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98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2 10:35:10)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2 10:35:10)
姚苌
拼音:Yáo Chang(Yao Chang)
同义词条:姚景茂,后秦武昭皇帝,大秦武昭皇帝,大秦太祖,后秦太祖
目录[ 隐藏 ]
姚苌
姚苌
 
 
 
  后秦太祖,名姚苌(公元330—393年),字景茂,姚弋仲第24子,姚襄死后,受羌族部众拥立,又称帝,在位(公元384—393年)10年,病死,葬于原陵。谥武昭皇帝,庙号太祖。
 
 
 
 

帝王档案

姚苌
姚苌

  姓名:姚苌

  字号:景茂

  出生地: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

  年代:三国两晋南北朝

  庙号  太祖

  谥号  武昭皇帝

  陵墓  原陵

  政权  后秦

  在世  330年 - 394年

  在位  384年--394年

  年号  白雀:384年四月-386年四月

  建初:386年四月-394年四月

帝王简介

后秦疆域图
后秦疆域图
  太祖,名姚苌(公元330—393年),字景茂,姚弋仲第24子,姚襄死后,受羌族部众拥立,又称帝,在位10年,病死,葬于原陵。

  姚苌,兄姚襄被杀,前秦苻坚夺取姚弋仲灵柩,以戮尸为要挟,迫使他带着诸弟归顺,随苻坚攻战,淝水之战后,慕容冲起兵反前秦,姚苌随钜鹿公苻睿前去抵御,战败,苻坚派使者要捉拿他回京,他逃奔渭北,西州羌族豪帅尹详,赵曜,王钦,狄广和天水人尹纬等,带领部众共5万余家,于公元384年在万年拥他为王,称大将军,大单于,秦王,改年号为白雀,进据北地,建立政权,史称后秦,公元385年擒杀苻坚,公元386年4月称帝,定都长安,国号仍为大秦,改年号为建初

  姚苌称帝后,与前秦苻登在关陇地区相持数年,公元393年,姚苌再次领兵前去迎战苻登,行到新支堡他病倒,并梦见苻坚带领天官使者和几百鬼卒冲入营栅,惊恐而逃入宫内,宫人出于迷信抛出长矛为他驱除所谓鬼卒,却误中了他阴部,病势转重,急忙召太尉姚(min民),尚书,左仆射尹纬,右仆射姚晃等接受顾命,又叮嘱太子姚兴说,这几位顾命大臣都是我的患难之交,谁要诬陷他们,你切不可轻信,你对骨肉要亲爱,对大臣要礼待,凡事要讲信用,对百姓要施恩,具备了这四德,国家就能长治久安,我死也瞑目了,几天后,死去。

  姚苌死后的庙号为太祖。

人物生平

姚苌
姚苌

  十六国时期后秦的建立者,著名的军事家、统帅。姚苌是姚弋仲之子,姚弋仲共有四十二子,姚苌是其第二十四子。姚苌“少聪哲,多权略,廓落任率,不修行业,诸兄皆奇之”(《晋书·姚苌载记》)。姚苌随其兄姚襄(姚弋仲第五子)征战,多次参与决策。

  东晋永和十二年(356年)八月,姚襄在伊水(洛阳南)被东晋征西大将军桓温击败,西走平阳,图进关中。升平元年(357年)四月,姚襄屯驻杏城(今陕西黄陵西南),招兵买马,周围小城纷纷响应,所部达2.7万余人。姚襄派辅国将军姚兰掠地敷城(今陕西洛川西南),又亲率部众进军黄落(今甘肃庆阳西南),与前秦发生冲突。秦王苻生派卫大将军苻黄眉、平北将军苻道,龙骧将军苻坚、建节将军邓羌率步骑兵1.5万抵御。姚襄固守黄落,不肯出战。五月,邓羌又率3000精锐骑兵,直压姚襄大营,筑垒布阵,诱其出战。姚襄果然中计,出城迎战。邓羌佯败退至三原(今陕西三原),姚襄军追击,邓羌突然回军迎击,苻黄眉等率大军继至,大败姚襄军,姚襄被斩,姚苌只得率部众请降。

  苻坚即位后,以姚苌为扬武将军。太和元年(366年)七月,姚苌与前将军杨安随辅国将军王猛进攻东晋荆州南乡郡(今河南淅川西南)。八月,将东晋汉水以北民万余户掳掠而还。

  当初,割据陇西(今甘肃陇县西南)的李俨举郡投降前秦,不久又和前凉相通。太和元年十二月,羌人敛岐率略阳(今甘肃秦安东南)4000户叛前秦,向李俨称臣。李俨于是拜置牧守,和前秦、前凉断绝关系。太和二年(367年)二月,姚苌与辅国将军王猛、陇西太守姜衡、南安太守邵羌等率兵1.7万讨伐敛岐。

  三月,前凉主张天锡遣前将军杨通出兵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征东将军常据出兵左南(今青海民和西北),游击将军张统出兵白土(今青海化隆回族自治县东南),张天锡亲率步骑3万屯驻仓松(今甘肃武威南),以讨李俨。羌人敛岐的部落以前皆属姚弋仲,闻姚苌至,皆降。符坚以姚苌为陇东太守。四月,秦军获胜,俘李俨。

