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82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4/3 15:09:55)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3 15:09:55)
上官皇后
拼音:Shàngguān Huánghòu(Shangguan Huanghou)
同义词条:孝昭皇后,孝昭上官皇后,汉昭帝皇后上官氏
目录[ 隐藏 ]
上官皇后
上官皇后
 
 
 
 
  孝昭皇后(前89年-前37年),上官氏,上官安与霍氏(追封“敬夫人”)之女,外祖父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霍光。六岁当皇后,十五岁当皇太后,继而又当太皇太后,历代皇后之最“年轻”。 据《汉书外戚传》载:后建昭二年(公元前三十七年)病死,终年五十二岁,合葬于平陵
 
 
 

简介

 
上官皇后
上官皇后
  孝昭皇后(前89年-前37年),上官氏,汉昭帝皇后。上官安与霍氏(追封“敬夫人”)之女,外祖父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霍光。

  祖父上官桀透过鄂邑盖长公主的影响力使年幼的孙女成为汉昭帝刘弗陵婕妤,一个多月后又立为皇后,以此来巩固外戚的地位。当时她年仅6岁,而丈夫也仅仅12岁。两年后上官桀父子因为谋反被杀,但上官皇后因年幼与霍光外孙女的身分得免,依旧保持后位。霍光利用自己的权势巩固外孙女的地位,令她长成后一度获得专宠,但汉昭帝天不假年,21岁便撒手人寰,未和她生育子女。

  刘贺继位,上官皇后以15岁之龄升为皇太后。刘贺在位27日后,因过度无能而被朝臣请命,由上官太后下旨废位。之后汉宣帝继位,上官太后又升为太皇太后,成为中国史上最年轻的皇太后和太皇太后。后来霍家于宣帝时因谋反亦被族灭,上官皇后于世上再举目无亲。她一直到汉元帝(宣帝长子)即位还健在,比皇帝长了三辈,成为汉元帝的法定曾祖母,在中国史上为皇帝曾祖母辈分的太皇太后只见上官氏一人而已。

  上官氏于建昭二年过世,享年52岁,与汉昭帝合葬平陵。她居国母之位四十余年,实际上差不多是一生在守寡。

  网络上流传孝昭皇后本名为“上官小妹”,然而遍观史书,如《汉书》,并没有这项记载,“上官小妹”一名应属误传。

生平

汉昭帝
汉昭帝
  上官氏(公元前88年---公元前37年),陇西(今甘肃省天水市西南)人,她是汉昭帝刘弗陵的皇后,也是汉代年龄最小的皇后。上官氏有着显赫的家族,其祖父是左将军上官桀,父亲上官安,外祖父是大司马大将军霍光。

  汉武帝后元二年(甲午,公元前87年)二月,汉武帝驾崩,年仅8岁的皇太子刘弗陵继承王位,是为汉昭帝。于是,群臣商量决定由盖长公主公主来养护年仅8岁的昭帝,并以昭帝的名义下诏,尊盖长公主为鄂邑长公主,并让她入住皇宫。汉武帝遗命霍光为大司马大相国、金日磾为车骑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上官桀为左将国,四人共同辅佐汉昭帝。后来,金将军去世,霍光的女儿嫁给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为妻,两人结为了亲家,由于这层关系,上官桀的权势仅次于霍光。

  汉昭帝始元三年(丁酉,公元前84年),霍光的女儿嫁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后,生有一女,年仅5岁,上官安想让女儿入主后宫,便找到岳父霍光大人,恳求由他出面,好让自己的外孙女入宫当皇后。但霍光觉得昭帝和自己的外孙女都还太小,就没有答应。上官安的妻子霍氏(霍光的女儿)仍不死心,她知道汉昭帝目前是由其姐姐鄂邑长公主抚养,并且对长公主的话言听计从,便通过长公主的情夫丁外人的关系,找鄂邑长公主疏通,而长公主对丁外人的话向来是采纳的。于是,上官氏被迎入后宫,封为婕妤。婕妤是后宫中的第三等级,位子仅次于皇后、昭仪、位视上卿,爵比列侯。

