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762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1002ban (2011/2/7 22:55:31)  最新编辑:1002ban (2011/3/6 14:30:54)
范雎
拼音:fàn jū
  范雎(?-前255年),字叔,中国战国魏国人秦昭王宰相。封地在应城(今河南鲁山之东),所以又称为“应侯”。他同商鞅张仪李斯先后任秦国丞相,对秦的强大和统一天下起了重大作用。

生平简介

  
范雎画像
范雎画像
  范雎是魏国公族支庶子弟,善辩,本欲求官于魏王,但因家贫无资可通门路,不得不改为入中大夫须贾门下为宾客。一次随须贾出使齐国时被怀疑通齐卖魏,因此在归国后被魏国相国魏齐几乎鞭笞致死,后在郑安平的帮助下,易名张禄,潜随秦国使者王稽入秦。(一说在孟尝君的推荐下前往秦国)

  范雎秦昭王之后,提出了远交近攻的策略,抨击穰侯魏冉越过韩国和魏国而进攻齐国的做法。他主张将韩、魏作为秦国兼并的主要目标,同时应该与齐国等保持良好关系。范遂被拜为客卿,之后,他又提醒昭王,秦国的王权太弱,需要加强王权。秦昭王遂于前266年废太后,并将国内四大贵族赶出函谷关外,拜范雎为相,封于应(今河南宝丰西南),号为应侯。

  范雎人睚眦必报,掌权后先羞辱魏使须贾,之后又迫使魏齐自尽。又举荐郑安平出任秦国大将,王稽出任河东守,以报其恩。

  前262年,秦国攻打韩国的上党,与兴起的赵国发生长平之战。两军对垒3年后,范雎于前260年成功地以反间计使赵国启用无实战能力的赵括廉颇为将,使得白起大破赵军。长平战后,范雎妒忌白起的军功,借秦昭王之命迫使白起自杀。

  此后秦军乘胜追击,围困赵国都城邯郸,希望一举灭赵,但是于前259年秋被率军来援的信陵君击溃,郑安平兵败降赵。前255年,王稽也因通敌之罪被诛。范雎因此失去秦昭王的宠信,不得不推举蔡泽代替自己的位置,辞归封地,不久病死。

名字解析


  《史记》本传作范睢,而《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有范且,王先慎集解引顾广圻曰:“范且,范雎也,且、雎同字”又按《资治通鉴》周赧王四十五年范睢下胡三省注云:“睢,音虽,”钱大昕《通鉴注辨正》云曰:“考武梁祠画像作范且,且与雎同字,宜从且不从目,注读为虽,失之甚矣。”

历史评价


  范雎是一位充满矛盾的历史人物。他一方面小肚鸡肠,“每饭之德必赏,睚眦之怨必报”;另一方面,他又富于深谋远虑,能够忍辱负重,终成大事。他一方面对过去了的恩怨耿耿于怀,设计杀仇;另一方面,他又具有战略眼光,提出了“远交近攻”的战略方针。事实证明,“远交近攻”的战略方针是行之有效的,秦国就是在这一方针指引下一步步强盛起来,一步步完成统一大业的。从这个角度看,说范雎是秦国霸业的奠基人,并不为过。范雎事秦纯粹出于偶然,并没有必然性。

  如果没有范雎这个人物出现,历史将是另一番景象。那样的话,也许秦昭王仍是谙弱无力的君王,别说统一不了诸侯国,权力尽失也未可知。范雎使得一切都改变了,甚至历史的进程也被改变了。范雎呼风唤雨,如鱼得水。他在秦国的权力之大,通过他进谏秦王杀死了头号功臣白起,足可见证。白起坑杀40万赵国降卒的深仇大恨,由范雎替赵国人报了。六国的人杀死原先的头号敌人,而且是没费吹灰之力,也幽默得可以。