  东晋太和六年(371年)三月,姚苌与苻雅杨安王统徐成及羽林左监朱彤等率领步骑7万人讨伐氐王杨纂。四月,秦兵到达仇池北面的鹫峡(今甘肃西和东南),杨纂率步骑5万抵御。东晋梁州刺史杨亮派督护郭宝、卜靖率骑兵千余助杨纂抗秦。双方在峡谷中交战,杨纂大败,步骑损失十分之三、四,郭宝等人战死,杨纂收散卒撤回仇池。秦军继续追击,杨统举武都投降。杨纂恐惧,亦降,被送往长安

  宁康元年(373年)十一月,姚苌任宁州刺史,屯垫江。

  宁康二年(374年)五月,蜀人张育、杨光聚众2万,起兵反秦,又派人向东晋请求援兵。前秦王苻坚派镇东将军邓羌率甲士5万讨伐。东晋益州刺史竺瑶、威远将军桓石虔率众3万进攻垫江(今四川合川),以援张育、杨光。秦将姚苌兵败,退屯五城(今四川中江),竺瑶和桓石虔驻军巴东(今四川奉节东)。张育自称 “蜀王”,与巴僚首领张重、尹万合兵万余人围攻成都(今属四川)。六月,张育改年号“黑龙”。至九月,张育、杨光被秦军所杀,益州复归前秦所有。

  太元元年(376年)五月,苻坚派姚苌与武卫将军苟苌、左将军毛盛、中书令梁照等率军13万大举攻前凉。同时派尚书郎阎负、梁殊为使臣,随军前进,征召张天锡来长安,命令大军进至西河(今甘肃境内黄河)时,暂时控置于该地区,仅使臣先去凉都,如张天锡违命,则立即进攻。另命秦州刺史苟池、河州刺吏李辩、凉州刺史王统,率三州兵为后继。

  七月,前秦使臣至姑臧(今甘肃武威),张天锡杀使臣拒绝投降,令龙骧将军马建率军2万至杨菲(今甘肃永登西北)一带抗击秦军。八月,前秦军开始进攻,苟苌先遣扬武将军马晖、建武将军杜周,率军8000,西出恩宿(今甘肃永昌南),截张天锡逃走之路。姚苌、梁照、王统及李辩部从清石津渡黄河,进攻河会城(黄河与湟水会合处),前凉骁烈将军梁济战败投降。十七日苟苌由石城津(今兰州西北)渡黄河,与梁照等部会攻缠缩城(今甘肃永登南),克之。马建惧,白杨菲退守清塞(今甘肃石浪境)。时张天锡已又派征东将军常据率军3万进驻洪池岭(今甘肃武威南),自率军5万屯金昌(今甘肃永昌北)。姚苌奉苟苌之命率3000人为前锋进击马建。二十三日马建率万余人降,余兵溃走。二十四日,苟苌攻常据于洪池,常据兵败自杀。二十六日,张天锡再派司兵赵充哲率军抗击,与前秦军战于赤岸(今甘肃武威东南),又大败,被歼3.8万,赵充哲战死。张天锡出金昌城迎战,城内发生叛乱,遂率数千骑兵逃回姑臧。二十七日前秦军至姑臧,张天锡出降,前凉灭亡。

  东晋太元八年(383年)五月,东晋车骑将军桓冲率10万大军进攻前秦襄阳,派前将军刘波等攻打沔(今汉江及其北源陕西留坝西沮水)北诸城;辅国将军杨亮进攻巴蜀(泛指今四川),克五城(今四川中江),进击涪城(今四川绵阳东),鹰扬将军郭铨攻打武当(今湖北丹江口西北)。

  六月,晋军攻破万岁(今湖北谷城境)、筑阳(今湖北谷城北)。前秦王苻坚得知东晋大军来攻,派兵救援,姚苌与后将军张蚝奉命救援涪城。七月,二人进军斜谷(今陕西眉县西南),杨亮闻桓冲兵败,率军撤返。

  七月,符坚下诏大举攻晋,征发各州郡公、私马匹,平民十丁抽一。高门富豪子弟、精通武艺的都授以羽林郎,共得3万多人,任命秦州主簿赵盛之为建威将军、少年都统。还下诏对东晋君臣进行封赏:“其以司马昌明为尚书左仆射,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中;势还不远,可先为起第”(《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时大臣都不同意符坚亲征,唯慕容垂、姚苌及羽林郎劝之。

  八月,苻坚派阳平公苻融统率骠骑将军张蚝、抚军将军苻方、卫军将军梁成、平南将军慕容暐及慕容垂等步骑25万人为前锋,以姚苌为龙骧将军,都督、梁二州诸军事。并对其说:“昔朕以龙骧建业,未尝轻以授人,卿其勉之!”左将军窦冲说:“王者无戏言,此不祥之征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苻坚默然。

  十一月,苻坚在淝水之战中战败,十二月,回到长安。

  太元九年(384年)正月,前秦终于爆发内乱,慕容垂与丁零翟斌相呼应,重新树起燕国旗帜,史称后燕。二月,慕容垂引丁零、乌丸众20余万长驱进攻邺城,关东六州的郡县大多送任子向燕国请降;三月,原北地郡长史慕容泓聚数千鲜卑族人,驻屯华阴,打败秦将强永,势力渐盛。自称都督陕西诸军事、大将军、雍州牧、济北王;原平阳太守慕容冲也起兵平阴,率众二万进攻蒲坂。

  五月,姚苌进屯北地,北地、新平、安定十余万户羌人归附姚苌,姚苌厉兵积粟,以观时变。六月,苻坚亲领步骑二万攻姚苌,起初获得小胜,并断其运水之路。姚苌军危惧,已有人有渴死。但不久,却天降大雨,姚苌军中积水三尺,于是军威大振。时苻坚刚要进食,无心再吃,怒道:“天其无心,何故降泽贼营”(《晋书·符坚载记》)!姚苌军越战越强,发展到七万多人,并俘前秦将吏杨璧、徐成等数十人,皆礼而遣之。

