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22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烟波钓叟 (2011/2/11 10:36:17)  最新编辑:烟波钓叟 (2011/2/11 10:36:17)
罗布泊
拼音:Luobu po
英文:Lop Nor
同义词条:罗布淖尔
  
罗布泊
罗布泊
 
     罗布泊,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湖泊。在塔里木盆地东部,海拔780公尺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蒙古语罗布泊即(多水汇入之湖)。古代称泑泽、盐泽、蒲昌海等。公元330年以前湖水较多,西北侧的楼兰城为著名的“丝绸之路”咽喉。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现仅为大片盐壳。
 
 

 

简介

 
  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曾经形成了巨大的湖泊。此后湖水减少,楼兰城成为废墟。1921年后塔里木河东流,湖水又有增加,1942年测量时湖水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1962年湖水减少到660平方公里。1970年以后干涸,主要原因是因为塔里木河两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断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长度急剧萎缩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干涸,导致罗布泊最终干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鲁番、库尔勒、若羌都处于罗布泊周边地区。罗布泊核试验场的面积大约是10万平方千米。

  根据湖水变化,一些探险家认为罗布泊为「游移湖」或「交替湖」,摆动于北纬39°~40°和40°~41°之间。近来中国科学家作了实地考察,发现湖泊的西北隅、西南隅有明显的河流三角洲,说明塔里木河下游、孔雀河水系变迁时,河水曾从不同方向注入湖盆。湖盆为塔里木盆地最低处,入湖泥沙很少,沉积过程微弱。湖底沉积物的年代测定和孢粉分析证明罗布泊长期是塔里木盆地汇水中心。只是湖水有时偏北,有时偏南,并非大范围的「游移」。
 
神秘的罗布泊
神秘的罗布泊
     现在的在若羌县境内东北部,位于塔里木盆地东部。曾是我国的一个湖泊,海拔780米,面积约2400-3000平方公里,因地处塔里木盆地东部的古“丝绸之路”要冲而著称于世。自20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首次进入罗布泊,它才逐渐为人所知。现在罗布泊是位于北面最低、并且最大的一个洼地,曾经是塔里木盆地的积水中心,古代发源于天山、昆仑山和阿尔金山的流域,源源注入罗布洼地形成湖泊。注入罗布泊的诸水,主要有: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和米兰河等,同时也部分的受到来自敦煌祁连山冰川融水疏勒河的补给,融水从东南通过疏勒河流入湖中。那里曾经是牛马成群、绿林环绕、河流清澈的生命绿洲。现已成为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没有一棵草,一条溪,夏季气温高达71℃。天空不见一只鸟,没有任何飞禽敢穿越。

  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以来,“大耳朵”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在最近结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

  又名罗布淖尔,先秦时的地理名著《山海经》称之为"幼泽"。 罗布淖尔系蒙古语音译名,意为多水汇集之湖。

   罗布泊曾有过许多名称,有的因它的特点而命名,如坳泽、盐泽、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兰海、孔雀海、洛普池等。元代以后,称罗布淖尔。

   在罗布泊干枯后,就连“生而不死1000年,死而不倒1000年,倒而不枯1000年。”的胡杨树现在也成片的死去、倒下、枯萎。

  据史书记载,在4世纪时,罗布泊水面超过两万平方公里。

产生历程

诞生

  古罗布泊诞生于第三纪末、第四纪初,距今已有200万年,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以上,在新构造运动影响下,湖盆地自南向北倾斜抬升,分割成几块洼地。

   汉代,罗布泊“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它的丰盈,使人猜测它“潜行地下,南也积石为中国河也”。这种误认罗布泊为黄河上源的观点,由先秦至清末,流传了2000多年。

  到公元四世纪,曾经是“水大波深必汛”的罗布泊西之楼兰,到了要用法令限制用水的拮据境地。

渐变

  清代末叶,罗布泊水涨时,仅有“东西长八九十里,南北宽二三里或一二里不等”,成了区区一小湖。

  1921年,塔里木河改道东流,经注罗布泊,至五十年代,湖的面积又达2000多平方公里。

   六七十年代因塔里木河、疏勒河下游断流,使罗布泊渐渐干涸,1972年底,彻底干涸。历史上,罗布泊最大面积为5350平方公里,民国20年(1931),陈宗器等人测得面积为1900平方公里。

  民国31年(1941年),在苏制1/50万地形图上,量得面积为3006平方公里。

  1958年,我国分省地图标定面积为2570平方公里。

  1962年,航测的1/20万地形图上,其面积为660平方公里。

  1972年,最后干涸部分为450平方公里。

   近代,一些进入罗布泊地区的外国人把罗布泊说成是“游移湖”。

  清代,阿弥达深入湖区考察,撰写《河源纪略》卷九中载:“罗布淖尔为西域巨泽,在西域近东偏北,合受偏西众山水,共六七支,绵地五千,经流四千五百里,其余沙啧限隔,潜伏不见者不算。以山势撰之,回环纡折无不趋归淖尔,淖尔东西二面百余里,南北百余里,冬夏不盈不缩……”

