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27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eckham (2011/2/9 12:11:18)  最新编辑:Beckham (2011/2/9 12:11:18)
箕子朝鲜
拼音:jī zǐ cháo xiān
目录[ 隐藏 ]
  箕子朝鲜(기자조선,公元前1122~前194年) ,根据《史记》、《尚书大传》、《汉书》等史书,箕子朝鲜是在公元前12世纪到前2世纪期间由箕子在朝鲜半岛北部与当地原住民一起所创立的政权。

历史

  
公元前108年,卫满朝鲜灭亡前的朝鲜半岛
公元前108年,卫满朝鲜灭亡前的朝鲜半岛
  中国历史上所记载的朝鲜最早是西周之后,商朝遗臣箕子朝鲜半岛与当地土著建立了“箕氏侯国”,这个国家在中国的汉朝时代被燕国人卫满所灭。公元前三世纪末,朝鲜历史上第一次有所记载。在中国汉代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名著《史记》中记载,商代最后一个国王纣的兄弟箕子在周武王伐纣后,带着商代的礼仪和制度到了朝鲜半岛北部,被那里的人民推举为国君,并得到周朝的承认。史称“箕子朝鲜”。

开国之君

  箕子与箕子朝鲜在中国商周古史、中国东北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箕子以一个哲学家、政治家、殷商思想文化的代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代表出现在中国历史、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其学问、其人品、其影响长时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评说,这本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箕子,作为中华第一哲人,在商周政权交替与历史大动荡的时代中,因其道之不得行,其志之不得遂,“违衰殷之运,走之朝鲜”,建立东方君子国,其流风遗韵,至今犹存。
  箕子其人、箕子朝鲜其事,在国内外学界争论颇多,这之中既有书缺有间的问题,也有观点与方法论的分歧,而后一点更为突显,从而使古朝鲜史的研究成为学界的热点。

王国历史

  约公元前十一世纪前后,商周交替之时商的重臣箕子被周武王封于朝鲜。这在《史记·宋微子世家》、《尚书大传·洪范》中都有记载。周武王灭殷封箕子于朝鲜,箕子朝鲜侯国正式成立。其受封之地即今之平壤。《三国遗事》记载:“都平壤城(西京)。”箕子朝鲜的历史延续千余年,直到西汉被燕国人卫满所灭,建立了卫满朝鲜。箕子朝鲜可以说是朝鲜半岛文明开化之始,据说今之朝鲜喜爱白色之民俗即商代尚白之遗风。箕子胥余是殷末著名贤臣,因其品行高尚,被孔子誉为殷之“三仁”之一。因纣王无道,受到政治迫害的箕子率其族人出走朝鲜。箕子入朝鲜半岛不仅传去了先进的文化,先进的农耕、养蚕、织作技术,还带入了大量青铜器,另外还制定了“犯禁八条”这样的法律条文,以致于箕子朝鲜被中原誉为“君子之国”。大量中国古代典籍和朝鲜史书的记载与在朝鲜出土的青铜器、陶器以及朝鲜的地面古迹三方面相互印证,都证实了箕子朝鲜的存在。自古以来,中朝两国人民都珍视这一有据可查的史实。在朝鲜有自己的历史记载以来,或者说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朝鲜、韩国的史书、教科书都沿袭了这一历史学说。
  箕子朝鲜乃殷商遗裔在朝鲜半岛上所建地方政权,臣于,后又臣于,为周秦海外之属国。箕子朝鲜为卫氏朝鲜所取代,卫氏朝鲜为汉之“外臣”、属国。汉武帝伐朝鲜,裂其地为四郡,为汉的边疆辖区。有了箕子朝鲜,方有卫氏朝鲜,方有汉之四郡,方有高句丽史、渤海史,从而构成了东北古史、东北民族与疆域史的基本系列,而箕子朝鲜是为中国东北史之开端。
  根据韩国人的历史书《三国遗事》所载,檀君的后人在箕子来到朝鲜之后,带著人民南迁,以免和箕子带来的人做成冲突。这些人后来成为了三韩的始祖。
  箕子朝鲜在朝鲜半岛统治了近一千年。根据《太原鲜于氏世谱》,朝鲜的鲜于氏源自箕子朝鲜的后人。而他们从箕子开始,一共经历了四十一代君主,直到公元前一世纪才被灭。
  出于民族主义原因,目前有一部分朝鲜韩国学者受九十余年日寇奴役的影响,学会了杜篡历史,因此不承认有箕子朝鲜的存在。
