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62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30 18:57:13)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30 18:57:13)
郭圣通
拼音:Guō Shèngtōng(Guo Shengtong)
同义词条:光武郭皇后,汉光武郭皇后
目录[ 隐藏 ]
郭圣通
郭圣通

  郭圣通,东汉藁城人。其家为一郡之望族。父郭昌,因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于异母弟,受到国人赞誉,入仕为郡功曹。其母为西汉真定恭王刘普之女,号郭主。更始二年(公元24年)刘秀征伐王郎至真定,纳郭圣通为妾。刘秀称帝后,立为贵人。建武元年(公元25 年)生皇子强。第二年,立为皇后刘强立为皇太子。不久,真定王刘扬谋反,被杀。郭后逐渐失宠。而他更因失宠怀怨,屡违教令。建武十七年(公 元41年)废乒乓为中山王太后,进其次子刘辅为中山王,二十年(公元44年)中山王刘辅改封为沛太后。其弟郭况官至大鸿胪,皇帝多次幸临其宅第,赏赐金钱缣帛基丰,京城人称其家为“金穴”。二十六年(公元50年)其母郭主去世,皇帝临丧送葬,遣人迎其父郭昌灵枢与郭主全葬,追赠郭昌为阳安侯印绶,谥思侯。二十八年(公元52年)郭圣通卒。

简介

郭圣通
郭圣通

  郭圣通其家为一郡之望族。父郭昌,因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于异母弟,受到国人赞誉,入仕为郡功曹。其母刘氏为西汉真定恭王刘普(汉景帝七世孙)之女,号郭主。

  更始二年(公元24年)刘秀征伐王郎至真定,纳郭圣通。刘秀先妻阴丽华,后出于政治需要又与郭圣通联姻。刘秀称帝后,两人俱立为贵人。建武元年(公元 25 年)郭圣通生皇子刘强。第二年六月,郭贵人立为皇后,刘强立为皇太子。不久,真定王刘扬(郭圣通舅父)谋反,被杀。郭后逐渐失宠。建武十七年十月(公元 41年)光武帝废郭后为中山王太后,进其次子刘辅为中山王。十九年六月(公元43年),废其长子太子刘强为东海王。二十年(公元44年)中山王刘辅改封为沛王,郭后改称沛太后

  郭圣通弟郭况官至大鸿胪,光武帝多次幸临其宅第,赏赐金钱缣帛基丰,京城(洛阳)人称其家为“金穴”。二十六年(公元50年)其母郭主去世,光武帝临丧送葬,遣人迎其父郭昌灵枢与郭主全葬,追赠郭昌为阳安侯印绶,谥思侯。二十八年(公元52年)郭圣通卒,安葬于北芒。后郭况卒,光武帝亲自临丧,谥节侯,其子郭璜继嗣。

人物生平

郭圣通
郭圣通

  郭圣通出生在一个极为显赫的家族,她的母亲为汉景帝七世孙、真定恭王刘普之女,号郭主。郭主嫁与豪门望族出身的郭昌后,生下了郭圣通与其弟郭况。郭圣通之母郭主虽出身西汉王室,但为人恭俭有礼,有母仪之德。郭圣通显赫无比的出身和其所受到的王室家族的熏陶,对其日后的人生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联姻英主

  王莽建立新朝之后,企图用“改制”的方法来缓解西汉末年空前激化的社会矛盾,但随着托古改制的失败,中原大地陷入了一场更大的混乱,一时间烽烟四起、刀兵不断。在这场西汉末年的乱世之中,一个人物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就是身为汉高祖九世孙的刘秀。在作为新汉两军总决战的昆阳之战中,刘秀的军事才能被发挥的淋漓尽致,率13骑突围的刘秀搬来援军,聚歼新莽主力42万于昆阳,此战之后,王莽新朝政权的覆灭已成定局,刘秀亦名扬天下。地皇四年(公元23 年),王莽被攻入长安的汉更始军所杀,新莽政权宣告灭亡。然而,新莽政权覆灭之后,刘秀的兄长、在反莽斗争中立有大功的刘縯却被更始帝刘玄与绿林军将领合谋杀害,同样受到更始帝猜忌的刘秀一方面与兄长划清界限,另一方面主动向刘玄请罪,终逃过一劫。更始帝移都洛阳之后,遣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到河北去镇慰那里的州郡。刘秀所要去镇慰的河北,各方势力混杂,各怀异心,并不听命于更始政权。刘秀方以更始政权使臣的身份到达河北,卜者出身的王郎诈称是成帝之子刘子舆,在赵缪王刘林的支持下于邯郸称帝,广阳王刘接亦归附于王郎。王郎称帝后,下檄文抓捕刘秀。此时的河北诸郡国多归附王郎,刘秀甚至连城都不敢进,只好在外面往返奔波、风餐露宿,处境极为艰难。最后,还是在上谷、渔阳等郡的太守和豪强的支持下,刘秀才在河北有了自己的基业,有了与王郎一较高下的资本。

