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52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leenby (2011/3/29 15:10:19)  最新编辑:leenby (2011/3/29 15:10:19)
关岭关索岭
拼音:Guānlǐng Guānsuǒ Lǐng (Guanling Guansuo Ling)
同义词条:贵州关索岭,安顺关索岭,贵州关岭关索岭,关索岭
  
关索岭
关索岭
  关岭关索岭是中国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辖区内的著名风景名胜区。该景区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城东22公里,与该县的“鸡公背”相对峙。路如“之”字,盘旋而上须经43盘方抵山顶。至16盘处佳木葱茏,石洞清幽。有龙泉寺,祀三国蜀汉寿亭侯关羽;有马刨泉,水味甘冽,被誉为琼浆玉液。俗传诸葛亮南征,关羽第三子关索为前锋,统兵至此渴甚,俄而乘骑刨地出水,故名马创泉。右边一泉,深尺许,大旱不消,大雨不涨,传人饮此水者必哑,故名哑泉。
 
  徐霞客谓二泉“相去不数步,何良(木加苦)之异如此”!古人无从解答,乃长期盖以巨石,并立禁碑,榜曰“亘古哑泉”。山顶高出云表,茫茫雾海,气象万千。御书楼矗立其间,上有康熙二年(1663年)玄烨亲题“滇黔锁钥”匾额。楼侧一庙,内供关索。黔人崇敬关羽,各地多关庙。传说中的关索,忠勇爱民,有功于黔,故亦庙食于此,且以其名名山。

来源

  
关索岭风光
关索岭风光
  在滇东北的崇山峻岭中有一座南北走向的山脉叫做关索岭,属于乌蒙山系的南延部分,它将昆明市的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与曲靖市的马龙县东西切开,透过历史的缝隙,可以看见诸多的沉淀,可以看见2400年前的战国楚将庄蹻由此入滇在滇池湖畔建立古滇国的艰辛与豪迈,可以看见秦汉时期修建的五尺道盘旋于关索岭上的遗迹被时间渐渐吞噬的苍凉与无奈,可以看见蜀汉时期诸葛亮南征的雄才大略与高屋建瓴,可以看见《三国演义》中许多不曾细述的故事与传说。

  据《地名大词典》159页记载:“武侯平蛮,会盟与此,史称亮盟南人于木密。上有武侯祠及关索祠”。关索其人,不见于正史,整个通行本《三国演义》共有9处提到他,其中第87回5处,88回3处,89回一处,其后再也见不到关索之名,但在宋代关索已广为人知,如《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杨雄,绰号为“病关索”。民间多有传说关索是关羽的第三个儿子,他自荆州失陷,逃难在鲍家庄养病,伤势痊愈之后入蜀,正赶上丞相诸葛亮南征,被拜为前部先锋,一同南征到此,镇守在关索岭,屡立战功。

  明《嘉靖寻甸府志》记载的“关索庙,去府六十里”,正好是在离县城30公里的关索岭,还记载了重修英烈侯庙一事,英烈侯即指关索;清康熙寻甸府志》记载了云贵总督蒋陈锡撰文“重建武侯祠碑记”一事,让历史不至于因时间的推移而销声匿迹。清代乾隆年间昆明书画名家钱南园曾为寻甸境内的名胜古迹关索岭祠、庙、会盟碑和钟灵山寺以及盘龙寺题写对联,至今成为寻甸珍贵的墨宝,内容已收入《爨乡胜迹联萃》。钱南园题武侯祠的两幅对联写得言简意赅,大气磅礴,写出了诸葛亮以非常手段平定蜀川和一统中国的豪情壮志,其一:“雄心吞四海,豪气冠九州”;其二:“铁肩担道义,辣手平蜀川”。他题会盟碑联则更是情景交融,精妙绝伦,令人自叹弗如。“关于索侯显圣,摆旌旗七十二峰现在,岭自汉相会盟,休干戈三十六鼓犹存”,联首巧妙地嵌入“关”、“岭”二字,乃关索岭之简称,索侯、汉相当然指的是关索诸葛亮,即会盟的两位主要角色,后面写的是实景,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写出了会盟的历史意义“休干戈”。钱南园题写对联不仅是寻甸历史上的佳话,更为重要的是成为关索岭这段历史的印证。
  
关索岭风光
关索岭风光
  关索岭即因关索而得名,祖祖辈辈生活在红土高原上的滇东北人常常引以自豪,可惜,岭上的武侯会盟碑、武侯祠、英烈侯庙以及两块重修祠庙的记事碑至今已荡然无存。武侯祠和英烈侯庙的遗址在高原的冷风吹拂下显得更加沉寂;几块石碑,据说是1958年兴修水利时用于支砌涵洞,令人痛心疾首。留下的是荒烟漫草的古道,是古道上依稀可辨的马蹄印,是烽火台的断垣残壁和断垣残壁下偶尔可以捡到的锈迹斑斑的兵器残片。
 