  汉昭帝始元四年(戊戌,公元前83年)三月甲寅日,12岁的汉昭帝立年仅6岁的上官氏为皇后。上官父子因此非常感谢丁外人,于是天天去为丁外人向霍光求封,可霍光就是不答应。上官父子极为恼怒,鄂邑长公主听说霍光拒绝封她的情夫为官,也甚为怨恨。于是,联合四顾大臣之一的桑弘羊,还拉拢上燕王刘旦一起,准备除去霍光。他们收集了大量霍光的材料,由燕王刘旦遣人上疏,弹劾霍光:“霍光去了长安东的广明亭检阅御林军,道上驻跸,太官供备的包含,僭用了一辈子礼仪;他任人唯亲,长吏杨敞无才无功,却封其为搜栗都尉;霍光专权自恣,擅自调动校尉。臣怀疑他图谋不轨。臣愿归王玺,宿卫京师,保卫皇上。”不料,小小年龄的汉昭帝识破了他们的计谋,把燕王的奏疏留下来后并没有责罚霍光。
 
孝昭皇后
孝昭皇后
  汉昭帝元凤元年(辛丑,公元前80年),上官桀等人仍不甘心,决定铤而走险。他们密谋后定计:由鄂邑长公主出面请霍光入宫,然后伏兵格杀霍光,同时除掉燕王刘旦,废除汉昭帝,拥立上官桀为帝。不料,他们的阴谋被稻田使者燕仓听到后奏告昭帝与霍光。霍光发兵,果敢地逮杀了上官父子、丁外人,燕王刘旦、鄂邑长公主自杀身亡。此时的上官皇后年仅8岁,当然没有参与祖父的阴谋活动,加上她又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不但保全了性命,而且皇后的凤冠也没有被摘掉。

  霍光的政敌在这场政变中均被铲除,为了持续霍氏家族与刘氏家族的皇亲关系,霍光急于想让外孙女生个皇储。此时宫廷的一切大权全由霍光把持,所以大臣和御医领会到霍光的用意后,马上上书汉昭帝,建议皇帝除了皇后外,应当少近女色才能保证龙体安康。于是他们让上官皇后下一道命令,为了龙体圣安,后宫的宫女不得侍宿皇上。可惜的是,虽然上官皇后专房擅宠,却没能如愿以偿为昭帝生儿育女。

  汉昭帝元平元年(丁未,公元前74年)夏四月癸未日,21岁的汉昭帝崩于未央宫,因为无子,遂立汉武帝的孙子昌邑王刘贺(李夫人的孙子)为帝,尊上官氏为皇太后,移居长乐宫。但刘贺荒淫无道,只做了27天的皇帝,就弄得整个朝庭污烟漳气,霍光只得将他废去。另立戾太子(汉武帝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为帝,是为汉宣帝,并改名刘询。刘询是汉武帝和卫子夫的曾孙,上官氏论辈份是汉宣帝的祖母。就这样,年仅15岁的上官氏被尊为太皇太后,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从此,上官太皇太后不问政事,在长乐宫中颐养天年。

  汉元帝建昭二年(甲申,公元前37年),上官太皇太后寿终正寝,时年52岁。与昭帝合葬于平陵(位于咸阳城西6公里处秦都区平陵乡)。

平陵

平陵
平陵
  平陵位于咸阳市秦都区大王村至互助村之间,包括汉昭帝的平陵和上官皇后的陵墓,所在的地势为咸阳二道塬一块稍微突出的平地上,两座封土东西相距700米,海拔约480多米。

  平陵在茂陵东边12里,封土堆高29米。平陵陵园呈正方形,垣墙边长三百八十米,四面正中各有阙门,与陵冢相对。现东,南二门阙犹存,门阙呈条形,用夯土筑成,夯层厚为6至8厘米。陵园西北角有面积较大的建筑遗址,残存大量汉代砖瓦,还有方形沙石质柱础和砖砌八角形水井,估计是守陵人员的居室。

  位于东边的东陵地势中部高、四周低,四面都有夯筑垣墙,这意味着东陵是一个四面有墙体的陵园。东陵封土底面边长160—170米,高约32米,封土外四面中间部分都发现有平面为梯形的墓道。陵园平面为四方形,垣墙约5米宽,东墙长404米,西墙长429米,南墙长416米,北墙长428米。

  垣墙的中部还分别有门阙建筑,其中东、南两处的门阙地面发现有高约两米的砖瓦残片堆积。各个门阙的长度在30—70米之间,宽度在12—40米之间,门道的宽度是6—8米,其中东门阙最宽大,代表着陵园的主方向是东方。

