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793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黛珂 (2011/2/23 11:36:17)  最新编辑:冰菊物语 (2012/3/7 14:22:52)
《心灵的焦灼》
拼音:Xīnlíng De Jiāozhuó (Xinling De Jiaozhuo)
同义词条:心灵的焦灼,爱与同情,《爱与同情》
目录[ 隐藏 ]
 
《心灵的焦灼》
   《心灵的焦灼》




  《心灵的焦灼》(又名《爱与同情》),是茨威格在一九三八年流亡国外时发表的长篇小说,也是他生前面世的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相比他的中短篇,《爱与同情》的情节并不复杂:少尉霍夫米勒偶然认识贵族女子艾迪特。艾迪特是一个下肢瘫痪的姑娘,霍夫米勒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小说着重于心理层面分析,细腻剖析着“同情”在外界作用及内心意志的互搏下,呈现出来往往是失去控制的两面性。


 
 
 
 
 

书籍信息


  作  者:(奥)茨威格(Zweig,S.) 着,张玉书 译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7-1

  页  数:538

  字  数:301000

  印刷时间:2007-7-1

  纸  张:胶版纸

  I S B N:9787532740383

  包  装:平装

内容简介


  本书是茨威格在一九三八年流亡国外时发表的长篇小说,也是他生前面世的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

  相比他的中短篇,《爱与同情》的情节并不复杂:少尉霍夫米勒偶然认识贵族女子艾迪特。艾迪特是一个下肢瘫痪的姑娘,霍夫米勒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小说着重于心理层面分析,细腻剖析着“同情”在外界作用及内心意志的互搏下,呈现出来往往是失去控制的两面性。

内容梗概


  《爱与同情》的故事情节很简单:奥匈帝国轻骑兵少尉霍夫米勒偶然认识了贵族地主封·开克斯法尔伐的女儿艾迪特。艾迪特下肢瘫痪,不能行走,霍夫米勒对她的不幸深表同情,怀着“高尚、侠义”的动机常常去看望她,安慰她。艾迪特却爱上了英俊善良的霍夫米勒,并认为他也是出于爱情才经常来看自己的。但霍夫米勒并没有进一步发展两者关系的想法,当艾迪特表达出内心的情感时,他不免惊慌失措,犹豫不决。而个性刚强的艾迪特却只愿接受霍夫米勒的爱情,不接受他的同情,并表示如果爱情不遂,她就不再继续接受治疗,而宁可立即结束生命。这“同情”与“爱情”之间的冲突最终在社会环境的影响下走向了悲剧的结局。

  在《爱与同情》中,茨威格并没有简单地把悲剧的制造者霍夫米勒描写成一个恣意玩弄女性感情的恶棍。在茨威格的笔下,霍夫米勒是位不乏正义和善良的高尚秉赋的少年军官,而且对艾迪特也确实有几分真挚的柔情。他并不是因为艾迪特身有残疾而嫌弃她,况且艾迪特长得也秀美动人,她的父亲又富甲一方、势力颇广,在正常情况下与她结婚也并无不可。但由于艾迪特的父亲实际上是个出身贫贱的农家子弟,暴富后用钱买来个贵族头衔,而且还是个犹太人,这在当时奥匈帝国那个讲门第、论出身、自视地位优越、高人一等、并有着十分浓厚的排犹思想的军官阶层看来,是最令人不齿的。霍夫米勒虽然为人正直善良,但却有点儿意志薄弱、优柔寡断,做事瞻前顾后、顾虑重重,因而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他喜欢善良的开克斯法尔伐一家,从与他们的交往中获得了心灵的快乐,并希望尽自己所能减轻他们的不幸;另一方面,他又害怕遭到自己团队伙伴们的轻视和嘲笑,极力隐瞒自己与开克斯法尔伐一家的交往。陷于这样狂暴激烈的内心斗争中,霍夫米勒的灵魂也分裂成两个相互对立不断挣扎的自我。这两个自我经常随着外界环境的影响而快速地变换着:有时,下午在开克斯法尔伐家,他为自己能给别人带来快乐感到自豪;而到了晚上回到军营,在伙伴们中间,他又为开克斯法尔伐一家“试图把责任强加于自己身上”的“阴谋”而愤怒。全书的故事情节就在霍夫米勒内心世界波澜壮阔的变化和深刻尖锐的情感矛盾中不断推进,直至达到高潮:几经动摇彷徨,霍夫米勒最后订婚,悔婚,决定自杀,匆匆出走,终至抱恨终天。茨威格运用自己擅长的心理分析方法和内心独白手法,对霍夫米勒的灵魂进行了深刻的剖析,令人信服地揭示了社会环境影响和人类性格弱点的互动是如何逐步酿成悲剧的,从而使一个乍一看来平淡无奇的故事显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性。

