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78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30 17:08:23)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30 17:08:23)
霍成君
同义词条:孝宣霍皇后
目录[ 隐藏 ]
霍成君
霍成君
 
 
  霍成君,(前87年—前54年),西汉权臣霍光的小女儿,汉宣帝刘询的第二位皇后。刘询登基后,其元配妻子许平君被立为婕妤。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仪霍光的女儿成君。刘询于是下诏求微时故剑,大臣知其所指,请求立许婕妤为皇后。本始三年(前71年),皇后许平君被霍成君的母亲显毒死后,霍光将霍成君送入宫中,次年正式册封为皇后。婚后帝后感情燕好,但一直未有生育。地节三年(前67年),汉宣帝立与许平君在民间所生的刘奭为太子,显非常恼怒,授意霍成君伺机毒杀刘奭,未能成功。次年霍家发动政变未遂,招致灭族,霍光子霍禹霍云,侄子霍山,妻子显都被杀或者自杀。几个月后,汉宣帝以阴谋毒害太子为由,废掉霍成君,令其迁往昭台宫。十二年后的五凤四年(前54年),再度令其迁往云林馆,霍成君自杀。
 

人物简介

 
霍成君
霍成君
  霍成君,霍光的幼女,为霍光的丫头显儿所生,汉宣帝刘询的皇后。

  公元前74年(汉昭帝元平元年)刘询即位为汉宣帝,准备册立皇后,众大臣认为大将军的女儿霍成君最合适,汉宣帝不作声,只令大臣将一把旧宝剑拿来,反复地抚摸着,大臣们领会皇上的心意,他是怀念共患难的结发妻子许平君,遂立许氏为皇后。这使原本想让自己女儿当皇后的霍夫人生是光火,

  霍光的继室显儿仍不死心,一直寻找着机会,打算废去许皇后,让女儿霍成君顶替后位,公元前71年(汉宣帝本始三年),许皇后临产,显儿收买女御医淳于衍毒死许后,由于霍光的干预,宣帝只能强忍悲愤,对许皇后的死因,不敢有什么表示。

  原本惊慌的夫人见宣帝不追究许皇后死因便放下心来,让霍光把小女儿送入宫中。汉宣帝不敢得罪掌握大权的霍光,遂于公元前70年立霍成君为皇后,但宣帝依然记着许皇后,对霍氏十分反感,但她是当朝权臣的女儿,况且是霍光拥立自己为帝的,所以宣帝装出一副宠爱她的样子,晚间总是如她侍宿。霍皇后十分得意。一反许皇后欲绝的行为,仪服车驾极为华丽;赏赐官属,动辄千万钱。
 
许平君
许平君
  如此,外戚的关系复杂化了,从皇定来说,霍皇后是上官氏的孙媳,应尊上官氏为太皇太后,若依霍族辈份,则霍皇后是上官氏的姨母,这样,太皇太后上官氏,对霍皇后也要让三分。

  地节二年(前68),霍光死后,宣帝隆重地安葬了霍光,他的儿子霍禹、侄霍山、霍云皆封侯,汉宣帝深知,霍家还控制着各部门的权力,为此他首先剥夺霍氏集团的领兵权,然后把部分霍氏集团的成员流放边郡、分散、削弱霍氏集团的势力。在打击霍氏集团的同时,宣帝重用祖母史良娣和皇后许氏两家的子孙,形成一个核心集团。霍后的母亲显儿希望女儿生个皇子,将来可继承帝位,可是霍成君的肚子不争气,一直没有生育,汉宣帝不能等待了,就立许皇后所生的儿子刘奭为太子,霍成君企图毒死太子,霍皇后几次召太子赐食,太子的老师都先尝试,使她无法下手,

  公元前66年(汉宣帝地节四年),霍夫人见宣帝已开始复仇了,恐怕皇帝追究许皇后的死因,而且霍光又死了,她只好将阴谋杀死皇后之事如实的告诉了霍禹。霍禹等人惊慌失措,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只好铤而走险,别无了它法。一个政变阴谋形成了:诱合太皇太后上官氏宴请宣帝外祖母,如丞相以下百官前去祝贺,然后由范明友、郑广汉矫太后诏,斩杀他们。废掉宣帝,拥立堆禹为帝。不料,他们的叛乱在严阵以待的宣帝面前很快瓦解,宣帝诏令逮捕霍禹诸人。范明友等人自杀,霍夫人、霍禹郑广汉被抓了起来。霍成君的母亲显儿论死罪,霍山、霍云畏罪服毒自杀,