  站在关索岭上向东眺望,那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山峰已经超出了昆明的辖区,像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旌旗排列在一起;在“旌旗”与关岭之间一片开阔地上隆起的几十个小山丘,像一筒筒战鼓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当年往来于京城与彩云之南的文人墨客把这种旌旗飘飘,战鼓雷鸣的壮丽景观称之为“七十二面吊吊旗”、“三十六筒花边鼓”;而今,旌旗凝固,定格了历史的烟云;战鼓未息,敲响了发展的强音。
 

景点风光

 
  关索岭的风光,令多少经由此地的人流连忘返。 清入黄绍光关索岭》诗咏: 无数峰峦足底看,摩空曰月走双丸。 南征自是开山手,万古风云护将坛。 清人黄宝鉴也咏《关索岭》: 开际宣窿不可登,将军昔日竟飞腾。 渡关不效鸡鸣辈,赢得平蛮绩可称。 这些诗,不仅咏叹关索岭的雄伟气势,也感叹关索的英雄事迹。而关索岭上的古迹,也无不与关将军紧密相连。关索岭是一道风景名胜,更是一座传统历史文化的宝库。

周边景点

 
  龙宫风景区 天龙屯堡 云山屯 织金洞风景区 安顺文庙 梭筛风景区 安乐温泉 明十八先生墓 奢香墓 红岩碑 犀牛洞 盘县古银杏风景名胜区 关索洞 石头寨 霸陵桥瀑布 扁担山 关索岭 盘江铁索桥 天台山 普定穿洞遗址 屯堡文化 王若飞故居 乾宏洞 本寨村油菜花

《滇黔锁钥》

 
关岭风光
关岭风光
  “滇黔锁钥”据说是康熙皇帝题写的,雕刻在滇黔古驿道关索领驿站上面,一是说明关索岭驿站地势非常险要,是往来于贵州云南的重要关卡,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一说的关云长在那打过仗。如今的贵州到云南的国道基本与之平行,滇黔古驿道成了快消失的风景线了。大概是2007年吧,应关岭县文联副主席任光文的邀请,我作为一个不会写诗的另类,参加他们主办的一次散文诗采风创作活动,得以到关索岭那“滇黔锁钥”的地方,一睹那关隘的风采。遥想当年,关隘那地方应该是非常热闹的地方,往来的人群,无论是从敢说镇还是霸陵河爬上来的,都要在那歇脚,往来人中,难免不少骚人墨客,关隘那地方留下的众多断碑残墙石刻文字,都是他们留下的。

  关索岭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最早得从“三国”说起,关岭人给我说,关岭最丰富的文化是“三国”文化。最能证明的是关索岭对面的“红崖天书”,至今都没有人破译。这我是相信的,远的不说,就讲“史迪威”公路,即今天的320国道,东西横穿关岭,这些都给关岭留下丰厚的文化沉淀,比如盘江铁桥

  “滇黔锁钥”在关索岭虽然没有找到那石刻,但原迹还是被人们留在了记忆之中,用心记录了下来,被后人临摹了出来,临摹的也惟妙惟肖。

关索岭的古驿道

 
古驿道
古驿道
  三国时,诸葛亮曾率兵在云贵高原一带征战。《关岭县志》中记载,因为诸葛亮率兵劈山开岭为关,开辟了翻越安顺关岭的西南驿道,又命关羽之子关索留守,所以当地人就把这座高大险峻的山脉称之为关索岭,现称“关岭”。

  如今,在关岭县灞陵河峡谷东岸还有一个叫晒甲山的地方,传说是诸葛亮部下晒甲晾盔之地。山上一赭红悬崖耸入云霄,在红崖一侧的一段略凹入的岩面上,岩壁上那非镌非刻、非阴非阳的数十个的大小不等的方形图案形如古文遗迹,红迹斑斑令人感到神秘莫测,在这段岩壁上顶,有伸出长约30厘米至60厘米,厚约30厘米的岩石层面断头,像屋檐一样挡住山水对其的冲刷。这就是红崖碑,亦称红崖天书。而在学术界,学者们对其起源众说纷纭。

  红崖碑产生于何时,为何种文字?至今尚无定论。

  红崖天书的众多释说中,有两种主流说法:

  一、“古夜郎文字说”,这一说法认为该“天书”和云贵高原的古夜郎文化有关。夜郎国被灭后,人们几乎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来考证它的原始区域,不过有发掘的零星资料说明夜郎国的中心地可能在安顺、六盘水的接壤地带。