  此时,慕容泓谋士高盖慕容泓,奉慕容冲为主。慕容冲兵势甚盛。姚苌欲西上,怕慕容冲进行阻拦,便遣使与其通和,并以其子姚崇作为人质。

  十月,姚苌闻慕容冲攻长安,便与群臣商讨对策,群臣都说:“宜先据咸阳以制天下。”姚苌则认为不然,他说:“燕因怀旧之士而起兵,若功成事捷,咸有东归之思,安能久固秦川!吾欲移兵岭北,广收资实,须秦弊燕回,然后垂拱取之。兵不血刃,坐定天下,此卞庄得二之义也”(《晋书·姚苌载记》)。于是留其长子姚兴守北地,使宁北将军姚穆守同官川,自将其众攻打新平。

  太元十年(385年)正月,姚苌留诸将继续围攻新平,自引兵攻打安定,擒前秦安西将军勃海公符珍,岭北诸城悉降于后秦。

  四月,新平粮竭矢尽,外援不至。姚苌遂用计,派人对苟辅说:“吾方以义取天下,岂仇忠臣邪!卿但帅城中之人还长安,吾正欲得此城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苟辅果然中计,率军民五5000出城。姚苌率军围攻,将其全部坑杀。

  五月,苻坚留太子苻宏守卫长安,自带几百骑兵并中山公苻诜、张夫人遁入五将山(今陕西岐山东北)中。七月,姚苌至新平,派将领吴忠进五将山围捕苻坚。前秦兵四散逃窜,隶校尉权翼、尚书赵迁、大鸿胪皇甫覆、光禄大夫薛赞、扶风太守段铿等文武数百人先后投奔于姚苌。只剩下侍从十余人留在苻坚身旁,不久,吴忠领兵到,捕送苻坚至新平。

  八月,姚苌向符坚索取传国玺,还说:“苌次膺符历,可以为惠。”苻坚横目怒骂:“小羌乃敢干逼天子,岂以传国玺授汝羌也,图纬符命,何所依据?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玺已送晋,不可得也。”姚苌又遣尹纬求苻坚举行禅代仪式,苻坚仍骂声不绝:“禅代者,圣贤之事。姚苌叛贼,奈何拟之古人”(《晋书·符坚载记》)!以求速死。姚苌遂于新平佛寺中缢杀苻坚。

  太元十一年(386年)正月,姚苌至安定。四月,慕容冲东归,卢水人郝奴据守长安。姚苌自安定攻打长安,郝奴请降,被拜为镇北将军、六谷大都督。同月,姚苌在长安称帝,改元建初,国号大秦。追其父苌弋仲为景元皇帝,立妻虵氏为皇后,子苌兴为皇太子,置百官。

  七月,前秦平凉太守金熙、安定都尉没弈干与后秦左将军姚方成战于孙丘谷,姚方成兵败。姚苌以其弟征虏将军姚绪为司隶校尉,镇守长安,亲自率兵至安定,攻打金熙,大破之。

  同月,前秦抚军大将军苻登攻克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各族民众3万余户归附苻登。八月,前秦帝苻丕诏苻登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安王。十月,苻登进军秦州(治今甘肃天水),攻打后秦帝姚苌弟姚硕德,姚苌亲自率军救援。苻登与姚苌战于胡奴阜(今甘肃天水西),姚苌大败,被斩2万余人。姚苌被前秦将啖青射中,负重伤,退往上邽(今甘肃天水市)。

  太元十二年(387年)四月,姚硕德为前秦益州牧杨定所逼,退守泾阳(今甘肃平凉西北),杨定进而联合前秦鲁王苻纂合攻姚硕德于泾阳,姚硕德大败。后秦主姚苌为救姚硕德,自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南)引兵前来,苻纂退军于敷陆(今陕西洛川东南)。

  七月,姚苌率兵进攻卢水胡人彭沛谷,攻克所据堡垒,彭沛谷逃往杏城(今陕西黄陵西南)。姚苌还师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命太子兴镇守长安。

  八月,前秦将领兰椟率2万人马自频阳(今陕西富平)到和宁(今陕西境内)并与前秦鲁王苻纂共谋攻取长安。苻纂之弟苻师奴劝其兄称王,遭到拒绝,便杀苻纂。兰椟闻讯后,与苻师奴断绝关系。西燕王慕容永乘机发兵攻打兰椟,兰椟无奈只好向后秦主姚苌求救。姚苌欲兰椟,尚书令姚旻、左仆射尹纬等劝阻说:“苻登近在瓦亭,陛下未宜轻举。”姚苌则认为:“登迟重少决,每失时机,闻吾自行,正当广集兵资,必不能轻军深入。两月之间,足可克此三竖,吾事必矣”(《晋书·姚苌载记》)。九月,姚苌引兵扎营于泥源(今甘肃宁县东南)。苻师奴迎战,被后秦军击败,逃往鲜卑,部将董成投降,其部众皆被俘虏。十月,姚苌乘胜进军,在河西(今陕西东部黄河南段以西地区)又击败西燕王慕容永,其部下征西将军王宣也率众投降。兰椟复列兵拒守,姚苌再攻。十二月,将其俘获。此战,姚苌在长安面临危急的情况下,巧妙地利用慕容永、兰椟等人互相争斗的机会,神速出兵,各个击破,使长安转危为安。

