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282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2/9 14:20:55)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2/9 14:20:55)
《品花宝鉴》
拼音:pǐn huā bǎo jiàn
同义词条:品花宝鉴,《怡情佚史》,怡情佚史,《群花宝鉴》,群花宝鉴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以清代乾隆时期京师朝贵名公的狎优生活为背景,以青年公子梅子玉和男伶杜琴言的同性变爱为中心线索,描写了所谓“情之正者”与“情之淫者”两种人。以温情软语、风雅缠绵的情调,淋漓尽致地描绘了王孙公子、城市游民玩弄相公(男优)的卑污丑恶行为,表现了对伶人不幸遭遇的同情,人格的尊重。
 

图书信息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
  作者: 陈森   
  丛书名: 中华古典小说名著普及文库
  出版社:中华书局
  ISBN:7101035752
  上架时间:2005-12-19
  出版日期:2004 年7月
  开本:32开
  版次:1-1
  所属分类: 文化 > 国学古籍 > 集部 > 小说类
 
  内容介绍:《品花宝鉴》是我国第一部以优怜为主人公来反映梨园生活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共六十回,产生于清代道光年间。它的作者是江苏常州人陈森。小说以贵公子梅子玉和名伶杜琴言、书生田春航和名伶苏蕙芳同性相恋的故事为中心线索,写京城梨园十个名伶的生活经历。小说最终写了十名伶脱离梨园,将钗钿衣裙一把火焚弃,以此表现作者梨园增辉,为名伶吐气的理想。作为清代第一部梨园小说,《品花宝鉴》真实地反映了乾嘉时期京城梨园鼎盛和狎优之风盛行的社会现象,妓院茶楼等方方面面的生活实景,具有一定的历史和文学价值。
 
  作者简介:陈森(约1797~约1870),字少逸,江苏常州人。科举不得意,道光中寓居北京,经常出入戏班,熟悉梨园旧事,遂以清代乾隆、嘉庆中优伶生活为题材,写出《品花宝鉴》前30回。道光二十九年(1849)作者自广西返京,始成全书(一说作于1835),共60回。今存有道光己酉(1849)刻本。此后翻刻本甚多。清华大学图书馆藏有抄本一部。陈森还著有《梅花梦》传奇一种,写清河望族张若水与妓女梅小玉悲欢离合的故事。

作者介绍

 
  作者陈森,据今人严敦易推测,其生卒年应在公元1797至1870年之间(《梅花梦与品花宝鉴》)。
 
  陈森,字少逸,江苏常州人,科举不得意,道光中寓居北京,经常出入戏班,熟悉梨园旧事,遂以清代乾隆、嘉庆中优伶生活为题材,写出《品花宝鉴》前30回。
 
  道光二十九年(1849)作者自广西返京,始成全书(一说作于1835),共60回。今存有道光己酉(1849)刻本。此后翻刻本甚多。清华大学图书馆藏有抄本一部。
 
  陈森还著有《梅花梦》传奇一种,写清河望族张若水与妓女梅小玉悲欢离合的故事。
 
  清乾隆以来,达官名士、王孙公子招伶人陪酒助乐之风甚盛,旦角被呼为相公,又称作“花”。虽为男子,却被视为妓女般的玩物。《品花宝鉴》即以这种生活为背景。
 
  作者声称“以游戏之笔摹写游戏之人。而游戏之中最难得者,几个用情守礼之君子,与几个洁身自好的优伶,真合着‘《国风》好色不淫’一句”(第一回)。
 
  作者以优伶为佳人,狎客为才子,将二者之间写得情意缠绵。小说以主人公青年公子梅子玉和男伶杜琴言神交钟情为中心线索,写了像梅、杜这样的“情之正者”,和商贾市井、纨□子弟之流的“情之淫者”两种人,以寓劝惩之意。
 