作者简介

 
斯蒂芬·茨威格
斯蒂芬·茨威格



  斯蒂芬·茨威格(1881-1942)奥地利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和传记作家。出身富裕犹太家庭,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日后周游世界,结识罗曼·罗兰弗洛伊德等人并深受影响。创作诗、小说戏剧、文论、传记,以传记和小说成就最为着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反战工作,是着名的和平主义者。一九三四年遭纳粹驱逐,流亡英国巴西。一九四二年在孤寂与幻灭中自杀。代表作有短篇小说《象棋的故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长篇小说《心灵的焦灼》(又名《爱与同情》),回忆录《昨日的世界》,传记《三大师》和《一个政治性人物的肖像》。



  
 
 

编辑推荐


  他,就在你心中最感动的地方,茨威格,一位绝对令你无法平静的人。他有一种力量,逼使你面对自己的内心。在他生前,他已经是世界上“被翻译出版得最多的作家”。这个“格外焦急不耐的人”尽管先我们而去了,但我们还活着,我们的还将时时产生震荡……

目录


  导言

  心灵的焦灼

  关于《心灵的焦灼》

精彩书摘


  同情恰好有两种。一种同情怯懦感伤,实际上只是心灵的焦灼。看到别人的不幸,急于尽快地脱身出来,以免受到感动,陷入难堪的境地。这种同情根本不是对别人的痛苦抱有同感,而只是本能地予以抗拒,免得它触及自己的心灵。另一种同情才算得上真正的同情。它毫无感伤的色彩,但富有积极的精神。这种同情对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十分清楚。它下定决心耐心地和别人一起经历一切磨难,直到力量耗尽,甚至力竭也不歇息。“施与人者,天必与之,”格言集上的这句箴言,每个作家都可以心安理得地以下述的含义予以证实:“讲了很多故事的人,必有人讲故事给他听。”通常人们总以为,在诗人的头脑里,想像力运转奔驰,一刻不停,诗人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库存里不断地杜撰出形形色色的事件和故事。这种想法,其实是最错误不过的了。事实上,只要诗人观察和谛听的本领日益增长,接连不断地总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和事件需要他去复述,那他根本不必杜撰,只消把这些向他涌来的人和事予以再现就行了。经常试图解释别人命运的人,定会有许多人向他叙述自己的命运。

  这本书里发生的事情也是从头到尾几乎原封不动由别人以书中复述的形式说给我听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最近到维也纳去,这一次因为事务庞杂,弄得我疲惫不堪。晚上我到市郊的一家饭馆去吃饭,满心以为,这家饭馆早已不是时髦酒家,问津者想必寥寥无几。可是我刚踏进门去,就懊恼地意识到我估计错误。在近门的第一张桌子旁边就有个熟人站起身来,用各种手势表现出他真诚的快乐。当然,我并没有报以同样的热忱。他邀请我在他身边坐下。如果说这位热心的先生是个令人不快或者招人讨厌的人物,那是不符合事实的。他只不过是死乞白赖硬要结交朋友的那种人。他们像孩子集邮那样孜孜不倦地积攒朋友,因而对他们收集的朋友当中的每一种样品都怀有特殊的骄傲。这个心地善良的怪人是个知识渊博、办事干练的档案管理员,这个职务反倒成了他操的副业。他全部生活的意义则仅仅限于这样一种微小的满足:碰到报纸上偶尔出现的每一个人名,他都能怀着虚荣心,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补上一句:“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或者“啊,昨天我还跟他见过面呢”,或者“我的朋友A君对我说,而我的朋友B君认为”,就这样一口气顺着字母表把他的朋友挨个介绍。在他朋友们发表的新戏初次公演的时候,他总是忠实可靠地鼓掌喝彩,第二天早上准给每一个女演员打电话表示祝贺。他绝不忘记每一个朋友的生日,报上发表的使人不悦的评论他总瞒着不让朋友知道,而赞扬的评论他便出于好心关注一一寄给朋友。所以,他不是一个令人不快的人物,他是真心诚意地对人热心。要是你偶尔求他帮个小忙,或者让他那把朋友熟人当作纪念物收藏起来的珍藏馆增添一件新的珍品,他就会感到无比幸福。