  时姚方成捉住前秦雍州刺史徐嵩,劝其投降。徐嵩怒骂姚苌,姚方成大怒,将徐嵩斩了三次。姚苌知道后,又把苻坚挖出来鞭尸无数,扒掉衣服用荆棘裹起来,挖个土坑埋掉。

  太元十三年(388年)十月,姚苌回安定。前秦主符登就食新平,率万余人围攻姚苌营。苻登立苻坚遗像于军中,誓师以激励将士,针对后秦主姚苌弑主,其部下将士多数原属苻坚,乘夜引众围姚苌营放声哭诉。姚苌也命营中大哭以应之,符登乃退。

  姚苌此人很迷信,从下面的事中便可以看出。太元十四年(389年)正月,姚苌因屡战屡胜,以为是秦王符坚的神灵相助,便于军中立符坚像进行祈祷:“臣史襄敕臣复仇,新平之祸,臣行襄之命,非臣罪也。苻登,陛下疏属,犹欲复仇,况臣敢忘其兄乎?且陛下命臣以龙骧建业,臣敢违之?今为陛下立像,陛下勿追计臣过也。”秦主符登升楼,遥对姚苌说:“为臣弑君,而立像求福,庸有益乎?”又大声说:“弑君贼姚苌何不自出?吾与汝决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姚苌不应。过些日子,姚苌军作战不利,姚苌也每夜数惊,于是斩像首以送秦。

  三月,前秦主苻登留辎重于大界,自率万余轻骑攻克安定(今甘肃泾川北泾河北)羌密造堡。五月,苻登又发兵进攻后秦,后秦屡战屡败。姚苌为挽回败局,遣其子中军将军姚崇偷袭大界,但苻登预先察觉,遂将计就计,在安丘(今甘肃灵台境)拦击,大败姚崇,俘获及斩首2.5万人。七月,苻登乘胜攻克平凉(今甘肃华亭西)。八月,苻登又据苟头原(今甘肃泾州西北)进逼安定,诸将劝姚苌与其决战,姚苌欲以智谋取胜,说:“与穷寇竞胜,兵家之下。吾将以计取之”(《晋书·姚苌载记》)。于是留尚书令姚旻守安定,自率3万轻骑乘夜再袭前秦辎重地,攻克大界,杀前秦毛后及苻登之子、南安王苻尚,擒名将数十人,驱掠男女5万余人而还。诸将还欲乘乱而击,姚苌认为:“登众虽乱,怒气犹盛,未可轻也”(《晋书·姚苌载记》)。遂止。姚苌见安定地狭,且离苻登很近,便使姚硕德镇安定,迁安定千余家于阴密,遣其弟征南将军姚靖镇之。

  九月,后秦主姚苌委派姚硕德设置秦州(郡治上邦,今甘肃天水)守宰,以堂弟姚常戍守陇城(今甘肃秦安陇城镇),邢奴戍守冀城(今甘肃革谷西南),姚详戍守略阳(郡治临渭,今甘肃秦安东南)。杨定发兵攻克陇城、冀城,斩姚常,捉邢奴。姚详闻讯即弃略阳而逃往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南)。杨定遂自称秦州牧、陇西王。前秦王苻登依杨定自称而封之。

  太元十五年(390年),三月,后秦主姚苌发兵攻克前秦之新罗堡(今陕西眉县东南),前秦扶风太守齐益男逃走。前秦王苻登迅即发兵进攻后秦之陇东(今甘肃平凉西北),姚苌速往回救,苻登见目的已达到,引兵退去。

  四月,前秦镇东将军魏揭飞自称大将军、冲天王。魏揭飞称王后迅即率氐、胡数万人马进攻后秦安北将军姚当成于杏城。镇军将军雷恶地也反叛后秦响应,进攻后秦镇东将军姚汉得于李润镇(今陕西蒲城东北)。姚苌欲亲自攻打魏揭飞,诸将都说:“陛下不忧六十里苻登,乃忧六百里褐飞?”姚苌说:“登非可卒殄,吾城亦非登所能卒图。恶地多智,非常人也。南引褐飞,东结董成,甘言美说以成奸谋,若得杏城、李润,恶地据之,控制远近,相为羽翼,长安东北非复吾有”(《晋书·姚苌载记》)。遂亲率1600精兵讨之。魏揭飞率氐、胡数万人来攻,姚苌每见一军至,不忧反喜,群臣不解其意,姚苌说:“今同恶相济,皆来会集,吾得乘胜席卷,一举而覆其巢穴,东北无复余也”(《晋书·姚苌载记》)。姚苌采取先固垒不战、示之以弱的战法,诱其来攻。揭飞果然中计,仗恃人多,率全部人马围攻后秦军。姚苌秘遣其子姚崇领数百轻骑偷袭其后,攻其无备。在魏揭飞军大乱之时,又命镇远将军王超正面纵兵攻之,大获全胜,阵斩魏揭飞及将士万余人。雷恶地战败,请降,姚苌待之如初,加以安抚,使雷恶地心悦诚服,以后常对人说:“吾自言智勇所施,足为一时之杰。校数诸雄,如吾之徒,皆应跨据一方,兽啸千里。遇姚公智力摧屈,是吾分也”(《晋书·姚苌载记》)。

