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37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adan_lu (2011/2/3 22:14:53)  最新编辑:jadan_lu (2011/2/3 22:14:53)
亨弗莱·鲍嘉
拼音:hēng fú lái bào jiā
英文:Humphrey Bogart
亨弗莱·鲍嘉
亨弗莱·鲍嘉
  亨弗莱·鲍嘉,1899年12 月25日生于美国纽约,1957年1月 14日在洛杉矶去世,美国演员。鲍嘉全名为Humphrey DeForest Bogart,所有爱他的人都喜欢叫他Bogie(Bogey)。他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好莱坞影片中塑造的银幕形象成为那个时代的精神标记之一。








成为演员之前(1899—1921)


出身和生日之谜


亨弗莱·鲍嘉
亨弗莱·鲍嘉
  鲍嘉出生在一个富裕之家,有英国王族血统,父亲 Belmont DeForest Bogart 是曼哈顿事业有成的外科医生,母亲 Maud Humphrey 为著名的杂志插图画家,他是家中长子,下有两个妹妹。

  他的生日一度是颇受争议的问题,2000年12月25日的《纽约时报》曾有报道称,“华纳兄弟” 公司为增添鲍嘉这个名字的传奇色彩而捏造了其在“圣诞节”出生,文章说鲍嘉的真实生日应为1899年1月 23日。不过,根据美国190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以及鲍嘉家族的记载,鲍嘉的确在十九世纪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出生,他也因此被朋友笑称为“上个世纪的人”。

  鲍嘉自小家庭生活并不美满,他曾说自己的父母常常争吵,他们只是为了孩子努力维系着这个家庭。母亲负责鲍嘉的全部家庭教育,从宗教信仰(鲍嘉随母亲为圣公会教徒,而他的父亲则属长老会教派)到他的仪态打扮。至于父亲,鲍嘉则从他那里继承了不少伴随终生的特点,比如言语刻薄,热爱帆船。

  鲍嘉在纽约的 Trinity School 开始接受学校教育,然后被父母送到著名的 Phillips Academy Andover 读中学,目标是进耶鲁大学学医,1918年,他被学校开除。至于除名的原因,一说是他把舍监扔进了池塘,另一说则是操行问题,包括抽烟喝酒及对教员出言不逊。还有一则说法是他的父亲因其学业没有长进而让他退学。成年后的鲍嘉曾被好友如此评价:人品一流却有二流举止强迫症。也许,他的习性在少年时候便已可见一斑了。

海军的经历和唇伤


  1918年的春天,离开学校的鲍嘉加入美国海军,被分配到“利维坦(Leviathan)”舰上服役。这段经历除了对他日后多次扮演海军提供了可靠经验之外,最常被人们提到的一项影响应该就是鲍嘉的唇伤了。较为普遍的说法是,鲍嘉在执行押解俘虏的任务时受到攻击,上唇严重受伤,从此便有了发音困难的毛病。这成就了他标志性的吐词不清。关于这次受伤,故事的版本有很多,也有鲍嘉的朋友说,鲍嘉曾经告诉他唇伤是小时候的意外所致。

在戏剧舞台上(1920—1936)


成为演员


亨弗莱·鲍嘉
亨弗莱·鲍嘉
  1920年,退役后的鲍嘉在布鲁克林的剧场里开始了他的戏剧生涯。他的起步从父亲朋友的剧团开始,最早的工作是剧团的经理人,负责一出剧目的巡回演出,周薪$50。不久,剧团老板的女儿,百老汇演员 Alice Brady 给了他一个只有一句台词的角色,因为她认为鲍嘉并不适合行政工作。这头一个角色是个日本管家,鲍嘉医生在看过儿子的首演后,轻声对旁边的人说:“这孩子不错,不是吗?”不过,评论界的肯定则要来得晚得多。

  从1922 年开始,他曾在大概18部百老汇剧作中演出,从未担任过第一主演。用鲍嘉自己的话来说,他扮演的多数都是“White Pants Willie”这类角色,好幻想的毛头小伙子,而较具突破性的演出机会要到1934年才向他招手。同时,鲍嘉从1928年开始接触电影,他的首次银幕亮相出现在片长20分钟的短片 The Dancing Town 中,扮演他本人。