  二、“殷商时期的纪功碑”,有古诗中写道:“是孰红岩字问奇,为殷为汉尚猜疑”认为从某些资料来猜测,它应该是殷商时期殷高宗伐鬼方的记功碑。

  将第二种说法同我们的文章联系起来,即如果说红崖碑确系殷高宗伐鬼方的记功碑,那么,滇黔古道的缘起甚至可追溯到殷商时期。古代中原过贵州进入云南所必经的滇黔古道有证的历史现可以追溯到汉代,如安顺平坝的汉墓,安顺市宁谷镇方圆数千米的汉墓址、窑址等。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西南边陲万里行的记录中,1638年至安顺地区的滇黔古道上不仅留下了他的足迹,也留下了他笔端下的赞誉文字。

  安顺关岭县城是一个典型的山城,城内的道路顺着山势而高起低伏。保存得较为完整的古驿道在县城的东面。这是一条现实中仍在使用的古路,全长约5公里的路面上古旧的圆形石头在下雨的日子里仍然散发着美丽的光泽。灞陵河峡谷那边的群众如果要到关岭县城去,这条古道也仍旧是必经之路。从历史到今天,这条古道依旧承载着山里人对生活的无限憧憬。
 
关岭风光
关岭风光
  沿古驿道上山,在仔细找寻下会看到一座破旧的古庙。但这就是被清康熙皇帝誉为“滇黔锁钥”的关帝庙。如今,曾经书写着“滇黔锁钥”这四个大字的御书楼已经坍塌,只留下了残破的石柱和石头地面连接古庙的前后部分。

  御书楼的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城门洞,而古驿楼就从此间穿过。设想两道洞门一开一关之际,去镇远,往兴义的商旅马帮必然或阻于天堑,或通达幸福之地。

  关岭贞丰的界河是北盘江。流经关岭境内的河段称为花江。现在,沿花江大峡谷的公路从关岭县城可至贞丰。而同样,沿古驿道穿行花江大峡谷,翻过大山也就为黔西南州贞丰的地界了。

  另外还可提及的是在关岭县城西面7公里处,距滇黔公路不远的山腰上现还有一处顶营土司城垣。据《永宁州志》记载,顶营土司原为顶营寨,明洪武十二年(1379年)罗录选充顶营寨长;洪武十九年(1386年)颁印授顶营长官司,隶安顺州,顶营土司的设置已有600余年历史。据说东门上刻有“迎恩门”三字的石匾置于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那么顶营土司城垣也有300多年历史。它是贵州古永宁州“三司六马”城城垣中的唯一存在和见证。

  顶营土司城垣现存东门西门各一座,用巨石砌成的寨墙长约千米,随山势盘旋蜿蜒,沿一条石块铺成的土司古道进寨。寨内,栉比鳞次的民居、圆门、吊脚楼、雕花门窗等,安静而厚重地散发着古堡要寨的浓郁风情。

关索岭周边

 
关索岭
关索岭
  在关索岭的西南边,有两个回、汉杂居的村子与关索岭的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是易隆村,另一个是塘子村。

  易隆,是由彝语“夷笼”语化而来的地名。此地与武侯“平蛮会盟处”相距3公里,是古滇国通往京城必经之路上的重要驿站,又是木密守御所的指挥所,地理位置十分独特。我们从现存的易隆古城遗址上的断垣残壁及其范围,可以推测当时的易隆古城极具规模,并为古城规模的壮观而感慨不已。关索镇守这一带时,凡是关隘、险要之处,皆开凿通畅,使当地人行走方便,时人立庙以崇报典,至今思之。

  从关索岭上蜿蜒而下的古驿道经过这里,一对对马帮驮着千年的历史在行省与京城之间来回,周而复始,使其成功地扮演了古代高速公路的重要角色;1936年4月,贺龙肖克关向应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长征路经此地后,从丽江石鼓渡过金沙江,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合投入抗日战争的滚滚洪流;320国道穿易隆村而过,来来往往的车辆追寻忙碌的真相,搅动了易隆人平静的日子;昆曲高速公路从易隆村擦肩而过,缩短了易隆人上省城昆明的距离,易隆人追赶文明的心事不再拥挤。

  如今的易隆居住着回、汉两种民族210户912 人,其中回族95户406人,该村由于回、汉两族人民世代友好相处,团结和睦,经济发展,共同走向富裕之路,被昆明市命名为“市级文明村”。然而,不能不让人产生疑虑的是,何以有着悠久历史的由滇入京要冲,而且至今仍然不失为交通要道的易隆,怎么会一直没有按照人们的推测发展壮大起来呢?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易隆地名的由来,或许会得到某种启示。易隆,既然是由彝语“夷笼”演化而来,想必当时该村居住的当是彝族人,而我们今天的易隆村村民是回、汉两族人,期间必有沧海桑田的巨变。查《云南省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地名志》得知,“汉五朝巴蜀兵入滇后,木密村传说迁往寻甸雨布村”,易隆古时为木密部落之地,称“木密村”。由此可见,易隆的先民应当是彝族人,而回、汉两族人只不过是彝族人迁走后从别的地方迁来的村民。