  太元十六年(391年)三月,苻登亲率精兵自雍(今陕西风翔西南)出发,进占泾水口战略要冲范氏堡,强渡渭河,进据曲牢(今陕西西安南)。四月,秘密联络后秦长安外围守将苟曜为内应,抢占马头原,进逼长安。五月,后秦急遣右将军吴忠率军出城迎战,被苻登军射杀于阵前,余部溃退,逃归长安。姚苌收众再战,姚硕德说:“上慎于轻战,每欲以计取之。今战既失利,而更逼贼者,必有由也。”姚苌说:“登用兵迟缓,不识虚实,今轻兵直进,迳据吾东,必苟曜竖子与之连结也。事久变成,其祸难测。所以速战者,欲使竖子谋之未就,好之未深,散败其事耳” (《晋书·姚苌载记》)。遂复率精锐出城与苻登激战竟日,苻登终因寡不敌众,给养难继,被迫撤围,退屯于郿(今陕西眉县东渭河北岸)。后秦遂抽军北上争夺新平,苻登守将强金槌兵败,以城降。姚苌率准备率数百骑入金槌大营,群臣劝阻,姚苌说:“槌既去苻登,复欲图我,将安所归!且怀德初附,推款委质,吾复以不信待之,何以御物乎”(《晋书·姚苌载记》)!金槌部下果然要趁机袭击姚苌,被金槌阻止。七月,苻登又率军围攻安定城,姚苌率军北上援救,苻登退去。

  十二月,符登攻安定,姚苌至阴密以拒之,对太子姚兴曰:“苟曜好奸变,将为国害,闻吾还北,必来见汝,汝便执之”(《晋书·姚苌载记》)。苟曜果然长安至长安见姚兴,姚兴派尹纬将其诛杀。

  姚苌于安定东打败符登,置酒高会,诸将都讨好地说:“若值魏武王,不令此贼至今,陛下将牢太过耳。”姚苌笑着说:“吾不如亡兄有四:身长八尺五寸,臂垂过膝,人望而畏之,一也;当十万之众,与天下争衡,望麾而进,前无横阵,二也;温古知今,讲论道艺,驾驭英雄,收罗隽异,三也;董率大众,履险若夷,上下咸允,人尽死力,四也。所以得建立功业,策任群贤者,正望算略中一片耳”(《晋书·姚苌载记》)。

  太元十七年(392年)七月,苻登闻姚苌染疾,即率兵进逼安定。八月,姚苌带病出拒,另遣将军姚熙隆率部袭苻登行营,苻登被迫退兵。姚苌趁夜率兵旁出悄悄地跟在苻登军的后面。早晨候骑报告说:“贼诸营已空,不知所向。”符登大惊道:“彼为何人,去令我不知,来令我不觉,谓其将死,忽然复来,朕与此羌同世,何其厄哉”(《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符登遂还雍城,姚苌亦还安定。

  太元十八年(393年)七月,苻登攻后秦将军窦冲于野人堡,冲求救于姚苌。姚苌准备攻击,尹纬对姚苌说:“太子纯厚之称,著于遐迩,将领英略,未为远近所知。宜遣太子亲行,可以渐广威武,防窥窬之原。”姚苌从之,对姚兴说:“贼徒知汝转近,必相驱入堡,聚而掩之,无不克矣”(《晋书·姚苌载记》)。姚兴率兵攻胡空堡,苻登解围。姚兴转而奔袭苻登军大本营平凉城(今甘肃平凉西北),大获而归,苻登则元气大伤。

  十月,姚苌病重,回到长安。十二月,姚苌召太尉姚旻、尚书左仆射尹纬、右仆射姚晃、将军姚大目、尚书狄伯支入宫,受遗诏辅政。并对太子姚兴说:“有毁此诸人者,慎勿受之。汝抚骨肉以仁,接大臣以礼,待物以信,遇黔首以恩,四者既备,吾无忧矣”(《晋书·姚苌载记》)。姚晃又问取苻登之策,姚苌曰:“今大业垂成,兴才智足办,奚所复问”(《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庚子,姚苌去世,时年六十四岁(姚苌去世的时间根据《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记载是太元十八年十二月庚子,但这个日子好象不存在,但死于394年是肯定的,因为十一月庚子就已经是公元394年1月1日)。(本段来源:《陇西史话》)

家庭


后妃
蛇皇后
蛇皇后

  蛇皇后

  孙氏
子女

  长子姚兴

典籍记载


  《晋书》

  苌字景茂,弋仲(姚弋仲)第二十四子也。少聪哲,多权略,廓落任率,不修行业,诸兄皆奇之。随襄征伐,每参大谋。襄之寇洛阳也,梦苌服衮衣,升御坐,诸酋长皆侍立,旦谓将佐曰:“吾梦如此,此儿志度不恒,或能大起吾族。”襄之败于麻田也,马中流矢死,苌下马以授襄,襄曰:“汝何以自免?”苌曰:“但令兄济,竖子安敢害苌!”会救至,俱免。

  及襄死,苌率诸弟降于苻生。苻坚以苌为扬武将军。历左卫将军,陇东、汲郡、河东、武都、武威、巴西、扶风太守,宁、幽、兖三州刺史,复为扬武将军,步兵校尉,封益都侯。为坚将,累有大功。初,苌随杨安伐蜀,尝昼寝水旁,上有神光焕然,左右咸异之。及苻坚寇晋,以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州诸军事,谓苌曰:“朕本以龙骧建业,龙骧之号未曾假人,今特以相授,山南之事一以委卿。”坚左将军窦冲进曰:“王者无戏言,此将不祥之征也,惟陛下察之。”坚默然。