  王郎与刘秀的河北争夺战的成败,可以说在极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实力派集团的动向,这就是在河北众诸侯当中实力最强、手握十万大军的河北真定王刘扬集团。真定王刘扬,是河北三王(其余两王为赵缪王刘林、广阳王刘接)当中,实力最强的人物,在其余两王已归附王郎的情况下,刘扬的动向就成了河北争夺战的焦点。一时间,王郎与刘秀同时派人去说服刘扬,为己所用。最终,真定王刘扬决定站在刘秀一边,但条件是:刘秀要迎娶河北真定府的女儿、他真定王刘扬的外甥女郭圣通。刘秀闻之,陷入两难境地。仅仅几个月之前,刘秀刚刚迎娶了南阳豪门望族出身的富家千金阴丽华为妻,这位小小年纪就以美貌闻名于四方的阴丽华,一直是刘秀朝思暮想的佳人,光武帝在民间还只是一个落魄皇族的时候,就曾感叹:“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如若再娶他人,实难于日后面对阴丽华与南阳新野的阴氏家族。况且郭圣通出身河北王室,阴丽华出身南阳豪强名门,日后两人谁为嫡,谁又做庶?面对着刘植等诸将的劝谏,以扫平天下、匡扶汉室为己任的刘秀最终做了决定:以隆重的礼仪迎娶河北王室之女郭圣通。

  更始二年(公元24年),刘秀于河北真定以隆重的仪式迎娶了河北真定府的女儿—郭圣通。自此,刘秀成为了河北真定府的女婿,真定府的十万大军亦为刘秀所用。五月,刘秀部与刘扬部合兵一处,共击邯郸,城破后王郎被杀。随后,刘秀又陆续平定了铜马等农民军,基本上控制了整个黄河以北,为日后东汉王朝的建立与统一战争奠定了一个稳固的大后方。

  公元25年,刘秀在诸将拥戴下,于河北鄗城的千秋亭即位称帝,重建汉王朝,史称东汉。自此,刘秀走上了以河北为大后方,进取中原的称霸天下之路。

入主中宫

郭圣通
郭圣通
  建武元年,郭圣通为光武帝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皇长子刘疆。已经登基称帝的光武帝又喜得贵子,一时间,郭圣通成为了光武帝身边最受宠的女人。不久,郭圣通即被册封为贵人

  刘秀于河北称帝后不久,即亲统大军南下,直取东都洛阳。夺取洛阳之后,光武帝刘秀遂定都洛阳,定都洛阳后,光武帝即令侍中傅俊迎他的另一位女人入京,她就是南阳豪强望族的女儿—阴丽华。在郭圣通嫁与刘秀的数月前,刘秀在宛城迎娶了他梦寐以求、朝思暮想多年的绝色佳人阴丽华。刘演被杀后,更始帝与绿林军将领们对刘秀的猜忌一点也不亚于刘演,同样意欲加害。新婚的阴丽华陪伴在刘秀身边,这对新婚燕尔是在死亡与惶恐中度过他们短暂的婚后生活的。更始帝为了移都洛阳,遣刘秀行司隶校尉职,前往洛阳整修宫殿,这对婚后仅仅三个月的新人无奈分离,刘秀将阴丽华送往新野,自己则去了洛阳,想不到这一别竟是三年。在阴丽华被迎来洛阳之后,刘秀也同样册封阴丽华为贵人。