  秦国吞并六国,然而为秦国制定吞并方针的,正是六国之一的魏国人—范雎。由此观之,六国—至少是魏国—乃自掘坟墓。有暴秦虎视眈眈,危若累卵,六国仍不结束窝里斗,直到把一流人才赶到敌人那里去。从这一点看,七国归于一统,实在是势在必行。诸侯国和平相处、相安无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假如当年没有范雎被须贾、魏齐陷害之事,魏国重用范雎,也许魏国可以强于一时,但绝对不可能改写历史。

  历史是个古怪的老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范雎相于秦,恰恰顺乎中国政治之大势,所以才被写上了重重的一笔。

  范雎是战国时期秦国名相,他为秦统一天下发挥过巨大的作用。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对秦国有巨大贡献者,却为了一己私利,在用人问题上一步步走上了腐败的道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罪过之一:妒杀白起。白起是秦国著名大将,有常胜将军之称。特别是长平之战,一举歼灭赵国主力军45万之众。当然,长平之战之所以全胜,也有范雎的功劳,因为正是他用反间计,使赵王临阵换掉名将廉颇,代之以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然而战役之后,正当白起欲乘胜追击时,范雎却嫉贤妒能,害怕白起的功劳超过自己,于是,花言巧语说服秦昭王收兵。白起获知范雎暗中作梗后,便与之结怨。后来,在范雎的挑拨下,秦昭王先将白起贬为士卒,随后又令其自杀。

  罪过之二:提拔亲信。范雎是魏国人,曾被魏中大夫须贾所诬,受到相国魏齐的迫害,后来在好友郑安平和秦国使者王稽的帮助下,才逃到秦国。范雎得志后,就利用职权报私仇,先廷辱须贾、后计杀魏齐,对王稽与郑安平他却十分关心。在他的精心安排下,王稽被任命为河东太守、郑安平被任命为将军,他还安排郑安平接替白起率兵攻赵,结果不但被赵国打得大败,郑安平还率两万士兵投降了赵国。当时,要按照秦律,范雎用人失察应受到株连,并祸及三族,只不过秦昭王念其功劳大,未加追究。他的另一亲信王稽也不争气,竟“里通外国”。尽管秦昭王仍未追究范雎的责任,但范雎深深感到了害怕,因为白起的死与王稽、郑安平的被提拔重用,都是他一手策划的。此后,他考虑再三,不得不放弃荣华与权力,称病辞去相位,退出政治舞台。

  范雎的腐败,关键在于,其在干部的使用上不是以国家利益为重,而是以自己为核心。司马迁如此评价范雎:“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所以说,大权在握的领导干部,过多考虑个人恩怨,就难免在干部的任免与使用上走上腐败的道路。

范雎之死的真相


  根据《史记·范雎蔡泽列传》的记载,范雎在听了蔡泽所游说的要功成身退的道理后就毅然引退,最后安然寿终正寝于家中,成了秦国少有的结局很好的名相,这似乎已经成了定论。但是最近读了林剑鸣先生的《秦史稿》后,这种延续两千多年的看法被推翻了,林先生说,据云梦秦简《编年纪》云:“(秦昭王)五十二年,王稽、张禄死。”张禄即范雎在秦国的化名,可见,当秦昭王五十二年(公元前255年),当秦军攻打邯郸失败、范雎保举的郑安平投降赵国、河东失守后,按秦国“被保举的人犯罪则保举者一起受刑”的法律,被秦昭王处死。

  然而云梦秦简《编年纪》云:“(秦昭王)五十二年,王稽、张禄死。”只是说张禄死并没有说是被杀的,况且蔡泽游说范雎的话难道是司马迁编出来的,如果是被杀的,哪还有蔡泽游说的份哦,司马迁写史是比较严谨的。而且秦昭王是在范雎的策划下才取得皇权的,有很大功劳,“有敢言郑安平事者,以其罪罪之”这样安慰范雎也是情理之中。所以事实是这样的:公元前 258 年(秦昭襄王四十九年)正月,王 陵统率的秦军进攻邯郸受挫,死伤很多。秦王想令白起代替王陵攻赵,白起 托病,不肯出征。秦王亲见白起,强迫他带病指挥军队,白起仍不肯行。秦 王改用王龁代替王陵,范睢又起用郑安平为将军,郑安平成了进攻邯郸的主 帅。公元前 257 年,魏、楚两国的军队前来救赵。邯郸城下的秦军,在赵军 和魏军、楚军的夹击下大败。郑安平在赵军围困下以二万人降赵,赵封他为 武阳君,公元前 255 年死于赵。被范睢引用为河东太守的王稽,也因与诸侯 通而坐法诛。秦王大怒,欲兼诛范睢。燕国人蔡泽听到这个消息,游说范睢 退位让贤。范睢因而自称病重,推荐蔡泽为相。云梦秦简《编年记》说,公 元前 255 年(秦昭襄王五十二年),“王稽、张禄死。”这是在王稽被处死的那年,范睢也病死了。