  滇东北回族的形成可以追溯到700多年前的元代,元世祖忽必烈率军平定大理后,攻占昆明,在云南实行军事统管并建立行省,设置郡县,随军进入昆明的回回军人、工匠、贵族在进行镇守、屯田、或经营商业、手工业的过程中,慢慢定居下来,形成昆明早期回族村落的雏形。元代统治者在云南寻甸开设了“易隆驿”连接川、滇两省,使两省商贸往来日趋频繁,为当地回族人口的增多创造了条件。由此可见,易隆村的回族再早也不过就是700多年的历史,与1700多年前的武侯南征到易隆这一史实相比,迟了近千年。而易隆村至今的汉族人口506人与其悠久的历史相比,似乎更显得不可思议。其实,也不难理解,滇西回族杜文秀起义建立大理政权时,估计当时云南全省的回族人口80万左右,后来经过了150年的发展,至今云南回族人口不足70万人。

  历史的风云,变幻莫测,人类的繁衍与变迁有着太多的苦难,而今天所能看到的只不过是离我们相对较近的事实而已。回族的形成和发展本身就经历了数不清的艰辛与磨难,饱尝了诸多难以言说的痛苦和心酸,就易隆村而言,至今能有400多名回族人顽强地生存下来,并建有自己的一所清真寺,可以如愿以偿地完成斋拜,这不能不说是在易隆悠久的历史长河中足以让人感到欣慰的事了。

  在关索岭的西南面10公里的地方还有一个回、汉两族杂居的村庄,叫做塘子村。“塘子”这个地名听起来有点土气,但却有着许多美丽的故事和动人的传说。塘子村就是因为该村有天然热水数塘而得名的。明《嘉靖寻甸府志》记载:“南谷温泉在府南四十里,有温泉,俗传浴之可以去疾。”现在的塘子温泉就是古时所称的南谷温泉,乃寻甸八景之一。至今还完整地保存下来两个出水点,水温达摄氏70度,能把鸡蛋煮熟,原来误传为硫磺泉,其实是碳酸泉,但不管是什么泉,远近村民皆来洗浴,而且因其具有开发利用的价值给该村带来了无限商机。“塘子”一词的含义也随之扩展,它有三层意思,除了塘子自然村以外,也指塘子村民委员会,还指塘子镇。

  相传,诸葛武侯驻兵关索岭时探知南谷温泉之妙,而且周围景色优美,风光宜人,便心向往之。一天,他带领随从兵将前往洗浴。行至牛栏江边,正在寻找方便的渡口过江,突然发现东边的关索岭上烽烟升起,直冲云霄,知道必有紧急军情,立即回马返程。后人为了纪念武侯到过此地,在江上建起了一座石拱桥,起名为“回马渡”。其实,这个传说不仅仅只是为了“纪念”,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回马渡”寄托着塘子人民对为官者尽职尽责而不贪玩享乐的美好形象的景仰和期盼。

  牛栏江,位于塘子村东边,其实不是江,只不过是寻甸较大的一条河罢了。相传在此河下游江口处有一大石形状像牛而得名。牛栏江属于金沙江水系,发源于寻甸境内的羊街大平滩村,流经嵩明县后又返回寻甸境内,紧挨着塘子村由南向北缓缓流去。牛栏江的江水灌溉着塘子村肥沃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塘子人,牛栏江的涛声唤醒塘子人生存的活力,他们拿起锄头和镰刀从远古走来,祖祖辈辈传承着生存的渴求。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下希望,收获硕果,把命运和这片热土捆在了一起。

  直到上世纪60 年代,贵昆铁路通车,塘子人切身感受到现代化气息的日新月异。火车像一个庞然大物一样地拉长启迪从牛栏江边呼啸而过,牵引着塘子人走出小天地走向大世界的梦想。从那时起,塘子人不再把自己的希望仅仅局限于插秧、种地、赶马、犁田,他们的心中燃烧着“出门在外,闯他一闯”的渴望。火车,成了他们挖掘生命源泉的动力并融入他们快乐的成长,也至于塘子村的姑娘出嫁到外村时因为突然听不到火车的汽笛而睡不着觉。为此,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做《塘子村的姑娘》,表达的就是这种感受。

  《塘子村的姑娘》

  怕做新娘

  昨日嫁到邻村

  今日一脸茫然

  她们降生时的

  第一声啼哭

  与火车穿过村庄的

  那一声汽笛碰撞

  成为生命中的呢喃

  二十几年如一日

  伴她们进入梦乡

  却是带不走的嫁妆

  人生最灿烂的夜晚

  被一种习惯冲淡

  洞房花烛的温馨

  一时半刻难以补偿

  今日的塘子村,已发展到700多户2800 余人,其中,回族超过了2000人,主要姓氏为余、白两姓。历史上,该村南景屏山脚下有一座清真寺建于明朝初期,至正德年间,因教事兴盛不够容纳而迁至村北离塘子温泉100米的地方另行建盖,规模较大,有朝真殿、叫拜楼、授经堂以及其他附属用房40 余间,工艺结构精巧无比,整体形象富丽堂皇,居滇东北各寺之首。