形成  

罗布泊
罗布泊
      罗布泊,曾经是一个人口众多,颇具规模的古代楼兰王国。公元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归来,向汉武帝上书:“楼兰,师邑有城郭,临盐泽”。它成为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南支的咽喉门户。 曾几何时,繁华兴盛的楼兰,无声无息地退出了历史舞台;盛极一时的丝路南道,黄沙满途,行旅裹足;烟波浩淼的罗布泊,也变成了一片干涸的盐泽。如今,从卫星像片上反映出来的罗布泊是一圈一圈的盐壳组成的荒漠!是活生生的湖泊消亡的实例,警告人们在西部生态脆弱地带进行开发必须以保护生态环境为首要目标。

  塔里木河两岸人口激增,水的需求也跟着增加。扩大后的耕地要用水,开采矿藏需要水,水从哪里来?人们拼命向塔里木河要水。几十年间塔里木河流域修建水库130多座,任意掘堤修引水口138处,建抽水泵站400多处,有的泵站一天就要抽水1万多立方米。盲目地用像个吸水鬼,终于将塔里木河抽干了,致使塔里木河由60年代的1321公里萎缩到1000公里,320公里的河道干涸,以致沿岸5万多亩耕地受到威胁。断了水的罗布泊马上变成一个死湖、干湖。罗布泊干涸后,周围生态环境马上发生巨变,草本植物全部枯死,防沙卫士胡杨树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米至5米的速度向湖中推进。罗布泊很快和广阔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融为一体。到20世纪70年代完全消失,罗布泊从此成了令人恐怖的地方。

相关谜团

大耳朵之谜

  1972年7月,美国宇航局发射的地球资源卫星拍摄的罗布泊的照片上,罗布泊竟酷似人的一只耳朵,不但有耳轮、耳孔,甚至还有耳垂。对于这只地球之耳是如何形成的?有观点认为,这主要是50年代后期来自天山南坡的洪水冲击而成。洪水流进湖盆时,穿经沙漠,挟裹着大量泥沙,冲击、溶蚀着原来的干湖盆,并按水流前进方向,形成水下突出的环状条带。正因为干涸湖床的微妙的地貌变化,影响了局部组成成分的变化,这就势必影响干涸湖床的光谱特征,从而形成“大耳朵”。但也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科学家们众说纷纭,争论不已,也许对于罗布泊的争论永远都不会结束。 

诡异之谜 

神秘的罗布泊
神秘的罗布泊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纱。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路过敦煌时,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1949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失踪。1958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地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湖泊风景照片2(11张)失踪,国家出动了飞机、军队、警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地毯式搜索,却一无所获。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一去不返。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3具卧干尸。汽车距离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一辆北京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来的探险家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离原定轨迹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

  1997年,甘肃敦煌一家3口在父亲的带领下,前往楼兰附近寻宝,结果一去不复返,最后3人尸体被淘金人发现。

  1997年,昌吉有4个人开着大卡车,到罗布泊南岸的红柳沟找金矿,结果没有了消息。1998年,有人在红柳沟附近找到了4具尸体和一部烂车。

  2005年末,敦煌有人在罗布泊内发现一具无名男性尸体,当时据推测该男子是名“驴友”,法医鉴定其并未遇害。这具尸体被发现后,也引起了国内数十万名“驴友”的关注,更有人在互联网上发出了寻找其身份的倡议,最后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确定了该男子的身份,并最终使其遗骸归回故里。经查明,该男子是2005年自行到罗布泊内探险,但为何死亡,却一直是个谜……

游移之谜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最终问题没有解决,却引出了争论更加激烈的“罗布泊游移说”。此说是由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出的,他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处更低的地方流去,又过许多年,抬高的湖底由于风蚀会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这个周期为1500年。
 
  斯文·赫定这一学说,虽然曾得到了世界普遍认可,但对此质疑反对者也不在少数。近年来,我国科学家根据对罗布泊的科考结果,也对罗布泊游移说提出了质疑和否定。1959年,中科院组成新疆综合考察队(有部分苏联学者)进入罗布泊地区。考察成果中最显著的观点是“罗布泊不游移”。然而对这一问题的争论,使人们对罗布泊这个幽灵般的湖泊,更加感到扑朔迷离了。

