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181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2/24 10:19:48)  最新编辑:于归 (2011/2/24 10:19:48)
徐有功
同义词条:徐弘敏
目录[ 隐藏 ]
徐有功
徐有功
 
  徐有功,名弘敏,字有功,因避唐孝敬皇帝李弘讳,以字行。生于唐贞观八年(634年),卒于武周长安二年(702年),河南洛阳偃师人,是武周时期敢于犯颜诤谏的名臣。徐有功先后任过蒲州司法参军、司刑寺(即大理寺)司刑丞、秋官(即刑部)员外郎、郎中侍御史司刑少卿等职。徐有功为官之时,正值武周时期,上有武后作乱,下有酷吏网罗,执法守正彼为不易。由于徐有功前后执正大案六七百件,救活人命数以万计,因而难免得罪酷吏、奸臣,频遭弹劾、推审,但最终皆因找不出他贪赃或徇私枉法的证据,使他三次被控死罪,三次被赦,两次被罢官又两次复出,尽管如此,他仍持志不渝,不阿谀奉承,一心执法守正。也正因如此,使徐有功能成为历史上罕见的一位名留青史的专职"法官",被当时人誉为"自古无有"的好官。

人物简介

徐有功
徐有功

  徐有功(?-702),本名徐弘敏,唐朝长安人,是唐代最著名的专司审案的官吏。在古代,大多数官职都是行政司法混一的,只有在朝廷才有专门的审案官,但在官僚体系中地位极低,也难有作为。徐有功虽长期担任专职审案官,却因敢于严格守法,犯颜直谏,执正、平反成百上千冤案,救活人命多达万人以上而名留青史。徐有功先后任过蒲州司法参军、司刑寺(即大理寺)司刑丞、秋官(即刑部)员外郎、郎中侍御史司刑少卿等职。徐有功为官之时,正值武周时期,上有武后作乱,下有酷吏网罗,执法守正彼为不易。由于徐有功前后执正大案六七百件,救活人命数以万计,因而难免得罪酷吏、奸臣,频遭弹劾、推审,但最终皆因找不出他贪赃或徇私枉法的证据,使他三次被控死罪,三次被赦,两次被罢官又两次复出,尽管如此,他仍持志不渝,不阿谀奉承,一心执法守正。也正因如此,使徐有功能成为历史上罕见的一位名留青史的专职"法官",被当时人誉为"自古无有"的好官。

人物春秋


  据《安东县志》载,公元641年,徐有功出生于淮安市涟水县一户普通农民家庭。
徐有功
听讼惟明持法惟平

  徐有功,字弘敏,是中国古代深受人民爱戴的十大清官之一(其他为:包拯海瑞狄仁杰赵广汉陈希亮黄霸况钟汤斌西门豹)。他幼年家庭贫穷,七岁便进入父亲的私塾学习,为了补贴生活,他母亲常年替人家做针线活挣钱,他父亲是个很有文化功底的私塾先生,有功自幼接受家庭正统的伦理道德教育,学习刻苦,天资聪颖,所学文章过目不忘,皆能背诵。十岁时,竟能与父亲吟诗作对,他的诗词、散文功底特好,特别善于律诗,是当时涟水及淮安地区有名的才子。公元644年,他连续两次赴长安赶考,于26岁时一举考中。648年初被任蒲州(今山西永济县)司法参军(主管刑法,郡之佐吏)。在唐代大多数官职都是行政、司法合一的,只有朝廷才有专门的审案官,这个职位在唐代官僚体系中地位极低,也难有作为。徐有功长期担任小小的审案官,他严于职守、光明磊落、秉公执法、不循私情,敢于诤谏。