大事件

智赚长平 

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
  周赧王五十五年(公元前260年),秦军大举北进,进攻赵国。老将廉颇率赵兵迎敌,秦、赵两军相持于长平。秦兵虽然勇武善战,怎奈廉颇行军持重,坚筑营垒,等待时机与变化,迟迟不与秦兵决战。如此一采,两军相持近两年,仍难分胜负。秦国君臣将士个个焦躁万分;却又束手无策。秦昭王问计于范雎,说:“廉颇多智,知秦军强而不轻易出战。秦兵劳师袭远,难以持久,战事如此久拖不决,秦军必将深陷泥淖,无力自拔,为之奈何?”范雎早已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作为出色的谋略家,他很快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他对赵国文臣武将的优劣了如指掌,深知秦军若想速战速决,必须设计除掉廉颇。于是,他沉吟片刻,向昭王献了一条奇妙的反问计。

  范雎遣一心腹门客,从便道进入赵国都城邯郸,用千金贿赂赵王左右亲近之人,散步流言道:“秦军最惧怕的是赵将赵奢之子赵括,年轻有为且精通兵法,如若为将,恐难胜之。廉颇老而怯,屡战屡败,现已不敢出战,又为秦兵所迫,不日即降。”

  赵王闻之,将信将疑。派人催战,廉颇仍行“坚壁”之谋,不肯出战。赵王对廉颇先前损兵折将本已不满,今派人催战,却又固守不战,又不能驱敌于国门之外。于是轻信流言,顿时疑心大起,竟不辨真伪,匆忙拜赵括为上将,赐以黄金彩帛,增调20万精兵,持节前往以代廉颇。

  赵括虽为赵国名将赵奢之子,确也精通兵法。但徒读经文书传,不知变通,只会坐而论道,纸上谈兵,而且骄傲自大。一旦代将,立即东向而朝,威临军吏,致使将士无敢仰视者。他还把赵王所赐黄金、财物悉数藏于家中,日日寻思购买便利田宅。

  赵括来到长平前线,尽改廉颇往日约束,易置将校,调换防位,二时弄得全军上下人心浮动,紊乱不堪。范雎探知赵国已入圈套,便与昭王奏议,暗派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火速驰往长平,并约令军中:“有敢泄露武安君为将者斩!”

  这白起是战国时期无与伦比的久经沙场的名将;一向能征惯战、智勇双全。论帅才,赵括远不能与白起相比;论兵力,赵军绝难与秦兵抗衡。范雎之所以秘行其事,目的就是使敌主松懈其志,以期出奇制胜。两军交战,白起佯败,赵括大喜过望,率兵努追不舍,结果被秦军左右包抄,断了粮草,团团围困于长平。秦昭王闻报,亲自来到长平附近;尽发农家壮丁,分路掠夺赵人粮草;遏绝救兵。赵军陷于重围达46天,粮尽援绝,士兵自相杀戮以取食,惨不忍睹。赵括迫不得已,把全军分为四队,轮番突围,均被秦军乱箭击退,赵括本人也被乱箭射死。长平一战,秦军获得了空前的胜利,俘虏赵兵40万,除年老年幼者240人放还外,其余全部坑杀。这次战役,秦军先后消灭赵军45万,大大挫伤了雄踞北方的赵国的元气,使其从此一蹶不振。战后,秦军乘胜进围赵都邯郸。虽曾有赵国名士毛遂自荐,赴楚征援,又有魏国信陵君窃符救赵,也只能是争一时之生存,无法挽回赵国败亡的厄运。

