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05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 10:40:2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 10:40:27)
齐文姜
目录[ 隐藏 ]
 
齐文姜
齐文姜
 
 
  齐文姜是春秋时代齐僖公的次女, 与她的姐姐齐宣姜,都是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古典名著《诗经》用了四五首诗来咏叹齐文姜,在这一本诗集中,有诗说她美德双全,让人难以忘怀,“彼美孟姜,德音不忘”(《诗经·有女同车》),而在另一首诗中,却漫骂她荡妇一个,“鲁道有荡,齐子由归”(《诗经·南山》)。
 

 

生平简介

 
齐文姜
齐文姜
  《诗经·卫风·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

  齐侯之子,卫侯之妻。

  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

  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

  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

  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古典名著《诗经》用了四五首诗来咏叹齐文姜,在这一本诗集中,有诗说她美德双全,让人难以忘怀,"彼美孟姜,德音不忘"(《诗经·有女同车》),而在另一首诗中,却漫骂她荡妇一个,"鲁道有荡,齐子由归"(《诗经·南山》)。似乎,这个春秋时的美女齐文姜,在当时就成了风云人物,站在了浪尖上被人评点。对同一个人,不同的人总有不同的看法,齐文姜背着"美德和荡妇"的双重名份到底因由何处呢?

齐大非偶

齐文姜
齐文姜
  齐文姜,春秋时代齐僖公的次女,与她的姐姐齐宣姜,都是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据传说,齐宣姜被卫灵公看到后,为之心旌摇荡,本是要招来作儿媳,却占为己有,卫灵公贪恋齐宣姜的美色竟然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精神恍惚,一天不见,就像丢了魂。姐姐美若天仙,妹妹齐文姜自然貌若鲜花,诗经曰:"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有这么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齐僖公高兴之余广纳贤婿,一是美人名传千里,二是齐国是春秋时非常有威望的大国,于是乎当时各国诸侯、世子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攀拉亲缘。

  春秋时期,男女之间并无多少繁文缛节,待字闺中的齐文姜可以面对面挑选自己的追求者。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齐文姜看上了郑国世子姬忽,姬忽高大威武、行端礼正,有如玉树临风之华美。妹有意,郎也有心,于是齐、郑两国便为这对儿女缔结了秦晋之好。

  谁知,原本是一桩两全其美、门当户对、令人艳羡的美事,郑国的世子姬忽听信了谗言,认为自己国小处于弱势,如果娶了大国的女儿定会受到欺压,提出了退婚的要求。《左传·桓公六年》:"齐侯欲以齐文姜妻郑大子忽,大子忽辞。人问其故,大子曰:'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成语"齐大非偶"就出自这里。世上原有这样的懦夫,只是为难了齐文姜。

  "拒婚",这对齐文姜来说如晴天霹雳。在当时,退婚是当事人莫大的耻辱,如果是男方倒也好说,女方则不得了,等于是让世人承认你这个女子有不可告人的缺陷,我看不起你了,不要你了。从小以美貌自负的齐文姜,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男人抛弃,不免伤情悲春,气恼不已,日日生闷气。长久的心情抑郁,逐渐转变成为自怨自艾和顾影自怜,齐文姜面容日渐憔悴,终于恹恹成病。齐文姜的心思很快被同父异母的哥哥姜诸儿看到了,于是,历史上最令人不齿的乱伦一幕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开始了。

桃树英华

齐文姜
齐文姜
  姜诸儿与齐文姜从小就在一起游玩,兄妹情长,两小无猜,如今俩人虽已长大,但是彼此也不顾忌男女有别,照常往来。姜诸儿知道齐文姜病了,就时常来看望、安慰和照顾;妹妹的婚事遇到麻烦,做哥哥的也感同身受,时日久了,两人竟由兄妹之情转变成为儿女私情,从此,两人疯狂地相恋。

  春秋时代,封建礼仪还没完全形成,男女之间都很开放,男女关系也十分随便,只要两人情愿就能相恋,并自然发生男女关系。但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发生儿女私情,还是为礼法和世情所不允许,在道德上也会受到谴责。姜诸儿与齐文姜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男贪女爱,不顾廉耻,闹得沸沸扬扬,做父亲的齐僖公知道后非常气愤,认为这种事伤风败俗,牲畜不如。然而家丑不可外扬,他只好一面把儿子叫来,痛责儿子;一面采取紧急且坚决的措施,严禁姜诸儿再与齐文姜接触,同时,急急忙忙为齐文姜择配。

