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223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30 16:48:23)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30 16:48:23)
许平君
拼音:Xǔ Píngjūn(Xu Pingjun)
同义词条:恭哀皇后,汉恭哀皇后,孝宣许皇后
目录[ 隐藏 ]
许平君
许平君
 
 
  许平君(前89年-前71年),昌邑(今山东金乡)人,平恩戴侯许广汉之女,汉宣帝刘询的第一位皇后。许平君本来许配给欧侯氏家族的男子,但是未过门未婚夫即过世,在掖庭令张贺作媒的情况下,与当时尚是一介平民的刘询成婚,不久她生下后来成为汉元帝刘奭,元平元年(前74年)刘询被拥戴为皇帝,许平君进宫成为婕妤,不久被立为皇后,后遭霍光夫人显鸩杀。汉宣帝非常悲痛,追封她为“恭哀皇后”,葬于杜陵南园(也称少陵)。
 
 
 
 

人物生平

 
许平君
许平君
  公元前88年,许平君出生。

  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年轻时在昌邑王府做事。后来武帝出游,从长安至甘泉宫,许广汉是随驾人员之一,或者出于紧张,拿了别人的马鞍放到自己的马背上。这是“从驾而盗”的大罪,本该判死刑,刘彻则让他受了腐刑。于是许广汉便做了宦者丞。公元前80年,上官桀发动政变未遂,这时许广汉正负责部索。上官桀值守的庐内有绳子数千,许广汉偏又找不到,被其他人发现。于是许广汉又被判处做鬼薪,即苦工一类职务。后来逐渐升迁,直到暴室啬夫。而这时,刘询已由祖母史良娣的娘家搬到掖廷读书。

  许平君本来许配给内谒者令欧侯氏的儿子,就在结婚前夕,对方病故。

  许平君与刘询(汉武帝皇后卫子夫的儿子刘据的孙子)于公元前75年成婚,前74年生下后来成为汉元帝的刘奭;,同年汉昭帝驾崩,刘询被拥戴为皇帝,许平君进宫为婕妤。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霍光家族的威逼下要求让霍成君当皇后,“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仪霍将军女”。但刘询没有忘记与自己患难与共的许平君,他下了一道“寻故剑”的诏书,要寻寒微时的一把剑。朝臣们见风转舵,便都联合奏请立许平君为后。依例,皇后的父亲一定要封侯,但霍光却始终不允。后来才封了个“昌成君”。

  而霍光的妻子霍显一心想让女儿成君作皇后。本始三年,许平君再度怀孕,生下一个孩子。皇后分娩之后,霍显命御用女医淳于衍(掖廷护卫淳于赏的妻子)在所进的丸药中加入附子,让许平君在坐月子时服用。许平君服用后不久毒发逝世。汉宣帝非常悲痛,追封她为“恭哀皇后”,葬于杜陵南园(也称少陵)。
许平君
许平君

  毒害皇后事发,淳于衍被捕,霍显听说后十分惊恐,便将此事告诉了霍光。霍光无奈,只得全力遮盖此事,这才勉强过关。霍成君如愿以偿当上皇后,她飞扬跋扈,挥金如土,与许后提倡的节俭、贤德完全违背。刘询装作对她千依百顺,而霍成君也没有为刘询生下子嗣。地节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刘询为他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葬礼。地节三年(前67年),汉宣帝封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为平恩侯,立与许平君在民间所生的刘奭为太子。霍显非常恼怒,甚至“恚怒不食,呕血”,并授意霍成君伺机毒杀刘奭。但因为太子的保姆常先试菜验毒,所以几次下手均未成功。地节四年(前66年)七月,霍家发动未遂政变,招致族灭,霍光子霍禹,霍云,侄子霍山,妻子霍显都被杀或者自杀。八月,汉宣帝以阴谋毒害太子为由,废掉霍成君,令其迁往上林苑的昭台宫;十二年后的五凤四年(前54年)再度令其迁往云林馆,霍成君自杀。葬于蓝田县昆吾亭东。废后诏书原文: 皇后荧惑失道,怀不德,挟毒与母博陆宣城侯显谋,欲危太子,无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呜呼伤哉,其退避宫,上玺绶有司。至此,刘询终于为发妻许平君报仇。

故剑情深

故剑情深
故剑情深
  公元前91年八月,大汉王朝的都城长安在经历了巫蛊之祸的腥风血雨后,慢慢的归于沉寂,汉武帝的太子刘据在湖县自尽,而这位卫太子一家也遭了殃,男丁女眷被杀和自尽不计其数(刘病已的母亲也在其中)。而刘据的孙子,只是个待哺婴儿的刘病已也被武帝下令收监坐牢。

  奶娃娃就开始坐牢,这样的事恐怕在中国历史上就已经是非常少有了,更何况这位坐牢的人会是以后汉王朝的中兴之主——汉宣帝!正是这位中兴之主完成了武帝毕一生而未完成的事——灭匈奴!也将西汉王朝带入了最鼎盛的时期!

