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973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1002ban (2011/2/8 23:48:00)  最新编辑:1002ban (2011/3/24 13:46:39)
萧昭业
拼音:Xiāo ZHāo Yè (Xiao ZHao Ye)
同义词条:齐郁陵王
目录[ 隐藏 ]
  齐郁陵王萧昭业(473年-494年),字元尚,小名法身,南朝齐的第三任皇帝。为文惠太子萧长懋之长子。

人物简介

 
萧昭业
萧昭业
  萧长懋死后,萧昭业被立为皇太孙。493年齐武帝死后,萧昭业即位,改年号为隆昌。同时由竟陵王萧子良与西昌侯萧鸾辅政。

  萧昭业虽然工于隶书,美容止而获得祖父与父亲的喜爱,但是萧昭业本人是一个阳奉阴违的人,即位之后便原型毕露,不但滥发赏赐,并且过著十分浪费奢靡的生活,毫无一国之君的姿态,朝政都委托西昌侯萧鸾处理。最后萧鸾派兵进宫弑杀萧昭业,并且废萧昭业为郁林王
相关事件
 

鬼混父妃萧昭业遭勒

  南朝萧齐郁林王萧昭业493年由其叔父萧鸾拥立为帝。但萧昭业好色喜淫,竟看上其父遗姬徐氏,经常与其鬼混。为讨好徐氏,他经常任她挥霍钱财,武帝死时国库中原积有钱8亿万,萧昭业为媚女色竟带着后妃到库房,命令左右。南朝萧齐郁林王萧昭业493年由其叔父萧鸾拥立为帝。但萧昭业好色喜淫,竟看上其父遗姬徐氏,经常与其鬼混。为讨好徐氏,他经常任她挥霍钱财,武帝死时国库中原积有钱8亿万,萧昭业为媚女色竟带着后妃到库房,命令左右取出各种珍宝,一一砸碎,以资玩乐。朝政委于萧鸾,后萧鸾功高震主,萧昭业又欲除之,萧鸾闻讯大怒,决计废杀萧昭业。497年7月某日晨,萧鸾遣党徒萧谌、萧坦之带兵杀入宫内,此时萧昭业正在殿中与父妃徐姬行淫,急令内侍关闭殿门。但萧谌已冲入殿内,他大声对内宿萧昭业卫兵说:“我们前来捕人,与你们无关!”卫兵平时恨萧昭业荒淫,此时见寡不敌众,便放人入内。萧昭业逃入徐姬房内欲自杀,徐姬抱住劝阻,剑只伤颈。萧谌冲入,喝令萧昭业出殿,萧昭业只得以帛裹伤随之出宫,行至两斋,萧谌按萧鸾令勒紧帛巾,萧昭业吐舌翻眼而死,终年21岁。尔后被太后废为郁林王,连皇帝称号也被剥夺了。

最终后果


  萧昭业沉湎游乐,一切政事,都取决于西昌侯萧鸾。萧鸾欲废萧昭业,先跟镇西咨议参军萧衍合谋。在地方大员中,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荆州剌史、随王萧子隆和豫州剌史、高帝与武帝的旧将崔慧景。他采纳萧衍的计策,先将据守战略要地荆州的萧子隆,召还京师,任以侍中、抚军将军,免除对京师的威胁。接着以萧衍为宁朔将军,率兵戍守寿阳,夺取了崔慧景的兵权。 对萧鸾进行废立之事起关键作用的,是卫尉箫谌和征南咨议参军萧坦之。萧谌是齐武帝萧赜的族子,萧赜任郢州剌史时,就以他为心腹。武帝即位以后,长期由他负责皇宫的宿卫,朝廷机密之事,无不预闻。萧坦之是萧谌的族人,曾任东宫的直阁将军,亦为武帝所信任。萧昭业认为他二人都是祖父的旧臣,甚为亲信。有时,萧谌因故外宿不回,萧昭业会通宵无眠,直到萧谌回来才安心。萧坦之得随意出入后宫,萧昭业亵狎宴游,他都陪侍在身边。萧昭业醉酒后,常袒裸身体,坦之便进行搀扶,并乘机进谏。他二人见萧昭业行为狂纵已不可救药,灾祸的降临只是早晚的事。为了避免受牵连,便主动向萧鸾靠拢。而萧昭业并未觉察到。

  有了萧谌等人的参与,萧鸾开始剪除萧昭业的亲信。他先列举徐龙驹的罪恶,奏请将他处死。接着便向直阁将军周奉叔开刀。这个周奉叔并不像徐龙驹那样好对付。他很有勇力,常带领二十人,身佩单刀,出入宫禁,并威胁人们说:“周郎刀不识君。”不过他有勇无谋,还是上了萧鸾的圈套。萧鸾先使萧谌、萧坦之奏请皇帝,以周奉叔出任青州剌史。当他率领部伍出发时,又假传皇帝诏令,召他入尚书省。刚一进门,便被事先安排好的勇士殴杀。然后,启奏萧昭业,说周奉叔侮慢朝廷。萧昭业不知就里,也就承认了他们的作法。接下来,萧鸾相继收捕了綦母珍之和萧昭业的另一亲信溧阳县令杜文谦。