  《汉书·地理志》记载著,箕子教朝鲜人民(濊人)礼仪、耕织农耕及养蚕,还带入了大量青铜器。受商朝文化的教化下,还定下“相杀以当时偿杀;相伤以谷偿;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的法律条文(出自《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大大地改善了朝鲜人民的生活。
  箕子“八条之教”的全部内容如下:
  其一,“相杀,以当时偿杀”。
  其二,“相伤,以谷偿”。
  其三,“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
  其四,“妇人贞信”。
  其五,“重山川,山川各有部界,不得妄相干涉”。
  其六,“邑落有相侵犯者,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
  其七,“同姓不婚”。
  其八,“多所忌讳,疾病死亡,辄捐弃旧宅,更造新居”。
 

箕子开发古朝鲜考

  古朝鲜地区,包括今中国辽东半岛的东部与今朝鲜半岛的北部。
  公元前十二世纪,殷商遗民箕子在这个地区建立了箕氏王朝,传国九百多年;王朝的最后一个国王箕准被卫满篡位以后,又南下立国二百年,开发了半岛的南部。他们作为移民成了后来Korea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中国与古代朝鲜的历史记载以及考古、民俗资料,都可以证明箕子与箕氏王朝开发古朝鲜的历史。
  1.古代中国的史书对箕子开发古朝鲜有明确记载:
  中国记载箕子开发朝鲜事迹的书籍,有《尚书大传》、《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等。《史记》和《尚书大传》都记载了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的事。
  成书于西汉初年的《尚书大传》云:“武王胜殷,继公子禄父,释箕子之囚。箕子不忍周之释,走之朝鲜。武王闻之,因以朝鲜封之。”《尚书·微子》篇中,微子称箕子为“父师”。先秦史书《竹书纪年》云:“伯夷、叔齐去隐于首阳山。或告伯夷叔齐曰:‘胤子在,父师在夷,奄孤竹而君之,以夹煽王烬,商可复也。’”父师在夷,与箕子开发朝鲜吻合。
  西汉焦延寿在《易林》中记载:“朝鲜之地,箕伯所保”。它们的记述可以互相印证。其中,《史记·宋微子世家》记述得比较系统具体。其曰:纣王末年(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兴兵伐纣。牧野决战,纣王兵败自焚。武王进入商都朝歌,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出狱后的第二年,武王向箕子询问殷商灭亡的原因,箕子不说话,因为他不愿意讲自己故国的坏话。武王也发觉自己失言了,就向他询问怎样顺应天命来治理国家。箕子于是陈述了《洪范》九畴。武王听了,非常高兴,要重用箕子。箕子早对微子说过:“商其沦丧,我罔为臣仆(殷商如果灭亡了,我不会作新王朝的臣仆)。”于是请求前往与商有一定族缘关系的朝鲜。
  周武王因而封他为朝鲜侯,不把他当臣下看待,这时箕子已经五十二岁。四年之后,箕子从朝鲜前来朝见周王,经过殷商都城遗址,只见原来的宫室已经残破不堪,有些地方种上了庄稼。箕子亡国之痛,涌上心头,只好以诗当哭,并作了《麦秀歌》:“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诗歌中的“狡童”比喻不听忠告的纣王。诗歌采用男女恋歌的形式,反映君臣关系,为后世比兴手法的渊源。
  箕子到达古朝鲜地区以后的情况,在《汉书·地理志下》中记载得比较具体:“玄菟、乐浪,武帝时置,皆朝鲜、貉、句骊蛮夷。殷道衰,箕子去之朝鲜,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相杀以当时偿;相伤以谷偿;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虽免为民,俗犹羞之,嫁取无所雠。是以其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淫辟。其田民饮食以笾豆,都邑颇放效吏及内郡贾人,往往以杯器食。郡初取吏于辽东,吏见民无闭藏,及贾人往者,夜则为盗,俗稍益薄。今于犯禁浸多,至六十余条。可贵哉,仁贤之化也!然东夷天性柔顺,异于三方之外,故孔子悼道不行,设浮于海,欲居九夷,有以也夫!”