  平陵由茂陵东行6公里即今咸阳市秦都区平陵乡大王村东南的两个大冢,当为汉昭帝刘弗陵和孝昭上官皇后的合葬陵,因该陵地处汉代始平原边,故得名曰“平陵”。

  刘弗陵是汉武帝刘彻赵婕妤之子,前186年即位时年仅8岁。主幼臣强,外戚霍光专权。时内有齐孝王及边邑反叛,外有匈奴入侵;朝中则是霍光与上官皇后始则勾结继而争权,天灾人祸不断。元平元年(前174)21岁时,刘弗陵不明不白地暴死于未央宫中,遂安葬于东距未央前殿22公里、西距其父茂陵6公里的平陵陵园西北大冢中。 位置结构西边陵园和封土的形制与东陵基本相同,封土位于陵园中部,底面边长160米,高约30米。陵园的垣墙东边长380米,西边长386米,南边长370米,北边长381米,垣墙宽4—6米,垣墙四面中部都有门阙,以东门阙最为宽大。昭帝陵冢位于陵园正中,形如覆斗,陵顶内收形成二台。陵基为正方形,底部边长46。8米。它的东南665米处是昭帝上官皇后陵。上官皇后是霍光的外孙女(前87—前37),她虽贵为皇后,其实也很不幸。她6岁入宫当皇后,15岁时昭帝死去,此后一直比较孤独,于52岁病死,合葬平陵。可能是由于霍光的位高势重,她的陵园比昭帝陵园规模还要大一些,陵园边长420米(昭帝陵园边长为370米),陵园四门距封土堆均为125米,封土高26。2米。

  在昭帝与上官皇后的陵园中间,有一条宽5米的道路,将两陵连接起来。考古工作者在路的两侧分别发现了东西向排列的成组玉器,每一组相距约2米,均由玉壁和玉圭组合而成,每组都是中间放一枚玉壁,四周均匀围绕七、八个玉圭,圭尖一致朝向中央的玉壁。这些玉器肯定是为当时的祭祀而埋。

  平陵陵邑位于陵园东北,今李都村、庞村一带。 《汉书·宣帝纪》载:本始元年(公元前73年)正月,募郡国吏民訾百万以上徙平陵,第二年又“以水衡钱为平陵,徙民起第宅”。今在陵邑遗址内发现当年制骨、制陶作坊遗迹和部分建筑遗址,出土较多有火烧和锯过痕迹的骨料及板瓦、瓦当、残陶器、铜鼎、铁铧、镢、镂角、逼土等、遗址内汉瓦残片比比皆是,俯首可拾。由此推测,当年陵邑内建筑必是栉比麟次,相当繁华。

  平陵东南是汉昭帝“徘徊庙”遗址,庙建筑在一个高3米的夯土台上,今台上仍有汉代板瓦和筒瓦、方格纹方砖、凤纹空心砖、“长生无极”瓦当等,平陵东侧是陪葬墓群,今封土保存较完整的有11座,保存较差的12座(其中1座在陵北)。

相关阅读

 
上官小妹
上官小妹
  六岁皇后创史绩

  汉武帝死后,八岁的小皇帝刘弗陵登基。汉宫政治风云诡谲多变,皇位时时面临威胁。围绕着上官小妹立后,朝廷内外展开了复杂的权力之争。

  作为政治的点缀,汉昭时期各派政治势力都积极利用了她。然而不谙世事的小皇后,居然创建了使后人称道的历史业绩。

  “开后门”当上皇后

  汉昭帝始元四年(公元前83年),一天,官拜左将军的安阳侯上官桀偕同儿子上官安来到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霍光的府第。上官桀与霍光都是汉武帝指定的顾命大臣,霍光的长女嫁给上官安为妻,所以两人关系十分密切。

  上官桀开口说明了来意,他问霍光:“大将军有否考虑,该为皇上选择中宫皇后?”

  霍光感到奇怪,他想,昭帝年方十二岁,何必过早为他选美择后?但他是个忠厚谨慎的人,又一向同上官父子亲善,就顺着上官桀的口气说:“虽说为时尚早,但如有温良贤德之淑女,送进宫去,亦不失为一件美事。不知君侯可有合意的人选?”