  但是,没有必要对这位“百有份”朋友作进一步的描写(趋炎附势之辈种类繁多,五花八门,维也纳入通常用“百有份”这个轻松的讽刺字眼来概括他们当中那些心地善良的清客类型),因为谁都熟悉他们,大家全都知道,你要是态度不粗暴,是无法抵御他们来亲近你的那些举动的。这些举动本身无害,而且动人。所以我无可奈何地在他身旁坐下,天南海北地瞎聊了一刻钟。这时有位绅士走进饭店。他身材颀长,脸色红润,而且年轻,可是两鬓斑白,十分刺眼,看上去非常引入注目。他走起路来,腰板挺直,一望而知他当过军人。我邻座的朋友以他典型的巴结劲跳起身来忙着招呼。那位先生对他这热乎劲的回答,与其说是彬彬有礼,毋宁说是满不在乎。侍者急忙快步赶来,那位新来的客人还没点菜,我这位“百有份”朋友已经挪近我的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您知道他是谁吗?”我早已深知他这种收藏家的骄傲,他收藏中每一件稍微有趣一点的样品都要拿出来炫耀一番。惟恐他长篇大论地解释个没完,所以我只是冷淡地说了句:“不知道,”表示兴趣不大,一面继续切我的巧克力蛋糕。可是我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只有使得这位攀高枝拉关系的能手更加兴奋。他小心翼翼地用手遮着嘴,轻声轻气地对我说:“这位就是陆军总监部的霍夫米勒啊,您知道吧,他在打仗的时候荣获了玛丽亚?特蕾西亚勋章。”这个事实似乎并未像他预期的那样使我深受震动,于是他便以一种爱国主义的读本中弥漫着的热忱开始向我详细叙述,骑兵上尉霍夫米勒在战争中建立了什么样的赫赫战功:起先在骑兵中作战,后来在彼阿维河上侦察飞行的时候,独自击落三架飞机,最后在机枪连里,他占领并且坚守一段阵地达三天之久。所有这一切经他一讲,又平添许多花絮,我在这里都略而不提。讲述过程中他一再表示无比惊讶:我对这位杰出人物竟然一无所知,要知道卡尔皇帝曾经亲自把奥地利军队中最稀罕的勋章授予他,以资褒奖。我不由自主地受他诱惑,举目向邻桌望去,以便隔着两米远的距离观察一下这位一度盖上历史印记的英雄人物。可是我从那里碰上了一道严峻愠怒的目光,似乎想说:那个家伙向您胡诌了什么关于我的事情了吗?我脸上没什么可看的i与此同时,这位先生作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不友好的动作,把椅子往旁边一挪,断然地把脊背朝向我们。我有些不好意思,收回我的目光,从此不再瞅他,哪怕只是出于好奇也决不去瞟一眼那张桌子的桌布。不久我就向我那位善良的饶舌朋友告辞,可是在我跨出门去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他马上换了个座位,坐到他的主人公那里去了,大概是以同样的热心向那位介绍我.就像他向我介绍那位一样。

  这就是全部经过。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如是而已。这种萍水相逢的匆匆一面照理我一定会很快忘记,可是无巧不成书,第二天,我就在一个小型的晚会上面对面地碰上了这位不久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先生。不过这次他穿着晚礼服,这就比他穿那身更像运动服的家常便服更加引入注目.更加风度潇洒。我们两个都竭力掩盖脸上的微笑,大凡在一群人当中有两个人共同保守一个秘密,他们脸上就会露出这种诡秘的微笑。他也一眼认出了我,就像我认出他一样,很可能我们两个都同样想起了昨天那位企图给我们拉上关系,可惜遭到失败的朋友,并且为之忍俊不禁。我们起先都避免互相交谈,事实上要交谈也不可能,因为我们身边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讨论。