  “情之正者”也有异议。《菽园赘谈》称此书“满纸丑态,龌龊无聊”。
 
  鲁迅说:“若以狭邪中人物事故为全书主干,且组织成长篇至数十回者,盖始见于《品花宝鉴》,惟所记则为伶人。”此书实开近代狭邪小说先河。

内容介绍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又名《怡情佚史》,亦题《群花宝鉴》,60回,是一部全面而形象地反映古梨园辛酸的长篇小说。作者陈森(1797—1870年),字少逸,号采玉山人,又号石函氏,毗陵(今江苏常州)人。道光三年(1823年)写了一部《梅花梦》传奇,称颂才子张若水与妓女梅小玉的缠绵真情。据陈森《品花宝鉴序》里所说,知他在道光五年“及秋试下第……块然块垒于胸中而无以自消,日排遣于歌楼舞榭间”,从此熟悉了梨园生活。道光六年,开始写《品花宝鉴》,两个月就写了15回,后因生活穷困停笔。在道光十六年从广西回京的船上,又续写了15回。回京乡试落榜之后续写了后30回。道光二十八年春,由幻中了幻居士校阅删订,1849年6月印完。后又复刻翻印,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由于陈森一生坎坷,所以他对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艺人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清乾隆以来,达官名士、王孙公子招伶人陪酒助乐之风非常盛行。伶人虽为男子,却被视为妓女一样。《品花宝鉴》即以这种生活为背景,叙述了名伶名士的风流韻事。以年轻公子梅子玉和男伶杜琴言的同性恋爱为中心线索,嘲讽了那些“狐媚迎人,娥眉善妒,视钱财为性命,以衣服做交情”的黑相公(男妓)蓉官、二喜、玉美、春林、凤林之流;称道梨园中“出污泥而不滓,随狂流而不下”,并敢于向淫魔色鬼进行拼死斗争的杜琴言、苏蕙芳等十名旦。书中对梨园生活、京城世态、诗曲杂艺、捐纳制度的实施等等都进行了描写,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是中国近代第一部狭邪小说。
 
  全书60回虽未一气呵成,然结构紧凑,能运用古剧技巧,抓住人物面部或生理上的特征,善者正貌,恶者邪相,使人物典型化。如描写正旦苏蕙芳,说他“冰壶秋月,清绝无尘”,而刻画淫商潘其观则是“五短身材,一个酱色圆脸,一嘴猪鬃似的黄骚毛”。再者,在人物塑造上,注重心理刻画,把人物写得活灵活现。此外,在场景的刻绘、日常生活的描写以及宴会娱乐等方面,笔调流畅、细腻。

关于成书年代

 
《品花宝鉴》书影
《品花宝鉴》书影
  《品花宝鉴》的成书年代可谓是其最具争论性的问题, 至今未争论出定论。争论者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不可考;一派则根据自己认为可靠的证据推算出成书年代。而各自推算年代又不相同, 原因是序中虽记载了复杂的成书过程却未记载确切的干支纪年,给后人考证带来极大困难。陈森于序中说: “及秋试下第……两月间得卷十五……明年有粤西太守聘余为书记,偕之粤……此书置之敝簏中八年之久……及居停回都, 又携余行……遂督余续此书……舟行凡七十日……共得十五卷……至都已七月中旬,检出时文试帖等, 略一翻阅, 试事毕, 庸庸如故……有农部某氏, 十年前即见余始作之十五卷,甚嗜之,以为功已得半,弃之可惜, 属余成之……余喜且惮,于腊底拥炉挑灯,发愤自勉,五阅月而得三十卷。”这是整个成书过程的脉络。不知作者怎么了, 如此复杂、烦琐的过程却未记上一个干支纪年, 究竟是哪年的“秋试”, “明年”又是何年, 何时回都、何时竣工更是扑朔迷离。惟一可以参考的对其成书年代有确切记载的是清代杨懋建的《梦华琐簿》, 而恰恰是它引来更多的争议。其记载“《宝鉴》, 是年仅成前三十回, 及己酉少逸游广西归京, 乃足成六十卷。余壬子乃见其刊本。 戊辰九月掌生记”。“是年”是丁酉年, 道光十七年,即1837年;“己酉”为道光二十九年, 即1849年;“壬子” 是咸丰二年,即1852年:“戊辰”为同治七年,即1868年。按其所说《品花宝鉴》成书于1837—1849年,且于1837年已成三十回,相隔十二年之后又成三十回,全书完成。先不说时间,在过程上这显然与作者自序不符,在作者自序中我们可知全书前十五卷和后四十五卷相隔十年完成,而第十六至三十卷与第三十一至六十卷是前后两年完成的。
 