  未等上官桀开口,上官安早已忍耐不住,躬身禀道:“现有小女上官小妹,天生丽质,可为合适人选。”霍光一听,皱起眉头,连连摇头道:“小妹系六岁幼女,怎可进宫为皇后,不合适,不合适!”

  上官桀进言道:“小妹乃大将军外孙女,若得正位中宫,可为大将军脸面生光。”霍光有些恼怒,正色道:“左将军此言差矣。先帝在世时,曾郑重托孤于你我,今册立皇后乃国家大事,怎可假公济私,辜负先帝遗命?”

  一番话,说得上官父子哑口无言,悻悻然告辞回去。

  自从太子刘据兵败自杀后,汉武帝一直将皇太子的位子空着,无法决定人选。他在三个儿子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和幼子刘弗陵之间踌躇再三,最后决定废长立幼,立刘弗陵为帝位继承人。他认为刘旦虽然聪慧多才,但性情桀骜不驯,而广陵王不学无术,专喜游猎,更不配立为储君,唯有赵婕妤生的儿子刘弗陵聪明英俊,体态魁梧,同自己最为相像,是帝位最合适的继承人。

  选定刘弗陵之后,汉武帝竟将弗陵生母、自己十分宠幸的赵婕妤处死了。他怕自己死后儿少母壮,会重演当年吕后专权混乱朝政的悲剧。在武帝病入膏肓的时候,一直苦苦思考着向哪一个大臣托交顾命重任。最后,他选定了忠厚老成的奉车都尉霍光和忠心可靠的侍中、驸马都尉金日。

  一天,他将“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赐予霍光,意在让霍光学春秋时周公旦辅助成王的故事。霍光诚惶诚恐,泣而受命。不久,武帝病势沉重,已到弥留之际,下诏立刘弗陵为皇太子,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并同承相、御史大夫一起,共五人辅政。托付完毕,汉武帝才放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霍光与上官桀两人的品性不同,升迁的途径也不同。霍光是前骠骑将军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去病封侯,他也入都补为郎官,出入禁中。二十余年一直小心谨慎,未曾有任何过失,很得武帝信任,升官至奉车都尉、光禄大夫。上官桀则是个诡计多端的小人。先前任未央厩令,为武帝看养御马,因武帝常来看视,十分殷勤小心。有一年武帝生病,好几天不到御厩,他就懈怠不管了。不巧武帝康复后又来视察,见许多御马都瘦掉了,怒而斥责上官桀。上官桀伏地叩头道:“臣闻圣体不安,日夜忧虑,故无心喂马,请陛下恕罪。”武帝一听,转怒为喜,觉得他忠心可嘉,对他日见信任。

  上官桀父子一心巴望上官小妹当上皇后,可使一门显贵。被霍光拒绝后,仍不甘休,想另找门路。还是上官安心眼灵活,想到应走宫中内线,猛然想起一条门路,当即备了厚礼、名帖去盖侯的门客丁外人家里求见。

  盖侯是汉武帝的表弟,即王美人兄长王信的儿子,娶武帝长女鄂邑盖长公主为妻。丁外人原是河间府人,多才多智,且长得仪容丰美。当他投入盖侯府中为门客时,就赢得了盖长公主的好感,两人眉来眼去。盖侯一死,中年寡居的盖长公主便同这个翩翩美男子公然姘居。汉昭帝即位后,霍光顾念八岁的幼童饮食起居尚需人照料,昭帝母亲已死,便请长公主入宫照顾小皇帝,内宫一切事务,统由长公主作主。后来霍光获悉了长公主的隐私,又见长公主常常夜间出宫不回,便命丁外人也入宫值宿,使长公主满足私欲后,可一心一意照料昭帝。

  上官安见了丁外人,奉上厚礼,托他向长公主说情,成全这桩好事,还答应事成之后,上官家一旦荣贵,便替丁外人谋求封侯。丁外人一口应允下来,立即进宫去见长公主。于是,由长公主作主,皇帝很快颁下诏书,召上官小妹入宫,封为婕妤。霍光碍于长公主的情面,再说小皇后又是自己的外孙女,也就不再阻挠。