  当时,武则天称帝后,为了镇压复唐、反周者,重用酷吏来俊臣周兴王洪义邱神勋等四人,这些酷吏昧着良心、践踏法律、干尽坏事、贪赃枉法、营私舞弊、坑害好人,制造冤狱、滥杀无辜,当时朝野震惊、百姓怨声载道,无人敢言,唯独徐有功怀抱着一颗救国救民的赤胆忠心,数次犯颜诤谏。最典型的是有一次上朝时,当着武则天和众多大臣的面,来俊臣等一批酷吏制造冤案、诬陷风阁侍郎任知古、冬官尚书裴行木等七人,按照酷吏们的诬陷,这七个人当死。但徐有功理直气壮、厉声喝斥,不顾个人安危,替被害人辩护,武则天怒叱折抑,徐有功乃义正辞严、据理力争,并拿出更多的证词、证言,举出更多的证人,雄辩地证明任知古等七人是被诬陷的。经过一场唇枪舌剑,来俊臣等酷吏哑口无言,最后武则天为这场正义的诤谏解了围说:“古人以杀止杀,我今以恩止杀,知古等七人赐以再生。”结果七人均免予死刑。

  徐有功先后担任蒲州司法参军、大理寺司刑丞、刑部员外郎、郎中侍御史、司刑少卿等职,他为官正值武周时期,上有武后作乱、下有来俊臣等一批酷吏专横跋扈、营私舞弊、陷害忠良,贪赃枉法,执法守正实为不易,他先后审理大理寺案件一、二万卷,他审理案件,首先以国家法律法规为依据,不轻信卷宗记录、不轻信口供,注重调查研究、注重事实,多年来救活人数以万计,纠正冤假错案万余卷,人民知道有功出任司刑官,赤胆忠心为百姓含泪奔走相告。武则天知道即问有功:“为何你所审理的案件,生者多,死者少?”有功答:“所积累的案件,我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大多数属于冤假错案,当然应当纠正,对于证据确凿的案件 理当按法律办事,维护法律的尊严,绝不放过一个坏人,更不冤枉一个好人,我这样做,乃陛下的大德。”武则天听了有功的话,默然。

  徐有功在山西蒲州做了多年专门审案的小官,他严于律己、公正执法,爱民若子,从不打一个犯人,监狱空空,出狱的人对他的公平、公正,执法必严,都感恩戴德,相约今后绝不做犯法的事。年末岁尾进京述职,他写了一首自勉诗:

  为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天若有情应知我,去时还似来时空。

  徐有功对任何人都出于公心,心胸开阔,依法办事,为正义不计个人得失,不记私怨,即使对待罪犯也是这样,多方求其不死,就是他的仇人犯罪,他也竭力救之,不记私仇。他曾与皇甫文备共同审理一谋逆案,文备诬告有功偏护逆党,但查无证据,被赦免。后来文备自己犯事被罢官下狱,有功却设法为其辩护,多方救他出狱,有人问有功:“此人曾陷你于死罪,今你反救他以生,何也?”有功说:“文备告我偏护逆党,是出于他的私怨,今文备所犯之罪,按照法律不当死,我是秉公执法,岂可因私怨而损害公法呢?”

  徐有功清正廉洁、不循私情、秉公执法、忠君爱民,很得武后赏识,调他从山西蒲州赴京上任时,他写了一首诗:

  小小行囊向东还,要过前途最险滩。若有赃私并土物,任教沉在碧波间。

  徐有功一生廉洁奉公、秉公执法,处处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深受人民的爱戴,因而也难免得罪了酷吏、奸臣,他频繁遭弹劾、推审,但最终找不出他贪赃枉法、营私舞弊的确凿证据,使他三次被控死刑,三次被赦免,两次被罢官又两次复出。尽管如此,他乃矢志不渝,不阿谀奉承,一心执法守正,处处想着人民,他一生正气,两袖清风。公元709年,徐有功卒于任上,享年68岁。

  史学家评论:“诗曰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有功当酷吏方张之时,屡濒于危。然居道执正,始终无以异,何所恃能若是?盖其仁恕不可解于心,是以视物犹已,古之仁人呼!”徐有功是历史上罕见的一位名垂青史的专职法官,被当时人民称之为“自古无有”的好法官。