彭加木失踪

  彭加木广州人,生于广州白云区槎龙村,失踪前为上海科学院援疆科学工作者,并担任中科院新疆分院副院长。

  彭加木,于1959年、1969年、1979年和1980年四次进入罗布泊考察,失踪时为55岁。现妻儿居上海,兄弟在广州工作。

  彭加木失踪地被称为遇难地,但更多的人沿用失踪称,因至今未有彭加木遇难的痕迹,所以失踪之迷仍是世人关注和希望解释的问题。

  彭加木最后离开考察队营地时间为80年6月18日上午10:30分,此后音讯杳无。81年5月,新疆科学院在其失踪地修筑一失踪之地碑,以作悼念。

   2000年是楼兰发现100年之际,亦是彭加木失踪20周年。

相关研究

  
荒凉的罗布泊
荒凉的罗布泊
     地理学家徐松在《西域水道记》的插图中标明塔里木河汇注孔雀河下泄罗布泊。

  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美国人哥丁顿,英国人斯坦因,日本人桔瑞超和法国人邦瓦洛等,都考察过罗布泊,并留下精彩的描写。

  1876年,沙俄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在塔里木下游考察后,以其片面之见,错误的认定,卡拉河和顺湖即中国古记所记罗布泊。他的学生科兹洛夫和英国的斯坦英支持他的看法。德国地理学家范李希霍芬却持反对的观点。

  接着,瑞典人斯文.赫定系统的提出一套关于罗布泊游移的理论,认为它南北游移的周期是1500年,是由于湖底周期性沉积、抬升和风饱蚀降低的结果。这种游移说,曾长期为中外学者所接受。除斯文.赫定外,美国人亨庭顿提出了“盈亏湖”的理伦。

  中国学者陈宗器发表了“交替湖”的观点,而苏联地质学家西尼村则试图用构造运动来做解说,围绕罗布泊游移问题的争论,延续了一个世纪。

   1930-1934年,我国科学工作者黄文弼,陈崇器,赴罗布泊实地考察,还实测了地图。

   我国科学家近年实地考察,证实了罗布泊是塔里木盆地的最低点和集流区,湖水不会倒流;入湖泥沙很少(湖底沉积物3600年仅1.5厘米),干涸后变成坚固的盐壳,短期内湖底地形不会剧烈变化。对湖底沉积物通过年代测定和孢粉分析证明,罗布泊长期是塔里木盆地的汇水中心。这说明,游移说是不切实际的推断。两千多年来,不少中外探险家来罗布泊考察,写下了许多专著和名篇,发表了不少有关罗布泊的报道。但是,由于各种局限和偏见,也制造了许多讹误,为罗布泊罩上了神秘的色彩。

科考突破

 
罗布泊的生命
罗布泊的生命
     10月17日,“重走彭加木之探险路”罗布泊科考活动首批科研人员抵达罗布泊腹地。此后的3周多时间里,来自中科院南京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单位的数十位专家,在罗布泊地区开展了地理地貌、自然资源、气候变化与环境变迁、环境考古、动植物及微生物等多领域的野外考察。结合近年研究成果:

   探索出近万年来罗布泊气候变化规律 。

  结果显示,在近万年的时间尺度上,罗布泊曾经气候湿润,湖面达数千至近万平方公里,地面植被丰富。湖水一直处于咸水和半咸水交替状态。

   雷达遥感透视到古罗布泊叠加层“大耳朵”长大了一倍 。

  据了解,这是近年来我国微波遥感专家在罗布泊地区考察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这也表明,新型成像雷达地下目标探测的技术在干旱区研究中得到成功应用。此前,这一技术的应用还未见相关报道。

  罗布泊微生物具有重要应用前景 。

  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罗布泊,其实潜伏着肉眼看不到的特殊的微生物群落。科学家们通过5年的考察研究后认为,罗布泊地区孕育着极为丰富的极端环境微生物类群,可能具有重要潜在的研究和开发利用价值。

  课题组在可培养嗜盐细菌多样性研究方面取得了突破。科研人员从罗布泊盐湖中分离得到一批嗜盐细菌,研究了其群落结构和多样性。科研人员估计,罗布泊地区的微生物资源“相当可观”,这里孕育着极为丰富的极端环境微生物类群,并蕴藏着新的资源类群,“可能具有独特的分子生物学机制和生理生化特性,具有产生新型活性物质的潜力,在高盐生态系统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是极为宝贵的特殊微生物资源,具有重要潜在的研究和开发利用价值”。 科考队成员、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生物多样性研究室副研究员潘惠霞认为:“在罗布泊高盐、高温、寡营养环境里孕育的微生物,可能具有特殊的遗传基因,因此,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旅游价值

汉代烽火台

  离库尔勒60公里处的一座保持较好的古烽火台遗址。有学者根据修建长城的防御意义,认为古长城的西端应包括了尉犁县的古烽火台,若此成立,该烽火台应是西长城的起始。 

  一处罗布泊地区中保存较完好的古遗址。有一圆形城墙,直径300米,墙残高近6米,城西有一佛塔遗址,碎土坯形成金字塔形。古城北边两公里处的高台地上,存有佛塔基座,佛塔基座西边则是著名的古墓群,为罗布泊地区最大的墓葬群。据资料介绍,营盘是官办的屯兵驿站,一方面也扼守丝绸之路的中道,起保护商旅作用,一方面孔雀河就于城旁流过,土地可以屯垦。

