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12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黑雪 (2011/4/1 12:16:33)  最新编辑:黑雪 (2011/4/1 12:16:33)
冉云飞
拼音:Rǎn Yúnfēi(Ran Yunfei)
同义词条:雅个绿竹
目录[ 隐藏 ]
  冉云飞(1965年- )字仙盾,号雅个绿竹中国作家,生于重庆酉阳,土家族,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现任职于《四川文学》,长居成都,“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个人简介

 
冉云飞
     冉云飞
  冉云飞长期关注右派维权,属于民主运动人士,为人较为高调。他在天涯牛博网等多个博客网站的博客先后被关闭。2008年12月冉云飞的牛博镜像被关闭后,先后在搜狐德赛开了新博客。
 
  2011年2月24日,四川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冉云飞实施刑拘。3月28日,冉云飞夫人王伟女士称,当天上午她收到成都市公安局对冉云飞正式批捕的通知,该局于2011年3月25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冉云飞实施逮捕,现关押于都江堰
  

个人著作

 
冉云飞
     冉云飞
  《手抄本的流亡
  《通往比傻帝国
  

社会活动

 
  2008年05月,参与并组织牛博网四川地震灾区救助活动
  2008年06月,因在博客发表《最不可辜负的是民心》而遭四川省作家协会批评教育以及断网封杀等处理
  2008年12月,参与联署《零八宪章
  2009年1月,联署呼吁《抵制央视,拒绝洗脑
  2010年9月,在《亚洲周刊》上发表《岂容青史尽成灰》一文,认为中国大陆故意隐瞒国民党军队抗战史实。
  

访谈

 
  谢丁:冉云飞专访:时代的病人
 
  这是《生活》杂志谢丁兄来成都给我做的一个专访,我在外地,不方便写文章,且在周末,为了让朋友轻松一下,特贴这个与我即将出版的的新作《吴虞和他生活的民国时代》有关的采访在敝博,以便朋友们对我这本新书有更多的了解。2009年4月18日10:50分于遂宁
 
  1、
 
  1921年2月底,吴虞终于等来了北京大学的聘书。北大开出的条件颇为丰厚,直接以教授聘任,月薪260元。通常到北大当教员,一般须试讲一年左右,没什么问题,才能升为教授。吴虞算是一个特例,这全靠他在《新青年》上打响的名声。
 
  此前四年,吴虞在《新青年》发表了一系列攻击孔家店的文章。这本杂志由陈独秀创办于1915年,是当时中国攻击儒家总体价值体系的标杆。吴虞以《吃人与礼教》一文成名。在新青年同人中,他和陈独秀二人,非孔非儒最为有力。
 
  那年,陈独秀已将《新青年》搬回上海,编辑同人之间开始分化,杂志已近分崩离 析。但远在成都的吴虞,正力求早日前往北京。他的堂弟吴君毅,写信对他说,北京才是人才荟萃之地,怀才抱器之士,来此间不愁无用武之地。如果留在四川,徒遭白眼,永无出头之日。
 
  吴虞正急欲脱离成都的现实困境。因反对儒家思想体系,他已经被成都主流教育界 围剿封锁。长达八年,吴虞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没有任何一家教育机构敢聘请他 。他写的文章,四川媒体也从来不登。虽然此时吴虞在外界已获得盛名,但成都的 死水还是让他快憋不过气来。而在北京──全国文化运动中心,那里的新文化运动骨干们,都是吴虞非孔非儒观点的支持者。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北京都将给吴虞带来自由。
 
  多年来,吴虞和北京《新青年》同人之间只有神交。他和陈独秀通过几次信,所投稿件大多也有陈独秀编发。但他最欣赏的是胡适。1920年,吴虞的女儿因为出国留学,胡适做了担保,他才第一次提笔写信给胡适,表示感谢。
 
  直到半年后胡适才回信一封,说“我是很敬重先生的奋斗精神的,年来所以不曾通一信、寄一字者,正因为我们本是神交,不必拘泥形迹。”同时,胡适也表达了他对吴虞在成都境况的支援:“先生廿年来日与恶社会宣战,恶社会现在借刀报复, 自是意中之事。但此乃我们必不可免的牺牲——我们若怕社会的报复,决不来干这 种与社会宣战的事了”。
 