  这位尚在襁褓之中的汉宣帝在两个女囚赵征卿、胡组的抚养下,面对监狱恶劣的环境,极度缺乏的营养医疗,凭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居然在监狱中长大了。在刘病已五岁那年,武帝颁布了大赦令,五岁的刘询随着跌跌撞撞的人群走出了监狱,结束了他的牢狱生活。出狱后的刘病已来到了其在鲁地的祖母家中寄居。

  许平君是昌邑(今山东金乡)人。她出生在一个境遇凄惨的家庭里。许平君的父亲名叫许广汉,因被诬告“从行而盗”而受腐刑成了一个宦官,先担任过掖庭丞,后转任暴室啬夫——宫廷监狱的典狱官。就在许广汉做宫廷典狱官的时候,刘询来到了掖庭接受文化教育,和许广汉同居一间宿舍,两人成了舍友。却不想相处日长后,许广汉和刘病已到成了忘年交。很自然的,刘病已认识了同样在狱墙边长大的许平君,也掀起了一段让人感伤的帝国情事。而这位许平君更是史有明载得到皇帝丈夫爱情的为数不多的后妃之一。
许平君
许平君

  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此时也已待嫁闺中。在媒人的撮合之下,许广汉不顾夫人反对接受了这位无依无靠、穷得叮当响,连婚礼都无法筹备的没落王孙做自己的女婿。婚后,身无分文的刘病已搬进了岳父许广汉的家里,名曰娶妻,实质上是个依靠岳父生活的上门女婿。这年刘病已十七岁,从此掀起了中国历史上一段关于帝国皇帝和平民皇后的佳话。

  刘病已的处境贫寒并没有妨碍他和许平君之间的夫妻情谊。许平君对丈夫体贴入微,刘询活了十七年,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有人嘘寒问暖是个什么滋味。他对不嫌弃自己的妻子和岳父感激涕零。结婚的第二年,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命运便展示了它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魔力:刘病已被霍光选中,成为大汉王朝的第十任皇帝。

  初登大宝的刘病己深知霍光的位高权重。作为武帝的托孤忠臣,霍光的确是兢兢业业为汉家天下着想,他拥立昌邑王为帝,却又把他拉下宝座。这样的能力也不能不让刘病已感激霍光拥立之余又有几分忌惮。于是刘询对霍光是礼敬有加,对霍光,刘询对他都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

  就只除了一件事。一件让霍光不喜不乐的大事。这就是立皇后。当时众公卿都认为霍光之女霍成君是最佳的皇后人选,甚至于集体上书。为什么?因为霍光与皇室联姻,于霍光是固崇,于皇家则是笼络权臣,于众臣则是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以霍光为首的领导班子周围,既然老霍与天子都成了一家人,那么大家多讨好老霍也不算忤逆天子吧?

  然而,这时候,皇帝却下了一道莫名其妙的诏书:我在贫微之时曾经有一把旧剑,现在我十分的想念它啊,众位爱卿能否为我将其找回来。这道寻故剑的旨意情真意切,每字每句都在讲述皇帝眷恋旧情的心意。总算群臣也是揣摩上意的好手,开始一个个请立许氏为皇后,许平君成为大汉皇后。这便是典故“故剑情深”的源头。

  患难夫妻,糟糠之妻,刘病已对许平君的爱之深,情之切,让人好生感动。许平君是历史上最幸福的皇后吗?应该是,因为只有她是与自己爱的人自由恋爱,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只有她才能感觉到故剑情深的感动,三宫六院,宫怨深深,但是这里也有一曲传诵了2000年的伟大爱情。

  许平君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子,从小勤俭持家、与人为善,不知道奢侈浪费、目中无人为何物。即使如今成了皇后,也仍然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她的身边宫女人数很少,服饰食品都比较简单。而且遵循着普通人家的礼节,对长辈毕恭毕敬。尤其是昭帝刘弗陵的遗孀上官太后,她更是每五天就要去朝见一次,并且亲自为上官太后抹案送菜,服侍得十分周到。——其实上官太后的年纪,比许平君还要小呢。
 
《乌龙闯情关》许平君
《乌龙闯情关》许平君
  然而,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少男少女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世上最阴险的诡计正在向他们扑过来。

  对此事最为不满的,正是霍光一家。而霍光的夫人霍显更是对此事大为光火。作为霍成君的母亲,对于女儿未能正位中宫,心中自然是不快。更何况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病已,完全是靠了霍光才当上皇帝的。

  许平君不幸,阻碍了霍显当皇帝丈母娘的光明前程,结果可想而知。

  许平君立后第三年,再一次幸福的怀上了病己的孩子,就在她生下这个帝国的小公主的时候,霍显买通女医淳于衍,用产妇忌服的虎狼药送许后归了天。史书上自然不会记载刘询的悲痛,他只能接受这产后血崩的事实,把爱妻葬在了自己百年之地——杜陵的南园,南园遗爱……

  南园遗爱,故剑情深,刘病已唯一的爱也要牺牲在政治旋涡里。在许平君下葬的那日,天地为之泣,大汉帝国的皇帝此时的心情让整个帝国帝国为之伤感,也只有他的帝国和他知道:是他还是无法保护妻子,让自己的妻子被人毒死,含恨九泉……帝王和帝国的情伤此时只能化为相互内心的独白:一是报仇,二是抚养他们的儿子。一切只为许平君。