  正在这时,恰好邻国鲁桓公新立,一心想要与大国攀亲,以争取援助,就派遣公子翚赴齐说媒,齐僖公求之不得,立即拍板定吉日。然而父亲的果断决定并没有熄灭这对儿女孽海情缘,反而让他们的星星之火再次点燃。

  就在齐文姜出嫁的前一晚上,哥哥姜诸儿知道自己的妹妹、自己最爱的情人将要离开自己,伤心忧叹,叹之余写诗于纸扇上:"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赠给妹妹齐文姜,齐文姜也很快明白哥哥的意思,立即回诗:"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

  情哥哥叹息如此美丽的妹妹现在就要嫁出去了,就像桃花还没来得及折一枝就随风飘落,情妹妹却大胆鼓励哥哥没事,花还没落,还来得及,以前没折,现在就折,"今兹不折,证无来者?"于是乎,兄妹越过了亲情跃进了爱情的欲海。

  第二天,齐文姜就嫁到了鲁国。按照当时的习俗,结成亲家后,两家要频繁来往,以加深感情。但是,齐僖公把齐文姜嫁出后就如泼出去的水,再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回来,并下令自己的大女儿齐宣姜也不得再回娘家。看来齐僖公是要彻底斩断女儿与儿子的这段孽缘。

  齐文姜嫁给鲁桓公,尊为国君夫人后,也安下心来,很快为鲁桓公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名姬同,次子名姬季友,鲁桓公也对美艳的妻子十分满意,夫妇二人也就如此平安度日,然而水欲平风却不止,事情又进入了不可言妙的情节中。鲁桓公十四年,齐僖公寿终正寝,姜诸儿继位当上了国君,齐文姜得知后旧情复燃,开始日思夜想起自己热情如火的哥哥情人。齐文姜很想随同她丈夫一同前往齐国道贺,借机重温旧梦,然而深知自己妻子与小舅子风流事的鲁桓公却没带上齐文姜,鲁桓公很是担心他们恋情复燃。如果鲁桓公一直坚持不让齐文姜回娘家倒也罢,偏偏在事隔4年后,鲁桓公又带着自己的妻子回了娘家。 

激情复燃

  姜诸儿即位后为齐襄公,又过了4年,齐文姜要求鲁桓公带她一起到齐国,看一看家中的亲人,这时的鲁桓公觉得没必要推托,妻子自出嫁离家已经十几年了,一直还没有回娘家,于是就偕同齐文姜,大张旗鼓地前往齐都临淄。齐襄公听说鲁桓公夫妇来访,大喜过望,亲自到边境上迎接。

  令鲁桓公没有想到的是,18年的风风雨雨不仅没有消磨掉两人的激情,反倒是两人思恋的种子在18年的风雨中茁壮成了参天大树。18年后这对兄妹可谓是激情相见,姜诸儿已为国君,举手投足间满是男人的威严英武,而齐文姜则已是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兄妹重逢,两人都是心荡神摇。

  一番眉目传情之后,心领神会的齐襄公借口后宫的嫔妃们想与小姑见面,将齐文姜迎进了自己的后宫,两人遂在王宫里双宿双飞,抵死缠绵。

  鲁桓公没有美女相陪,被冷落在馆驿里,孤灯照壁,一夜又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于是直接进宫去找自己的妻子,却正好看到了妻子和齐襄公苟欢的情景。立即恼羞成怒,当着齐襄公的面狠狠打了齐文姜一巴掌,并口不择言地咒骂这对兄妹的奸情,声言即日返国,绝不再稍作停留。

  齐襄公自知理屈,又怕丑事让国人知道了,在无可奈何之下,假装没事,恬不知耻地在临淄的风景区牛山设筵,为鲁桓公夫妇饯行。鲁桓公身在齐国,虽然气急败坏,又觉得不可使场面弄到无法回旋的地步,强压着心头怒火,吩咐随从人员佑护夫人先行出城,自己则匆匆赴宴。