生平简介


  徐有功——仁慈而刚正的法官

  徐有功,是武则天时代著名的法官。当时,武则天为了打击异己势力,不惜任用酷吏,滥施刑罚,制造恐怖气氛。但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徐有功如同中流砥柱,多次与武则天及酷吏们抗争,既保护了大量的无辜者,也维护了法律的尊严。

  一、名儒之孙,心性仁慈

  徐有功,本名弘敏,字有功。后来为了避武则天的儿子、“孝敬皇帝”李弘的讳,便以字为名。

  他出身名门,祖父是隋唐时代的大儒徐文远,从小便受到良好的儒家教育,养成了高尚的道德品质。成年后,明经及第,到蒲州担任司法参军,相当于现在中级法院的院长。

  他在蒲州工作了几年,留下了仁慈的名声。比如,他主管刑罚,却不愿意轻易地杖责百姓,总是想办法调解纠纷,缓和矛盾,劝导百姓改恶向善。实在需要惩罚的,他也尽量避免使用刑杖。

  蒲州的百姓们感恩戴德,互相约定:“谁要是不遵守法律,触犯了徐参军的刑杖,大家一起疏远他!”

  史书中称,徐有功直到调离蒲州,也没有拷打、污辱过一个百姓。(对这个记载,我有些疑虑。作为法官,怎么能够不惩治犯罪分子呢?再三思量,觉的这个记载也可能是不错的。徐有功只是不肯拷打、污辱违法犯罪的百姓,但并不是不判刑。百姓犯了罪,有的需要关押,有的需要流放,有的需要劳改,有的需要杀头,徐有功应该还是依法办案的。只是在办案过程中,不用刑杖来拷打百姓。)

  二、营救颜余庆

  徐有功在蒲州做了几年法官,调到首都长安,担任司刑丞,也是主管法律的官员。

  当时,武则天阴谋改朝换代,做大周的女皇帝。唐朝的宗室、大臣,反对的很多。武则天就采用恐怖手段,任用品行低劣的酷吏,大量制造冤假错案,尽可能多地采用法律方式,屠杀政敌。周兴、来俊臣、丘神绩、王弘义等人,就充当了武则天的刽子手。当时是非颠倒,谁敢诬告别人谋反,武则天就给他升官赏钱,鼓励他继续诬告,造成了一股不良风气。朝野上下,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反对武则天的做法。

  这时候,只有书呆子徐有功,不肯阿附武则天,仍然处处依法办事。他一旦发现冤案,就向武则天申诉,武则天就严辞申斥他,他也不害怕,继续和武则天抗争。(这也是个异数,武则天清除异己,杀了那么多人,但就是不肯消灭徐有功。)

  当时有这么一宗案子:琅琊王李冲,派家奴到贵乡县收债,写信向贵乡县尉颜余庆打招呼,要求颜余庆关照这名家奴。不久,李冲就被人陷害,以谋反罪被杀。那名家奴,收完债务,自己做主给李冲买了一批弓箭运回来,正好做了谋反的物证。李冲案之后,武则天下达了赦免令,不再追究别人。

  但是,那个年代诬告成风。李冲、家奴,与颜余庆有过书信来往,家奴回去时又买了弓箭。魏州有人就认为,颜余庆参与了李冲的谋反,是主谋之一,把他告发了。武则天命令酷吏来俊臣审问此案,给颜余庆定了谋反罪。在判决时,法官们有了争议。徐有功等人认为,武则天已经下达了赦免令,颜余庆就该判为流放。而侍御史魏元忠认为,颜余庆和李冲通过信,替李冲催过债,一定是主谋,而非可赦免的“支党”,应该判为死刑,并且抄家。武则天同意了。

  徐有功则紧紧抓住武则天的赦免令,来反对魏元忠和武则天。赦免令中曾说,李冲案中所有的魁首都已伏诛,其他没有发现的“支党”可以饶恕原谅。颜余庆属于赦令之后被告发,属于“支党”,绝非“魁首”。他还质问武则天:“今以支为首,是以生入死。赦而复罪,不如勿赦;生而复杀,不如勿生。窃谓朝廷不当尔。”

  这几句话把武则天激怒了,她质问徐有功:“什么是魁首?”