  《梦华琐簿》的记载对后人影响很大,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赵景深(《品花宝鉴考证》)、张俊(《清代小说史》)等人均遵其说法, 而也有一些人提出异议, 代表人物是周绍良, 其于《“品花宝鉴”的成书年代》一文中提出《品花宝鉴》应成书于1825-1835年,全书完成时间整整提前了十四年。他的依据是陈森于《梅花梦》前所写的《梅花梦事说》中的一句“道光癸未余游京师”。“道光癸未” 是道光三年, 即1823年,陈森自己说1823年客游京都,清制的乡试又是三年一次,逢子、午、卯、酉毋行, 八月举行, 九月放榜,所以周绍良认为陈森自序中所说的“及秋试下第”中的“秋试”是道光乙酉年,即1825年的秋试,陈森又是秋试后的冬天开始写《品花宝鉴》,那也就是1825年冬开始写,再按照其所记述的过程依次推算,很自然就得出《品花宝鉴》成书于1825—1835年,与《梦华琐簿》相差甚远,因此周绍良认为《梦华琐簿》中关于《品花宝鉴》成书年代的说法是错误的, 对后世毒害极大。周作人于《书房一角》中也对《梦华琐薄》提出了异议, 但他主要针对的是《梦华琐薄》所记载的前后三十回成书相隔十二年和杨懋建于“壬子见其刊本”,在成书时间上的看法却与《梦华琐簿》出入不大, 认为是1837-1848年, 大致相同。
 
  周作人认为《品花宝鉴》应于己酉年, 即1849年刊刻, 因为他曾见过一部原刻的《品花宝鉴》, 题页后有长方框,隶书三行云, 戊申年十月幻中了幻斋开雕, 己酉六月工竣,所以他认为《品花宝鉴》完成于1848年,刊刻于1849年,而丁酉年,即1837年也有乡试,对“秋试下第”一句也解释得通,所以《品花宝鉴》作于1837—1848年, 于1849年刊刻。这又与作者的生年产生关联, 陈森在序中说于小说完成的前一年“四十余矣”,且放弃了科举,如小说是1848年完成, 那么作者的生年应为1802—1806年之间, 这样又比认为小说成于1825~1837年的学者所推算的陈森的生年为1790—1794年晚了十年。柳存仁于《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中认为《品花宝鉴》成书于1835~1848 年, 他的观点、依据虽与周绍良基本一致,但二者推算出的年代相差如此之大,关键在于“及秋试下第”中的“秋试”是哪一年的秋试,在没有发现更确凿的资料前很难作出定论。周绍良也深知秋试为何年的秋试是关键,所以他说为梅花梦传奇作序的刘承笼就是《品花宝鉴•序》中陈森说“余前客都中,馆于同里某比部宅”的“比部”,这样两个时间就自然地接上了。

