务,甚有声名。”各方面简直都是说不完的丰美,道不尽的华丽。太和二十一年,元怿封为清河王。——如果只是一位邑中坐食的普通亲王,或许他会是很幸福的,然而政局终于将他推到了最前台。

  孝文帝临终前,遗嘱赐那和他一生情怨纠结的美女幽皇后冯润(文明太后的侄女)与他同死,虽属私情,客观上却给予了曾经因文明太后显赫一时的冯家外戚狠狠一击,冯家势力自此已基本排除出政治中枢;孝文帝顾命“六辅”,其中四人即为元魏宗室。正因如此,宣武帝元恪时期宗室势力达到极盛,彭城王元勰、高阳王元雍、京兆王元愉、清河王元怿在政治上都相当活跃。后来元勰被元恪联手国舅高肇害死,元愉谋逆失败后自杀,元怿的地位却益发突出,拜为侍中,转为尚书仆射,进为司空,显是他的良好教养和“温恭淑慎”——墓志里评价他的原话——之个性大起作用,“世宗爱之,特隆诸弟。”(《洛阳伽蓝记》)延昌四年,元恪去世,元怿与高阳王元雍、广平王元怀(元恪的胞弟)叔侄三人并受遗诏,辅翼元恪的独子年幼的孝明皇帝元诩——确切地说是他的母亲胡太后。

  灵皇后胡氏是一位极富传奇性的女子,在她的身上仿若有天使和魔鬼的投影交替闪过。当初她“子生身死,在所不辞”的大无畏母爱精神终止了北魏多年来杀母立子的恶俗,现在,尘埃落定,她已经是北魏真正的国母和统治者,凭借她年幼的儿子俯仰天地。几年之间,北魏维持了太平岁月,元怿也春风得意。表面上,太后“以怿孝明懿叔,德先具瞻,委以朝政,事拟周、霍”,安排元怿的大女儿元孟蕤嫁给太后自己唯一的异母弟弟胡祥,以宗室女身份进封长安县公主;私下里,则是“太后得志,逼幸清河王怿。”……

  元怿成了太后的宠妃,一句“逼幸”尽道他最初的颇不自愿,但是木已成舟又将如何呢?“怿竭力匡辅,以天下为己任。”毕竟太后是皇帝的母亲、实际的统治者,侍奉太后,忠于国家,大约也没什么不对。元怿得宠为政,此期间多有裁抑奸佞之举,执法严谨,不再如以前的温恭无为。当然他有自信,不认为政敌们有力量将他扳倒,直到有一天:“领军元乂,太后之妹夫也(胡太后的妹妹封新平郡君,又进封冯翊君),恃宠骄盈。怿裁之以法,每抑黜之,为乂所疾。叉党人通直郎宋准爱希又旨,告怿谋反。禁怿门下,讯问左右及朝贵,贵人分明,得雪,乃释焉。怿以忠而获谤,乃鸠集昔忠烈之士,为《显忠录》二十卷以见意焉。正光元年七月(公元520年),乂与刘腾(按:元怿曾经因为刘腾的弟弟“人资乖越”不肯封官而惹怒了刘腾)逼孝明于显阳殿,闭灵太后于后宫。”

  祸事起于同样是太后很亲信的人,手段非常,猝不及防。胡太后被丢进宣光殿,“宫门昼夜长闭,内外继绝。腾自执管钥,肃宗(孝明皇帝元诩)亦不得见,裁听传食而已。太后服膳俱废,不免饥寒。”(《魏书 · 刘腾传》)。然后就是被当成祸国尤物公式化处理的元怿了,时间具体到七月癸酉朔三日乙亥(《资治通鉴》误为“七月丙子”),元怿就禁中被人一刀砍成两段,享年仅三十四岁。呜呼哀哉!一夜之间,安德公主姊弟五人从此朝不保夕。另有元怿收养的侄子元宝月、元宝炬等(都是京兆王元愉的遗孤),再度沦落于孤寒之中。——在这之前许久许久,清河这块封地有过一位饱经丧乱被卖为婢的司马氏公主;有过一位国破家虏被迫与弟弟同事一夫的慕容氏公主。在这以后,再过一些年,清河王府更要出两个被人搓弄于鼓掌之上的傀儡皇帝,姓的是元。