  这时的齐襄公欲火、妒火和怒火烧在一起,反而感觉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杀心顿起。齐襄公给自己的心腹、公子姜彭生暗暗下达了谋杀的命令,就在扶持酒醉的鲁桓公上车时,悄悄地施一手脚,鲁桓公没来得及哼一两声,就在沉醉中一命呜呼。

  随后,公子姜彭生急忙驾车追赶齐文姜。在临淄城外十里长亭处,赶上了等在这儿的齐文姜一行车骑。公子姜彭生故作惊惧万状地向齐文姜报告说,鲁侯酗酒伤肝,车行颠簸中气绝身亡。

  齐文姜听到丈夫突然去世的消息,也不明事情真相,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派人赶快报告齐襄公,并命令暂时停止行程,就地扎营护丧。

  齐襄公心中自然明白,很快便赶到,假作悲痛模样,命令厚殓妹夫,并以"酒后中毒,伤其肝脏而死",向鲁国报丧。

  鲁国姬姓宗室及臣民听到鲁桓公的死讯,先是感觉非常意外,继而是非常愤怒,虽然怀疑其中必有阴谋,本想兴师问罪,但考虑到两个因素,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一是查无实据,出师无名;二是鲁弱齐强,倘若贸然出兵,犹如以卵击石。鲁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先由世子姬同继位,即鲁庄公,随即派人到齐国迎丧。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为掩盖鲁桓公的死因,狡猾的齐襄公采取丢卒保车的战术,把责任推到姜彭生身上,嫁祸于人。并立即将公子姜彭生处死,以谢鲁人,这其实是杀人灭口。姜彭生被主出卖,不禁怒火中烧,既然是将死之人,当然没有什么顾忌,姜彭生在大殿上当众喊冤,痛骂齐文姜与齐襄公乱伦,以至弑夫。

心归鲁国

  鲁桓公的灵柩被运回鲁国,为了躲过鲁国臣民的责难,齐文姜没有随鲁桓公的灵柩回国,而是仍然滞留在临淄。按照那时的常理,新寡齐文姜应守丧含悲,替夫挂孝,安分守己才是;然而齐文姜照样服饰光鲜,巧笑倩兮地与齐襄公朝夕共处,同车出游,招摇过市。

  当鲁庄公派遣大臣前来迎接母亲归返鲁国时,齐文姜心中却舍不下情人哥哥,又愧对鲁国臣民,借口暂住边境地区,待以后再归国。出于孝道,鲁庄公派人在禚地建造宫室,具体地点在祝丘,让母亲居住。齐襄公听说后,也派人在禚地附近的阜建造离宫,供他来游玩。两处宫室美仑美奂,遥遥相对,格外引人注目。齐文姜有时住在祝丘,有时越境住进阜;齐襄公借出猎为名,继续与妹妹幽会。

  情长人命不长,这兄妹二人忙于游山玩水而忘了国事,不久齐国就出现内乱,大夫鲍叔牙奉公子姜小白出奔莒国,管仲奉公子姜纠出奔鲁国。不久,齐襄公被大夫连称和管至父所杀。齐襄公死后,鲍叔牙拥戴的公子姜小白继位为齐桓公。

  政治上的巨变,使齐文姜在边境地区也呆不下去了。此时的齐文姜已经是40岁开外的人。亲人情人皆死,齐文姜再也无所贪恋,回到鲁国。回国后,齐文姜一心一意地帮儿子鲁庄公处理国政,她在处理政务上展现了敏锐的直觉和长袖善舞的本领,同时在军事上也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才能,在长勺一战中出谋划策大败齐国,使鲁国从一个小国发展成经济、军事强国。

  品读:恋兄之谜

  我国最早的诗集《诗经》里竟然有六首诗来描写齐文姜,它们是齐风《桃树有华》、《南山》、《载驱》;鲁风《猗嗟》、《敝笱》;郑风《有女同车》等。

  描写齐文姜的美时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如此的美丽,让人"寤寐无为,辗转伏枕"。同时,齐文姜也是一个才女,相传《诗经》里《燕燕》为其所作:"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就因为这首伤感的离别诗,后代诗评家推她为"万古离别之祖"。宋人朱熹在《监本诗经》中认为齐文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然而当她和自己的哥哥行了乱伦之事,自己名正言顺的丈夫死于非命,情投意合的哥哥也死于乱剑之下,她就成了"淫妇"的代名词,直至今日,还背着"荡妇"的恶名。