读者评论


  挂在琴弦上的爱与同情(此评论来自上海图书馆)

  在生前唯一的长篇小说《心灵的焦灼》(又名《爱与同情》)中,茨威格的叙述似乎显得并不高明。引言——摘自小说中康多尔大夫说的一段话:同情恰好有两种。一种同情怯懦感伤,实际上只是心灵的焦灼……即把小说的主旨和盘托出。

  一切不出读者所料,后面的故事就围绕这个主题不紧不慢地展开:奥匈帝国骑兵少尉霍夫米勒偶然结识了下肢瘫痪的少女艾迪特,出于同情常去陪伴、关心、帮助她,天长日久,使艾迪特萌生了爱情。霍夫米勒发觉艾迪特倾心于自己,便惶然不知所措。经过一番痛苦、矛盾的内心挣扎,霍夫米勒出于同情和怜悯而答应与艾迪特订婚,但旋即后悔。艾迪特得知霍夫米勒毁约,痛不欲生,跳楼自杀。霍夫米勒因此带着沉重的负罪感而抱恨终生。

  三个“爱与同情”的故事在小说中相互关联又各自独立,支撑起了整部小说的构架。而这三个主要小说人物之间紧张微妙的关系,更使这部小说充满了张力,挂在茨威格的琴弦上,我们听到的不是霍夫米勒一个人的内心独白,更像是一出“爱与同情”的三重奏。

  这部小说写于1938年,距作家和他的妻子在南美巴西服毒自杀仅4年。结合作家生活的年代和经历,或许我们还不难听出一点弦外之音。小说的三个故事呈现了茨威格一个人的“战斗”。

  茨威格一生经历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等重大历史事件,深切感受到霍夫米勒式同情带来的严重后果。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怯懦地跟随战争,默默承受战争给他们带来的巨大苦难。茨威格想告诉他们的是这并不是一种负责任的选择,只有选择在战争与苦难面前的担当和抗争,才有可能真正远离心灵的焦灼。然而,茨威格在小说中让霍夫米勒为错误的“爱与同情”承担了一生的罪责,作为小说的创作者,他自己却选择以服毒自杀的方式,匆匆挣断了生命的琴弦,那戛然而止的一声断裂摧人心肺。

  同情能杀人(此评论来自当当网)

  说实话,我看了大半篇都觉得故事会比一个上尉偶然遭遇残疾女孩这样一件事要复杂一些,也许会写它开头提到的关于因战争荣誉背负的的承重负担,战场上的杀戮。不过没有,事情就是很平淡的情节,最后以女孩的结局告终。奇怪的是,Sweig就是有这样的能力,把平淡简单的情节写得心潮澎湃。让我一章一章不知不觉的看下去而忘却时间。

  Sweig是心理描写的高手。经典的作品就是经典。同情也能杀人。如何的同情是适度的?同情到感情纠结过深,对被同情者影响过大,被同情者敏感的心灵会因为同情的抽离而击溃,最后,同情变成了杀人的武器。

  原来同情也是需要勇敢坚韧和执着的。不要轻易同情。我觉得主人公始终是个正派的好人,即使最后因为社会舆论的影响,犯了一个致命的,但起因却是因为一时疏忽、全无道德品质评判可言的错误时,他也是深深懊悔,在悲剧酿成以前想方设法弥补。主人公没有错。就算有,也是唯一错在对好心的杀伤力没有预估。

  悲剧发生后,我甚至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设想,如果爱迪特没有死,最后主人公兑现承诺和她结合,他们的生活是否会美好?一个出于同情而结合的婚姻,一个建立在照顾和不平等的关系之上的朝夕相处的人生就是道德的吗?在这点上,也许Sweig是持肯定态度的。他欣赏故事里医生娶失眠病人的举动。但是,我不认同。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