  光武定都洛阳,在血雨腥风中重建汉帝国。这个再造的大汉王朝,谁将成为她的女主人呢?郭圣通,这个在刘秀平定河北的过程中起了举足轻重作用的女人、这位在刘秀东征西讨的三年中一直跟随在他身边并为他生下了皇子刘疆的女人,显然是更有资格入主中宫,荣登后位的。对光武帝来说,又到了一个难以抉择的时刻。这时的东汉王朝虽已定都洛阳,但形势仍十分严峻,赤眉军拥兵近百万占据长安,割据睢阳的刘永集团时刻威胁着东汉王朝的心脏—洛阳的安全,西蜀公孙述,天水的隗嚣,河西的窦融均拥兵数十万,虎视中原。面对着这样的形势,刘秀定下了“先关东,后陇蜀”,即先集中力量消灭对中原威胁最大的关东割据势力,然后平定陇右与西蜀的战略决策。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要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否则一切形同虚谈。这个稳固的大后方,就是河北。河北稳,则光武帝进可攻,退可守,在战略上就处于一个极为有利的主动地位。从感情上讲,刘秀更爱阴氏,阴氏女是刘秀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佳人,自然刘秀也希望阴氏女能成为东汉帝国的皇后。但从现实来讲,郭氏女于江山社稷有功,她背后的河北真定王室集团与河北豪族们的支持是稳定河北这一战略大后方的决定因素,一旦河北不稳,就会为日后的统一战争带来极大的困难,甚至是灭顶之灾。还有一点,那就是郭氏女已为刘秀生下了皇子刘疆,从现实中的任何一个方面考虑,郭圣通都是皇后的第一人选。当初刘秀将二女同封为贵人,也实属一种无奈的权宜之计。最终,还是阴氏女自己出面,帮刘秀解决了这个两难之事。当光武帝提及欲加后位之尊荣于阴氏女时,阴氏女却断然回绝了。在阴丽华看来,郭氏一门于社稷有功,三年的河北征战,郭圣通又伴驾左右,且已为建武皇帝生下了皇子,郭圣通更有资格来做这个皇后的位子。经过再三权衡,刘秀遂决定册立郭氏圣通为后。

  建武二年(公元26 年),郭氏圣通被册立为皇后,其子刘疆被册立为太子。郭圣通,这位西汉王室出身的名门之女,终于走上了她人生的巅峰。

后宫恩怨

阴丽华
阴丽华
  《后汉书·光武郭皇后纪》中,用了“有宠”二字。可见,在河北征战的两年多时间里,在阴丽华到来之前,光武帝对郭圣通这位气质高贵、容貌端庄的真定王室之女是宠爱有加的。

  定都洛阳之后,南阳豪强地主世家出身的阴丽华被刘秀迎到了洛阳,受封为贵人(东汉制度,贵人是仅次于皇后的一种嫔妃等级)。在当时,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那就是身为皇后的郭圣通不会太留意和在乎这位阴贵人,而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嫔妃。西汉皇室血缘的出身、河北三年征战的伴驾之功、太子刘疆的生母身份,这些都是作为原配的阴氏女远远不能相比的。在郭圣通的眼中,她的后位是无人可以撼动的。不但是郭圣通,几乎当时所有的人都不会料到,这个出身于南阳豪强地主世家、看似温婉折服的阴家大小姐,日后会对郭圣通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以至于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东汉王朝的统一战争仍在继续,继消灭了割据睢阳的刘永集团之后,东汉大军对赤眉军的战略大包围也已经形成,赤眉军经过两年来的奋战,始终无法摆脱战略态势上被围的局面,在逐鹿中原的大混战中,东汉政权已经是锋芒毕露,大有一统天下之势。然而,身为六宫之主的郭圣通却越来越忧心重重了,因为她发现,皇帝的爱逐渐离她是越来越远了。随着阴丽华的到来,原本恩爱的皇帝开始对她渐渐疏远,阴贵人那边,却越来越多的承受着皇帝的眷顾。建武四年,阴丽华随刘秀北征彭宠,在河北的元氏生下了皇子刘庄(即后来的汉明帝)。如果说拥有皇子是郭圣通对阴丽华的一个巨大优势的话,现在这个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了,刘秀也愈加的宠爱贵人阴丽华而冷落身为皇后的郭圣通。经历了多年来的失宠,郭圣通就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太子刘疆的身上。但随着诸皇子的逐渐长大,刘秀对第四子刘阳(后改名为刘庄)最为喜爱,对刘阳经常是赞不绝口,《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帝生而丰下,十岁能通《春秋》,光武奇之”。身为皇后却受冷落多年的郭圣通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与怨恨,以至于经常“怀执怨怼”(见《后汉书》光烈阴皇后纪),也就是不断的对刘秀抱怨和吵闹,而身为皇后的郭圣通更是把这种怨恨发泄到阴贵人的身上,以至闹的后宫不宁。出身于西汉皇族的血统,母亲也有“母仪之德”(见《后汉书》光武郭皇后纪)的郭圣通,为何会做出如此的举动呢?这恐怕和多年来遭受的皇帝的冷落和她自身高傲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郭皇后的做法不但没能挽回刘秀的心,反而更加引起了刘秀的反感。刘秀喜爱的是《关雎》中“窈窕淑女”,最反感的就是泼辣和善妒的女人,而身为开国皇帝的刘秀也决不允许任何女人挑战他作为君主的威严。终于,刘秀以皇帝的名义颁下诏书:

