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62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1002ban (2011/2/4 2:07:00)  最新编辑:1002ban (2011/2/4 2:07:00)
楚武王
拼音:chǔ wǔ wáng
同义词条:熊通
  熊通(?--前690年),芈姓,熊氏,名通,春秋时期楚国的国君。蚡冒之弟。熊仪之孙君,熊坎次子,熊旬之弟。《世本·居篇》云:“楚国惯例,继任国君“必伯实立”或“必长实立”。然熊通杀其兄熊旬之子自立为楚国国君。武王奉行铁腕政策,敢作敢为,给楚国留下了清朗而安宁的江汉平原和一套初具规模的国家机器,楚国由此强盛。

人物简介

 
楚武王雕塑
楚武王雕塑
  楚武王,芈姓,熊氏,名通,熊仪之孙,楚鼢冒之弟。熊通杀兄蚡冒(一说蚡冒子)成为楚国国君。熊通娶邓侯女邓曼为妻,以鬬伯比为令尹、子屈瑕为莫敖,国力日增,认为楚国子爵地位低微,谋求进爵。周桓王十六年,楚武王三十七年(前704年)夏天邀请诸侯到沈鹿(湖北钟祥县东)会盟,与会者有巴、庸、濮、邓、绞、罗、轸、申、贰、郧、江诸国,只有黄,随二国国君未到。武王派大夫蒍章去责备黄国,大夫屈瑕去攻伐随国,随国大败,随侯逃逸,戎右少师为鬬丹俘获,自此不敢造次。熊通自立为“武王”,标志着楚国从周朝中正式独立。自此,楚君皆称“王”,开诸侯僭号称王之先河,方时周室衰微,故无可奈何。

  楚武王四十一年(前700年)楚师大败绞人,订立城下之盟。楚武王四十二年(前699年)用屈瑕伐罗国,屈瑕轻敌,秩序混乱,至罗境,遭到罗人与卢戎两军夹击,楚军大败。屈瑕率残部逃到荒谷(今江陵县境),最后自缢。武王承担此战败之责,下罪责已,余军皆予以赦免。楚武王曾命人刖卞和之右足。前689年伐随国,行迳汉水东岸,心疾猝发,坐在一颗树下病逝。楚令尹鬬祁(鬬丹之子),秘不发丧,率楚师仍按原计划东进。楚军兵临随国城下,随国臣服。楚师撤还,济汉水而后发丧。而后子楚文王继位。

家庭

 父母
  父楚霄敖熊坎
 兄弟
  长兄楚厉王熊眴
 妻妾
  邓曼
 子女
  屈瑕
  楚文王熊赀
  楚公子熊元

生平综述

铁腕人物

  熊通在当时的楚国诸公子中是一位铁腕人物,做出事来往往惊蛮夷而动华夏。他杀其侄自立为楚君后,与邓国相亲(邓国故址在今湖北襄樊市),娶其公族女子为夫人,史称“邓曼”。即位不足三年就挥师渡汉,远征南阳盆地,部击周朝设在汉北的重镇,但没有得手。于是,他专力于底定江汉平原的西部,灭掉了权国。权国(故址今湖北当阳县东南)国土不广,但国力却不弱。楚国从熊渠(西周时楚君)至熊坎(春秋早期楚君)都未能把它灭掉,熊通实现了先君凤愿。熊通灭权后,以权国故地设权县,命斗缗(权国国君)为权尹。

设治决策

  熊通灭权,值得后人注重的,不是伐权的用兵方略,而是灭权后的设治决策。中原的县虽在西周就有了,但县在西周还只是泛指郊外的锭地区,不能构成一级行政区域。以县为一级地方行政区域,即自熊通灭权国而置权县始。直到当代,县仍是中国的一级地方行政区域。不久,斗缗反叛。熊通作出果断决策,发兵平板,包围了权县,捕杀了斗缗,然后将权县迁到那处(那处故址在今湖北荆门市)。此后,楚每灭一国,便把该国的公族迁到楚国的后方,严加监管,对该国的故地则通常设县,因俗以治之。《左传·桓公二年》记:“蔡侯·郑伯会于邓,始惧楚也”。事在公元前710年,熊通三十一年。蔡国离楚国较远,郑国离楚国更远,它们都在中原,但也怕楚国了。

渡汉伐随

  公元前706年,熊通张其三军渡汉伐随。这在若敖、蚡冒时都不敢有这样的奢望。熊通伐随,是在充分准备这后开始的。伐随前,他组建了一支能在随枣走廊驰骋的车兵,以及为兵车平整道路、架设桥梁的工兵。伐随的时间,选在随国农业歉收、随入缺衣少食之年。