  在《后汉书·东夷传》中还记叙了箕子后代的情况:“其后四十余世,至朝鲜侯准,自称王。汉初大乱,燕、齐、赵人往避地者数千口;而燕人卫满击破准而自王朝鲜,传国至孙右渠。”“昔箕子违衰殷之运,避地朝鲜。始其国俗未有闻也,及施八条之约,使人知禁,遂乃邑无淫盗,门不夜扃,回顽薄之俗,就宽略之法,行数百千年,故东夷通以柔谨为风。异乎三方者也。苟政之所畅,则道义存焉。仲尼怀愤,以为九夷可居,或疑其陋,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三国志·东夷传》也有相同的记述。《三国志》注引《魏略》记述得更详细,而且记述箕准南逃以后,“其子及亲留在国者,因冒姓韩氏”。现在,该国的确既有箕姓,又有韩姓。
  2.古代朝鲜民族的历史家也明确记叙了箕子开发古朝鲜,与中国史书的记载基本一致:
  高丽王朝僧一然著《三国遗事》追述了朝鲜族始祖檀君的神话,并提到了箕子。书上说:天帝的庶子桓雄与化为女子的熊结合,生下“檀君”王俭,他就是古朝鲜全民族的共同始祖。现代韩国与北朝鲜仍然有时采用檀君纪年,即以公元前2333年为檀君元年。檀君御国一千多年以后,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檀君就谦让地退隐了。
  箕子开发古朝鲜的具体情况,该国史书《东史纲目》的记载比中国史书更详细。朝鲜王朝史学家安鼎福编写《东史纲目》时,不仅参考了中国的各种史书,而且广泛总结了该国《三国遗事》、《三国史记》、《三国史略》、《高丽史》、《丽史提纲》、《东国通鉴》、《东史纂要》、《东史会纲》等史书和历代作家文集的成果。他在《东史纲目》卷一记载说:“己卯(周武王十三年),朝鲜箕子元年。殷太师箕子东来,周天子因以封之。箕子,子姓,名胥馀。封于箕而子爵,故号箕子。仕殷为太师。纣为淫佚,箕子谏,不听而囚之,乃被发佯狂而为奴,鼓琴以自悲。及周武王伐纣入殷,命召公释箕子囚,问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王乃问以天道。箕子为陈《洪范》九畴。箕子不忍周之释,走之朝鲜。武王闻之。因以朝鲜封之而不臣也。都平壤。筑城郭。施八条之教。箕子之来,中国人随之者五千。诗、书、礼、乐、医、巫、阴阳、卜筮之流,百工技艺,皆从焉。初至,言语不通,译而知之。设禁八条,其略:相杀偿以命;相伤以谷偿;相盗者,男没为家奴,女为婢自赎者人五十万。虽免为民,俗犹羞之,嫁娶无所售。是以其民不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淫。其民饮食以笾豆。崇信让,笃儒术,酿成中国之风教。以勿尚兵斗,以德服强暴,邻国皆慕其义归附。衣冠制度,悉同乎中国。”
  :据《高丽志》记述,箕子所筑平壤古城遗址,石筑周八千二百尺,土筑一万二百零五尺,高三十尺。
  “箕子用殷田制,教民以田蚕织作。不三年,民皆向化。礼俗以兴,朝野无事,人民欢悦。以都邑之江比黄河,以其山比嵩山[注云:即大同江、永明岭],作歌颂其德。韩氏百谦曰:"余到平壤,见箕田遗制,阡陌皆在,周然不乱。古圣人经理筹划变夷为夏之意,犹可想见。其田形亩法,与今孟子所论井字制不同。其中含球、正阳两门间区划,最为分明。其制皆为田字形,田有四区,区皆七十亩。大路之内,横而见之,有四田八区。四田,四象之义耶?八区,八卦之象耶?八八六十四,正正方方,其法象先天方图。噫!此盖殷制也!《孟子》:“殷人七十而助。”七十亩,本殷人分田之制。箕子,殷人,其画野分田,宜效宗国。”
  “壬午(周武王十六年),(箕子)四年,箕子朝周。箕子以素车白马[注:殷人尚白也]朝周,过故殷墟,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欲哭不可,欲泣为近妇人,乃作《麦秀》诗以歌之。其诗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所谓狡童者,纣也。殷人闻之,皆为流涕。”
  “戊午(周成王三十三年,箕子四十年),箕子薨。寿九十三。葬平壤北兔山。这里记述了箕子到朝鲜立国的情况。箕子率领五千人到达朝鲜地区之后,定都平壤,传播中原的文化,推广先进的生产技术,并制定了成文法,采用了类似殷商的田亩制度。”
