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20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18 15:21:49)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18 15:21:49)
李特(革命烈士)
拼音:Lǐ Tè(Li Te)
同义词条:徐克勋
目录[ 隐藏 ]
红四方面军
红四方面军
 
  李特,1902年出生于中国安徽省霍邱县。1924年,选派到苏联学习。192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930年秋,李特奉命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李特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为红四方面军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红军长征时,他任红四方面军副参谋长、红军大学教育长,随右路军行动。1936年11月,李特担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常委、西路军参谋长。西路军失败后,与李先念等一起指挥西路军余部转入祁连山打游击。后在中央代表的接应下,进入新疆。1937年11月,李先念等人从新疆返回延安不久,李特被王明诬指为托派分子,于1938年初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惨遭杀害。

人物简介

红军西路军
红军西路军

  李特原名徐克勋,1902年出生于安徽省霍邱县。1924年,被中共选派到苏联学习。192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秋,李特奉命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李特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为红四方面军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红军长征时,他任红四方面军副参谋长、红军大学教育长,随右路军行动。在长征路上,他受陈昌浩的指派,策马追赶毛泽东,阻拦红军北上,可谓其人生最大污点。不过,在毛泽东的劝说下,李特最后还是没有强行阻拦中央红军的北上行动,带着部分红四方面军人员怆然南返。

  1936年11月,李特担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常委、西路军参谋长。西路军失败后,与李先念等一起指挥西路军余部转入祁连山打游击。后在中央代表的接应下,进入新疆。1937年11月,李先念等人从新疆返回延安不久,李特被诬指为托派分子,于1938年初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惨遭杀害。他的遇害,是党内斗争的牺牲品,是被冤枉的。

  1947年,刘邓军挺进大别山时,李特的老母亲,听说这支部队就是当年的鄂豫皖红四方面军部队,老人家跋山涉水走了八里山路,手里拿着个小板凳,累了就坐下来歇歇,终于找到了部队,她给部队首长拿出事前找人代写的一块红布条,上面写着:寻找儿子李特!殊不知她的独子李特已在九年前就已不在人世了。

  1996年6月,事隔58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填发革命烈士通知书,追认李特为革命烈士。

人物生平

毛泽东
毛泽东

  李特在红四方面军地位显赫,但是在中共党史著述中,李特却名不见经传。大概印象就是拔枪威胁毛主席的事件。

  1936年11月,李特担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常委、西路军参谋长。西路军失败后,与李先念等一起指挥西路军余部转入祁连山打游击。后在中央代表的接应下,进入新疆。1937年11月,李先念等人从新疆返回延安不久,李特被诬指为托派分子,于1938年初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惨遭杀害。他的遇害,是党内斗争的牺牲品,是被冤枉的。1996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填发革命烈士通知书,追认李特为革命烈士。

  在刘邓大军千里跃进、途经安徽省霍邱县时,曾经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蹲在路边,手里拿着一条白布,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徐克勋我儿归来。”一般的干部战士是不会知道徐克勋是何许人也的,就是这位徐克勋的另一个名字也被历史湮没很久了,他就是红军将领-李特。

  李特的事迹截至目前始终没有被任何一本介绍红军高级将领的党史、军史作品收录,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在权威的《中共党史人物传》中,然而,历史毕竟是任何人都遮掩不了的,我们从故纸堆里还是发现了一点关于李特的些许痕迹。

  “李特,1902年出生于安徽省霍邱县。1924年,选派到苏联学习。192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930年秋,李特奉命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李特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为红四方面军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红军长征时,他任红四方面军副参谋长、红军大学教育长,随右路军行动。1936年11月,李特担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常委、西路军参谋长。西路军失败后,与李先念等一起指挥西路军余部转入祁连山打游击。后在中央代表的接应下,进入新疆。1937年11月,李先念等人从新疆返回延安不久,李特被王明诬指为托派分子,于1938年初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惨遭杀害。”

  在1996年6月5日,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下发文件,为李特平反,说:“李特同志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建立了战功,······他以后的被误杀是王明左倾路线的错误的延续。”同时,这份文件也指出,李特在红军会师期间追随张国焘,追赶红一方面军和党中央,犯有一定的错误,但是,这不等于说他就是托派分子。李特在含冤死后的四十八个年头时,获得了烈士的追认。

  那么,李特之死的来龙去脉到底又是如何呢?

  关于托派分子我感觉虽有不少不肖之徒,但也不乏理想主义者,如郑超麟,王凡西等,这些人也是被国民党迫害的。再一个,苏共解体前也为托落茨基平了反。考虑到历史上托派也起了分裂党的作用,因此有一定历史过错。但是把托派等同于罪人似也不妥。

  莫文骅在《永不磨灭的回忆》中披露一段关于李特之于中央红军和毛泽东等人的关系,第一个是李特飞马追赶中央,“李特一面用皮鞭抽打不愿回去的四方面军的干部,一面高喊:“不要跟机会主义者北上,南下吃大米去。”一会儿,李特和李德用俄语争吵对骂。懂得俄语的博古说李德骂李特为流氓,李特骂李德为赤色帝国主义。”莫文骅的这段描写在李德的《中国纪事》中也有所流露,根据莫文骅的记忆李德还提醒过莫文骅要注意李特的表现。