史籍记载


          南齐书 本纪第四 郁林王
 
南北史演义
南北史演义
  郁林王昭业,字元尚,文惠太子长子也。小名法身。世祖即位,封南郡王,二千户。永明五年十一月戊子,冠于东宫崇政殿。其日小会,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给昭业扶二人。七年,有司奏给班剑二十人,鼓吹一部,高选友、学。十一年,给皂轮三望车。诏高选国官。文惠太子薨,立昭业为皇太孙,居东宫。世祖崩,太孙即位。

  八月,壬午,诏称先帝遗诏,以护军将军武陵王晔为卫将军,征南大将军陈显达即本号,并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西昌侯鸾为尚书令。太孙詹事沈文季为护军将军。癸未,以司徒竟陵王子良为太傅。诏曰:“朕以寡薄,嗣膺宝政,对越灵命,钦若前图,思所以敬守成规,拱揖群后。哀荒在日,有懵大猷,宜育德振民,光昭睿范。凡逋三调及众责,在今年七月三十日前,悉同蠲除。其备偿封籍货鬻未售,亦皆还主。御府诸署池田邸冶,兴废沿事,本施一时,于今无用者,详所罢省。公宜权禁,一以还民,关市征赋,务从优减。”丙戌,诏曰:“近北掠余口,悉充军实。刑故无小,罔或攸赦,抚辜兴仁,事深睿范。宜从荡宥,许以自新,可一同放遣,还复民籍。已赏赐者,亦皆为赎。”辛丑,诏曰:“往岁蛮虏协谋,志扰边服,群帅授略,大歼凶丑。革城克捷,及舞阴固守,二处劳人,未有沾爵赏者,可分遣选部,往彼序用。”

  九月,癸丑,诏“东西二省府国,长老所积,财单禄寡,良以矜怀。选部可甄才品能,推校年月,邦守邑丞,随宜量处,以贫为先。”辛酉,追尊文惠皇太子为世宗文皇帝。冬,十月,壬寅,尊皇太孙太妃为皇太后,立皇后何氏。

  十一月,辛亥,立临汝公昭文为新安王,曲江公昭秀为临海王,皇弟昭粲为永嘉王。

   隆昌元年春,正月,丁未,改元,大赦。加太傅、竟陵王子良殊礼,骁骑将军、晋熙王銶为郢州刺史,丹阳尹、安陆王子敬为南兖州刺史,征北大将军、晋安王子懋为江州刺史,临海王昭秀为荆州刺史,永嘉王昭粲为南徐州刺史,征南大将军陈显达进号车骑大将军,郢州刺史、建安王子真为护军将军。诏百僚极陈得失。又诏王公以下各举所知。戊申,以护军将军沈文季为领军将军。己酉,以前将军曹虎为雍州刺史,右卫将军薛渊为司州刺史。庚戌,以宁朔将军萧懿为梁、南秦二州刺史,辅国长史申希祖为交州刺史。辛亥,车驾祠南郊。诏曰:“执耜暂忘,悬磬比室,秉机或惰,无褐终年。非怠非荒,虽由王道,不稂不莠,实赖民和。顷岁,多稼无爽,遗秉如积,而三登之美未臻,万斯之基尚远。且风土异宜,百民舛务,刑章治绪,未必同源。妨本害政,事非一揆,冕旒属念,无忘夙兴。可严下州郡,务滋耕殖,相亩辟畴,广开地利,深树国本,克阜民天。又询访狱市,博听谣俗,伤风损化,各以条闻,主者详为条格。”戊午,车驾拜景安陵。己巳,以新除黄门待郎周奉叔为青州刺史。

  二月,辛卯,车驾祠明堂。夏,四月,辛巳,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武陵王晔薨。戊子,太傅竟陵王子良薨。戊戌,以前沙州刺史杨炅为沙州刺史。丁酉,以骠骑将军庐陵王子卿为卫将军。尚书右仆射鄱阳王锵为骠骑将军,并开府仪同三司。