书目介绍


  序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序
  第01回 史南湘制谱选名花 梅子玉闻香惊绝艳
  第02回 魏聘才途中夸遇美 王桂保席上乱飞花
  第03回 卖烟壶老王索诈 砸菜碗小旦撒娇
  第04回 三名士雪窗分咏 一少年粉壁题词
  第05回 袁宝珠引进杜琴言 富三爷细述华公子
  第06回 颜夫人快订良姻 梅公子初观色界
  第07回 颜仲清最工一字对 史南湘独出五言诗
  第08回 偷复偷戏园失银两 乐中乐酒馆闹皮杯
  第09回 月夕灯宵万花齐放 珠情琴思一面缘悭
  第10回 春梦婆娑情长情短 花枝约略疑假疑真
  第11回 三佳人妙语翻新 交婢女戏言受责
  第12回 颜仲清婆心侠气 田春航傲骨痴情
  第13回 两心巧印巨眼深情 一味歪缠淫魔色鬼
  第14回 古诵七言琴声复奏 字搜四子酒令新翻
  第15回 老学士奉命出差 佳公子闲情访素
  第16回 魏聘才初进华公府 梅子玉再访杜琴言
  第17回 祝芳年琼筵集词客 评花谱国色冠群香
  第18回 狎客楼中教蔑片 妖娼门口唱杨枝
  第19回 述淫邪奸谋藏木桶 逞智慧妙语骗金箍
  第20回 夺锦标龙舟竞渡 闷酒令鸳侣传觞
  第21回 造谣言徒遭冷眼 问衷曲暗泣同心
  第22回 遇灾星素琴双痛哭 逛运河梅杜再联情
  第23回 裹草帘阿呆遭毒手 坐粪车劣幕述淫心
  第24回 说新闻传来新 定情品跳出情关
  第25回 水榭风廓花能解语 清歌妙舞玉自生香
  第26回 进谗言聘才酬宿怨 重国色华府购名花
  第27回 奚正绅大闹秋水堂 杜琴言避祸华公府
  第28回 生离别隐语寄牵牛 昧天良贪心学扁马
  第29回 缺月重圆真情独笑 群珠紧守离恨谁怜
  第30回 赏灯月开宴品群花 试容装上台呈艳曲
  第31回 解余酲群花留夜月 萦旧感名士唱秋坟
  第32回 众名士萧斋等报捷 老司官冷署判呈词
  第33回 寄家书梅学使训子 馈赆仪华公子辞宾
  第34回 还宿债李元茂借钱 闹元宵魏聘才被窃
  第35回 集葩经飞花生并蒂 裁艳曲红豆掷相思
  第36回 小谈心众口骂珊枝 中奸计奋身碎玉镯
  第37回 行小令一字化为三 对戏名二言增至四
  第38回 论真赝注释神禹碑 数灾祥驳翻太乙数
  第39回 闹新房灵机生雅谑 装假发白首变红颜
  第40回 奚老土淫毒成天阉 潘其观恶报作风臀
  第41回 惜芳春蝴蝶皆成梦 按艳拍鸳鸯不羡仙
  第42回 索养赡师娘勒价 打茶围幕友破财
  第43回 苏蕙芳慧心瞒寡妇 徐子云重价赎琴言
  第44回 听谣言三家人起衅 见恶札两公子绝交
  第45回 佳公子踏月访情人 美玉郎扶乩认义父
  第46回 众英才分题联集锦 老名士制序笔生花
  第47回 奚十一奇方修肾 潘其观忍辱医臀
  第48回 木兰艇吟出断肠词 皇华亭痛洒离情泪
  第49回 爱中慕田状元求婚 意外情许三姐认弟
  第50回 改戏文林春喜正谱 娶妓女魏聘才收场
  第51回 闹缝穷隔墙听戏 舒积忿同室操戈
  第52回 群公子花园贺喜 众佳人绣阁陪新
  第53回 桃花扇题曲定芳情 燕子矶痴魂惊幻梦
  第54回 才子词科登翰苑 佳人绣阁论唐诗
  第55回 凤凰山下谒骚坛 翡翠巢边寻旧冢
  第56回 屈方正成神托梦 侯太史假义恤孤
  第57回 袁绮香酒令戏群芳 王琼华诗牌作盟主
  第58回 奚十一主仆遭恶报 潘其观夫妇闹淫魔
  第59回 梅侍郎独建屈公祠 屈少君重返都门地
  第60回 金吉甫归结品花鉴 袁宝珠领袖祝文星 

品花宝鉴序

  
《品花宝鉴》书影
《品花宝鉴》书影
  余谓游戏笔墨之妙,必须绘形绘声。传真者能绘形,而不能绘声;传奇者能绘声,而不能绘形,每为憾焉。若夫形声兼绘者,余于诸才子书,并《聊斋》、《红楼梦》外,则首推石函氏之《品花宝鉴》矣。
 
  传闻石函氏本江南名宿,半生潦倒,一第磋跎,足迹半天下。所历名山大川,聚为胸中丘壑,发为文章,故邪邪正正,悉能如见其人,真说部中之另具一格者。
 
  余从友人处多方借抄,其中错落,不一而足。正订未半,而借者踵至,虽欲卒读,几不可得。后闻外间已有刻传之举,又复各处探听。始知刻未数卷,主人他出,已将其板付之梓人,梓人知余处有抄本,是以商之于余,欲卒成之。即将所刻者呈余披阅。非特鲁鱼亥豕,且与前所借抄之本少有不同。
 