  该书还记载了和箕子后代(箕氏王朝)的情况。箕氏朝鲜王朝一直存在到汉高祖时代。汉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被燕人卫满灭亡。《东史纲目》列箕子传世图,说从箕子立国到箕准被卫满篡位,共历年九百三十年;箕准至马韩,称南康王,到被百济所灭,历年二百零二年,总共传世一千一百三十一年。它记载箕氏王朝的情况说:戊戌(周显王四十六年),燕伯僭称王,侯欲伐,不果,亦称王。箕子薨,子孙世君东方,而年代无考。至是,燕易王僭号,欲东略地。朝鲜侯欲兴兵伐燕,以尊周室;大夫礼谏之,乃止。使礼西说燕,燕亦止不攻。侯复称王。
  “庚辰(秦始皇二十六年),王否,服属于秦。寻薨,子准立。初,朝鲜称王,其后子孙稍骄虐。燕将秦开,尝质于东胡,胡甚信之,归以袭破东胡;攻朝鲜西方,取地一千余里,至满潘为界。朝鲜始弱。及秦并天下,王否畏秦,遂服属于秦,不肯朝会。否,箕子四十世孙也。寻薨,子准立。辛巳(秦始皇二十七年),王准元年。己亥(汉高帝五年),(王准)十九年,与汉以水为界。”
  “丙午,(王准)二十六年,燕人卫满来降,拜为博士,守西鄙。汉燕王卢绾,反入匈奴;卫满亡命,聚党数千人。椎髻蛮夷服,东走出塞,渡水来降。说王求居西界故秦空地上下障,与诸亡命为国藩屏。王信宠之,拜为博士,赐以圭,封之百里,令守西边。戊申,(王准)二十八年,卫满叛袭王都,王南奔。满称朝鲜王,都王俭城。王攻破马韩,都金马郡。”
  3.中国与半岛的考古发现,以及半岛的民俗,都可以与历史记载相互印证,证明箕子开发古朝鲜的历史事实。
  首先从有关考古发现看。檀君神话说,天神降于太伯妙香山,可以与该国的石器时代相互印证。妙香山在今平安北道、平安南道与慈江道交界处,处于大同江与清川江之间。考古发现,公元前5000~前1000年初,朝鲜半岛正当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典型的文化遗址,多分布在平安南道、黄海北道等处,大同江正好流经这些地区而进入大海。生息在平原、河谷的初民,把妙香山想象为其祖先(天神)降落之处,是很自然的事。
  妙香山,正如古希腊的奥林匹斯山、古代中国的泰山一样。檀君神话又说,檀君在箕子进入朝鲜后便移位隐居,正说明古代朝鲜文化接受中国文化影响,由神话时代转入了文明时代。《汉书》说箕子制定了八条禁令,标志古朝鲜社会在中国文化的影响下,已快速地迈进了有成文法的文明时代。
  考古发现可以证明这个历史记载:《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说:“朝鲜青铜时代的年代大体在公元前十~前五世纪,主要遗址在平安北道和黄海北道。”“与周围地区存在着文化联系。”这时代正好与箕氏王朝开发朝鲜的时代相吻合;箕子朝鲜的国都王俭城的故址也正好在平壤市南郊大同江岸边。而且,古朝鲜的青铜器和支石墓跟中国辽宁和山东的青铜器与支石墓,形制一致。今平壤有箕子墓,也决不是空穴来风。
  其次从该国古代的族源神话看。该国族源神话基本是卵生神话。高句丽国的始祖朱蒙是卵生;新罗国的始祖朴赫居世是卵生,新罗国的脱解王(姓昔)和金阏智也是卵生,新罗三大王族(朴、昔、金)都是卵生;南方的驾洛国的六个国王也都是卵生。
  这些神话本身,与中国卵生神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卵生神话很多,人所共知的如:简狄吞燕卵因孕生契;女修吞燕卵而生秦祖先大业,其后代曰孟戏、中衍,仍然鸟身而人言;直到明末清初,满族还有仙女吞鸟卵而生下清始祖努尔哈赤的神话传说。
  据诸多学者考证,东夷是华夏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东夷始居地在今易水、燕山一带,后来一支沿渤海南下,一支向东北迁徙,并达到朝鲜、日本等地。更有人认为,虞舜、殷商、秦嬴等皆为东夷分支。《孟子·离娄下》便说过:“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我们即使不把殷商、秦嬴划为东夷范围,但它们与东夷诸族相互影响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因此,从卵生神话这个角度看,古代朝鲜与箕子所带去的殷商文化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再次从姓氏及有关考古发现看。中国《宋史·礼志》记载,宋徽宗封箕子为辽东公。宋朝罗泌《路史·国名纪》说:唐高祖武德年间“以辽为箕州”。今辽宁集安西有淇水县,辽宁新民一带有祺州。1973年,辽宁喀左北洞村出土西周早期铜鼎,腹内底壁铭文有“箕侯”字样。而且,箕子东去朝鲜时,在路经河北正定时留下了一支子孙,就是后来“鲜于”复姓的来源。《风俗通·姓氏篇》云:“武王封箕子于朝鲜,其子食采于朝鲜,因氏焉。”