  徐有功引经据典,回答什么是魁首。

  武则天又质问:“颜余庆为什么不算魁首?”

  徐有功又引用法律条文进行回答。

  两个人吵了半天,武则天服输了,说:“你再想一想吧。”最后,终于免了颜余庆的死罪。

  当时,殿堂上有几百人,都吓得缩着脖子,不敢喘气,更不用说发言参与争论了。徐有功却神色镇定,语言清楚,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

  三、“所缘之人亡,则所因之罪减”

  徐敬业曾经起兵反对武则天的统治,后来失败了。当时有一个叫韩纪孝的人,参与了徐敬业的起义,做过徐敬业的官,后来也被杀了。

  推事使顾仲琰调查到这个情况,向武则天汇报,建议抄韩纪孝的家产,处罚他的亲族。武则天同意了。

  徐有功听说之后,立即反对。他引用法律条文,议论说:“根据法律,谋反者斩。但谋反者身死之后,就不能再判斩刑。没有斩刑,就不能再株连别人。‘所缘之人亡,则所因之罪减。’”

  徐有功的这个议论很有意思,他的出发点是要少杀人,少抄家,但却是用“司法解释”的形式表达的。武则天同意了他的观点,不仅赦免了韩纪孝一家,也赦免了其他相同情况的罪犯家属。

  史书中说,徐有功这条建议,挽救了几十乃至上百家人的生产和财产。

  四、和酷吏们斗争

  酷吏们办案,是力争把小案办成大案,能多杀一个人,便有一份功劳;徐有功办案,却是力争把大案办成小案,能救一个人便救一个人。女皇帝武则天呢,有时候需要打击政敌,所以就支持酷吏;有时候却需要任用贤能,替她办事,所以也会支持徐有功。

  有一次,凤阁侍郎任知古、冬官尚书裴行本等七人被人诬告,定了死罪。武则天站出来做好人,对宰相等大臣说:“古人是以杀止杀,我要以恩止杀。现在,答应你们的请求,赦免任知古等人,你们看怎么样?”大臣们当然很高兴,但来俊臣、张知默这几个办案的酷吏却不高兴,再三请求武则天按法律办事,该杀就杀。(所谓的按法律办事,就是按他们那一套“罗织”法。)这次,武则天是下决心做好人了,不肯答应酷吏们。

  来俊臣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他认为,皇帝赦免的只是裴行本等人本案的罪过,如果另立一案,裴行本就死定了。所以他就不释放裴行本,抓紧时间拷问,要在别的事情上给他定罪。

  徐有功知道后,立即向武则天上奏:“俊臣违陛下再生之赐,不可以示信。”(武则天的本意,是放裴行本等人一条生路,让他们活着。来俊臣违反了皇帝这个本意,等于让皇帝失信于大臣。)

  于是武则天再次下令,赦免裴行本等人所有的死罪,永不追究。

  来俊臣等人大失面子,就恨透了徐有功。在道州刺史李仁褒案件中,徐有功再次与酷吏发生争执,要救李仁褒等人的命,这次却没有成功。周兴等酷吏反戈一击,弹劾徐有功,说他“附下罔上”“面欺”“析言破律”“故出反囚”,犯了好几项死罪,要求武则天把徐有功处死。