  齐文姜能如此名扬千古,除了著名的《诗经》记载了她,就是她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行乱伦之事。乱伦在当时男女开放时期不被人接受,在现代社会也被鄙弃,被社会风俗禁止,并被特定法律条款禁止。

  乱伦是指有近亲关系的家庭成员之间的性关系,异于夫妻之间正常的性关系。伦,是儒家所主张的,包括"君臣,父子,兄弟,朋友,师生"五伦。儒家将乱伦的含义包含的非常广泛,包括继父母与其子女,兄弟姐妹的配偶,叔婶姑丈姨丈,侄儿外甥儿女,或堂兄弟姐妹,还有师生之间的性关系。不管是通过强迫或者引诱的手段,父母与未成年子女间的性行为几乎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法律中都被视为重罪,这种行为通常会给未成年子女造成极大的精神创痛,研究表明此类精神创痛很可能会影响其一生。

  另一类的乱伦就是兄妹之间,兄妹已经成年且双方自愿的性行为,兄妹之间的乱伦,因发生行为时双方的年龄和具体情况,会对双方的影响有很大变化。双方都自愿的行为一般认为对心理上的损害较小,齐文姜和哥哥齐襄公之间的私通就属于这一类,二人几度相欢,毫无愧意。

  齐文姜和哥哥齐襄公的乱伦为何会出现并且存在?西方著名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给出了我们一个理论,他说每一个人孩童时期,都有俄底浦斯情结,它是人类的本能,男童会爱上自己母亲并憎恨自己父亲,而女童则会爱上自己父亲并憎恨母亲。

  乱伦现象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相当普遍,古希腊神话中乱伦的故事就占有很大的篇幅。在中国古代的神话中也有父子共一女的乱伦故事。《高唐赋》中宋玉向楚襄王介绍巫山神女:"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巫山神女是与楚襄王的父辈楚怀王有一夜情,宋玉的一番描述,激起楚襄王的极大兴趣,也想和这位女神发生点故事。在《神女赋》中宋玉就写到了楚襄王与神女的遇合:"其夜王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

  古代封建统治者还以鼓励近亲通婚来保留其纯正血统。人类发展到今天,不被现代社会学家提倡的乱伦却仍然存在,社会学家梅色曼(Meiselman)估计美国每年约有100万至200万人发生乱伦。日本的色情书刊中充斥着许多赤裸裸的近亲乱伦内容,父女、母子、兄妹乱伦几乎是日本色情成人读物的永恒主题。

  如此看来,在儒家思想建立之前,乱伦之事虽然不被人接受,但也并没被禁止,齐文姜这位美丽女子的行为,在今天看来不守妇道,而在当时虽不提倡,但也暗许,否则,齐文姜早被当作不贞之女处死,这也是齐文姜这个女性在她所处历史时期的大幸。

  齐文姜本也是一个貌美内秀的女性,特别是在她后来的岁月,处理政事,谋于军事,让鲁国强大,这是一个近乎政治领袖型的人物,比起其他被视为" 淫女"、"妖女"的妲已、夏姬之类,她多了美色之外,还有政绩,所以当她死后,儿子鲁庄公厚葬她,并大赦天下,还给她大造祠庙以祀敬,这是当时社会对这个女性的肯定,后世人却骂她是"淫妇",不让她翻身,这只能说后来的人们对"乱伦"的憎恶。

  最后有两点需要说明,就是齐国历史上有两个“桓公”,一个是春秋时代的,即本文提到的第一个霸主,一个是战国时代的,前者是“姜氏齐国”,后者是“田氏齐国”,其间相隔三百年,因为齐国在公元前5世纪,大夫田氏夺了姜家的政权。另外齐文姜是属于“姜氏齐国”的齐僖公次女,现应随其兄弟姜诸儿姜小白等姓姜才是,但一般史料中皆称他为齐文姜。

历史揭密


  春秋美女齐文姜 从荡妇到重权在握的军事家

  2006-06-23 07:31:00  来源:千龙文化

  历史上的齐文姜从荡妇成为重权在握的军事家,这是事实。但是,对于齐文姜我们是应该欣赏,还是应该唾骂呢?