  霍光的女儿霍成君如愿以偿地入宫做了皇后,但四年后刘询仍然立了许平君生的儿子刘奭为太子。这回霍显是真正气得吐血了,于是唆使霍皇后毒害太子。而刘病已早已为儿子精心挑选了一名忠心耿耿的保姆,每当霍皇后给刘奭送食物的时候,这保姆便先将食物吃下自己肚里,验证无害之后才送去给小主人,霍皇后的毒药实在找不到放的时候。到霍氏被灭族,皇后也顺理成章地被废。在霍皇后被废后,为了保证许平君儿子绝对的地位,刘病已不立有子的宠妃为后,而选择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王氏为后来做儿子的养母,其用心之良苦和对儿子的慈爱如此明显。所以到后来,当宣帝对这个迷恋儒术的儿子极度失望时,而想改立另一个儿子时,也因为思及其早逝的母亲而心软,不忍将其废除。

  三五年的夫妻,几十年的不背。
孝宣许皇后
孝宣许皇后

  每每我回味“求微时故剑”诏书时,无不为那一种浪漫所感动!而每每回味“南园遗爱”却有一丝淡淡的凄凉,2000多年后的人体会到的“帝国情伤”的凄凉!

  刘病已下的“求微时故剑”诏书应该是中国历史上一道最浪漫的诏书,一道帝王对贫女的一诺千金,刘病已以他的方式告诉太天下人:我的爱不怕畏惧,我的爱不怕强权;对许平君的爱,我是真情,哪怕前面有千万个反对的霍光和群臣;在我最困顿的日子里,是许平君支持着我,给我幸福,给我快乐。我必须让你,母仪天下,因为你才是我真正最爱的人;无论贫贱、富贵、逆境还是顺境,我们都要在一起!

  可惜幸福不能长久,那个不懂政治只是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却要为政治而牺牲,我想刘病已心里一定很痛很痛。在知道爱妻被毒死的真相时,刘询是否后悔当初对于寻访“微时故剑”的坚持?让许平君就做个婕妤是否反而能保全她?那一纸故剑情深诏书的后面,实在有令人心碎的惨痛。不过作为一个皇帝,能不顾权臣的势力,一心对待自己的糟糠,实在是难能可贵。我想如果我是许平君,我会感到满足,皇帝后宫,三千佳丽,对我是特别的啊。得夫如此,妇复何求?哪怕给历史留下一味帝国的千古情伤——南园遗爱……

  故剑情深,南园遗爱,那一味淡淡的帝国情伤——这便是刘病已与许平君的故事!

典籍记载


  《资治通鉴》
许平君
许平君

  时暴室啬夫许广汉有女,贺乃置酒请广汉,酒酣,为言:“曾孙体近,下乃关内侯,可妻也。”广汉许诺。明日,妪闻之,怒。广汉重令人为介,遂与曾孙。贺以家财聘之。曾孙因依倚广汉兄弟及祖母家史氏,受《诗》于东海澓中翁,高材好学;然亦喜游侠,斗鸡走狗,以是俱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数上下诸陵,周遍三辅,尝困于莲勺卤中,尤乐杜、鄠之间,率常在下杜。时会朝请,舍长安尚冠里。初,许广汉女适皇曾孙,一岁,生子奭。数月,曾孙立为帝,许氏为婕妤。是时霍将军有小女与皇太后亲,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拟霍将军女,亦未有言。上乃诏求微时故剑。大臣知指,白立许婕妤为皇后。十一月,壬子,立皇后许氏。霍光以后父广汉刑人,不宜君国;岁馀,乃封为昌成君。(本始三年) 春,正月,癸亥,恭哀许皇后崩。时霍光夫人显欲贵其小女成君,道无从。会许后当娠,病,女医淳于衍者,霍氏所爱,尝入宫侍皇后疾。衍夫赏为掖庭户卫,谓衍:“可过辞霍夫人,行为我求安池监。”衍如言报显,显因生心,辟左右,谓衍曰:“少夫幸报我以事,我亦欲报少夫,可乎?”衍曰:“夫人所言,何等不可者!”显曰:“将军素爱小女成君,欲奇贵之,愿以累少夫。”衍曰:“何谓邪?”显曰:“妇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今皇后当免身,可因投毒药去也,成君即为皇后矣。如蒙力,事成,富贵与少夫共之。”衍曰:“药杂治,当先尝,安可?”显曰:“在少夫为之耳。将军领天下,谁敢言者!缓急相护,但恐少夫无意耳。”衍良久曰:“愿尽力!”即捣附子,赍入长定宫。皇后免身后,衍取附子并合太医大丸以饮皇后,有顷,曰:“我头岑岑也,药中得无有毒?”对曰:“无有。”遂加烦懑,崩。衍出,过见显,相劳问,亦未敢重谢衍。后人有上书告诸医侍疾无状者,皆收系诏狱,劾不道。显恐急,即以状具语光,因曰:“既失计为之,无令吏急衍!”光大惊,欲自发举,不忍,犹与。会奏上,光署衍勿论。显因劝光内其女入宫。