  武则天这次站在酷吏一边,给了周兴、来俊臣面子,但也不肯杀徐有功,只把他免了官。

  五、鹿走山林,命系庖厨

  酷吏们毕竟是靠不住的,朝廷需要的,仍然是徐有功这样正直的法官。所以过了不久,武则天又提拔徐有功担任左肃政台侍御史。

  这次,徐有功多了一个心眼,他上表辞职,说:“臣闻鹿走山林而命系庖厨者,势固自然。陛下以法官用臣,臣守正行法,必坐此死矣。”(武则天是女主当政,不得不用杀人的手段来镇压朝臣。所以徐有功把自己比做暂时活动在山林的鹿,而把武则天比做杀鹿的厨子,说自己命悬皇帝之后。做了法官之后,难免会和皇帝意见不合,被皇帝杀害,所以他不愿意做这个法官。据说,毛泽东同志阅史至此,曾经批注了几句,批评徐有功没有为正义事业而牺牲的精神。其实,徐有功是耍了一个聪明的手腕,上任前,先揭武则天的老底,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武则天一个承诺,双方有了默契之后,徐有功才敢大胆上任。)

  武则天自然心领神会,知道徐有功是要一张无形的“免死牌”,于是再度下令,要求徐有功上任。朝内朝外的官吏们,听说徐有功又当了法官,都互相庆贺,好像救星又出来了。

  徐有功上任后,仍然像以前一样严格执法,对皇帝的不合理命令,他也继续争论。

  武则天曾下旨:“因公事犯流刑、因私事犯徒刑以上的罪犯,都要赦免。未受处罚的罪人,限一百天内自首,逾期不赦。”这条赦令自相矛盾,难以执行,也给诬告留下了空间。

  徐有功就上书议论道:“陛下这次宽恕罪犯,是给罪犯开放了一条改过自新之路。法律规定,如果有人告发别人赦令前的罪行,就按所告发罪行反坐告发者。如果没有人告发,罪犯自己当然也不会自首。如果允许人告发赦令前的罪行,又与法律相违背。现在陛下下达了赦免令,却又鼓励人告发,表面上布恩于天下,实际上一条罪行也没有赦免。我觉的陛下做的不对。”武则天召集群臣商议,同意了徐有功的观点,修改了赦免令。

  徐有功又向武则天上书,指出朝政中有三处舞弊严重的事务。一是选拔官吏不公平,二是司法判案多冤狱,三是言路阻塞不通。要求武则天同意,让自己依法进行监察处理,武则天同意了。

  六、“岂吾独死,而诸人长不死邪?”

  徐有功与名吏薛季昶也有过一次交锋。

  窦孝谌的妻子庞氏,被一个奴婢捉弄。奴婢先是恐吓庞氏,说家里有邪气,要做法事祈禳一下。庞氏糊里糊涂地就答应了,晚上在家里大做法事。然后这名奴婢就去告发,说庞氏迷信妖术,诅咒皇帝,图谋不轨。

  薛季昶负责这个案子,给庞氏定了死罪。庞氏的儿子窦希瑊不服,上书鸣冤。徐有功接受了窦希瑊的诉状,重新调查,要给庞氏平反。薛季昶也是个厉害的人,哪里肯受这个气,就上书给武则天,说徐有功“党恶逆”,应该斩首。

  徐有功正在衙门里办公,他手下的令史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哭着向他报告凶信。徐有功平静地说:“难道只有我一个人会死?你们大家就会长生不老?”(人都是会死的,怕什么?)

  说完了,他整整衣服,慢悠悠地上朝,等候皇帝处理。

  武则天见了徐有功,厉声质问:“听说你判案,经常‘失出’的现象,这是为什么?”(失出,就是把有罪的人判为无罪;失入,就是把无罪的人判为有罪。徐有功爱救人爱放人,可能真有许多“失出”的情况。但具体到庞氏案,徐有功无疑是公正的。)

  徐有功答道:“失出,只是臣子的小过失;好生,是陛下的大功德。”(言外之意,是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做得太过份了。)

  武则天沉默了半晌,免了庞氏的死罪。同时为了平息薛季昶的怨气,也把徐有功免了官。

  (庞氏案,其实是一个政治阴谋。庞氏的女儿,是武则天儿子豫王李旦的德妃、唐玄宗李隆基的生母。德妃与另一位刘妃,得罪了婆婆武则天,所以武则天要置她们全家于死地。德妃与刘妃在宫中被秘密处死,庞氏案在朝廷公开审理。薛季昶揣测到了武则天的意思,就把庞氏判为死罪。而徐有功,则是从另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爱护武则天,不愿意她做更多的坏事。)

