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64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黛珂 (2011/2/25 13:00:58)  最新编辑:冰菊物语 (2012/3/7 14:21:47)
《一长串的死者》
拼音:yichangchuan de sizhe
英文:A Long Line of Dead Men
同义词条:一长串的死者
目录[ 隐藏 ]
 
《一长串的死者》
   《一长串的死者》


  《一长串的死者》,是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布洛克写于1994年的作品。是马修·斯卡德书系中的一本,本书系为台湾书坛有史以来,拥有最多崇拜者、精英分子最爱收藏的推理小说。无照侦探马修·斯卡德从1976年登场至今已逾30个年头,读者始终一路追随他从年轻气盛直到老而弥坚,从酗酒进而滴酒不沾,以他特有的步调踽踽独行于兼具犯罪诡谲与人文艺术氛围的纽约。《一长串的死者》中,一个低调的“三十一俱乐部”是一切问题的开始。这个低调的“三十一俱乐部”自从一九六一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四开启新章后,三十二年里死了十四个人,有自杀的、有意外的、有他杀的,这么高的死亡率难道只是偶然吗?


 

书籍信息


  作  者:(美)布洛克 着,林大容 译

  出 版 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6-1

  版  次:1

  页  数:376

  字  数:165000

  印刷时间:2008-6-1

  开  本:大32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I S B N:9787802254824

  包  装:精装

内容简介


  本书系为台湾书坛有史以来,拥有最多崇拜者、精英分子最爱收藏的推理小说。无照侦探马修·斯卡德从1976年登场至今已逾30个年头,读者始终一路追随他从年轻气盛直到老而弥坚,从酗酒进而滴酒不沾,以他特有的步调踽踽独行于兼具犯罪诡谲与人文艺术氛围的纽约。从《父之罪》、《八百万种死法》读至最新作品《繁花将尽》,马修像是现实生活里的某一个人,为了实现正义而侦破一桩桩的案子,同时他也在这个大城市中,替自己渺小的随时会被死神夺走的人生另记注脚,“我叫马修·斯卡德,我是个酒鬼。我无话可说。”马修从70年代贯穿到90年代末,在与现实同步的小说时间里,说着精彩动人的故事。

作者简介


  劳伦斯·布洛克(Lawrence Block,1938——),生于纽约州水牛城,现居纽约。他是享誉世界的美国侦探小说大师,当代硬汉派侦探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他的小说不仅在美国备受推崇,还跨越大西洋,完全征服了自诩为侦探小说故乡的欧洲。他的作品是拥有最多崇拜者、精英分子最爱收藏的推理小说。
 
劳伦斯·布洛克
劳伦斯·布洛克
      曾获奖项:1994年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曾三捧爱伦坡奖,两夺马耳他之鹰奖、四获夏姆斯奖等重要硬汉派侦探小说奖项,2004年最终获得钻石匕首奖。

  劳伦斯·布洛克作品年表:1966《睡不着觉的密探》;1976《父之罪》《在死亡之中》;1977《谋杀与创造之时》《别无选择的贼》;1978《衣柜里的贼》;1979《喜欢引用吉卜林的贼》获尼罗·伍尔夫奖;1980《阅读斯宾诺沙的贼》;1981《黑暗之刺》;1982《八百万种死法》;1983《画风像蒙德里安的贼》;《八百万种死法》获夏姆斯奖;1986《酒店关门之后》;1987《酒店关门之后》获马耳他之鹰奖;1989《刀锋之先》;1990《到坟场的车票》;《刀锋之先》获夏姆斯奖;1991《屠宰场之舞》;1992《行过死荫之地》;《到坟场的车票》获马耳他之鹰奖;《屠宰场之舞》获夏姆斯奖.爱伦·坡奖;1993《恶魔预知死亡》;1994《一长串的死者》;《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贼》;1995《自以为是亨弗莱·鲍嘉的贼》;《一长串的死者》获爱伦·坡奖;1997《向邪恶追索》《图书馆里的贼》;1998《每个人都死了》《杀手》;1999《麦田贼手》《黑名单》;2001《死亡的渴望》;2003《小城》;2004《伺机下手的贼》;2005《繁花将尽》。