  宣帝命人赐霍皇后策文:“皇后惑乱失道,丧失妇德,与其母阴谋毒杀皇太子,夫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不配承天命。”霍氏则废去后位,移居上林苑的昭台宫,她在昭台宫度过了十二年,公元前53年(汉宣帝甘露元年),又贬居运云林馆,这个靠她的母亲用计毒死许皇后而登上后位,又屡次阴谋毒杀太子的狠毒女人,自行不义必自毙,终于自杀而死,时年三十三岁。

相关阅读

 
霍成君
霍成君
  《皇后之死之霍成君》

  妻尸未寒

  许平君女士既死,霍显女土的阻碍终于消除,她的下一步就是把女儿霍成君小姐送入皇宫,继任皇后。这件事由霍光先生亲自出马,自然水到渠成。站在皇帝的地位,娶谁就是谁的荣耀,可是站在三年前尚是一个落魄小民的地位,能够得到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大将军)的女儿,简直癞暇蟆吃到了天鹅肉,所以刘询先生立刻同意。

  许平君女士是公元前七一年逝世的,就在当年,霍光先生把女儿送进皇宫。请读者老爷注意,并不是皇帝娶皇后,而是皇帝纳小老婆。等于第二年(前七○—— 公元前一世纪三○年代第一年),才正式封为皇后。刘询先生二十二岁,霍成君女士十七岁,如果不是介入一场血淋淋的谋杀,倒也是一对佳偶。——在以男人为中心的时代,当一个臭男人,真是一种神仙享受。妻子刚被毒死,尸骨未寒,丈夫就又娶了美貌娇娘。如果调换调换,丈夫刚被毒死,妻子迫不及待地投到另一位年轻小子怀抱,既喊打铃,又喊杭泥,恐怕大怒之声,把她的耳朵都能震聋。

  福祸相倚

  霍成君女士既当了皇后,老娘霍显女士以丈母娘之尊,在政府中的权威,如虎添翼,而且更增加她的自信,自信凡是她想要的,都可要到,凡是她所追求的,也都可以追求到。
 
霍成君
霍成君
  霍成君女士跟她的前任许平君女士最大的不同是,虽然她们同是皇后,但许平君女士出身寒微,性情温柔忠厚,侍奉她的宫女,不过几个人(所以当她卧病时,才向宫外聘请特别护士),自己的衣饰起居,也非常俭朴。而且以侄孙媳的身份,每隔五天,都要去长乐宫朝见太皇太后上官女士。上官女士是第八任皇帝刘弗陵先生的妻子。刘弗陵先生的哥哥就是死于江充巫蛊案的刘据先生,刘据生刘进,刘进生第十任皇帝刘询(当中夹了个被罢黜的第九任皇帝刘贺)。在辈份上,刘弗陵先生是刘询先生的叔祖父,上官太皇太后是刘询先生的叔祖母。所以许平君女士每去朝见,都亲自捧茶端饭,十分恭谨。霍成君女士的出身却十分煊赫。咦,不要说她是威震朝纲,可以撤换皇帝的霍光先生“大将军”的女儿啦,读者老爷不妨举目四顾,有些老奶,她爹不过是个部长、局长、董事长、总经理之流,距大将军还十万八千里,可是她已鼻孔朝天,教人浑身发麻。霍成君女士生在绝顶富贵的家庭,又有一位不识大体的嚣张老娘,耳闻目睹,她就很难像许平君女士那么平实。她的左右侍从如云,在大将军府时,已经前呼后拥,当了皇后后,更加隆重盛大,每一赏赐,就是几千几万。跟平易近人的许平君女士,成一强烈的对比。但她仍尽力效法许平君女士的做法,其中一项是,每隔五天,也以侄孙媳的身份,去长乐宫朝拜大皇太后上官女士。问题是,在夫家的亲属体系上,上官女士是霍成君女士的叔祖母,但在更亲密的娘家亲属体系上,霍成君女士却是上官女士的嫡亲姨妈。这就十分复杂啦,霍光先生大女儿嫁给上官桀先生的儿子上官安先生,现在身为太皇太后的上官女士,就是上官安先生的女儿,在辈份上说,身为侄孙媳妇的霍成君女士,恰恰是叔祖母上官女士的嫡亲姨妈,而且是小时候在一起的玩伴。读者老爷千万不要被“叔祖母”、“太皇太后”这类老气横秋的字句唬住,认为上官女士已是个阿巴桑啦。事实上,当公元前七○年,霍成君女士十七岁的时候,上官女士才十九岁。十年前的公元前人○年,她的祖父上官桀先生曾发动过一次宫廷政变,政变失败后,全家处斩。那时刘弗陵先生还在位,上官女士正坐皇后宝座,本来也应该罢黜的,因她是霍光先生外孙女的缘故,总算保住性命,但上官一家,也只剩下这么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前八○年,她这位皇后,不过九岁,还是玩家家酒的年龄),全靠霍家照顾。