  1917年冬,土匪进村抢掠时被纵火烧毁。后来重新建盖,规模就小得多了,但礼拜的人一直络绎不绝。该清真寺向来管理有方,教胞们能把国家的安危与自己的修行较好地结合起来,在国难当头的时候踊跃捐资捐物,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塘子清真寺的大殿上悬挂着三块珍贵的匾额,题写时间都是“民国三十年元旦”,即公园1941年,属于抗日战争中期。一块是白崇禧题写的“兴教建国”;一块是云南陆军中将马聪题写的“唯一唯精”,还有一块是云南陆军少将马德明题写的“万殊归一”。只可惜白崇禧题写的那一块已经遗失,现在悬挂的这一块是复制品。三位国民党的回族将军同时为同一座清真寺题字,使塘子清真寺有着不平凡的历史,虽然他们不是亲自到该寺题写,但能够获此殊荣也是不同凡响的。对于抗战做出过重要贡献的清真寺,为表彰他们的先进事迹并使之发扬光大,白崇禧将军亲笔题字赠送,可见,意义非同小可。

  在清真寺的大门上镌刻着一副对联,字迹尚可清晰,字体楷书中融入隶书的意味,形式对仗工整,内容巧妙融入爱国、爱教的古兰精神,堪称经典,“清洁爱众可兰真意,合群抗敌古教精神”。塘子清真寺之所以能够获得与其他清真寺不同的历史评价,这副对联便是最好的诠释。今日的塘子村,已发展到700多户2800 余人,其中回族超过了2000人。该村南有一座清真寺建于明朝初期,被土匪进村抢掠时纵火烧毁。后来另外选址在村北离塘子温泉100米的地方重新建盖,礼拜的人一直络绎不绝。该清真寺向来管理有方,教胞们能把国家的安危与自己的修行较好地结合起来,在国难当头的时候踊跃捐资捐物,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塘子清真寺的大殿上悬挂着三块珍贵的匾额,题写时间都是“民国三十年元旦”,即公园1941年,属于抗日战争中期。一块是白崇禧题写的“兴教建国”;一块是陆军中将马聪题写的“唯一唯精”,还有一块是陆军少将马德明题写的“万殊归一”。只可惜白崇禧题写的那一块已经遗失,现在悬挂的这一块是复制品。

  三位国民党的回族将军同时为同一座清真寺题字,使塘子清真寺有着不平凡的历史,虽然他们不是亲自到该寺题写,但能够获此殊荣也是不同凡响的。对于抗战做出过重要贡献的清真寺,为表彰他们的先进事迹并使之发扬光大,白崇禧将军亲笔题字赠送,可见,意义非同小可。在清真寺的大门上镌刻着一副对联,字迹尚可清晰,字体楷书中融入隶书的意味,形式对仗工整,内容巧妙融入爱国、爱教的古兰精神,堪称经典,“清洁爱众可兰真意,合群抗敌古教精神”。塘子清真寺之所以能够获得与其他清真寺不同的历史评价,这副对联便是最好的诠释。

  塘子回民爱教爱国,勇于抗争的精神不仅体现在抗战时期,而且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清朝咸、同年间,回族农民因不堪忍受清政府的腐朽统治和残酷压榨,各地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起义,迤东将军马广率领义军到达塘子村南4公里处,叫做“跑马射箭”的山上,在塘子村回民的帮助下,利用这里的特殊地形设下埋伏,杀死清军近千人,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百余年来,时值夏秋之夜,此地常出现闪闪磷火,火光飘忽流动,加之夜鸟哀鸣,其声悚然,行人单独不敢路过此地。虽然这场小小的战斗取得了胜利,但故事的背后却隐藏着回族人民在清王朝残酷统治下历尽磨难的命运。值得庆幸的是,塘子回族人民总算挺过来了,并带着所有的欢乐和痛苦一路走到今天。

  今天,塘子村民成功地引进了兰花种植产业,蝴蝶兰的绽放使村民的生活充满浓郁的芬芳。他们还引进了回族企业家张世光创办的民营企业丹彤集团,在当年的“回马渡”桥头西投资2.6亿元精心打造了一个“星河温泉小镇”精品度假村,让南来北往的游客前来分享南谷温泉的澄澈与热忱。这里有五星级的“国际饭店”,有博鳌论坛式的会所,有“汤天下”的洗浴中心,有800米小镇步行街,有高尔夫练习场,有各种档次、风格迥异的花园别墅,有伊斯兰风味的餐饮满足你清真的需求,有牛栏江的涛声为你的休闲伴奏,有关索岭的传说为文化的底蕴做铺垫,小镇将熔炼出“养生、保健、休闲”为一体的温泉文化精髓,缔造出“天堂温泉”的概念,把塘子村民的生活一并带入又一个新的起点。