  《汉书·外戚传(上)》

  孝宣许皇后,元帝母也。父广汉,昌邑人,少时为昌邑王郎。从武帝上甘泉,误取它郎鞍以被其马,发觉,吏劾从行而盗,当死,有诏募下蚕室。后为宦者丞。上官桀谋反时,广汉部索,其殿中庐有索长数尺可以缚入者数千枚,满一箧缄封,广汉索不得,它吏往得之。广汉坐论为鬼薪,输掖庭,后为暴室啬夫。时宣帝养于掖庭,号皇曾孙,与广汉同寺居。时掖庭令张贺,本卫太子家吏,及太子败,贺坐下刑,以旧恩养视皇曾孙甚厚。及曾孙壮大,贺欲以女孙妻之。是时,昭帝始冠,长八尺二寸。贺弟安世为右将军,与霍将军同心辅政,闻贺称誉皇曾孙,欲妻以女,安世怒曰:“曾孙乃卫太子后也,幸得以庶人衣食县官,足矣,勿复言予女事。” 于是贺止。时许广汉有女平君,年十四五,当为内者令欧侯氏子妇。临当入,欧侯氏子死。其母将行卜相,言当大贵,母独喜。贺闻许啬夫有女,乃置酒请之,酒酣,为言:“曾孙体近,下人,乃关内侯,可妻也。”广汉许诺。明日,妪闻之,怒。广汉重令为介,遂与曾孙,一岁生元帝。数月,曾孙立为帝,平君为婕妤。是时,霍将军有小女,与皇太后有亲。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仪霍将军女,亦未有言。上乃诏求微时故剑,大臣知指,白立许婕妤为皇后。既立,霍光以后父广汉刑人不宜君国,岁余乃封为昌成君。

  霍光夫人显欲贵其小女,道无从。明年,许皇后当娠,病。女医淳于衍者,霍氏所爱,尝入宫侍皇后疾。衍夫赏为掖庭户卫,谓衍:“可过辞霍夫人行,为我求安池监。”衍如言报显。显因生心,辟左右,字谓衍:“少夫幸报我以事,我亦欲报少夫,可乎?”衍曰:“夫人所言,何等不可者!”显曰:“将军素爱小女成君,欲奇贵之,愿以累少夫。”衍曰:“何谓邪?”显曰:“妇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今皇后当免身,可因投毒药去也,成君即得为皇后矣。如蒙力事成,富贵与少夫共之。”衍曰:“药杂治,当先尝,安宁?”显曰:“在少夫为之耳,将军领天下,谁敢言者?缓急相护,但恐少夫无意耳!”衍良久曰:“愿尽力。”即捣附子,赍入长定宫。皇后免身后,衍取附子并合大医大丸以饮皇后。有顷曰:“我头岑岑也,药中得无有毒?”对曰:“无有。”遂加烦懑,崩。衍出,过见显,相劳问,亦未敢重谢衍。后人有上书告诸医待疾无状者,皆收系诏狱,劾不道。显恐急,即以状具语光,因曰:“既失计为之,无令吏急衍!”光惊鄂,默然不应。其后奏上,署衍勿论。

  许后立三年而崩,谥曰恭哀皇后,葬杜南,是为杜陵南园。后五年,立皇太子,乃封太子外祖父昌成君广汉为平恩侯,位特进。后四年,复封广汉两弟,舜为博望侯,延寿为乐成侯。许氏侯者凡三人。广汉薨,谥曰戴侯,无子,绝。葬南园旁,置邑三百家,长丞奉守如法。宣帝以延寿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辅政。元帝即位,复封延寿中子嘉为平恩侯,奉戴侯后,亦为大司马、车骑将军。

  《汉书·孝元帝纪》“母曰许皇后,宣帝微时生民间。”

  《汉书·霍光传》“初,宣帝始立微时许妃为皇后。光夫人显爱小女成君,欲贵之,私使乳毉淳于衍行毒药杀许后,因劝光内成君,代立为后。”

  《汉书·孝宣帝五男传》“常欲立宪王,然用太子起于微细,上少依倚许氏,及即位而许后以杀死,太子蚤失母,故弗忍。”

  《汉书·外戚传》赞曰:“至如史良娣、王悼后、许恭哀后身皆夭折不辜,而家依托旧恩,不敢纵恣,是以能全。”

相关阅读


  汉宣帝的第一位皇后:许平君
许平君
许平君

  说起许平君,我们必须给她相当的篇幅。因为她是史有明载得到皇帝丈夫爱情的为数不多的后妃之一。

  许平君是昌邑(今山东金乡)人。她出生在一个境遇凄惨的家庭里。

  许平君的父亲名叫许广汉。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昌邑王刘贺属下的小官员(昌邑王刘贺,就是“倾国倾城”的李夫人之孙)。在一次随王爷跟从皇帝刘彻外出的时候误用了别人的马鞍,被对头诬告成“从行而盗”——当着皇帝的驾前也敢偷盗,那可是了不得的大罪过,是要杀头的。就在许广汉自叹命苦,瞑目等死的时候,汉武帝刘彻颁布命令饶他一命,让他下蚕室受腐刑。——这就是太史公司马迁曾经受过的那种刑罚,断绝男人的生育能力,说是饶了性命,实际上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比死还难以忍受。而受了刑的人还不让寻死,非逼着活受罪受辱不可。