  但成都的氛围远比北京更为保守。吴虞不仅在言论上攻击孔儒,他还因财产纠葛,一纸诉状将父亲告上法院。这引起卫道士群起攻之,将吴虞视为成都的污点。而吴虞是一个很在乎外界评价的人,他在成都没有丝毫满足感。
 
  只有通过阅读外界报刊,吴虞才能从精神上寻找到支撑。在成都,”华阳书报流通处“是他和外界沟通交流的重要支点。彼时,书报流通处刚刚兴起,读者可以在这 里买到全国各地的刊物,从而摆脱因交通不畅和信息不通带来的封闭。从北京辗转 而来的新文化力量,通过书报流通处传递到吴虞手中。他在这里第一次看到《新青年》,并萌生投稿的意愿。
 
  拿到北大聘书后,在等待北大汇来路费的同时,吴虞到华阳书报流通处买了一本《北大纪念册》,此为北大自印,流传至成都。但凡与北大有关之事,吴虞都有留心 。他阅读《蔡孑民言行录》,还向周围的朋友打听北大是非。他高兴的,小心翼翼 的,做好一切北上准备。
 
  吴虞能到北大教书,主要是他堂弟牵线,最终由中文系(国文部)主任马幼渔定下此事。堂弟来信告诫说,“北大党派复杂,初到此间,若不悉其内容,恐动辄得咎”。1921年4月6日,吴虞从成都出发,在重庆停歇数日,最终于5月7日清晨抵达北京。
 
  当天,他和堂弟一起到中央公园来今雨轩看牡丹,约见马幼渔、马寅初、蒋梦麟喝茶。在日记里,吴虞如此描述他在北京的第一天:“幼渔、梦麟意见极反,而外面周旋,仍丝毫不露,足见江浙人之有心也。”
 
  这一年,吴虞49岁。除了比蔡元培小5岁,他比《新青年》同人都年长。在四川长期受压抑的心态,导致吴虞察人观事,都持怀疑态度。在公共场合,吴虞尽量谨小慎微。但在日记里,吴虞记录了他周围所有人的“丑事”。和他交往的人,几乎都被他在日记里攻击过。而对于他自己,日记里满满当当,都是别人的赞誉之语。
 
  离开成都时,吴虞或曾期待北京能带给他个人声望的增长,或许学问也可有精进。但在北大四年,吴虞成就稀疏。他仅有的声望,仍局限于之前批孔批儒的文章。脱离了成都保守派的土壤,他激进猛烈的批判仿佛失去了对象。
 
  在北京,吴虞再也没写出哪怕一篇名噪一时的文章。
 
  2、
 
  吴虞的日记出版,已是60年后,1984年。那时冉云飞还在四川大学中文系念大二。多年后,他读《吴虞日记》不下十遍,写成《吴虞和他生活的民国时代》一书。吴虞不会想到,他一生无真正朋友,而在他死去半个世纪后,另一个居住在成都的知 识分子,成为最了解他的人。
 
  冉云飞对吴虞的情感也经历了波折。他本来是想向这个“老英雄”(胡适语)学习 ,向他看齐。但翻阅日记后,他却发现吴虞身上有许多不可捉摸的东西。在自序里,冉云飞写道:
 
  “我发觉他既是中国社会的病人,也是中国社会之病的参与者、清理者、治疗者。 他既勇又懦,既狡又直,既世故又不乏孩子气,既好名利又喜读书。他是一种古怪的结合体。这种古怪的结合,仿佛中国古堡里突然搜出了一份西洋地图,让你产生不配合的晕眩感。这种错位,让我感到困惑迷惘,不知所措,难以切入,但这更加 激起了我对他的兴趣。”
 