  在这种复杂的内外关系下,霍成君女士效法许平君女士,向上宫女士捧茶端饭,上官女士怎么承当得起欤?所以,每逢霍成君女士去表演孝道,上官女士就紧张万状,赶紧肃立辞谢,累得筋疲力尽。

  然而,刘询先生和霍成君女士的感情却很燕好。一对年轻夫妻,如漆投胶。老娘霍显女士,看到眼里,喜在心头。只要等女儿生下儿子,就是正式的皇太子。一旦女婿刘询先生死掉,外孙登极,女儿就是皇太后,而她就是皇太后的娘。皇天在上,这就好啦,荣华富贵,有得享啦。这个如意算盘可以说太过于如意,李耳先生《道德经》曰:“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小福小锅,无关痛痒;而大祸大福,往往只一纸之隔。在不可测的专制政府下去搞政治,尤其如此。霍成君女士当皇后的第三年,公元前六八年,霍光先生去世。在国家讲,是巨星殒落;在霍氏家族讲,是冰山倒塌。始终在霍光先生火热般的权威笼罩下的刘询先生,开始喘口气,挣扎而起。前已言之,他最初预备封许平君女士老爹许广汉先生侯爵的,霍光先生认为他是“刑余之人”,不配此高位。霍光先生死后第二年(前六七),刘询先生即下令封许广汉先生平思侯。这已使霍家大吃一惊,表示皇帝有一种待机而动、隐藏在内心的反抗意识。接着,刘询先生再立许平君女士生的儿子刘奭先生当皇太子。霍显女士得到消息后,史书上形容她:“恚怒不食,呕血。”那就是说她阁下怒火冲天,气得大口吐血,并拒绝吃饭——她绝食并不是决心饿死,而是展示她痛心的程度,以争取家人对她的同情和再下毒手的支持。

  霍家权势·如日中天
霍成君
霍成君

  霍显女士所以“呕血”,甚至“不食”的原因,是她考虑到将来皇位继承问题。她咬牙曰:“刘奭那小子,是微践出身的许平君生的,有啥资格当皇太子?我女儿将来生了儿子,难道反而只当亲王,出居外藩乎哉?”当亲王自然不如当皇帝。外孙是皇帝,外祖母高高在上,就可控制全国。外孙如果仅只一个亲王,而皇帝又是被霍家毒死的许平君的儿子,那就大势不好。一个亲王一旦发现他亲娘是被毒死的,可能毫无办法。一个皇帝一旦发现他亲娘是被毒死的,追根究底,大祸就要发作。想起来这种可能性,霍显女士不由得毛骨悚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为了斩革除根,她再要女儿去毒死刘奭。刘奭小子被立为皇太子那一年,是霍光先生死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前六七年,他才八岁。毒死一个八岁的娃娃,本来易如探囊取物。可是,两件事情使这件谋杀案不能成功:一是,霍成君女士那一年才不过二十岁,还不是一个担任杀手的成熟年龄。一是,刘奭小子的保姆忠心耿耿,保护她所养的娃儿无微不至——一方面警告刘奭小子不可吃任何人的东西,一方面,在非吃不可的时候,好比皇后霍成君女士赏赐的食物,就不能不吃,那么,保姆就先吃下肚,试验试验是否有毒。结果,霍成君女上几次下手,都归失败。但阴谋一经发动,即令是轻微的发动,也会泄漏出去。最后终于传到老爹刘询先生的耳朵,刘询先生察言观色,也看出霍成君女士对刘奭小子,完全一副晚娘嘴脸(这是霍成君女士太年轻、太嫩之故,她如果老奸巨猾,忍下心头怒火,表面上做得热络一点,就不露痕迹矣)。刘询先生开始起疑,于是他回想前妻许平君女士的暴毙,又不断听到宫廷内外的传语流言,他几乎可以确定其中必有可怕的内幕。虽然还不敢公开地跟霍家作对,但他已决心采取行动。现在,我们报告一个公元前一世纪三○年代,霍光先生死后,霍氏家族在西汉王朝中央政府的权力位置:

  霍成君女士霍光先生的小女儿,皇后。
 
上宫太后
上宫太后
  上官女士霍光先生的外孙女,太皇太后。

  霍禹先生  霍光先生的长子,封博陵侯,全国武装部队副总司令(右将军)。

  霍山先生  霍光先生的侄孙,封乐平侯,皇宫机要秘书长(守奉车都尉领尚书事)。

  霍云先生  霍光先生的侄孙,封冠阳候,首都卫戍部队副司令官(中郎将)。

  邓光汉先生 霍光先生的长、女婿,长乐宫防卫司令官(长乐卫尉)