  长平之战,在秦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秦与关东六国的战争,如果说秦惠文王时还处于战略相持阶段的话,至此则进入了战略反攻阶段。此后,虽有庞缓组织的最后一次赵、魏、韩、楚、燕五国合纵抗秦,但也仅仅是困兽犹斗而已。  

邯郸之战

  长平之战后,遂围邯郸。白起本拟乘胜灭赵。昭王四十八年十月,秦再次平定了上党,后军分二路:一路由王齮率领,进攻皮牢(今河北武安);一路由司马梗攻占太原。而白起自将围攻邯郸。韩国和赵国惊恐万分,派苏代用重金贿赂秦相应侯范雎说:“白起擒杀赵括,围攻邯郸,赵国一亡,秦就可以称帝,白起也将封为三公,他为秦攻拔七十多城,南定鄢、郢、汉中,北擒赵括之军,虽周公、召公、吕望之功也不能超过他。现在如果赵国灭亡,秦王称王,那白起必为三公,您能在白起之下吗?即使您不愿处在他的下位,那也办不到。秦曾经攻韩、围邢丘,困上党,上党百姓皆奔赵国,天下人不乐为秦民已很久。今灭掉赵国,秦的疆土北到燕国,东到齐国,南到韩魏,但秦所得的百姓,却没多少。还不如让韩、赵割地求和,不让白起再得灭赵之功。”于是范雎以秦兵疲惫,急待休养为由,请求允许韩、赵割地求和。昭王应允。韩割垣雍,赵割六城以求和,正月皆休兵。白起闻知此事,从此与范雎结下仇怨。后白起被迫自杀。范雎推荐郑安平为将,攻打赵国,结果被赵军所围,率二万人降赵。范雎请罪,秦国的法令,“任人而所任不善者,各以其罪罪之。”(《史记•范雎蔡泽列传》)秦昭王恐因此事伤害到范雎,于是下令国中:“有敢言郑安平事者,以其罪罪之。”(《史记•范雎蔡泽列传》)而且还大大赏赐了范雎。

廷辱须贾

  周赧王三十九年(公元前276年),魏安麓王封弟无忌为信陵君。当是时,魏王闻知秦昭王用范雎之谋,将要东伐韩魏,急召群臣商议。信陵君无忌力主发兵迎敌,相国魏齐则认为秦强魏弱,主张遣使求和。于是,魏王派中大夫须贾赴秦议和,直奔咸阳,下榻于馆驿。

  范雎闻知魏王遣须贾来都议和,便换去相服,装做寒酸落魄之状,潜出府门,来到馆驿,徐步而人,谒见须贾。须贾一见来人,大惊,说道:“范先生固无恙乎?我以为先生被魏相打死,何以得命在此?”范雎答道:“当年被弃尸荒郊,幸得苏醒,为一过客所救,亡命于秦,为人打工糊口,聊以为生。”须贾不觉动了哀怜之情,留之同坐,索得食物赐之。时值隆冬,范雎衣薄而破,战栗不已,须贾见状叹道:“范叔一寒如此!”命从人拿出一件缯袍披在范雎的身上。接着问道:“当今秦国丞相张禄,权势盛大,我欲拜见他,可是无人引见。先生在秦日久,能为我通融一下吗?”范雎谎说自己的主人与张丞相关系甚好,自己也常出入相府,可以为其引见,并同意为须贾借得大车驷马,供其驱使。