  今年春,愁病交集,根无可遣,终日在药炉茗碗间消磨岁月,颇觉自苦,聊借此以遣病魔。再三校阅,删订画一,七越月而刻成。若非余旧有抄本,则此数卷之板,竟为爨下物矣。
 
  至于石函氏,与余未经谋面,是书竟赖余以传,事有因缘,殆可深信。
 
  尝读韩文云: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又云: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余但取其鸣之善,而欲使天下之人皆闻其鸣,借纸上之形声,供目前之啸傲。镜花水月。过眼皆空;海市蜃楼。到头是幻。又何论夫形为谁之形,声为谁之声,更何论夫绘形绘声者之为何如人耶!世多达者,当不河汉余言。是为序。

评价

 
品花宝鉴
品花宝鉴
  自唐以来,时有写文人与妓家故事之作,但多为短篇,“若以狭邪中人物事故为全书主干,且组织成长篇数十回者,盖始见于《品花宝鉴》。”(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品花宝鉴》是中国小说史上最早出现的狭邪小说,也是唯一一部写戏曲演员卑贱生活的长篇小说 。
 
  品花宝鉴是中国古代的同志小说的最高成就,它以一种完全的平等的思想来对待同志,足见当时男风之盛,有时甚至让人觉得就是异性恋.完全忽略了性别的问题.但是他们之间的地位还是不平等的,小唱和那些大老爷还是一种主仆的关系,当然有几个人例外.如度香等,但是他们又是把小唱当做女子的一种补充,认为小唱有女子之色却不会乱性.其实也就是一种虚伪.唯有子玉与琴言之间的恋情很类似于贾宝玉和林黛玉.不过其总的文学成就还是没有红楼高,不过其中的诗词酒令到也不少。
 
  《品花宝鉴》,就是一部很具争议性的作品。这本小说出版于十九世纪中叶,作者是落魄名士陈森。小说描写彼时官绅名士与梨园童伶的浪漫关系,而以两对才子佳人——梅子玉和杜琴言、田春航与苏惠芳——为这样一种关系的表率。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以《品花宝鉴》为清末“狭邪小说”的始作佣者。对鲁迅及同辈学者而言,《品花宝鉴》写欢场如情场,假男伶为女色,其颓废狎弄处,不言可喻。 
 
  而小说一味模仿传统异性恋诗文词章的模式,尤予人东施效颦之感。 
 
  五四以来《品花宝鉴》屡受批评,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风水轮流转。配合世纪末的性别/情欲论述,我们可以重估《品花宝鉴》的文学史意义。这本小说共六十章,主要人物数十人;以体制论,是晚清颇具规模的长篇。两对主角中,梅子“玉”与杜琴“言”谐“寓言”二字,当是出自陈森的理想虚构,而田春航与苏惠芳则是影射后来做到两湖总督的毕沅,及其终身知己李桂官。这两对佳偶有情有义,正是陈森所谓的“知情守礼”、“洁身自爱”。杜与苏虽出身娼优,但一旦爱将起来,可真是三贞九烈。事实上他们与二位恩客的关系,基本上是柏拉图式的。“好色不淫”是爱到最高点的表现。小说中,他们历尽艰辛,矢志不移,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却是等到爱人们先娶了老婆之后。 
   
  对如此的情节安排,这一代同志文学的作者或读者大概要皱紧眉头了。陈森游走于情欲、伦理、法律和文学的规范间,力图写出个面面面俱到的同志小说。或许正因为他努力过当而又缺乏自觉,《品花宝鉴》反成了个面面俱“倒”的文学杂耍。但“倒”有“倒”的威力: 
 
  坏小说反而更能凸显一个时代文学场域中各种话语的尖锐角力。鲁迅那辈的读者虽自命开明,但却有太多的厚道包袱。《品花宝鉴》固然有美学上的缺点,但小说描摹“性”趣与“性”别的越界、舞台与人生的错乱、法律与情欲的媾合,才是他们挞之伐之的真正原因吧? 
   