  高原的清风吹散了许多的故事,却留下关索岭一个又一个的传说,生活在关索岭脚下的易隆村和塘子村回、汉各族人民乘着时代的东风阔步前进,他们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正在用汗水谱写着一个又一个新的传说。

关索岭相关报道

关索岭纪行 

关索岭风光
关索岭风光
  初秋的一天,我们从贵州黄果树瀑布沿着320国道西行4公里,便到达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断桥镇龙爪树村,由龙爪树村迤逦西北行,经苗族寨子烂坝村,渐下至坝陵河谷底,到达古坝陵桥。

  古坝陵桥即徐霞客所说的关岭桥,离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城关索镇八里,又名八里桥,是滇黔古道的必由之路。清道光年间修桥时曾得明未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孙可望所建“兴朝”的铜钱十数枚,说明坝陵桥至迟建于明代。原桥东西各有一黄桷巨树,盘根错节,径有数围,矫若虬龙,枝叶覆于桥上,即为古永宁州八景之一——骑桥双树。清人有晓行坝陵桥诗:“野店茅檐接岸低,桥头古树护新堤。鸡声晓唱关前月,好照征人过岭西”。又有诗:“风雨经年古树横,白云深处晓钟鸣。行人坐听桥头水,隔岸春涛送远行”。行人在此养精蓄锐,以攀关索岭。拂晓,鸡鸣野店,涛催月落,由白云深处的双泉寺传来钟声悠悠,当别有一番景致。

  古坝陵桥有4孔,今仅存东西2孔,过河必须徒涉,千年古树早已不存。河面宽约50米,水流湍急。置身古桥头,望两岸青山壁立,碍月限月,山峰剑戟嵯峨,与天公比高,古道崎岖如羊肠,悬予头顶,那种感受当与古时有所不同。

  过坝陵桥即开始登山。山路险峻,石磴宽约2米,大致保存完好。古道曲折,计经十六盘,抵半山腰之双泉寺,即徐霞客所说之观音阁旧址。但听水声潺潺,一道清泉泻出于寺右树丛岩隙之间,由寺前小桥流向山下,这就是有名的马跑泉。据传,三国时期,关公之子关索南征过此,人困乏,焦渴已极,关索的马用蹄刨出清泉,故称马跑(刨的谐音)。关索说,马尚能刨出水来,人难道不如马吗,于是用刀靶掘石,清泉亦出,称为刀靶泉,合称双泉。徐霞客记载,距马跑泉水数步有哑泉。他曾勺马跑泉饮之,甘洌异常,评价仅次予无锡惠泉,而哑泉水苦不能饮。今仅存马跑泉。试想,行人自坝陵桥经十六盘而上,或从关关上,经二十七盘而下,早汗流浃背,烦渴交并,得此甘泉清水,真如获甘露。该泉经现代分析表明,属重碳酸钙镁型,是软水,所含游离二氧化碳和偏硅酸在贵州西部各泉中是比较高的,属比较优质的饮用水,还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检出。古人早就把马跑泉列入永宁八景,称为“半岭琼浆”,当不足为奇。清雍正4年(1726)云贵总督鄂尔泰曾有《马跑泉》诗咏道:“岭开传汉代,树老自何年?寺出层云外,泉流古佛前。花落拂涧水,飞鸟破溪烟,独坐幽篁里,悠然憩众缘”。可见,在清代中朝,这里还是碧树蓊郁,翠竹婆,百花竟开,千鸟争飞的地方。

  今森林已被破坏,双泉寺也已颓败。由小桥八寺,从山门,教堂遗址,仍可想见当时崇殿杰阁,僧舍俨然的规制。坐于寺前,只见晒甲山红崖千仞,坝陵河白水一线,一碧如洗的天幕上白云悠悠,在远山背后吞吐,令人心旷神怡。

  由双泉寺上二十七盘,穿过石块垒成的二道城门,即抵关关口。有城门一座,城门上原为单檐飞角的庙堂,外护石栏,石柱,透雕云龙图案。门额上门,有九龙盘绕的大匾一方,康熙皇帝曾题有“滇黔锁钥”四个大字(已失正征集之中),故当地人称为“御书楼”。在关口两侧,山峰奇险,插入云天。关索曾派兵驻守,在清代亦是军事要隘。清女诗人蔡琬曾有诗咏道:“峰静楼戌狐上屋,风暄古木鹤惊群,横盘石磴危通马,深锁雄关冷护云”。可以想见,清初这一雄关森严壁垒的情景。