  这年的春三月,上官婕妤被册立为皇后。这时的昭帝才十二岁,内外朝大事本来都由长公主作主,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上官父子总算达到了目的,尤其是上官安,当上皇帝的国丈,由小小的郎官一下子封为骠骑将军,又加封桑乐侯。他想报答丁外人,实现诺言,几次三番求见霍光,极力推荐丁外人才智俱全,勤勉忠正,可封为侯。霍光不肯应允,以高祖在世时所立“无功不得封侯”的规矩为理由加以拒绝。上官父子便退一步,求霍光授丁外人以光禄大夫之职。霍光仍然不允,认为丁外人无功无德,没有理由得官。

  这样,上官父子便同长公主、丁外人抱成一团,意欲除掉霍光。未央宫的一对小皇帝和小皇后,也经历了一场风险。

  有灾无难安居后位
上官小妹
上官小妹

  元凤元年(公元前80年)九月,一天,汉昭帝临朝,未央殿前丹墀两侧,文武百官齐齐肃立。御史大夫桑弘羊出班奏道:“今有燕王旦的奏章一份,嘱臣代为转呈陛下。”昭帝接过一看,见是燕王弹劾大司马大将军霍光的,不由吃了一惊,忙展开奏章仔细读了起来。内容大意是说,霍光去广明校阅羽林军时,竟用天子仪仗,“专权自恣,疑有非常之心”,故燕王自请入宫保卫皇帝。昭帝反反复复读了几遍,将奏章收起,下令退朝。

  过了几天,霍光校阅羽林军完毕后,回朝复命。他听说燕王刘旦上书弹劾自己,惶恐万分,不敢进殿面君,只在未央殿两侧听候发落。过了一会儿,昭帝宣霍光上殿,霍光取下大将军冠,战战兢兢进殿,匍匐在地。昭帝和颜悦色地说:“大将军不必惊慌,朕知道大将军无罪。”霍光抬起头来问:“陛下如何知晓?”昭帝微微一笑,答道:“大将军去广明阅兵,往返才几天工夫,燕王远在蓟地,怎能知晓?分明是朝中有人伪造此事,陷害大将军。”满朝文武大臣听了,无不佩服十五岁的昭帝英明善断。但大家又有一个疑问:究竟是谁伪造燕王的奏章呢?

  上官桀见昭帝下令追查燕王奏章的来历,心下着慌,借口探望皇后上官小妹,进宫买通昭帝左右内侍,再向昭帝进谗。昭帝怒道:“大将军是当今忠臣,如再敢胡言乱语,定当重罚不饶!”原来,正是上官桀父子为了讨好长公主与丁外人,搬掉霍光这块大石头,勾结了觊觎帝位的燕王旦以及与霍光结下私仇的御史大夫桑弘羊,设下这个圈套,企图搞掉霍光,这是发难的第一步。假如昭帝准奏,将霍光下狱治罪,那么第二步就准备捏造新的罪名,必置霍光于死地不可。谁知少年天子明察秋毫,不为所惑。上官父子害怕阴谋暴露,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先杀霍光,再废昭帝,然后把燕王旦诱入长安刺死,由上官桀自己来做皇帝。他们通过丁外人去联络长公主,色迷心窍的长公主居然赞同了这个计划。一帮人紧锣密鼓,将谋反计划商量定当,便派人去蓟地通报燕王,请他入都准备登位。

  过了几天,长公主密嘱心腹舍人燕某雇用若干武艺高强的杀手,准备邀霍光过府饮酒,伺机将他杀死。不料燕某回家后将此事告诉了父亲燕苍。燕苍曾任稻田使者,是搜粟都尉杨敞的属下,他便又把此事告诉了杨敞。杨敞素来胆小怕事,一听这事惊骇异常,不敢作声,怕被上官父子知道后会祸及自身。但是,他受过霍光的提拔,有感恩之心,不忍见霍光遭毒手,忍不住去找谏议大夫杜延年。杜延年想这事非同小可,立即去向霍光告发了长公主、上官父子等人的阴谋。霍光连夜进宫禀报了汉昭帝。

  第二天一早,丞相府派员去请上官父子,说丞相田千秋邀他俩去共商大事。上官父子兴冲冲坐车来到丞相府,进了大堂见礼后坐下,猛听得田千秋高喝一声:“诏令下!”还没等上官父子反应过来,田千秋就传令:“将叛逆上官桀、上官安父子拿下,就地正法!”立时,两人便作了刀下之鬼。接着,田千秋又派人捉拿桑弘羊和丁外人,把他两人一并处死。盖长公主闻讯,就在宫中畏罪自杀了。