  任胜先生  霍光先生的次女婿,首都卫戍部队司令官(诸吏中郎将羽林监)。

  赵平先生  霍光先生的三女婿,武装部队训练司令(散骑常侍将屯兵)。

  范明友先生 霍光先生的四女婿,封平陵候,北方军区司令官兼未央宫防卫司令官(度辽将军未央卫尉)。

  张朔先生  霍光先生的侄女婿,皇宫机要秘书(给事中光禄大夫)。

  王汉先生  霍光先生的孙女婿,首都卫戍部队副司令官(中郎将)。

  以上这些人,都是史书上列名的人物,其他没有列名的大小喽罗,更千千万万。但仅就这些列名的人物,就可看出霍家的力量,已深入政府每一个重要角落。尤其是:第一,他们掌握了军权,从野战军到卫戍部队,根深柢固。第二,他们掌握了“领尚书事”。这是一个关键角色,凡是呈送给皇帝的奏章,必须有一个副本先行送到“领尚书事”,如果认为它可以,才把正本拿给皇帝看,如果认为它不可以,就把正本退回或扣留。皇帝好像瞎于一样,“领尚书事”教他看啥,他才能看啥,教他知道啥,他才能知道啥。霍氏家族掌握了军权和机要,天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动摇他们。二十年之久的长期富贵和权势,使霍氏家族彻底腐化。首先是老太婆霍显女士,她不久就姘上她的家奴冯子都先生,冯子都先生的权威也立刻大震。老娘跟她的那些荷花大少儿子们,更大肆建筑家宅——在市区是电梯大厦,在郊区是花园别墅。唯一遗憾的是,那时候还没有直升飞机和汽车供他们奔驰炫耀,但他们的马车却连英国女王的御辇都自叹命薄。霍家所用的马车,都用黄金作为装饰,轮子用丝棉包裹,坐在上面,毫不颠簸。

  刘询的架空战术

  我们说霍家的车是马车,事实上,它们不是用马拉的,而是美丽的侍女用五采丝带拉的。车身既很庞大,内外又全是绸缎,霍显女士和冯子都先生,就在车里颠鸾倒凤。呜呼,霍光先生死而有知,对这顶绿帽子,一定大不满意。

  仅只生活豪华,还不是致命伤,致命的是他们的自信——前已言之,霍显女士自信她的法力无边,而霍的子女和女婿,也自信他们的权势是钢铁铸成的,小民固不值一理,连皇帝也不过一屁。他们对皇宫,好像对戏院一样,随时随地出出进进。而霍云先生尤其自负,好几次轮他到皇宫值班(朝请)守卫时,他都假装有病 ——肚子痛之类——悄悄溜掉;这在当时是一种严重的罪行,可是他不在乎。而霍家的奴仆,也狗仗人势,一个比一个凶猛。他们眼珠生到额角上,除了主子,其他任何人都瞧不起。有一次,霍家的奴仆跟监察部部长(御史大夫)魏相先生的奴仆,为了在路上争道,起了冲突,霍家的奴仆火冒三丈,认为简直是奇耻大辱,乃大发神威,一直打到监察部(御史府),要拆掉大门,谁劝都不行。那些可怜的监察部委员(御史)们,只好跪在地下,向他们叩头求饶,才算罢休。权力跟许平君女士服下的“附子”一样,茎叶都是有毒的,中附子的毒是口渴头痛,中权力的毒是疯狂——疯狂得自信自己万能,疯狂得腐烂堕落。霍氏家族的权势正无畏无惧,气吞山河。六十年前,公元前二世纪七○年代,皇后卫子夫女士的家族自律很严,待人忠厚,对权力小心翼翼,但仍埋伏下覆灭的炸药。霍氏家族则是一个魔鬼集团,对权力能滥用就滥用,它屁股底下的炸药,就更越积越多。霍氏家族显然已跟所有非霍氏系统的人为敌,最主要的是皇帝刘询先生,其次是许平君女士的许氏家族,再其次是刘询先生祖母史良娣女士的史氏家族,和稍后兴起的、刘询先生亲娘王女士的王氏家族。

  刘询先生的手段是,擢升被霍家侮辱过的魏相先生当宰相,跟他密谋,开始采取架空战术。第一件事就是剥夺霍山先生皇宫机要秘书长(领尚书事)的权力,规定所有奏章,不必再用副本,可以直接呈送到皇帝那里。第二件事是,剥夺霍氏家族们的军权。先调北方军区司令官兼未央宫防卫司令官范明友先生当宫廷供应部部长(光禄勋),再调首都卫戍部队司令官任胜先生当安定郡(甘肃省安定县)郡长(太守),再调皇宫机要秘书张朔先生当蜀郡(四川省成都市)郡长,再调首都卫戍部队副司令官王汉先生当武威郡(甘肃省武威县)郡长。——把他们调到距首都长安遥远的边陲。