  “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

  事已至此,一切都不能挽回了。郭后只好交出了皇后的玺绶,黯然离开了相伴16年之久的皇后寝宫。在这巍巍汉宫之中,她为刘秀生下了5位皇子,她一生的青春时光也在这宫阙楼阁之中流过,然终不能挽留帝王之心,不禁让人感叹不已!

废后之死

郭圣通
郭圣通
  郭圣通被废之后,并没有被打入冷宫,也没有毒酒和白绫,刘秀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预料的决定,让郭圣通去做封国的太后,即随她的次子中山王去做中山王太后。这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是罕见甚至没有的,一般来说,只有皇帝驾崩了,藩王的母亲才能被尊为“王太后”。现在刘秀不但建在,而且好好的,郭圣通就已经成“太后”了,郭圣通的这个“中山王太后”也算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第一人了。史书上没有记载郭后被废之后,是立即随儿子去了封地还是继续留在了京师洛阳。两年之后,即建武十九年,一直因郭后被废而“戚戚不自安”的太子刘疆请辞太子位获刘秀准允,皇后阴丽华的长子刘庄被册封为太子,刘疆改封东海恭王。郭圣通应该并不会对这个结果感到太吃惊,她毕竟做了16年的皇后,对宫廷里潜移默化的政治规则也很清楚,废后的儿子是不可能承继大统的,否则就是对现任皇后的一种谋杀!

  建武二十八年,郭圣通在被废11年之后亡故,葬于北芒,东汉世祖光武皇帝和光烈皇后的原陵就在北芒,郭圣通死后虽不能入皇陵,但也并没有离开刘秀太远。历史上没有记载郭后生于何年,推算的话,16年的皇后,11年的贬黜,再加上古人女子婚嫁的大致年龄,郭圣通亡故的时候应该是四十多岁。

  依照东汉的制度,废后是没有谥号的,故后世史学家都用她丈夫的谥号来称呼她,所以郭圣通被俗称为“光武郭皇后”。

光武废后诏

 
  “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

  译文:

  “皇后郭圣通,总是满怀怨恨,屡次违背我的心意,不肯善视非她所生的孩子。宫廷之中,谁看见她都象看见鹰鹫一样。如今她没有慈爱的品德,却有吕雉、霍成君的风范,日后我怎么能把幼小的孩子们托付给她?现在我派大司徒戴涉、宗正刘吉,代表我去收缴她的皇后玺绶。贵人阴丽华,是乡间良家女子,在我当平民的时候就嫁给了我。如今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她的品性,足以母仪天下。大臣们照从前皇帝废后立新的规矩,把仪式办好。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对于我和新任皇后来说,是人生和家庭的不幸,更不是国家的福气。你们都不必上书祝贺。”

家庭

兄弟

  节侯郭况,郭圣通同母弟
刘秀
刘秀

  新郪侯郭竟,郭圣通从兄

  发干侯郭匡,郭竟弟

儿子

  东海恭王刘强

  沛献王刘辅

  济南安王刘康

  阜陵质王刘延

  中山简王刘焉

典籍记载


  光武郭皇后讳圣通,真定槀人也。为郡著姓。父昌,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与异母弟,国人义之。仕郡功曹。娶真定恭王女,号郭主,生后及子况。昌早卒。郭主虽王家女,而好礼节俭,有母仪之德。更始二年春,光武击王郎,至真定,因纳后,有宠。及即位,以为贵人。