  鲍嘉的私生活在这一阶段经历了两次婚姻。1926年,他和比他年长10岁的女演员 Helen Menken 结婚,两人的关系在第二年11月便告结束;1928年,鲍嘉有了第二任妻子,优秀的百老汇女演员 Mary Philips 。

舞台剧《石化森林》


  Arthur Hopkins 看到鲍嘉在 Invitation to a Murder 剧中的表演时,他刚刚被选中担任著名剧作家罗伯特·E·舍伍德(Robert E. Sherwood)新作《石化森林》(The Petrified Forest)的制作人。当鲍嘉出现在 Arthur Hopkins 的办公室,后者说要给他一个好角色:一个歹徒。舍伍德当时也在场,他肯定地说 Hopkins 一定是弄错了,作家以为鲍嘉应该演的是橄榄球运动员,鲍嘉后来回忆说:“他俩争来争去,我觉得舍伍德是对的。我自己都没想过演坏人。可后来呢?我成功了,演的就是坏人。”鲍嘉扮演的 Duke Mantee 一出现,观众席上就发出一片惊呼,只见鲍嘉冷冰冰地瞪着眼,垂手佝背,拖着步子在舞台上移动,观众认定他就是凶手——鲍嘉此时甚至还没有讲一个字。《石化森林》在纽约演出了197场。尽管演技获得认可,鲍嘉对扮演反派一事还是耿耿于怀,他一生最愿意演出的其实是莎剧里的悲剧人物。在他看来,他的声音和说话的腔调,加上傲慢的长相,一定都让人非常抗拒。该剧男主演为英国著名演员莱斯利·霍华德(Leslie Howard),他深知鲍嘉对这出戏成功的重要性,两人因此结下友谊,并且,霍华德向鲍嘉表示,如果好莱坞要投拍这部作品,他会帮助鲍嘉在影片中出演同一个角色。

  事情的发展是,华纳兄弟公司购买了该剧的电影改编版权并签下霍华德出演男主角,为了 Duke Mantee 这个角色,好几个演员参加了试镜,最后,华纳兄弟选定了经验老道的爱德华·G·罗宾逊。人在苏格兰的霍华德从鲍嘉发来的电报得知这个决定,他向华纳公司坚持要由鲍嘉和自己配戏,否则,他将辞演。经过一段时间的拉锯,华纳公司见霍华德毫无退让之意,只得无奈地调整了阵容。经过了八年,鲍嘉毫无起色的银幕表演经历终于得到了一次有力的推动,他始终铭记霍华德的提携:1952年,鲍嘉的第二个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女儿出生了,他为孩子取名为 Leslie Howard Bogart,以永远地纪念霍华德,后者已于1943年因其搭乘的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飞机遭德军击落而身亡。

  准备全心在电影方面发展的鲍嘉搬到了洛杉矶,Mary Philips也到了西部,为二人的婚姻做最后努力。不愿放弃百老汇事业的 Mary Philips 最终还是回到纽约,双方于1937年平静地分手。

华纳时期(1936—1949)


“他们喝着我的血,我却在拍这烂片”(1936—1940)


  一如预期,电影版《石化森林》获得成功,鲍嘉的表演也获得评论界和观众的肯定,跟随银幕上第一次成功而来的是,在未来几年里鲍嘉都被定位为反派配角。从1936年到1940年,鲍嘉平均每两个月拍一部戏,四年中,他扮演过的角色共计12次被送上电椅,需服役刑超过800年。不但如此,“华纳”的拍片成本相当有限,鲍嘉常常穿着自己的衣服上工,就连他的小狗也在影片《夜困摩天岭》(High Sierra)中露过脸。对老板杰克·华纳(Jack Warner)来说,只要电影赚钱,演员有薪水拿,就不该有人抱怨。1939年,鲍嘉在影片 The Return of Doctor X 中演一个疯狂的科学家,他说:“如果是杰克·华纳的血……我就不会那么介意了。让人不舒服的是,他们喝着我的血,我却在拍这烂片。”