  再调长乐宫防卫司令邓光汉先生当太子宫供应处处长(少府),免掉霍禹先生全国武装部队副总司令(右将军)的职务,升他为架空的国防部长(大司马),再免掉武装部队训练司令赵平先生的兼差,专任五星上将(光禄大夫)。经过大调动之后,军权全部落到许氏家族和史氏家族之手,霍氏家族一个个成了地位崇高但没有实力的光棍。这是一记丧钟,如果霍氏家族够警觉的话,他们应该发现形势的严重,用壮士断腕的手段,加强收敛,还有苟延残喘的可能。可是教一个骄蛮任性的人自我检讨,那比拉痢疾都难。而且恰恰相反的,他们想到的唯一反应是报复,是重新获得权力。魏相先生当宰相时,老太婆霍显女士就召集她的子弟女婿,愤愤曰:“你们不知道继承老爹的雄功伟业,日夜花天酒地。而令魏相当了宰相,一旦有人进了谗言,怎么能够挽救?”霍禹先生一些纨绔子弟,还颟颟顸顸,不以为意。等到机要权和军权—一被夺,霍禹先生才发现果然不妙,就害起了政治病,说他病啦,不再参加早朝。又向一个前来探病的部下任宣先生发牢骚曰;“如果不是我家老爹,刘询怎么能当皇帝?而今我家老爹的坟土还没有干,就把俺家的人统统排斥,反而信任许家史家的子弟,天乎天乎,究竟我们霍家有什么过错?”

  ——霍显女士自己日夜花天酒地,却责备别人日夜花天酒地。霍禹先生自己横行霸道,却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他们的聪明都用来责备别人,没有用来反省自己,当然也就越想起生气。霍家的失去权势,人们都看得一清二楚。于是,一些弹劾的奏章和揭发霍家不法行为的报告,一天比一天增加。而“领尚书事”的霍山先生既没有副本,对于这些奏章和报告,拦也拦不住,阻也无法阻,霍氏家族遂大起恐慌。
 
霍成君
霍成君
  第一次阴谋败露

  当霍氏家族走下坡路的时候,霍云先生的舅父李竟先生,有一个朋友,名叫张赦。此公向李竟先生秘密建议曰:“现在宰相魏相先生,跟平恩侯许广汉先生,大权在握,恐怕终有一天会罩到霍家头上。但你们仍有一条生路,那就是,请霍显老奶出面,说服她外孙女上官太后,由上官太后下令,先把魏相、许广汉干掉,然后一做、二不休,再把刘询先生驱下宝座,另换上一个皇帝,才是釜底抽薪的上策。”问题是,当霍氏家族掌握兵权的时候,这主意是好主意,因为它有成功的可能性。如今,兵权既去,等于丢了刀子再去打老虎,这主意便是馊主意,而且是可怕的馊主意矣。尤其糟的是,这种可怕的馊主意,却不能保密,竟被霍家的马夫听了去。恰巧长安的一个小市民张章先生,跟马夫是朋友,前来投靠马夫,马夫好心肠,留他在宿舍住下。落魄的人心神不宁,一时难以入梦,马夫们却以为他睡啦,对这件事窃窃私语兼纷纷议论。张章先生—一听到耳朵里,暗喜日:“富贵荣华,在此一举。”第二天,他就写了一份检举函,向皇帝直接告密。前已言之,从前任何奏章,都要经过“领尚书事”(皇宫机要秘书长)一关,现在则不再经过啦,所以,这份检举函直接就送到刘询先生那里。司法部(廷尉)立即采取行动,把李竟先生捉住,并下令首都卫戍司令官(执金吾),逮捕闻风逃走的张赦先生。