  坚既败于淮南,归长安,慕容泓起兵叛坚。坚遣子叡讨之,以苌为司马。为泓所败,叡死之。苌遣龙骧长史赵都诣坚谢罪,坚怒,杀之。苌惧,奔于渭北,遂如马牧。西州豪族尹详、赵曜、王钦卢、王钦卢、牛双、狄广、张乾等率五万余家,咸推苌为盟主。苌将距之,天水尹纬说苌曰:“今百六之数既臻,秦亡之兆已见,以将军威灵命世,必能匡济时艰,故豪杰驱驰,咸同推仰。明公宜降心从议,以副群望,不可坐观沈溺而不拯救之。”苌乃从纬谋,以太元九年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大赦境内,年号白雀,称制行事。以天水尹详、南安庞演为左右长史,南安姚晃、尹纬为左右司马,天水狄伯支、焦虔、梁希、庞魏、任谦为从事中郎,姜训、阎遵为掾属,王据、焦世、蒋秀、尹延年、牛双、张乾为参军,王钦卢、姚方成、王破虏、杨难、尹嵩、裴骑、赵曜、狄广、党删等为帅。

  时慕容冲与苻坚相攻,众甚盛。苌将西上,恐冲遏之,乃遣使通和,以子崇为质于冲,进屯北地,厉兵积粟,以观时变。苻坚先徙晋人李祥等数千户于敷陆,至是,降于苌,北地、新平、安定羌胡降者十余万户。坚率诸将攻之,不能克。

  苌闻容慕冲攻长安,议进趋之计,群下咸曰:“宜先据咸阳以制天下。”苌曰:“燕因怀旧之士而起兵,若功成事捷,咸有东归之思,安能久固秦川!吾欲移兵岭北,广收资实,须秦弊燕回,然后垂拱取之。兵不血刃,坐定天下,此卞庄得二之义也。”坚宁朔将军宋方率骑三千从云中将赴长安,苌自贰县要破之,方单马奔免,其司马田晃率众降苌。苌遣诸将攻新平,克之,因略地至安定,岭北诸城尽降之。

  时苻坚为慕容冲所逼,走入五将山。冲入长安。坚司隶校尉权翼、尚书赵迁、大鸿胪皇甫覆、光禄大夫薛赞、扶风太守段铿等文武数百人奔于苌。苌遣骁骑将军吴忠率骑围坚,苌如新平。俄而忠执坚,送之。慕容冲遣其车骑大将军高盖率众五万来伐,战于新平南,大破之,盖率麾下数千人来降,拜散骑常侍。冲既率众东下,长安空虚。卢水郝奴称帝于长安,渭北尽应之。扶风王驎有众数千,保据马嵬。奴遣弟多攻驎。苌伐驎,破之,驎走汉中。执多而进攻奴,降之。

  以太元十一年苌僣即皇帝位于长安,大赦,改元曰建初,国号大秦,改长安曰常安。立妻虵氏为皇后,子兴为皇太子,置百官。自谓以火德承苻氏木行,服色如汉氏承周故事。徙安定五千余户于长安。以弟征虏绪为司隶校尉,镇长安。

  苌如安定,击平凉胡金熙、鲜卑没奕于,大破之。遂如秦州,与苻坚秦州刺史王统相持,天水屠各、略阳羌胡应苌者二万余户,统惧,乃降。因飨将士于上邽,南安人古成诜进曰:“臣州人殷地险,俊杰如林,用武之国也。王秦州不能收拔贤才,三分鼎足,而坐玩珠玉,以至于此。陛下宜散秦州金帛以施六军,旌贤表善以副鄙州之望。”苌善之,擢为尚书郎。拜弟硕德都督陇右诸军事、征西将军、秦州刺史,领护东羌校尉,镇上邽。

  苌还安定,修德政,布惠化,省非急之费,以救时弊,闾阎之士有豪介之善者,皆显异之。

  苌复如秦州,为苻登所败,语在《登传》。以其太子兴镇长安,而与登相距。登冯翊太守兰犊与苻师奴离贰,慕容永攻之,犊遣使请救。苌将赴救,尚书令姚旻、左仆射尹纬等言于苌曰:“苻登近在瓦亭,陛下未宜轻举。”苌曰:“登迟重少决,每失时机,闻吾自行,正当广集兵资,必不能轻军深入。两月之间,足可克此三竖,吾事必矣。”遂师次于渥源。师奴率众来距,大战,败之,尽俘其众。又擒兰犊,收其士马。苌乃掘苻坚尸,鞭挞无数,裸剥衣裳,荐之以棘,坎土而埋之。慕容永征西将军王宣率众降苌。

  初,关西雄杰以苻氏既终,苌雄略命世,天下之事可一旦而定。苌既与苻登相持积年,数为登所败,远近咸怀去就之计,唯征虏齐难、冠军徐洛生、辅国刘郭单、冠威弥姐婆触、龙骧赵恶地、镇北梁国儿等守忠不贰,并留子弟守营,供继军粮,身将精卒,随苌征伐。时诸营既多,故号苌军为大营,大营之号自此始也。时天大雪,苌下书深自责罚,散后宫文绮珍宝以供戎事,身食一味,妻不重彩。将帅死王事者,加秩二等,士卒战没,皆有褒赠。立太学,礼先贤之后。

  敦煌索卢曜请刺苻登,苌曰:“卿以身徇难,将为谁乎?”曜曰:“臣死之后,深以友人陇西辛暹仰托。”苌遣之。事发,为登所杀,苌以暹为骑都尉。

  登进逼安定,诸将劝苌决战,苌曰:“与穷寇竞胜,兵家之下。吾将以计取之。”于是留其尚书令姚旻守安定,夜袭登辎重于大界,克之。诸将或欲因登骇乱击之,苌曰:“登众虽乱,怒气犹盛,未可轻也。”遂止。苌以安定地狭,且逼苻登,使姚硕德镇安定,徙安定千余家安于阴密,遣弟征南靖镇之。