  许广汉受刑成了一个宦官。由于他确实是个人材,而且大家也知道他其实是冤枉,所以后来他被任命为掖庭丞,相当于宫廷副总管的级别。

  可是他的厄运还没有结束,当掖庭丞的“好运”只是暂时的。

  不久,发生了一场未遂政变,就在赶着捆绑政变中被擒获的犯人时,又出了漏子:许广汉怎么都找不到绳子,那原本由他保管的满满一大箱麻绳,就好平地蒸发了一样——如果真是蒸发了也倒罢了,偏偏别人去找却轻松找到。

  这到底是许广汉犯糊涂了,还是从前想砍他头未遂的家伙们设的套子,谁也不知道。

  但是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办事不力”的许广汉由宦官小头领一下子贬成了“鬼薪”——苦力。

  苦力干了些时,又得到了别人的同情,“好运气”再次光顾,许广汉被升为暴室啬夫——“暴室”,是皇帝的私家监狱,暴室啬夫,就是宫廷监狱的典狱官。

  就在做宫廷典狱官的时候,刘询来到了掖庭接受文化教育。和许广汉同居一间宿舍。两人成了舍友。

  一个是身份卑微、处处遭人打击的老实人,一个是看来永无出头之日的没落王孙,许广汉和刘询成了忘年交。

  刘询从山东来到了长安,读书之余他也免不了到处交朋结友、游玩戏耍。有一个住在长陵地方的“斗鸡翁”王奉光,因为与刘询有同样的斗鸡嗜好,也在这段时间成为了他的忘年之交。

  眼看着刘询一天天长大,宫廷总管张贺开始为这个落魄王孙的终身大事着急。

  张贺曾经是刘询的祖父卫太子刘据的下属小吏,对于含冤死去的旧主人刘据一直念念不忘,因此也就对刘询这个刘据的最后一点血脉百般照顾。

  刚开始的时候,张贺是想把自己的孙女儿嫁给刘询的。可是他的这个主意,却招来了弟弟张安世的坚决反对。他对刘询这个“罪人之后”避之惟恐不及,哪会同意让自己的家族跟刘询扯上啥关系。

  张安世的官儿当得比哥哥张贺要大得多,乃是堂堂的右将军。他说出来的话,在张氏家族里当然引来了一片拥戴之声。

  于是,刘询娶张家姑娘的事情就此告吹。

  张贺只好重新给刘询张罗娶媳妇的事。

  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幼年之时就已经订下了欧侯家的儿子做丈夫。没想到就在她及笄之年准备出嫁的时候,欧侯氏未婚夫居然死了。未婚丧夫,这事令许平君的母亲很是沮丧,于是找人占卜。卜者断言许平君是大贵之人,未婚丧夫不是她的命苦,而是欧侯氏不配娶她为妻。——这消息让许太太心花怒放,虽然不敢说出来,心里却是得意非凡。

  许平君未婚丧夫的消息也传到了张贺的耳朵里,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就请许广汉喝酒,趁机在酒宴上代刘询求婚。

  许广汉对刘询平素印象就很好,上司来提亲更是无法回绝,便一口答应下来。

  不用说,这个消息传到许太太的耳朵里,她有多恼火——盖此时的刘询已不是什么太子亲孙了,不但是没落王孙,更是罪人之后,分分钟都有可能无辜卷入政治斗争,丢掉身家性命的。

  可是许广汉已经答应了,许太太也拗不过老公和老公的顶头上司,事情就此定局。

  由于刘询无依无靠、穷得叮当响,连婚礼都是张贺筹备的。婚后,身无分文的刘询搬进了岳父许广汉的家里,名曰娶妻,实质上是个依靠岳父生活的上门女婿。
许平君
许平君

  然而贫寒并没有妨碍刘询和许平君之间的夫妻情谊。许平君对丈夫体贴入微,刘询活了十七年,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有人嘘寒问暖是个什么滋味。他对不嫌弃自己的妻子和岳父感激涕零。

  结婚的第二年,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命运便展示了它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魔力:刘询被选中,成为大汉王朝的第十任皇帝。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七月初秋庚申日,刘询(又名刘病己)平生头一次迈进了祖父生长的皇宫,前往未央宫拜见自己的叔祖母:实际上就是年方十六岁、比刘询还小两岁的昭帝刘弗陵寡妻上官太后。

  上官太后对刘询的面试,自然是过关的:权臣霍光就是上官太后的外祖父,外祖父同意了的事,上官太后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果然,一见面,上官太后便封庶人刘询为阳武侯——这就是为他继承皇帝位预作铺垫,否则实在有点不好看相。

  刘病己这个“阳武侯”只做了个把时辰,群臣便把帝玺绶带给捧了出来,当场便由侯直升皇帝了。

  世上没有谁会愿意明着跟皇帝过意不去,于是大臣们立即改变主意,联名上了一道请立许婕妤为皇后的奏章。

  刘询成了皇帝,谁做皇后呢?