  可是,稍后不久,刘询先生吩咐不再追究,并且把李竟先生释放。罢黜皇帝,是一个非同小可,足以引起千万人头落地的阴谋,忽然稀松平常地消灭于无形,反而使霍氏家族更为恐慌。他们了解,是因为事情牵连到当太皇太后的上官女士,只不过暂时地按兵不动,暴风雨仍在酝酿。偏偏李竟先生在司法部(廷尉)留下不利于霍家的口供——这应该在意料之中。于是,刘询先生认为,机要秘书长霍山先生,首都卫戍部队副司令官霍云先生,已不适合继续担任高级官员,勒令他们退休,但仍保持他们的侯爵。至此,霍氏家族中,除了霍禹先生仍当一个架空了的国防部长(大司马)外,其他的全都被逐出权力中枢。而刘询先生对唯一尚留在政府中的霍禹先生,也不再维持昔日的礼遇,不时地露出使霍禹先生难堪的嘴脸。霍显女士的一些女儿们,都是上官太后的姨妈,不但辈份高,年龄也比较长,平常每次进宫,跟上官太后挤在一起,叽叽喳喳,骨肉情深,现在也成了罪状。有一天,刘询先生声色俱厉地质问霍禹先生:霍家妇女普见上官太后时,为啥不遵守皇家礼节?所谓皇家礼节,就是磕头跪拜的奴才礼节。刘询先生又顺便质问:冯子都是谁?仗着谁的权势,竟敢在长安欺善凌弱?问得霍禹先生哑口无言,浑身大汗。呜呼,霍家从来没有受过这种面对面的侮辱,而侮辱是更大灾祸的前兆。胆小的开始魂不附体,胆大的则一肚子愤怒——一种恶人受挫后所产生的愤怒,誓言霍家决不再继续接受这种侮辱啦,必须采取紧急反应。老太婆霍显女士,身为一家之主,更忐忑不安,她曾梦见霍光先生警告她:“你知道不知道,就要逮捕儿辈乎?”霍禹先生也梦见成队的骑兵和囚车,前来执行逮捕。而且,怪异的事,层出不穷,《汉书》记载曰:“家里的老鼠忽然增多,窜来窜去,有时竟撞到人身上。[号鸟]就在庭院树上筑巢,发出毛骨悚然的叫声。大门无故塌掉,有人仿佛看见鬼魂就坐在霍云先生的房子上,掀起屋瓦,扔到地下。”

  ——老鼠忽然增多,显然是因为霍家已陷于重大危险,家人上下,朝不保夕,已没人再去整理环境。大门塌掉,屋瓦自落,更说明缺乏照料,任它颓坏。[号鸟]鸟,Strixuralersis也,俗称猫头鹰,是生长在幽静丛林里的动物。它阁下的眼睛,在阳光下看不见东西,所以白天只好睡大觉,晚上才出来上班。事实上它根本不可能进入有人居住的人家,无论这人家是不是深宅大院。而它竟然进入啦,”再一次说明霍家的人精神恍惚,众心涣散,不要说猫头鹰在树上筑巢没人去管,恐怕就是老虎闯到厨房,都没人管矣。任何煊赫的官宦世家,一旦失去权势,第一个现象就是住宅的荒芜。嗟夫,不仅霍家如此,古今中外,从无例外。

  第二次阴谋败露

  公元前一世纪三○年代的前六六年,刘询先生登极了八年之后,终于找到他的外祖母王女士,跟他的舅父王无故、王武。当即封王女士“博平君”,两位舅父也都封侯爵,王无故先生是平昌侯、”王武先生是乐昌侯。于是,在西汉王朝中央政府当权的家族,除了许家、史家之外,又多出了个王家。相形之下,霍家更被挤了下去。不过,霍显女士却认为这是一个反攻的良机,就在那一年(前六六)的二月,她召集了一个霍家高阶层秘密会议,出席的包括霍家的子侄和霍家的女婿。霍显女主义愤填曰回:“依照法律,臣民们随便议论宗庙,就要杀头。而今身为宰相的魏相,竟然主张减少宗庙的祭祀。开国皇帝刘邦先生,曾有遗令,凡是没有战功的,不能封侯,史家、许家,已封了侯,现在又多了三家,魏相却不说一句话,我们应该抓住这个小辫子,把魏相打倒。”霍显女士的初意,只不过针对魏相,可是霍禹、霍云两人,却认为仅只搞垮魏相先生,仍不能保证霍家安全,更不要说再掌权啦。霍山先生曰:“外边对我们霍家的抨击,太不合理。霍家子弟固然也有不成器的,可是,像传言我们毒死皇后许平君女士,简直血口喷人,怎会有这种事?”霍显女士不得已,只好承认确有这回事。霍山、霍禹面无人色,叹曰:“完啦,完啦。”为了彻底解决,旧事重提,一不做、二不休,决心发动宫廷政变,先由上官太后出面,请刘询先生的外祖母(封为傅平君的史女士)吃春酒,就在皇宫埋伏死士,把倒楣的陪客宰相魏相先生,眼刘询的岳父许广汉先生,当场处决。乘着混乱,罢黜刘询先生,由霍禹先生当皇帝。