龙城雅丹

  罗布泊地区三大雅丹群之一,位于罗布泊北岸。土台群皆为东西走向,成长条土台,远看为游龙,故被称为龙城。 

  龙城雅丹又称为白龙堆雅丹,并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三大雅丹第二名,誉为“最神秘的雅丹”,因为极少有人见过它的真貌。

土垠

  为中国考古学家发现并命名的一处汉代后勤驿站遗址,残存物极少,但在古时是丝绸之路的一处军事要地。

太阳墓

  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它是1979年冬被考古学家侯灿王炳华等所发现,古墓有数十座,每座都是中间用一圆形木桩围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桩围成7个圆圈,并组成若干条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 经碳14测定,太阳墓已有3800年之久,它是哪个民族哪个部落的墓地?为何葬在这里?这群人居住何方?是把太阳当做图腾建造此墓还是有别的意义……20年过去,仍是个不解之谜。罗布泊文明和楼兰文明之间近2000年的断裂又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待太阳墓之谜解开也便有了结论。

罗布泊文明的古胡杨林

  位于太阳墓地西侧,在古河道北岸的一片台地上,有成片的株距相等、行距相同、树干尺余粗的枯死的胡杨林。这成排成行的枯树,带有明显的人工营造的特征。

余纯顺墓

  位于铁板河出口不远的一处土台,1996年6月余纯顺迷失方向步行到此,因干渴全身衰竭而死亡。他死时距自己亲手填埋的水和食品供给地点仅2公里。现建有墓地墓碑。

罗布泊湖心标志

  1997年底,一工程师根据地图经纬度测量的湖心地点,虽然没人考证,也成了一景观。1997年标志点只埋下一个空汽油桶,1998年2月广东首个女子罗布泊探险队树下第一块木碑后,现已增加了数个石座、木碑,成了一些走罗布泊者留下纪念物之处。

库木克塔格沙漠

  为高海拔沙漠,位于阿尔金山和湖盆之间,为我国第三大沙漠,并以独特的羽毛状沙带著称。

孔雀河

  源于博斯腾湖,流经库尔勒、尉犁县进入罗布荒漠,现中游河道灌满流沙,偶有稀疏胡杨树和芦苇、红柳,下游河道则寸草皆无,一片死寂,沦为荒漠,河道两岸偶有轰然倒地的枯胡杨。  孔雀河

楼兰古城

  古楼兰国遗址。现在,还可看到民居遗址,民居的一些用具,佛塔、古墓群,一小佛塔上的彩绘虽经千百年,至今还可辨识。

   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楼兰在历史舞台上只活跃了四五百年便在公元4世纪神秘消亡,是何原因至今说法不一。过了1500多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和罗布人向导奥尔德克于1900年3月28日又将它重新发现,因而轰动世界,被称之为“东方庞贝城”。百年来,楼兰一直是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探险家、史学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热点。楼兰美女、楼兰古墓、楼兰彩棺……一个又一个楼兰之谜诱惑着所有的人们。

红柳沟

  罗布泊南岸一片红柳土包构成的戈壁滩景观。    

楼兰农场

  紧挨着米兰古城有一建设兵团团场,因该处自古以来得益于阿尔金山的雪水,有农牧业存在的条件,因此除了现代人在垦荒,古时就有发达的灌溉系统。在米兰农场的民族连可以拜访罗布人的后裔。

敦煌雅丹

  敦煌雅丹属于古罗布泊的一部分。为沙漠平原区,光照充足,降雨量少,蒸发量大,四季多风,最大风力可达12级以上。在地质上位于新生代(距今约6500万年以来)敦煌——疏勒河断陷盆地的中心部位。由于岩层产状水平,垂直节理发育,较松软岩层在大自然疾风暴雨的漫长风化中,导致了各种雅丹风蚀地貌的形成。位于敦煌市西北约180公里处,玉门关西北约100公里处。公园面积398平方公里。

罗布泊人

 
  罗布泊人是新疆维吾尔族最古老的民族,他们生活在塔里木河畔的小海子边,“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一小舟捕鱼为食。”其方言也是新疆三大方言之一,其民俗,民歌、故事都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这是一个单一食鱼的民族,喝罗布麻茶,穿罗布麻衣,丰富的营养使许多人都很长寿。八九十岁都是好劳力,甚至还有一百岁的新郎。罗布人结婚的陪嫁,有时是一个小孩子,这在世界上恐怕绝无仅有。