  熊通伐随的目的,不是要摧毁随国,而是要使随国做楚国的附庸。因而,熊通率三军行近随都时,他采取“伐谋”代“伐兵”。命其侄儿熊章入随都见随侯,迫随侯求和。随侯无奈,命少师随熊章到楚师驻地和谈。和谈中,熊通强求随国替楚国去要挟周天子,熊通说:“今诸侯皆为叛相侵,或相杀。我有敝甲,欲以观中国之政,请王室尊吾号”。“观中国之政”即介入中原的政局。随侯慑于楚国的兵威,照办不误,派侯使者向周天子进言。公元前704年(熊通伐随后的第二年)随侯通报楚国,说周天子拒绝提高楚君的名号。熊通闻讯大怒:“王不加我,我自尊耳!”于是,当即自立为“楚武王”。熊通称王,开诸侯僭号称王之先河。周天子、诸夏和群蛮都莫之何。此后,熊通又邀请若干诸侯到沈鹿(湖北钟祥县东)会盟,黄、随两国的国君缺席。黄国离沈鹿较远,有情可原。随国离沈鹿五光十色这而缺席,熊通视随侯拒不到会分明是藐视自己。

汉东霸主

  沈鹿会盟后,武王一面派熊章去责备黄君,一面兴师伐随。随师大败,随侯落荒而逃,他的戊车和右少师一起被楚师俘获。武王接受大夫斗伯比的意见,不灭掉随国,而让随侯在表示愿意侮改之后与武王结盟。从此,随国再不敢开罪于楚国了。公元前701年,楚国在汉东的霸主地位。次年,武王伐绞,问绞侯与郧合谋袭楚之罪。又次年,伐罗,主帅是屈服。是次伐罗,因屈瑕轻敌,楚军败。屈瑕率残部逃到荒谷(今江陵县境)一带,屈瑕以为无脸面见武王、父老,乃自缢。其他将领则自囚,以听罪。武王宣告臣民:“这是寡人的过错”。武王宽宥了全体将士。

壮心不减

  武王暮年,自觉老境已到,而且病势渐重,然壮心不减。公元前689年(时武王在位已51年,年龄至少已有70岁),周天子召见随侯,指责他以楚子为楚王而事之。此后,随国对楚国的态度不免有些冷漠。武王以此为由,便再次大举伐随。像往常打仗一样,这次他又要躬临战阵。即将为出征而斋戒、祭祀之时,武王觉得心率不齐,便告诉夫人邓曼。邓曼地对武王说:“大王的福寿怕是要到头了,只要将士没有损失,即使大王不幸途中与世长辞,国家也算是有福的”。武王就这样出征了,为社稷他视死如归。到汉水东岸后不久,心疾猝发,坐在一棵满树下歇息,当即去世。协助武王伐随的楚令尹斗祁,秘不发丧,率楚师仍按原计划东进。楚军兵临随都城下,随侯不胜惶恐,被迫派人与楚人签订合约,臣服于楚。屈瑕派屈重代表武王进入随都,与随侯会盟。会盟既毕,楚人才收兵回国。到汉水西岸后,才为武王发丧。

英雄迟暮

  对英雄迟暮的武王来说,满木之下比深宫之内是一个更好的瞑目之处,他的将领深悉他的心情,让他带着胜利踏上归程。如此壮烈,如此幸运,他可以死而无憾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以有道伐无道是可以与“汤、武”媲美的正义事业。因此,穷兵默武一类的贬辞对武王是全然不适用的,这只要看武王的政治遗产就可以明白了。
政治遗产
  武王留下了丰硕的政治遗产:一是有清朗而安宁的江汉平原。文明的灿烂阳光,从江汉平原的西边照到了东边。国与国相伐,部与部相攻,这样的人祸几乎绝迹了。铜矿的开采,铜器铸造,都有蒸蒸日上之势。随国在楚国的卵翼下,走向文明昌盛。二是留下了一套初具规模的国家机器。王的下面,有令尹总揽军民大政,有莫敖掌军,有县尹为一县之长,还设有其官职。三是为北上中原建立了两个前哨,左翼是若,右翼是蓼,相向窥视着南夹道。楚人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打通南襄夹道、占领南阳盆地了。

相关大事件

楚武王智取绞国

春秋楚国地图
春秋楚国地图
  这个故事出自《左传·桓公十二年》。

  公元前770年,楚武王率大军进攻绞国(今湖北郧县西北),两军对峙于绞州南门。楚军多次攻击,但由于城池坚固,守卫森严,相持月余,楚军终不能胜。

  楚武王一筹莫展,召集文官武将商议攻城谋略。大夫屈瑕对楚武王说:“听说绞国国王一向草率从事,缺少谋略,又不能够听从忠谏。我看只能智取,不能硬攻。”他建议选派些士卒化装成樵夫引诱绞军,然后设伏加以歼灭。楚武王接受了屈瑕的建议,派人化妆进山打柴,诱绞军出城掠夺。又派两支人马分别到山里埋伏,并切断绞军归路。