  李特不仅不满中央红军,还拉拢一方面军的干部,莫文骅回忆说李特拉拢他说:“象你这样的干部在四方面军当军级干部也是可以的了。”莫文骅还谈到这么一件事,“李特忽然严肃起来说:‘那么你是知识分子喽,难怪不坦白承认错误!’我听这话吓了一跳。因为我知道张国焘歧视知识分子。在四方面军,戴上知识分子的帽子是很危险的。”红四方面军里面对于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一向严加监视,这点以后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徐深吉深有体会,有一次,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傅钟等几个领导人聊天,徐深吉多嘴,说了一句:“牛顿也很有学问呢,他还发明了牛顿定律呢。”张国焘当时就愣了,说了一句话:“徐深吉了不得,还知道牛顿,你是不是要考考我们这几个大知识分子啊?”多亏徐向前说话:“徐深吉都是问我知道的,他哪有什么学问,赤卫队队员一个嘛。”于此可见,莫文骅的这个感触还是有些道理的。

  李特在追赶中央红军这方面给当时的主要领导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李德在内,对李特均无好感。而当西路军失败以后,李特随着西路军余部退入新疆后,仍旧在一次辩论会上大骂毛泽东和中央红军,这次会议的参加者有陈云,陈云当场就指出李特说的不对,但是,陈云的态度相当温和。

  根据李先念编写组编写的《李先念传》中介绍,(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在新疆的西路军余部都被要求做了是否回到延安的选择,李先念等人表态坚决要回延安,而黄超、李特等人则没有选择回去。李特等人之所以没有回去是否有向共产国际代表团告状的企图呢?不得而知。

  不过,陈云滕代远等人却是在1936年12月初就出发准备救援西路军,黄火青在他的回忆录《一个平凡共产党员经历》(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中提及,陈云等押送苏联支援西路军的军用物质一共步枪五万支、重机关枪上百挺、火炮几十门存在阿拉木图,因为西路军失败这件事取消。从这件事上可以得知西路军的启动是得到苏联和共产国际的首肯的,也从侧面证明了用“借刀杀人”来解释西路军兵败是不全面的。

  李特等人显然是在王明等人到达新疆以后被捕的,王明离开新疆的时间是1937年11月,李特被处决的时间是1938年初(一说是1938年春),李先念也是1937年11月回到延安的,可见,早在王明等人回到延安之前,李特等人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张国焘《我的回忆》中谈及这件事,说是王明主动告诉张国焘,李特、黄超等人经过审讯已被确认是托派,受到处决,至于何时王明同张国焘说起这件事,张国焘没有作出交待,但是,应该说是王明回到延安不久以后,一种可能是王明在得知李特等人被处死的消息后告诉张国焘的,一种则是王明早就知道李特等人必须受到处死,提前把结果告诉张国焘的。

  高华在他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只提陈云知道这件事,然而陈云几十年守口如瓶的话,同时提出两种可能,处死李特一是王明、康生等人为了讨好毛泽东;二是邓发得到延安的密电。这里面顺便提一句,邓发去新疆工作是共产国际的安排,季米特洛夫对王稼祥讲过邓发的工作去向。(《王稼祥传》,安徽人民出版社 2003年4月第一版222页)邓发本人对于中央当时决定对盛世才进行有效的说服并且准备和盛世才全面合作是不以为然的,以后邓发曾经和周恩来等人提及盛世才不是一个好东西,他现在之所以和我们党合作,完全是利用我们。这条意见没有得到充分的回应,倒是成为以后调走邓发的理由。

  我曾经和一位工作在邓发手下的老党员接触过,他那是奉职于新疆办事处,当我问他李特这件事的起因时,他只是说这件事很复杂,档案里面都有记载,以后慢慢的说吧,从此再也没有提起。所以,李特尽管被处死,然则过程始终扑朔迷离。而且,1996年平反的只有李特,而黄超则最终扣定了托派的帽子。(《西路军将领李特之死的背后》)

  李特终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一些红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并不认为李特是“托派”和反革命,对他评价颇高。红三十军军长李先念对李特很了解,他曾说:“李特、黄超是反革命吗?不是!当时和彭老总吵架只是在气头上。”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说:“李特资格很老,在苏联留学。李特人很好,和人相处不错。他心很细,考虑问题比较周到,作战命令、训练指示,大都由他起草。这个人很能吃苦耐劳。”曾任红三十军政委、建国后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装甲兵副司令员的程世才中将说:“李特政治上没有问题,人很好,理论水平很高,革命很坚决,能吃苦耐劳。至于1935年9月,李特奉命去追赶党中央、带领一部分四方面军回头南下,说中央北上是机会主义,一些人说李特是反中央,这不能和张国焘一概而论。所以,徐帅、先念主席对李特的问题很关心,指示要把李特的情况查清楚。” 原西路军直属纵队司令员、骑兵师师长,建国后曾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杜义德中将说:“李特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拥护的,是非常忠诚于党的人。在西路军那样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带领几百人到新疆,就说明了这一点。李特早就应该平反了。”原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第九十一师师长、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徐深吉中将说:“李先念(从新疆)回到延安时对我们说,我离开新疆的时候,李特和黄超还到机场送行呐,以后就不见了,一打听,听说被杀害了。把他们说成是托派,那只是借口。不管怎么说,李特和黄超不是托派,不是反革命。李特这个同志品质很好,理论水平比较高,平易近人,有学问。”原红四方面军机要局局长、电台台长,建国后曾任武汉市委第一书记、中顾委委员的宋侃夫说:“在西路军,李特在总部主管军事方面的工作,在那样艰苦卓绝的环境条件下,工作是很努力的,也是有贡献的。西路军打了败仗,同李特没有关系。我们离开新疆以后,把李特、黄超留下来了,后来听说把他们当做反革命处理了。我和四方面军的同志都谈过,当时把李特当成反革命是冤枉的,应该平反,因为他是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好同志。”

  直到1996年6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才发出通知,为李特平反。通知在“烈士事迹”栏中写道:“李特同志在长期艰苦卓越的革命斗争中,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为红军的建设与壮大,作过贡献;参加长征、西路军,英勇作战,历经磨难,经受了严峻考验。”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