  立社稷于长安。百姓年七十有德行者,拜为中大夫,岁赐牛酒。尹纬、姚晃谓古成诜曰:“苻登穷寇,历年未灭,奸雄鸱峙,所在纠扇,夷夏皆贰,将若之何?”诜曰:“主上权略无方,信赏必罚,贤能之士,咸怀乐推,岂虑大业不成,氐贼不灭乎!”纬曰: “登穷寇未灭,奸雄所在扇合,吾等宁无惧乎?”诜曰:“三秦天府之国,主上十分已有其八。今所在可虑者,苻登、杨定、雷恶地耳,自余琐琐,焉足论哉!然恶地地狭众寡,不足为忧。苻登藉乌合犬羊,偷存假息,料其智勇,非至尊之匹。霸王之起,必有驱除,然后克定大业。昔汉、魏之兴也,皆十有余年,乃能一同于海内,五六年间未为久也。主上神略内明,英武外发,可谓无敌于天下耳,取登有余力。愿布德行仁,招贤纳士,厉兵秣马,以候天机。如其鸿业不成者,诜请腰斩以谢明公。”纬言之于苌,苌大悦,赐诜爵关内侯。

  雷恶地率众降苌,拜为镇东将军。魏褐飞自称大将军、冲天王,率氐胡数万人攻安北姚当城于杏城,雷恶地应之,攻镇东姚汉得于李润。苌议将讨之,群臣咸曰:“陛下不忧六十里苻登,乃忧六百里褐飞?”苌曰:“登非可卒殄,吾城亦非登所能卒图。恶地多智,非常人也。南引褐飞,东结董成,甘言美说以成奸谋,若得杏城、李润,恶地据之,控制远近,相为羽翼,长安东北非复吾有。”于是潜军赴之。苌时众不满二千,褐飞、恶地众至数万,氐胡赴之者首尾不绝。苌每见一军至,辄有喜色。群下怪而问之,苌曰:“今同恶相济,皆来会集,吾得乘胜席卷,一举而覆其巢穴,东北无复余也。”褐飞等以苌兵少,尽众来攻。苌固垒不战,示之以弱,潜遣子崇率骑数百,出其不意,以乘其后。褐飞兵扰乱,苌遣镇远王超、平远谭亮率步骑击之,褐飞众大溃,斩褐飞及首级万余。恶地请降,苌待之如初。恶地每谓人曰:“吾自言智勇所施,足为一时之杰。校数诸雄,如吾之徒,皆应跨据一方,兽啸千里。遇姚公智力摧屈,是吾分也。”恶地猛毅清肃,不可干以非义,岭北诸豪皆敬惮之。

  苌命其将当城于营处一栅孔中莳树一根,以旌战功。岁余,问之,城曰:“营所至小,已广之矣。”苌曰:“少来斗战无如此快,以千六百人破三万众,国之事业,由此克举。小乃为奇,大何足贵!”

  贰城胡曹寅、王达献马三千匹。以寅为镇北将军、并州刺史,达镇远将军、金城太守。

  苌性简率,群下有过,或面加骂辱。太常权翼言于苌曰:“陛下弘达自任,不修小节,驾驭群雄,苞罗俊异,弃嫌录善,有高祖之量。然轻慢之风,所宜除也。”苌曰:“吾之性也。吾于舜之美,未有片焉;汉祖之短,已收其一。若不闻谠言,安知过也!”

  南羌窦鸯率户五千来降,拜安西将军。苌下书,有复私仇者,皆诛之。将吏亡灭者,各随所亲以立后,振给长育之。

  镇东苟曜据逆万堡,密引苻登。苌与登战,败于马头原,收众复战。姚硕德谓诸将曰:“上慎于轻战,每欲以计取之。今战既失利,而更逼贼者,必有由也。”苌闻而谓硕德曰:“登用兵迟缓,不识虚实,今轻兵直进,迳据吾东,必苟曜竖子与之连结也。事久变成,其祸难测。所以速战者,欲使竖子谋之未就,好之未深,散败其事耳。”进战,大败之,登退屯于郿。登将金槌以新平降苌,苌轻将数百骑入槌营。群下谏之,苌曰:“槌既去苻登,复欲图我,将安所归!且怀德初附,推款委质,吾复以不信待之,何以御物乎!”群氐果有异谋,槌不从而止。

  苌如阴密攻登,敕其太子兴曰:“苟曜好奸变,将为国害,闻吾还北,必来见汝,汝便执之。”苟曜果见兴于长安,兴遣尹纬让而诛之。苌大败登于安定东,置酒高会,诸将咸曰:“若值魏武王,不令此贼至今,陛下将牢太过耳。”苌笑曰:“吾不如亡兄有四:身长八尺五寸,臂垂过膝,人望而畏之,一也;当十万之众,与天下争衡,望麾而进,前无横阵,二也;温古知今,讲论道艺,驾驭英雄,收罗隽异,三也;董率大众,履险若夷,上下咸允,人尽死力,四也。所以得建立功业,策任群贤者,正望算略中一片耳。”群臣咸称万岁。

  苌下书令留台诸镇各置学官,勿有所废,考试优劣,随才擢叙。苻登骠骑将军没奕于率户六千降,拜使持节、车骑将军、高平公。苌寝疾,遣姚硕德镇李润,尹纬守长安,召其太子兴诣行营。征南姚方成言于兴曰:“今寇贼未灭,上复寝疾,王统、苻胤等皆有部曲,终为人害,宜尽除之。”兴于是诛苻胤、王统、王广、徐成、毛盛,乃赴召。兴至,苌怒曰:“王统兄弟是吾州里,无他远志,徐成等昔在秦朝,并为名将。天下小定,吾方任之,奈何辄便诛害,令人丧气!”