  街市上,范雎亲自为须贾执辔御之。街市之人,见丞相驾车而来,纷纷疾走回避。须贾颇感惊异。既至相府,范雎转身对须贾说道:“大夫少待于此,容我先去通报一下。”须贾下车,立于门外,候之良久亦无消息,便走近守门者,悄声;问道:“我的故人范叔入府通报,久而不出,您能为我招呼一下吗?”守门者好生奇怪,这里并没有什么“范叔”。当须贾得知范雎即是张禄,乃当今秦之丞相时,如梦中忽闻霹雳,心坎突突乱跳,于是脱袍解带,跪于门外,托守门者报告说:“魏国罪人须贾在外领死!”范雎在鸣鼓之中,缓步而出,威风凛凛,坐于堂上。须贾跪伏不起,连称有罪。范雎历数须贾三大罪状后说道:“你今至此,本该断头沥血,以酬前恨。然而考虑到你还念旧情,以缯袍相赠,所以苟全了你的性命。”须贾叩头称谢;匍匐而出。

  范雎入见秦王,将往事一一禀报;并说魏国惧秦,遣使求和。秦王大喜,依范雎言,准魏求和,须贾之事,任其处理发落。

  几天以后,范雎在丞相府大宴诸侯之使,宾客济济一堂,觥筹交错,很是热闹。唯独将须贾安排在阶下,并派两个黥徒夹之以坐,席上只备些炒熟的料豆,两黥徒手捧喂之,如同喂马一般。众宾客甚以为怪,范雎便将旧事诉说一遍,然后对须贾厉声喝道:“秦王虽然许和,但魏齐之仇不可不报,留你一条蚁命归告魏王,速将魏齐人头送来。否则,我将率兵屠戮大梁,那时悔之晚矣。”须贾早吓得魂不附体,喏喏连声而出。

  须贾归魏,将此事告知魏王。魏相魏齐闻知十分恐惧,弃了相印,星夜逃往赵国,私藏于平原君赵胜家中。秦昭王闻知,欲为范雎报仇,设计诱骗平原君入秦,并扣为人质。声称,若不送魏齐人头至秦,将不准平原君归赵。魏齐走投无路,怒而自刎。

  范雎报仇雪恨之后,并没忘记自己的恩人王稽和郑安平。一天,他晋见秦昭王,奏道:“臣本魏一亡命之人,如果不是王稽忠于大王而纳臣于秦,如果不是大王英明圣哲,臣安能富贵如此。然王稽至今仅为谒者,当年救臣于水火之中的郑安平亦未重用,请大王;恩赐。”秦昭王念范雎功劳,准其奏请,任命王稽为河东太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

  范雎廷辱须贾、赚杀魏齐,都反映了他的胸怀不够宽广,但在生产力低下、社会狭小、私有至上的时代,人们囿于私利,往往于胸中深构城府,陷人于无形,这就酿成了无数的历史悲剧。司马迁在为范雎作传行文至此时,曾有一句颇为有名的感慨:“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这既是对范雎的褒扬也是对范雎狭小心胸刻薄的概括。由于范雎势炎日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那本来就狭小的心胸最后发展到了嫉贤妒能的程度,给他的形象抹上了一层难以洗刷的阴影。妒杀白起便是典型的一例。

范雎远交近攻计

  蔺相如廉颇同心协力保卫赵国,秦国还真的不敢去侵犯。可是秦国从楚国魏国却得到了不少土地。那时候,秦国的实权操在秦国的太后和她的兄弟穰(音ráng)侯魏冉手里。公元前270年,穰侯要派兵去打齐国。

  正在这时候,秦昭襄王接到一封信,落名叫张禄,说有要紧的事求见。
 
  张禄原是魏国人,原名叫范雎(雎音jū,一作范雎,音suī)。本来是魏国大夫须贾(音gǔ)的门客。有一回,须贾带着范雎出使齐国。齐襄王听说范雎挺有才干,背地里打发人去见范雎,送给他一份厚礼,范雎坚决推辞了。

  就为了这件事,须贾怀疑他私通齐国。回到魏国以后,向相国魏齐告发。魏齐将范雎严刑拷问,打得他几乎断了气,肋骨被打折,门牙也打掉了两颗。最后,魏齐叫人用破席把他裹起来,扔在厕所里。