  闰月,乙丑,以南东海太守萧颖胄为青、冀二州刺史。丁卯,镇军大将军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戊辰,以中军将军新安王昭文为扬州刺史。六月,丙寅,以黄门侍郎王思远为广州刺史。秋,七月,庚戌,以中书郎萧遥欣为兖州刺史,东莞太守臧灵智为交州刺史。癸巳,皇太后令曰:“镇军、车骑、左仆射、前将军、领军、左卫、卫尉、八座:自我皇历启基,受终于宋,睿圣继轨,三叶重光。太祖以神武创业,草昧区夏,武皇以英明提极,经纬天人。文帝以上哲之资,体元良之重,虽功未被物,而德已在民。三灵之眷方永,七百之基已固。嗣主特钟沴气,爰表弱龄,险戾著于绿车,愚固彰于崇正。狗马是好,酒色方湎。所务唯鄙事,所疾唯善人。世祖慈爱曲深,每加容掩,冀年志稍改,立守神器。自入纂鸿业,长恶滋甚。居丧无一日之哀,缞绖为欢宴之服。昏酣长夜,万机斯壅,发号施令,莫知所从。阉竖徐龙驹专总枢密,奉叔、珍之互执权柄,自以为任得其人,表里缉穆,迈萧、曹而愈信、布,倚太山而坐平原。于是恣情肆意,罔顾天显,二帝姬嫔,并充宠御,二宫遗服,皆纳玩府。内外混漫,男女无别。丹屏之北,为酤鬻之所,青蒲之上,开桑中之肆。又微服潜行,信次忘反,端委以朝虚位,交戟而守空宫积旬矣。宰辅忠贤,尽诚奉主,诛锄群小,冀能悛革,曾无克己,更深怨憾。公卿股肱,以异己置戮,文武昭穆,以德誉见猜。放肆丑言,将行屠脍,社稷危殆,有过缀旒。昔太宗克光于汉世,简文代兴于晋氏,前事之不忘,后人之师也。镇军居正体道,家国是赖,伊霍之举,实寄渊谟,便可详依旧典,以礼废黜。中军将军新安王,体自文皇,睿哲天秀,宜入嗣鸿业,永宁四海。外即以礼奉迎。未亡人属此多难,投笔增慨。”

  昭业少美容止,好隶书,世祖敕皇孙手书不得妄出,以贵重之。进对音吐,甚有令誉。王侯五日一问讯,世祖常独呼昭业至幄座,别加抚问,呼为法身,钟爱甚重。文惠皇太子薨,昭业每临哭,辄号啕不自胜,俄尔还内,欢笑极乐。在世祖丧,哭泣竟,入后宫,尝列胡妓二部夹阁迎奏。为南郡王时,文惠太子禁其起居,节其用度,昭业谓豫章王妃庾氏曰:“阿婆,佛法言,有福德生帝王家。今日见作天王,便是大罪,左右主帅,动见拘执,不如作市边屠酤富儿百倍矣。”及即位,极意赏赐,动百数十万。每见钱,辄曰:“我昔时思汝一文不得,今得用汝未?”期年之间,世祖斋库储钱数亿垂尽。开主衣库与皇后宠姬观之,给阉人竖子各数人,随其所欲,恣意辇取;取诸宝器以相剖击破碎之,以为笑乐。居尝裸袒,著红裈,杂采袒服。好斗鸡,密买鸡至数千价。世祖御物甘草杖,宫人寸断用之。毁世祖招婉殿,乞阉人徐龙驹为斋。龙驹尤亲幸,为后阁舍人,日夜在六宫房内。昭业与文帝幸姬霍氏淫通,龙驹劝长留宫内,声云度霍氏为尼,以余人代之。尝以邪谄自进,每谓人曰:“古时亦有监作三公者。”皇后亦淫乱,斋阁通夜洞开,内外淆杂,无复分别。中书舍人綦母珍之、朱隆之,直阁将军曹道刚、周奉叔,并为帝羽翼。高宗屡谏不纳,先启诛龙驹,次诛奉叔及珍之,帝并不能违。既而尼媪外入,颇传异语,乃疑高宗有异志。中书令何胤以皇后从叔见亲,使直殿省,尝随后呼胤为三父,与胤谋诛高宗,令胤受事,胤不敢当,依违杜谏,帝意复止。乃谋出高宗于西州,中敕用事,不复关谘。高宗虑变,定谋废帝。二十二日壬辰,使萧谌、坦之等于省诛曹道刚、朱隆之等,率兵自尚书入云龙门,戎服加朱衣于上。比入门,三失履。王晏、徐孝嗣、萧坦之、陈显达、王广之、沈文季系进。帝在寿昌殿,闻外有变,使闭内殿诸房阁,令阉人登兴光楼望,还报云:“见一人戎服,从数百人,急装,在西钟楼下。”须臾,萧谌领兵先入宫,截寿昌阁,帝走向爱姬徐氏房,拔剑自刺不中,以帛缠颈,舆接出延德殿。谌初入殿,宿卫将士皆操弓盾欲拒战,谌谓之曰:“所取自有人,卿等不须动!”宿卫信之,及见帝出,各欲自奋,帝竟无一言。出西弄,杀之,时年二十一,舆尸出徐龙驹宅,殡葬以王礼。余党亦见诛。

  史臣曰:郁林王风华外美,众所同惑。伏情隐诈,难以貌求。立嫡以长,未知瑕衅,世祖之心,不变周道。既而愆鄙内作,兆自宫闱,虽为害未远,足倾社稷。《春秋》书梁伯之过,言其自取亡也。

  赞曰:十愆有一,无国不失。郁林负荷,弃礼亡律。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1002b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