  苌下书,兵吏从征伐,户在大营者,世世复其家,无所豫。苻登与窦冲相持,苌议击之,尹纬言于苌曰:“太子纯厚之称,著于遐迩,将领英略,未为远近所知。宜遣太子亲行,可以渐广威武,防窥窬之原。”苌从之,戎兴曰:“贼徒知汝转近,必相驱入堡,聚而掩之,无不克矣。”比至胡空堡,冲围自解。登闻兴向胡空堡,引还,兴因袭平凉,大获而归,咸如苌策。使兴还镇长安。

  苌下书除妖谤之言及赦前奸秽,有相劾举者,皆以其罪罪之。

  晋平远将军、护氐校尉杨佛嵩率胡蜀三千余户降于苌,晋将杨佺期、赵睦追之。遣姚崇赴救,大败晋师,斩赵睦。以佛嵩为镇东将军。苌如长安,至于新支堡,疾笃,舆疾而进。梦苻坚将天官使者、鬼兵数百突入营中,苌惧,走入宫,宫人迎苌刺鬼,误中苌阴,鬼相谓曰:“正中死处。”拔矛,出血石余。寤而惊悸,遂患阴肿,医刺之,出血如梦。苌遂狂言,或称“臣苌,杀陛下者兄襄,非臣之罪,愿不枉臣。”至长安,召太尉姚旻、尚书左仆射尹纬、右仆射姚晃、尚书狄伯支等入,受遗辅政。苌谓兴曰:“有毁此诸人者,慎勿受之。汝抚骨肉以仁,接大臣以礼,待物以信,遇黔首以恩,四者既备,吾无忧矣。”以太元十八年死,时年六十四,在位八年。伪谥武昭皇帝,庙号太祖,墓称原陵。

后世评价


  姚苌用人凡有本事治国者一律重用。秦州之战,前秦刺史王统怯战而降,姚苌款待将士,南安人古成诜进言:"为臣所在州人殷实,地险要,俊杰如林,为用武之国。如不能将秦州彻底诚服,则贤才会三分鼎足。陛下应以秦州金帛犒劳六军,表彰贤能,展示善德。"姚苌认为这是高瞻远瞩的谋略,遂提拔古成诜为尚书郎,参与军机。姚苌交待好上邽事回长安后,"修德政、布惠化",节省非急用经费支出,以救时弊。对长安内宫也要求节省,凡后宫绫罗绸缎、珍珠异宝要供给军需,膳食也要节俭,"身食一味",不能奢侈。而对将士倍加关怀,将帅治理国家,为国征战,加官进禄;士兵牺牲都有褒赠。

  姚苌不仅雄武冠世,而且好学博通。他深深懂得文治武功的重要,因此特别重视人才培养,在京师成立太学,聘名师大儒讲学授徒。姚苌性格直率,有时臣下有过,就当面辱骂。但他善纳言,太常权翼给他指出:陛下豁达不修小节,驾驭群雄,知人善任,弃嫌庸人,有(汉)高祖之风,有容人之量。然而轻慢训斥的毛病应该改掉。姚苌回答:如果听不到批评意见,怎能知道自己的过错?鼓励臣下大胆直言,有错必改。

  姚苌自牧马举兵,在今河南山西宁夏陕西甘肃一带征战7年,使前秦力量大大削弱,后秦力量不断加强,疆域不断扩大,为其子姚兴继位后灭前秦、西秦、后凉,开创伟业奠定了基础。晋太元十八年(393年)病殁,时年64岁。谥"武昭皇帝",庙号太祖,墓称原陵。

十六国时期

 
  西晋灭亡,东晋在南方建立的时候,黄河流域的各族统治者互相混战,在130多年里,北方各民族统治者先后建立起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历史上将北方的15个主要国家------前赵后赵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前秦后秦西秦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文夏,连同西南地区的成国,总称为十六国,此外还有冉魏,西燕,代,柔然等政权,这一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又一次分裂时期,公元前4世纪下半期,前秦一度统一了黄河流域,后因它急于南下攻灭东晋,在淝水之战中大败,统治瓦解,北方再度陷入了分裂割据状态,东晋乘胜收复黄河以南的许多失地,形成了南北长期对峙的局面。
 
  后秦(公元384——417年,共34年):后秦共有3个帝王,其中国亡投降后被杀的1帝,病死的2帝,所附的姚弋仲为病死,姚襄被前秦军战败俘杀。

姚秦世系


  第一代:    姚戈仲
  ↓
  第二代:…襄、苌、绪、硕德、靖、尹宝…(四十二子)
  ↓
  第三代:      兴、嵩、显、崇、绍、邕、冲
  ↓
  第四代:      泓、懿、弼、洸、宣、谌、愔、璞、质、逵、裕、国儿、耕儿
   ↓
  第五代:     佛念(此世系表由台湾雷家骥教授根据历史资料整理,以姚戈仲为源。)

君主世系


  姚弋仲

  姚襄

  后秦太祖(姚 苌)

  后秦高祖(姚 兴)

  后秦后主(姚 泓)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