  天黑下来,范雎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只见一个兵士守着他,范雎恳求他帮助。那个守兵偷偷地放走了他,却向魏齐回报,说范雎已经死了。
 
  为了怕魏齐追捕,范雎更名换姓,自称张禄。
 
  那时候,正好秦国有个使者到魏国去,范雎偷偷地去见使者。使者就把他带到秦国。

  范雎到了秦国,给秦昭襄王上了道奏章,秦昭襄王约定日子,在离宫接见他。

  到那天,范雎上离官去,在宫内的半道上,碰见秦昭襄王坐着车子来了。范雎故意装作不知道是秦王,也不躲避。
  秦王的侍从大声吆喝:“大王来了。”

  范雎冷淡地说:“什么,秦国还有大王吗?”

  正在争吵的时候,秦昭襄王到了,只听见范雎还在那儿嘟嚷:“只听说秦国有太后、穰侯,哪儿有什么大王?”

  这句话正说到秦王的心坎上。他急忙把范雎请到离宫,命令左右退出,单独接见范雎。
 
  秦昭襄王说:“我诚恳地请先生指教。不管牵涉到谁,上至太后,下至朝廷百官,先生只管直说。”

  范雎就议论开了。他说:“秦国土地广大,士卒勇猛,要统治诸侯,本来是很容易办到的事,可是十五年来没有什么成就。这不能不说相国(指穰侯)对秦国没有忠心办事,大王也有失策的地方。”

  秦昭襄王说:“你说我失策在什么地方?”

  范雎说:“齐国离秦国很远,中间还隔着韩国和魏国。大王要出兵打齐国,就算一帆风顺把齐国打败了,大王也没法把齐国和秦国连接起来。我替大王着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远交近攻。对离我们远的齐国要暂时稳住,先把一些临近的国家攻下来。这样就能够扩大秦国的地盘。打下一寸就是一寸,打下一尺就是一尺。把韩、魏两国先兼并了,齐国也就保不住了。”

  秦昭襄王点头称是,说:“秦国要真能打下六国,统一中原,全靠先生远交近攻的计策了。”

  当下,秦昭襄王就拜范雎为客聊,并且按照他的计策,把韩国、魏国作为主要的进攻目标。
 
  过了几年,秦昭襄王把相国穰侯撤了职,又不让太后参预朝政,正式拜范雎为丞相。

  魏王受到秦国的威胁,十分惊慌。相国魏齐听说秦国的丞相是魏国人,就打发须贾到秦国去求和。

  范雎听到须贾到了秦国,换了一身破旧衣服,到客馆里去见他。

  须贾一见范雎还活着,吓了一大跳,说:“你现在在干什么?”

  范雎说:“我就在这儿给人家当个使唤人。”
 
  须贾见他身上穿得单薄,冻得打哆嗦,就拿出一件茧绸大褂来,送给范雎,并且留住他一起吃饭。

  须贾说:“听说秦王非常重用丞相张禄。我很想见见他,不知有没有人能够给我引见?”

  范雎说:“我的主人倒跟丞相相识。大夫要见丞相,我就伺候你去见他吧。”

  范雎陪须贾到了相府门口,对须贾说:“大夫等一会儿,我去通报一下。”

  范雎进去不久,里面传出命令:丞相升堂:叫须贾进去。须贾问守门的侍者说:“刚才同我一块儿来的范叔,怎么还不出来?”

  守门的说:“哪儿来的范叔,刚才进去的不就是咱们的丞相吗?”

  须贾这才知道丞相张禄就是范雎,吓得一身冷汗。他进去后,跪在地上爬到范雎面前,连连磕头,说:“我须贾瞎了眼睛,得罪了丞相,请丞相把我治罪吧。”
  范雎把须贾狠狠地数落了一顿,接着说:“你今天见了我,给我这件绸袍子,总算还有点人味儿。看在这个份上,我饶了你的命。”接着,他又叫须贾捎信给魏王,要魏王杀了魏齐,才允许魏国割地求和。

  须贾回到魏国,把范雎的话回报了魏王。魏王情愿割地求和。魏齐走投无路,只好自杀。

  魏国求和,秦国就按照范雎远交近攻的计策,先向韩国进攻。

范雎说秦王

原文

  范雎至秦,王庭迎范雎,敬执宾主之礼,范雎辞让。
范雎说秦王
范雎说秦王

  是日见范雎,见者无不变色易容者。秦王屏左右,宫中虚无人,秦王跪而进曰:“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曰:“唯唯。”有间,秦王复请,范雎曰:“唯唯。”若是者三。秦王跽曰:“先生不幸教寡人乎?”