  受制于好莱坞繁荣时期的片厂制度,明星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华纳”也没兴趣把鲍嘉培养成明星。 詹姆斯·卡格尼(James Cagney)和爱德华·G·罗宾逊 是“华纳”当时的首选,再好一点的角色则被分配给保罗·穆尼(Paul Muni)、 乔治·拉夫特(George Raft),鲍嘉只能拣挑剩下的演。鲍嘉在电影里一次又一次被卡格尼或是罗宾逊击毙,在银幕下,鲍嘉几乎不看自己演的电影,也极少出席影片的首映式。

  1999 年,鲍嘉的儿子在接受电视访问时说,他的父亲生性敏感,为人苛刻,一辈子反感虚伪做作,厌恶自己为了讨生活而参演的那些烂片,他极力维护自己性格中迂腐的理想主义,离开纽约的安定生活来到洛杉矶,并且只能靠着小聪明维持生计,他的生活是很灰暗的,所以他酗酒,想让自己躲开那些二流的人和事。

  1938 年8月,鲍嘉第三次结婚,新娘是女演员 Mayo Methot。这段婚姻只给二人带去了短暂的快乐。清醒的时候,Mayo Methot 为人和善,可她一沾酒就会有严重的妄想症。她怀疑鲍嘉不忠,言语不合逐渐升级成身体冲突,Mayo Methot 会随手操起手边的东西砸打,有的时候鲍嘉会还手,两人很快便被新闻界叫作“the battling Bogarts”。

从恶棍到英雄(1941—1942)


卡萨布兰卡
卡萨布兰卡
  《夜困摩天岭》—《马耳他之鹰》—《卡萨布兰卡

  时间,1941年。

  这一年,亨弗莱·鲍嘉42岁。

  酒友约翰·休斯顿改编了一部W. R. Burnett(《小恺撒》的作者)的小说,剧本将交由拉乌尔·沃尔什导演。剧本的头一稿被“华纳”交到保罗·穆尼手里,穆尼对休斯顿写的戏不满意,于是公司又请来小说作者帮助休斯顿重写,可是新的版本再次被保罗·穆尼推翻,此时,距离鲍嘉头一次向公司要求出演 Roy Earle 一角已经过去了半年。公司的下一个人选仍然令鲍嘉失望,他们准备找乔治·拉夫特。鲍嘉知道拉夫特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的银幕形象,不愿再接反派人物,于是,当鲍嘉再碰到拉夫特时,他便向后者透露,公司又给他安排了一个反角,而且最后会被击毙。拉夫特冲进制片人 Hal. B. Wallis 的办公室表示会坚决拒演。最后,鲍嘉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如愿以偿。在这部名为《夜困摩天岭》的影片中,鲍嘉往前迈进了一步:尽管演的还是恶棍,到片尾还是得死,但他总算可以做一点有深度的表演,或者说,按照好莱坞的戏份标准,他至少吻了女主角。这是鲍嘉头一回出演男一号,也将是他的名字最后一次没有列在演员表的第一位。

  就在同一年, 约翰·休斯顿的首部导演作品《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投拍,这一回,乔治·拉夫特再次拒绝了出演男一号的邀请:他握有一份保证其不必在重拍片中出现的合约。鲍嘉抢到这个角色,第一次演出了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私家侦探 Sam Spade。凭借在这部被奉为黑色电影开山之作的影片中的出色表现,鲍嘉真正引起了好莱坞的注意。

  1942 年,鲍嘉接拍《卡萨布兰卡》。制作该片是好莱坞兴奋又急切地回应美国参战的典型一例。霍华德·霍克斯曾在一次访问中说,《卡萨布兰卡》原本派给他执导,迈克尔·柯蒂兹要拍的是《约克军曹》(1941),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拍马赛那场有音乐的戏,柯蒂兹又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些“山里人,”于是两人在一次午餐会上把任务对调了。就是这部准备仓促的《卡萨布兰卡》,鲍嘉不情愿地参加了演出,还贡献了那句最著名的台词:“Here's lookin'at you, kid”。尽管鲍嘉不喜欢这部戏,影片的成功却毫不含糊地稳固了他刚刚得到确认的明星地位。