  楼门有关帝庙一座,现在断碣残碑犹存,石础雕栏横斜,急待修复。

  关岭即关索岭,北自郎岱、南抵关岭断桥河边,绵旦50余公里。它悬崖削壁,宛如长城,耸立于坝陵河西岸,高居于群峰之上,遂成古永宁州八景之一——“关岭接天”,它是古时往西南边陲的必由之路。关索岭主峰之一的太子阁下,是滇黔古道的关口,即为关关口。相传关索为关羽之子,随蜀丞相诸葛亮南征,开辟蛮道于此。关羽后封帝,故关索亦为太子,太子阁即为关索享祀之处,今已废。有诗咏道:群山环列尽巍峨,蹑足登临转处多。直上青霄初纵日,撑天峻岭插。站在关关口东望,坝陵河谷,晒甲山,鸡公背一览无余,山麓村寨历历可数。西望,关索镇横卧脚下。更远处,一山高过一山,云贵高原的层峦叠嶂,遥接天际,苍山如海,如激浪扶摇而上,令人仰天长啸,发抒激烈壮怀。

关索岭上看古今

关索岭风光
关索岭风光
  那天我早早就到了关索岭。登高而望,晨雾依然浮在坝陵河的上空,盛称世界一流的坝陵河大桥在空中若隐若现,晃如入仙境一般。我轻手轻脚走进了刚刚苏醒的古驿道,生怕我的“放肆”会打扰了这份古老的宁静。

  三国在哪里啊?在《三国演义》、《三国志》或在说书艺人惊堂的醒木下,在闲敲旗子的老者手中,更在无数少年向往金戈铁马的梦里。那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故事,千年流传。据说,三国时关羽之子关索随诸葛亮南征孟获曾屯兵于此,“恩信孚兹士,世祀之”,关索在军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对待老百姓也很好,于是大家为了纪念关索,就把关索征战的一带称为关索岭,后人称关岭。这里有与那段史实抑或传说相关的遗迹:关索岭关帝庙、双泉寺、晒甲山、孔明塘、孟获屯、“红崖天书”(诸葛碑)、关索洞、关索岭古驿道,甚至还有康熙皇帝赐题的“滇黔锁钥”。关岭自治县被评为“最值得向世界推荐的66个中国文化旅游大县”之一。

  1700多年来,“土宇几更,墓田如故”。慢慢走在三国大军、康熙皇帝以及千百年来芸芸众生走过的古驿道青得发亮的石板路上,却又见双泉关帝庙断壁横墙,仅存关索马刨井和关索的刀刨泉两眼泉水似如关索的泪汩汩地涌出。登高而望,不尽感慨。

  偶遇三三两两当地的老人,只要说起智多星诸葛亮和武将关索的事迹,都能眉飞色舞,娓娓道来。让人十分感慨:一个历史人物,因在一个地方几年的镇守,便将身影,深深刻入了这个地方每一个人的灵魂。成为这个地方百姓的守护神,被数千年的记载,传颂。

  在关索岭游历,书上的三国,鲜活的展开在了我的眼前,而故事里的英雄,我竟可以时时感觉,就在他的身边……

  千百年来,关羽关索家事文化影响着人们的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为历代统治者和百姓万民上下供奉敬仰。于是,“县县有文庙,村村有武庙”。据不完全统计,当今世界上共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有关帝庙3万余座,仅日本和马来西亚就有关帝庙1000多座。

  关帝庙位于坝陵河边,关索岭半山腰上,是当年关索镇守和争夺的夜郎故址

  关索当年在此指挥作战、执政理事、生活学习。当时兵马路过于此,巧遇滂沱大雨,人困马乏,晒钾山上晒钾,停下人马修正。他在此,防守严密,仁义爱民,深得民众拥护爱戴。如今在当地流传的各种佳话等家喻户晓的故事,就是关索爱护士兵、保护百姓及个性化人格的生动写照。

  笔者来到关索岭半山腰关帝庙之前,原以为这里除了和其它关帝庙都有的关羽神像、青龙偃月刀赤兔马以外,还会有与其它关帝庙不同的反映关羽关索在关索岭生活与就职的场景及实物,比如远在湖北襄樊古隆中,与关羽同时期的诸葛亮在此同样也生活了10年(公元197年至公元207年),如今为纪念这位先贤,“古隆中”不仅存有大量的塑像、实物以及丰富的图文资料,还借助现代声、光、电来再现诸葛亮当年在此勤奋学习、广结名士、夫妻恩爱生活劳作等场景,使游客能看到一个栩栩如生、真实感性的人物形象。

  可是在关帝庙,只能听到当地各种传说却看不到上述这一切。事实上天下几乎所有的关帝庙,都是把关羽作为神化或圣化的敬畏,却没有一处是反映关羽作为人化的居栖。这位被历代帝王奉为“义炳乾坤”的关圣帝君,其实最早也是一个普通凡人。