  这时许平君也已经接进了后宫,被封为皇帝的第一级姬妾“婕妤”。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当然应该是在贫寒中对刘询不离不弃的结发之妻许平君,更何况她还生下了孩子。

  但是,权力思维不同于正常思维,满朝公卿(注:一群马屁袋子)的脑子里转的都是同一个念头:大将军霍光有一个尚未许人的小女儿,如果把她立为皇后,大将军一定不会忘了咱们的功劳。

  刘询虽然还不能确定大臣们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但是他早在接到自己将要继任为帝的消息时,就已经想到,许平君乃是受刑的废人宦官女儿,身份既低贱,相貌也并不出众,立她为后肯定会遇到阻碍。

  所以,早在大臣们还没有来得及将立后事宜提上日程时,刘询便抢先颁下了他做皇帝后的首道圣旨——寻找一把自己在贫寒时使用过的旧剑。

  这道寻故剑的旨意情真意切,每字每句都在讲述皇帝眷恋旧情的心意。

  大臣们都是些人精,一看这道圣旨,就知道新皇帝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世上没有谁会愿意明着跟皇帝过意不去,于是大臣们立即改变主意,联名上了一道请立许婕妤为皇后的奏章。

  十一月壬子日,许平君成为大汉皇后。

  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少男少女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世上最阴险的诡计正在向他们扑过来

  首先对女儿未能成为皇后表示不满的,正是霍光大将军本人。

  霍光对大汉王朝,就像他的异母哥哥霍去病那样,始终是忠心耿耿的。然而他毕竟同时也是的父亲,对于女儿未能正位中宫,这位父亲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更何况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询,完全是靠了霍光才当上皇帝的。

  因此,在按制度要封许平君之父许广汉爵位时,霍光毫不犹豫地表示了反对,他说,许广汉是个“刑余之人”,哪里能去做侯爵、封国之王呢?!——明说了吧,你许广汉连个男人都算不上了,也配当侯爷?什么东西!

  不过,霍光毕竟执掌朝政多年,知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过了一年左右,气头儿过去了,他还是表示应该对皇后的父亲有所封赏。

  于是,许广汉被封为次于侯爵的“昌成君”,虽然没有封国,但是仍旧是地位超然的爵位,拿着高额的国家俸禄。

  霍光的气消了,可是他妻子霍显的气却消不了。不但消不了,而且还大有星火燎原之势。

  霍显,其实并非霍光的原配妻子,她的出身很卑贱,不过是霍光原配妻子东闾氏的陪嫁婢女而已。按照古代的婚姻制度,陪嫁丫头有侍侯小姐姑爷的义务。侍侯小姐当然是任打任骂、任劳任怨;而侍侯姑爷,内容就更多一些,因此,霍显便成了霍光的小老婆之一。——这种婚姻关系,我们可以在《红楼梦》里看到更多的例子。比如王熙凤平儿贾链夏金桂宝蟾薛蟠;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观园中人在赞美宝钗莺儿时,会说“谁有福消受你主仆两个”了。

  东闾氏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早死了。霍光对东闾氏的陪嫁丫头、小老婆霍显念念不忘,干脆不再另娶名门闺秀,直接就把霍显升做了大将军夫人。

  霍显从最卑贱的奴婢,居然直升为当朝大将军夫人,勾搭男人确有两道刷子。也可见她出人头地的欲望有多强烈。然而,她的这种欲望强烈得过了头,已经到了为达目的无所不为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她始终不脱贫儿乍富的暴发户本色,时时处处不忘炫耀,一旦炫耀不成,便将别人视作死敌。

  许平君不幸,阻碍了霍显当皇帝丈母娘的光明前程,结果可想而知。

  许平君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子,从小勤俭持家、与人为善,不知道奢侈浪费、目中无人为何物。即使如今成了皇后,也仍然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她的身边宫女人数很少,服饰食品都比较简单。而且遵循着普通人家的礼节,对长辈毕恭毕敬。尤其是昭帝刘弗陵的遗孀上官太后,她更是每五天就要去朝见一次,并且亲自为上官太后抹案送菜,服侍得十分周到。——其实上官太后的年纪,比许平君还要小呢。

  公元前七二年,做了两年皇后的许平君再次怀孕。到快分娩时,已是寒冬天气,孕妇体弱,许平君不慎感染了风寒,有些不舒服。由于她宫中侍女人数少,懂得照顾孕产妇 的更几乎没有,所以刘询不得不从宫外请一些有生育经验的官员之妻入宫照顾皇后。

  在这些被选定的妇人中,就有宫廷警卫淳于赏的妻子淳于衍。她懂得一些妇产科知识。

  淳于赏对于自己做宫廷警卫(掖庭户卫)这个职务早已心生厌倦,听说妻子被选做皇后的临时护士,他顿时大喜过望,对妻子说:“平常无缘无故不好去拉关系,眼下这可是一个天赐良机,你赶紧以入宫辞行为理由,顺理成章地去大将军府向霍夫人辞行。霍夫人听说你日后有可能成为皇后的亲信,定然对你刮目相看,你就可以趁机提出让我调动职务的要求,霍夫人一定不好推辞。眼下最好的肥缺就是管理盐池的安池监,要是调成了,可有好日子过啦!”