  小说基本承袭了中国情色文学中的三个方向。在人物造形上,它根植于理想化的才子与娼优的爱情故事(如《李娃传》);在修辞及叙述方面,它延续了自李商隐、杜牧、《西厢记》、《牡丹亭》以至《红楼梦》的感伤艳情传统;而在情节铺陈上,他不啻是才子佳人小说的最佳谑仿。在陈森手里,这三个方向表面相互借镜,骨子里却产生剧烈位移。他笔下才子佳人都是逢场作戏的戏子嫖客,而更可注意的是,他们一幕幕假凤虚凰的好戏,来自于同性恋攫取和抄袭异性恋的资源。这使传统情色文学面临重新盘整的必要。

鲁迅论《品花宝鉴》

 
  明代虽有教坊,而禁士大夫涉足,亦不得挟 妓,然独未云禁招优。达官名士以规避禁令,每呼伶 人侑酒,使歌舞谈笑;有文名者又揄扬赞叹,往往如狂酲,其流行于是日盛。清初,伶人之焰始稍衰,后复炽,渐乃愈益猥 劣,称为“像姑”,流品比于娼女矣。《品花宝鉴》者,刻于咸丰二年(一八五二),即以叙乾隆以来北京优 伶为专职,而记载之内,时杂猥辞,自谓伶人有邪正,狎客亦有雅俗,并陈妍媸,固犹劝惩之意,其说与明人之凡为“世情书”者略同。至于叙事行文,则似欲以缠绵见长,风雅为主,而描摹儿女之书,昔又多有,遂复不能摆脱旧套,虽所谓上品,即作者之理想人物如梅子玉杜琴言辈,亦不外伶如佳人,客为才子,温情软语,累牍不休,独有佳人非女,则他书所未写者耳。其叙“名且”杜琴言往梅子玉家问病时情状云:
 
  却说琴言到梅宅之时,心中十分害怕,满拟此番必有一场羞辱。及至见过颜夫人之后,不但不加呵责,倒有怜恤之心,又命他去安慰子玉,却也意想不到,心中一喜一悲。但不知子玉病体轻重,如何慰之?只好遵夫人之命,老着脸走到子玉房里。见帘帏不卷,几案生尘,一张小楠木床挂了轻绡帐。云儿先把帐子掀开,叫声“少爷,琴言来看你了”。子玉正在梦中,模模糊糊应了两声。琴言就坐在床沿,见那子玉面庞黄瘦,憔悴不堪。
 
  琴言凑在枕边,低低叫了一声,不绝泪涌下来,滴在子玉的脸上。只见子玉忽然呵呵一笑道: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子玉吟了之后,又接连笑了两笑。琴言见他梦魔如此,十分难忍,在子玉身上掀了两掀,因想夫人在外,不好高叫,改口叫声“少爷”。子玉犹在梦中想念,候到七月七日,到素兰处,会了琴言,三人又好诉衷谈心,这是子玉刻刻不忘,所以念出这两句唐曲来。魂梦既酣,一时难醒,又见他大笑一会,又吟道:
  
  “我道是黄泉碧落两难寻,……”
 
  歌罢,翻身向内睡着。琴言看他昏到如此,泪越多了,只好呆怔怔看着,不好再叫。……(第二十九回)
 
  《品花宝鉴》中人物,大抵实有,就其姓名性行,推之可知。惟梅杜二人皆假设,字以“玉”与“言”者,即“寓言”之谓,盖著者以为高绝,世已无人足供影射者矣。书中有高品,则所以自况,实为常州人陈森书(作者手稿之《梅花梦传奇》上,自署毘陵陈森,则“书”字或误衍),号少逸,道光中寓居北京,出入菊部中,因拾闻见事为书三十回,然又中辍,出京漫游,己酉(一八四九)自广西复至京,始足成后半,共六十回,好事者竞相传钞,越三年而有刻本(杨懋建《梦华琐簿》)。
 
  至作者理想之结局,则具于末一回,为名士与名旦会于九香园,画伶 人小像为花神,诸名士为赞;诸伶又书诸名士长生禄位,各为赞,皆刻石供养九香楼下。时诸伶已脱梨园,乃“当着众名士之前”,熔化钗钿,焚弃衣裙,将烬时,“忽然一阵香风,将那灰烬吹上半空,飘飘点点,映着一轮红日,像无数的花朵与蝴蝶飞舞,金迷纸醉,香气扑鼻,越旋越高,到了半天,成了万点金光,一闪不见”云。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