编辑推荐


  一个低调的“三十一俱乐部”是一切问题的开始。从一开始提到这个俱乐部,便吸引着人往下看:“这个俱乐部的结构很简单。三十一个人格高尚的男子宣誓,每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四要相聚一堂,吃饭,报告这一年来他们生命中的改变,同时向这一年过世的人致敬。每一年我们都会宣读死者名单。当三十一俱乐部只剩下一个人之时,他就得找三十个理想的候选人来当会员,在特定的这个晚上让他们聚在一起。然后朗诵三十个已经过世的兄弟名字,烧掉名单,结束这一章,并开启下一章。”这个低调的“三十一俱乐部”自从一九六一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四开启新章后,三十二年里死了十四个人,有自杀的、有意外的、有他杀的,这么高的死亡率难道只是偶然吗?

精彩书摘


  《一长串的死者》 
 
  看那些哀悼的人,

  多么的伪善!

  安详地死去不是很好吗?

  孩子们,不要抽泣,

  大声地哭吧!

  但永远记住,活得越久,

  离死亡就越近。

  ——爱尔兰摇篮曲

  1

  想必是在九点左右,老人站起来,用汤匙敲敲玻璃杯。周围的谈话声渐渐变小,等到完全安静下来后,他又花了好一会儿环视整个房间。然后端起刚刚敲过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水,放回面前的桌上,两手掌心向下,覆盖住杯口。

  他站着,瘦削的身子向前倾,尖瘦的鹰钩鼻突出,白头发朝后梳得服服帖帖,淡蓝色的眼珠透过厚厚的镜片显得更大。他在路易斯·希尔德布兰德心中那艘海盗船的船首刻下了鲜明的形象。几只典型的灰色大鸟在远远的地平线翱翔,天长地久,直到永远。

  “各位先生,”他说,“各位朋友。”他停了下来,重新看看房间里的四张桌子。“我的兄弟们。”他说。

  他静待回音缭绕,然后匆匆一笑,更显气氛凝重。“不过我们怎么可能是兄弟?你们的年纪从二十二到三十三,而我无论怎么算都已经八十五岁,你们中最大的都可以喊我祖父了。但是今晚,你们加入我的行列,成为超越年龄、超越世纪的某种事物之一。我们也的确应该把这房间里的人视为兄弟。”

  他是否停下来又喝了口水呢?假设是吧。然后他伸手到外套口袋里,抽出一张纸。

  “我要念点东西,”他宣布,“不会花太多时间。只是一个名单而已。三十个名字。”他清清嗓子,头往前倾,透过双焦眼镜的下侧,盯着那张纸。

  “道格拉斯·阿特伍德,”他说,“雷蒙德德·安德鲁·怀特。莱曼·巴尔德里奇。约翰·彼得·加勒蒂。保罗·戈登伯格。约翰·梅瑟……”

  这些名字是我编的。那份名单没有记录留存,路易斯·希尔德布兰德也不记得老人念过的任何一个名字。在他的印象中,大部分名字是英格兰或苏格兰人,有两三个犹太人、几个爱尔兰人,还有三五个荷兰或德国人。名字没有按照字母或任何明显的顺序排列;他后来才知道,老人所念的名单是按照死亡先后排序的。头一个念的名字--不是道格拉斯·阿特伍德,虽然我刚刚是这么说的--就是第一个死者。

  听着老人的声音,听着那些名字如同土块落在棺材盖上一般,在室内镶木墙壁间回荡,路易斯·希尔德布兰德发现自己感动得泫然欲泣。他觉得仿佛脚底的土地在裂开,而他从中凝视着无边的空旷。最后一个名字念完之后,有一阵短暂的静寂,对他来说,时间好像停止了,这份静寂将延伸至永远。

  老人打破了这份静寂。他从胸前的口袋掏出一个Zippo打火机,弹开盖子,转动打火的轮子,点燃那张纸的一角,火燃起时,他的手就抓着另外一角。等到火焰烧尽了大半张纸后,他把剩下的放进烟灰缸里,看着它化为灰烬。

  “你们以后不会再听到这些名字,”他告诉大家,“他们都走了,去了死者该去的地方。他们那一章已经结束了,而我们这一章才正要开始。”