  淳于衍觉得丈夫说的很有道理,便依言而行,果然见到了霍显。

  霍显正愁着呢:别看许平君相貌平平、出身寒酸,皇帝对她却始终一往情深,孩子生了一个又一个,再这么下去,我的心肝宝贝小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取她而代之呢?

  就在这个时候,淳于衍来了。霍显一听,顿时觉得这真是天赐的良机,喜出望外之余,不但热情接待,更将左右侍从都屏退,破格对淳于衍单独接待,喊着表字对淳于衍尊称起来:“少夫啊,你托我办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帖帖,你放一万个心。不过我也有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

  淳于衍受宠若惊,连忙没口子地答应。

  霍显见她答应了,便说:“你知道,大将军最爱的孩子就是小女儿成君,想要给她安排下富贵的前途。所以还要请少夫你辛苦一趟,帮她这个忙。”

  淳于衍听得一头雾水:自己不过是个护卫之妻,身份地位连大将军小姐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有什么本事去成全她的大富大贵?

  霍显道:“女人生孩子,是一个大关,从来都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现在皇后正要生孩子,少夫你若趁机投毒弄死了她,别人也不会有太大的疑心。而我的女儿成君可就能趁机当上皇后了。如果你肯帮这个忙,我们霍家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定与你共享富贵。”

  淳于衍听得满身冷汗,嗫嚅着道:“皇后用药,都是众多医生再三验证后才能开方的,而且服药前还要让旁人试过。这毒怎么下得了呢?”

  霍显岂能容许淳于衍拒绝?她冷笑着道:“怎么下毒,就看少夫你的本事了。霍大将军掌管全天下,有谁敢胡说八道的?万一有什么意外,我霍家也能保你平安。就怕你不是真心想帮这个忙。”

  听话听音,淳于衍当然知道霍显最后这句话的分量,她犹豫了很久,终于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答应下来。

  离开大将军府,淳于衍只能自叹命苦,不得不上这贼船了——上了船可能日后还有活路,如果不上,只怕立刻就要全家被霍显捻死。

  淳于衍颇通医术,回到家里,她将一种名为“附子”的中药捣成粉末,缝在衣中,顺利地通过了检查进宫了。

  公元前七一年正月,许平君皇后分娩,生下了一个小公主。

  生产消耗了许平君太多的体力,原本就有疾病的她更虚弱了。于是太医们便开出一张药方,让侍女们为许皇后制作滋补的药丸。

  就在制作药丸的时候,淳于衍终于找到了机会,将附子粉末掺入了丸中。

  附子,是毛茛科植物乌头的子根。生附子有毒,泡制过的附子也辛、甘,大热,对于心律失常过缓的人,它有提高心率的作用,但是即使如此,也仍旧带有毒性,用法用量都要小心再小心。当然更是孕产妇绝对禁用的。

  果然,许平君吃下这“大补丸”后,感到很不舒服,问身边的人:“我头好晕痛,药中难道有毒吗?”淳于衍连忙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然而腹中的附子却显“效”了:心率加速、血管硬化。很快,许平君便觉得心烦意乱,烦闷无比。

  不一会儿工夫,十九岁的许平君便不明不白地死去了。这一天,正是汉宣帝三年的正月癸亥日。许平君只做了不到三年的皇后。

  皇后死了,乱成一团的皇宫当然也不就需要淳于衍她们了。出宫之后,淳于衍立即去见霍显,将自己的“功劳”向霍显女士汇报。霍显大喜,对她大加慰劳。但是一时还不敢给她重赏。

  果然,不久就有人向皇帝控告,说皇后之死,是因为太医和侍女有问题。

  刘询正在悲伤妻子早死,一听之下,立即下令全面调查。于是所有的太医和侍疾的妇女都被关进了牢狱,妇儿科医生淳于衍也在其中。并且很快就成为众矢之的。

  消息传来,霍显慌了神,惟恐淳于衍熬不过拷问将自己招出来。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惹下了大麻烦,不得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自己干的事向老公霍光和盘托出,然后说:“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做这件事。可是如今事也做了,到了这个地步,就只能将错就错,后悔也没有用了。你要赶紧想办法救出淳于衍,否则的话,时间一长她被逼打急了,我们就要跟着她一块完蛋。”

  霍光听老婆一说,顿时面无人色,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本来他倒还想去自首,将大逆不道的老婆交出去。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霍显还和自己生有儿女。他想来想去,实在忍不下心,只好跟着老婆趟浑水,去见刘询,并且睁着眼睛说瞎话,硬把许平君的死因栽到生育体弱上头。终于把淳于衍给救了出来。