  朝鲜半岛的姓氏也一样可以作为证明材料。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大韩民国的姓氏中有箕姓,还有其分支韩姓、齐姓等等,他们都奉箕子为始祖,并到中国河南省淇水县朝歌镇的三仁祠寻根问祖。还可以从服饰、古代历法、风习等看。朝鲜族喜穿白衣,这与殷商传统有关。《史记·殷本纪》说:“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可见殷商尚白。《三国志》等史书记载,古朝鲜地区的扶余国“衣尚白,白布大袂”,这是继承了殷商的传统。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现在。
  古朝鲜的历法也跟殷商相似。《三国志·魏志·东夷传》说,该地区“以殷正月祭天,国中大会”。殷商有杀人殉葬的风俗,而《东夷传》等记载扶余国“杀人殉葬,多者百数”。《东夷传》还说,该国“水旱不调,五谷不熟,辄归咎王”。这又使人想起《吕氏春秋·顺民》的记载:“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曰:‘予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于是……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民乃甚悦。”“民乃甚悦”说明百姓认为汤这样作才对,否则就不对,也就是说把大旱归咎于汤。而且,《三国志·魏志·东夷传》还说,半岛上的许多居民,都自称是来源于中国的“古之亡人”。
  史籍、考古、姓氏、神话、民俗,各个方面相互吻合,都可以印证箕子与殷商遗民对古朝鲜的开发。
  4.从后代历史往前推,也可以证明箕子是古朝鲜地区的开发者:
  《史记·朝鲜列传》明确记载说:西汉建立政权后,与古朝鲜以水为界。燕人卫满,是燕王卢绾的部下。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卢绾反叛,投降匈奴;卫满逃跑到朝鲜地区,后来夺取王位,建立了卫氏王朝,建都王俭城(今平壤)。吕后当权时,卫满曾经与汉朝的辽东太守约定,称为汉朝的“外臣”。卫满传国三代,至孙子右渠王开始与汉朝关系紧张。
  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朝使者涉何与右渠王反目,涉何杀死朝鲜的裨王长,右渠王派兵杀死涉何。于是,两国间爆发战争。元封三年,在汉朝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尼相参杀了右渠王投降。汉武帝把朝鲜地区划分为四郡: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并封右渠王的儿子长降以及尼相参等人为侯。以上史实,是两国学术界都承认的。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科学院历史所主编的《朝鲜通史》就是这样记述的:“公元前三世纪,中国周灭亡,分裂为数国,互相混战。当时古朝鲜的侯也称为王,拥有相当的官僚机构和相当的武装部队……后来,秦统一中国,筑万里长城时(公元前214年),古朝鲜的否王曾企图利用这个机会,扩张自己的势力。后来,他的儿子准王收留北中国燕、齐、赵等国避乱和迁徙的居民,使住于古朝鲜西部地区,扩大了古朝鲜的领域。”“公元前206年汉统一中国后,修万里长城外的辽东故塞,以卢绾为燕王,与古朝鲜以水为界。公元前195年卢绾叛汉,亡命匈奴,其部下卫满聚众千余名,渡水入朝鲜。准王赐予博士爵位和百余里土地,令其统率亡命于古朝鲜西部国境之汉人。卫满在古朝鲜的西部境界扩张势力,于公元前194年袭击王俭城,驱逐准王,自立为古朝鲜‘国王’。”“汉四郡的设置对朝鲜各部落的政治、经济、文化上有巨大的影响。汉通过乐浪郡,与朝鲜各部落之间的交易广泛开展起来了。