  从1941 年到1956 年,作为演员和作为明星的鲍嘉逐渐获得更多权利和更大空间:选择角色,修改戏份,拥有自己的制作公司,在后期出演的多部影片中参与票房分红。职业生涯前二十年如影随形的阴郁、孤独和失意,则将被一一投射到他所扮演的角色中去。

《江湖侠侣》:鲍嘉和巴考尔(1944—1948)


  《江湖侠侣》—《夜长梦多》—《逃狱雪冤》—《盖世枭雄》

  鲍嘉的事业有了转机,感情生活仍是一场灾难,逃避式的酗酒愈演愈烈。1944年,他遇到了后来的第四任妻子:劳伦·巴考尔,一段传奇爱情宣告开始。

  1943 年,年仅十九岁的劳伦·巴考尔与霍华德·霍克斯签下一份私人合约,后者打算将她打造成美国的玛琳·黛德丽。霍克斯花了好几个月来训练巴考尔,巴考尔在她的回忆录里写道,霍克斯的想法很明确,他需要一个性感、聪明、勇敢的女演员,一个具有男子气概的形象,这就是霍克斯1944年的名作《江湖侠侣》(To Have or Have Not)中女主角的写照。年轻的犹太女孩就这样和鲍嘉认识了。影片开拍三周后,一天,鲍嘉主动走进了巴考尔的化妆间,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证明 Mayo Methot 多年来的凭空担心变成了现实。从这一天起,鲍嘉向巴考尔袒露了自己生活中最脆弱的一面,两人的关系开始明朗化。绰号“灰狐狸”(约翰·福特给起的)、常和自己的女演员发生故事的霍克斯对巴考尔同样着迷,起初他对两人关系的变化极为不快,可是,霍克斯随即就将片场发生的这段真实爱情成功融入了自己的影片,两位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被永远保存在了胶片上。导演博格丹诺维奇曾在他的书中表示该片是他最喜爱的影片之一,认为这部影片是爱情/冒险片中的最好作品,自然也超过更负盛名的《卡萨布兰卡》。大多数看过这部影片的观众恐怕也会有此同感。

  1944 年秋,在《江湖侠侣》中创造了票房成功的配对令鲍嘉和巴考尔很快得到机会在霍克斯的新片《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中再次联袂演出。在《夜长梦多》的拍摄期间,鲍嘉艰难地开始了结自己的第三段婚姻。1945年5 月,鲍嘉和巴考尔最终结为夫妻。1947年和1948年,两人又先后合作了《逃狱雪冤》(Dark Passage)和《盖世枭雄》(Key Largo)两部影片。1949年,巴考尔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两人为儿子取名为 Stephen Humphrey Bogart,这个名字就来自《江湖侠侣》中鲍嘉扮演的 Steve。

“桑塔纳电影公司”(1949— 1953)


  1949年,拍完影片 Chain Lightening(1950年发行)之后,鲍嘉结束了和华纳公司的合作,他和好莱坞“大鳄”杰克·华纳之间出了名的对抗关系终告完结。同年,鲍嘉以自己的游艇命名,成立了“桑塔纳电影公司”(Santana Pictures Corporation),此举让杰克·华纳暴怒:他害怕有更多明星效法,令大片厂失去对他们的控制。

  “桑塔纳公司”共制作了七部影片,鲍嘉本人出演了其中的五部。尽管该公司最终因票房成绩不佳而倒闭,却向影史上交出了一部杰作:由尼古拉斯· 雷执导的《孤独地方》(In a Lonely Place, 1950),影片不单将好莱坞由内翻出,交给观众检视,也以阴沉悲观的笔触刻画了孤独个体对外部世界的敏感回应。此外,约翰·休斯顿导演的《战胜恶魔》(Beat the Devil, 1953)同样拥有自己的忠实拥趸,这也是鲍嘉与自己最喜爱的导演之间的最后一次合作。