  清河,好秀美的一个地名,好辛苦的一个封号。

  (三)月残剑冷

  有如至清的水中咀嚼着月影的鱼儿,先前,似是浪漫,如今,品出无尽的饥饿和绝望。

  枯守着冷漠的府门,忍受着世人的白眼,胡太后无力来帮助他们,小皇帝不会来帮助他们。世人是很会看风向的,单说他们的亲叔叔汝南王元悦就第一个向元乂表忠心去了。元乂大喜,进封元悦为侍中、太尉。临拜那天,这个没良心的叔叔“就怿子亶求怿服玩之物,不时称旨,乃召亶杖之百下,亶居庐未葬,形气羸弱,暴加威挞,殆至不济。”姊弟五人的心情如何呢?只怕是暗自欣慰至少还保住了性命吧!在当时,他们并不见得能预料到今后的一连串风险。

  政(空格)变成功之后,“元乂专政,天下大责归焉”,同谋刘腾则“为司空公,表里擅权,共相树置”。究竟母子天性,仅仅一年以后,孝明帝就乘姨父元乂离京之机,迎胡太后回到宫中。孝昌元年(525年),胡太后在儿子的支持下,终于得以再次垂帘,当即尽诛元乂一党(她的妹妹倒是安然无恙的)。

  死了好几年的清河王元怿则得到平反,追谥文献,以王礼改葬邝山。

  至此,清河王元怿入土为安了,可是他家人的噩梦还在继续。

  首先是胡太后。再度登台的胡太后越来越表现出荒暴的一面。“朝政疏缓,威恩不立,所在贪(空格)污,文武解体”。她的儿子元诩日渐长大,也日渐不甘心母亲掌控皇权。母子间的关系一年比一年紧张起来,曾经舍生忘死的母子亲情,在权力的扭曲下最终竟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局面。武泰元年(528年)二月,元诩暴死宫中,他唯一的孩子——宠妃潘外怜新生的女儿——被冒充男孩,扶上了皇位。不久,胡太后又突然公开宣布皇帝乃是女孩,改立临洮王3岁的幼子元钊为皇帝,自己再次听政。这个愚蠢的举动理所当然地引起世人惊愕不满。借这个机会,尔朱荣率兵入京,制造了“河阴之变”。胡太后、幼主元钊和诸多对尔朱荣不满的皇族男子、文武官员就此统统葬身黄河。

  上文第一部分里提到的安德公主之次兄元邵,自然就在其中。至于安德公主的丈夫司马某人是三年后尔朱荣被女婿孝庄皇帝杀死时罹难的?是随后孝庄皇帝被废杀时遭了尔朱兆毒手的?是在一团混乱中死于散兵之手、盗贼之刃?是流离忧惧、染疫而亡?再也没有人能知道了。我们只知道,最终新兴的军(空格)阀高欢彻底击败了尔朱家。我们只知道安德公主和她剩余的家属都依附于新建的政治中心安顿了下来。高欢原准备立汝南王元悦为帝,但听说元悦“为性不伦,俶傥难测”,还是个对女性完全没有兴趣的同性恋者,只好作罢。中兴二年(532年)四月,高欢做主立广平武穆王元怀和姬妾李氏所生的儿子元修为帝,改元太昌元年,后世称为孝武帝——或称出帝。

  “帝性沈厚,学涉好武事,遍体有鳞文。”这是人给元修的简单评价。显然,他不算太英俊,更不算有气质。高欢将嫡长女嫁给元修做皇后,把持朝政。元修呢,自有他逃避政治婚姻的解忧法。“帝之在洛也,从妹不嫁者三:一曰平原公主明月,南阳王同产也;二曰安德公主,清河王怿女也;三曰蒺藜,亦封公主。帝内宴,命诸妇人咏诗,或咏鲍照乐府曰:‘朱门九重门九闺,愿逐明月入君怀。’”安德公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宗室女荣升为“公主”——实际上是妃子。她是他的堂妹,依照古代中国的礼法,他们是本家,她永远也不可能有名分。女儿啼笑皆非地承继了父亲的一个身份,以色事君。不,远远不如她父亲元怿的处境,因为他侍奉的是真正的统治者,她呢,所侍奉的人于军国大事并无发言权。

  (四)长夜无灯

  事情是怎样发展的呢?笔者无意去写一个畸恋或者说姘居的故事博取读者的更多点击。究竟是怎么开始的?是在乱世中就有了露水情缘,还是在相对安定的情况下被逼幸?那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是,元修对安德公主并没有多少真情。她只是三个女子中的一个,而且,从来就不是最主要的一个。但笔者想,安德公主在短暂的三年同居时光中或许并不在意这一点吧。也许只是一个饱经流落患难的女人,在颠沛流离里麻木了感情、封闭了礼教准则、惟希望抓住眼前丰衣足食的日子吧。毕竟,她终于有了一个晚上能够沉沉睡去的栖身之地。534年,她短暂的安乐梦终究打碎了。——打碎它的人,是占有了她的元修。