考古遗迹发掘工作中(仅辽东地方尚不得知),在大同江流域黄海道,直到庆尚道地方,都发现汉朝时代的文化遗物的事实,就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如果不否认汉武帝灭卫氏王朝建立乐浪等郡的历史,那么,就不可轻易否认卫氏王朝取代箕氏王朝的史事。如果承认有箕氏王朝,就不可轻易否定箕子入朝鲜的历史记载。否则,箕否王、箕准王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我们利用史料决不可割裂。而且,根据先秦典籍记载,箕子是确有其人的。殷商的三个著名人物,比干被杀,微子封于宋,都没有疑义,为什么单独怀疑箕子去朝鲜呢?而且,如果没有去朝鲜,那么为什么没有任何资料提出箕子的其他去向呢?一部世界各民族交往的历史,大致有两种类型:一是和平的交流;一是武力的征服与反抗。箕子入朝鲜属于前一种类型;卫满的入侵与汉武帝的征服,是属于后一种类型。
  箕子入朝鲜,奠定了中国和朝鲜半岛几千年文化交流与友好的基础。所以,古代朝鲜、韩国的传统史书,从来就肯定箕子的开发之功,并以箕氏王朝为正统;而对卫满则采取批判的态度。因为,箕子及其后代不仅对开发朝鲜半岛做出了贡献,而且已经融合为古朝鲜民族的一部分,并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如,在其历史文献《东史纲目》众评论卫满说:“卫满未有积仁行德,徒以亡人以诈逐王准,夺之国而并之,不义甚矣!二世而灭亡,暴得者暴亡。何以传世久长,与礼箕并哉?”
  元、明时期朝鲜三大诗人之一的李齐贤,在其《题长安逆旅》中,就明确地把自己的祖国称为“海上箕封礼义邦”;并且赞扬朝鲜与中国的关系是“河山万世同盟国”。其著名小说家金时习所写的《醉游浮碧亭记》,就是以箕准的女儿为女主角,作家通过女主角之口说:“卫满乘时窃其宝位,而朝鲜之业坠矣!”小说还写了朝鲜开国始祖救助箕准之女,使她成仙。其历史倾向性非常明显。
——朝鲜民族,曾深受日寇的侵害,这种历史伤痛是永远抹不去的!那么,如今的韩国“学者”却为什么还要步倭奴的后尘,以抄袭、纂改历史来体现一个张显无耻的民族形象呢? 
 

箕子朝鲜君主世系

  箕子:子胥余,公元前1122~前1082年
  荘恵王:子松,公元前1082~前1057年
  敬孝王:子询,公元前1057~前1030年
  恭贞王:子伯,公元前1030~前1000年
  文武王:子椿,公元前1000~前972年
  太原王:子礼,公元前972~前968年
  景昌王:子荘,公元前968~前957年
  兴平王:子捉,公元前957~前943年
  哲威王:子调,公元前943~前925年
  宣恵王:子索,公元前925~前896年
  谊襄王:子师,公元前896~前843年
  文恵王:子炎,公元前843~前793年
  盛徳王:子越,公元前793~前778年
  悼懐王:子职,公元前778~前776年
  文烈王:子优,公元前776~前761年
  昌国王:子睦,公元前761~前748年
  武成王:子平,公元前748~前722年
  贞敬王:子阙,公元前722~前703年
  楽成王:子懐,公元前703~前675年
  孝宗王:子存,公元前675~前658年
  天老王:子孝,公元前658~前634年
  修道王:子立襄,公元前634~前615年
  徽襄王:子通,公元前615~前594年
  奉日王:子参,公元前594~前578年
  徳昌王:子仅,公元前578~前560年
  寿圣王:子翔,公元前560~前519年
  英杰王:子藜,公元前519~前503年
  逸民王:子冈,公元前503~前486年
  済世王:子混,公元前486~前465年
  清国王:子璧,公元前465~前432年
  导国王:子澄,公元前432~前413年
  赫圣王:子□,公元前413~前385年
  和罗王:子谓,公元前385~前369年
  说文王:子贺,公元前369~前361年
  庆顺王:子华,公元前361~前342年
  嘉徳王:子诩,公元前342~前315年
  三老王:子煜,公元前315~前290年
  顕文王:子釈,公元前290~前251年
  章平王:子润,公元前251~前232年
  宗统王:子丕,公元前232~前220年
  哀王:子准,公元前220~前194年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