罗布泊干涸原因

  
干涸的罗布泊
干涸的罗布泊
     罗布泊的消亡与塔里木河有着直接关系。问题出在近30多年。塔里木河两岸人口激增,水的需求也跟着增加。扩大后的耕地要用水,开采矿藏需要水,水从哪里来?人们拼命向塔里木河要水。几十年间塔里木河流域修筑水库130多座,任意掘堤修引水口138处,建抽水泵站400多处,有的泵站一天就要抽水1万多立方米。

   盲目增加耕地用水、盲目修建水库截水、盲目掘堤引水、盲目建泵站抽水,“四盲”像个巨大的吸水鬼,终于将塔里木河抽干了,使塔里木河的长度由60年代的1321公里急剧萎缩到现在的不足1000公里,320公里的河道干涸,以致沿岸5万多亩耕地受到威胁。断了水的罗布泊成了一个死湖、干湖。罗布泊干涸后,周边生态环境马上发生变化,草本植物全部枯死,防沙卫士胡杨树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米至5米的速度向湖中推进。罗布泊很快与广阔无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浑然一体。

  从此,罗布泊消失了!

进入罗布泊

  一千多年来,罗布泊地区被列为死亡和危险的地方,直到楼兰被发现,才有近代的学者和探险家陆续进入。解放后,部队和地矿工作者最先进入该地区。他们的足迹踏遍了罗布泊地区,绘制出一份份军事用图和地质勘探图,为后来的涉足者提供全面而详尽的地貌资料,凡进入罗布泊者,常会看到勘探队留下的觇标,有规律地延伸到荒漠腹地。

   最大规模报道罗布泊的应为彭加木失踪的1980年夏天。罗布泊因彭加木而更显得神秘。1996年夏天,余纯顺挑战罗布泊时遇难,使罗布泊重披“死亡之海”的诡谲光环,吸引着许许多多壮游者。1997年秋天,终于出现了数百人到罗布泊浩浩荡荡走一回的旅游者,并且,当年的媒体报道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后再未有如此大篇幅和频繁地报导罗布泊故事了。

  1997年10月,200多名以普通旅游者身份进入罗布泊地区的广东人由敦煌启程,经玉门关、三垅沙、库木库都克、阿奇克谷地,擦着库姆塔格沙漠边缘插向敦立克、米兰古城,到达若羌,创下了一项吉尼斯纪录。

  1997年11月,新疆建设兵团的崔迪驾摩托车纵穿了罗布泊湖盆。

  1998年元月,16名广东旅游者在罗布泊迎接元旦日出后由西向东横穿大漠。起点为库尔勒经营盘、孔雀河、楼兰、龙城、土垠、湖心、白龙堆、克孜勒塔格、三垅沙、阳关,终点为敦煌。这是乞今为止最为艰辛的横穿,作为旅游者,他们在冰雪中因迷路而汽油快耗尽,几乎走不出荒漠。

  1998年春节,26名广东女子沿余纯顺的足迹走进了罗布泊湖心去凭吊了余纯顺一回。她们由库尔勒经营盘、老开屏、前进桥进楼兰,后再经龙城、土垠抵达罗布泊湖心,竖下了第一块木碑标志,尔后向北翻越库鲁克塔格山到达底坎儿前往吐鲁番。成为首个罗布泊女子探险团。

  1998年10月,50多名粤港旅游者从米兰、墩立克向北纵穿,经罗布泊湖盆,凭吊余纯顺,参观土垠、龙城后,翻越库鲁克塔格山前往吐鲁番。

  1999年夏天,黄成德受一摩托商的委托,驾一国产摩托由敦煌出发,经三垅沙、白龙堆、土垠、湖心、龙城、营盘,从库尔勒出罗布泊,完成了摩托横穿罗布泊的行程。

  2000年3月,巴州政府和库尔勒楼兰学会组织各地专家学者等有关人士51人由库尔勒经营盘、龙城、土垠、罗布泊湖心进入楼兰,举行发现楼兰一百周年纪念活动,然后由湖心向南穿越至米兰,经若羌返库尔勒。

   2000年5月,广东一罗布泊探险团用5天时间完成库尔勒到罗布泊湖心的行程。

   2000年10月,香港一探险团由敦煌进罗布泊,实施东西南北穿越活动。

  2000年10月,广东一探险团由南向北穿越罗布泊。

   2000年12月,新疆和深圳的探险考古人士组织的科考队由孔雀河下游向南进入罗布荒漠西部,再次发现“小河墓地”。被誉为楼兰文明的最重要发现。

斯文赫定发现楼兰  

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位于东经89°55’22”,北纬40°29’55”。它的发现是20世纪的重大发现之一,揭示了一处消失近两千年的古代人类文明的存在。然而,这一发现又是一种偶然,虽号称斯文赫定发现,实际又有维吾尔族青年的一份贡献。