  绞国被包围了一个多月,柴草早已不足,绞王正为城内缺草发愁呢。这时见楚人三三两两在山间打柴,又没有士卒保护,认为有利可图。他派一支骑兵冲出北门,在山上捉了三十个楚人,连同柴草、干粮尽行略去。次曰,楚王派出更多的士兵上山砍柴,绞王又要派兵前去捉拿。这时,有个大臣劝绞王说:“昨天我们轻而易举地捉了三十个楚人,今天他们又派出更多的樵夫,竟然不派军队保护,这些樵夫会不会是敌人的诱饵呢?”绞王不听,仍派士兵出城。绞军争先恐后追捕化装成樵夫的楚兵。此时楚军已设伏于绞城北门外山中,待绞军追至,伏兵四起,绞军来不及防备,大败。另一部分楚军断其归路,并猛攻绞城。在楚军猛烈攻击下,绞王被迫签订了投降条约。

楚武王伐随

  到了东周初年长葛之战周桓王被郑国人射中王肩,周王式微,诸侯离心,楚国的铁腕人物楚子“熊通”同志再也坐不住了。他志向远大,认为,与其在贫瘠的秭归山地砍树,不如走出去看看热闹。

  于是,楚子熊通带着他的楚人,砍着树推着车,走出秭归山地,向东两百公里,看见了风吹稻花香两岸的万里长江,一下子就被这条大姨河迷住了。

  还有一条小姨河,就是汉水(不是汗水),也是不错的。汉水像一条带子,垂直地投入滚滚的长江,交汇点就是武汉。在这块汉水和长江交织冲击出的南北二百公里的江汉平原上,散缀着很多鱼卵大的小国,诸如庸、卢、濮、罗,它们很多是原生态的本地诸侯,等着被楚子熊通统一。此外在汉水两岸,周王室还分封了许多同姓诸侯国,称为“汉阳诸姬”,作为南方屏障,防着类似楚子熊通这样的南蛮们的。“汉阳诸姬”其中,以随国最大(今湖北随县)。

  随国也不是陌生的地方,成语有“随珠弹雀”,比喻不识货,拿珍贵的肉包子打狗。这说明随国水滨,盛产高品质珍珠。隋文帝杨坚和他老婆独孤皇后在发达之前,曾经在随州当官,所以后来的杨坚帝国叫隋朝。

  看着这样一块风水宝地随国,熊通忍不住流下了想吞并的口水。但既然是风水宝地,自然也不可能一鼓而下,熊通回去之后,就绞尽脑汁地筹划战争。他发现,自己秭归这个地方,山险水绕,树木丛生,没几块平地,不适合战车奔驰,所以楚人几乎没有什么兵车。习惯于跋涉山林的楚人,更喜欢近身搏斗,用长剑和短矛。但随国是按照中原的路数打仗的,随人在江汉平原上驰骋战车,在战车上使用的都是两三米长的长武器戈戟。楚国剑再厉害,打起来也会吃亏。

  所以,拎着短家伙去打仗,又没面子又吃亏。熊通说:“战车兮就是那么个东西,你要是没有,人家就不承认你。”于是,他就学中原的样,组建了一支车兵纵队,壮一壮行色。结果这战车纯粹是个累赘,他不得不又训练工兵架桥铺路。等万事俱备后,公元前707年,楚子熊通张其三军从秭归出发,渡过汉水,车步并进,入侵“汉阳诸姬”中最大的随国来了。随国比楚国大很多,看见又小又土的楚国人来打它了,非常惊讶,派人对楚子熊通说:“鄙国没有什么罪过呀,为何劳您大驾来打啊?”

  熊通早也编好一套了词:“我是一个蛮夷,但我关心时事。我听说中原诸侯互相侵叛,大狗咬小狗,相杀相斫,无休无止。我热衷于公益事业,就自己也搞了一些不怎么好的战车和武器,想去中原看一看那里的热闹。看看我这些不怎么好的战车和武器兮,能不能重建那里的和平秩序。”他觉得这样说话特委婉还谦逊,中原人都是这么说话的。

  “您想去中原,尽管去好啦,”随人问,“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列阵曳车的?”

  熊通后面的话就没有打腹稿了:“我想去中原,无奈头衔还不够显赫。你们这帮人兮都是老姬一大家子的,去找找姬老大,给我加个尊号。有了尊号兮,我去中原维和就名正言顺了。”

  随国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真的跑到北边的洛阳去了,向当时的天子周桓王捎话:“他想要一个尊号,这样好带兵来中原维和。”

  周桓王去年刚刚被射中王肩,正没好气,胡说,小小一个楚子,科一级的干部,想要什么尊号!尊号有张嘴就要的吗!加尊号?我加他个齐天大圣!给我打出去!!你还不快回去好好骂骂这个蛮夷!