  ——这些罪状,都是案发后官方的一面之词。依我们对政治形势的了解,杀魏相、许广汉的阴谋会有的至于把刘询先生驱下宝座而由霍禹先生的屁股去坐的阴谋,依当时的局面和意识形态,不可能产生。不过,霍家的仇敌认为只有如此,才能把霍家套牢。然而,这个第二次大阴谋,再度被上次告密的张章先生探知——他的消息可能仍来自他的马夫朋友。咦,霍家子弟简直一窝猪猡,竟一而再地泄漏机密。张章先生这次不再直接向皇帝检举啦,他报告给禁卫军的禁卫官(期门)董忠先生。董忠先生魂飞天外,急忙跟禁卫军参谋官(左曾)杨挥先生商量;杨挥先生立刻通知宫廷侍从官(侍中)金安上先生;金安上先生是刘询先生最亲信的贴身侍从之一,他随即向刘询先生提出报告,他跟另一位宫廷侍从官(侍中)史高先生,共同建议采取紧急措施,先行严禁霍氏家族出入宫廷。而另一位宫廷侍从官金赏先生,也是霍光先生的女婿,可能他因平常跟霍家不合,没有被邀参加这次阴谋,也可能发现事情败露,阴谋不能成功,不论怎么吧,反正是,他得到消息,即行晋见刘询先生,要求批准他跟妻子离婚。呜呼,到了这种地步,刘询先生已被逼到必须反击的角落。他的反击是全面的恐怖,下令把霍家一网打尽。卫戍部队立刻出动,宫廷供应部部长(光禄勋)范明友先生,首先得到消息,飞骑奔向霍家告警。霍山、霍云平常大言不惭,浑身都是解数,现在面临突变,却六神无主,手足失措。而家奴又适时地仓促报告:“太夫人(霍显女士)第宅,已被人马团团围住啦。”霍山、霍云、范明友三人,面面相觑,只好服毒自杀。

  这一次霍家子弟和女婿,除了那位在紧急关头把妻子遗弃的金赏先生外,全部逮捕。结局是,霍禹先生腰斩(腰斩,酷刑之一,在腰部用刀砍断,要哀号几个小时才死)。霍显女士以下,无论老幼男女,远亲近戚,辗转牵累,包括那个不可一世的家奴兼姘头冯子都先生和毒死许平君女士的淳于衍女士,全数绑赴刑场,砍下尊头。史书上记载,这次屠杀了一千余家。中国一向是大家庭制度,富贵之家,人口更多,每家以一百人计算,就屠杀了十余万人,长安几乎成为空城矣。两千年之后的现代,我们仍可隐约看到怀抱中的婴儿也被拖出,承受钢刀。震天的哭声,告诉人们,当权四十年,威震全国二十年的一个巨族,全部覆灭。

  霍姓家族有自取灭亡之道,纨绔子弟去玩弄政治,比玩弄毒蛇还要危险,盖在专制时代,政治和血腥是不可分的。灭族的酷刑,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残忍、最不人道的一面,感谢西洋文明的东渐,使这种野蛮的刑法,在中国消失。不过,无论如何,霍光先生对刘询先生,应是恩重如山,没有霍光,刘询不但当不上皇帝,恐怕以一个叛逆之子的身份,诚如张世安先生所言,有碗饭吃就了不起啦。刘询先生满可以赦免霍氏家族的一个人——甚至一个孩童,使霍光先生的后代不致断绝。可是,刘询先生却要斩草除根,也够狠的矣。

  昭台宫·云林馆

  在西汉王朝和稍后的东汉王朝,政府官员是由三种人包办的:一是戚族,一是皇族,一是士大夫。后者为平民出身的高级知识分子集团。戚族是皇帝的姻亲:皇帝母亲的娘家人和皇帝妻子的娘家人。在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一世纪之间,封建的专制政体,正稳定发展,很难由平民而取得高位篡夺政权。但皇族不然,任何人只要有权,他就有坐龙廷的可能。所以,在此期间,也就是西汉和东汉王朝,皇族在政治权力上没有份量,盖皇帝老爷对他们防得奇紧也。来自平民的士大夫,却可猛窜直升。不过,士大夫如果不能够跟皇帝攀点亲,没有内线,皇帝就不会长期对他信任,人死官灭,权势也就落花流水。必须跟皇帝攀点亲,才能建立长期不坠的权力世家。霍显女士不惜冒灭族的危险谋杀皇后,硬把女儿嫁给刘询先生,不仅仅是为了女儿的利益,也是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利益,她的目的在于化家族为戚族,永享荣华富贵。