   1900年3月,斯文赫定担任瑞典地理探险队队长率队进入罗布泊考察湖泊地理情况,同时也希望发现一些可能存在的远古之谜。在完成考察湖泊游移项目启程退出罗布泊的一天,维吾尔族青年奥尔迪克返回前一天营地寻找探险队丢失的铁铲时,忽遇沙暴,奥尔迪克在天昏地暗中为沙暴吹袭,迷失方向,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当风沙静了下来,他方发现自己已身处一片古城废墟中。他十分惊讶,他不仅看到残垣断壁,巨大的房梁,还有遍地的碎陶片和浮露于地表的佛珠铜钱等,凭他对雇主斯文赫定的了解,知道这些也是探险队想找的东西,因而奥尔迪克捡了几片雕刻残片揣在怀中,凭着自己对荒漠的辨别能力,返回了营地。

  第二天,斯文赫定看到了木雕残片,十分激动,他意识到,他已嗅到了一处古代文明的遗址,并且,十分可能是一处使自己闻名于世的重大发现。由于他们所剩余的水已十分紧缺,而匆忙前往发掘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生存,他们将考察楼兰的计划留到第二年春天。由于他们发现楼兰的时间是3月28日,从此,这一天成了后人纪念楼兰发现的日子。

   第二年春天,斯文赫定进行新的准备,在奥尔迪克向导下,率领一支探险队直奔楼兰遗址,进行掠夺式的发掘,获得大量出土文物并带回欧洲。斯文赫定回到欧洲便把文物资料送给德国学者希姆莱和孔位特进行分析研究,根据资料把遗址定名为“楼兰”。斯文赫定的发现和有关文物的分析,引起了欧洲学术界的震动,引发了新一轮的楼兰探险考古热,楼兰从此成为中外各自抱着不同目的的探险家或学者的目标。

  斯文赫定考察过的楼兰为何还有如此巨大吸引力,原因为斯文赫定没有考古学的素养,他注重的是地理学方面的描述和历史时期实物的挖掘和收集,对石器时代的文化遗物很少关心,为此留下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特别是罗布泊地区广袤无际,许多地区斯文赫定仍未涉足,所以后来者屡有发现就证明了这一点。

  继斯文赫定后,1906年和1914年斯坦因两次到楼兰考察挖掘,仍以大量收集历史实物为主要目的,但亦收集到少量石器时代文物,新发现附近十几座城址、寺院、住宅遗址等。

   1909年3、4月,日本大谷考察队的桔瑞超进入楼兰,并发现距楼兰遗址40多公里处的海头古城,获得新的重要文物为前凉西域长史李柏的信稿,把楼兰文化的研究推进了一步。此后,美国的亨延顿和瑞典的布格曼探险队先后到过楼兰,均有所发现。

  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于1930年进入罗布泊,并在罗布泊北端发现了西汉驻兵据点以及水陆码头——土垠遗址,为楼兰考古文化增添了辉煌的一页。黄文弼当时拟考察古楼兰,但遇到孔雀河和罗布泊有大水,未能渡过孔雀河,因此也未能到达楼兰古城。黄文弼对罗布泊的考察,是我国考古学家第一次在该地区进行科考活动,尤其对土垠的发现,是对罗布泊科考的一大贡献。

  1980年,新中国考古人员进入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正式拉开了新中国在该方面考察活动的序幕。

楼兰美女的发现

  
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
     1980年4月,新疆考古研究所中央电视台丝绸之路》拍摄组织了50人的大型考察队赴古楼兰考古调查。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该地区的首次大规模的考古活动,取得重要成果,有许多新的发现,其中之一就是在罗布泊北端,孔雀河下游的铁板河出口处发现了一批早期楼兰人墓群,并发现保存完好的古楼兰人干尸,即“楼兰美女”。

  考古队沿着孔雀河的古河道进入罗布泊后,在铁板河三角洲地区首先发现了古楼兰人墓葬两处。墓葬的发现也有些偶然。因为,铁河出口地区现已风蚀成雅丹地貌,是龙城雅丹区域的一部。该处的雅丹土台顶部距地面高度4米到8米不等,土台为砂土构造,土台因风蚀水浸,周沿十分陡峭。考古队路经该区时,有队员看见一土台崖壁顶上有外露的干树枝,初疑是古人居住地遗址,于是攀顶进行挖掘清理,才发现外露树枝为一座古墓因风蚀作用露出的南壁,同一土台高地上,还有另一墓葬。