  随国人把这个好消息转告了楚子熊通之后,后者好像被吴妈拒绝了“一起困觉”的阿Q,俩眼“发愣”,“慢慢地站起来”,“ 一刹时中很寂然”。随人一看对方失了锐气,就说:“那么,您是不是可以先请回去了。”

  熊通找回了一点理智之后,就说:“那咱俩能不能结个盟,重建一下这里的和平秩序。”

  随人说,这是个好事啊,可以啊。

  于是随国少师(官名),说好去楚人军中结盟。

  楚大夫斗伯比说:“主君,我们的三军甲兵如果显得过于强悍了,汉阳诸姬们就会恐惧,恐惧就会结盟一体,一起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显出羸弱的样子。随国是汉阳诸姬中的大国,见我们羸弱,就会自觉骄矜,骄矜就会轻视其它汉阳诸姬中的小国。汉阳诸姬中的大小国离散,就是我们楚国的福气!”

  熊通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于是就让士兵三天不吃饭,饿得直打晃,排着乱队来迎接随少师。少师先生看了这些难民兵,心中暗笑。

  结盟回去以后,少师就对随侯讲:“楚军都是叫花子兵,实不足恃,现在他们已在撤退途中,我建议您发兵追击他们。”

  随侯刚要发兵,大夫季梁是个聪明人,拦住说:“楚人这两年势头正旺,他们摆出难民兵的样子,是想诱我们上当。如果真去追了,头破血流的必是我们。
而且,您一定要跟汉阳诸姬的兄弟之国们紧紧抱成一团,这样,国家庶几可以免乎难矣!”

  随侯一听,有理,于是大修国政,结好诸姬,楚子熊通见了,一时不敢举兵再来。

  转过了一年多以后,庸佞的随国少师先生,通过巧妙的办法,日渐获得了随侯的宠信,而聪明大夫季梁,则越来越失宠了。这大约是随侯看自己越来越“国政大修”,于是傲气起来,爱听别人奉承甚过贤人们的意见了吧。(所以有时候,胜利之后更是考验领导人的时期。)

  楚大夫斗伯比说:“随国佞人当道,正是您再次伐随的大好时机。”楚子熊通赶紧再次伐随。

  看见楚子拖着他那些“不怎么好的”战车又来了,随大夫季梁向随侯建议说:“主君,我们应该派使者谦逊地向楚人请和,如果对方拒绝了,偏和我们打,我们的士卒就会被激怒,血涌脉张,而楚军则以为我们惧怕而懈怠轻敌。”

  少师则说:“对付一个区区蛮夷,哪需这么罗嗦!”

  随侯觉得少师说的中听,有理。

  等楚随双方各自把三军对阵摆好,季梁又说:“中原人以右为尊贵(所谓“无出其右者”),南蛮楚人则喜欢出洋相,以左边为尊贵,所以,楚子必然处于
左军,左军为了保护他,必然兵精马壮。右军里边则必然没有良卒,可能都是些附庸而来的小蛮邦。所以咱们主攻其右军,其右翼一败,整个三军就跟着崩散了。”

  旁边的混蛋少师则说:“不打楚子主力,你这种右倾投降主义,是孬种!”

  于是骄傲自用的随侯采纳了混蛋少师的意见,挥动战车直奔楚子的精锐左军,楚人多年求战不得,早瞪红了眼,狂牛一样暴跳,杀得随军人仰马翻。随军死
伤无数,随侯跳车逃跑,自己的坐驾也成了楚人的战利品。(胜利之后,势必左倾。左倾路线害死人啊。)

  随侯逃回国去,无奈只得请和。随使者来到楚军,就听熊通慷慨陈辞道:“我的先祖鬻熊,乃是周文王的老师,我出身高贵,这些年来征服蛮邦,功莫大焉,周天子却不肯加我的尊号。那我自己给自己加尊号。随侯要想请和可以,请从此尊我为王!”

  随侯一听,这可是政治原则问题啊,只有周老大可以是王啊。经过一场翻江倒海的思想斗争,随侯被迫呼楚子熊通为王,是为楚武王!楚武王开创了诸侯冒称王爵的先河。

  “楚王”两字一改,尽得无限风流。从楚子到楚王,至少连升五级。不过,死要面子的《春秋》一书里,还是使劲喊他“楚子”(就是“楚科长”)。不管怎么样,随国从此成了半个楚国的附庸国。所谓附庸,就是像勾践那样伺候吴大王,有美妞,您先泡,有大粪,我先尝,每年还要上缴保护费。随国不敢开罪楚国,低眉扫眼侍奉楚蛮。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1002b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