  七、“不可以私害公”

  徐有功宦海沉浮,被免官不久,又被提拔起来,担任左司郎中,后来又转为司刑少卿。

  他和皇甫文备同衙为官,两人意见不合。皇甫文备弹劾徐有功,说他“纵逆党”,武则天没有理会。过了一阵子,皇甫文备自己也被别人诬陷,关在大牢里,案子由徐有功来审理。徐有功为皇甫文备平了反,把他放了出去。

  有人就问徐有功:“皇甫文备以前害得你差点被杀头,你现在为什么要放过他?”

  徐有功说:“皇甫文备是出于私怨而害我。我现在是出于公法而放过他,我不能够以私害公。”

  有一次,徐有功还向他的亲信们嘱咐道:“大理是司法机关,关系着很多人的生命。我们不能够阿谀、顺从皇帝的旨意,用虚假的文辞来陷害犯人,保全自己。”

  先后三次被诬陷,面临死刑,徐有功并不畏惧;被赦免后,也没有欢喜的意思,都是平平静静的。所以,他很受武则天的尊重。酷吏们虽然恨他入骨,但也无可奈何。相反,因为有徐有功的存在,武则天时代的酷吏之风,竟也受到少许的遏制。

  八、身后的光荣

  徐有功晚年改任司仆少卿,于六十八岁去世,朝廷赠官为司刑卿。

  唐中宗即位后,又加赠越州都督,并派使者到他家里吊祭,赏赐一百匹丝帛,赏给他儿子一个官。

  唐玄宗开元初年,皇帝的舅舅窦希瑊感念徐有功的恩德,要求将自己的官职,让给徐有功的儿子徐惀。唐玄宗便提拔徐惀为恭陵令。

  唐武宗会昌年间,朝廷给徐有功追谥为“忠正”。

  当时的士人,对徐有功也有许多好评。鹿城主簿潘好礼认为,徐有功可以与汉朝法官张释之相提并论,都做到了“天下无冤人”的境界,但张释之的执法环境比较好,做起来并不难。徐有功身处酷吏时代,能够做到“天下无冤人”,真是难能可贵,所以他比张释之还强。

  还有人称赞徐有功的“仁恕”,胜过汉朝的于公、张释之。起居舍人卢若虚说:“徐公当雷霆之震,而能全仁恕,虽千载未见其比。”

  《新唐书》的作者更称赞道:“徐有功不以唐、周贰其心,惟一于法,身蹈死以救人之死,故能处猜后、酷吏之间,以恕自将,内挫虐焰,不使天下残于燎,可谓仁人也哉!议者谓过汉于、张,渠不信夫!”

《新唐书·徐有功传》

原文

  徐有功,名弘敏,避孝敬皇帝讳,以字行,国子博士文远孙也。举明经,累补蒲州司法参军,袭封东莞县令。为政仁,不忍杖罚,民服其恩,更相约曰:“犯徐参军杖者,必斥之。”迄代不辱一人,累迁司刑丞。时武后僭位,畏唐大臣谋己。于是置总监牧院诸狱,捕将相,俾相钩逮,朝野震恐,莫敢正言,独有功数犯颜争枉直,后厉语折抑,有功争益劳。

  韩纪孝者,受徐敬业伪官①,前已物故,推事使顾仲琰籍其家,诏已报可。有功追议曰:“律,谋反者斩。身亡即无斩法,无斩法则不得相缘。所缘之人亡,则所因之罪减。”诏从之,皆以更赦免,以此获宥者数十百姓。

  道州刺史李仁褒兄弟为人诬构,有功争不能得。秋官侍郎周兴劾之曰:“汉法,附下罔上者斩,面欺者亦斩。在古,析言破律者杀。有功故出反囚,罪当诛,请按之。”后不许,犹坐免官。