   高台崖壁上,出土女干尸的墓葬是一座长方形竖井土穴墓,穴坑深为一米,长一米七,宽约零点七米,墓中干尸一具,无葬具,直接置于土穴内,古尸仰身直肢,出土时脸部盖有一个外形如簸箕状的长扁筐,筐沿盖至胸口,筐上覆盖了一层厚约三十厘米的干树枝,干树枝上又压了一层芦苇,厚约10厘米,芦苇上再压一层细干树枝,厚约10厘米,上面再压砂土,墓穴东西两端各插立着两根粗树干,清去覆盖物后可见古尸上身用一粗毛布裹身,毛布在胸口交接处用削尖的小树枝别住,下身裹一块加工处理过的羊皮,头上戴毡帽,帽上插着两根雁翎,脚上套着一双毛皮外翻的鞋子,鞋面和底是用粗羊毛线缝接,没有袜子。古尸头下左边有一个用香蒲草和芨芨草编成的提篓,提篓内满填泥土。手臂处还有一把木梳。木梳是削刮成圆尖的木齿嵌入两块硬皮拼夹后灌注皮胶而成,应为我国最古老的木梳子形式。古尸外形保存完好,脸面瘦削,鼻梁尖高,眼深凹,毛发、皮肤、指甲保存完整,甚至长长的眼睫毛都清晰可见。深褐色的头发蓬散披在肩上,皮肤呈古铜色,身体强健,生前为一壮年妇女。

  古尸出土后,被有关方面描绘成沉睡千年的美女,成了当时一中外轰动考古新闻。古尸的发现同时也得到了各方面的重视,先后由新疆医学院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医科大学解剖研究。   

  根据解剖测定结果,古尸距今3880年左右。年龄约40岁,生前身长155厘米,尸体自然仰卧,面容自如,两眼闭合,眉、睫毛清晰,头发细密,呈棕黄色,发长约20—25厘米,头发上有大量头屑状物质,发上有头虱和虱卵。皮肤呈红棕色,手压右股前部和臂部皮肤有弹性感。古尸内脏都有保存,但已变化,呈干硬、脆薄或萎缩状。进行人类学的测定,属古欧洲人种。古尸血型O型。古尸肺泡腔内可见有成堆的黑色尘粒,反映古尸生前生存环境应是风沙严重的状态。

  楼兰女尸死后未采取防腐措施即埋入墓中,何以保存下来,曾引起许多人兴趣。根据专家研究后判断,罗布泊干旱和大挥发量是一客观原因,其次,墓地筑于高台,无水淹至,墓穴不算太深,尸体上覆盖物为砂土、芦苇和红柳枝,较为松散、易于透气和水分蒸发。主观原因是其衣着特点应为冬季入葬,严寒的季节限制了细菌活动,多干风使尸体未及腐烂已迅速脱水变干,减缓氧化,这是古尸完好保存下来的重要原因。

   通过楼兰古尸的解剖研究,使人们看到了比楼兰古国更早的年代已有一支古欧洲人种部落生活于铜石并用文化至青铜文化时期,活跃在罗布泊北部地区,他们使用火和石器、木器,会用草枝类编织篓筐,用毛线织网,会赶毡熟皮制作御寒衣物,已有树木和泥盖的固定居所,但还没有陶器。会用羊皮裹身,尚不会制作衣裤,生活简单粗陋,常拥挤于木炭火边,并处于一个多风沙的生活环境。

古城遗址海头

  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后,使这一地区成为世界探险家盯紧的目标。之后,日本人桔瑞超随日本大谷考察队于1909年3月进入罗布泊地区,在楼兰的西南端直线距离50公里处发现该城遗址,并探掘到前凉西域长史李柏的信稿(学术界称为“李柏文书”)而得名“海头”城。

  海头城与米兰直线距离114公里,是一座长方形的城堡。东西墙160米左右,南北墙80米左右,城墙残高3—5.4米,墙厚达7米以上。墙用夯土夹红柳、胡杨枝层筑成,在墙顶上有许多排列有序的胡杨加固棍。现城门宽3.2米,有27×20厘米的方木卯连的门框,门框保存完好。已倒塌的城门木材散乱分布城门内外。城墙也有多处缺口,为洪水所毁。城西南不远有建筑土台,有散乱的房屋木结构,如完好的柱础、入角柱等,地面可见到陶片、铜镞、冶炼渣等。城内有多处建筑遗址,形状依稀可辨,主要有一组东西长46米,南北宽13.5米的房屋,其他还有数间。房屋是经过加工的胡杨木方棒卯接作横梁竖柱,胡杨棍及红柳枝作夹条,间夹芦苇,外涂草泥的墙壁。框架多已倒塌,仍有个别柱子与横木架立着。

   海头城外,有一条古河道,河道两岸有大片干枯的胡杨林或红柳包。远古时,应有孔雀河分支流经海头,构成其生存的环境和条件。现已沦为荒漠中的废墟,一片苍凉。一当刮风,沙尘弥漫,因此,该遗址还明显地处于沙化过程中。

   海头城西北约3公里处另有一古城遗址,形状与海头接近,规模小些,与海头同一时候的建筑。

楼兰谜团 

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的发现,在中外学者中引起了响烈反响。许多专家学者撰写过不少有关楼兰的报道、介绍文章或专著,在学术上展开讨论,使古楼兰名扬中外,形成许多争论100年仍不休止的话题。现被称为楼兰之谜的诸如:现称为楼兰古城遗址的废墟是否真正的楼兰古城?它的职能是什么?是否为楼兰国都?导致古城毁灭的真正原因等等。

