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10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dz (2011/3/1 14:06:46)  最新编辑:dz (2011/3/1 14:06:46)
僰人悬棺的传说
拼音:Boren xuanguan de chuanshuo
目录[ 隐藏 ]
僰人悬棺
僰人悬棺
 
 

  在中国四川珙县麻塘坝的悬岩峭壁上,挂着许多悬棺,周边画着许多岩画。远远望去,象一队队的船儿,航行在云海之中,奔向远方。这些悬挂在悬崖峭壁上的棺木和岩画,记载了一个民族——僰族兴衰、消失的千古之谜,引来国内外许多历史学家前来和游人的观赏与遐思,同时也流传着许多美丽的传说。
 
 
 
 
 

历史传说


  长江之头的宜宾,古称僰道,是僰族人民聚居的地方。相传,周武王伐纣托塔天王李靖和儿子们帮助周武王夺天下,率领的兵将,全是英勇善战的僰族青年。周武王灭了纣后,论功行赏,将僰族青年将军哈段藤,晋封为僰侯,赐地三千里于川南,哈段藤就在川南的长江之头,建立起了古僰侯国。

  僰侯与哪吒在讨纣的战斗中结成了生死之交,成了异姓兄弟。哪吒因不愿受封,回到僰侯国所在地的翠屏山哪吒庙,由清修肉身成圣,玉皇大帝封为中坛元帅,司降魔镇妖之职,为僰侯国保平安、祈丰收作了许许多多事。哈段藤每月十五都要到翠屏山去拜望哪吒,在家中供奉了哪吒生牌神位,早晚三柱香,从不间断。

  那时,僰侯国十分兴旺,僰族人靠山打猎,靠水下河捕鱼,在平坝的种植庄稼,住在丘陵的栽果树、种桑麻。那时候在南广的荔枝园种植的荔枝已闻名全国,出去求学的僰僮、做生意的商人遍及中原各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河依旧人易老,僰侯哈段藤死后,由儿子继任僰侯国国主,儿子死后,由孙子继任。随着儿孙们分家,各占一方为酋长、都长,僰侯国分裂了。而在南边的另一个民族——东爨乌蛮(僚)人却越来越兴旺,乘机把僰人赶到了贫瘠的山上。

  被赶到穷乡僻壤的僰人越来越穷,经常遭到旱灾、洪水、瘟疫以及被其他民族的掠夺,人口牲畜怎么也发展不起来,部落也越来越衰败。

  却说金沙江边打渔村中的哈渔郎,因有龙女照顾,生活得无忧无虑,渔郎的父亲活到一百二十岁才离开了世。老人临死前对儿子、孙子、重孙们说:“别忘了我们是僰人,别忘了太子爷的恩情。”就含笑离开了人世。哈渔郎当时已是近百岁老人,就把僰国的兴衰故事,告诉了儿孙们,希望儿孙们能使僰人兴旺起来,别忘了祖训。

  哈鲟夫妇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名哈旦、儿于叫哈辰、小女儿名哈芳。哈旦已娶妻生子,哈辰、哈芳年纪虽然不大,但已长得五大三粗,在龙婆婆敖慧兰的调教下,入水如履平地,钻地能到鬼域,上天能御风驾云。三人听了爷爷所讲,决心要把僰族兴旺起来,商量了一阵,三人便把自已的打算告诉了龙婆婆与爷爷。哈渔郎当然希望儿孙们能去帮助族人,龙婆婆见丈夫支持,不好反对,想了想对三人说:“你们去可以,不过先得到翠屏山哪吒庙去问问你们的太子爷,他说可以去,你们就去,他说不能去就不去如何?”

  哈旦、哈辰、哈芳三人得到祖母允许,立即赶到翠屏山,在哪吒金身前焚香祷告,三柱香后,空中飞下一张黄色灵符样的纸条,飘到哈旦面前。哈旦展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速到上罗坝救族人,复国欲建九丝城”。

  兄妹三人见太子爷有明示,立即驾起祥云到上罗坝,只见僚人的大都都孟平正领着几千乌蛮兵,把居住在坝中的僰人围困在村寨中,上千名僰族男女老少,如待宰的羔羊,眼睁地看着乌蛮兵牵牛、拖羊、抢粮食、掠妇女。

  哈旦大怒,一声大叫:“畜牲大胆,敢欺我族人。”带着弟弟妹妹从天而降,如半天中响起一个炸雷,吓得耶些乌蛮兵心惊胆颤,那乌蛮兵的大部都被吓得从马上掉了下来。

  哈旦三人如天神降临,一到地上便呼风唤雨,几千乌蛮兵被卷到一起,伏倒在地,呼喊:“天神饶命!”