  起拜左司郎中,转司刑少卿。与皇甫文备同按狱,诬有功纵逆党。久之,文备坐事下狱,有功出之,或曰:“彼尝陷君于死,今生之,何也?”对曰:“尔所言私忿,吾所守者公法,不可以私害公。”

  尝谓所亲曰:“大理,人命所系,不可阿旨诡词,以求苟免。”故有功为狱,常持平守正,以执据冤罔,凡三坐大辟,将死,泰然不忧,赦之,亦不喜,后以此重之。

  (选自欧阳修《新唐书·徐有功传》)

  注:①徐敬业:即李敬业。李勣之孙,光宅元年与唐之奇杜求仁骆宾王等在扬州起兵,反对武则天临朝,后为武后所派大将李孝逸击败,被部下杀死。

译文

  徐有功名叫弘敏,因为避孝敬皇帝李弘的名讳,用字代替名,是国子监博士徐文远的孙子。他被举荐为“明经”,累次候缺才补上了蒲州司法参军的官缺,袭封为东莞县令。他治理政务有仁爱之心,不忍用杖责来处罚人,民众敬服他的恩德,都互相约定说:“如果有谁犯了法,受到徐有功杖责,我们一定痛斥这个人。”徐有功一直到任期结束也没有处罚过一个人,累官升迁至司刑丞。当时武则天僭位称帝,担心唐朝的大臣谋害自己,于是设置了总监牧院等许多监狱,捉来将相,让他们互相攀咬,牵连抓捕。朝廷和地方都震惊恐慌,没有人敢主持正义出来说话,惟独徐有功多次冒犯武则天的尊严,与其争论是非曲直,武后用严厉的语言压制他,他却争辩得更加厉害。

  有一个叫韩纪孝的人,接受了徐敬业的官职,在追究他的罪责之前已经死去了,推事官派遣顾仲琰去抄他的家,诏书已经下达,认为可行。徐有功进谏说:“按照刑律,谋反的人应该斩首。他自己已经死了,就没有什么斩首之法可以对待他了;没有了斩首之法,就不能按照斩首之法来实行与此相联系的法令。有牵连的人死了,那么,因此而产生的罪行也就可以免去了。”诏令采纳了徐有功的意见,凡属这类情况也都被赦免,因此获得宽恕的有几十、上百个家族。

  道州刺史李仁褒兄弟被人诬陷,徐有功为他们力争也没有成功。刑部侍郎周兴弹劾徐有功说:“按照汉代的法律,依附下属蒙蔽主上要斩首,当面欺君的也要斩首。在古代,陈述言辞触犯刑法的要杀头。徐有功有意为反囚开脱,他的罪行应该杀头,请查究治他的罪。”武后没有答应,但徐有功还是因此被免去了职务。

  他被起用任命为司法郎中,又转任司刑少卿。和皇甫文备一同审理案件时,皇甫文备诬陷他放纵逆党。过了许久,皇甫文备因犯事被下到监狱里,徐有功救出了他。有人说:“皇甫文备曾陷您于死地,现在您却救活了他,为什么呢?”徐有功回答说:“你们所说的是私人恩怨,我所遵守的是国家法律,不可因私人恩怨而损害公家法律。”
徐有功曾对自己亲近的人说:“大理寺,是关系到人命的地方,不可以阿附圣旨诡辩言辞,来求得暂时的解脱。”所以在他审理案件时,总是坚持平等公正,坚持依靠事实凭据来判决冤屈诬枉的案件。他先后三次被判杀头,将要处死时,泰然自若毫不畏惧;被赦免时也不惊喜,武后因此很器重他。 

传世名言


  “尔所言者私忿,我所守者公法,不可以私害公。”

  —此言出自《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徐有功传》,是徐有功回答为什么别人总想加害他,而总是害不死他时说的一句话。意思是说:你们所说的是私人恩怨,我所守护的是公共的法律,不允许以私人恩怨损害公共的法律。这反映了徐有功“公法必将战胜私欲、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信念。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