表演生涯晚期


  鲍嘉和休斯顿交情深厚,彼此欣赏。少年时的坏学生鲍嘉终生热爱阅读,也因此羡慕休斯顿的写作能力,导演则佩服演员朋友的定力,据说休斯顿本人是极易分心的家伙。鲍嘉和休斯顿一同拍过六部影片:《马耳他之鹰》,《穿越太平洋》(Across the Pacific, 1942),《碧血金沙》(The 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a, 1948),《盖世枭雄》,《非洲皇后号》(The African Queen, 1951),以及《战胜恶魔》,在各种类型影片的合作中,鲍嘉都对导演付出完全的信任,试图交出新的东西。

  在《非洲皇后号》,鲍嘉成功演出了一个“邋遢、卑微、荒唐、勇敢的小人物”(休斯顿语)。鲍嘉也意识到这是一次全新的表演经验,他甚至认真地私下跟朋友们说,如果得到“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他将发表惊人的致辞:“我不会感谢任何人!这是我辛苦工作专心演戏挣来的!”1952年,待鲍嘉真正得到他的唯一一尊“小金人”,他感谢了休斯顿、凯瑟琳·赫本和剧组全体人员。

  “桑塔纳公司”结束之后,鲍嘉在随后两年里共在七部影片中出任主角,在这些由不同公司制作的影片里,与鲍嘉合作的导演包括爱德华·达麦特里克(《凯恩舰叛变》、《乱世情天》)、比利·怀尔德(《龙凤配》)、约瑟夫·利奥·曼凯维支(《赤足天使》)、迈克尔·柯蒂兹(《我们不是天使》)、威廉· 惠勒(《危急时刻》)和马克·罗布森(《拳场悲歌》)。其中,鲍嘉在《凯恩舰叛变》中的表演也是他演员生涯后期的一次精彩表现。

亨弗莱·鲍嘉之死


亨弗莱·鲍嘉
亨弗莱·鲍嘉
  根据朋友的说法,鲍嘉一天要抽5包烟,至于酗酒的毛病,成名前是借酒浇愁,和巴考尔结婚后则演变成了聚友畅饮,这些嗜好令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1956年1 月,长期拒绝就医的鲍嘉终于在妻子的陪同下住院,在医生的坚持下,患有食道癌的鲍嘉接受了手术。同年底,鲍嘉的病情出现反复。

  1957 年1月14日凌晨,刚满57岁的鲍嘉在陷入昏迷后去世。

  三天后,鲍嘉的葬礼在All Saints Episcopal Church举行。由于好友斯宾塞·屈塞过于悲痛,改由约翰·休斯顿在葬礼上致悼词。对于这位拍过近八十部影片却从未迟到片场的敬业演员和为人认真的挚友,休斯顿说: “他是真正无可取代的。象他这样的人不会再有……对于他自己,他从不太看重——对待工作则是最严肃的。他用玩笑嘲讽的眼光看待身为明星的鲍嘉,一个多少有些虚华的形象;而对演员鲍嘉,他深怀敬意……凡尔赛的每座喷泉里都会有条梭子鱼,为的是让鲤鱼保持活性;否则它们会因超重而亡。Bogie 很乐意在好莱坞的喷泉里执行同样的任务。不过,他的受害者们少有记恨他的,如果有,也不会太久。他的尖酸话只会戳破自鸣得意的外表,不会击穿人格,真正伤人。”

  1957 年2月,安德烈·巴赞在《电影手册》上发表《亨弗莱·鲍嘉之死》一文。巴赞认为,《公民凯恩》标志着现代电影的发生,鲍嘉(1941年)的出现同样有此意义,《公民凯恩》和鲍嘉表演的共同点是其含义的不确定,这使观者得以自由理解被呈现的世界。巴赞形容鲍嘉的脸如同一副死神的面罩,那上面的皱褶明白写着他自知末日将临,尽管如此,他仍会固执地走下去。鲍嘉的这张脸成为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黑色电影的面孔,在那个曾为战争狂热复又感到幻灭的美国,这个玩世/愤世、自尊、孤立且不计后果的形象以反英雄的姿态代行英雄之职,鲍嘉周围道德崩坏的银幕世界成为观众替代性的批判对象。