  哈旦道:“你们以后不准再欺侮我族人,留下马匹武器,滚回去吧!若下次还敢来抢劫、掠夺,定叫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几千乌蛮兵,留下无数战马、戈矛刀枪,灰溜溜地走了。

  上罗坝的僰人被眼前发生的突变惊呆了,老半天还没回过神来。哈旦三人笑容可鞠地去向人群,哈卫道:“各位同胞,我名哈旦,这是二弟哈辰、三妹哈芳,我们都是僰侯哈段藤的后人。现奉了大子爷哪吒的明示,赶来解救大家。你们别呆在这里了,快去牵马,收拾武器。”

  大家听这么一说,都欢呼起来,青壮的年男人都高兴地去牵马、扛刀枪,妇女们围着哈芳问长问短;老人们来到哈旦、哈辰面前,十分恭敬地跪在地上,其中最老的一个老人道:“感谢你们相救,多年以来,我们四分五裂,被外族欺凌,其原因是没有一个人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你们是僰侯的后商,就当我们的头人吧!我们盼你们来已经盼了许多年了。”

  哈辰对哈旦道:“大哥,太于爷不是说‘复国欲建九丝城’么?你就答应了他们吧!”

  跪在地上的老人们一闻此言,立即俯伏在地:“我们拜见哈大王、哈二王、三公主。”其余僰人男女见状,也立即跪了一大片,高呼:“拜见哈大王、哈二王、三公主”。

  哈旦见状,大声道:“都起来,我答应你们,和你们在一起,恢复我们的侯国。”众僰人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哈旦扶起那个领头的老人问:“老人家,太子爷说的九丝城可在这里?”

  老人摇了摇头道:“周围百里,没有叫九丝城的地方。不过,离这里不远有一座山,足足要九两蚕丝才能统一圈。”

  哈旦闻言,一拍手道:“对了,太子爷所说的一定是这里了,我们把城修建在那山上,不就是九丝城了么?我们上去看看如何?”

  经老人指点,哈旦兄妹飞到那九丝山一看,只见此山四周悬岩绝壁,只有一条独路可以上山,山顶万圆十余里,林木遮天盖地,几立于坝上,真是天生的城堡之地,只要守住那条独路,就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哈旦把这一千多僰人带到山上,竖起僰侯国大旗,开始修建九丝城。周围几百里的僰人间风而来,很快就在上罗坝洛表一带聚集了七、八万人。人多拾柴火焰高,其中还有许多建筑高手,各种艺人,九丝城很快就建好了。

  哈旦打败乌蛮人大都都,在九丝城建国的消息很快传遍四方,特别使乌蛮人心惊胆颤,使朝庭驻守在戎州的总兵,州官、府官坐立不安,认为是僰人在造反,要求朝庭派兵进行围剿。

  阿旦竖旗复国后,国库空空如也,带兵收复了许多被乌蛮人侵占的地方。以洛表、上罗为根据地,很快向四方扩展。

  乌蛮人大都都孟平,自从被阿旦三兄妹在上罗坝吓跑以后,卧床不起,最后一命归西。临死前,对大儿孟林说:“你速去乌蒙山,求你大伯天罡星孟凡,他学道多年,法术高超,能趋虎豹蛇虫,降瘟作法……。”然后离开人世。乌蛮人大都都孟平死后,大儿子孟林接替了大都都的职位,不久带了两个亲信,马不停蹄真奔乌蒙山,找天罡星孟凡。