   此外,楼兰城产生的年代、楼兰城的出现是否在楼兰国被灭之后,也是引人探究的问题。

   解放后,中国考古队发掘的古墓又表现出新的谜团,那就是楼兰地区的人类文明起源问题以及墓葬文化的年代与楼兰遗址文化年代出现了断层,因为,目前考古所发现的只有3000年前和2000年—1600年前的,近千年的断裂层目前还没能连接得了。

  楼兰的谜团还有人种之说的争议,据出土文物表现,有原始欧洲人种、蒙古人种。但他们是如何迁徙入罗布泊地区,并且早在3800年前就已在罗布泊地区活动。今天,楼兰人的后裔在哪里,在国破城毁之时他们流散何方等等,都是耐人寻味的谜。

  在楼兰诸多谜团中,最引人注目的当为楼兰古国消失原因的争论,直到今天,仍有不同的观点。如河流改道说、异族入侵说、丝路改道说、土地盐碱化加重说、河流缩短说、冰川萎缩说、气候变迁说等等。

  楼兰曾是一片水乡泽国,河网密布,林带茂盛,林舍毗连,田园阡陌,牧场绿茵,最终沦为荒漠废墟,必有诸多重大原故,为此也引起种种争议。

   按目前较多人持有的楼兰衰亡之说为河水水量日趋减少,天气干旱,最后水源的断流迫使楼兰人放弃家园,干旱使楼兰古国全部变成荒漠,生命难以生存,家庭的废弃则成了必然。

相关争议

 
穿越罗布泊
穿越罗布泊
     罗布泊是一处神秘的无人区,除了所蕴含的历史文明,在地理学上也存在诸多学术上的争议,其中,罗布泊是否为游离湖就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最早发现楼兰的斯文赫定曾对罗布泊的地理进行过考察,最早提出罗布泊是“游离湖”观点,他认为,由于进入湖中的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湖盆中,招致湖底抬高,使湖水流向低处,过一时期后,被泥沙抬高的湖底因风的吹蚀作用而降低,湖水又由于同样原因回到原来的湖盆。他还认为,游移周期是1500年。

  斯文赫定的游移说曾长期为中外学者所接受,但中国的科考队近年对罗布泊考察后认为,罗布泊是塔里木盆地最低点,湖水不会倒流,入湖的泥沙很少,湖底沉积物通过年代测定证明,罗布泊一直是塔里木盆地最低点及汇水中心。在历史上是塔里木河和车尔臣河的终点湖,并不会漂移,当水源河断流后,湖泊曾在历史上形成干涸湖盆。尔后形成不同的洪积湖则是近代的事情,是一定地貌和水文条件下发生的现象。如卫星影像上罗布泊的耳朵状环纹方向和特征明显,是洪水进入湖盆后的冲击物所形成,洪水注入方向没有封闭口。由于罗布泊水份挥发量在年2500—3000毫米,每一环纹的形成均是较短的时间,数次大洪水都会留下新的环纹。尤其罗布泊湖盆极为平坦,湖水很浅,占据面积很大,要维系其稳定需有注入水源,否则很快就会干涸,最后湖泊的再形成亦是洪水所为,并造成湖泊迁移的错觉。

地下死海

 
  1995年,中国地质科学家在勘探罗布泊地理结构状况时发现在罗布泊湖盆的硬壳下,存在一罕见的地下钾盐矿,由于其面积和含盐量与死海接近,被称为“地下死海”。

   罗布泊地下钾盐矿面积约1300平方公里,含盐量达百分之三十五。与死海的元素含有相近,如硫酸盐氯化钾氯化钠氯化镁等,化学成分与死海基本相同,矿化度都超过海水的十倍,没有生命存在的条件。罗布泊“地下死海”的水深只有60米,为死海的五分之一,钾盐储量为死海的十分之一,但在中国已可称为为数不多的钾盐矿中最大的一个。由于其储量达2.5亿吨,其经济价值和开发利用前景均十分可观。

   罗布泊“地下死海”主要分布在东北部的涸湖盆地底,表面是坚硬的盐壳,当挖一个二米深的洞穴后,就可看见“地下死海”的真面目。用棍棒触搅穴中水后,提离水面都会结上一层白色的盐晶体。与死海不同的是,这里的水深藏在岩石或土层缝隙中,凿开一洞穴后,水就哗哗涌集一起。

  罗布泊“地下死海”的形成源之两百万年前,当时罗布泊水域达二万平方公里,后来因风沙淤塞和地壳运动,湖面不断缩小,气候逐渐变干燥使湖水蒸发量加剧,最后湖水的补充来源断绝,湖盆干涸,湖床成了盐壳地。现在,地下水还在通过盖层的毛管蒸发。

    6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