  鲍嘉已死,黑色电影同他的形象一道在五十年代后期终结,其时,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美国社会逐渐确立了新的生活方式,它所面临的危机要到下一个十年才爆发出来。

与鲍嘉有关


  * 1947 年,“非美活动委员会(HUAC)”抛出了第一份好莱坞黑名单,鲍嘉与休斯顿等人很快组团到华盛顿的听证会声援好莱坞十君子。如他所称,他的行动是为了反对委员会践踏宪法,行使自己的公民权,与共产主义毫无关系;第二年,为消除此次行动在公众中给他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发表了I'm no Communist一文。

  * “Rat Pack”(“鼠党”,后以弗兰克·辛纳屈为首)一词出自劳伦·巴考尔,1955年春的一天,鲍嘉邀辛纳屈等一帮人在自己家中彻夜饮酒,次日,看到满室狼藉,巴考尔不满地称他们为“Rat Pack”,鲍嘉倒是很喜欢这个词。Romanoff 餐馆是这帮鼠友最常聚会的去处。

  * Bogart-Bacall Syndrome(鲍巴综合症) :该术语被用于描述发音障碍的一种,无论是唱歌或说话,患者的发音一般低于正常音域,声带极易疲劳,气息短促,声音控制困难,通常在职业声音使用者中发病率较高,如电台主持人、演员等。鲍嘉和巴考尔并非患者,但是两人都拥有独特的低沉嗓音。

  * 作为动词的“bogart”,大麻吸食者们用这个词来描述很多人围在一起吸大麻时不把大麻卷(joint)往下传的行为。这个用法的来历是鲍嘉吸烟的派头,他的烟经常是点着却半天不吸的,烟挂在双唇之间,一截烟灰也挂在那,他则照样做自己的事。这个派头迷倒无数鲍嘉迷,包括贝尔蒙多。戈达尔当年选中贝尔蒙多就是因为他象鲍嘉一样吸烟。有两首著名的歌曲就用了这个词。一首是 Fraternity of Man 的 Don't Bogart Me ,被收录进了影片《逍遥骑士》,另一首是 Little Feat 的 Don't Bogart That Joint 。

  * 1972年,Woody Allen 编剧并主演了一部名为Play It Again, Sam 的影片,他扮演的主人公是个狂热的鲍嘉影迷,Woody Allen 用温和幽默的方式讲述了鲍嘉的形象总是适时出现并为主人公提供生活建议的故事,该片导演为 Herbert Ross 。这个片名长期以来被讹传为《卡萨布兰卡》的一句台词。

  * 演员Robert Sacchi以长相酷似鲍嘉而出名。

  * “We had it all, just like Bogie and Bacall”,著名歌手 Bertie Higgins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有一首热门歌曲就叫 Key Largo,这是其中一句歌词,Higgins 在同张专辑里创作了人们熟知的那首 Casablanca 同名流行曲。

  * 1999年,在AFI举办的美国电影百年百大明星的投票中荣膺所有男演员的第一位。

主要作品


  * 《石化森林》(1936)

  * 《怒吼的二十年代》(1939)

  * 《夜困摩天岭》(1941)

  * 《马耳他之鹰》(1941)

  * All Through the Night(1941)

  * 《穿越太平洋》(1942)

  * 《卡萨布兰卡》(1942)

  * 《撒哈拉》(1943)

  * 《马赛之路》(1943)

  * 《江湖侠侣》(1944)

  * 《夜长梦多》(1944)

  * 《逃狱雪冤》(1947)

  * 《碧血金沙》(1948)

  * 《盖世枭雄》(1948)

  * Knock On Any Door(1949)

  * 《孤独地方》(1950)

  * 《执行者》(1951)

  * 《非洲皇后号》(1951)

  * 《战胜恶魔》(1953)

  * 《凯恩舰叛变》(1954)

  * 《赤足天使》(1954)

  * 《危急时刻》(1955)

  * 《拳场悲歌》(1956)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adan_lu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