  这乌蒙山脉莽莽苍苍,系东北——西南走向,在今天云南省的东北部和贵州省的西部,那绵绵余脉仲入四川的戎州边缘,形成了四川盆地的周边山脉和连接云贵高原的一道屏障。

  孟林带着两个随从自然先从兴文、珙县境内乌蒙山余脉上山寻找天罡星孟凡。他们不辞辛苦,在那虎豹出没,蛇蜥横行的原始森林中跑了一个多月,那里没有人烟的踪影,吃尽了苦头,只好无功而返。就在下山的途中,进人一座莽苍滴翠的楠竹林前,这竹林之中潮湿阴暗,没有虎豹出入,没有怪兽呻吟,三人以为到了极乐世界,孟林叫两个仆人先进林看看。谁知两个走在前面的仆人进入竹林不到两丈,便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孟林被这惨叫声吓得毛骨悚然,只听得一声:“孽障,还不松口,佛爷可要下毒手了。”一个老和尚夹着两个小瓶,从其中一个瓶内倒出两颗药丸,放大二人口中,从另一个药瓶中倒了一些药散撒在二人的伤口上,这才拾起头来问道:“施主,你们怎往蛇虫王国来了?”

  盂林拱手道:“多谢高僧救命之恩。我乃乌蛮人孟林,父亲孟平在临死之际让我到乌蒙山,寻找大伯孟凡,我们在大山之中寻找了一个多月,吃尽千辛万苦,哪有踪影,只好下山四处寻觅,误闯入这蛇的王国,请大师指点迷津。”

  老和尚道:“你父亲可告诉过你,你那大伯是什么人?”

  孟林:“他说人称天罡星,是一位高人。”

  老和尚:“他还说了什么?”

  孟林:“现在僰人兴起,乌蛮人有难,只有请回大伯才能挽回乌蛮覆灭之灾。”

  老和尚:“他真的这么说?”

  孟林:“他就是被僰人惊吓而死的,临死前对我说的这些话。”

  老和尚仰天:“他死了?真的死了么?”

  孟林见老和尚问得十分详细,暗想,这老和尚大概就是我要寻的大伯了,见他仰天长叹,忙道:“死了,我爹已死了。”

  老和尚望了孟林一眼,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是孟林,我就是你要找的大伯,天罡星孟凡。看来在劫难逃,我只有违背诺言,跟你走一遭了,我不能看着我的族人遭到灭顶之灾。”

  天罡星静修多年,在得道高僧的凋教之下,有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之能,因多年居住在竹海龙吟寺,长期与蛇为邻,除了研制出了治蛇伤的灵药外,还练就了一套能趋使蛇虫毒物的本领。他随侄儿回到戎州都长街的大都都衙内,阖府上下昼夜欢庆,把天罡星孟凡捧为活神仙,成了大家希望和救星。

  天罡星孟凡自持本领高强,也过不惯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急于为弟弟报仇,没过几天,就要孟林发兵去攻打僰侯国。孟林立即向戎州府官禀明,愿以自己的乌蛮兵作为先头部队,前去剿灭目无朝庭,举旗复国造反的僰人。那府官与总兵刘挺,自然欢喜不动一兵卒就能平息造反的僰人,当即命令了大都都孟林的进剿僰人。

  孟林立即与天罡星孟凡,带领五万乌蛮兵,浩浩荡荡地杀向僰人聚居的洛表和上罗坝。天罡星孟凡见侄儿这样兴师动众,大不以为然。当大队人马到了离格表十多里,安营扎寨下来,天罡星孟凡对侄儿说:“孟林,今晚我就施法,让洛表的僰人通通离开,明天你就兵不血刃地占领洛表镇就行了。”

  孟林自然高兴,恭恭敬敬地道:“侄儿这就先谢过伯父了。”

  当夜,月朗,天罡星孟凡步出营帐,对着洛表镇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平地飞沙走石,狂风大作,雷雨交加,天昏地暗。随着风雨雷电,蛇蜥、蜈蚣等各类毒物,潮水般涌向洛表镇。一个更次后,孟凡没法回到营帐调息,孟林见伯父脸色苍白,一声不吭地坐在一旁陪伴,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不知大伯作法是否赶走了洛表的僰人。

  东方出现鱼肚色,天罡星孟凡才吐了一口浊气,睁开眼睛,望了侄儿一眼说道:“你可以占领洛表镇了。”