  当今,关羽的形象已经从“钦定”神明概念中剥离出来,从神坛上走下来,走进了社会的更深层次。关羽作为人类意识形态中的一个典型形象,人们开始赋予他更多的涵义。我们需要的关帝庙该有再现其佑民福国、廉洁执政、爱护民众、辛勤工作,教子关平、关索、挑灯夜读《春秋》等感人情景的画面,以此来还原一个作为人的关羽,供人们参观,获得启发,满足不同人群的心理需求。

  我们边走边看着千年历史的古驿道,静听远处传来黄果树大瀑布潺潺的水声。那边应该是游人如织了吧,但这里的三国文化却在荒芜之中啊!显得那样的落荒与孤独。

  一阵寒风吹来,四面杂草丛生的关帝庙内仿佛传出诸葛孔明出师表》“亲贤臣,远小人,……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音“生”)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的声音。

  目送了稀稀拉拉的游客离去之后,暮色悄悄降临,偶见赶集路过古驿道的老人,老人看我们是到双泉寺关帝庙祭拜的,禁不住又说起双泉寺关帝庙的兴盛与衰亡的过程并期盼早日修复,还双泉寺关帝庙的兴盛。说话与感悟之间,就到了康熙皇帝赐题“滇黔锁钥”残壁之处,看到县城开始热闹起来,入城的和出城的两股人流伴随着喧闹声交织在一起。我们终于走进了关索岭县城,此时此刻,我和我们不再是一个孤独的旅行者,我们可以融入喧闹的都市,但当我静下心来的时候,我的心没有寄托时又会走上古驿道。

关索岭上好听瀑

  提起关岭的旅游,关岭县政府办公室的同志比较兴奋:去年,全自治县共接待游客53.76万人次,比上年增长41.47%,实现旅游收入4亿多元,比上年增长65.64%;今年1至9月,接待游客人数和旅游总收入均保持70%以上增长势头。

  横跨关岭白水镇城关镇的坝陵河特大桥在前不久顺利合龙后,这座全国第一、世界第六的悬索桥,将黄果树景区到关岭县城的车程从30分钟减少到不到10分钟。用关岭自治县县城一位出售旅游商品的老人的话说:“坝陵河特大桥合龙后,来关岭参观旅游的人,每天都跟赶场一样热闹。”

  “在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我们县定位‘大力弘扬顶云经验,推动科学发展’,其中之一的重要目标就是‘办大旅游’。”关岭县委组织部一位领导说:“实践证明,这一定位和思路完全符合关岭实际。”

  “关岭是放大了的黄果树,不办大旅游都不行”

  “关岭旅游资源十分丰富,与黄果树风景名胜区连起来就是一个放大了的黄果树。”副县长高应平说,关岭自然风光秀丽隽永,人文景观和民族风情水乳交融,境内有关岭生物群国家地质公园、省级风景名胜区花江大峡谷和滴水潭、红崖天书、乐安温泉、三国古战场及二战遗址等一批开发潜力较大的旅游资源。关岭境内河流纵横,瀑布成群,溶洞众多,山川秀丽,加上装机总容量达200万千瓦的3个梯级电站建成后形成的湖泊美景,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紧密结合,可谓截然难分。

  关岭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千百年来留下了许多文物古迹和文物藏品。有神秘难解的“红崖天书”、“花江壁现群”、“花江铁索桥及石刻群”3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有顶云司城垣、双泉寺、关索古驿道、御书楼、培凤阁、灞陵桥、灵龟寺无粱殿、周西成衣冠墓,妙明洞、大佛洞、观音洞、关索洞石刻等12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关岭县境内居住着22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59.96%,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习俗和文化艺术。其民风民俗,民族服饰,首饰,刺绣,织棉,民族饮食,民居建筑,民族雕刻等各具特色。有布依族的蜡染,民间饮食血豆腐,便当酒,油团粑等”。关岭县委宣传部的同志这样介绍。

  关岭风味特产还有西部名优小吃花江狗肉,花江剪粉,永宁油豆豉,达尔粑,黄焖羊肉,断桥河鱼,上关辣子鸡,沙锅凉粉等。“关岭牛”肉质细嫩、皮质好,屠宰出肉率高50.4%;断桥镇“老王妈柴火煳辣椒”、“瀑布乡”、“孔明”、“农家特”等柴火煳辣椒,日均销售量近3500公斤,年产值约3500万元,产品畅销云南、四川、重庆、湖南等地;关岭生姜已获“贵州省绿色无公害食品”标识认证,目前已培育了坡贡、关索的5万亩生姜基地。

  红色旅游景点——“顶云经验”纪念园以及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和内容丰富的民族文化等乡村旅游开发潜力大。具有“高原漓江”之称的木城河作为全国乡村旅游示范点,自从改造了10多个农家乐接待点后,不但吸引了大量游客休闲度假,还带动了当地交通运输、旅游工艺品加工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关岭的同志们说,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区位优势,使关岭成为黄果树的“后花园”。“如此丰富的旅游资源加上以花江狗肉为代表的数十个名小吃,我们不办大旅游都不行。”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eenby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