  范雎谢曰:“非敢然也。臣闻始时吕尚之遇文王也,身为渔父而钓于渭阳之滨耳,若是者,交疏也。已一说而立为太师,载与俱归者,其言深也。故文王果收功于吕尚,卒擅天下而身立为帝王。即使文王疏吕望而弗与深言,是周无天子之德,而文、武无与成其王也。今臣羁旅之臣也,交疏于王,而所愿陈者,皆匡君臣之事,处人骨肉之间,愿以陈臣之陋忠,而未知王心也,所以王三问而不答者,是也。臣非有所畏而不敢言也。知今日言之于前,而明日伏诛于后,然臣弗敢畏也。大王信行臣之言,死不足以为臣患,亡不足以为臣忧,漆身而为厉,被发而为狂,不足以为臣耻。五帝之圣而死,三王之仁而死。五伯之贤而死,乌获之力而死,奔、育之勇焉而死。死者,人之所必不免也。处必然之势,可以少有补于秦,此臣之所大愿也,臣何患乎?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夜行而昼伏,至于蓤水,无以饵其口,膝行蒲服,乞食于吴市,卒兴吴国,阖庐为霸。使臣得进谋如伍子胥,加之以幽囚,终身不复见,是臣说之行也,臣何忧乎?箕子、接舆,漆身而为厉,被发而为狂,无益于殷、楚。使臣得同行于箕子、接舆,漆身可以补所贤之主,是臣之大荣也,臣又何耻乎?臣之所恐者,独恐臣死之后,天下见臣尽忠而身蹶也,因以杜口裹足,莫肯即秦耳。足下上畏太后之严,下惑奸臣之态,居深宫之中,不离保傅之手,终身闇惑,无与照奸;大者宗庙灭覆,小者身以孤危,此臣之所恐耳。若夫穷辱之事,死亡之患,臣弗敢畏也。臣死而秦治,贤于生也。”
   
  秦王跽曰:“先生是何言也!夫秦国僻远,寡人愚不肖,先生乃幸至此,此天以寡人慁先生,而存先王之庙也。寡人得受命于先生,此天所以幸先王,而不弃其孤也。先生奈何而言若此。事无大小,上及太后,下至大臣,愿先生悉以教寡人,无疑寡人也。”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

译文

  范雎来到秦国,昭襄王在宫廷以隆重的宾主之礼迎接他,范雎却表示辞让。
 
  
   当天秦王再次接见范雎,宫中在场的人无不惊奇动容。秦王叫左右的人退下,只剩他和范雎。他席地而坐,身子朝前移向范雎说:“先生对我有何见教呢?”范雎只是说:“是的,是的。”过一会秦王又问,范雎还是说:“是的,是的。”一连三次都是如此。秦王直起身来问道:“先生不愿对我赐教吗?”