  齐文姜是何许人也?

  齐文姜是春秋时代齐僖公的次女, 与她的姐姐齐宣姜,都是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据传说,齐宣姜嫁到卫国,她的公公卫灵公为之心旌摇荡,竟然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精神恍惚,据说一天不见,就丢了魂似的。齐文姜的婚姻一波三折,她的风流韵事,轰动了天下各国,人们一面讽刺她的荡妇淫乱行径,一面又一再歌颂她的绝世艳丽,《诗经》上就留下了许多有关文姜的篇章,有毁有誉。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春秋时代初期,齐僖公的两个女儿成了当时各诸侯国君侯、世子竞争的对象,他们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攀扯关系,讨好齐僖公,以达到娶齐氏女子的目的。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齐文姜特别欣赏郑国世子姬忽,认为他端正勇健,如玉树临风,十分可意。郎有心,妹有意,于是齐、郑两国便为儿女缔结了秦晋之好。

  谁知,原本是一桩两全其美、门当户对、令人艳羡的美事,然而郑国的世子忽然听到了“齐大非偶”的传言,提出了退婚的要求。这对齐文姜来说如晴天霹雳,又感到非常突然。当时退婚被认为是莫大的耻辱,等于是说你有缺陷,人家看不起你,人家不要你了。齐文姜从小就自负美貌,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男人抛弃,不免伤情悲春,气恼不已,但又能怎么样呢!长久的心情抑郁,逐渐转变成为自怨自艾和顾影自怜,齐文姜甚至产生了一种歇斯底里的自我摧残心态,面容日渐憔悴,终于恹恹成病。她的心思却偏偏被同父异母的哥哥姜诸儿看透了。

  姜诸儿与文姜从小就在一起游玩,兄妹情长,两小无猜,如今俩人虽已长大,但是彼此也不顾忌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照常往来。姜诸儿知道文姜病了,就时常来看望、安慰和照顾;妹妹的婚事遇到麻烦,做哥哥的也感同身受,时日久了,两人本来是兄妹之情,竟然莫名其妙地转变成为儿女私情、恋情了。从此,两人疯狂地相恋了。

  春秋时代,男女关系十分随便,男女之间都很开放,只要两人情愿就能相恋,并自然发生男女关系。但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发生儿女私情,还是为礼法和世情所不允许,在道德上也会受到谴责。姜诸儿与文姜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男贪女爱,不顾廉耻,闹得沸沸扬扬。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久就一传二,二传三,在传到四面八方的同时,自然也就传到了他们的父亲耳中。齐僖公听了大惊失色,差点被气死。他认为这事有伤风雅,牲畜不如。然而家丑不可外扬,他只好一面把儿子叫来,痛责儿子;一面采取紧急且坚决的措施,严禁姜诸儿再与文姜接触,同时,急急忙忙为文姜择配。齐僖公的心情可想而知。

  正在这时,恰好邻国鲁桓公新立,一心想要与大国攀亲,以争取援助,就派遣公子翚赴齐说媒。齐僖公求之不得,当即欣然允诺。齐鲁选择吉期,商妥婚嫁事宜,齐僖公为了避嫌,还一反兄弟送嫁的惯例,亲自将女儿送往鲁国成亲,了却了他心头的一块心病。

  然而深陷畸情的男女,岂是老父一双眼睛能看得过来的?