  “秋七月己丑,帝亲总六军十余万,次河桥。高欢引军东度。丙午,帝率南阳王宝炬、清河王亶、广阳王湛、斛斯椿以五千骑宿于瀍西杨王别舍。沙门都维那惠臻负玺持千牛刀以从。有牛百头,尽杀以食军士。众知帝将出,其夜亡者过半。清河、广阳二王亦逃归。”

  局势已经平定,元修便不甘再听从高欢的指挥,玩起了前线逃跑。尽管笨到肯追随他的亲随军士统共也不到一半人数,清河王元亶(安德公主的长兄)、广阳王元湛也连夜逃归,可是元修依然顽固地把希望寄托在新兴的军(空格)阀宇文泰,希望他能打败高欢,让自己当“真正的”实权皇帝。过得黄河的时候,元修对宇文泰派来迎接他的人慷慨激昂地说:“此水东流而朕西上,若得重谒洛阳庙,是卿等功也!”……有什么用处呢?以暴制暴,且不说宇文泰没有这个力量,即使宇文泰能成功击败高欢,也无非前门送狼,后门迎虎。何况元修不是“迎”,是把自己送进了虎口。

  “宇文泰使元氏诸王(按:这里得特别指出一个元明月的亲哥哥、跟随元修逃出来的南阳王元宝炬)取明月,杀之。帝不悦,或时弯弓,或时推案,君臣由此不安平。闰十二月癸巳,潘弥奏言:‘今日当慎有急兵。’其夜,帝在逍遥园宴阿至罗,顾侍臣曰:‘此处仿佛华林园,使人聊增凄怨。’命取所乘波斯骝马,使南阳王跃之。将攀鞍,蹶而死,帝恶之。日晏还宫,至后门,马惊不前,鞭打入。谓潘弥曰:‘今日幸无他不?’弥曰:‘过夜半则大吉,’须臾,帝饮酒遇鸩而崩,时年二十五。谥曰孝武,殡于草堂佛寺。”(《北史 · 魏本纪第五》)

  既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又不够“温恭淑慎”不宜扶做傀儡的元修就此结束了生命。宇文泰扶植的新皇帝是前南阳王元宝炬这个听话的、连妹妹都可以卖掉的乖人;宇文泰自己新娶的贤妻则是元修的亲妹妹,元明月前面一任的平原公主。然而,于安德公主和元蒺藜来说已经是无关紧要了。

  早在元修带着元明月逃向他们的终点时候,元蒺藜的遗体已经在皇宫华丽而阴沉的雕梁下摆动了。

  史书上没有关于这个不幸女子家世的踪迹,她究竟是哪位亲王的女儿,曾经经历过什么,至今还是个谜。

  安德公主还活着,勉强熬得过去。她的长兄清河王元亶显然已经准备好做下一任的皇帝。但高欢却不愿接受一个年长的君主,对元亶说:“欲立王,不如立王之子。”元亶很是不爽,“轻骑南走”,总算被高欢及时追上好言相劝了回来。永熙三年十月,高欢率领百僚拥立元亶11岁的儿子元善见即位於邺城东北,改元天平东魏、西魏对立的形势正式确立——表面上是两个元家的皇帝,实际上是高家和宇文家的对峙。公元550年(庚午年五月戊午日),由高欢的次子高洋驱逐元善见下台、建立北齐将此局面告一段落。

  七年之后即公元557年,西魏那边宇文觉正式建立了北周。

  安德公主呢?当故国灭亡的时候,她已经是个被人遗忘在角落的弃妇了;当高洋着手大杀东魏宗室的时候,她终于被翻了出来,作为“淫(空格)妇”,首当其冲地被当众侮辱、轮(空格)暴。假设她510年左右生,那么她也已经是年过不惑之人了。金闺娇女的出身没有成为她的祝福,美丽如花的脸容没有带来快乐的爱情。然而她没有死;高洋没有杀害如她般逆来顺受的女人们,并且,她不想死。

  长夜无灯磷自照。是她父亲、兄弟、丈夫、情人们漂荡不定的灵魂们?还是高洋眼中闪烁的鬼火?她走了,佝偻的身影默默地融进黑夜。(本段来源:百度慕容冲吧)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