  话说回来,在从前的医疗条件下,女人生育确实是件危险的事情,每十次生育,就至少有三人死于难产或后遗症的。在这方面,死神不论身份贵贱一律平等。清朝康熙皇帝的发妻赫舍里氏便死于难产。直到民国年间,对女人生育,都以“围着开盖的棺材走圈儿”来形容。

  刘询和别的皇帝不一样,他长在民间,而且作为普通的丈夫,曾经亲眼目睹过许平君的第一次生育、坐月子的过程,所以他心里面对妻子的死还是满怀疑窦的。可是霍光这么说了,他毕竟年轻,只能将怀疑吞回肚子里去。

  许平君就这么死了。她被追谥为恭哀皇后,下葬在西安市郊之南。若干年后,她的丈夫也落葬于此,此地便被称为杜陵。然而许平君没有与刘询合葬,因此她的陵墓单称少陵,也称杜南

相关作品

诗作

  《行路难》

  隋唐·王昌龄

  双丝作绠系银瓶,百尺寒泉辘轳上。

  悬丝一绝不可望,似妾倾心在君掌。

  人生意气好弃捐,只重狂花不重贤。

  宴罢调筝奏离鹤,回娇转盼泣君前。

  君不见,眼前事,岂保须臾心勿异。

  西山日下雨足稀,侧有浮云无所寄。

  但愿莫忘前者言,挫骨黄尘亦无愧。

  行路难,劝君酒,莫辞烦。

  美酒千钟犹可尽,心中片愧何可论。

  一闻汉主思故剑,使妾长嗟万古魂。

  《相和歌辞·宫怨》

  隋唐·长孙佐辅

  窗前好树名玫瑰,去年花落今年开。

  无情春色尚识返,君心忽断何时来。

  忆昔妆成候仙仗,宫琐玲珑日新上。

  拊心却笑西子颦,掩鼻谁忧郑姬谤。

  草染文章衣下履,花粘甲乙床前帐。

  三千玉貌休自夸,十二金钗独相向。

  盛衰倾夺欲何如,娇爱翻悲逐佞谀。

  重远岂能惭沼鹄,弃前方见泣船鱼。

  看笼不记熏龙脑,咏扇空曾秃鼠须。

  始意类萝新托柏,终伤如荠却甘荼。

  深院独开还独闭,鹦鹉惊飞苔覆地。

  满箱旧赐前日衣,渍枕新垂夜来泪。

  痕多开镜照还悲,绿髻青蛾尚未衰。

  莫道新缣长绝比,犹逢故剑会相追。

小说

《询君意》

  这是一本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截然不同,让人耳目一新的小说。讲述了汉朝昭宣中兴年间的恩怨情仇,帝王争斗,以及历史上最值得称赞的皇帝刘病已与平民女子许平君的旷世绝恋。李歆以精炼如金的文笔还原了那一段段难以忘却的历史烟云,那一场场震撼古今的生死离歌。

  一个是落魄无依的王公贵族,一个是清新可人的小吏淑媛,偶然的相遇铭刻一生,逍遥的缠绵眷恋一世。偷鸡的竖子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他眼中只有那迎风招展的白茅,他心中只有那故剑情深的誓言,爱情跨过了贫富贵贱,跨过了时间,跨过了生死。

  叙一段传奇,寻索历史烟云中那段华丽悲沧的爱恋。

  不问贫贱,无关富贵,只为这一曲故剑情深的千年离歌。

《云中歌》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折磨

  桐华继《步步惊心》、《大漠谣》后转型新言情。

  西汉武帝时期,八岁的汉昭帝刘弗陵被追逼到万里荒漠,走投无路之际,一个骑着天山雪驼的绿衫女孩云歌凭空降临,将其带出荒漠。冷漠似冰的刘弗陵最终被精灵可爱的云歌打动,互赠礼物后相约十年后的长安相会。  

  十年后,云歌带着儿时的诺言来到长安寻找刘弗陵,无奈此时的刘哥哥不仅不记得儿时的大漠诺言,而且身边还多了个贤惠美丽的女子许平君。伤心的云歌正欲返回西漠,却遇上了难缠的绝世美男孟珏,云歌以为幸福的生活从此开始,谁知又卷入了一场宫廷王位之争…… 

  十年前安排八岁的云歌带领刘弗陵一行走出荒漠的人是谁?与她拉钩为誓的刘弗陵与当今天子刘弗陵哪个才是让她魂牵梦绕十年的人?机缘巧合地与孟珏相识、相知、相爱,难道真的是缘分天注定吗?云歌又看到了哪些真相?

  《许平君传奇:故剑深情》:她是一代名后,也是一个传奇,她更是一个谱写爱的奇女子,她把所有的爱给了他,因为她的爱,刘询即使做了皇帝,也颁布了“寻故剑”诏书。也许,结局是如此还算完满,她已经很满足了,可谁知另一个美若天仙的霍成君出现在二人中间...她一个平民出身又能奈何?后宫生活自古就是这般不是吗?种种的误会让他们的爱铸就了一个苦涩的结局…… 

  《未央夕照》
  《昭宣路人甲》
  《长乐夜未央》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中国历代后妃往事》
  • 2.《许平君传奇:故剑深情》

    5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