  孟林的五万乌蛮兵浩浩荡荡进人格表镇,只见遍地是蛇、蜥、蚁、蜈蚣、鼠的尸体,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却不见一个僰人的尸体。天罡星孟凡见状大惊失色,忙取出身上的药瓶,让孟林给几十位乌蛮千户各吞了一颗药丸,以防中毒。

  孟林道:“大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显星道:“实话对你说,我昨夜施法碰到了对手,我们打了过平手。想不到他们也有高人相助,这局面我也没料到。”

  孟林犹如当头淋了一盆凉水,见大伯那憔悴苍白的脸色,无可奈何地下令清除这些毒物的尸体,暂时撤出这座令人恐怖的小镇。然而,一切都迟了,许多蛮兵都中了毒,五万人马几天之内,有的拉肚子、有叫头痛、有的倒床不能站立,一批批无缘无故地死去。大都都孟林不敢责怪天罡星,只好含泪下令撤兵,五万人,只回去了几千残兵。

  天罡星孟凡留了下来,满腔悲忿地寻找对手,要捞回面子,要报复、要泄岔……。他那里知道,龙女敖慧兰、哪吒是哈旦、哈辰、哈芳他们的保护神。龙女算定天罡星歹毒,会施邪术,趋毒物来残害僰人,早叫居住在洛表的僰人撤到了麻塘坝的山崖上,自己留在镇内专侯天罡星。那天傍晚,龙女带着孙女哈芳,烧了几堆火,让那烟子迷住天罡星和乌蛮军,认为镇上炊烟缭绕,人还在镇上。

  二更时分,天罡星施法,龙女念他平日好善乐施,救过不少被毒物咬伤的人,只让他知难而退,没有伤他。对于他趋赶毒物进镇,龙女也不愿亲手杀害这些生灵,只让孙女哈芳在镇内街上倾倒了一些精、一些盐、一些醋,那些毒物进人镇上,各自沾上不同的食味,便互相撕咬至死才罢休。这叫做害人反害已,使乌蛮兵不战而亡,身受其毒害,只有灰溜溜退兵。而天罡星孟凡也弄得灰头土脸,不思悔改,执意要报复。

  龙女敖慧兰虽然没有亲手杀死儿万乌蛮兵,但是也有责任,伤了天和,南海龙王受到玉皇大帝:“教女不严,以伤天和”的谴责,被父亲南海龙王召回南海闭门思过去了。临走之时,告诫孙儿、孙女:“天罡星孟凡还会来报复,他善趋毒物,千切小心。”

  天罡星孟凡已尝到苦头,知道僰人中有比自己高强的能人,不敢冒然下手,成天象一个野鬼游魂,在洛表、上罗坝、九丝山下一带游转,寻找机会进行报复。无奈,哈且兄妹谨尊祖母的告诫,处处防范,使天罡星一时难以下手。

  不久,哈渔郎死了,哈旦兄妹把祖父的尸体,以国礼安葬在上罗坝。谁知,头天埋好,第二天便被刨开,尸体被咬得七零八落,哈旦令人重新埋过,埋人的人回来后都中毒死了。这种事接连发生了好几次,许多老人的坟都被刨开。阿旦兄妹感到奇怪,怀疑是天罡星干的,却又没有证据,便令人日夜守护,看究竟是谁在捣鬼。

  一天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哈旦亲自来到一座坟旁边,突然发现一股白蒙蒙的雾气向他站的地方涌来,他明白这一定是有人在捣鬼,悄悄拔出佩刀,待那白雾离自己两三步时,突然大吼一声:“妖孽!那里逃!”随及举起鬼头大刀向白雾中乱挥,一颗血淋淋的狗头滚了下地,狗血喷了哈旦一身,哈旦被那狗血喷得倒退几步,一屁鼓坐在地上,顿时感到头昏目眩,心中明白,这狗定是那天罡星孟凡所变,现在斩杀了这歹毒的和尚,自己就是死了也值得。当人们赶到哈旦身边时,哈且己经被那毒血攻心,死在那坟边,和哈旦在一起守坟的僰人,没有一个活了下来。