  就在出嫁的前夕,姜诸儿与文姜虽然无法见面,却依旧以诗传情。

  姜诸儿写道:“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

  齐文姜比姜诸儿还要直白,答曰:“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

  不过,“叮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良辰吉日已到,文姜被如期送往鲁国,成为鲁桓公的夫人了。

  目送心爱的妹妹远嫁他乡,姜诸儿恋恋不舍。

  按照一般习俗,结婚之后两家要频繁来往,以加深感情。但是,国君夫人地位尊贵,自然不能随便活动,也不能说回娘家就回娘家。文姜一直在鲁国呆了5年,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名姬同,次子名姬季友。鲁桓公对美艳绝伦的妻子十分满意,然而文姜却旧情难忘,花晨月夕,时常不自觉地想起热情如火的哥哥情人,常常茶饭不思,夜不安睡。

  鲁桓公十四年,齐僖公寿终正寝。姜诸儿继位当上了国君,即历史上的齐襄公。文姜所生的儿子姬同也已经13岁了。文姜本想随同她的国君丈夫一同前往齐都道贺,以便表达自己特殊的祝贺,借机重温旧梦,无奈当时诸侯大国新君初立,小国诸侯巴结大国,所以前往道贺的很多,深恐有所不便,便没有偕行,继续等待机会。

  转眼又过了4年, 文姜终于要求鲁桓公带她一起到齐国,看一看家中的亲人,当然她最想看的是姜诸儿。鲁桓公觉得没必要推托,妻子自出嫁离家已经十几年了,一直还没有回娘家,于是就偕同文姜,大张旗鼓地前往齐都临淄访问。齐襄公听说鲁桓公夫妇来访,大喜过望,亲自到边境迎接。其实,他本心不是迎接鲁桓公,而是专程迎接18年来未见的妹妹——初恋情人。

  18年了,文姜未曾回过娘家,总有些有悖常情而令人难以置信。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先是齐僖公在世之日,生怕这一双男女寡廉鲜耻,死灰复燃,重述旧情,所以一再拒绝文姜回到齐都临淄探亲。待到齐僖公过世之后,鲁桓公早已风闻文姜与她的哥哥情感非同寻常,有乱伦之嫌,因而心中有意破坏文姜和她哥哥见面的机会,就这样一拖就是18个年头。所以,文姜不回娘家,不是道路远近的问题,齐、鲁两国是比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问题在此。其实,已经18年了,他们兄妹的感情应该如灰熄灭了,况且双方都有了家眷,应该各自珍重,各自倾心自己的家庭,甚至自己的国家了。

  然而18年未见,姜诸儿已为国君,举手投足间满是男人的威严英武,而齐文姜则已是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如此的兄妹重逢,两人都是心荡神摇。

  一番眉目传情之后,心领神会的齐襄公借口后宫的嫔妃们想与小姑见面,将文姜迎进了自己的后宫。

  此时的齐宫,早已没有了妨碍好事的齐僖公,襄公的妃妾们也不敢逆君王的心意。终于得偿夙愿的诸儿文姜,遂在王宫里双宿双飞,抵死缠绵了。

  鲁桓公没有美女相陪,被冷落在馆驿里,孤灯照壁,冷雨敲窗,一夜又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等到他直接到齐襄公的宫内找文姜时,眼前竟是她和齐襄公苟欢的情景。他感觉自己受到莫大侮辱,不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居然狠狠地掌掴了他如花似玉的妻子,并口不择言地抖出他们兄妹的奸情,声言即日返国,绝不再稍作停留。说着,转身就走出了齐襄公的内宫。

  齐襄公自知理屈,又怕丑事让国人知道了,在无可奈何之下,假装没事,恬不知耻地在临淄的风景区牛山设筵,为鲁桓公夫妇饯行。鲁桓公身在齐国,虽然气急败坏,又觉得不可使场面弄到无法回旋的地步,强压着心头怒火,吩咐随从人员佑护夫人先行出城,自己则匆匆赴宴。

  这时的齐襄公欲火、妒火和怒火烧在一起,反而感觉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杀心顿起。可怜那个鲁桓公犹懵然无知地借酒浇愁,终至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齐襄公喊来心腹公子姜彭生暗暗下达了谋杀的命令,在扶持鲁桓公上车时,悄悄地施一些手脚,这样鲁桓公没来得及哼一两声,就在沉醉中一命呜呼了。

  随后,公子姜彭生急忙驾车追赶文姜。在临淄城外十里长亭处,赶上了等在这儿的文姜一行车骑。公子姜彭生故作惊惧万状地向文姜报告说:“鲁侯酗酒伤肝,车行颠簸中竟然气绝身亡,一命呜呼!”