  汉昭帝和霍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消灭了长安城内的叛逆集团,又派使者持节去蓟地。燕王刘旦正喜气洋洋准备进京去做皇帝,哪料到几天工夫,形势大变,他接到昭帝手令,只得悬梁自尽。

  这一年上官小妹才九岁。按理,父亲和祖父犯了灭族之罪,她这个皇后不死也应被废。但是,刘弗陵是个仁厚、明理的君主,他认为九岁的女孩不懂世事,又未参与同谋,何况皇后又是大将军霍光的外孙女儿,不忍加罪。所以上官小妹仍然安安稳稳地端坐在她的皇后宝座上。

  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昭帝年满十八岁。霍光决定提前为他举行冠礼,以便让昭帝及早亲政。冠礼告成后,昭帝因十分倚重霍光,一切军国大事仍请他主持。霍光见昭帝身体欠佳,也为让皇后上官小妹获专宠,下令后宫所有的美女,一律把裤裆缝满(之前后宫妇女的内裤也许都是开档的),并说,皇帝有病,不宜接近女色。所以,汉宫内外,没有人敢将美女进献给昭帝。虽是独得皇帝的专宠,但是小皇后直到元凤七年,长到十五岁时,仍没有替昭帝生下一个儿女,这可能同年轻的昭帝身患某种痼疾有关。就在这一年,昭帝不幸病死,仅仅活了二十一岁。小皇后成了小寡妇。

  昭帝没有儿子,皇位的继承成了问题。经霍光同众大臣庭议之后,决定迎立昭帝的侄子昌邑王刘贺为帝,尊十五岁的上官小妹为皇太后。

  废昌邑创史绩

  元平元年(公元74年)六月,霍光接到宫中门下侍郞的报告,说新即位的皇帝刘贺在此国丧期间,不知哀痛,竟日日饮酒作乐,嬉戏无度。

  昌邑王刘贺进宫不到十天,便是劣迹昭彰,使霍光和几位汉室的肱股大臣深为不满。这下霍光更是恼怒至极,立即请来右将军张安世、大司农田延年一同商量。这两人都是霍光的亲信。

  霍光说:“不立广陵王而立昌邑王,即是因为先帝在世时,曾有遗命,谓广陵王刘胥好游乐,无法度,终身不得为嗣,故立昌邑王为帝。岂知昌邑亦是荒淫无道,骄奢无度,视政事如儿戏,弃社稷于不顾,群臣屡谏不听,一意孤行。长此以往,只恐群下鼎沸,江山不保!”说完这话,他又列举了昌邑王的种种罪状。

  田延年建议道:“将军乃汉之柱石,若审度昌邑不宜为君,何不禀明太后,另立贤人为君?”张安世也深以为然。三人计议定当,分头行事。

  第二天,田延年去见丞相杨敞,把在大将军府议定的意见告诉杨敞。杨敞虽高居相位,却并无胆识,一听霍光等人要干废君之事,吓得面如土色。田延年耐心等着他表态,但他支支吾吾,“王顾左右而言他”,始终不作明确回答。这时,乘田延年离开一会儿时,杨敞的夫人便从东厢走出来,她对杨敞说:“刚才夫君同大司农的谈话,妾身都已听明白。妾以为,此为国家大事,大将军计议已定,特遣位列九卿的大司农来报告夫君,夫君若不是急速响应,并与大将军同心同德促成此事,恐夫君性命难保矣!”

  这时,田延年又回到客厅。杨敞夫人也不回避,代杨敞向田延年许诺下来,说:“愿奉大将军令行之。”她是司马迁的女儿,故深明事理,颇具胆略,比杨敞胜过几倍。

  第三天天一亮,霍光召请满朝文武大臣,包括丞相、御史、列侯以及大夫博士等百多名官员齐集未央正殿。浩大而肃穆的场面使人们惴惴不安,谁也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大事。

  只听霍光开口道:“昌邑王行为昏乱,恐毁坏社稷,今特请众位大人一起商议,出个主意,看看如何收拾?”众人听了,无不惊诧失色,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忽有田延年挺身而出,他手按佩剑,朗声答道:“先帝以幼孤托付大将军,并委以全权,无非因大将军忠贤,足能安刘氏天下。今汉室危在旦夕,大将军如置之不顾,试问百年后有何颜面见先帝于地下?我请大将军速行大义,大臣中如有异议,我当请剑斩之,决不容情!”