  他把手上的Zippo打火机举高,点燃,然后一弹,把盖子关上。“今天是一九六一年五月四日,”他说,“我第一次跟刚才念到名字的那三十个人坐在一起,是在一八九九年五月三日,美西战争结束十个月之后。当时我二十三岁,只比你们最年轻的人年长一岁。我没参加过美西战争,不过当时房间里有其他几个人参加了,另外有一个人还跟前总统泰勒一起打过墨西哥战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那时已经七十八岁了。我曾坐着听他读三十个陌生的名字,然后看着他烧掉名单,当然他是用火柴烧的。当时还没有Zippo打火机这种玩意儿。而那位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名字,但是我不想讲,几分钟前我刚念过他的名字--那位先生曾在他二十岁还是二十五岁的时候,看着另一位老人烧掉另一张名单,那会是什么时候?我想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初吧。当时有火柴吗?我想没有。房间里的壁炉有火,我想那位老人--即使我想告诉你们他的名字也无从得知了--我想他把名单扔进了火里。

  “我不知道那个聚会的日期,也不知道在什么地点举行。刚刚说过,我第一次参加聚会是在一八九九年,我们三十一个人聚集在联合广场杜拉克餐厅二楼的一间私人餐室。往事早已一去不返,那幢建筑也老早改建过;现在是克莱恩百货公司。杜拉克餐厅关门后,我们每年都换不同的餐厅聚会,后来就固定在本·泽勒的牛排屋。在那里聚会了好些年,到了二十年前,那家店换了老板,我们不太高兴。从此就换到坎宁安餐厅这儿来。去年我们只有两个人参加。今年有三十一个。”

  那么,耶稣降生后的一九六一年的五月四日,马修·斯卡德在哪里?

  我可能去了坎宁安餐厅,不过不是和那个老人以及三十个新兄弟一起在私人餐室里,而是在吧台或主餐室,或者是在文斯·马哈菲喜欢的小餐厅。当时我二十二岁,再过两星期就是我二十三岁生日了。在此六个月前我生平第一次投票。(当时投票年龄尚未降至十八岁。)我投给了肯尼迪。于是,在伊利诺斯州的库克郡出现大批的墓碑和空地之后,肯尼迪险胜了。

  那时我还是单身,但已经遇到不久后即将与之结婚又离婚的女孩。当时我刚从警察学院毕业不久,被分配到布鲁克林,跟着老警察马哈菲搭档办案,上级认为我可以向他学习。他教了我很多,其中某些东西上级可不会太希望我知道。

  坎宁安餐厅很合马哈菲的口味,店内有被手长期摩擦而发黑的木头、红色的皮革、还有被磨得发亮的铜,香烟氤氲飘在空气中,酒味四散在杯觥间。菜单上有很多牛肉和海鲜菜色,不过我每次去大概都是点同样的菜--虾子沙拉、厚片牛排、烤马铃薯配酸酱。甜点是山核桃派或苹果派,然后是一杯浓得搅不动的咖啡。当然还会喝酒。一开始来杯马丁尼当餐前酒,加一片柠檬,冰凉而辛味十足。餐后一杯白兰地帮助消化。然后再喝点威士忌醒醒脑。

  ……

媒体评论


       劳伦斯布洛克是侦探小说界的大师,马修·斯卡德系列是这个世纪最好的侦探小说。——乔纳森·凯勒曼  
 
       侦探小说中的硬汉……这不是轻松的闲逛,但却是一次了不起的旅行。——《纽约时报书评》  
 
       我阅读马修·斯卡德过程中,感觉像小时候看武侠小说那样,非要一口气看完不可。——候孝贤  
 
       好书!——斯蒂芬·金  
 
       雷蒙德·钱德勒和达希尔汉密特仍然对悬疑小说流派有着深远的影响。如果说有某个侦探小说作家能够与他们相媲美,那就是劳伦斯·布洛克。——《旧金山纪事报》

读者评论


  侦探属于硬汉(此评论来自豆瓣读书)