  文姜听到丈夫突然去世的消息,也不明事情真相,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派人赶快报告齐襄公,并命令暂时停止行程,就地扎营护丧。

  齐襄公当然心中明白,很快便赶到,假作悲痛模样,命令厚殓妹夫,并以“酒后中毒,伤其肝脏而死”,向鲁国报丧。

  鲁国姬姓宗室及臣民听到鲁桓公的死讯,先是感觉非常意外,继而是非常愤怒,虽然怀疑其中必有阴谋,本想大兴问罪之师,但考虑到两个因素,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一是查无实据,出师无名;二是鲁弱齐强,倘若贸然出兵,犹如以卵击石。鲁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先由世子姬同继位,即鲁庄公,随即派人到齐迎丧。同时不甘心鲁桓公被害之痛,追究事变的前因后果,争取查个水落实出。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经调查后马上便有了结果,于是狡猾的齐襄公采取丢卒保车的战术,把责任推到姜彭生身上,嫁祸于人。齐襄公的理由是:“公子姜彭生护送鲁侯出城,车中护持不当,以致鲁侯丧命。”并命令立即将公子姜彭生处死,以谢鲁人,其实是杀人灭口。姜彭生被主出卖,不禁怒火中烧,既是将死之人了,当然没有什么顾忌,在大殿上当众喊冤,痛骂齐襄公与文姜乱伦,以致弑夫,现在又嫁祸于他。

  齐襄公捂着耳朵,连连挥手,武士便将姜彭生推搡了出去。

  临刑之时,姜彭生发下誓言,死后定为厉鬼,向齐襄公追魂索命。事情很快就传遍了齐都临淄,更沸沸扬扬地传遍了天下。

  这边鲁桓公的灵柩被运回鲁国。

  为了躲过鲁国臣民的责难,文姜没有随鲁桓公的灵柩回国,而是仍然滞留在临淄。按照那时的常理,新寡文姜,自应守丧含悲,替夫挂孝,安分守己才是;然而文姜照样服饰光鲜,巧笑情兮地与齐襄公朝夕共处,且曾同车出游,招摇过市。

  正当齐襄公与文姜兄妹两人不顾血缘关系,不顾廉耻,如胶似漆地在临淄鬼混,沉湎在放浪形骸的情欲中,肆无忌惮之时,鲁庄公羞愤无比地派遣大臣前来迎接母亲归返鲁国。文姜心中却舍不下情人哥哥,又愧对鲁国臣民,借口暂住边境地区,待以后再归国。出于孝道,鲁庄公派人在禚地建造宫室,具体地点在祝丘,让母亲居住。齐襄公听说后,也派人在禚地附近的阜建造离宫,供他来游玩。两处宫室美仑美奂,遥遥相对,格外引人注目。文姜有时住在祝丘,有时越境住进阜;齐襄公借出猎为名,继续与妹妹幽会。

  历史有人评价:齐文姜是一个绝色的尤物,美艳自然是无与伦比,淫荡也为天下之冠,她的行为紊乱了伦常,被齐、鲁两国的百姓所不齿。

  那么,齐文姜后来怎么样了?不是说她大权在握了吗?

  后来,齐、鲁两国的政治格局都发生了变化。大夫鲍叔牙奉公子姜小白出奔莒国,管仲奉公子姜纠出奔鲁国。不久,齐襄公被大夫连称和管至父所杀。

  齐襄公死后,鲍叔牙拥戴的公子姜小白与管仲拥戴的公子姜纠,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最终姜小白获胜。他不念旧恶,任用管仲为相,使齐国的实力大大发展,成了春秋时赫赫威名的第一个霸主齐桓公

  政治上的巨变,使齐文姜在边境地区自然呆不下去了。这时她已经是40开外的人了。齐文姜回到鲁国以后,一心一意地帮儿子鲁庄公处理国政,由于她在处理政务上展现了敏锐的直觉和长袖善舞的本领,同时在军事上也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才能,没过多久,齐文姜就掌握了鲁国的政治权柄,还把鲁国这样的羸弱小邦发展成经济军事强国,在诸国战争中屡屡得胜。

  齐文姜在美色与聪慧双方面的成就,令诸侯们不得不刮目相看。(摘自:《正说历代非常女性全集》)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