  范雎道歉地说:“我并不敢如此呀!我听说,以往吕尚初遇文王的时候,他身为渔父而在渭水北边垂钓,如此看来,文王和他交游尚少;而一当他向文王陈述了自己的主张,就被文王尊立为太师,并和文王一起乘车归周,这说明他们言谈相得,所以文王果能依靠吕尚而取得成功,终于拥有天下而成为帝王。假如文王疏远吕尚而不与之深言,那么周就没有天子的德行,而文、武也就不成其王了。而现在我不过是客游在外的人,和您交往稀疏,但我所想向您陈述的,都是辅佐君臣、关系秦国宫廷亲属的大事。我想向您表明我浅陋的忠心,可是不知道大王的心怎样。刚才您三次问我,我都没有回答您的原因,就是因为不了解您的缘故,但这并非是我有所畏惧而不敢说。我知道,今天陈说了一些想法,也许明天就会被杀,然而我并不害怕。大王如果真能照我的话去做,那么即使我死了,我也不会担忧;即使以漆涂身、满体恶疮、披发颠狂,我也不以为羞辱。况且五帝纵然圣明,三王纵然仁爱,五霸纵然贤惠,乌获纵然力大,孟奔、夏育纵然勇武,都不免一死,死是人人难免的啊!如果我处于必死的形势,但能稍稍有益于秦国,这便是我最大的愿望了,我还有什么担忧的呢?伍子胥藏身布袋,混出昭关,夜晚赶路,白天潜伏。到了溧水,无充饥之物,以至倒地爬行,在吴国都市乞讨,但终于使吴国强盛、阖庐称霸。假如我能象伍子胥那样为您献谋,即使我身陷牢狱,终身不复见您,但只要我的主张实行了,那我又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呢?箕予以漆染身,遍体恶疮;接舆披头散发、佯装疯颠,但他们的行为无益于商、楚。假如我能象他们那样,以漆涂身而能有益于我所认定的贤明君主,这就是我极大的荣耀了,我又有什么羞辱可言呢?我所担忧的:只是怕我死后,天下的人看见我尽忠身死,因此杜口不言,裹足而不肯再往秦国。现在您上怕太后的威严,下为奸臣所迷惑,身居深宫,保傅不离左右,终身昏昧惑乱,不能洞察奸邪,这样下去,大则国家覆灭,小则您身处孤危,这正是我担心的。至于我个人的穷辱死亡,我并不畏惧,如果我死而秦能大治,那就胜过我活。”
    
   
   秦王直身跪着说道:“先生这是怎么说的呢?秦国偏僻荒远,我又愚昧不才,现在您幸临我国,这是上天让我来打扰您而让秦国的宗庙得以保存。我能受教于您,这是上天福佑先王而不遗弃我这孤危之人。先生为何象那样说呢?不管大事小事,上起太后,下到大臣,愿您都不吝赐教于我,不要怀疑我的诚心吧!”范雎听后忙向秦王拜了两拜,秦王也向范雎拜了两拜。
范雎进谗杀白起
    白起是春秋战国时代继孙子和吴起之后最出色的将军,在大秦统一全国的进程中,白起参与指挥了两次足以影响历史的大战:长平之战坑杀了赵国四十万人马,使赵国一病不起;讨伐楚国的战争,成为了春秋战国时期继孙子之后第二个攻克楚国都城郢都的大将,还挖掘了楚国先王的陵墓,使东方六国心惊胆战。吓的普遍失去了抵抗意志。
  
  当时秦国文有范雎,武有白起,好象很快就能统一全国了。可悲的是范雎这样一个人物也犯了小人之过----嫉妒。利用自己和秦王的关系好,老是抓机会说白起的坏话。终于有一天,秦王在外面征战,要求白起带兵配合一下。白起认为这次战役发动起来不值得,就给秦王提了个建议,说自己不去为好。这是个纯技术性的建议,结果被范雎钻了空子,说白起要造反,秦王本来就对战无不胜的白起有忌惮,于是赐给了白起宝剑,让他自杀。白起愤怒的问到:”为什么?”后来转念一下子想通了,”我在赵国杀了四十万人,难道还不应该死吗?” 
  
  白起死了,秦国一时将才接应不上来,起用了范雎的老乡一个叫郑安平的人,结果这个窝囊废一出兵就捅了漏子,被活捉了。秦王有一次不经意的在范雎面前说:”白起要是活着,怎么会遭到这样的失败呢?”范雎羞臊的脸都红了,知道秦王在埋怨自己,于是找了个机会辞职走了。结果秦国统一的步伐又推迟了几十年。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1002ban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1.246.*在 2020/3/23 3:43:54 发表
  • 簧色网站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簧色网站 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