  唐诺先生尽管在《日已西夕,笑话远矣》中大篇幅的讲到了劳伦斯·布洛克,但我们很难把此文算作一篇书评--他真正关心的不是艺术,而是政治。

  面对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你总是很难说清他离艺术和政治哪个近一些。

  就像很难说清这两者谁离人性近一些。

  所以,德国大导演赫尔佐格前些日子做了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事情,搜集了大批纳粹统治时期的民间政治讽刺笑话,汇聚成册,书名曰《希特勒万岁,猪死了》。我随手一读,几乎为了德国人民的风趣幽默笑得肝肠寸断。

  别以为日尔曼男人只懂一本正经的造汽车,女人都喜欢沉稳而懂风趣的硬汉。

  因此马修先生在《一长串的死者》中,能在两个同样风趣且风情的女人间游刃有余。

  如果你的工作也是天天面对世间最无情的冷酷,自私或邪恶,那么能对这疯狂世界故作幽默的唱唱反调一定是必备能力。

  据说港台一批精英知识分子是布洛克的忠实粉丝,包括侯孝贤,梁朝伟。但是我想,他们固然欣赏的是布洛克的文字华彩,却未必明白那蕴藏于欲望,凶杀乃至人性背后的宝藏--真正所谓“硬汉”的生存态度和法则,是一个人对抗世界。

  《一长串的死者》,这是我第一次认识马修·斯卡德,我不关心他过去曾在哪里活过,我只是有些沉迷于他的人生态度,并且老想着自己是否在55岁时能同样拥有这令人着迷的人生观,仅此而已。

  侯孝贤太慢了,固然符合马修的沉静,却缺少点征服者的魄力。梁朝伟又太gentle,单靠忧郁气质就能征服女性,恐怕很难理解幽默的含义。

  世上的雄性动物,有男孩与男人的区别,也有男人与老男人的区别。男孩与男人的区别,就如《希腊棺材之谜》中的艾勒里·奎因之于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而男人与老男人的区别,正如马修之于波洛,梁朝伟之于侯孝贤。当男孩还在自以为是的慢慢长大,当老男人都腐朽的犹如复活节岛上的石雕仅供瞻仰,男人们正好依然很shine,很锋利,懂思考,更懂什么是幽默。

  有人说看大师的小说如同女孩嫁成功人士,咱不必等着那个人慢慢成长,第一次就那么到位。

  “喝一点波本可以缓解一切事情”,不喝波本却有头脑还能不时冒出点人生哲理来的男人,依然魅力超群。

  “据说人类是唯一知道自己会死的动物,也是唯一喝酒的动物”

  “电脑真伟大,可是也宠坏了你。生活中其他部分的麻烦,问题就在于没有一个取消键。”

  “多试几个(戒酒)聚会,你就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就像不同的酒吧”

  或许我们在恶心的电视剧中看过了太多装腔作势的,装疯卖傻的,装模作样的假男人,所以,当突然有一个真的hard man闯入世界,把真实展露无遗——力量,温柔,还有智慧。恍惚间人就不敢相信自己依然活在一课多么美好的行星。

  这是每次看到好书时的本能反应。

  古往今来的侦探小说,自福尔摩斯以降,总有巴不得把主角训练为猎犬的潜质,非得妖魔到顺着空气中一屡青烟,就能找到凶手的家门前。据网上说马修·斯卡德不是这种妖怪,我很欣慰,至少《一长串的死者》确实如此。案件侦破剧情发展的不快,全书的节奏紧凑不失悠闲,阅读不仅仅只为了一个会员依次神秘死亡的聚会真相。大量的细节描写,你可以在脑海里毫无遗漏地重现马修24小时的生活。看似琐碎的陈述之下,奔流着现代派小说独特的叙事浪花。那些或者偶然或者必然经过他生命产生交集的男男女女,在丝毫不落俗套的描绘笔触间,呈现出新奇且令人难忘的形象。在《死者》的叙事风格中,推理是不重要的,证据是不重要的,侦破是不重要的,惟有生活的真相,那是不存在善恶,不存在真假,只有男人,或者硬汉的赞美的世界。

  “当他们就像其他人一样掠过我的人生,我应该为他们证明些什么?有谁应该为这过去的岁月证明什么呢?”

  那就干杯吧,敬懂生活的汉子们。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