  霍光拱手称谢道:“九卿责我,言之有理,既如此,我霍光便受命于危难之中,定不负众望。”于是,大臣们一个个跪倒在地,齐声说:“万胜之命,全在将军,我等唯大将军令是从。”

  在霍光的率领下,丞相杨敞、车骑将军张安世、前将军韩增,以及御史大夫蔡谨、太仆杜延年、大司农田延年,加上宗正、廷尉、执金吾等位居九卿的大臣们,鱼贯而行,一起来到长乐宫谒见皇太后上宫小妹,将昌邑王的罪状以及群臣们认为他不配为君的意见一一向她陈述。一个不问世事的十五岁的少妇,会有什么主张?自然一切听从霍光和众大臣的安排。

  第四天一早,昌邑王刘贺尚在睡梦中,就被上官太后的诏令宣起,要他速至未央宫的承明殿听候召见。刘贺约摸等了半个时辰,方见皇太后的车驾来临,太后下令禁闭殿门,不许昌邑王带来的臣属进来,只许昌邑王一人上殿。刘贺心下着慌,朝拜完毕,即想乘辇回宫。但他刚一起身,就有两名太监将他拦住,并押着他把他关进偏殿。刘贺强作镇定,自言自语道:“我何处得罪了太后?”

  过了一会儿,上官太后重新升殿,只见她坐在殿上特设的“武帐”内,头戴九凤冠,身穿珠绣宫袄,年轻而端丽、庄重。两旁侍立着数百名黄门郎,个个手持刀剑,寒光闪烁。文武百官以霍光为首,按名位依次排列两侧。昌邑王被传上殿,跪伏在地,不敢出气。尚书令接过霍光、杨敞递上的奏章,高声读了起来:

  “……孝昭帝早弃天下,因无子嗣,特召昌邑王进宫服丧,彼却毫无悲哀之心,尽废礼仪。进京道上,不素食,好酒肉,又抢掠民女奸淫之;入都后与昌邑臣僚二百余人,日日遨游,击鼓弹唱。及至入宫,又与宫人淫乱嬉戏,沉湎于酒,荒诞于色……”

  听到这里,上官太后很是生气,责骂昌邑王说:“为人臣者怎可如此悖乱不法?”刘贺又愧又怕,连连叩头认罪。太后挥手命尚书令继续读完:

  “……臣等与合朝大臣庭议,皆以为昌邑王贺不宜承嗣孝昭皇帝之后,当废!”

  这是霍光、杨敞会同九卿、列侯等二十余人联名上奏的。尚书令读完后,太后说了一声“可”字,霍光便引刘贺起身,再拜受诏。

  刘贺不服,抬起头来对太后说:“《左传》有语:‘天子有铮臣七人,虽无道,不应失天下’。”

  霍光斥责刘贺:“皇太后已下诏废立,你有何资格称天子?”说着,他走到刘贺身边,解下皇帝的玉玺和绶带,奉上给太后,又今左右太监扶刘贺下殿。

  下朝后,霍光亲自送刘贺回昌邑王府,向刘贺告辞说:“大王所作所为有违天命,臣宁负王而不负社稷,愿大王自爱。臣今后不能长久侍候大王了!”说罢,流着眼泪拜别回宫。

  第五天的正午时分,在长安闹市口,昌邑王的从臣属官二百多人全被押到这里当众杀了头。他们的罪名是:“无辅佐之功,反陷昌邑于不义”。临刑前,这些人大呼:“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后悔当初掌权时没有杀掉霍光。

  昌邑王仅仅做了二十七天皇帝,就被废掉。这种由大臣集体罢免皇帝的事,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主持这次仪式的十五岁的上官小妹,也被后人传为趣谈。

  不久,霍光征得上官小妹的同意,迎接流落在民间的、已故皇太子(汉武帝长子)刘据的长孙刘询进京,承继昭帝的皇位,才十五岁的上官小妹又被尊为太皇太后。从这以后,她一直安闲地住在长乐宫,无所用心地度日。春花秋月,朝阳暮雨,活到五十二岁,于汉元帝永光四年(公元前40年)去世。死后同汉昭帝刘弗陵合葬于平陵。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