  建武元年,生皇子彊。帝善况小心谨慎,年始十六,拜黄门侍郎。二年,贵人立为皇后,彊为皇太子,封况绵蛮侯。以后弟贵重,宾客辐凑。况恭谦下士,颇得声誉。十四年,迁城门校尉。其后,后以宠稍衰,数怀怨怼。十七年,遂废为中山王太后,进后中子右翊公辅为中山王,以常山郡益中山国。徙封况大国,为阳安侯。后从兄竟,以骑都尉从征伐有功,封为新郪侯,官至东海相。竟弟匡为发干侯,官至太中大夫。后叔父梁,早终,无子。其婿南阳陈茂,以恩泽封南侯。

  二十年,中山王辅复徙封沛王,后为沛太后。况迁大鸿胪。帝数幸其第,会公卿诸侯亲家饮燕,赏赐金钱缣帛,丰盛莫比,京师号况家为金穴。二十六年,后母郭主薨,帝亲临丧送葬,百官大会,遣使者迎昌丧柩,与主合葬,追赠昌阳安侯印绶,谥曰思侯,二十八年,后薨,葬于北芒。

  帝怜郭氏,诏况子璜尚淯阳公主,除璜为郎。显宗即位,况与帝舅阴识、阴就并为特进,教授赏赐,恩宠俱渥。礼待阴、郭,每事必均。永平二年,况卒,赠赐甚厚,帝亲自临丧,谥曰节侯,子璜嗣。

  元和三年,肃宗北巡狩,过真定,会诸郭,朝见上寿,引入倡饮甚欢。以太牢具上郭主冢,赐粟万斛,钱五十万。永元初,璜为长乐少府,子举为侍中,兼射声校尉。及大将军窦宪被诛,举以宪女婿谋逆,故父子俱下狱死,家属徙合浦,宗族为郎吏者,悉免官。新郪侯竟初为骑将,从征伐有功,拜东海相。永平中卒,子嵩嗣;嵩卒,追坐染楚王英事,国废。建初二年,章帝绍封嵩子勤为伊亭侯,勤无子,国除。发干侯匡,官至太中大夫,建武三十年卒,子勋嗣;勋卒,子骏嗣,永平十三年,亦坐楚王英国,失国。建初三年,复封骏为观都侯,卒,无子,国除。郭氏侯者凡三人,皆绝国。

  论曰:物之兴衰,情之起伏,理有固然矣。而崇替去来之甚者,必唯宠惑乎?当其接床第,承恩色,虽险情赘行,莫不德焉。及至移意爱,析嬿私,虽惠心妍状,愈献丑焉。爱升,则天下不足容其高;欢队,故九服无所逃其命。斯诚志士之所沉溺,君人之所抑扬,未或违之者也。郭后以衰离见贬,恚怨成尤,而犹恩加别馆,增宠党戚。至乎东海逡巡,去就以礼,使后世不见隆薄进退之隙,不亦光于古乎!

后世评价


  袁宏(晋):夫建太子以为储贰,所以重宗统,一民心也。非有大恶于天下,不可移也。世祖中兴后汉之业,宜遵统一之道,以为后嗣之法。今太子之德未亏于外,内宠既多,适子迁位,可谓失矣。然东海归藩,谦恭之心弥亮;明帝承统,友于之情愈笃。虽长幼易位,兴废不同,父子兄弟,至性无间。夫以三代之道处之,亦何以过乎! —《后汉纪》

  范晔(南朝·宋):物之兴衰,情之起伏,理有固然矣。而崇替去来之甚者,必唯宠惑乎?当其接床第,承恩色,虽险情赘行,莫不德焉。及至移意爱,析嬿私,虽惠心妍状,愈献丑焉。爱升,则天下不足容其高;欢队,故九服无所逃其命。斯诚志士之所沉溺,君人之所抑扬,未或违之者也。郭后以衰离见贬,恚怨成尤,而犹恩加别馆,增宠党戚。至乎东海逡巡,去就以礼,使后世不见隆薄进退之隙,不亦光于古乎!—《后汉书》卷10上 《皇后纪上· 光武郭皇后纪》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