  霍光先生是公元前二世纪八○年代大破匈奴汗国的民族英雄霍去病先生的同父异母弟弟。在介绍皇后卫子夫女士的篇幅里,读者老爷一定还记得卫氏家族的煊赫,卫子夫女士的姐姐卫少儿女士,跟一位小职员霍仲儒先生私通,生下霍去病。后来霍仲孺先生回到河东(山西省)平阳(临汾县)故乡,再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就是霍光。他靠着哥哥的关系,踏进宫闱,伺候老皇帝刘彻。霍光先生虽然来头不凡,但他天性小心谨慎,从没有普通纨绔子弟那种傲慢疏阔兼不可一世的恶劣习气,二十年间,没有出过差错。因之卫氏家族全族被屠杀流血时,却没有牵连到他。刘彻先生看到眼里,记在心头,所以临死时,付以托孤重任。一切情形,前已言之矣。

  无论从哪方面说,霍光先生对西汉王朝和姓刘的皇族,忠心耿耿,一片赤心。仅就他立刘询先生继承被罢黜的刘贺先生,使刘询先生旱地拔葱,忽然间直升到九霄云外,至少他对刘询先生恩情不薄。可是,霍光先生才去世两年,坟墓上的青草可能还没有长满,却全族死于行刑队的刀口之下。固然由于他的妻子和儿女胆大包天,闯下滔天大祸,但杀得鸡犬不留,却使义人沮丧。有人指责刘询先生故意怂恿他们恶贯满盈,以便一网打尽。这也有可能性。盖刘询先生尚是小民,跟一些地痞流氓一块斗鸡偷狗的时候,霍光先生以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大将军)之尊,巍巍在上,高不可攀。而且也正因为他是小民,对霍氏家族和狗腿子们的凶恶嘴脸,印象也最深刻。当他被选为皇帝,到西汉王朝开山老祖刘邦先生的祠堂(太庙)进香时,他坐在辇车当中,霍先生则站在他的身旁(骖乘),十八岁的刘询先生虽然已贵为皇帝,但仍残存着小民对大将军畏惧的感情,所以好像芒刺在背,浑身紧张。俗云:“威震主子的人,不祥。”不祥,《汉书》上曰:“不畜。”就是说势必要滚,或者活着滚,或者死着滚。霍光先生是活着滚的,而他的家族则是死着滚的也。

  不过,霍氏家族事实上已不能自拔。权力中毒之后,离开权力就简直活不下去。四十年之久叱咤风云的家族,要他们自己放弃权力,甘心过一个普通侯爵的平凡生活,根本不可能。所以,一定说刘询先生一开始就存心不良,也不见得。霍氏家族已陷进权力的泥沼,他们只有两个结局:一个是真的自己当上皇帝,一个就是全族“无少长皆斩”。只有民主政治才可避免这种悲剧,然而,那时候却没有民主政治。霍氏家族于公元前六六年七月覆灭。唯一不死的,只剩下皇后霍成君女士一人,才二十一岁。我们可以想象,她听到全族被杀,老娘和哥哥姐姐们都绑赴法场处决时,她的惊恐和悲痛。这不是一个普通女孩所能承受的打击,突然落到她头上,跟当初卫子夫女士听到儿子失败消息的情形一样,雄心壮志,刹那间化为一缕云烟。卫子夫女士拒绝接受更进一步的侮辱,悬梁自尽。

  霍成君女士到底年事还小,她可能仍希望奇迹,但奇迹不是常出现的。到了八月,使臣闯进皇后宫,向霍成君女士宣读刘询先生的诏书,诏书曰:“你心怀恶毒,跟母亲霍显,合谋危害皇太子,没有做母亲的恩情,不适合当皇后。自即日起,逐出皇后官,缴出皇后印信。”

  ——原文:皇后荧感失道,怀不德,挟毒与母博陆宣城侯显谋,欲危太子,无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衣服,以承天命。呜呼伤哉,其退避宫,上玺绶有司。

  霍成君女士只当了五年皇后,到此凄凄凉凉,被送到长安郊区上林苑中阳台官。从此,一朵正在盛开的美丽花朵,被活活与世隔绝。昔日骄傲高贵,不可一世,于今只孤苦一身,任人摆布。像钢铁一般结实,千年不倒的后台,已成幻境。然而,厄运仍抓住她不放。十二年后的公元前五四年,刘询先生忽然想起了她,再把她送到一个名叫“云林馆”小屋中,加强禁锢。然而仅只禁锢似乎仍不能消他心头之恨,于是下令教她自杀。事情到此,还有什么话可说,霍成君女士只好恸哭一场,是服毒?或是上吊?或是被行刑队勒毙?史书上没有交代。交代的是,霍成君女士终于惨死,死时才三十三岁。老娘如果不千方百计教她当皇后,可能不至于引起这一串连锁性的恶性循环,她会跟一个侯爵结婚,仍在过恩爱夫妻的日子。然而,富贵耀眼欲眩,身不由主,人生谁又不如此耶。霍成君女士埋葬在长安的卫星城市蓝田县的昆吾亭东,而今已不再有痕迹矣。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