  冉云飞是某刊的编辑,但他更大的知名度来源于网络。他分散在各个网站的博客,浏览量排名前三。冉云飞的文章,大多针砭时弊,倡导民主和自由。
 
  冉云飞认为,在一个把传统连根拔起的时代,我们需要尽量理性地研究过去,以对当下有较为稳定的观照。对于他所期待中国发生的改变,他希望自己是“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每天早晨6点,冉云飞起床上网,阅读新闻,并撰写评论更新博客。上午他会去编辑部上班。午睡过后,他开始阅读书籍直至夜晚。在撰写吴虞一书时,冉云飞游走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早晨是他面对中国现实的时刻,夜晚他将回到历史中。
 
  某种程度上,冉云飞提倡的民主自由,和五四时期《新青年》同人倡导的德先生、赛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处。但冉云飞认为吴虞那一代人激进得多。如今已很少有人再用激烈的方式去攻击儒家传统价值体系。现在,激烈的中国人仍然存在,但他们 愤怒的对象不是孔子,而是任何伤害到中华民族感情的人。但在二十世纪初,对于《新青年》众知识分子来说,非激烈不足以救中国。
 
  自晚清以来,中国人一直在尝试现代化的道路。起初,人们想通过”船尖炮利“的改造挽救颓势。后来,康梁兴起制度变革。但他们都没有成功。由传统读书人转变而来的现代知识分子,开始把目光锁定在中国的文化上。他们认为只有从文化上进行革新,才能从根本上救中国。
 
  陈独秀认为,儒家价值体系势难与西方思想兼容并蓄,糅合为一。他在1916年写道 :“求适今世之生存,则根本问题,不可不首先输入西洋式社会国家之基础。所谓平等人权之信仰,对于与此新社会新国家新信仰不可相容之孔教,不可不有彻底之觉悟,猛勇之决心;否则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而此时,康有为却主张以儒家思想作国家宗教,他认为传统儒家思想可以提振国力 ,填补眼前生活令人触目惊心的道德真空。因此,以《新青年》为首的新文化阵地,对儒家思想体系的攻击也越发激昂。
 
  吴虞搭上了这趟文化革新的快车。在成都,书报流通处的热卖,使他意识到媒体的 力量。在新式学堂受教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城市阅读人口,是新式观念的可能 接受者。吴虞将自己的《辛亥杂诗九十六首》投给《甲寅》杂志,由陈独秀编发。 随后一发不可收拾,诸多文章发表在《新青年》上。
 
  在《吃人与礼教》一文中,吴虞受到鲁迅《狂人日记》的启发,称赞到:“这日记 ,把吃人的内容和仁义道德的表面看得清清楚楚,那些戴着礼教假面具吃人的滑头 伎俩,都被他把黑幕揭穿了!“他还指出,”我们中国人,最妙的是一面会吃人,一面又能够讲礼教。本来是极相矛盾的事,然而他们在当时历史上,却认为是并行不悖的,这真是奇怪了!”
 
  此时的吴虞仿佛一个斗士。胡适在北大第一次见他时说,”这人是十年前的激烈分子,在成都不为人所容。“在外界看来,吴虞和新文化运动的干将们有着共同的目标。但冉云飞却说,吴虞走得没那么远。他之所以激烈的非孔非儒,源自其自身经历,这是他求得内心平衡的一个重要方式。
 
  在吴虞日记里,冉云飞发现了另外一个吴虞。
 
  “他与时代并不合拍,与父亲不共戴天,和家人冷漠客套,与朋友几乎无真交心者,日记里记下了许多朋友阴暗的生活。进入他日记里的名人,几乎都有不堪的记录,这太令我意外了,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读到过一部像他这样的日记。你可以厌恶一个人,但吴虞好像与所有人暗中干上了,因为他几乎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冉云飞选择进入吴虞的世界,是他对那个时代的氛围有一种天生的敏感。他认为, 现在的知识分子,正遭遇一些相同的困境。虽然早已没有外国列强入侵,但对于成为一个自由人的追求,对普世价值的追求,我们和他们是一样的。
 
  “我们现在面临的冲突是,你作为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你怎么去把握这种平衡? 你既要让政府感受到,这个社会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好;你也要让老百姓感受到,这个社会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糟。”
 
  冉云飞最后写道:“我们每个人面对时代和社会的制约,其间的不自在与求生的分裂,令人如此抓狂,只不过许多人的形迹没有记录下来罢了。”

    7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黑雪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