  哈旦死了,哈辰、哈芳悲痛不已,二人把大哥身上的血污冲洗干净,却没有立即下葬,他们怕这几位亲人的尸体,象爷爷和其他老人的尸体一样,埋下后又被猪拉狗扯,暴尸荒野,连死后的灵魂也得不到安宁。

  哈辰与哈芳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去问太子爷哪吒怎么办。哈辰怕乌蛮人得到哥哥哈大王死讯会乘机前来报复,让三妹去翠屏山哪吒庙求太子爷措点迷津。

  哈芳驾起祥云,很快就到了翠屏山,她在哪吒庙前降下云头,哪吒的两个童儿早已守候在庙门口相迎,其中一个道:“三公主,家师因赴灵山群仙会去了,与你下一道示谕,你拿去自然会排忧解难。”

  三公主哈芳接过那张黄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对门坡上树青青,

  凿空整木寄我身。

  高挂岩上避狗扯,

  儿孙后代享太平。

  哈芳见了纸上谒语,心中一亮,辞别了两个童儿,如风一般飞回上罗坝,把太子爷的谒语交给了二哥哈辰。哈辰把族中的几位老人找来商量了一下,大家一致认为麻塘坝山明水秀,中间一条溪水,当地人叫僰溪可灌溉坝中田地,两边悬岩峭壁正好存放棺木。

  哈辰立即令人把大哥和几位死者的尸体运到麻塘坝,派了几十个青年到对门山的马桑林中,伐木做独木棺,自己和三妹到那高耸人云山崖,去寻安放棺木的地方。二人走到一个岩边,见一处绝壁上凹了进去,上面的岩石状如华盖,决定把大哥安葬在那绝壁“华盖”下,这里又避风又遮雨,人畜野兽都上不去,又符合大王的身份。兄妹二人意见一致,立即飞到绝壁上,打了几根桩桩,以便存放大哥的灵枢。

  独木棺做好以后,哈辰兄妹把大哥和另外八位死去卫士的尸体装殓人棺,然后点燃九堆大火,敬祭了天地、神灵祖宗,率领族人打起铜鼓、唱起祭歌,把棺木抬到选定的地方。

  众人抬头一看,都傻了眼,开天般高,还在云雾中,棺材那么重,哪个弄得上去?

  哈辰与哈芳打了一个眼色,一人伸出一只手抬起棺木,冉冉飞起,飞到高处象两只岩鹰,放好棺木又飞了下来。

  事后,哈辰追封随大哥守坟而死去的八位卫士为大将军,后人永继其位享其奉禄。并在悬岩上画了九颗鲜红的朱砂印,以示身份尊贵。至今,那九颗印仍然完好留在那岩壁上,人们就称那里叫九颗印。这存放棺木的悬岩尤如两只雄鹰,宿集了无数山鹰,护卫着哈旦遗棺,人们就叫这里为“老鹰岩”。

  于是,点化身边亲随,如法泡制,抬起第二口、第三口棺材飞身上岩。至此,这些能飞的人,被称作白人子,永世守护在麻塘坝,苏麻湾、和九丝山几处僰人悬棺墓地。给后人留下了许许多多僰人会飞的美丽传说。

相关传说

 
  关于哈大王三兄妹身世,川南宜宾有三种传说:
 
  一是“人配龙种”之说。据兴文县建武乡(今九丝城镇)民间艺人向清志(已故)所搜花灯唱词中,有“龙女奉了神灵命,茅店草舍配哈君。”
 
  二是“凡人”之说。据建武乡覃浪澄老先生所搜集民间故事记载:“哈大父亲家贫,靠打柴为生,与姨妈家表妹哈莲自幼相爱,所生儿女三人。”
 
  三是“人狐混种”之说。据兴文县琉秀苗族乡的徐万培、周志正听老人讲过一个故事:明朝穆宗朱载 (在位年号隆庆-1567至1572年),还在作太子时,好交游至川南,被毛狗精(俗称狐狸精)所迷而同居。回京前曾许下语言,若怀龙种,一定接到皇宫享福。尔后毛狗精一胎生三子,即哈旦、哈辰、哈芳。直到三兄妹长大,穆宗继位后忘其许诺,毛狗精忿而让儿女造反,争其帝位。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dz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